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04子夕的谋

Chapter004 子夕的谋

“你要是早些这么配合医生,也不至于一个小小的感冒都要搞到住院了。”张庭将病历丢给顾子夕,笑着说道。

“恩,那我走了,你帮我办一下出院手续。”顾子夕点了点头,弯腰收拾床头柜上的文件。

“蜜儿刚办完出院手续,要不要她帮你办?”张庭的眸光微闪,试探着说道。

顾子夕手下动作未停,脸上更是连一点多余的表情都没有,直直的说道:“你少给我惹事,我先走了。”

“好吧。”张庭暗自叹了口气,知道这两个人短时间是不可能合好的了,只得说道:“我给你开的药,记得按时吃,别又弄到要来住院,顾朝夕看到你病着的样子,差点儿没把我办公室给拆了。”

“恩。”顾子夕淡淡应了一声,拿着文件大步往外走去。

…………

一件粉色锦缎背心、浅金色冰丝针织外套、一条黑色亚麻长裤,脚穿一双黑色平底鞋,坐在马路边的木椅上的,正是刚出院的艾蜜儿。

她气质优雅柔弱,却神情焦虑不安,坐在那里,已经引来许多人的侧目。

在看见顾子夕的车缓缓开过来时,她下意识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可在看到顾子夕冰冷得毫无表情的脸时,又尴尬的坐了回去——十几年来,第一次被他扔在医院不管不问这么久,现在的她哪里还敢面对他。

顾子夕将车慢慢停了下来,沉沉的看着她半晌,眸色转了几转,终于还是按上了车窗,将车重新驶入了穿行的车流里——后视镜里,艾蜜儿缓缓将头埋进了膝盖,低伏的背影里,满是纤弱和无助。

顾子夕只觉得心里微微一疼,却仍是狠下心来加快了车速——他知道她的生存能力并不强,只是她太需要一些教训,否则,只怕还会干出更出格的事情。

想到钟意、想到许诺在看到自己身上的那些印子时的痛,他略显犹豫的眸子里,即刻变得一变冷硬。

…………

“爹地,你出院了吗?”

“恩。”

“那你现在回家吗?”

“不回家,要去公司呢。你回家了吗?”

“恩,今天提早放学。”

“爹地晚上会早些回来陪你。”

“爹地,张庭叔叔说,妈咪今天也出院。妈咪出院住哪里?”

“不知道。”

“……”

“爹地,你在开车吗?”

“是的。”

“那你要注意安全哦。”

“好。你可以给妈咪打个电话,问问她住在哪里。虽然她和爹地不再是一家人,可她还是你的妈咪,知道吗?”

“知道。”

“恩,梓诺再见。”

“爹地再见。”

挂了梓诺的电话,顾子夕加大油门往公司开去。

…………

顾氏公司。

“都安排好了吗?”顾子夕边快步往办公室走,边看着谢宝仪递过来的文件。

“安排好了,你现在看到的是周一整个招待会的议程,以我们发布信息为主,记者提问为辅。提问的范围都有规定。”谢宝仪要用小跑的速度,才能跟上他大长腿的快速走动,所以说起话来,也是急急的,有些微微的喘息。

似乎,又找到他刚刚接任总裁位置时候的工作感觉——对工作的速度要求极快,几乎没有你思考的余地。

“议程和提问范围都没有问题。卓雅方面的回应呢?”顾子夕走到电梯门口才停了下来。

谢宝仪伸手按了电梯,略作喘息,快速答道:“卓雅方面表示配合我们的招待会,但是担心记者有过分的提问,从而影响到卓雅的声誉。”

“恩,我会和他们区总通个电话。”顾子夕点了点头,仔细看完记者招待会的资料后,接过谢宝仪递过来的笔,在文件上快速签好自己的名字后递回给她:“你上次推荐的秘书,萧蔓、林晓宇,这两个通知过来复试。”

“今天下午吗?”谢宝仪眸光微闪,看着他问道。

“你看看我的时间安排,有空就行,安排好了给我个邮件。”顾子夕淡淡说道,看见电梯门打开的,便快步走了进去。

谢宝仪应下之后,抱着他签好字的文件按下旁边一部电梯。

…………

“helloJack,我是顾子夕。”

“顾总,你好,我正想着在记者招待会之前给你打个电话呢。”

“呵呵,那我们真是想到一起去了,我的意思是,招待会的口径,我们两家公司必须保持一致,您看呢?”

“对,这也正是我的意思。贵公司发过来的会议主题和内容我都看过了,都是oK的。关于记者提问环节,但凡涉及到‘卓雅偷袭’、‘卓雅盗窃’这样字眼的,我希望顾氏方面能够出面制止;同时不会出现在媒体上。”

“这个没问题,我会提醒市场部处理好。顾氏与卓雅在市场上竟争这么多年,向来不论谁输谁赢,都会被做为行业最高端竞争的典型案例来进行研讨,所以我也不希望这次的事件,对两家公司的行业地位会有影响。”

“对,正是顾总说的这个道理,以我们两家公司的行业地位,这样的事情一旦曝出来,以后任何的创意,都会被贴上‘疑似盗用’的标签,对于公司的长足发展来说,相当的不利。”

“所以Jack你放心,顾氏并不会为了一场官司的输赢,而丢掉由我们两家多年来共同努力造就的行业标杆地位。”

“很高兴我们对此能有如此一致的共识。”

“我也同样高兴您初来中国,就对中国的市场如此了解和维护。在这个案子上,我还有个不情之请,还希望Jack慎重考虑。”

“哦,顾总请说。”

“关于这次创意的主创人员许诺,原来是贵公司的员工,由于各种原因,后加入我公司主持这次方案的主创。她无论是原来在贵公司、还是后来在我公司,在创意上都表现出相当出色的才华。但由外企到私企,也表现出一些水土不服来。加上这次出了这样的事,她对顾氏这样的私营企业怕是有了一些想法。”

“顾总的意思是……”

“如果她重回卓雅,顾氏的这次诉讼怕是会成为行业内的笑话,你说呢。”

“我明白顾总的意思。”

“oK,这次的事情,我们配合好媒体,利用这个官司,也表一个强强联手的姿态,同时可以建立行规标杆。顾氏以后还要多向贵公司学习国际先进的管理理念。”

“哪里哪里,是我们该向顾氏多多学习本土化运营的经验才是。”

…………

放下电话后,顾子夕立即又给投资公司的黄宪打了过去:

“黄总,这个月的财报收到了吗?有什么意见?”

“大盘已经稳住,所以财报的数据虽然勉强,但实在是个企稳发展的信号。”

“黄总确实是个行家。所以公司近期会在内部管理上下一些功夫,争取下一季度的财务数字能够更漂亮。”

“公司最近的官司怎么样?对这一季的数字会有影响吗。”

“这正是我今天电话的目的。这个官司让我对内控的能力产生了一些怀疑,但我确实不想在内控上有更多的投入,所以准备做市场外包。”

“市场外包?”

“实际上就是创意外包,执行还是自己来。市场部的功能进行切割,品牌规划和发展外包、创意及线上推广外包、线下及终端公司自己做。”

“以后是想走销售带动品牌的路线?”

“也不算,先解决现有的问题,把一块放出去。如果品牌做得够强大了,直接将外包团队收回来,也是一样的。”

“oK,考虑得相当实际。”

“所以我会在近期投资一个广告公司,但我和顾氏都不方便出面,黄总看看帮我怎么操作一下?”

“顾总的意思是……”

“以合伙人的形式吧,我出启动资金、你算管理股份、一个朋友算技术股份、实际运作的事情由你出面,我幕后支持,如何?”

“顾总这是又给了我一个发财的机会。只是不知道是什么人,让顾总兜这么大个圈子,想让对方发财、还不让对方知道?”

“……”

“哈哈哈,顾总若是不方便说就算了,这事我看成,你临时调个人给我,我这就张罗起来,两周时间差不多就可以挂牌了。”

“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是我女人。只不过脾气有些倔,说清楚了她定是不肯的。”

“哦……”

“那就这样确定下来,前期工作洛简负责和你联络。”

“oK,进度上面,我们保持联络。”

“oK。”

…………

放下电话,顾子夕从桌前站起来,走到落地玻璃窗前,看着外面环绕高架上如车水马龙般的车辆流动,心里一片黯淡:许诺,希望我用这种方式,能让你安心的留在这座城市、能让你以后的日子不再奔波。

许诺,或许我们的两次相遇都太过的匆忙,希望我们的以后,可以从容。

……第二节:许诺。职业决定……

卓雅。

挂了顾子夕的电话,Jack也陷入了沉思,对于这个有名的中国商人,他只觉得有些琢磨不透——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外表颓废却思路犀利,强势得让人的谈判技巧在他面前,只若无用;而今天的第二次打交道,却是典型的中国儒商风度,电话里的他温润淳和,让人如沐春风。

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这次的官司,他到底报有什么样的目的?只希望自己这次短期的中国职业生涯,不要因为这个年轻人的出现,而出什么意外才好。

而那个许诺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上一季的市场推广在输了黄金广告位的情况下,仍然赢得了市场;这一季为顾氏做的两个创意,一个得到卓雅总部创意团队的赞许、一个被顾氏用来压倒上一个创意的武器。

这样的人才,顾氏当然是不肯放回给卓雅。

只是顾子夕的言语间,似乎重视得有些过份了——再好,他一个大总裁,也不至于为了一个员工的去向,亲自给自己打电话吧?

想了想,便给莫里安打去电话:

“eric,我想见见那位许诺。”

“什么事?”

“她也是这次事件的主角不是吗?”

“oK,我帮你联络她吧。”

…………

Jack对莫里安略显紧张的语气觉得有些奇怪,而莫里安对Jack要见许诺,也觉得有些奇怪。

“你们的新区总要见我?”

“是。”

“他的目的?”

“说实话,我不清楚。”

“我不见,我现在的身份是顾氏员工,又是这次案子的主要涉及人员,在案子判下来前,不方便见他。”

“有想过,离开顾氏后回卓雅吗?”

“……”

“有这个打算的话,就还是过来一趟。”

“不了,不回去了。”

“好,那就不见。”

…………

莫里安挂了许诺的电话后,便将她的意思回给了Jack。

“她的才华我很欣赏。”Jack看着莫里安,若有所指的说道。

“是吗。”莫里安只是淡淡笑了笑,并不发表任何的建议和意见。

“她以前是你的下属?”Jack的眸子微微闪了闪,微笑着问道。

“是,因为公司取消市场部的创意功能,全面改为地面操作,所以她提出离职,然后市场部补允了一名有地面执行经验的员工。”莫里安点头,将许诺的离职原因,解释得非常官方。

“原来如此。”Jack点了点头,看着莫里安问道:“我看她在顾氏的工作也不算顺利,如果有机会,她愿意回公司工作吗?”

“这个不清楚,现在似乎也不适合提这个吧。”莫里安轻挑了下眉头,并没有把话给说死——以许诺现在的情况,似乎还没有到可以重新规划未来的状态。

所以,虽然她表示不会再回卓雅,他也还是在Jack这里帮她留了一线余地。

“恩,到时候再说吧,下半年日化这一块的新品恐怕是废了,但全年的销售数字并不会减少,对此你有什么看法?”Jack见从莫里安这里无法探知更多关于许诺的信息,便将话题转到了最后一季度的市场工作上。

“不做线上,不代表没有机会。John将这个创意在各大小网络平台已经播放了个遍,所以新产品在网络上的知名度已经打开。”

“那么接下来,是官司,从官司上,我们可以和顾氏打个配合,做足这段时间的法制、商业版面,利用争议和话题进行宣传。”

“由于线上传播的取消,预算上应该会相当的充足,那么在一线和二线商场的堆位上,便可以做足功课。”

“这几样联合下来,在数字上的损失,大约可以控制在30%以内。这个百分之三十,一来可以用别的品牌来弥补。比如说‘卓念’,是针对18—25岁的少女品牌,但总部的策略是只做微圈、不做线上,所以销量还有很大的空间。”莫里安将现有的产品在中国销售的分布情况,给Jack做了大致的分析后,对年久总数据的完成,表示并不悲观。

“好的,我会做个报告给上头,然后cc给你和anna,到时候还希望市场部能全力配合。”Jack点了点头,满面笑容的看着莫里安:“eric,我希望我们能够一起共渡这个难关,然后在下一个财政年度,破掉大区销售与市场不合的魔咒,在中国区做一份漂亮的成绩单出来。”

“当然,我对你的到来充满信心。”莫里安脸上一片淳和的笑容——他也相信,这个中德混血的德国人,来中国的目的是做数字,而不是玩办公室政治。

一向崇尚工作简单的他,在中国区市场总监的位置上,第一次有了松一口气的感觉。

……第三节:子夕。家里都是许诺的影子……

顾氏,顾子夕办公室。

“我叫萧蔓,今年27岁,有3年的总裁助理经验。”

“你对总裁秘书的工作怎么定义?”

“相当于助理的工作,需要协助总裁进行时间和行程管理;需要与各部门负责人保持密切的沟通,以掌握各部门工作进度。”

“用一句话、或者几个词描述你的沟通风格。”

“目标明确、语言清晰。”

…………

“林晓宇,树林的林、拂晓的晓、宇宙的宇。”

“第一次恋爱是什么时候?”

“我……”

“认为工作和生活是否可以完全分开?”

“这……”

“认为对工作影响最大的是直接上级还是公司?”

“直接上级。”

“最有效率的工作状态是什么情况?”

“被压迫……”

“oK,今天的面试就到这里,无论合适与否,明天下午我会再给你电话。”

顾子夕合上手中的资料,站起来与这位叫林晓宇的候选人轻轻握了握手,示意谢宝仪送她出去。

…………

顾子夕在林晓宇的资料上划了个勾后,抬腕看了看时间,已经是7点了,当下将资料放在桌上后,便拿了车钥匙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和梓诺说好了要回家陪他吃晚餐的,看来又要食言了。

顾子夕匆匆赶回家里——推开门,里面却是一片沉静、一片昏暗。

“顾梓诺,我回家了。”

“爹地,我陪妈咪在酒店吃晚餐,晚一些回来陪你好不好?”

“哪个洒店?”

“维也纳国际酒店。”

“好,一小时后爹地过来接你。”

“太好了,谢谢爹地。”

挂了儿子的电话,顾子夕只觉得一阵心疼——梓诺,这么小的年龄,却开始为了分配陪他、陪她妈咪的时间而奔波了;

梓诺,如果许诺在你身边,一定会更好,对不对?

站在昏暗的门边,顾子夕只觉得一股酸涩的情绪胸口泛滥——许诺在厨房洗碗时轻哼的歌声、许诺大叫着让他们父子将音乐放大一些的叫声、许诺轻言低语给梓诺讲故事的声音、许诺蛮横的要他做早点的娇嗔声……

安静下来的时候,似乎整个屋子都是她的声音;而她的声音,和她强悍的个性一点儿都不像,那样的脆软、那样的娇憨、让他那样的喜欢。

顾子夕轻轻的摇了摇头,似乎想把她的声音给甩掉,又似乎生怕把她的声音给甩掉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许诺,你真的很折磨人你知不知道!

顾子夕轻叹了一声,转身关上门后,循着步行梯,慢慢的往楼下走去——他真的不想一个人呆在充满她的声音和味道的屋子里,

…………

顾子夕边抽着烟,边慢慢往维也纳酒店方向开去,热闹的街上霓虹闪烁,他却只觉得无比的寂寞。

“顾先生,关于邬倩倩的资料,我已快递给你,你明天下午应该可以收到。”

“好的,谢谢。”

“顾总,我安排林晓宇做一次管理风格测试,结果明天上午会放在你办公桌上。”

“恩,辛苦了。”

“子夕,顾东林在和日本一家化妆品公司谈代理。根据最近的动向,投资化妆品的可能最大。”

“我知道了,继续关注他们的动向。”

“子夕,这两天怎么样?朝夕很担心你。”

“没事,让她担心好自己就行。”

…………

一路上,手机不停的响,他真的很忙碌,他从早上起床到晚上睡觉,一直都是这么忙碌,可他却仍然感觉到寂寞。

这种寂寞,从骨子里散发出来,蔓延至全身,让他无力化解。

他知道,他在等那个女人的电话、或者信息,虽然知道不太可能,却仍固执的在每个电话响起的时候,便立即接起;在每个信息跳出来的时候,便立即划开阅读。

只是,真的不太可能。

…………

大约在9点的时候,顾梓诺才和小张老师一起从酒店里出来。

“顾梓诺,这边。”顾子夕扔掉手中的烟蒂,快步的走到儿子的身边。

“爹地,妈咪坐在路边不知道怎么办,我和小张老师送妈咪来酒店。”顾梓诺看着顾子夕轻声说道,睁大的眼睛里,是不符合年龄的早熟。

顾子夕看着儿子,眸色微微变化:“顾梓诺,你今年四岁,你妈咪三十一岁,你觉得她不能照顾好自己吗?”

“可是妈咪她……”顾梓诺微皱着眉头,有些不知所以。

“一个人如果太过于依赖别人,就会失去生存能力。我们真正爱一个人,不是帮她生存、而是让她学会自己生存。你对妈咪很孝顺,爹地很高兴。但是你都帮她安排好了,你若有天不在、爹地也不在,她该怎么办?”顾子夕蹲下来,看着顾梓诺认真的说道:“顾梓诺,人在任何时候,都要学会只靠自己。”

“我知道了,我会和妈咪说的。”顾梓诺点了点头,只是艾蜜儿虚弱与需要人照顾的感觉已经深深的刻入他的脑子里。

在没有了顾子夕无微不至的照顾后、在看到艾蜜儿那样无助的坐在街头后,他对她是真的没办法放心。

“恩,你自己看着办吧。”顾子夕点了点头,站起来牵着顾梓诺的手往车边走去,边走边问小张老师:“会开车吗?”

“不会。”小张老师略显羞涩的摇了摇头。

“报名学个驾照吧,带梓诺出门也方便些。梓诺不惯坐计程车。”顾子夕淡淡说道。

“好的。”小张老师点了点头。她也知道顾子夕说的是事实,顾梓诺平时算是很好照顾的孩子,只是在生活上面,仍然表现出有钱人家孩子挑剔的个性——吃穿用度,都有习惯的品牌,坐计程车时,一直捂着鼻子,说里面有味道不好闻。

计程车一天可有多少人坐呢,各种的味道混杂,天天坐的人习惯了也没什么,如他这样坐惯私家车的,倒是一上车就显出不习惯来,让司机师傅脸色难看了许久。

…………

“那小张老师以后会不会和许诺一样?”顾梓诺突然问道。

“恩?”小张老师疑惑的看着顾梓诺。

“许诺开车刷出门卡都能撞上岗亭,我爹地都不敢让她开高速。”顾梓诺睁大眼睛说道。

顾子夕不由得笑了,伸手在顾梓诺的脑袋上轻轻敲了一下:“许诺知道你瞧不起她的车技,会生气的。”

“那你别告诉她。她太骄傲了。”顾梓诺点了点头,叮嘱顾子夕别说出去。

“恩。”顾子夕点了点头,嘴角却一直带着温柔的笑意——许诺,你的骄傲连儿子都看出来了呢。

坐在后排的小张老师,看到顾子夕脸上冷硬的线条,慢慢变得柔和,不禁想起在医院看到的那个苍白却漂亮的女孩——似乎并不是他们父子口里所说的骄傲、或者是倔强,其实,她的身上有一种隐隐的温柔,看起来很是舒服。

不过,梓诺的爸爸应该是极喜欢她了,对自己的前妻如此的冷淡、还不让儿子多管,提起那个被梓诺称为好朋友的女孩子,却是满眼的笑意、一脸的温柔。

…………

顾梓诺到底还是个孩子,这段时间一直惦记着爸爸妈妈生病的事,今天又为妈妈的事情忙了一下午,这会儿在车上说了一会儿话后,就再也撑不住的睡着了。

“张老师,梓诺习惯每天9点半睡觉,你以后盯着他一些,搞不定可以给我打电话。”顾子夕对后排的小张老师说道。

“好的。”小张老师轻轻点了点头。

“见过许诺了吗?”顾子夕突然问道。

“见过,和梓诺一起去医院看过她。”小张师不知道他为何问起,依然轻轻点了点头。

“顾梓诺的事情,你有不清楚的、搞不定的都可以打电话问她。幼儿园有事也可以联络许诺,她会处理的。”顾子夕轻声交待着。

“如果有事联络不上您,我是先联络梓诺妈妈呢,还是许小姐呢?”小张老师有些疑惑的问道——顾子夕的感情肯定偏向那个女孩子,可孩子的事情,应该还是母亲为先吧。

没想到顾子夕连想都没想,直接说道:“许小姐。”

“哦,好的。”小张老师点了点头,便不再发问——或许,是为了培养孩子和那个女孩的感情,为以后他们结婚做铺垫吧。

小张老师的心里如是想着。

……第四节:招待会。公布关系,将她锁定……

第二天上午,顾氏记者招待会现场。

“记者都来了吗?”

“是的,在看卓雅的广告片和我们公司的广告片,还有许诺原始创意的PPT,卓雅的Jack和eric已经在会议室等,洛简现在招待会现场,大约十分钟后,开始做事件陈述。林晓宇现在我办公室。”

“你现在去会议室陪Jack和eric,十分钟后,准时到达现场。”

“oK,没问题。”

顾子夕与谢宝仪确认完毕进度后,谢宝仪转身快速往会议室走去;顾子夕则直接去了谢宝仪的办公室。

“顾总好。”林晓宇看见顾子夕,仍然很是紧张——虽然她适应在压力下工作,可是这个总裁,工作节奏似乎是太快了些。

“对公司近期大事件有了解吗?”顾子夕在谢宝仪的椅子上坐下来,看着林晓宇淡淡问道。

“有,外资入资,股本重组;股票从连续跌停到奇迹般的回升;国外分公司的战略性收缩;高价竟得Y视年度标王;与卓雅公司的创意抄袭官司。”林晓宇紧张的答道。

“今天是抄袭官司开庭前记者招待会,你作为我的秘书参与,稍后看你的表现。”顾子夕点了点头,将手中的资料夹甩在桌上,站起来往外走去。

林晓宇慌不跌的接住他扔过来的文件夹,慌慌张张的跟在他的身后。

“作为总裁秘书,最紧要的气质是稳。”顾子夕边推开办公室的门边说道。

“是。”林晓宇忙调整自己的步子,一边努力的跟上顾子夕,一边让自己看起来稳重一些。

顾子夕从办公桌上拿了两份资料后,便转身大步往会议现场走去。

…………

“顾氏和卓雅的广告创意泄露案下周二会在中级人民法院一号庭开庭,为避免媒体对此案有不实的猜测和报道,顾氏和卓雅联合召开此次记者招待会。”

洛简的声音,从会议室里面传出来。

林晓宇和顾子夕、谢宝仪与Jack、marry在会议室门口正好遇到。

“顾总!”

“Jack。”

两人微微点头,伸手用力的握,便在谢宝仪的引领下走进了会场。

“顾氏的总裁来了。”

“那是卓雅的新任总裁吧。”

一阵窍窍私语中,相机的灯光闪烁,记者们拿着相机就是一阵猛拍。

四人在主位上从容坐下后,示意洛简和莫里安继续。

洛简点了点头,双手示意各记者坐下,对着麦克锋朗声说道:“我司的总裁和卓雅公司的新任区总Jack先生,对此事都非常的重视,他们希望以此事为戒,在行业内树立起新的行业规则,为行业的良性竟争和发展,做出榜样。”

“首先,我代表顾氏,对此次的事件做一个声明。”洛简说完,侧身面对投影仪,指着许诺的80张原稿PPT说道:“此稿是我公司同事、也是我的直接下属许诺许小姐,为顾氏第四季度即将上市的新品‘西浓’洗发水所做的创意原始稿件。”

“这是卓雅公司为其第四季度即将上市的新品‘雅蓝’拍摄的广告片,其场景与我们原始的设计稿中的18个场景完全吻合。”

洛简说着,便将截取的18张图片与广告片的截图对比着播放了出来。

在放完之后,接着说道:“卓雅公司的广告片在网络媒体流转出来的时候,我们所有的主创人员都大感惊诧和愤怒。这样95%以上的吻合度,让我们不得不怀疑,我们的创意以一种极其意外的形式流失了、被人窍用了。”

“这时候,我们也接到关于卓雅公司内部调查员工盗用别公司创意的事件。此时我们知道,作为业界我们最值得尊敬的竟争对手,他们的商业良心、商业道德并没有沦丧,他们的现在和未来,仍是值得我们尊敬的对手。”

“所以在两家公司高层反复嗟商后,决定用法律手段,还事情以真像,将利用公司资源以达到私人目的的员工绳之于法。”

“所以今天这个记者招待会,也有这样一个目的:顾氏选择走上法庭,并不是顾氏一意孤行、也不是针对卓雅,而是两家公司共同的决定,维护行业规则,是两家公司共同的意愿。所以还请各位对这件事情:如实、客观的报道。”

洛简转过身体,对在坐的记者微微点了点头,配合着他们拍了几张照片后,才缓缓坐了下来。

他的发言,将责任全推在了卓雅身上,却又在表面上维护了卓雅的声誉,官方而技巧的发言角度,让本就占据着主动权的顾氏,无论如何都立于不败之地。

卓雅的区总Jack,此时的脸色沉静如水,看不出喜怒与情绪。

莫里安朝他点了点头,站起来代表卓雅发言:“顾氏对于这次案件的处理,有着高度的理智与智慧,这让我和我的老板都非常欣赏。”

“对于事件的本身,我们和顾氏都感到震惊,顾氏有创意流出,是怎么流出的?卓雅有使用,又是怎么得到的?”

“我们启动了公司内部最为严密的审计调查,所得结论,是顾氏员工与卓雅员工共同制造了这一起案件。因此公司中国高层立即与顾氏取得联络,就此事达成一致的处理意见。希望籍法律之力,挽回公司在此次事件中受损的形象,并给广大信任卓雅公司、信任卓雅旗下品牌的消费者一个交待。”

“虽然这只是公司员工的个人行为,也是让公司各层极为震怒和感到羞辱的行为,但仍然给顾氏带去了损失和麻烦,所以卓雅在极力促成与配合顾氏完成这场诉讼的同时,承诺顾氏,卓雅第四季度的日化品,将不投放任何线上广告。以表达我们在此次事件中管理失误的歉意。”

“在此希望各位媒体朋友执笔客观公正,在法律的结果还没有出来前,不要对此事做任何定论性猜疑。一个品牌的树立要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一个品牌的损毁却只在瞬间,卓雅是一个德国品牌,但在中国已经发展了十年,为中国市场带来的引导和促进作用是非常明显的,所以也恳请各位媒体的朋友,能同我们一样爱护和保护这个品牌在中国的发展。”

莫里安走出坐位朝媒体记者微微鞠了个躬,引来一阵赞许的掌声。

一直面无表情的Jack,这时候才露出了一些笑容——中国公司,还是要中国人来管理才对。

莫里安的一席话,既指明了此次事件的性质为个人而非公司,更挑明了在公司层面,双方都负有管理责任,一举将卓雅的被动势态给扳平。

同时,也表现了外企该有的风度——内部处理、外部配合、公众道歉,三位一体的连续性动作与澄清,将原本处于风波中心的卓雅,给拉回到一个道德和管理都上水准的地位。

最后低姿态的表态,触动人心的陈述与请求,让这些记者们下笔用词时,多少也考虑保护的方向了。

这是一个真真正正的成功的危机公关姿态,做得相当的漂亮。

连顾子夕也不禁暗自点头。

莫里安在处理事情上过于教条和刻板的方式曾经让他不屑,但他在原则上的坚持,仍值得他尊敬。

这次在品牌危机处理上的表现,也让顾子夕对他有了更深的认识——这样高素养的职业人,他们并不是不会手段,只是他们的职业素质将他们的手段限制在职业道德底限以内。

有时候会让人觉得可笑,更多的时候会让人感到尊敬。

而被他调教出来的许诺,在职业气质上与他是如此的相似,所以,许诺会信任他、甚至依赖他吧。

顾子夕的眸光从他的身上慢慢转过,情不自禁的,看到他,便想起了许诺、想起那个晚上,许诺因他而拒绝了自己,敛下的眸子里,不禁一片冷意。

…………

“请问,涉事的员工都是什么职位,都有什么目的呢?”

“在案子审判结束前,不便透露。”

“请问,如果证实是双方员工所为,公司会怎么处理?”

“交由司法机关。”

“请问卓雅的Jack先生,卓雅公司在这种时候安排您来中国公司,是对中国员工不信任了吗?”

“当然不是,我有一半的中国血统。”

“难道贵公司没有中国员工能胜任这个职位吗?”

“当然有,比如说我们的市场总监eric,就完合可以任胜,但大家知道,做创意的人都很任性,瞧不起我们这种做管理的土活儿。”

一阵善意的笑声后,提问的记者越发活跃起来。

“顾总,我们有留意到您在拍卖与妻子的爱巢,请问您的婚姻会有变化吗?”

“首先,艾蜜儿女士是我的前妻,不是妻子。其次,各位是商业财经记者,不是娱乐记者吧。”

“顾总,我们还留意到,您在民政局门口求婚的小姐名字也是许诺,与这次策划的主创是同一个人吗?”

“是。”

顾子夕肯定的回答,让现场有些沸腾起来。

“顾总,您和许小姐的认识,是在和妻子离婚之前吗?”

“我和许小姐之前是商业竟争对手。”

“哇——这是打出来的感情啊。”

“各位、各位媒体朋友,今天的招待会到此结束,顾氏和卓雅会新品的礼包相送,请各位到小礼堂稍坐。”洛简有些奇怪顾子夕会如此配合的回答记者的提问,但还是超出了预定的问题范畴,当下便站起来制止。

“洛总监,这就是你不对了,顾总都没说不可以问呢。”

“是啊是啊,顾总,那您坚持司法程序,是想帮未婚妻讨回公道吗?”

“不是,坚持司法程序是我和卓雅中国公司新任首席长官共同的决定,是为正行业风气之举。”

“那您的未婚妻对此事有何看法?”

“我们原本打算这次创意完成之后结婚,现在恐怕要再多等一些时候了。”

“哇——”

“有好消息的时候会通知大家。”顾子夕温润而笑,伸手切换了一下PPT的画面,上面居然出现了一张他与许诺的私人合影——正是他用手机与许诺合拍的那张:两人亲密相拥,他的目光温柔宠溺,许诺的笑容阳光而甜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