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56职业尊严

袁雨作品 权少的新妻 权少的新妻 公告区 . chapter156 职业尊严

“顾先生,这是梓诺今天的生活记录,身上的痘大部分都开始萎缩结痂,一小部分已经脱落。今天我去医院拿了去痘痕的药,小孩子的皮肤生长能力好,应该不会留下太明显的疤痕。饮食和活动方面都很正常。这是今天读书的清单,他要看您放在书房的商业书,我看他有兴趣,也没有阻止。运动暂时停了,怕流汗对病情不好。”

新请的带梓诺的老师,看见顾子夕回来,便将顾梓诺一天的生活学习记录递给了顾子夕。

毕竟是学教育的,和一般的保姆很是不同,除了记录生活碌事,还有情绪记录,每天地趣事、对话记录,日积月累的整理下来,都可以做一本成长手册了。

顾子夕拿着分类清晰、记录详细的清单,看着小老师抱歉的说道:“不好意思,我最近会比较忙,梓诺就拜托你了。以后这些,你就直接放在书桌上,我回来可以看到,你不用等我这么晚。”

“好的,那顾先生晚安,我先去休息了。”小老师点了点头,转身进了客房。

顾子夕拿着将记录表又看了一遍,然后去了顾梓诺的房间。

“怎么还没睡呢?”顾子夕进去的时候,居然看见顾梓诺睁开了眼睛。

“睡了,又醒了,知道爹地回来了。”顾梓诺从**爬着坐了起来,睁大眼睛看着顾子夕:“爹地,我妈咪的病什么时候可以好?”

“不知道,张叔叔会给她最好的治疗。”顾子夕轻声应着,走过去坐在床边,解开他的衣服,查看身上的痘痕:“今天还痒不痒?”

“一点点。”顾梓诺软软的说道。

“恩,过几天就好了,小张老师说你今天表现很好。”顾子夕看了看后,又帮他将衣服穿好,将他放进被子后,坐在床边陪着他。

顾梓诺抬起小脸看着顾子夕,脸上仍是一片担心:“爹地,我妈咪一个人在医院会不会害怕?”

“妈咪住的是重症监护病房,别人不能进去。等你身上的痂全部脱落了,妈咪应该可以出重症监护室了,到时候小张老师带你去看她。”顾子夕轻叹了口气,轻声说道。

“好。”顾梓诺用力的点了点头。

“好了,你该睡觉了,虽然不上学,作息时间也不可以乱了。”顾子夕从床边站起来,对顾梓诺说道。

“哦。”顾梓诺将身体往被子里钻了钻,听话的将眼睛闭上。只是,在听到顾子夕开门的声音时,还是忍不住睁开眼睛:“爹地,许诺的东西都没有了。”

“恩,她要搬走一段时间。”顾子夕站在门边,低低的应了一声——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一段时间,会是多久。

向来对任何事情都有把握的他,这一次,他知道自己是太错了——怎么会在看到短片时,就一根筋的认为是她呢?

“爹地,是不是你做错事了?”顾梓诺看着顾子夕低沉的脸,小心的问道。

“是啊,爹地做错事了,所以许诺不理爹地了。”顾子夕轻叹了口气,对顾梓诺柔声说道:“太晚了,梓诺该睡了。”

“爹地,你告诉我,知错就改就是好孩子,你向许诺道歉没有?许诺不会那么小气的,我做错事,她两天不理我就好了。”顾梓诺睁大眼睛看着顾子夕,好心的帮他出着主意——爹地说,和妈咪离婚,是努力快乐的一种方式。可是,和妈咪离婚了,他还是不快乐。

唉,大人的快乐,为什么这么难呢。

“是,所以等她先消消气,过一阵子爹地再找她道歉。”顾子夕点了点头,嘴角是淡淡的苦笑,看着儿子说道:“爹地帮你关灯,真的要睡了哦!”

“好。”顾梓诺这才乖巧的闭上了眼睛。

顾子夕帮他关了灯、带上门后,才回到自己房间,拿了衣服随意的冲了个澡后,将一米八几的个子重重的摔在**,只觉得困极,却又睡不着。

这段时间来,发生的一连串的事情,公司的、感情的、家里的、过去的、现在的、未来的,全都堆积在一起,让他身心俱疲。

许诺,我想我们确实都需要调整了,在这段感情里,我们都把弦绷得太紧——我担心你会离开,所以一有风吹草动,我便失去了理智、失去了判断;你害怕我会放弃,所以干脆做好了随时放弃的准备,以维持你在这段感情里的自尊。

这段爱情,我们说好了享受当下,却又都走得战战兢兢,其实,还是因为太爱了,所以才会害怕,你说是不是?

所以许诺,你和梓诺吵架,会生他两天的气;那么这次和我吵架,我给你加倍生气的时间、给你四天好不好?四天后,你接受我的道歉好不好?

四天,在心里设定了这个界限后,顾子夕似乎觉得安心了不少,想想,不禁又觉得失笑——什么时候开始,竟然会被梓诺影响?用这种小孩子的方式来安慰自己?

……第二节:许诺?感情抛锚与职业尊严……

第二天,许诺一直睡到10点才起床。

起床后,将公寓的里里外外都洗了一遍、窗帘、被子、沙发套、油烟机,没有一处放过的。

一直忙和到下午三点,然后又跑到花市去买了几盆花草回来,都是以前许言爱养的那些,有点儿水就能活个三四天的植物,好打理又便宜。

看着家里一片焕然明亮,许诺只觉得心情也莫明的开郎了许多。

“莫里安,我现在过去公司楼下的‘阿卡’咖啡厅,你先去等我,点好餐啊,我都快饿死了。”

“这都几点了还没吃?折腾什么呢?”

“大扫除。”

“难得,你还会做这个,我现在下去,你过来吧。”

“ok。”

许诺放下电话,快速的洗了个澡,将一头长发高高的束在脑后,穿上宽大的t恤、仔裤,外加一双平板鞋,完全一副高中生的模样——轻松而自在。

…………

“许诺,我昨天和你说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电话是洛简打过来的。

“正在考虑。”许诺轻扯嘴角,淡淡说道。

“许诺,我觉得我们把事情给搞错了。任何一个老板,在公司发生这么大事之后,那都是正常反应。他在指责你的时候,你是员工,而不是爱人;你这么生气,是把他放在爱人的角度,而不是放在企业老板的角度。你说呢?”洛简的声音轻轻的,似乎非常小心冀冀的提起这个话题。

“我考虑好了会和你联系。”许诺的心头微微一震,语气仍是一片淡然。

“好,我等你的消息。其实从昨天到今天,我都在想,你这个创意要怎么破?”洛简的声间里有一些按捺不住的兴奋——他们这种人就是这样,一旦遇到有挑战的事情,便立刻兴奋起来。

“再见,再联络。”许诺轻应一声便挂了电话,并没有与他相同的兴奋。

怎么破?她还没想这个问题。

要不要做是她现在还在考虑的问题——莫里安和洛简说得固然都有道理,可于她自己来说,这样的心灰意冷之下,几乎没有了争强好胜的心。

只是就这样认输了吗?

输了爱情、输了创意、还输了自尊。

坐在摇晃的公共汽车上,许诺轻轻闭上眼睛,那些纷乱的心事,在逃避之后,终是要有一个结果。

洛简的话,让猛然一惊——自己是不是把这事给搞混了?

从事情的发生、到逃避的现在,她的心一直疼痛而慌乱,记得的只是他怀疑她时的愤怒、出口伤人的疼痛、冷寞转身而去的失望。

而忘了,在办公室里,他是一个老板,任何一个老板,面对这样的事情都会有这样的反应吧。

只是,他又何尝只把自己放在老板的位置?如她不是许诺,他可还会说出那样的话——是为了钱?还是为了莫里安?

终究,两种身份还是分不开——若她只是员工,他哪会这样的没风度?若他只是老板,她何至于伤心失望至此?

只是,既然决定了放弃这段感情,那就用一种更职业的态度去面对这件事吧。

公共汽车里报站的声音并不清晰,好在听了两年的许诺已是相当的熟悉,睁开眼睛,挤到门口,站在午后有些眩目的阳光下,混沌了两天的思绪,因着洛简的一席话,开始慢慢明朗起来——原来,是她错了。

她的爱情,在那个女孩出现的时候已经被她放弃了。

而现在被盗的,是她的创意、是她的职业尊严——与爱情,无关。

“洛简,我同意赶在新品上市前再出一套方案,你现在到卓雅楼下的‘阿卡’咖啡厅,细节问题,我们沟通一下。”

“好,稍后见。”

挂了洛简的电话,许诺大步往前走去。

…………

“心情还好?”莫里安看着她。

“有人请客,心情当然好了。”许诺拖过面前的餐盘,也不客气,就开始吃起来。

“如果请客能让你心情好,我可以天天请客。”莫里安看着她轻声说道。

“嗯哼,我怕把你吃穷了。”许诺的心微微一滞,只管埋头吃东西。

“借口。”莫里安摇头轻笑,轻声说道:“吃慢点儿。”

“莫里安,你说,从职业的角度来讲,我的反应是不是有些不对?”许诺边吃,边看着莫里安说道。

“有些时候,不能这样去分。人的感情因素,时时刻刻的都会影响他的判断、决定、表现,所以我并不觉得你有什么不对。只不过,事情不只有伤心失望就够了,总得清醒起来去面对。”莫里安看着她柔声说道。

许诺用插子搅动着盘子里的粉条,久久的不再说话——除了在工作上的严苛,他对她总是不忍心批评责怪。那个男人……

许诺轻轻叹了口气,心里暗暗骂自己生得贱。

“粉条都被你给搅烂了。”莫里安笑着看着她。

许诺干脆放下了插子,抬头看着莫里安说道:“莫里安,我答应洛简,重新做一套方案。”

“哦?”莫里安轻轻挑了挑眉梢,看着她,想了想说道:“不错,应该这样。”

“你也觉得应该这样?”许诺的心境豁然开朗。

“当然,人的感受没有办法把工作和感情分开,但是处理事情,应该还是理智和智慧的。”莫里安点了点头:“既然人家偷了你的创意,你就用自己的把这贼给打回去。从职业的角度来说,东西在你手上丢的,给公司也造成了损失,你有责任帮公司挽回损失;抛开你和顾子夕的关系来看,你也应该用这种方式证明你自己的清白。”

“好,那就这样决定了。”许诺深深吸了口气,这么多天以来,脸上第一次有了笑容——在爱情里再傻,也不能忘了,自己还是一个职业人。

“很好,不过,就不要去公司了。”莫里安对她说道。

“那当然。”许诺点了点头,看着他问道:“你这边情况怎么样?”

“报告已经提交上去了,负责这次案子的创意小组也已经回国,他们至少可以向总部证实:这次发布的创意,并非他们原创。”

“应该就在这周,公司会有审计部过来,或者将秦蓝招回。不管最后调查的结果怎么样,对他的职业生涯有影响是一定的了。”莫里安简单说了一下,许诺当然清楚卓雅内部的流程——总部审计部过来调查,不死也得脱层皮。

“先查帐、再查创意原始文件,就算他把帐做在业务费里,原始创意文件,他也拿不出来。”许诺点了点头,眯着眼睛看着莫里安:“除非,他们把原来那份文件进行模版解密。”

“我的加密手法,市场部的人能解,销售部的解不了。”莫里安傲然一笑。

“莫里安,我怎么觉得,你也很狡猾呢?”许诺用手撑着下巴,皱着眉头看着莫里安。

“任何时候,都要学会保护好自己。”莫里安看温润的看着她,伸手想去抚摸她的脸,伸到一半后,却又落在了旁边的纸巾盒上。

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后,从纸盒里抽出一张纸递给她:“嘴巴擦擦。”

“哦。”许诺接过纸巾,随意的擦了一下,招手示意服务员把桌子收拾干净后,看着莫里安说道:“秦蓝被察后,你觉得总部会怎么安排?会让你上吗?”

“上次拒绝过他们了,应该不会,我估计会安排一个德国老过来。”莫里安摇了摇头,抬眼看见了洛简:“你约洛简过来了?”

“恩,他相信不是我做的。”许诺轻轻点了点头。

“恩哼,除了他不信,别人都信。”莫里安轻哼一声,神情淡淡的。

许诺不由得低下了头,酸涩与难受的情绪,边压抑着、边泛滥着:“别人不知道我有那样的经历,他知道。那是个污点,所以我就被贴上了标签。”

“偏偏在意他干什么?”莫里安不禁恼怒。

“没有,不是你提起来的吗。”许诺低低的说着,情绪有些逃避。

莫里安看着她,只是一阵心疼与无或柰何。

…………

“老莫,没想到我们还有坐在一起喝咖啡的时候。”洛简走过来,伸手与莫里安用力握了握,笑着说道。

“更没想到,我们还要一起合作一个案子。”莫里安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他坐下谈。

“哦,许诺对你说了?”洛简的眸光微闪,快速的从许诺和莫里安的脸上划过,心里只觉得一股异样。

“是啊,这么大的事,总不能让她一个人顶着。”莫里安看着洛简,简单直接的说道:“我家里有个专门的工作室,你们每天就过去那边吧,要用的参考资料、原始创意的文件,你都准备一份。”

“好。”洛简点了点头,三个人就创意的角度、思路,又沟通了一会儿后,洛简便起身离开。

“这是我家里的钥匙,你随时过去就行了。我现在还回公司一趟,看看上面的回应过来了没有。”莫里安从包里拿出钥匙递给许诺。

“这个……”许诺犹豫着:“你在家的时候我过去就行了。”

“扭捏什么呢,以前加班又不是没住过。”莫里安眸光微暗,抓起她的手,将钥匙塞进她手里,淡淡说道:“难道你是在怕他误会?”

“不是。”许诺被动的抓着钥匙,低头尴尬的笑了笑:“那好吧。”

“走吧,你先想想创意的事,自己打自己的事情,是最难做也是最好做的;说难做,是因为思路定型了,很难从原来的思路里出来;说好做,是因为知道优缺点在哪里,只要突破了思维局限,破解的方法就好找了。”莫里安站起来,与她一起边往外走边说道。

“恩,我回去好好儿想想。”许诺点了点头,边将他的钥匙收进包里,与莫里安道别后,便快步往外走去。

莫里安看着她加快的步伐,莫里安对她放心不少——只要不沉浸在伤感中就好,他喜欢看到这样有冲劲、有目标的许诺。

虽然,她依然是不快乐的。

……第三节:线索?锁定it与齐微……

顾氏,顾子夕办公室。

“顾总,这是我们从刘亮的电脑里调出来的资料。”私家侦探将一笪资料递给顾子夕:“与您之前交给我们的那份相比,9月19号晚上,有一个新的代号进去的记录,进去半小时的时间,然后又出来。”

“我们看了一下,大部分的记录,是刷脸代号;其中一个每天进出四次的,是指纹代号;只有这一个异常记录,是密码,没有代号。”私家侦探指着那笪记录上,已经做了记号的两处,对他说道。

“工作人员都是刷脸进入;我是指纹进入;所以,这个人,就是我们要找的、进去偷资料的人,而这人,要么是刘亮自己;要么是和他串通的另一个人;是这样吗?”顾子夕看着私家侦探。

“没错,就是三种可能:一,刘亮自己;二,刘亮串通了公司的员工;三,刘亮串通了外面的人。至于这外面的人,是专业做商业间谍的人、还是直接的买家,就不好说了。”私家侦探点头说道,在看见顾子夕思索的表情后,接着问道:“要动用一些手段,让他说话吗?”

顾子夕点了点头:“你全权处理吧,我只要知道事情的真相。”

“好的,那今天下班时间,我就把他带走了,最多三天时间,我保证让他开口。”那个男人咧嘴一笑,信心满满的说道。

“我不希望公司会有什么麻烦。”顾子夕警告着他。

“当然,一切我们都会在外面进行;带走他也只会在公司外面,您只当不知道就行了。”那个男人点了点头。

“那就拜托了。”顾子夕点了点头。

在私家侦探离开后,他便去了研发部。

“顾总。”

“顾总。”

齐微和她的团队正忙碌着,看见顾子夕下来,都停下手中的工作,与他打着招呼。

“进度怎么样?什么时候可以做最后一次提交?时间已经很紧迫了。”顾子夕看着齐薇,脸上尽是欣赏与鼓励的笑容。

“今天就可以完成最后的定稿,已经约了洛总监明天上午10点做最后一次定稿汇报。”齐微的心下微慌,却又暗自兴奋——许诺已经两天没来公司了,不管她未来还会不会成为自己的职业上的阻力,至少这一次,她已经没有翻盘的机会了。

“很好,我一直很看好你这个方案,完全符合公司的气质。洛总的是意见你听着就好,就按自己的思路来做。”顾子夕看着她轻轻点了点头:“这次出了这样的事情,最后救场的也只有你了,你好好儿加油,让这个案子做完后,公司会在薪酬或者职位上有所考虑。”

“谢谢顾总,这都是我该做的。”齐微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依然一副专业职业的模样。

“你们先忙,我过去许诺的办公室坐坐。”顾子夕点了点头,转身慢慢往许诺的办公室走去。

在他伸手按出一串密码时,他听见站在门边的齐微,手上的铅笔落地的声音。

顾子夕的眸光微微闪动,慢慢走进了许诺的办公室,拿出手机给私家侦探发了信息——第二怀疑人,齐微,你可往人力资源部调她的资料。

“收到。”

短信很快回复过来,顾子夕坐在许诺常坐的椅子上,看着窗外许诺那时常看的风景,体会着她那时候的心情。

直到空中花园里的路灯亮了起来,照在那一朵朵的花上,明明暗暗的,每一朵,都有着自己不同的情绪。

突然间,顾子夕明白了许诺那个创意最后的画面——每一朵花,在开放的时候都用尽了全力,无论是阳光还是灯光,又或是黑暗,它们都开得如此的自在;就像那个选择‘西浓’的女孩儿,每一次尝试都用尽全力,有时候有人欣赏、有时候却无人喝彩,但她依然坚持自己的选择、坚持自己的自信。

顾子夕突然站起来,拿起电话给洛简打了过去:“许诺的那个创意,我不管别人用了没有,我还是想完成整个片子。”

“老大,你现在哪里?”电话那边是洛简有些莫明的声音。

“公司,许诺的办公室。”顾子夕快速说道。

“难怪。”洛简轻叹:“你的意思我明白,我帮你找广告公司。”

“事情这几天就会有个结果,等到卓雅全面发布以后,我们开媒体发布会,把事实澄清出去,卓雅今年下半年的新品、业绩、市场,就会全线崩溃。我们的片子,就算不能用于推广,也可以用于比较——盗用创意的人,永远也体会不到原创想要表达的意境,就算他们偷了图、偷了构思、甚至偷了广告语。”

顾子夕理智的分析着,试图用这种方式说服自己、也说服洛简——他做这件事,不光是感情冲动,他是有理智的。

“我知道了,我会安排的。我现在正说服许诺做新的创意,原来的剧本,你看是我来改、还是你自己完成?”洛简试探着问道。

“我来完成。”顾子夕想都没想,便即答道。

“好,所有的初稿,我明天一并给你。”洛简在电话里答道。

“新创意的事情,许诺答应了吗?”顾子夕轻声问道。

“答应了,明天开始启动。”洛简干练的应道。

顾子夕不禁伸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眼底泛起淡淡的笑意——许诺,这才是真正的你,是吗?骄傲的、倔强的、不服输的,而不是那个颓废的、无助的你。

“她现在,还好吗?”顾子夕犹豫了一下,仍是问道。

“还行吧,不修边幅的样子,有些惨,就象被人抛弃了一样。”洛简的声音有种欠揍的表情,在听到电话那端长时间的沉默后,洛简聪明的挂了电话。

……第四节:子夕?那一瞬间的脆弱……

“不修边幅?有些惨?象被人抛弃了一样?”顾子夕拿着电话,重复着洛简的话,心里微微酸涩,却是狠狠的心疼。

许诺,为什么不肯听我解释。

开着车,不知不觉中,又循着熟悉的路线,开到了许诺租住的社区。

当车在社区门口停下来,他才惊觉——没有预期的,他又来到了这里。伸手揉了揉额头,只是侧脸看了看社区里面,便打转方向盘准备离开。

“顾总?”正走进小区门口的谢宝仪,看见顾子夕的车,便快步跑了过来。

“才下班?”顾子夕停下车,看着她点了点头。

“您过来是?”谢宝仪明知道他是来找许诺的,仍惹不住问了出来——她心里男神一样的男人,为了一个女人,竟如此失魂落魄的,让她不禁心酸心疼。

“随便走走就过来了。”顾子夕轻扯了下嘴角,下意识的又往里看了一眼,却看不见大门里面的情况。

“你帮我去看看她在不在家。”顾子夕看着她,突然想起,有次也是让她去看许诺,却被她恼然拒绝,便又加了一句:“好吗?”

那样温软的声音,竟有丝请求的意味,让谢宝仪心里不由得一软,便再也无法拒绝他的请求——工作之外的、如同一个男孩子般的请求。

“你把她家的门牌号告诉我吧。”谢宝仪暗暗叹了口气,看着他轻声说道。

“a栋,16楼,1号房。”顾子夕轻声说道。

“好,我这就去看,你在这儿等我。”谢宝仪沉沉看了他一眼,转身快步往小区里面走去,七寸的高跟鞋,在水泥地上踏出一阵有节奏的声音,在这不算安静的夜里,显出一股寂寞的味道来。

顾子夕拿出一支烟点燃,在吐了两口烟圈后,不禁为自己刚才的行为感到后悔——他这是在做什么呢?居然让秘书去帮他探门。

简直是昏了头了。

顾子夕烦燥的将烟掐灭了扔进烟灰缸,一脚油门,快速往前开去。

…………

谢宝仪返身出来的时候,顾子夕停车的地方,已是空空如野——“人呢?”

谢宝仪不禁皱起了眉头,拿出电话,号码拨了一半,想了想又将号码删了去——恐怕,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刚才会那样做;恐怕,他自己都不知道在说那话时,竟象个孩子般的软弱与无助。

还是算了吧,她还没有大度到要去帮他追女人呢;刚才那一瞬间的心软,不过是因着他从未有过的柔软而已。

谢宝仪收起手机,自嘲的笑了笑,慢慢转身——“许诺?”

“你好。”许诺淡淡点了点头,抱着一堆资料继续往里走去,简单的t恤、仔裤加马尾,让谢宝仪有点儿不敢认。

“刚才顾总在找你。”看到许诺淡然沉静的面容,想起顾子夕脆弱无助的声音,谢宝仪的话不暇思索的脱口而出。

许诺的心快速的跳了一下,随即淡然说道:“是吗?有说什么事吗?”

“让我去看看,你在不在家。”谢宝仪轻声说道。

“呃——”许诺的呼吸不由得微微一窒,只感觉胸口一阵闷闷的发堵——他想干什么?表示虽然明知是自己为了钱、或为了莫里安而出卖了他,仍然愿意原谅自己吗?

是想表现他的深情?还是想表现他的大度?

只是,有没有一点点,他也是相信自己的?

许诺站在那里,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文件,既不说话,也不离开——似乎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忘了对面还站着一个人、还在和她说话。

“他是一个老板,他得为企业负责。”谢宝仪看着许诺,虽然看起来有些憔悴,但想起顾子夕失魂落魄的样子,心里难免还是责怪许诺。

直到听见谢宝仪的话,许诺才从自己的思绪里抽回神来,抬起头给了她一个淡淡的笑容:“我知道,所以公司任何形式的调查我都配合。”

“你当然明白我的意思,再这样说可就没意思了。”谢宝仪的表情冷冷的,似乎被冷落的那个人不是顾子夕而是她一般。

“你为他抱不平?”许诺扯了扯嘴角,淡淡说道:“我是一个职业人,在工作上,我不会丢下这摊子事任性不管;我和他之间,我想怎么对他是我的事,他受得住就受着、受不住就不受。”

“你——”谢宝仪不禁语塞——她话虽难听,却正是这个道理。当下只得冷冷说道:“若不是他那副样子让人看不下去,我才懒得管你们之间的事。”

谢宝仪说完,转身快步往小区里面走去,心下不由得同情自己的脚——蹬着这七寸的高跟鞋,跑这些冤枉路。

…………

许诺抱着一堆文件,站在原地许久,直到有人路过不小心撞了她一下,她才回过神来,慢慢往里走去。

想到他,当然还是会心疼,但是,忘记应该是会有个过程的吧;半年的感情,忘记起来,应该也会很快的吧。

顾子夕,你知不知道,你的怀疑让我很痛很痛?

顾子夕,在被你那样的质问之后,我要怎么面对你——一个在你眼里,为了钱、为了别的男人而出卖你的女人?

你还来——干什么!

对着夜空,许诺深深吸了口气,抱紧手里的资料,大步往电梯间走去——她不想只活在爱情的伤里,可他却总是在她平静一些的时候,又过来将伤口撕开!

每每看到他,她都会想起他冷然的质问——是为了钱?还是为了莫里安?

每每听到他,她都会想起他转身而去时冷漠的声音——李部长,到研发部办公室来一趟。有个策划案失窃的案子,你过来处理一下。

他就这样定了她的罪:失窍就是她做的;他就这样把她扔下:让李部长来处理她这个窃贼。

呵,顾子夕、顾子夕,你知道你何其残忍?你刚刚和我说我们结婚吧,然后你的身上就出现别的女人的唇印;你刚刚和我说,你选择了我放弃了她,转头将把我当窃贼交给审计部。

既然这样,咱们就都职业一些吧,不要再纠缠不清了吧。

眼圈不由自主的又红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底仍有不甘心?还是不舍得?

…………

第二天,莫里安家里。

“呀,你在呀,怎么没去公司?”许诺踢掉鞋子,直接打赤脚走了进去。

“请了一天假,让秦蓝一个人先玩会儿,正好陪你。”莫里安温润的笑着,从她手里接过资料,与她一起往工作室走去。

莫里安家里的工作室,用了最大的一间房,中间是一个可容纳五人同时办公的大的桦木色绘图桌,整面墙的落地玻璃窗边,有一个高台,上面放着一排半人高的绿色植物,让整个房间绿意盎然,且一片生机;

在高台下面,放了两个懒人沙发,旁边放着些零食篮——以前许诺和marry他们过来加班的时候,累了就会躺在懒人沙发里,晒着阳光、聊天、吃零食。

余下的两面墙,一边是整面墙的书柜,一边是整面墙的玻璃写板,同时兼投影幕布的功能。

这是一间比办公室更有办公氛围的工作间,也难怪莫里安在有大案子要做时,甚至会连续好多天不去办公室——包括参考资料,他书柜里的,比办公室也要多得多。

“喂,零食呢?”许诺将包甩在桦木色的大桌上,走到玻璃窗前,零食篮里还是空的呢。

“昨天加班晚了些,你先开工吧,我一会儿去买。”莫里安将窗帘拉上,然后将投影打开。

“你们总部回复了意见没有?是安排审计过来?还是招秦蓝回去?”许诺走回到桌边,边将电脑拿出来,边问道。

“安排审计过来,已经在路上,明天应该可以到。”莫里安点头说道。

“如果查证属实,总部会放弃这个创意吗?我觉得应该会。”许诺看着莫里安,想想说道。

莫里安点了点头,但仍是皱着眉头:“就算放弃,现在也已经进入媒体了。秦蓝这次不知道什么毛病,偷了东西居然这么早亮相,我估计他还是有顾虑,所以在发布前,就在各大媒体大造声势。”

“所以他做好了两手准备:第一,就是顾氏查不出来是谁做的,也就查不到交易线索,那么就没有证据告卓雅,那么他就放心了;第二,就算顾氏查到了交易线索,他这么大张声势的将案子放了出去,等到官司打完,半年就过去了,顾氏到最后,官司不一定赢;就算赢,也会是赢了官司输了市场。”

“但是他没想到,你会拿到带有顾氏logo底版的证据,把他告到总部,对吧。”许诺看着莫里安,分析着卓雅撤回方案的可能性。

“所以在他收到总部的邮件后,在线上的动作就更频繁了——他要造成既成事实的印象,让总部查出来后,也没办法决定是不是要撤掉:影响太大了。或许总部会和顾氏协商,私下赔偿损失,将这件事情在业内按住。如果是这样处理,他也不过是丢掉职位,而不会有牢狱之灾。”莫里安点了点头,分析着秦蓝每一步的用意。

只是,百思不得其解的,就是以他的智商,在有一流创意团队的情况下,为何会要走这一步蠢棋——这简直象泼妇骂街的时候出的招数,完全是损人不利已。

对他唯一的好处,就是更有把握,把顾氏的风头压下。

只是,难道自己的创意团队,就笃定做不到这一点吗?

所以,秦蓝这一次的做法,倒让莫里安觉得,自己一直以来,是不是太高估他的智商与手段了。

“别想了,反正不是一个聪明的做法,又是个缺德的做法,别人没害到,害得我不轻。”许诺似是突然想起什么,睁大眼睛看着莫里安:“会不会是因为允儿?”

“什么意思?”莫里安皱眉看着她。

“他认为我让允儿伤心了麻,订婚礼那天,又闹得不愉快,所以借这事儿整整我。”许诺将目光从他脸上转开,讷讷的说道。

“不会。”莫里安断然否定:“如果是为了允儿,必定是想讨好允儿,那必定会告诉允儿,而允儿是绝不会做这种事情的——就算她嫉妒你、讨厌你,但手段上,绝不会触及职业底限。”

“是啊是啊,我乱想的。你快去买零食吧,管他为什么,现在已经这样了,咱们尽力补救就是了。”许诺尴尬的笑了笑,打开电脑,开始连接投影仪。

只是在心里,不免又想起了顾子夕——为什么,他就不能这样信任自己呢?只因为,自己曾做过商业间谍吗?

“别胡思乱想,每个人所处的环境不同,对事情的判断也不同。”莫里安看着她尴尬又低落的样子,心里不由得微微发酸,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温柔劝道。

“我知道,没乱想呢。”许诺抬眼,看着他咧嘴而笑——眉眼弯弯里,萧瑟的情绪让人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