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57接近真像

权少的新妻

莫里安出去后,许诺走到落地窗前,对着窗外又有些阴沉的天气,有些烦燥自己现在的状态——似乎,不论什么人、什么事,她都能想到他。

想到他的好、他的坏、他的莫明其妙。

许诺,慢一些,没关系的,再给自己一点儿时间。

许诺深深吸了一口气,转头走回到书桌前,将投影仪打开,将自己最后确定的那20张ppt翻出来反复的看。

一会儿之后,莫里安是和洛简一起回来的。

“还是在这里办公好,有吃有喝还有人伺候。”洛简将一箱资料放在桌上,笑着说道。

“想得美,那些零食是我的,你想吃自己再去买。”许诺伸手抓了一包腰果,窝在沙发里,边吃边看ppt。

“有你这么对待上司的吗?拍马屁也不会。”洛简边将箱子拆开,将资料拿出来,边摇头说她。

“有你这么对下属的吗?看看莫里安怎么对我的,你学着点儿。”许诺笑着,和他斗着嘴。

“许诺去煮咖啡,我把卓雅成型的片子找出来。”莫里安将零食分别放在桌上的零食篮和窗边的零食篮后,对许诺说道。

“好。”许诺点了点头,从软沙发里坐了起来,打着赤脚就往茶水间走去。

“许诺,你要不穿鞋,就去拿双厚的袜子穿上,别打赤脚在地板上走。”莫里安伸头看了她一眼,皱着眉头说道。

“我没带,明天带双过来。”许诺应了一声,又走回来套上拖鞋,才重新出去。

“老莫,你这像对女儿,哪像对下属。”洛简看着莫里安,意有所指的说道。

“她需要人照顾。”莫里安轻瞥了一眼茶水间的许诺,扎着马尾的高中女生模样,就似两年前刚遇到时一样,简单却并不单纯,阳光却并不快乐。

她从来学不会照顾自己,不管是在生活上、还是在感情上;她想简单,生活给她的却总是复杂的。

这样一个女孩子,怎么能让人不心疼。

“这次的案子完了后,她不会再回顾氏。”莫里安将目光从许诺的身上收回来,看着洛简淡淡说道。

“这个恐怕不是你说了算,也不是我说了算的。”洛简轻轻摇了摇头。

“那倒不一定。”莫里安轻扯了下嘴角,将卓雅的成片放进投影仪,等着许诺过来一起看。

…………

满屋浓浓的咖啡香味儿,三个各端了一杯冒着烟的热咖啡,专注的看着卓雅的成品广告片。莫里安将腿翘在书桌上、洛简半趴在桌子上、许诺脱了鞋整个人窝在大圆沙发里,三个人完全没有平日里在办公室的精英模样,一派的自在与闲适,却又专注与投入。

“这个创意期初,我们想通过这样的形式来表达:对的选择会给你带来对的结果,而自信比结果更重要,这一价值观。同时通过快节奏与慢节奏的对比表达:产品柔顺的效果、快速见效的速度、适应都市白领的快节奏、表面光鲜背面艰辛的现实。”

许诺看着卓雅的短片,手捧着热咖啡认真说道:“这个短片,基本把这个思路表达出来了,他们选取的这18张ppt组成的场景,在快慢的取舍上有自己的认识,感性的东西减少、理性的东西增加,其实已经比原创更能增加对产品的表达。”

“这个创意最大的优点就是都市女性的代入感,和对快节奏生活需求的满足。”洛简点头说道。

“而最大的缺点也在于这个代入感,自行车的场景、出租的场景、初入职场没有话语权的设计,都是针对低龄、没有社会地位、收入偏低人群的设计,虽然励志,但和产品定位出现错位。”莫里安将三人反复看了多遍的广告片暂停掉,对他们说道:

“但是,我看你们的研发意图,定位是中高收入的白领人群,所以这个创意虽然表达出产品快速见效的特点,但对产品的专业品质表达不足、消费者人群定位有偏差。”莫里安将刚才看过的顾氏新品研发白皮书推到许诺面前,从容说道:

“你还是老毛病,在做创意时,感性的东西太多,而最后还回归不到理性上头来。我们做创意,要感性的迸发,但最后要回归理性。”

“终究,创意不是艺术,创意是要为产品服务的,这点要好好儿改改。”

“是,我也感觉到这一点了,就是不知道怎么改、而这些灵感,又舍不得放弃。”许诺点了点头,看着莫里安调皮的笑了——在工作上,他总能一针见血的指出她的问题所在。

他就象一个完美型人格的导师一样,装着探照灯来找她案子的毛病。

“恩,所以新创意的突破就在这里。”莫里安点了点头:“放弃初入职场女性的身份定位,再想想看,要怎么表达。”

“恩。”许诺点头,放下手中的咖啡,拿着铅笔,在桌上的白纸上无意识的写写划划着。

而洛简又将之前的20页ppt放出来反复的看。

…………

半天的时间,许诺手边的零食篮已经空了,而她桌上的绘图纸,乱七八糟的写了满满五页纸,不熟悉的人,根本没人看得懂她写的是什么东西。

“有思路了?”莫里安轻声问她。

“我去那边休息一下。”许诺摇了摇头,抱着区时做的产品研发白皮书,走到落地玻璃窗边,在软椅上躺下来后,将书抱在胸前,依着窗外斜斜的打进来的光线,慢慢闭上了眼睛。

午后的天气已不似早上那么阴沉,淡淡的阳光,带着些温柔的味道,阳光里的她,皮肤被照得一片通透润泽,却仍显出一股疲乏感来。

“其实可以跳出这个思路,想想怎么表达专业、想想年轻又有一定社会地位的白领,她们的生活状态、出入的场所?用同样的场景联想方式来考虑。”洛简关掉ppt对莫里安说道。

“恩,所以这些都不看了,找到优劣势后,我们来找最佳的自我表达方式。”莫里安点了点头,拿起许诺划得乱七八糟的稿纸,一张一张的看起来。

“你看得懂?”洛简轻笑。

“也不看看是谁带出来的。”莫里安将看完的递给他,眸底是一片温暖的骄傲。

洛简接过绘图,眼角的余光轻扫了一眼阳光下在懒人沙发里闭着眼睛的许诺,再看看低头看着稿纸的莫里安,突然觉得,这两个人在一起的感觉,真是非常的美好——让人看了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不像许诺和自家的老板在一起,总觉得不够和谐。

想来,许诺这种强悍而倔强的女孩子,还是需要莫里安这种温柔型的男人才降得住;而自己老板那种更加强势兼霸道的男人,于她来说,难免会更多一些的碰撞了。

其实,倒也不好说,是碰撞的感情更深邃?还是温润如水的感觉更舒缓?

…………

工作室里,莫里安和洛简低声讨论着方案的倾向。许诺闭着眼睛,将刚才写在稿纸上的想法一一的串起来,用脑袋想象着各种的画面。

午后洒满阳光的工作室,在紧张与忙碌中,也透出股悠闲的散漫来。

“我出去接个电话。”一阵电话铃声,打破了这样的节奏,莫里安看了一眼号码,拿着手机往外走去。

“允儿,什么事?”

“公司有审计部下来查秦蓝,是怎么回事?”

“盗用对手公司创意。”

“……”

“还有事?”

“eric,出来坐坐吧。”

“方便吗?”

“没别的意思,这件事情,我想了解得更清楚一些。”

“好,20分钟后,我家楼下的咖啡厅。”

“稍后见。”

“再见。”

…………

“许诺,我去给你补充些零食。”莫里安拿了卡和钥匙包,对许诺喊道。

“好,鸭舌多一些啊,不禁吃,一下子就吃完了。”许诺睁开眼睛,高声应着。

“恩。”莫里安应着,笑笑转身出门。

……第二节:允儿?失望与犹豫……

莫里安先去超市转了一圈,将零食饮料补充齐后,才拎着大袋子去到小区旁边那家咖啡厅。

进去的时候,林允儿已经在等他了。

“许诺在你家里?”看着他拎了满满一大袋的各式零食,林允儿心里微微发酸——她的习惯、他的习惯,林允儿都知道。

以前市场部一起窝在莫里安家里加班的时候,她做为半个主人,会帮他们安排零食和饮料。

所以,市场部那几个人爱吃的零食,她是再清楚不过了,而这透过外袋的小包装来看——全是许诺爱吃的种类,还有莫里安每次都会强迫她吃一些的黑巧克力。

“恩,出了一些事,在我那儿避难。”莫里安模糊的说道——他不知道林允儿对这件事知道了多少、也不知道她和秦蓝的相处怎么样,而许诺现在做的事情,自然是不能让秦蓝知道的。

“她不是有男朋友了吗?”林允儿敛着眸子,似是无意的说道。

“恩,和男朋友吵架了。”莫里安点了点头,在林允儿的对面坐下来,也不点东西,看着她问道:“你想知道什么?秦蓝的事情你又知道多少?”

林允儿似乎这时候才想起来,找莫里安的目的是为了秦蓝的事,刚才却一股劲儿的心思全放在了许诺身上——原来,过了这么长时间,对于许诺她还是在意的。

当真是小气,不是吗?又或者说,她从来没有甘心过。

林允儿暗暗自嘲了一下,低头轻啜了一口牛奶,然后抬起头来看着莫里安,认真的说道:“这件事情,之前我毫不知情。今天john(秦蓝的英文名)和我说,想以我的名义成立一家投资公司,让我去银行开个户,启动资金这两天会打到我的帐上。”

“我和他之间,财务一直是分开的。之前也没聊过投资的事情,所以我就多问了两句。他说给外国人打工也不是长久之计,结婚以后得考虑得更长远了些。”

“这些都有道理,但是太过突然,所以我给marry打了电话,随意聊了几句,才发现他在公司出事了。对他的秘书,我又不好多问,所以只能来问你了。”

林允儿将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看着莫里安问道:“不是有德国公司的创意团队过来吗?他为什么要盗用别人的创意?又是什么人的创意值得他这样的看中?如果经查属实,恐怕就不是离职自己做生意那么简单了,对方公司若告了他、公司也不出面保他的话,恐怕这事情不会这么好下地。他难道不清楚这个后果吗?”

莫里安看着林允儿点了点头,沉声说道:“他盗用的是许诺的创意,许诺因此和顾子夕翻脸、被迫离开公司——她现在是爱情和事业双双受到打击,很惨。”

“如果不是我正好知道她在做顾氏的新品案子、如果不是我的下属正好拍到john使用的创意模板居然就是顾氏的,如果顾子夕不是许诺的男朋友,那么完全可以制造出一个监守自盗的版本来,那么许诺现在就不是在我这里避难了,而是去局子里蹲着了。”

说到这里,莫里安微微眯起了眼睛,语气沉重而缓慢的说道:“而以秦蓝的智商来说,第一,他不该盗用别人的创意;第二,他盗用了创意,不该在对方的定稿出来前就发布;”

“他和许诺有什么仇,要这么害她?这种损人不利已的事情,他或许会做,但损的是许诺,就让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了。”

“这样?”林允儿脸色微变,不禁想到一些事情——或许要损许诺的不是秦蓝,而是另有其人。只是,秦蓝为什么要赌上自己的前途去帮她?

“以john的聪明,当然知道这件事败露之后的结果,我想他已经做好了这方面的准备。所以,这都是他自导自演的一出戏,要担心的不是他、更不是你,应该是许诺。”莫里安抬腕看了看时间,站起来对林允儿说道:“或许我知道的还不如你多,所以,我现在能做的,只能是想办法帮助许诺。否则,她会很麻烦。”

“顾子夕不是她的男朋友吗?应该不会告她的。”林允儿低低的说道。

“他同时还是个商人,而对一个出卖自己商业秘密的女友,你想他是应该更恨、还是继续维护?”莫里安冷冷一笑,起身准备离开。

“eric,这件事我真的不知情。”林允儿也站了起来,看着莫里安低声说道。

“我没怪你。不过,你刚才说的那件事,自己小心些——第一,不要用自己的名字做法人;第二,他的资金,你不要过问和经手。”莫里安看着她沉声说道:“允儿,原本你们夫妻间的事情,我不方便过问,但这次的事情一切都来得太巧、而john的表现也过于拙劣,所以,你自己小心一些。”

说完之后,看着林允儿有些沉郁的神情,又补充了一句:“当然,如果我的意见有损于你们夫妻关系的话,你只当我没说过。”

“eric,你别这样,你对我的意见一直是很重要的。”林允儿轻咬下唇,低声说道。

“我先走了。”莫里安点了点头,转身快步离开——如他所猜测的,林允儿对这件事情基本是一无所知,从她这里几乎得不到线索。

只不过,秦蓝突然提出做投资公司,倒让他想起,政府的换届提名,今年已经开始了,允儿父亲是否能连任下一个四年的能源开发副市长职位,在明年中就有定论。

再不抓住这个机会,允儿这个市长千金的身份,怕是没什么用处了。

想到这里,莫里安心里一阵发凉,只希望这只是一个简单的职场斗争就好。

…………

莫里安走后,林允儿一个人在咖啡厅呆呆的坐着,对于秦蓝,不免觉得失望——在莫里安和秦蓝之间,秦蓝到底还是不如莫里安。

盗窃别人的创意,他也做得出来?

eric,他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

eric,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个女人在选择男人的时候,除了爱情以外,他的职业品质重要吗?

是不是,只要他对我好就够了?可是,我接受不了这样的他,又该怎么办?

林允儿捧着已经冷掉的牛奶,长长叹了口气,伸手招来服务员买了单后,缓缓站了起来,心绪一片复杂。

……第三节:秦蓝?事实的真相……

“允儿,你现在哪里?”秦蓝的声音,一如既往的绅士而温柔。

“在银行开户,结果发现忘记带身份证了,今天白跑了一趟。”林允儿意识的撒了谎。

“那就明天再去办吧,我公司有些事,晚上要晚些回家,你别等我吃晚饭。”秦蓝似是并不在意这件事情。

“好。”林允儿轻应了一声,便挂了电话。

握着电话发了一会儿愣,林允儿开着车准备去卓雅公司——或许秦蓝是忘了,她也曾是卓雅公司的员工,自然知道审计的流程:现在这种情况,当然是全面停止工作,哪还有工作需要加班的?

而公司内部的审计部门,又不同于国家公安部门,自然也没有权利在下班时间还继续留着他做调查。

所以,说加班,当然是谎话。

林允儿只觉得心里一阵发冷,却又想着:他或许是不想让自己担心吧。

带着矛盾的心里,林允儿在半路调转车头后,去了允宁的公司,和他换了辆车后,又重新去了卓雅公司。

果然,5点30下班,6点的时候,秦蓝便出现在地下停车场。

远远的,林允儿跟着他的车,一直开到市内一个喧闹的酒吧,看到秦蓝走进酒吧——或许是工作压力太大,过来喝酒放松一下?

允儿暗自想着,因为纠结着他这次过火的作法,也不想这时候和他见面,发动车子正待离开,随之看见了邬倩倩——她正从车上下来,快步往‘烙色’酒吧里面走去。

允儿的心头不由得一震——下午和莫里安聊到秦蓝的异常时,她脑袋里一闪而过的猜测,似乎在这时候得到了证实:要害许诺的不是秦蓝,而是邬倩倩。

邬倩倩是和她一个大院长大的,是什么样的个性,允儿再清楚不过——霸道蛮横、得理不饶人、什么事都要占上风才肯罢休。

就连她这个市长千金,在少女时代也没少被她欺负,若不是有哥哥,她虽然有个市长爸爸,肯定还是讨不了好去。

当然,因为有个市长爸爸、有个护着她的哥哥,让邬倩倩受了不少她自以为的憋屈,这也是为什么她会在订婚礼上闹事的原因。

所以,许诺那么一个没有背景、没有后台的小姑娘,让她吃了亏,她是一定会报复回来的——也正是因为了解这一点,对许诺并无好感的林允宁,才会在那种场合尽力的表态护着许诺。

一来不愿意事情闹大,二来也多少给莫里安一些面子吧。

只是,允儿没想到没有涉足过职场的邬倩倩居然会想到这种对职场人最致命的方法,而秦蓝又为什么会答应她?他们之间又有什么约定?

林允儿坐在车里,眼睛无意识的盯着酒吧的门口,各式的人进进出出,有的高兴、有的伤心、有的清醒、有的沉醉,小小的酒吧、似乎演绎着人生悲欢离合的百态。

…………

“秦大哥,现在找我什么事?”邬倩倩推开包间的门,招手叫了两瓶酒后,将房门关上。

“这事儿的结果你可还满意?”秦蓝低头开着酒,轻笑着说道。

“还不错,只是我打听到那个顾子夕不是心狠手辣吗?怎么没把那小贱人送进局子里去?”邬倩倩接过秦蓝递过来的酒,轻啜了一口,看着秦蓝说道:“你说她现在的情况算是惨吗?”

秦蓝举杯与邬倩倩轻轻一碰,轻啜了一口后,看着她笑着说道:“你说,一个女人,被男朋友抛弃、被公司怀疑、全力以赴做的方案被别人用了,这样还不够惨的话,要怎么样才够惨呢?”

“哼,本来想让她坐几天牢的,现在这样,算是便宜她了。”邬倩倩轻哼了一声,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将酒杯递给秦蓝后,看着他说道:“秦大哥,你放心,既然你冒险帮了我,我答应你的事情,肯定会给你办到。”

“那我就先谢谢你了。”秦蓝将倒了满杯的酒递给她,看着她微微一笑,淡淡说道:“因这件事,我被人举报,现在公司的审计正在调查,所以很可能,我会失业。”

“那可不正好,一条心来做企业。新公司的手续方面,我保证你一周时间全部到位。如何?”邬倩倩笑着说道。

“爽快。”秦蓝举杯与她轻碰,眼底笑意盈然。

“秦大哥,我还有个疑问,允儿姐这么好的条件,你为什么不去找她办呢?”邬倩倩疑惑的看着秦蓝。

秦蓝低头看着杯中的酒,慢慢的转动着,良久才慢慢说道:“我不希望她认为我是看上了她市长千金这个身份,而不是爱上了她这个人;而且,我是个男人,一个男人在外面如何的辛苦打拼、如何的不择手段都没有问题,但要动用老婆的资源,就太让人瞧不起了。”

说到这里,秦蓝的眸子里闪动着明明灭灭的光芒,让人看不清他的心事。

“哈哈哈,没看出来,秦大哥不仅是职场精英,还这么大男子主意呢。不过,允儿姐有福了,你这么为她着想。”邬倩倩喝了一大口酒,大笑着掩饰着自己对林允儿的嫉妒。

“男人该有男人的担当。”秦蓝绅士的举了举杯,轻啜一口后,对邬倩倩说道:“新公司的资料的注册资料,我明天邮寄给你。今天我就先走了,你再玩儿玩儿,单我先买了。”

“好,秦大哥再见。”邬倩倩朝他挥了挥手,径自喝着自己的酒。

…………

走出‘烙色’的秦蓝,抬腕看了看时间,拿起电话打了出去。

…………

听到电话铃声的林允儿吓了一跳,忙戴上耳机,将车子驶离了停车场才接起来:“喂?”

“在家吗?吃了晚饭没有?”

“在的,吃过了。”

“好的,我下班,马上回来。”

“那你吃了没有?”

“我吃过盒饭了,要是有老婆的爱心甜品来宵夜,就更好了。”

“好,我炖银耳燕窝给你。”

“谢谢老婆,我爱你。”

“我先挂了。”

…………

看着秦蓝大步走向停车场,林允儿发动车子快速往家开去,只是心里,却是一片矛盾与纷乱——无论任何时候,秦蓝对她的好,是没话说的。

她到底该不该计较他的心计、他在工作上的失德?

唉,走一步看一步吧。

只是,如果是eric,是不是就不会有这样的烦恼?

林允儿,你又发傻了吧——他对许诺,已经是爱到骨子里去了呀!

林允儿,安心过你现在的生活吧,至少,秦蓝是全心全意对你的。

想到这里,林允儿只觉得心里好过了些,当下加大油门,快速往家里开去。

…………

“老婆,我回来了。”秦蓝推开门,捧着一束花大步往正在厨房忙和的允儿走过去。

“好香,老婆的手艺是越来越好了。”秦蓝一只手搂着允儿的腰,一只手将花儿递到她面前,夸张的说道。

“你去洗个手,马上就好了。”林允儿眸光微闪,轻声说道。

“先吻一下。”秦蓝笑着,低头吻在她的唇上。

林允儿微微皱了皱眉头,淡淡问道:“不是加班吗?怎么还喝酒了?”

秦蓝一愣,忙说道:“下班后在楼下咖啡吧坐了一会儿,你知道总部那些审计过来,不死也得脱层皮。”

“是吧。”林允儿点了点头,转头看向炉子,淡淡说道:“先去洗手吧。”

“好。”秦蓝看着她似乎有心事的样子,眸光微微沉了一下,将花儿放在灶台上,伸手关了炉子后,将她的脸扳过来,俯下头沉沉吻住她……

借着酒意,他似乎有些情不自禁,大手解开了她衬衣的钮扣,唇沿着她的脖子一路向下……

“john……”林允儿微微往后退了一步。

秦蓝这才抬起头来,看着她低声说道:“允儿,我最近压力很大。”

“公司的事?”林允儿故作不知的问道。

“恩,公司出了些事,审计过来查得很细,我今天其实很早就下班了,然后出去喝了点儿酒。”秦蓝用额头轻抵着她的额头,看着她低低的说道:“我不想让你知道了担心。”

“我不喜欢,被人欺骗的感觉。”林允儿坦诚的说道。

“好,那我以后什么事都不瞒你。”秦蓝从善如流的点着头,看着她说道:“所以我有时候会有软弱、有时候会有狼狈,你别笑我。”

“怎么会。”林允儿轻轻摇头,眸子清亮的看着他:“能告诉我是什么事吗?公司最近的业务应该还不错吧?我看到新品的上市推广方案已经出来了呢,感觉挺好的。”

“就是这个事,搞得我头都大了。”秦蓝的眸光微闪,在她唇间轻吻了一下,拉着她的手在餐桌前坐下,看着她认真的说道:“允儿,这一次,我真的要失业了。”

“这么严重?到底什么事?”林允儿侧头看着他。

秦蓝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慢慢点燃、缓缓吸了两口后,看着林允儿说道:“公司派过来做创意的eva,是个纯正的德国人,完全不懂我们的国情和消费者习惯,做了三套案子,全部不能用。”

“我把他们的方案退回去后,又去找eric商量,希望还是由他来做。当然,被他拒绝了。似乎是那个许诺的事情,让他有些心灰意冷,在工作上早没了以往的热情和冲劲。”

“后来顾氏公司的策划经理,一个叫齐微的过来找我,说她可以提供一个创意给我们,创意是许诺做的,风格气质都适合卓雅。因为而她的老板又是许诺的男友,所以就算这事发生了,对许诺也不会有大的影响,但一来可以解决卓雅市场推广的问题,又能解决她升职加薪的问题。”

“我一时情急之下,也就答应了她,用了30万,买了许诺的创意。不知道为什么,这件事被eric知道了,他一下子就把这事捅到了总部,现在,唉,你是知道的,30万的财务问题暂且不说,仅是商业盗窃一项,我就得吃不了兜着走。”

秦蓝狠狠的吸了两口烟,一脸懊悔的说道:“我也是一时鬼迷心窍,做出这样低智商的事情来。允儿,你会不会看不起我?”

林允儿沉默着——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秦蓝,确实是个做事滴水不漏的人——直到现在,他仍然在说谎。

如果事情如他所说,那和邬倩倩有什么关系?如果是齐微找上他,他又为什么不在对方上市前逼着时间公布?如果于齐微有好处,为什么还要出那30万?

一个谎言套一个谎言,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事情的真相,又到底是什么?

林允儿慢慢的调整了一下呼吸,看着秦蓝说道:“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我只有想办法逼公司无法放弃这个创意,这样他们就会主动去找顾氏谈判,将这件事情压下来,那么我就不会吃官司,但是这职业生涯肯定是完蛋了。”秦蓝重重的吐了口烟圈,扔掉手中的烟蒂后,接着又点燃一支,看着林允儿说道:“而且,如果公司主动去找顾氏谈判的话,不知道那个顾子夕会怎么开口,这笔费用,肯定是要我个人来出的。”

“允儿,对不起,快要结婚的时候出这样的事情。”

“允儿,我本来不想告诉你,可是,我的压力真的很大——我这么多年来工作的积蓄可能就此全部完蛋,我这么多年来积累的职业通路,也都断掉了。”

“你在做这个决定之前,没想过这些后果吗?”林允儿看着他沉声问道:“而且,许诺,那么个无辜的女孩子,处境怕也不会比你好到哪里去。”

“我混蛋,怎么会做这样的事呢,我都后悔死了。”秦蓝长长的叹了口气,伸手将允抱紧紧的抱进怀里:“允儿,我该怎么办?”

“你现在?没有对策吗?”允儿试探着问道。

“我要是有对策,也不至于借酒浇愁了。”秦蓝沉沉的叹着气,无奈的说道:“好了,不说这些了,说了徒增烦恼。”

“允儿,抱着我,只有在你的怀里,我才感觉到我现在不只是一个人、感觉到一些力量。”秦蓝在她的耳边低语着,边吻着她边说道:“允儿,别拒绝我,我现在需要你……”

“允儿,我错了,你别丢下我……”

“允儿,你放心,我会尽力去解决的,无论如何,我不会拖累你的。”

“允儿,我想我是太想在这个位置上坐稳了,以让我有资格娶你,而不被你的父亲、你的兄长看轻……”

“允儿,我要你,别拒绝我,乖,让我要你……”

…………

秦蓝边胡乱的吻着她,边抱着她大步往卧室走去,在她反应过来前,两人已经贴身纠缠在一起……

林允儿闭上眼睛,长长的叹了口气,僵直的身体慢慢柔软下来——他最后那句话,让她心里微微酸涩:无论过程如何,他还是为了她吧。

这个男人,爱着她,却又自尊自卑着,从不肯在自己面前示弱、也从不开口在自己面前谈论父亲和哥哥的事情,也不允许自己向父亲多说他的工作。

他和邬倩倩,应该是和新公司有关——倩倩的父亲是分管工商方面的局长,应该会给他开新公司行一些方便。

所以他们在盗用许诺的创意,一来满足邬倩倩整许诺的需要、一来满足秦蓝需一个案子来证明自己的需要、更满足了那个齐微挤走许诺的需要,三好合一好的情况,自然容易达成共识了。

林允儿伸手抱住他的腰,在心里轻轻叹着气——虽然对他丢弃职业底限的做法不能认同、虽然对他不停的撒谎感到心塞,但他因着爱了自己这样一个身份的女人,所承受的这些压力和煎熬,又让她无法硬下心来指责他、拒绝他。

“john,以后有事就和我说,我们一起解决,别再做那些冒险的事。”允儿在他的耳边轻叹着说道。

“谢谢你,允儿。”秦蓝动情的说着,爱她的动作越发的温柔而富有技巧:“允儿,能娶到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恩……”她轻应着。

“允儿,谢谢你,愿意在这个时候,仍然站在我的身边……”他低语着,力度在温柔中加大了起来……

“恩……”她双臂不自觉的抱紧了他,在他的气息里,慢慢失去了思考……

…………

感觉着怀里的林允儿那股莫明的抗拒感慢慢消失后,身体越来越柔软,秦蓝慢慢睁开眼睛,看着一脸是汗的允儿,微微眯起眼睛,轻轻的笑了——谢谢你,我的市长千金!

…………

新的一天,在半阴半晴的天气里开启。

眯眼看着阴沉的天气,齐微的心情,没来由的有些低沉——那天总裁按密码进入许诺的办公室,是不是发现了什么?还是只是凑巧他也想用密码?

刘亮昨天没有来上班,电话也打不通?会不会出事了?

齐微胡思乱想着,有两次过马路的时候,都差点儿被车给撞了。直到匆匆进了办公室,心里还是一片慌乱不安着。

试着再拨打刘亮的电话,仍然是关机的状态。

齐微放下电话,转身站在落地玻璃窗前,看着窗外的空中花园,努力的让心绪平复下来。

…………

“齐经理说许诺没什么本事,凭着年轻漂亮勾搭上老板,所以才有这次独立做创意的机会,她心里很是不平,希望我帮她,她只看看许诺到底是不是有真水平,并没有说要把许诺的案子卖出去……”

刘亮的声音自声后响起,齐微蓦的转过身来,看到的却是一个穿着迷彩t恤的普通中年男人,手里正拿着录音笔——刘亮的声音,就是从这录音笔里传出来的。

“你是谁?”齐微下意识的看着办公室外面,还好,因为还早,所以办公室还没有什么人。

“刘亮的话还没说完,齐经理要不要听完了再问我是谁?”中年男子笑着,眯着眼睛看着齐微,不自然的让人有种威慑和危险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