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03冷暖自知

袁雨作品 权少的新妻 权少的新妻 公告区 . chapter003 冷暖自知

第二天.

“许诺,子夕住院,方便帮他从家里拿些用品过来吗?”一阵手机铃声将许诺吵醒,从桌上摸起手机一看,是张庭的信息。

想起昨天在见到顾子夕时,他的状态确实有些不好。不过,那也不关自己的事了。

“对不起,很忙,请联络他的家人。”许诺将信息回过去后,便将手机扔在了一边,拉起被子继续睡觉。

只是,却再也睡不着了,顾子夕憔悴的模样一直在眼前晃动着,似乎在控诉她的冷血与无情。

“你别来烦我啦!”许诺扯着被子坐起来,烦燥的大叫了一声。不由得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

长长的叹了口气后,干脆不再睡觉,掀开被子坐了起来。

快速的刷牙、洗脸、换上衣服后,打开电脑坐在桌前,却不知道要做什么----从极端的忙碌、到极端的悠闲,还真有些不适应。

“许诺,在吗,你现在怎么样?”电脑上,顾小北的qq头像快速的闪动着。

“还好啊,最近挺闲的。”许诺轻轻的敲下这几个字,回了过去。

“晚上出来,我们去逛街?听说coach的包打折呢。”这是顾小北发过来一个笑脸。

“你今天不加班吗?”许诺笑着回了信息过去。

“现在公司的情况很复杂,我不用加班了。”顾小北接着发了个委屈的表情。

“正好休息,下班时间,我在‘阿卡’门口等你。”许诺想了想,便应了下来----出去走走,不要停留在自己狭隘的小情绪里,或许心情会好起来吧。

…………

“许诺,莫总监说他当司机送我们过去。”5点45分,顾小北从写字楼里快步跑过来,看着她开心的说道。

“注意你的形象,是谁说自己越来越淑女了呢?”许诺笑着走了过来,看着稳重的走在她身后的莫里安,调侃着说道:“看看莫总监,任何时候,都从容自若,这才是职场精英范儿,你可得学着点儿。”

“他是director(总监)麻,当然不一样。”顾小北转身看着莫里安,从容温润的气质里,带着外企职场精英独有的气质,比起国内那些身居高位的高管来,有种很是不同的感觉。

“呀呀,这英语越说越顺溜了。”许诺笑着,拉着她的手往停车场走去:“想好了买什么?”

“我这个包要换了,太贵的我也买不起,我觉着coach这个牌子的价位适合我们用,不算奢侈品,又算得上国际品牌,打完折后,一个包差不多也就两千来块吧。”顾小北精明的说道。

“不错,我也这么觉得。”许诺点了点头,在莫里安打开车锁后,拉着顾小北坐在后排,一路上,两人热闹的聊着什么流行啊、时尚啊、娱乐八卦啊,不亦乐乎的样子。

似乎,真的已经是雨过天晴;似乎,她还是刚遇着时,那个单纯却不简单的女孩。

…………

“莫总监,谢谢你。”到了商场,顾小北拉着许诺的手,笑着与莫里安道别。

“我约了朋友在那边咖啡厅谈事情,你们逛完了给我打电话,我若还在就去接你们。”莫里安朝顾小北轻点了一下头,对许诺说道。

“好啊。”许诺的眸光微闪,看见顾小北的眸光有种异常的明亮,当下拉着她的手便快速往商场里面走去。

“许诺,莫总监好很绅士风度呢,你说是吗?”顾小北似是夸赞着莫里安,又似是想知道,莫里安只是现在这样?还是一直是这样呢?

“莫总监对下属很好。”许诺轻咳了一声,和顾小北一起边往里走边问道:“你在卓雅还适应吗?”

顾小北略略回味了一下许诺的话,便明白了她的意思,当下笑了笑,轻松的说道:“刚开始的时候,总是有些不适应的。你也知道,这些人自视甚高,对于我这样又基层、穿衣服又没什么品味、说话又不习惯用英文的人来说,多少有些瞧不起。”

“不过,他们都对莫总监很尊敬,所以嘲笑归嘲笑,也没有太过份就是了。加上市场执行这一块,我也做出了点成绩,所以大家也算是慢慢接受了我吧。”顾小北深深吸了口气,看着商场里金璧辉煌的装修、闪得人眼睛发花的灯光,眼底一片明亮:“我会成为一个真正的外企人的。”

“当然,你那么聪明。”看着她信心满满又充满斗志的样子,许诺只觉得自己晦暗的情绪,也随之明亮了起来。

或许,实际一些、现实一些,生活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痛苦。

“我会努力,变成他们的样子:习惯穿高跟鞋、知道当季最流行的是什么、了解一些职场的私秘信息、会化妆会打扮、能把英文说得和中文一样流利、在和人谈工作的时候,能自信得将对方给说趴、走路的时候再急也会很优雅,就象----就像eric一样。”

“许诺,到了卓雅,我才知道真正的职业人应该是什么样子。以前在‘怡宝’,真的是土死了。可笑她们还自以为很feel呢。”

说起短期目标来,顾小北两眼发光,眼神里、语气里,都充满了对做一个真正职场精英的梦想与希望。

“加油加油,你一定行的。”许诺看着她用力的点了点头----她的梦想简单而直接,只要努力,就可以做到。

许诺挽着顾小北的胳膊,穿行在热闹的人群里,心里却一片感慨----人若能一直这样简单,该多好!

…………

走到coach的特卖专场,已经是人山人海的模样,有的人一口气买了四五个,不要钱似的。

“人真多啊。”久不逛街的许诺不禁惊呼。

“不是人人都有钱的,打折了,所以大家就都来了。”顾小北轻挑眉梢,拉着许诺挤进了人群。

平时陈列得高端贵气的包,现在都成堆的放在花车里,看起来亲民了不少。

“许诺,这个春天花朵的怎么样?”

“很漂亮,可是太亮,不好配衣服。”

“那这个呢,经典的米色logo款。”

“这个不错,不过今天折扣蛮低的,不如买个皮的。”

“皮的款式好老气的样子。”

“这个黑的不错,很经典,什么衣服都能搭。皮质也好。”

“我看看……好象真的不错……”

“这个银色也好看,不过背得不好的话,象高仿,我看还是算了。”

“那就这款吧。许诺,你有没有看中的?”

“我前两个月才买了的,现在就不买了。”

“也是,你现在都不用这种牌子了吧?你上次用的那个miumiu的很漂亮。”

“也用啊,可我不是才失业吗?得省着点儿花。”

“你还怕失业?你的……哦,那也是。”

顾小北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失言,拿着开好的单快速往收银台跑去。

许诺只是微微笑了笑,心里的苦涩微微的泛开,情绪却并未受到太大的影响----她想,她会越来越淡然的;有些人、有些事,随着不断的被人提起,她的神经也会越来越坚韧的。

…………

“还逛逛别的牌子吗?”许诺边随意的看着,边问道。

“不逛了,我就是冲着这个包来的。”顾小北指了指手中的包,笑着说道:“看多了就有**,所以咱们直奔目标。”

“有道理。”看着她满嘴道理的样子,许诺不由得直乐。

“要给eric打电话吗?”走到商场门口,虽然感觉没逛多久,天色却已大黑,想着莫里安说的话,顾小北不禁有些犹豫----或许人家只是一句客气话呢?

“不知道走了没有呢。”许诺的眸子微微沉了一下,知道莫里安肯定是没走的,只是----

“喂?”

“恩,刚逛完。”

“好,我们在正门口。”

“恩,我们走过来。”

挂了电话,许诺对顾小北说道:“才说要不要打电话呢,他就打电话过来了。他刚和朋友说完事情,已经在停车场了。”

“真好。”顾小北的眼睛眨了一下,拉着许诺快步往停车场走去----精明如她,这时候也看出来了,莫里安对许诺的不同。

心里对莫里安刚刚生起的一丝好感,随着这样的了解,快速的抛了开去----那样的男人,恐怕是她这样的女子配不起的。她就不要屑想了吧。

…………

“现在回家?还想继续逛?或者去吃点宵夜?”莫里安发动车子往外驶去,边开车边问道。

“小北,你的意思呢?”许诺看着顾小北,征求她的意见。

“我回家吧,这么晚了吃东西不消化。”顾小北做出一个自认为算是蛮聪明的选择,不再继续当这两个人的电灯泡。

“好啊。”许诺点了点头,对莫里安说道:“我们都回家。”

“恩。”莫里安点了点头,打转方向盘,往顾小北家的方向开去----其实顺路的话,先送许诺是比较方便的,只是,三个人都心照不宣的没有说话。

一路上,听莫里安接frank的电话,说了几句关于官司、顾氏、秦蓝的事情;又听他接了林允儿的电话,了解这个案子的进展。

然后莫里安很绅士的问她们:“想听点儿什么音乐?”

“我没有特别喜欢的,随意。”顾小北客气的说道。

“好。”莫里安便也没再问许诺,从cd盒里挑了一张的专辑放了进去。e小调协奏曲,一首充满幸福,又荡漾着忧愁的优美旋律,在这灯光璀璨的夜里听来,有种格外美妙的感觉,让人不自觉的沉醉。

顾小北敛下眸子微微笑了----果然,他们两人之间的默契都无需用语言来传达。

许诺轻瞥了顾小北一眼,将头转向窗外,看着窗外流光闪过,脑海里是一片难得的空白。

……第二节:秦蓝.精确的算计……

“eric,今天谢谢你了。”

“许诺,再见。”

顾小北下车后,和两人挥了挥手,轻快的脚步,往楼栋快速跑去。

“去吃点宵夜吧,我晚餐没吃什么。”莫里安回头看着许诺,轻声说道。

“好啊。”许诺点了点头,心里流动着淡淡的暖意----他知道,她一定是没吃晚餐的。

“女孩子太瘦是不好看的。”莫里安突然说道。

“喂,想说什么呢,我不是减肥,只是懒得弄,出来顾小北又不吃。”许诺不禁笑着瞪了他一眼。

“你最近瘦了很多。”莫里安的声音淡淡的,带着些担心。

“还好吧。”许诺低头看了看自己,却情不自禁的想起顾子夕,那张瘦得吓人的脸----就算天天不吃饭,也不至于那么快就瘦成那个样子吧。

唉,怎么又想他了呢,他瘦他胖他好他坏,都不关自己的事了。

…………

莫里安带许诺在‘上井’里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来,随意点了几样料理后,对许诺说道:“最近有两个新闻特别火。”

“什么新闻?”许诺边研究着新上的菜品,边随意的问道。

“北山别墅的一幢别墅挂牌拍卖,听说是卖家重病,无力打理。因为有记者曝光了别墅里面的装饰,美伦美奂,童话仙境似的。所以挂牌开始,便引起了广泛的关注。”莫里安看着许诺,若有所思的说道。

“哦?”许诺放下菜单,看着莫里安:“真是太可惜了,那么美,一定有主人的许多回忆。”

“不过,可能是主人缺钱吧,否则就算无力打理,请个工人看着,也不至于要卖掉吧。许诺用手托着下巴,眼里尽是遗憾和婉惜。

“这则新闻之所以这么火,还有个原因,别墅的主人是顾氏的总裁顾子夕。听说,这是他为妻子重金打造的爱巢,当年新婚时也曝过光,所以这幢别墅的知名度相当的高。”莫里安看着许诺脸上原本婉惜的浅笑一点一点的收敛下去,慢慢说道:

“所以大家都在猜测,这次的拍卖,和上次报纸上被求婚的女孩子有关。只是觉得顾氏总裁做得太绝了些,离婚再娶没什么问题,也不至于把送给妻子的房子给卖了吧。”

“莫里安,你想说什么?”许诺看着莫里安,低低的问道。

“许诺,顾子夕是个商人、一个成功的商人,他对结发十年的妻子况且如此狠心,更何况对别人。”

“所以,我想说的是:第一,他是个危险的男人,他不适合你;第二,不管他以前对你做过什么,你都没必要伤心难过,他本性如此,不是对你一个人。”莫里安定定的看着她,沉声说道。

“莫里安,你真的很可爱知不知道。”许诺看着莫里安,突然笑了。

“怎么说话呢,我一个大男人,能用可爱来形容吗。”莫里安的脸不由得微微一红,拿筷子在她头上轻轻敲了一下。

“当然可以呀,你这么可爱。”许诺看着他轻声说道:“你放心,我还是你认识的那个强悍的许诺,不是那么轻易就被人打跨的。”

“我对你有信心。”莫里安笑着点了点头。

“你刚才说还有一个新闻,是什么?”许诺看见餐点上来,边吃边问道。

“就是我们公司和顾氏的案子了。”莫里安看着许诺说道:“案子下周开庭,因为涉及到已经播放的视频文件,所以各大网站都出了新闻稿。”

“事情和我们知道的,还是有些出入,我以为我已经知道全部的真相,没想到,案中还有案,当真是有些扑朔迷离。”莫里安看着她,有些疑惑的说道。

“什么案中案?”听了他的话,许诺微微皱起了眉头:“上次听你说,是秦蓝和齐微勾结,至于齐微怎么拿到我电脑里的资料,我至今也没弄清楚。”

“这个新闻里倒是没有提,不过既然涉及到齐微,只要她认了,就会交待是怎么得到的资料。奇怪的是,怎么又扯上了邬倩倩。”莫里安微微皱了皱眉头,只觉得有一点什么东西就要出来,一时间却又觉得混沌。

“邬倩倩?”许诺眸光一沉,想了想说道:“关她什么事?新闻怎么说的?”

“秦蓝一口咬定没有交易,是朋友帮他做的创意,这个朋友就是邬倩倩。”莫里安看着许诺,总觉得有个地方弄错了,但又实在想不清楚:“你说这事儿,和邬倩倩扯上什么关系呢?”

“上次咱们不是说想不通秦蓝为什么拿到创意,却不在最能打击顾氏的时候放出来吗?当时一直想不通,后来我和顾子夕闹了点儿事,我就猜,是顾子夕放案子给他,以灾赃到我身上,然后好处理我和他之间的问题。”

“后来你说,他坚持要诉讼,我想着,如果是监守自盗,不至于闹这么大动静儿。所以,这个原因排除。”

“喂,你那什么眼神呢,我是客观分析好不好。”许诺见莫里安奇怪的眼神看着她,不由得脸色赫然。

想起在知道顾子夕就是那个男人时,她当时的脑袋一阵轰然,便什么理智也没了。

不过,他对自已、自己对他,这种不信任,几乎是不假思索的下意识行为----他们之间,似乎从来都没有信任的基础。

或许他过于强势的开始,让她从未敢全然的相信;或许她心里从未放下过的自卑,让她不敢相信自己能拥有爱情;以至于,她其实从来都没有真正信任过他吧。

而他呢?

她不知道,似乎,他对她,也没有多少信心;对于那段摇摇晃晃的感情,也从来没有过信心。

想到这里,许诺深深的吸了口气,将有些纷繁的心绪压了下来,看着莫里安继续说道:“排除他的主动授予,那么偷创的意主动权,就不在顾氏这边,而在卓雅这边。而秦蓝抄一个案子不为了压倒对手,只为了针对我,似乎又说不过去。所以,这件事的发起,很可能不是秦蓝,而是邬倩倩。你对邬倩倩比我了解,你认为呢?”

在许诺抽丝剥茧的分析下,莫里安只觉得一直遮在眼前的乌云似乎正慢慢移开,看着许诺半晌,慢慢说道:“我想,我大约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恩,怎么回事?”许诺看着莫里安,等他的下文。

“邬倩倩想整你,而且知道你在顾氏,但不一定知道你和顾子夕的关系,所以想到用这一招。”

“但她不是企业中的人,要怎么和顾氏取得联络呢?这个联络人就是秦蓝。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秦蓝拿到创意,却不在最关键的时候用的作法。”

“那么,秦蓝又为什么要同意这件事呢,因为他能从这件事里得到更大的好处:第一,邬倩倩的父亲是工商管理局局长,而秦蓝回国的野心当然不止是做一个大区总经理这么简单,所以,邬倩倩一定是答应了他什么条件。”

“第二,允儿市长千金的身份,他怎么舍得不用?但在完全取得允宁和市长的信任之前,他又不能露了马脚,所以借这次的事情从公司离开创业,允儿是非帮他不可了。而且拉着邬倩倩在前面顶着,说好是帮允儿的朋友,才出了这个乱子,既有义气又达到目的,可谓是一箭双雕了。这也正好解释了,他为什么在接到总部的调查函后,加速了在网络传播的行为。”

“为的就是在片子传开后,公司丢不起这个人,只能牺牲某些条件与顾氏达成合解。这样一来,他免去了法律责任、又顺利的离开公司、还无法在业内继续混下去:这时候的他,不做生意做什么?允儿不帮他还帮谁?”

“所以,他这一着棋,算了好几步,但最终要的,就是允儿的资源,意外的收获,就是拉上了邬倩倩的资源。”

莫里安看着许诺,眸子里不禁有些忧虑:“只知道他利益熏心、现实自私,没想到他如此的处心积虑。”

“真是太可怕了,他居然能想这么复杂的事情。”许诺只觉得自己听得有些头晕,但至少还是听明白了----秦蓝为了能拿到允儿的资源,借了邬倩倩的手,导演了这么一出‘跨国公司偷取同行推广创意案’的丑闻。

“他对顾子夕在商场上的特点还是有一定了解的,所以才敢兵出险招,急速扩大偷窍成果。”

“只是我们大家这一次都把顾子夕给算错了:他竟然坚持司法程序,任何条件都不谈。”

莫里安看着许诺,思索着顾子夕的用意----他说的为了给公司管理以警示作用的话,真是只有鬼才相信。

或许,是为了许诺?

刚才许诺说到原以为是他布的局,或许他是想以法庭上给许诺一个答案。

“顾子夕的选择,让所有人都感到意外。”莫里安看着许诺,若有所思。

“他这个人是无利不早起,走法律程序也吃不了亏去。”许诺轻声哼哼着,夹了一块三文鱼,蘸了芥茉后塞进嘴里,却不想芥茉蘸多了,一下子猛咳起来,连眼泪都辣了出来。

“小心些,快喝口水。”莫里安忙将手边的温水递给她,又拿了纸巾将她辣出来的眼泪给擦干净。

“最后,卓雅答应他什么条件了?”许诺边咳边问道。

“也没什么特别的,都是抄袭者该承担的一些东西。”莫里安将谈判的细节一语带过,将面前的甜蛋卷推到许诺面前:“吃这个吧,味道不错。”

“恩。”许诺点了点头,夹起一个甜蛋卷,边吃边说道:“所以秦蓝还是会吃官司吧?”

“如果邬倩倩能找个理由承担下来,吃官司的就会是邬倩倩。”莫里安想了想说道。

“这个男人好狠。”许诺不由得直咋舌----算计了这么一大圈,拿到自己想要的结果,然后还能不承担任何责任。

“邬倩倩的父亲疼她疼得紧,这倒要秦蓝用什么招说服她来顶了。不过,以他的本事,我想还是有可能的。”莫里安轻扯了下嘴角,脸上的表情有一些莫明的忧伤:“毕竟,他是个善于伪装的男人,而邬倩倩只是一个不太有脑子的女人。”

许诺停下吃东西,看着莫里安半晌,呐呐的说道:“应该不会吧,虽然他耍了很多手段,对于允儿,他应该还是真心的。”

“希望吧,我会向允宁提一下,对于允儿,我实在不方便说什么。”莫里安摇了摇头,对许诺说道:“今天在路上接到她的电话,你也听到了。她竟然希望我把投诉函撤回来、或者把手上的证据不要交出去。”

“她已经不是以前的允儿,这样的允儿,说实话,让我有些失望。”莫里安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眸底的伤感越发的明显。

“那是她的男人,怎么着也得维护的,你该理解才是。”许诺知道他的意思,只是,再聪明、再原则的女人,碰上自己男人的这种事儿,都还是希望能帮着化解一些的吧。

更何况,她的父亲是副市长,特权的事情从小见到大,即便有外企训练出来的职业感,关键时候的处事思路,还是会受成长环境的影响,其实真的是情有可源。怪只怪,秦蓝这个男人,实在是太阴损了。

“不说他们了,快点儿吃东西吧,冷了不好吃。”莫里安轻轻摇了摇头,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

“恩,什么时候开庭呢?到时候我是不是也要出庭?”许诺点了点头,边吃边问道。

“下周一开庭,要不要出庭,要看案子的需要。到时候律师会提前一到两天联络你。”莫里安想了想说道:“要出庭的话,也是代表顾氏,以证明那个创意是你的。”

“那我可以拒绝吗?”许诺低着头,声音轻轻的说道。

“可以,也可以庭外作证。”莫里安看了她一眼,柔声问道:“你不需要逃避。”

“我知道。”许诺轻轻笑了笑,便低头吃东西不再说话。

……第三节:子夕.失望之后……

“对了,昨天我把你冰箱的除味剂给扔了,去旁边超市买一个吧。”车开到小区门口的时候,莫里安想起来对许诺说道。

“哦,好。”许诺点了点头,在莫里安将车在小区门口的车位停好后,两人一起下车往超市走去。

本来只是要买除味剂,结果许诺又买了一大包纸巾;莫里安又买了一堆许诺爱吃的零食和酸奶,走出超市时,两人手里都拎满了东西。

“下次得列清单再出来,否则就买多了。”许诺笑着说道。

“总是要用的,早买晚买都一样。”莫里安眯着眼睛看着她,很家居的样子,让人不自觉得感觉到心情平和而微暖。

“唉呀,你下次别给我买零食了,我晚上总是会忍不住要吃。”许诺笑着摇头,拎着东西跟在他的身边。

这样家居的、小女人的样子,让已站在夜里等了她两个小时的顾子夕,看得心里闷闷的发堵、生生的发疼。

而莫里安和许诺在看见楼道口的顾子夕时,也不由得停下了脚步----三个人,就这样对视着,一时间竟没有人说话。

“你的眼镜,落在办公室了。”顾子夕将捏在手里许久的框架眼镜递给她。

“谢谢。”许诺伸手去接,简单的‘谢谢’两个字,却觉得声音干涩得难以成声。

当她的手握住眼镜时,指尖与他的指尖轻触,那样冰冷的感觉,让她不由得浑身发颤,下意识的抬头看他----脸色白得有些异常,身上还是惯常的白衬衣,只是外面套了件深蓝色的薄针织衫。

初秋的天气,其实没有那么凉,就连她,也还穿着中袖的衬衣。而身体一向很好的他,却穿上了外套,这让许诺的心微微一疼,又迅速的将目光调开,拿了眼镜便迅速的将手往回收。

顾子夕却大手反转,用力的握住了她的----温度虽然冰凉,力度却大,许诺用力的往回抽,却抽不动。

“你干什么,你放手。”许诺低声吼道。

莫里安紧皱眉头,将手中的购物袋放在地上后,上前一步,伸手握住许诺的手,看着顾了夕冷冷的说道:“请你放手。”

顾子夕却只是沉沉的看着许诺,低声问道:“要我放手?”

“是。”许诺冷声答着。

顾子夕却更用力的握紧了她,许诺只觉得他掌心的冷意,紧贴着她的肌肤,深深的渗入进她的身体,让她浑身一阵发冷。

而另一只握住她手腕的、莫里安的大手,却干燥而温暖----这样的一冷一热中,许诺抬头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被他握在掌心的手微一用力,慢慢的抽了回来。

顾子夕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掌,又转眸看她被莫里安握住的手,半晌之后,抬眼看她低低的说道:“既然如此,那就罢了。”说完一阵急剧的咳嗽,转身大步往外走去。

看着他有些踉跄的背影,许诺的心里突然有种空洞的感觉----似乎,那被她压在心底的感情,随着他的转身,一下子全部被抽空了。

“顾……”许诺下意识的往前追出一步,在看到他脚步微顿时,立即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便又停在原地,只是看着他高大却冷意十足的背影发着呆。

“许诺,回去了。”莫里安紧握着她的手,那样一股温暖的力量,源源不绝的渗入她的体内,让她感觉到温暖的同时,更感觉到清醒。

是啊,她在干什么?

难道她还想回头、难道她还想挽回?

许诺,你清醒一点吧,难道你忘了他带给你的伤、你的痛吗?你只是他爱情里的过客而已----过了,就散了。

“我们、上去吧。”许诺慢慢转身,紧拽着莫里安,让他的温暖驱走自己一身的寒意,让他的大手给自己离开顾子夕的力量。

…………

顿下脚步的顾子夕,在听到他们离开的脚步声后,又重新抬起脚步慢慢往前走去----似乎他一切的努力,在她们并肩而来的笑意里,只是一个笑话。

就算爱,就算不舍,他是顾子夕,他不会让自己陷入这样尴尬的境地。

许诺,你是天底下最愚蠢、最狠心的女人。

顾子夕的脚步渐渐加快,走到车边,拉开车门坐进去,一阵上气不接下气的咳嗽后,发动车子往医院方向快速开去。

……

当爱情来临的时候

谁也想是天长地久

你的眼眸带一点温柔

闭上眼是否不再拥有

当分手来临的时候

谁也可以找一个理由

那道伤口痛过以后

眼泪一滴一滴地往下流

我应该习惯

没有你在身边那些孤单

也应该忘记

那些牵绊和遗憾

那一句情话

是你最后最伤我的话

也是上天对我的惩罚

算了吧

…………

“你跑到哪里去了,查房医生说你才住下来人就跑了。”张庭看到他回来,不禁一阵怒气。

“我休息会儿。”顾子夕的身体沉沉的倒在了**,闭上眼睛,很快就传出重重的酣声。

看着他疲惫难耐的样子,张庭只觉无奈----一个三十好几的大男人,在事业上遇到那么大的困难的时候,都没有被打跨,现在却被一个小女生折腾得不成人型。

“张庭,我可以进来吗?”门外,是艾蜜儿怯怯的声音。

“进来吧,他睡着了。”张庭轻轻叹了口气,走到门口将门打开,让艾蜜儿进来:“你和他保持距离,他是重感冒,有轻微肺炎,你现在还没完全恢复,被传染了就是难办了。”

“恩。”艾蜜儿轻应了一声,站在距离床边1米远的地方,看着憔悴的不成人型的顾子夕,不由得一阵悲从中来:“那个许诺是怎么搞的,看到他这个样子都不晓得心疼的吗?”

“人家和他什么关系,凭什么心疼他。”张庭想起许诺回的信息,想想挺有道理----他们现在的关系,既不是夫妻、也不是恋人,当真没理由管他的。

“都是我不好……”艾蜜儿轻轻的低语着,想伸手去抚摸他的脸,却又不敢----一怕被传染、二怕被他知道了会骂。

“好了,他既然能一回来就睡,我看是想通了,你也别太担心,想想自己以后要怎么过吧。我看他是真的不会再管你了。”张庭看着一脸凄婉的艾蜜儿,心里也一阵难过----帮她看病也有十年了。以前,顾子夕是如何的小心呵护,那时候,谁曾想到过会有今天?

甜蜜的夫妻,竟成陌路。

“我、我们离婚了,他、他可以不管我的……”艾蜜儿将手塞进嘴里,止住要哭的情绪,慢慢转身,红着眼圈看着张庭说道:“我还有多长时间可以出院?”

“再观察两天,没有反复就可以了。”张庭有些心酸的说道。

“好,我明天约莫律师来谈谈,以后,我得靠自己了。”艾蜜儿说着,想要不哭,眼泪却仍是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这个她依靠了十年的男人、这个说要照顾她一辈子的男人,那么决然的说不要她了。

连满载着两人最美好回忆的房子,他也不肯留----因为那件事,他是恨不得将自己留在他生命里的痕迹全部抹去了吗!

“子夕,对不起,我是真的真的太爱你了呀。”

“子夕,是不是,我的爱早已是你的负担?”

“子夕,知不知道,离开你,我可能真的活不了的。”

艾蜜儿看着子夕沉睡中仍然紧皱着眉头的脸,慢慢的转身离开----她心里是害怕的,她是真的不知道离开他以后该怎么生活。

只是,他不要她了呵,她再缠着他,只会让他更加的生厌,到最后,连梓诺也不肯给她了吧。

…………

顾子夕这一睡,就睡了足足有三天,似乎将这段时间所缺的睡眠全部补了回来;也似乎在这熟睡的三天里,让所有的事情,都有了个决定。

醒来后的他,目光变得更沉峻了。

“官司的事情进展怎么样了?”顾子夕坐在病**,边批阅着这三天落下的文件,边问负责这个官司的张律师。

“目前的被告是卓雅,法官根据我们的诉状,要求我们这边的出庭证人有齐微、张亮和许诺。齐微和张亮本处于拘禁状态,我通知派出所就行了。许诺这边我还没有通知,想看你的意思。”张律师将卷宗递给顾子夕,对案子的进展一一解释道。

“按法律程序通知她,尽量说服她出庭作证。”顾子夕翻了翻卷宗,淡淡说道。

“好的,我今天就会通知,争取说服她出庭作证。”张律师点了点头。

“卓雅那边有什么动作?”顾子夕继续问道。

“他们亚太的vp已经离开中国,现在的事情由这边新任的总经理jack全权处理。配合度挺高,所有渠道的广告都已下线。也积极提供了内部调查的证据给法官,整个案子的情况,对我们是很有利的。”张律师满意的点着头。

“恩。”顾子夕合上手中的案卷,想了想,看着洛简问道:“我们的片子完成得怎么样了?”

“新的片子已经完成前期拍摄,正在修片中,明天可以拿到成形的片子。被盗的片子,还在拍摄中。拍摄小样我已经发在你的邮箱里。”洛简指了指顾子夕手中的文件:“里面有进度报告。”

“好。在开庭前,开一个小型的记者招待会,也邀请卓雅公司的新任总经理和市场总监参加。相关流程你先做好,事前和对方沟通一下。”顾子夕沉声说道。

“好的。”洛简低头快速记着顾子夕的意见,只觉得大睡了三天后的顾子夕,似乎又回到五年前的模样----冷峻、果断、利益至上、没有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