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54我想报警

权少的新妻 Chapter154 我想报警

看着他大步离去的背影,许诺手里的电话,直落落的跌了下去——犹如她的心一般,原本忆被他的怀疑给打到了最底端。而他的一句话,让这跌落的心,又片片碎裂开来。

“许经理,你没事吧?”一直站在角落的黎丽和小雨,担心的跑了过来。

“回去办公室吧。”许诺低低的说道。

“许经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黎丽低声问道——若连最亲密的顾子夕也不信任她,她们才合作了一个月的搭档,又如何能信任?

“一起配合公司调查吧,你们后期的工作由洛总监直接安排。”许诺看着她们,既感到抱歉,又感到一阵心酸的凉意——一起没日没夜的熬了这么多天,到头来,她们也是不信任自己的。

“许经理,我们只是……”戚小雨看着许诺寞然中带着凄凉的笑意,只觉得一阵难受。

“我知道。”许诺闭了闭眼睛,朝他们摆了摆手,示意不用再多说什么了。

“许经理,那我们先回办公室了。”戚小雨轻轻说了一声,便与黎丽一起转身,一路上还在埋怨黎丽——

“你怎么能这么问呢,出了这种事情,谁也不愿意。”

“连顾总都怀疑呢,他们可是夫妻呀,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呢。”

“反正我觉得不会,许经理不像那样的人。”

“知人知面不知心,你也别傻了。唉,这次真是替人做了嫁衣裳……”

“喂……”

…………

她们的话,声声入耳,不过是世俗的人生百象而已——这些,她懂。

转过身时,区时轻轻摇了摇头,直接回去了自己的办公室,而洛简,在与齐微交待了些事情后,慢慢的走了出来。

洛简走到她的面前,蹲下来,将摔裂的手机慢慢的拾了起来,然后站起来递给她:“我们过去聊聊。”

许诺接过手机,看着他低声说道:“东西是从我手里泄出去的,我无话可说。”

许诺的神情冷冷的——如果连顾子夕都怀疑她、如果连顾子夕都要借商业间谍的事件给她贴上标签,她还能说什么?

她不能说什么,她也不需要谁的理解、谁的同情、谁的质问——统统不需要。

“在事情的真相查证之前,每一个人都有怀疑的权利、每一个人也都有被怀疑的可能,这很正常。”洛简客观的说道。

“是,所以我接受调查。”许诺点了点头,转身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他要调查她,她自然不能一走了之。

洛简轻叹了口气,并肩走在她的身旁。

刚才在外面,谢宝仪已经将事情的原因说给大家听了,而且也拿了齐微的手机,翻看了卓雅的新品上市推广发布会。

所以,他知道顾子夕为什么发脾气。只是他却相信许诺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不是他对许诺有多信任,而是他对莫里安这个老对手,有着太深刻的了解:

那样一个在专业上骄傲得孔雀似的男人,怎么可能要属下的案子?这太不符合逻辑了。

“你有什么想问我的?还是等审计部来了一起问?”许诺将身体重重的放进椅子里,在感觉到有了椅子做依靠后,身上的力量似乎恢复了一点点。

“不要又竖起你满身的刺,不是每个人都是你的假想敌。”洛简看着她认真的说道。

“没有别的话要说的话,请离开。”许诺淡淡的、冷冷的、毫不客气的。

洛简沉沉的看了她一眼,沉声说道:“你先接受公司调查吧,我会和莫里安联系。”

许诺敛着眸,未作反应。

…………

稍后审计部连同IT部的负责人一起过来,倒也客客气气,没说什么过份的话,只是花一四个小时的时间,将三人的电脑资料做了路径检查后,便带着三个人的电脑离开了。

“许经理,电脑我们先拿过去,做详细的资料路径检查,顾总让我转告你,这些都只是例行手续,查清楚事情是对你的一种保护,希望你能配合,在整个创意过程中,有什么异常的,想起来也随时告诉我们。”审计部部长看着许诺说道。

“按你们的程序来吧,我没什么要说的。”许诺淡淡点了点头。

“那我们先走了。”李部长点了点头,脸上带着温润的笑容,镜片后面的眼睛,却是一片严肃。

转头看向窗外,天色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两小时的宣讲、三小时的调查,现在已经9点过了。

而与她们这边的凄凉沉闷相比,隔壁齐微的办公室,却忙得热火朝天。

“许经理,我们可以走了吗?”戚小雨看着许诺怯怯的问道——原本只是许诺与顾子夕之间的事情,直到审计部和IT部下来开始调查,她们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而参与主创的所有人员,都是第一被怀疑对像。

直到现在,她的心里仍揣着惧意。

“可以。”许诺将目光从窗外转回来,看着她们轻轻的点了点头:“回去吧,明天按时来公司。”

“好的,那,我们先走了,许经理也早些走吧。”戚小雨点了点头,拿了包后,与黎丽慌张的往外跑去——这里的气氛实在是太压抑了。

让她只觉得再呆下去,她会害怕得连呼吸也不敢。

…………

当她们都离开后,许诺将办公室的灯关掉,一个人坐在黑暗里,看着窗外夜色下的空中花园,或明或暗的灯光,斜斜的照在各色的花儿上,看起来有股梦幻的美丽。

无论是风、是雨、是光、是灯,无论它们从什么角度照在这些花儿上,这些花儿都依然的由着自己的性子开放着:是美是丑,它从不介意;是暖是凉,它从不在乎;依着自已短暂的花期,努力的绽放出最美的样子。

许诺,其实,你连一株花儿都不如。

可是,它们有土、有园丁,他们只负责任性的生长;可是许诺,你有谁?

你有谁?

许诺将头趴在桌子上,安静下来的世界、黑暗的空间,让她得以放肆的流泪——为一段心血的白废、为一段爱情的死去。

她那么努力,终是没能找到一个片土壤,让她可以任性的生长,让她可以在花期里,任性的开出最美丽的花。

……第二节:莫里安?那个坚强而骄傲的许诺……

第二天,清晨。

门铃声,一阵急似一阵,许诺从**跳下来,差点儿被床前大大小小的箱子所绊倒。

待她拉开门,看见一脸焦急的莫里安里,竟半晌说不出话来。

“进去说。”莫里安看她这样子,就知道事情不好。

“你先坐,我收拾一下。”许诺点了点头,转身回了房间。

莫里安则去了厨房,拉开冰箱看见里面除了几包方便面外,已经是空空如也,不由得直摇头:“我下去买些早点上来。”

“哦。”许诺应了一声后,便听见莫里安出门的声音。

许诺快速的洗漱后,换了衣服,将地上的箱子都搬到花房里堆了起来。

“吃早点吧。”莫里安推门进来,拎着早点直接去了厨房。

…………

“昨天晚上我打过你电话。”莫里安看着她说道。

“电话摔坏了。”许诺边吃边说道。

“昨天没吃晚餐?”莫里安皱了皱眉头。

“恩,公司审计部调查完,已经9点了,没什么食欲。”许诺点了点头。

“他,不相信你?”莫里安看着她,犹疑的问出这个问题。

“恩,也正常吧,毕竟我有那样的前科。而我和你,又是这样的关系。他并不知道,卓雅这次的案子不由你负责。”许诺下意识的为顾子夕辩解着——是不想让莫里安批评他?还是不想让莫里安感觉自己的眼光太差?

她不知道,只是,再伤心、再难过,从失望到灰心,她都自己扛着——在别人面前,她仍不愿意多说他半句的不是。

莫里安的眸光微暗,低声问道:“现在准备怎么办?”

许诺想了想,低声说道:“公司审计部已经开始调查。我想报警。”

“报警的话,你和两个助理是第一被怀疑对象,可能会被请进去调查。”莫里安不太赞同她的做法:“进局子的污点,对你来说很不好。”

“你进去的这段时间,许言怎么办?你确定她能承受得了?”莫里安摇头说道。

“这个?”许诺一愣,心里只想着堵这一口气,却把许言给忘了,看着莫里安,轻扯嘴角苦笑着说道:“是啊,我进去了,许言怎么办?”

“卓雅这边,我再去了解一下,看看有什么线索;顾氏这边,你让顾子夕去处理吧,他既然选择不报警,还是想保护你的。而他是个商人,他会用合适的手段查出结果——不管多少怀疑,只有有定论的事情,才能让他做最后的决定。”莫里安看着许诺,她憔悴的脸,让他有些心疼。

他也知道,顾子夕的不信任,对她的打击有多大;只是,在爱情上她的单纯、顾子夕的老道,一旦遇到事情,吃亏的、受伤的,永远都会是她。

只是,爱情这东西,她一头扎进去了,他看着心酸、心疼,又有什么办法。

“卓雅这边,我估计你拿不到什么线索,否则,也不可能等到开发布会了你才知道。”许诺摇了摇头:“莫里安,算了,这事我自己来处理吧。就别把你也拖进来了。”

“也不一定,因为顾氏的案子是你做,所以我原本就有些刻意的回避,否则也不可能一点儿也不知情。我若要关注,线索还是能拿到一些的。此其一。”

“其二,对于卓雅的市场,我做了这么多年,无论总部和区域怎么争、怎么吵,总是努力维持着以市场带动销售的格局。秦蓝连抄袭的事情都能做出来,可见他下一步,就是弱化市场、强调销售;也就是销售需要什么样的策划,市场只能跟随。”

“如果那样做,卓雅的品牌很快就会会沦落为二线,将和那些二线品牌一起打价格战、打促销战,毫无品牌价值感、更会失去品牌气质。”

“所以,不仅是你的事,也是我的事。”莫里安看着她,一脸温柔的坚定。

“其实,查出来又怎样?很多事情,再也回不去了。”许诺放下筷子,刚吃了一点点东西的她,完全没有食欲。

“如果想害你的人,不是你的情敌,只想让你们因此而分手的话,那就是有别的目的。所以,又怎么能不查出来?”莫里安知道她的心灰意冷,却不能看着她就此消沉。

“再说,骄傲的许诺,怎么能任由人如此的看轻?我们是朋友,我不能让你被别人如此的看轻。很多事情不用回去、很多事情无法更改;可是就算离开,也不该是这样灰溜溜的。”洛简伸手握住她的手,直直的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说道。

当年牵她的手,将她带离那个复杂而功利的环境时,她曾经无助、曾经惶恐;而时至今日,他不要再看到她在遇到同样的事情时,仍然无助而惶恐;时至今日,她该有能力保护自己。

许诺抬眼看着他,眼底一股情绪慢慢翻涌而泛滥——莫里安,最了解她的,始终只有莫里安。

他牵着她的手走出黑暗,两年过去,他教会她在阳光里坦然;他教会她在专业里骄傲;教会她在青春里自信。

她当然该会学保护自己,别让失望淹没了这份骄傲;别让爱情腐蚀了这份自信;她该对得起他曾经那样用力的牵手。

“莫里安,对不起。”许诺轻咬下唇,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

“我接受你的道歉,但是得用行动。”莫里安温柔的看着她,嘴角是鼓励的笑容。

“好。”许诺吸了吸鼻子,重重的点了点头。

“我为你感到骄傲。”莫里安伸手用力的揉了揉她的头,柔声说道:“吃完东西,好好儿睡一觉,明天我们一起商量商量,下一步该怎么做。”

“好。”许诺轻声应着,低头大口的吃东西——莫里安所给的鼓励、莫里安所给的温暖,让她用力的将对顾子夕的心灰意冷全压了下来。

她是许诺,除了爱情,她还有事业、还有朋友、还有姐姐,她当然不能就这样被打跨。

……第三节:朝夕?没有变化的女人……

景阳法餐厅。

靠窗边的餐桌,阳光斜斜的打了进来,照在深色系的桌子与沙发上,让人有种时光交错的感觉。

一夜没睡的顾子夕,看起来一片颓废与消沉,让顾朝夕看了不免心疼。

而坐在顾子夕对面的顾朝夕,还是离开时候的模样,并不见怀孕后丰腴,眸色依然强势、面部线条依然冷硬,也没有被男人呵护的柔软与婉约。

看来,这个女人也就是这样了,恋爱结婚,都不可能改变她。

只是,在听到景阳走过来的脚步声时,她自然的转眸看了过去,眸光里的跟随与平静,依然看得出:她对他在身边已经习惯,这习惯也已变成了依赖。

这样的认知,让顾子夕心下微微温暖——这个将全部心思都用在家族企业上、用在工作上的顾家大小姐、商场女强人,终于也有了除家族之外的牵挂。

男人不能让她变得柔软,希望孩子能够让她变得柔软起来吧。

…………

“你看起来很不好。”顾朝夕担心的看着他。

“还好吧,不就是这个样子,倒是你,都有孩子了,还是老样子。也该有点儿女人的样子了。”顾子夕轻扯嘴角,淡淡苦笑,端起手边的咖啡,轻啜了一口,放下之后,转眸看向玻璃窗外——那个印象中坚毅霸气、任何时候都自信满满的弟弟,不觉间,脸上竟有了成年人的沧桑。

对于爱情,他曾在所有人的反对面前,仍是倔强的坚持;对于蜜儿,他曾经也在极度的宠溺中妥协。

却从来没有如现在般:伤痛中带着无奈,竟似对未来,他也毫无把握——是因为那个樊迪吗?

…………

“听说你找到那个樊迪了?蜜儿的病怎么又严重了?是因为这个吗?”顾朝夕微皱起眉头,轻声问道——如果是为了那个女孩,她也是不同意的。

“她弄了个假的来演戏,事情暴露后,被吓病了。”顾子夕从窗外收回目光,眸色淡淡的,看不出什么情绪——似是淡然,浑不在意;又似太重,他不愿在别人的面前提起。

那个人、那件事、那段感情、那份承诺,在他心里盘旋五年,甚至让他不能给许诺一个未来——这样一个人,她竟然能用来骗他。

他,怎么能原谅她。

而这件事,也让他和许诺的关系降至冰点——如果,如果没有这个假樊迪的出现,他和许诺,是不是还在一起?许诺是不是就不会和莫里安出去喝酒?

那创意案呢?

莫里安是爱她的,会让她做这样的事吗?还是想用这件事,将她逼离自己的身边?

那她呢?

就这样心甘情愿?

如果说艾蜜儿的欺骗,让他愤怒;那许诺的出卖,他除了愤怒,更加心痛、更加心慌——如果说,这是一个适合分开的分岔路口,是不是,她就用这件事,来为两个人的关系写下句号?

如果说,与蜜儿之间爱情的消失,曾让他失望灰心的话,与许诺的这段感情走到现在,他却是心如刀割——当背叛和离开同时到来,她是不是也太高估他了?

她知不知道,他的心也是肉做的,他也有承受不了的时候?

…………

“假的?蜜儿?”顾朝夕低呼出声,似是不敢相信。

“因着她的弱势、你的强势,你从没将她放在眼里。又怎么会真正了解她。”顾子夕淡淡说道,看着景阳走过来,便直接将话题转入了工作。

“那边公司的事情,进度和安排说说看。”顾子夕对顾朝夕说道。

“好。”顾朝夕看了他一眼,知他不想再在艾蜜儿的话题上继续纠结,便也暂时放下,不再继续这个话题——毕竟,对于他们姐弟来说,家族有太多的事情要应对、与顾东林的斗争远未结束。

感情,他们都不敢、也不能投入得太多。

…………

“旧公司的收尾,已经完成了60%,后面会更快,因为手续已经全部提交,余下的只是清算和帐务清点,现在已经完全不影响新公司的运营。”

“新公司目前注册下来的是三家,与顾氏的关系是投资关系,而不是子母公司关系,这种关系的公司,只有资金状况会受顾氏总部影响;经营范围和业务营运,将完全独立。”

在景阳坐下后将新公司资料递给顾子夕。

“新公司的目标在营运上脱离顾氏的模式,以代理为主,除了顾氏自己的产品,目前列入代理计划的是这些。”景阳将一摞五颜六色的文件夹推到顾子夕的面前:“每个文件夹里,都有这个公司全部的信息与产品介绍。”

“在选定这些产品时,考虑三个方向:一,产品类型:我们依然只做日化,兼部分有日化功能的化妆品;二,产品的市场定位:要和顾氏相同或更高,用以提升顾氏的国际品牌高度;三,产品在国内的知名度:完全没有知名度不行、知名度太大也不行,要合适的,我们在合适的时候以并购的形式来做新品的发展与市场延伸。”

“考虑了顾东林方面的动向没有?”顾子夕随意翻了一下其中两个文件夹,然后又合上——只要把握住三个选择方向,在代理的品牌选择上面,顾子夕对景阳是完全放心的。

加之早年景阳在国外留学的背景与人脉,这件事情也最适合他去做。

“考虑了,所有的公司,在经营范围上,我们都留了空间。我们自己当然只做日化,或与日化接近的部分化妆品。但顾东林若经营其它类型的产品,我们也是可以做的。此其一。”景阳看着顾子夕,点头说道:

“等国内这边的业务营运上了轨道后,我需要抽一笔资金出来,在法国独立注册一家投资公司,与顾氏完全没有关系。那么以后,是以产品的方式介入、还是以资金的方式介入顾东林的业务,我们都能有所准备。”

顾朝夕接着景阳的话说道:“之所以选择在法国,而不是其它什么国家,是因为他最近去看了几个酒庄、还看了向场时装秀。”

“所以,我估计他在某些方面也会防着母亲,并不会将所有的资金都放在同一个项目上,所以我们得从产品和运营两个方向来准备。”

“好,没问题。”顾子夕点了点头:“这次以三家代理公司的国外资本,在国内做资质抵押贷款,这部分资金用做新独立运营的资金。至于总部这边,股市里是抽得出钱来的,只是一直未明顾东林的方向,所以也就按兵不动。但在接下来几个月,肯定要抽资金出来,新品上市的推广,是对顾氏萎蘼的一个刺激。”

“OK,这样的话,在下半年,总部和国外公司就全部启动起来了。”景阳轻扬眉梢,脸上是意在志满的飞扬:“有了这几个月的低迷,顾东林必然以为你现在只是在苦苦支撑,暂时还不会把脑筋再动到顾氏,也容得我们有个从容自救的时间。”

“就是这个打算。”顾子夕点头,看了一眼在阳光里似乎有些困倦的顾朝夕,轻声问道:“什么时候举行婚礼?”

“在她肚子能看出来之前吧。”景阳转眸,看着顾朝夕温柔而笑。

顾朝夕轻扯嘴角,看着顾子夕说道:“我倒觉得没有举行婚礼的必要,到时候景阳的身份曝光,国外那几个公司到时候再介入顾东林,怕是会有阻力。”

“不会,那边公司景阳只是幕后老板,经营上面会有职业经理人。景阳的身份,只是一个农场主、一个留过学的土农民,什么都不会影响。”顾子夕不禁暗自皱眉——这个女人,连婚姻,都要拿来算计,她还是个女人吗。

“正好告诉顾东林,你这个顾家大小姐,原来多少人等着和你联姻呢,现在家底没了,也只有一个土农民愿意娶你了。”景阳懒懒的笑着,对于顾朝夕的得性,他比谁都清楚,却从来都不介意。

如果,她还能想到在婚礼上利用他一把,说明他这个人还有利用价值,何乐而不为。

“至少也要两个多月吧,这段时间嗜睡得很,也没精力弄这个。顾东林歇了这段时间,也该有动静了。不是说她拿了公司的财报吗?这中间还是会有些关联的。”顾朝夕接过景阳递过来的特制牛奶,边喝边说道。

“也行,你们的事情,自己安排。”顾子夕点了点头。

“这段时间你们好好休息,今天再去倒倒时差。特别是朝夕,有了孩子,要特别注意。”顾子夕端起咖啡一口喝完后,站起来对景阳说道:“我先回公司,有些事情要去处理。”

“子夕,我先陪她两天,然后去公司找你,这些事情会马上启动起来。”景阳站起来,将他送到门口,看了一眼里面的顾朝夕后,又陪他往停车场走去:

“你和许诺是怎么回事?因为那个假的樊迪,你决定放弃许诺?”

“我决定放弃樊迪,可许诺却觉得,我给她的爱情不够完整;等我发现樊迪是假的,她已经决定放弃我。”顾子夕轻扯出一丝苦笑,看着景阳无奈的说道:“然后,她负责的一个企划案,在正式发布以前,全稿泄露给了卓雅。”

“你怀疑她是故意的?她有出卖顾氏的动机?”景阳不禁皱眉。

“算是有吧,也可能不是她。只是出了这件事,我情绪有些遭。不管是不是,我们的关系,也很难缓和了。”顾子夕的眸子,有些隐隐的伤感——更多的,却是无奈。

他们之间走到这一步,以后将要如何继续?

“查查清楚吧,别冤枉了她。”景阳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认真的说道:“我不知道具体经过,无法判断她的可能性有多大。但是,以她那么骄傲的女子,若真是被冤枉,你可就真的完了。”

“我先去公司了,事情越快有个结果越好,我宁愿是我错了,也不愿是她这样对我。”顾子夕轻轻叹息,又交待了几句照顾朝夕的事,才上车往公司开去。

……第四节:记录?突现的线索……

顾氏,审计部。

“昨天的调查结果怎么样?”顾子夕问审计部的李部长。

“许经理昨天对调查很配合,但是也没能提供更多的线索。从电脑的文件传输路径上来看,一个是三台电脑的互转,就是许经理、黎丽、戚小雨;一个是发给您的邮箱,而您的邮箱只有您和谢秘书可以打开;发给洛总监和区总监的邮箱;最后一个是U盘拷贝——文件操作显示,有两次U盘拷贝的操作,时间是在一周前。而黎丽和戚小雨的电脑,则没有U盘拷贝的痕迹。”李部长将IT经理出的文件流向报告递给顾子夕。

“那么文件流出的可能性也就是三个:第一,她们三人中的其中一个将画稿拿出去了;第二,我、洛简、区时、谢秘书将文件泄露出去了;第三,许诺将文件拷贝出去了。是这个意思吗?”顾子夕看着李部长问道。

“是的。”李部长点了点头。

“我自己不会卖给对方;区时做研发十年,也没出过这样的事情;洛简和莫里安是死对头,更不会将创意泄露出去;谢秘书只帮我收过一次方案,是修改过后只有20页的,完整的80章,她也没看过。”顾子夕看着李部长,脸色一片阴沉的说道:

“所以说,怀疑的对像,仍然只有她们三个;而这三点中,她一个人就占了两点,仍然是嫌疑最大,是吗?”顾子夕再问。

“是的。”李部长只觉得他的目光有着十足的压迫感,却又不得不将自己的判断如实说出来。

“接下来呢?你的意思是?”顾子夕敛下眸子,淡淡的问道。

“公司内部,只能做到这个程度,要想调查清楚,只能报警。”李部长小声的说道——看了那天的报纸,他有些弄不清顾子夕与许诺的关系。所以说起话来,也格外的小心。

“若是不报警,公司内部要怎么查?”顾子夕抬眼看着他。

“这个,这个……”李部长的脑袋飞速的转动着——顾总这个说法,就是要保住许诺,那么,调查方向,就是以排除她为目的的调查!

“第一步,从内部入手,查办公室所有的人员出入记录,再查这三人的电话、短信、微信沟通讯息;和这段时间他们异常接触的人;”

“第二步,从对方公司入手,查对方参与这个创意的所有人员,是否与我们公司有接触。”李部长看着顾子夕,快速的说道。

“好,你让IT部将这半个月,许诺办公室人员出入的所有记录都调出来给我。黎丽、戚小雨的通讯信息,你通知她们自己提供给你。其它的,我会安排。”顾子夕拿着手里的电脑文件路径单,说完后便转身往外走去。

“好的,我这就去安排。”李部长忙站了起来,目送顾子夕离开后,便快速往研发办公室走去——总裁的意图再明显不过:这事是一定要查清楚的;若不是许诺自然好;若是许诺,那也是不能假手他人来查的。

所以,有关许诺所有的信息,都由他亲自去查。

“黎丽、戚小雨,你们现在去移动把这一个月的通话清单打出来,包括短消息和微信的记录;还有QQ登陆密码也给我一份。”

“好的,李部长,我们真的没有做过。”

“现在不是在调查吗?没做过也不会冤枉你们。”

“哦,谢谢李部长。”

…………

“陆部长(IT部部长),你将许经理办公室出入的所有记录帮我调出来,千万别有遗漏。”

“好的,半小时后我给你送过来。”

李部长知道顾子夕对这件事情的重视——不仅是事件,还有对许诺的保护,所以每件事情,都是亲自去办。

…………

顾子夕离开审计部后,便去了洛简的办公室。

“她今天没来?”顾子夕将手中的电脑记录单递给他。

“是。”洛简点了点头,伸手接过记录单看了看,又递回给他:“这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

“我不和你探讨这个,既然这套方案被别人用了,现在补救的方法就只能用齐微那套了吗?”顾子夕有些烦燥的说道:“那套方案,表达太不清晰了,虽然接地气,但处处透着老套的剧情。”

“其实也没你说的那么糟,只不过你看了许诺的创意,便觉得齐微的太土了。”洛简了然的说道。

“还有没有其它的办法?”顾子夕不耐的问道。

“你内心深处,真的怀疑是许诺吗?”洛简突然问道,没等顾子夕回答,便接着说道:“我今天去了解过了,卓雅的这个案子是由总部派来的专案小组在负责,莫里安已经被边缘化,只负责处理终端的推广执行。”

“所以,就算许诺想要帮莫里安,给他稿子也没用。而更重要的一点是,我和莫里安打了这么多年,对于这个对手的了解,恐怕比他的朋友更多:在专业上,他不仅狂、而且傲,怎么可能用自己下属的创意?”

“而秦蓝是莫里安在中国公司发展最大的阻碍,许诺更不会去帮他。”

“所以,就算从莫里安的角度去分析,许诺也不会做这样的事;你们现在这样的关系,你应该信任她才是,我不知道有什么原因在里面,让你对她如此坚定的怀疑。但,我真的相信她。”洛简看着顾子夕,认真的说道。

“是吗?”顾子夕的眼皮微跳,听了莫里安的话,似乎觉得有个地方,被自己搞错了。

“是的。”洛简肯定的点了点头。

“那你的意思是?”顾子夕探究的看着他。

“想办法,让她出新方案——她自己的方案,优缺点,都是最清楚的,如果能做一个新的方案,一定能将卓雅压过。”洛简信心满满的说道。

“她?”顾子夕的眉头紧紧的皱起来,苦笑着说道:“她现在,怎么肯。”

“唉,你们这是闹的。”洛简叹了口气,沉声说道:“我去她说说看,公司现在本来就很难了,研发的费用本就是你私人筹集的,在推广上再被的压下去,她也该是不忍心吧。”

“两手准备吧,实在不行,就用齐微的,你让她再好好儿改改。”顾子夕点了点头,转身往外走去。

…………

回到办公室,顾子夕一时间不禁思绪万千——洛简说的,何尝没有道理。

难道,真是自己错了?

难道,仅仅一个莫里安,便让自己对她失去了信任、对她说话,失去了分寸?

许诺,我能相信你吗?

顾子夕拿出自己的身份证,最终也没有去移动查她的通话记录——虽然没有十分的信任,却始终不愿意用嫌疑人的方式来对待。

许诺,别让我失望。

(许诺的手机,是当时顾子夕帮她去办的,所以是用的顾子夕自己的身份证)

…………

下午。

“顾总,黎丽和戚小雨打回来的资料我还在看,这是IT部提供的进出许经理办公室的人员、时段记录。”李部长将一沓厚厚的打印纸交给顾子夕。

“恩,我来看,你那边有结果随时告诉我。”顾子夕接过打印纸,淡淡的说道。

“好的,那我先去看了。”李部长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顾子夕的办公室。

顾子夕将打印纸拉开,一个月的记录,足足有十几页。

他拿出莹光笔,一行一行的仔细看着。

“顾总,杭州吴总来拜访。”谢宝仪敲门进来。

“让采购江总接待,我晚一会儿过去。”顾子夕头也没抬,边看着打印纸上的记录,边说道。

“好的。”谢宝仪点了点头,看了顾子夕一眼,低声问道:“顾总,需要我帮您看一部分吗?”

顾子夕这才抬起头来:“不用了,你去忙吧。”

谢宝仪勉强笑了笑,点头后转身离开。

顾子夕又将头低下去,继续看那些枯燥、看起来毫无意义的记录。

只是——

周三的晚上,他从御庭华苑回来后,进入许诺的办公室,当时许诺正躺在地上睡着了。

而这里的记录,却没有他进入的记录。

这说明——

这份记录被改动过了!

改动这份记录的人,当然不是要抹去他的行踪,应该只是不小心看错了而删掉的。

那么,他想抹去的,又会是谁的行踪?

又是在什么时段进去的?

顾子夕立即将电话打给了洛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