权少的新

chapter153他怀疑她

权少的新妻 Chapter153 他怀疑她

“许诺,你的手绘稿。”谢宝仪将几张绘图递给她。

“谢谢,我修改一下做定稿。”许诺将目光从花瓶上转过来,接过绘稿后问道:“顾总说了几点过来吗?几点可以开始宣讲。”

“不清楚,顾总今天没有打电话过来。”谢宝仪摇了摇头,抬腕看了看时间后,对许诺说道:“我现去核实他的行程,稍后会回复给洛总监。”

“好的。”许诺点了点头,拿着绘图坐了下来。

“你们把留下的20张再挑一下,我把绘稿再修修。”谢宝仪离开后,许诺对黎丽和小雨交待了一下,便开始一张一张的修手绘图稿。

黎丽和戚小雨看了许诺一眼,似乎是想问什么,想了想又咽了下去。

“工作时间,只想与工作有关的事情,OK?”许诺看了她们一眼,认真的提醒着。

“许经理,我们憋了好几天了,您和顾总到底结婚没有啊?公司传得可历害呢。”戚小雨终于忍不住问道。

“他们都在传,说你是老板娘,案子不管做得好坏,公司都会用。齐经理这段时间的工夫算是白废了,最多是给你做赔衬。”黎丽也小声说道。

“你们结这个案子怎么看?”许诺放下手中的绘稿,看着两个伙伴,笃定的问道。

“当然好了,虽然不知道他们做的是什么创意,但这么多年来的风格,不是说变就能变的。就如许经理你,这案子虽然好,可还是有卓雅的风格。”戚小雨诚实的说道。

“这就叫鲜明的个人特点。”黎丽点了点头。

“所以,别人说得越凶,我们越要做到最好,拿出来的东西,让所有人都没话说。”许诺看着她们笑了笑,轻叹了口气说道:“而且,我和顾总现在的关系很微妙,虽然我相信他是个公私分明的人,但他有时候又是个很冲动的人。所以,最后的定案,我也不好说。”

看着黎丽和小雨疑惑的眼神,许诺笑了笑,淡淡说道:“努力工作吧,我有信心,你们也要有信心。”

“是。”黎丽和小雨点了点头,便又埋头到电脑里去了。

…………

医院。

一大早,顾子夕便帮艾蜜儿办了住院手续,将她转到心脏病重症监护室。虽然张庭并不赞成,可顾子夕说:那里的环境最好、医护人员最专业,所以放在那里他最放心。

鉴于艾蜜儿已经昏迷超过12小时,加上顾子夕的坚持,张庭也不能拒绝让她住进重症监护室:“那好吧,有好转我再转她出来。”

“那你就多费心了。”顾子夕点了点头。

给艾蜜儿的住院交了足够的费用后,顾子夕接着给顾梓诺办了出院手续,带着儿子直接回到了市内的公寓。

他直接请了幼儿园的一位助理老师来家里,做许诺的长期家教----其实就是二十四小时的贴身保母。

然后去到别墅,将余下的工人全部遣散,然后请了莫律师过来:“这个园子帮我处理了。”

“顾、顾少----”莫律师一时间也没办法控制原本冷静严肃的表情,看着顾子夕有些结巴的说道:“那、艾女士以后住哪儿?”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顾子夕淡淡说道:“这事就拜托你了,尽量拍个好价钱。”

顾子夕转身走出别墅,站在那片花海里良久,从幸福到衰落、从繁荣到凄凉,也不过是几年的时间。

原来,一段感情逝去了,就不再需要任何形式的怀念----否则,只是徒增烦恼而已。

过去的事情,是该都过去了。

在晨曦下,花瓣上的露珠依然圆润剔透,在阳光的照射下,折射出七彩的、温柔的光,犹如那童话般美丽的过去,只是瞬间,无法永恒。

是谁变了、是谁走了、是谁错了,又是谁伤了谁的心,现在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都该放下了。

…………

至于御庭华苑,他想留给梓诺。

终归会有一天,他会知道这件事。这个地方,交给长大后的他来处理吧。

…………

回到公司的时候,正是中午时间。

“顾总,早上的新品创意定案宣讲会,您看几点合适?”

“两组都准备好了吗?”

“都在做最后的修稿,等您确认时间。”

“下午三点。”

“好的,我这就通知洛总监。”

“许诺几点来的?”

“上班时间,准时来的。”

“状态怎么样?”

“是OK的。”

“好。”

顾子夕点了点头,回到办公室,处理了几份邮件后,打开电脑,看许诺和许微发给他的两组策划定稿。

PPT的制做,各具特色,看得出来,两个人都很用心;表现形式上,仍然是许诺的更胜一筹----在精减到20张后,整个情节的连惯性有些受损,但表现力却增加了。

许微的方案,在表现形式上,依然没有太大的突破,不过新增的角度,视野相当的开阔,也不失一个好的创意,且更符合顾氏产品的气质。

顾子夕闭上眼睛想了想,心里已经有了定论。

“许诺。”

“是我。”

“我要求再接地气一些。”

“两种气质是冲突的。”

“气质上与顾氏之间的推广没有明显的延续性。”

“突破也是一种气质。”

“和区总再沟通一下。”

“我认为没有必要,我们前期的沟通已经十分的充分。这个产品针对的是18岁左右的年轻女性,这一代年轻人,对世界充满了想象与期待,他们不需要地气,他们要的是无限可能。”

“你也是这样吗?”

“……,区总前期的消费者市场调查,你应该也看过。顾总,以前是三岁一个代沟,现在是半岁一个代沟。你若两天不上网,就会有许多新的网络词语你听不懂。顾总,现在是一个不需要经验的时代,要的是创新。”

“按你的意思去做吧,希望下午的宣讲,结果不会让我失望。”

“若你的期待值不符合市场需求,那么失望在所难免;而你的失望,将会是公司最大的损失。”

许诺说完便挂了电话----谈起工作、谈起创意,似乎没有什么能够影响她的自信与情绪。

握着一片盲音的电话,顾子夕的嘴角有宠溺的笑意----许诺,我们重新开始,如何?

……第二节:方案?各自精彩……

下午,三点,研发部会议室。

参与最后定案的仍是洛简、区时与顾子夕,宣讲会定稿后,会有三天时间修稿,然后直接进入剧本创作和演员选定,以及拍摄阶段,以成熟的广告公司来看,只要不涉及国外取景,这个拍摄大约一周时间可以完成。

所以虽然研发的周期拖长了,产品的上市发布,却仍然控制在合理的时间范围内。

…………

齐微带着四个助理、许诺带着两个助理,在会议室的门口相遇,大家点头微微一笑,算是打过招呼。

“齐经理先请。”许诺朝齐微做了个请的手势。

“谢谢。”齐微也不客气,带着四个助理,各自抱着电脑和资料,快步走了进去,在会议桌的一边齐齐坐了下来。

“进去吧。”许诺抱着电脑和资料,走在前面,黎丽和戚小雨略显紧张的跟在后面----这是她们第一次以主创人员的身份,随同项目小组负责人一起做方案发布。

两人深深吸了口气,抱着手中的资料,跟在许诺的身后,快步走了进去。

…………

因为上次是许诺小组先讲,所以这次,就轮了齐微小组先讲。

方案在整体上仍是原来的架构,只是在表现形式上,有了很大的突破。

“研发团队的表达方式,虽然被很多产品用过,但是消费者对专家的信任盲点依然存在,所以这部分的创意我依然保留,不过,从播放顺序上,调整到最开始。”

“专业的研发场景、快镜头闪过各个研发环节,将头皮、头发的问题这一组镜头,融入专业研发的场景里,这组镜头只有画面,没有声音,连画外音都不要。”

“种植基地的镜头第一次进入画面,以呈现我们成份天然的优势,这时候,让我们种植基地的女工进入镜头----然后,我们的研发人员意外发现,女工的头发就是他想要达到的效果。”

“女工的头发做一个光感的镜头处理,然后镜头拉长到整个种植场,然后迅速切换到都市的研发基地,我们的研发人员将大量的试剂扔掉,只选用成分表里有说明的三种植物精华。然后是实验成功的镜头。”

“这组镜头,依然表达一个主题:天然。”

“整个画面从高科技的实验室、到纯天然的种植场、再到实验成功后产品投放的都市现场,一来符合产品都市的定位、二来抓住都市人对天然与安全的追求心理、第三则弃繁就简,满足都市人简单生活的愿望。”

齐微介绍完毕后,转身看着三位老总和许诺的团队成员,自信的说道:“这是一则既符合顾氏气质传承、又符合消费者年龄定位的创意,还符合现代快节奏生活下,人们生活期望的表达。我的团队希望用这样的创意,推出顾氏产品,与都市人同行、为都市人提供天然与简单产品的信息。我的介绍就到这里。”

首先响起掌声的,是齐微自己的团队成员----为了这个案子的修改,她们确实已经是呕心沥血。

接下来,许诺的团队和三位老总,也都赞许的鼓起掌来----单从案子本身来说,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创意,有延续有创新,还结合了市场。

“区总你的意见?”顾子夕看着区时。

区时想了一下,看着许诺问道:“许经理从创意的角度来看,以为如何?”

许诺刚准备说话,手机里传来一条短讯息,许诺低头轻瞥了一眼----是莫里安的。

她微微皱了皱眉头,想了想,还是将手机屏幕向下,放回了桌面,看着区时说道:“区总这是想陷害我吗?”

许诺轻笑,将自己的电脑和资料交给黎丽,示意她做好投影连接,然后看着区时和洛简说道:“齐经理是顾氏最优秀的策划人,所以我的压力很大。还是等两套方案完全呈现,由三位老总来做最后确定吧。”

“狡猾。”区时笑着摇了摇头,转头看着顾子夕说道:“许经理讲完了一起再说吧。”

顾子夕看着他,眸光微顿,从他让许诺来评价齐微的案子的做法来看,就知道他更倾向于许诺的方案。

所以他说许诺狡猾,而他也实在是更加狡猾了----无声无息的,就把意见给反馈了。

“恩,开始吧。”顾子夕微微笑了笑,朝着许诺点了点头。

许诺点了点头,许诺用手指着投影幕布,看着会议桌前的顾子夕、区时、洛简,朗声说道:“第一版,80张PPT;第二版,68张;现在是第五版,还余20张PPT。”

“20张,在某些镜头的处理上,可以更从容。”

“在情节的选取上,舍弃边际渗入式的情节,将直接与产品有关的情节进行保留。形成一个类似于微电影一样的结构。”

“首先仍然是这个女生拍平面,这里减少现场的画面,突出换发型的快镜头;面试的电话情节删掉不要,直接是拍完平面后,看手表,手表指针一个特写,然后是手机里面试通知的时间特写,体现出时间紧急。”

“接着骑自行车、踏得飞快、回家、快速的整理面试资料,然后再给一个时间的特写。”

“然后是快速洗发,这时候镜头从常用的洗发水上扫过,然后定格在我们的试用妆上,然后是女生洗发的镜头,这时候插入她去逛商场时,领取试用品时服务人员介绍的画面,然后直接回到吹发的画面----接着是头发特写与她惊喜表情的特写。”

“这里用同一个画面,表现了两个场景,既然增加了表达的层次感,也增加镜头的现实感。”

“接着是换好衣服、抱着资料、套上高跟鞋冲出家门、跑到街上、拦计程车、在计程车里画妆……”

“从画面的开始,一直到现在,一直有一种紧迫感迎面而来,表现一种快节奏、高效率、时间不由自已掌控的女孩都市生存现状,对于广大初入职场的女生来讲,是能找到共鸣的。”

“接下来的画面,则全部用慢镜头。”

“下车后,从容走入写字楼,与来往的各色精英从容的招呼,头发在脑后轻盈的摆动,直到进入面试间,丛容的应答,起身后礼貌的鞠躬,头发再次自后肩滑落到前面,女生低头的眸子斜斜的看着自己的长发,会心一笑。”

“最后一组镜头,是走出大厦后,雨伞、雨滴、花儿、水珠、女生自信的笑容。”

“最后一组镜头,虽然我最喜欢,但我仍然将是否保留的选择权交给三位老总----如果删掉,则是一个完整的广告片;如果加上,则多了些励志的成分。”

许诺将PPT的画面定格在最后一页上,看着三位老总和齐微的团队,总结说道:“整个短片用几个特写和对比,来栓释我们产品的特色:首先是时钟的三次特写,强调时间的紧迫性,生活的快节奏,一方面让消费者代入,一方面点出我们产品快速见效的特色。”

“从之前骑自行车拍平面、到打出租去面试的对比;让消费者找到共鸣----刚入职场的我们,总是这样在不同的场合,扮演着同的角色;也同时看到,女生对面试的重视,以说明她对产品选择的慎重;”

从拍平面到骑自行车的快、到进入大厦、面试的慢的对比;从头发不停用胶水固定,拉得头皮痛的凌乱,到洗发后柔顺光亮的对比;从女生表情从焦虑到丛容再到自信的对比;”

“以表现用产品前后的不同----头发不同、心情不同、结果不同。”

“从而达到这样的诉求:我们的产品能帮你在快节奏中找到自信这一致胜的关键;我们的产品带给你的不仅是外表的改善还有自信心的的提升。”

“前半段只有音乐没有语言,面试那段只有表情,没有语言;最后的画面如果保留的话,用一句话外音来总结:一次对的选择、一身对的自信、一生对的梦想。西浓(新品牌暂定名称),你选了吗?”

“画面多,语言少,刺激单一而深刻。谢谢。”许诺从投影幕布前走到会议桌前,看着大家微笑着说道:“这就是完整的创意,我几乎没有办法再做修改。”

“非常棒。”区时首先鼓起掌来。

“这个减法做得漂亮。”洛简也跟着鼓起掌来。

“是个有梦想的创意,面试没有结果,但她的选择已经有了结果,意味深长。”顾子夕点了点头,看着区时问道:“区总分别说说看。”

区时点了点头,看着洛简和顾子夕说道:“各有优劣,齐经理用的是事实演绎法,事实里面却有故事,表现手法直接,表现结果却含蓄,通篇下来,没有产品的直接呈现。”

“许经理用的是故事演绎法,看起来似乎在讲一个女孩从忙乱到从容再到自信的变化故事,表现结果却非常直接----商场里的推荐、洗发的现场、护发的直接效果等等,通篇下来,20张画面,有四张直接产品的呈现、四张产品结果的呈现,于推广来说,相当完美。”

区时点头赞许着,话锋一转,笑着说道:“如果是我,最后个镜头一定要,唯有如此,这个故事才完整。”

“不过,我估计顾总是不要的,顾总是个超现实主义者。顾总,你说呢?”区时笑着,转头看向顾子夕。

“不一定,由主创小组自己行决定。”顾子夕摇了摇头,看着洛简说道:“继续吧。”

“好。”洛简点了点头,将手中的两张表格分别交给顾子夕和区时:“这两张表填完,跟据最后的评分确定方案。”

然后又将一笪表格交给齐微和许诺:“每个人填一份对对方案子的优劣陈述,选定之后看看可改进空间。”

“好的。”

大家拿了表,仔细的填写着,许诺这才有时间来看刚才的讯息----莫里安的信息,已经接连发过来三个。

许诺的眸子微微暗沉,急急的打开,脸色不禁大变:“方案已被泄露,卓雅已完成最后拍摄并发布,速停止发布。”

“收到没有?回信!回信!回信!”

“已经讲了吗?现在什么情况?”

许诺脸色大变,拿着表格的手无意识的用力紧握在一起,那张纸一会儿就被她捏成了一团。

“许诺?”洛简疑惑的看着她。

顾子夕抬起眼眸,看着她时,眼底一片担心。

“没事。”许诺关掉手机,将被揉烂的表格重新摊开,认真的填写后交给了洛简。

“你推荐齐经理的方案?”洛简诧异的看着她。

“是的,齐经理的方案更符合顾氏的气质,就产品推广来说,我觉得还是要有传承性比较好。”许诺沉声说道。

“许经理!”

“许经理?”

黎和和戚小雨猛然放下手中的笔,睁大眼睛不解的看着许诺。

区时也紧紧皱起了眉头,倒是顾子夕的神色淡淡的,看着她半晌,轻声说道:“很有风度,不过,最终的决定权在公司。”

“我知道,我只是表达我自己的意见。”许诺紧咬下唇,低低的说道。

“恩。”顾子夕点了点头,心里也疑惑着,那么争强好胜、那样熬夜加班,中午通电话的时候,还在倔强的坚持着、刚才演示的时候,也是信心满满。

什么原因让她突然放弃?

顾子夕的眸光不自觉的看向她放在桌上的手机,眸子微微暗了暗。

正低头继续填写表格,谢宝仪突然推门而入。

……第三节:泄露?子夕的怀疑……

“顾总。”谢宝仪俯头在顾子夕的耳边快速的说着什么,然后将手机递到顾子夕的面前。

顾子夕接过手机,用手指往下滑动整个图片,脸色越来越阴沉。

区时和洛简只觉一片莫明、齐微则仍是一片的风轻云淡,只有许诺,只觉心如死灰----是谁做的?现在曝出来是有意还是无意?

若真想打击顾氏,断不会现在曝出来;若只想打击她,现在倒不失为一个最好的时机----许诺微微眯起眼睛,眸光看向一脸淡然的齐微。

现在爆出案子被盗的事,对她是最有利的;对卓雅的竟争效果,其实已经打了个大的折扣。

只是,她又是怎么和卓雅搭上线的?是怎么拿到自己的策划案的?又是怎么说服卓雅在这个时候曝光?

“这事你怎么解释?”顾子夕将手机砸在她的身上。

许诺的心下意识的猛跳了一下,仍是镇定的拿起了谢宝仪的手机----屏幕上,是卓雅记者发布会,公布今年新品的创意发布,拍摄花絮。

展示出来的文案,和她做的一模一样。

而进度,却比这边快了不止是一两天----如果现在都出了拍摄花絮,那么至少在一周前就拿到了自己的整套PPT。

发布会新闻里,没有莫里安的身影,只有秦蓝和总部创意小组的成员----笑容里,尽显职场精英的气质;谁又知道,这暗地里,是什么样龌鹾肮脏的交易。

“你没有什么要解释的吗?”顾子夕沉沉的看着她。

“我的案子,被人偷了,我该怎么解释呢?”许诺将手机推回到谢宝仪面前,淡淡的说道。

“是吗?”顾子夕看着她笃定坦然的样子,一股无名火气,慢慢的从坐位上站起来,紧紧的盯着她,冷冷说道:“怎么我觉得,你似乎是早就知道这案子被别人采用了?看到这样的新闻,一点儿也不觉得奇怪?”

“你是什么意思?”许诺的心慢慢的往下沉去----一如莫里安的猜测: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她竟无言以对。

“为什么要这么做?”顾子夕的心里,不禁一阵撕扯的疼痛----是为了莫里安吗?要让莫里安在这场商业竟争里胜出,以打倒秦蓝?

“你怀疑我?”许诺慢慢的从椅子上站起来,直直的看着他既恼又痛的眸子,按在桌上的双手,不禁微微的颤抖起来----他怀疑她。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人心痛的?

“我不想怀疑你。”顾子夕心痛的看着她,沉声对其它人说道:“其它人都出去,我和她谈谈。”

他的话,让许诺的心一沉再沉,用手撑着桌面,慢慢的坐了下来,在看到所有人都离开后,看着他认真的说道:“不是我。”

“不是你?”顾子夕了闭眼睛,失望的说道:“许诺,无论是不敢承诺的开始、还是开始犹豫的后来、或者是想和你共度一生的现在,我的感情都是简单的,我只是简单的爱你。”

“我再说一次,不是我。”许诺紧咬下唇,沉声说道。

“不是你?你还敢说不是你?”顾子夕抓起桌上的手机用力的摔在地上,怒声说道:“公司这样的保密措施,不是你自己,谁又能泄露出去?前天晚上你又是和谁在一起?发布会是昨天的,昨天一天,你为什么不到公司?”

“公司除了你,又有谁有商业间谍的天份,能把这个事的时间、火候都安排得天衣无缝?”顾子夕大步走到她的面前,双手紧握住她的双肩,用力的摇晃着,怒声吼道:“是为了莫里安?是不是?是不是?”

许诺睁大眼睛看着他,一颗心一直沉到了最底处:“因为我有过商业间谍的过去,所以你认定只有我会偷东西,连自己的也偷?因为我和莫里安是朋友,你就认定了我们都是同样道德沦丧的人?”

“这就是你的逻辑,是不是?在你的心里,我永远都会是个小偷!在你的心里,只要有这样的事情出现,我一定第一个被怀疑的,是不是?是不是!”

顾子夕的眸光冷冷的看着:“许诺,你让我很失望。”

“你让我同样的失望。”许诺的声音,已是一片虚软无力,看着他淡淡说道:“我说过不是我做的,你不信的话,你追究我的法律责任吧,我无话可说。”

“这就是你的解释?”顾子夕用力将她推倒在椅子上,大声说道:“你TM明知道我不可能告你,你这样说有什么意思?”

“你顾子夕是什么人,又有什么做不出来的。”许诺低低的说道,在他这样的指责里,她已经没有了辩解的力气,更觉得没有辩解的必要:“在你的眼里,我不过是个有前科是惯犯,有什么不能告的。”

她,还有什么话好说?她,还有什么需要辩解的。

“许诺,一个案子我还输得起,但是,爱情,我输不起。你告诉我,是为了莫里安,还是为了钱?”顾子夕看着她,声音里一片萧瑟的凉意。

“爱情?钱?”许诺不由得大笑起来,没一会儿,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看着顾子夕大声说道:“顾子夕,你永远这么自以为是;”

“顾子夕,你要怎么想,你就去想吧,我贪心爱财、我欺骗感情、我是个惯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许诺从椅子里站了起来,慢慢往外走去。

“你这是要去莫里安那里?要去报喜,还是商量解决方案!”顾子夕看着她冷笑着。

许诺停下脚步,背对着他冷冷的说道:“既然你已经认定了我会怎么做,还问我干什么。”说完便脚步不停,直接离开了办公室。

“那你觉得,你现在离开公司合适吗?”顾子夕见她一脸的决然,心不由得全然的冷了下来,语气里再无半分温情。

“你要么报警,要么让我离开,你还没有权利限制我的人生自由。”许诺冷冷的说道。

“没权利?”顾子夕冷哼一声,掏出电话给审计部打了过去:“李部长,到研发部办公室来一趟。有个策划案失窃的案子,你过来处理一下。”

打完电话后,顾子夕大步往外走去,一直站在外面的谢宝仪,连忙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