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06两难选择

权少的新妻无弹窗 Chapter006 两难选择

齐微又看了看坐在原告席上的顾子夕,慢慢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记录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与我接触的是邬小姐,也就是对面站的这位黄头发的小姐,告诉我她想拿到许诺的创意,并未告诉我要用做何途。我因嫉妒许诺的创意才华,担心她会使我丢掉职位,所以同意将许诺的稿子拿出来卖给她,这样许诺到期就交不了稿,公司只能选中我的。”

“我们谈好的价码是30万,邬小姐分两次打给我,我分两次一共支付5万给IT同事刘亮,刘亮帮我录了进放许诺办公室的秘码,在许诺向上级提交初稿的前一天,我将许诺的原始稿拷贝出来。”

“在稿子交给邬小姐三天后,我们还见过一次面,邬小姐说稿子上有顾氏的LOGO,问我能不能去掉,我说这是一种特殊的加密方法,文件被锁定无法修改。所以我交给邬小姐的80张原稿,都是带有顾氏LOGO水印的原图。”

“因为我一时的糊涂,给公司和许小姐带来损失和伤害,在此我向顾总、许小姐道歉,对不起。”

齐微说完后,走出证人席,给顾子夕和许诺分别鞠了一个躬,然后才重新回到证人席上。

“原告律师,你有问题要问吗?”法官看着顾氏的律师问道。

“我还有几个问题,需要第二证人回答。”顾氏的律师在取得法官同意后,走到齐微面前,看着她的眼睛问道:“请问第二证人齐微小姐,分两次打钱给你的是哪位?”

“邬倩倩小姐。”

“请问齐微小姐,你认识对面邬小姐身边的男士吗?”

原本回答问题相当流利的齐微,在看向秦蓝时,不禁微微一滞,下意识的咬了咬下唇。

“请问齐微小姐,你认识对面邬小姐身边的男士吗?”律师又问了一次。

“认识。他是卓雅公司……”齐微轻声说道,还没说完,便被顾氏的律师给打断了:“我只问你认不认识,你识回答是否认识就行。”

齐微的眸光微显慌张,低声说道:“认识。”

“好的,请你再回答以下问题:你是如何告诉你的同事刘亮,你需要拿到许诺小姐的创意案?你为什么认为他会同意你的做法?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他不同意,你的计划就会败露。”

“因为他要结婚了,缺钱。平时我们闲暇聊天时,有聊过这个话题,所以我知道5万块钱能够说服他。”

“他知道你拿许诺的创意是做什么用吗?”

“不知道。”

“法官,我的问题问完了。”顾氏的律师在向法官微微鞠了个躬后,回到了自己人位置上。

“被告方律师有问题要问原告第二证人吗?”法官看着卓雅的律师问道。

“有的。”卓雅的律师向法官点了点头,走到齐微面前,看着她严肃的问道:

“齐微小姐,你说你不知道邬倩倩买这个创意是给卓雅是吗?”

“是的。”

“在整个交易过程中,你接触过邬倩倩外的其它人吗?”

齐微略作停顿,轻轻摇了摇头:“没有。”

顾氏的方律师和旁听席上的莫里安同时皱起了眉头,方律师正想说话,顾子夕轻咳了一声,方律师便敛下了眸子没有出声。

而作为完全知道整个交易过程的邬倩倩,竟也没有对齐微不实的证词表示反对。

接下来,邬倩倩的陈述也让方律师和旁听席上的莫里安都开始犯嘀咕——她居然一个人,将所有的责任全揽了下来。

“我讨厌许诺,她抢了我好朋友的男朋友,而且在我好朋友的订婚礼上,用红酒泼我,所以我想报复她。”

“我知道对于一个企业的职员来说,将创意流到对手公司,是很严重的事情,所以我找到齐微,让她去偷许诺的创意,然后送给了卓雅的秦总。这就是事情的全部经过。”

顾氏的律师看了顾子夕一眼,见他没有任何表示,便直接向法官要求了对邬倩倩进行提问:

“请问邬倩倩小姐,你的意思我不太明白,你说你让齐微偷了许诺的创意,然后送给了卓雅公司中国区总裁秦蓝,那么,秦蓝是否知道你交给他的创意来自于顾氏。”

邬倩倩看了一眼秦蓝,沉声说道:“不知道,因为我找齐微解密没有成功,我就找人重新做了一份没有顾氏LOGO的PPT交给秦总。”

“在坐的各位都知道,许诺小姐是顾氏总裁的未婚妻,难道顾氏总裁是你朋友的前男友?”

“不是。”

“那你朋友是谁、她的男友是谁、和秦总是什么关系?”

“……”

“邬倩倩小姐,请你回答我的提问。”

“我朋友叫林允儿,她的男友叫莫里安,莫里安为了许诺与林允儿解除了婚约,所以说许诺抢了我朋友的未婚夫。”

“你刚才又说你朋友的订婚礼,是林允儿的订婚礼吗?林允儿和谁订婚?”

“是林允儿和秦蓝的订婚礼。”

“也就是说林允儿的前男友是莫里安、现未婚夫是秦蓝,因为许诺抢了林允儿的前男友莫里安,所以你对许诺怀恨在心?”顾氏的律师饶舌的说完这一大串,转身看着法官说道:“对不起法官大人,这个题目有些象王菲是谢霆锋的现女友、谢霆锋是张柏芝的前夫的那道题,连我自己也有些绕不清了。”

此语一出,旁听的记者和员工们,不由得哄堂大笑了起来。

证人席上的邬倩倩、秦蓝、旁听席上的林允儿、莫里安,脸色都一片难堪,而许诺和顾子夕下意识的看了对方一眼,便又迅速移开眼去。

顾氏的律师看着一脸难堪的邬倩倩淡淡说道:“很抱歉我提了这样一个不好回答的问题,邬小姐就不用回答了。只是我想告诉你:法庭是个严肃的地方,不会因为你的身份而对你有所不同。做伪证、影响司法公证,同样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刚才顾氏总裁顾子夕先生在上周的记者招待会中,公布了与许诺小姐的情侣关系;刚才在庭上,顾子夕先生和许诺小姐的证词也都提及两人的情侣关系,所以邬小姐所谓的抢了你朋友的男朋友这个说法相当的好笑。”

“法官,我没有其它问题。”顾氏的律师在说完之后,便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而旁听席里已响起一片窃窃私语。

顾氏律师故意没有提到邬倩倩所说的:在订婚礼上被许诺泼了一身酒的说法,又着重强调了许诺抢了林允儿前男友的说法是个笑话,便让邬倩倩的报复师出无名——他不知道为什么邬倩倩要替秦蓝顶上所有的罪,但他的责任是引导法官对被告的印象,至于要不要放过秦蓝,他还需要和顾子夕商量一下。

因此在邬倩倩提供完证词后,他便申请了中途休庭。

…………

“顾总,看来对方有意维护秦蓝。”顾氏律师对顾子夕说道。

“就整个官司来说,我们要与对方律师一起,将被告由卓雅转为对邬倩倩和秦蓝个人;就邬倩倩和秦蓝来说,我们的首要目标是锁定邬倩倩,如果她一人承担,能重判,那就配合;如果他一人承担和两人承担的结果一样,那你就按原思路来打。”顾子夕沉吟片刻,将整个思路与律师进行了交流。

“我知道了,我再整理一下刚才的对话。”方律师点了点头。

“方律师,关于许诺和莫里安,能不问尽量不问。”顾子夕的余光轻瞥了许诺一眼,对律师说道。

“好的,我明白。”方律师伸手推了推眼镜,微笑着点了点头。

在方律师回到位置上后,许诺快步走了过去:“方律师,我可以离开了吗?”

方律师又伸手推了推眼镜,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顾子夕后,对许诺说道:“下面还有对方律师的提问,对方证人也提到了和你有关的问题,我想还是等到庭审结束会比较好。”

“好吧。”许诺点了点头,无奈的回到位置上坐了下来。

“方律师不会再问和你有关的问题,不用太担心。”刚刚拿出手机,顾子夕的信息便闪了进来。

许诺眸光微闪,用手指划开信息,本想回过去,想了想,又将信息给删掉了,将手机面朝下放回到桌上,并不理会他。

顾子夕沉沉的看着她,心里暗自叹了口气——除了把战线拉长之外,他对她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她说,她最喜欢看他穿白衬衣的,而她却在他的白衬衣上看到了别的女人留下的痕迹;她说,她的爱情很自卑,怕有一天他知道了全部会就会立即转身,而他却冲口而出:你是为了钱还是为了莫里安。

在知道了五年前那场交易即是彼此之后,再想起他说的这些话、他做的这些事,她恐怕是再难原谅他了。

只是许诺,无论多难,我都不会再错失掉和你在一起的机会。

……第二节:允儿。最后的决定……

卓雅律师把邬倩倩和秦蓝喊到一边,沉眸说道:“对方律师申请休庭,是因为邬倩倩的证词偏离了他们的预期,所以他们要讨论一下怎么应对。”

“会有什么问题吗?”秦蓝看了一眼情绪低落的邬倩倩,对律师问道。

“有几个问题,你们想一下:第一,会不会有人拿出证据,说你知道方案就是顾氏的;第二,邬小姐要打抱不平的对像正好是你妻子,如果对方律师提出这一点,我们不好反驳。”律师想了想,看着秦蓝说道。

“邬小姐不要再提抢男友的事,只说订婚宴上泼酒的事,我会找证据向法官证明你的个性如此,将你们的恩怨坐实,若对方律师也愿意配合的话,问题不大。若我刚才说的这两点被对方律师揪住不放,就不好办了。”律师皱眉说道。

秦蓝将眸光转向旁听席里的莫里安,沉吟片刻,对律师说道:“我们公司同事,手上有倩倩拿到的原版稿,是带有顾氏LOGO的,而且,当时也是他凭此向公司总部举报的。”

“公司层面,只要对方不提出要提交内部审计结果上去,我们就可以不提供。但你的同事,会不会在这个时候将证据提交出来?你有没有把握说服他?”律师看着秦蓝,敏锐的问道。

“我试试看。”秦蓝低声应着,拿出手机给林允儿拨了过去:“允儿。”

“恩,是我。”旁听席上,林允儿的目光直直的看着秦蓝,慢慢的接起了电话。

“倩倩和我说,她会一个人扛下所有的责任。”秦蓝低声说道。

“是吗?你们商量好了?”林允儿的眸光一阵沉暗,声音淡淡的毫无情绪。

只是现在的秦蓝,似乎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关注她的异常,只是急急的说道:“但是Eric手上有顾氏的原稿照片,他若提供出来,倩倩就白牺牲了。”

“你的意思是?”林允儿轻轻闭了闭眼睛,心里只觉失望再失望。

“能说服Eric不要这时候拿出来吗?对方律师也是不知道有这个证据存在的。”秦蓝将目光转向林允儿,第一次,在看她时,目光里有了软软的请求。

“许诺知道。”林允儿的眸色微冷,淡淡说道。

秦蓝微微一愣,眸子往许诺那里看了一眼,沉声说道:“只要Eric不说,那个女人也不会说的。”

“是吗?你挺懂女人的。”林允儿心里一阵冷笑,淡淡说道:“那我试试吧,不一定能行。”

“允儿,本来我不想这么做,可倩倩已经开了头,如果我不配合的话,她就增加了一个做伪证的罪名,所以,你别怪我。”秦蓝这时才注意到林允儿语气的冷淡,连忙解释着。

“我怎么会怪你,我当然希望你没事。”林允儿轻哼一声,便挂了电话。

两人沉沉的对视片刻之后,林允儿从旁听席上站了起来:“Eric,我有事找你,和我出去一下。”

莫里安微微皱眉,也从旁听席上站了起来,率先往外走去。

…………

“伯父出面了吗?”莫里安看着林允儿淡淡问道。

“用他的自由,换我的离开,你觉得值吗?”林允儿轻咬下唇,低低说道。

“我明白了。”莫里安点了点头。

“可不可以,帮我这一次?”林允儿看着面色淳和淡然的莫里安,只觉得一阵难堪——他们曾经有着同样的价值低限,而现在,她却为了秦蓝,两次求他撤手。他在心里,会是如何的失望?又是如何的瞧不起她?

只是,无论他怎么看她,在他面前,她早已习惯毫无掩饰。

“你让我很为难。”莫里安看着林允儿淡淡的说道。

“因为许诺吗?”莫里安的态度,让林允儿倍觉难堪,只是对许诺,她却恨不起来——做为一个职场中人,她太明白这件事对许诺的伤害。

若是没有莫里安向总部提供的证据、若没有顾子夕强势的态度,或许最终也不过是两个公司的私下和解,以牺牲这样一个员工的职业生涯以换各自的利益。

这件事对许诺是不公平的,但有两个男人肯这样为她,她又是幸运的。

“Eric,你的坚持对她没有任何帮助,顾子夕那么强势,他知道该如何给许诺最好的维护。”林允儿知道这番话说出来为难,还是说了出来:“Eric,爱情的事情,有时候不是坚持就会有结果的,就如同我一样。”

“爱情的事情,也不是你选择不坚持就能放下的,这一点你我皆同。”莫里安的眸色微暗,看着林允儿说道:“我的选择误了你一次,这次我放弃职业责任和对许诺的维护,还你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对你,我仍然是那句话:希望你幸福。”

“Eric,虽然你对我并不公平,但你能因我而做出这样的决定,我仍然感谢你。”林允儿看着莫里安,眸子里一微暖——无论如何,他没有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弃她于不顾。

就算没有了爱情,这份情谊,她仍感谢。

“我先走了,希望我的放弃,能换来你想要的结果。”莫里安点了点头,转身往外走去——既然做了这样的决定,他便没有在继续旁听的必要。

林允儿看着莫里安淡然的背影,只觉得自己与他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远。

…………

离再次开庭还有五分钟,林允儿还没有进来,秦蓝的心里微微忐忑,不知道林允儿能不能说服莫里安。

只是,林副市长既然出了面,想来法官层面也应该有所体现,莫里安若不能配合,或者也不能影响大局。

想到这里,他的心不禁又安了些。目光朝着对面的许诺看去,她正接起一个电话,然后站了起来,然后离开了审判厅——秦蓝的安心又多了些。

这个电话应该是莫里安打过来的——他若决定放弃作证,自然要给许诺一个交待。

…………

“许诺……”

“恩?”

“我答应了允儿,如果顾氏的律师不提原始证据的事情,我不会主动向法庭提交证据;如果顾氏的律师提出原始证据和内部审计的问题,你向律师提请新的证人,我已经通知小北在庭外等着。”

许诺看了一眼庭上的情况,和洛简招呼了一声后,便拿着电话走了出去。

“莫里安,我要知道全部的情况,才能做判断。第一,我知道你不会只是因为允儿的请求而放弃,因为她之前也求过你;第二,如果只是你不提交证据,但邬倩倩不愿意承担话,也是没用的。所以,你告诉我真实的情况是什么。”许诺的声音清朗而明亮。

电话那边,莫里安略略停顿了一下,沉声说道:“允儿的父亲林副市长出面,让邬倩倩全部担下。我判断和法官应该也有过沟通,最后应该会以证据不足做偏向性判决。”

“我知道了,你让小北不用过来了吧。”许诺轻应了一声,低低的说道。

“许诺,很多事情只会在一定范围里公正,不可能完全的公正,只要不影响主要结果,我们不要做无谓的抗争。”莫里安听出许诺声音里的低沉,轻声安慰着她。

“你放心,我明白的,到开庭时间了,我先进去了。”许诺低低的应了一声,便挂掉了电话。

握着电话站在法庭的门前,抬头看着朱红色的大门上,金色的‘一号庭’三个字,在原本的想象中庄严而神圣。

其实,很多事情,都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就连我们惯常的逻辑,在某些特定的时候,也变得不可理喻。

许诺深深吸了口气,缓缓的推开大门走了进去,在看了一眼对面的秦蓝后,用手机给方律师发了信息——对方拟让邬承担全部责任,上头有人出面。

以方律师这样的经验,自然能看懂她的信息。

果然,方律师在收到信息后,有意的抬头看了她一眼,脸色变得一片难看,犀利的眼神也变得阴沉起来。

方律师沉着脸走到顾子夕面前,将唇凑在他耳边快速的说了几句话后,顾子夕转眸看了许诺一眼,又对方律师交待了几句。

许诺看见方律师阴沉的脸,似乎好了许多,心下奇怪,顾子夕和他说了些什么。

……第三节:律师。微略性逼迫……

再次开庭后,方律师看着邬倩倩问道:“邬倩倩小姐说找人仿许诺小姐的设计稿重新做了一份是吗?”

“是的。”邬倩倩有些疑惑的看着方律师,不知道他问起这个问题的用意是什么。

“可以将仿制的那份给我和法官看看吗?”方律师面无表情的说道。

邬倩倩看了看自己的律师,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在律师点了点头后,她才点头:“我已经给过律师了。”

接着卓雅的律师便将复制后的创意稿递给方律师,正是他之前让许诺分辩是否原稿的几张纸。

“就这么多吗?我数了一下,18张。”方律师将手中的稿纸展示给法官看过后,冷笑着说道:“法官大人,我还有两个问题向原告第一证人求证。”

“你问。”法官点了点头。

方律师拿着稿子走到许诺面前,看着她问道:“许诺,你做完这80张,到后期最后定稿,花了多长时间?最后确定是多少张?”

许诺站起来,看着方律师说道:“确定的第一稿是80张,花了半个月时间做创意定向,最终选择了20章,20章中还有两张不能最后确认,由顾总和产品总监区总做审核确定。”

“那么我再问,你从80张中选出这20张,基于哪些考虑?”方律师接着问道。

“考虑消费者的年龄段、创意要表达的主题、拍成成品的视觉联想等。”许诺简洁明快的答道。

“OK。”方律师点了点头,转身看着邬倩倩,微笑着问道:“我再问邬倩倩小姐两个问题:卓雅这次推广的产品名称是什么?”

“雅蓝。”

“针对的消费人群年龄和消费层次定位是什么?”

“……”

“广告片要表达的主题是什么?”

“……”

“选择这18章,要达成什么样的视觉联想?”

“……”

方律师一连串的问题问完,秦蓝与卓雅的律师,脸不由得都阴沉了下来。

方律师只是冷笑一声,举着手里的复制稿,对法官说道:“根据双方证人的陈述,和我们之前看到的图像,邬倩倩向齐微购买了80页的创意原稿,三天后要求齐微解密,被告知无法解密后,便复制了副本。”

“而复制的副本只有18张,正好和卓雅公司拍片的剧本吻合。据我了解,邬倩倩毕业于**大学交通管理专业,毕业后一直在机关从事交通管制方面的调度工作,从未接触过商业策划。”

“那么问题来了,第一,邬倩倩为什么在三天后才要求解密,是谁告诉她文件需要解密的?第二,邬倩倩说,找人复制了创意稿,她既不知道卓雅这一季产品的消费定位、也不知道创意主题、更不知道要达成什么样的视觉联想,那么我们可以肯定:这复制品是有卓雅的员工主导完成。”

“所以,我们同样可以判断:邬倩倩在说谎!”说到最后,方律师已是声色俱厉。

“我不同意对方律师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所做的妄自猜测。”卓雅的律师脸色一片阴沉,说出的话,却并无力度。

“对方律师想必有办法证明,邬倩倩没有说谎、证明卓雅员工没有参与的情况下,她复制了一份与最终剧本相同的复制稿。”方律师冷笑着,对法官说道:“对于邬倩倩,我没有其它问题要问了。”

“好,被告方律师能提出有力的证明,证明这18张稿图卓雅的员工没有参与吗?”法官看着卓雅的律师淡淡问道。

无论是方律师的犀利、还是法官的严谨,他们在说到卓雅员工时,都没有提到秦蓝——从方律师的角度来说,他要的是从最公正的角度来打这个官司,同时要让邬倩倩得到最重的审判;所以在知道上面有动作后,选择不放弃追究事实却侧面不攻击秦蓝的作法,让法官看到他的诚意与目的。

以律师和法官的合作默契,方律师的姿态,法官自然是再清楚不过了,言语间,也自然的给了卓雅律师以暗示。

卓雅律师点了点头,对法官说道:“我现在请我方第二证人秦蓝出庭作证。”

“可以。”法官点了点头。

在秦蓝从坐位上站起来后,卓雅的律师走到他的面前,看着他问道:“请你回忆拿到稿子的经过与时间。”

“好的。”秦蓝点了点头,将事先与邬倩倩沟通过的经过又说了一遍:“倩倩给我的稿子确实就是这18章,至于她怎么选的,我也不清楚。我提供给总部创意团队的也就是这18章。总部的创意小组确认后,我们在本地拍摄成短片,经过总部创意小组的审核后,在本地网络上进行试投放。”

“也就是说,你拿到的稿子就是这18张是吗?”

“是的。”

“你从头至尾都不知道,这是顾氏的创意,是吗?”

“开始不知道,后来公司开始过问此后事知道了。”

“知道后,你是怎么处理的?”

“配合公司的调查确认,全线叫停市场上播放的片子。”

“你知不知道邬倩倩的稿子是哪里来的?”

“她告诉我是朋友帮他做的。”

“所以你相信了她?”

“是的,她是我未婚妻林允儿一起长大的闺蜜,知道我新任公司区总,业绩压力很大,所以她说托朋友帮我做创意,我认为她是个好朋友,不可能怀疑她。”

“为什么她拿了18张图,你不加筛选的就用了?”

“因为以我的专业眼光来看,这18张稿是一个非常完整的故事型推广案。在我提交给总部创意小组时,他们也非常认可,只做了细节方面的调整。”

“你有问过邬倩倩,这是什么朋友做的吗?为什么能如此的理解你们的产品诉求?”

“问过,她只说一个信得过的朋友,绝对了解卓雅。”

“好的,我没有其它问题了。对方律师。”卓雅的律师微笑的看着方律师,似乎是成竹在胸。

该问的问题他都问到了,而秦蓝的回答也算是滴水不漏。

加上法官暗示,可以扯出卓雅、但不要扯出秦蓝,他想,方律师应该也不会太过份才是。

方律师冷冷的点了点头,走到秦蓝面前,看着他问道:

“秦蓝,你认识对面坐的那位短发的女士吗?”

“认识,她叫齐微,是顾氏的策划经理。”

“你们最后一次见面是在什么时候?”

“因为这位女士是卓雅最大竟争对手的策划经理,所以我有留意她的信息,但并没有单独见过面或交流过。”

“那么请问秦蓝先生,你认为邬倩倩是否与卓雅公司的员工有过交流?”

“……”

“请问秦蓝先生,你认为能从80张稿图中选出这18张的人,在卓雅公司有几个?”

“……”

“请问秦蓝先生,这张图稿是18张稿图中的第几张?”方律师从手中抽出一张稿图放在秦蓝的面前。

在被方律师连续两个问题问得一片紧张的秦蓝,下意识的看了自己的律师一眼,在他沉静的目光里,慢慢冷静下来,看着眼前的图片,快速的思索着,许久之后,慢慢的说道:“第17章。”

方律师点了点头,将那张图稿举到法官面前,并示意助手翻开80张原稿的PPT,大声说道:“这张图稿是80张稿子里的第75章,并非18张稿图里的任何一张。”

“也就是说,秦蓝是见过80张原稿的,否则不会认错。”方律师将图稿呈给法官后,旁听席上一片哗然。

“我反对原告律师做非证据性的判断。”卓雅律师迅速打断了方律师的话,对法官说道:“我认为,我方两位证人已经将事实说得很清楚了:邬倩倩为了报复许诺、同时为了帮助闺密的男友,所以花30万块钱请齐微拿到许诺的创意,并请人复制其中一部分后交给了秦蓝,秦蓝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使用了这个创意,这就是全部的事实。”

“所以,第一,这件事与卓雅公司无关,是员工的个人行为;第二,卓雅中国区的总裁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使用的,不构成故意抄袭性质。”

方律师看着法官沉着脸说道:“法官大人,我同意对方律师第一点的陈述,这件事与卓雅公司无关,是员工个人行为,所以我申请将被告对象由卓雅公司,更改为邬倩倩与秦蓝。”

“对于对方律师所说的第二点,我认为还有很多疑点。首先对方辩护人秦蓝,没有回答我关于邬倩倩是否有与卓雅内部交流的问题:是不便回答?还是不敢回答?”

“其次,对方辩护人秦蓝,没有回答我关于卓雅公司谁能有能力做出定稿判断:是不便回答?还是不敢回答?”

“辩方律师反对我方做无证据性猜测,那么我就将证据再呈现一次。”方律师助理刚刚整理的卓雅组织结构图和员工履历调了出来,递到法官手里,严肃的说道:“从这份材料上可以看出,在卓雅内部,只有两个人可以做此判断:一个是市场部的总监莫里安,一个是中国区总经理秦蓝。另外就是德国创意团队也可以做。”

“那么,我想请问对方律师,我刚才的问题,是由秦蓝来回答,还是我再追诉卓雅公司莫里安?或者请德国总部的创意团队来回答?”

“辩方证人秦蓝,请你回答原吿律师的问题。”法官看了一眼方律师,对秦蓝说道。

秦蓝低头想了想,对方律师说道:“邬倩倩有无与我公司员工联络,我不清楚,所以无法回答;我公司能做出此判断的有市场总监莫里安和我,但从专业角度来讲,不排除广告公司的专业创意人员也有此能力。”

方律师看着秦蓝微微一笑,转头对法官说道:“法官大人,对方第二辩护证人的回答显示,所以的答案只有对方第一辩护人证人知道,我能请邬倩倩来回答这两个问题吗?”

“第一,是谁告诉你这个文件需要解密的;第二,是谁帮你选定了这18张图稿。”方律师一脸冷意的看着邬倩倩,她却只是张口结舌无法回答。

法官看了看方律师,淡然而笃定的说道:“两位律师刚才都提出将案件被告由卓雅公司转为员工个人,根据证据显示,此要求合理,请两位律师办理转诉程序。”

“本案在转诉申请生效后,再进行第二次开庭审理。还请被告方做好证据准备,不要在庭上浪费双方的时间。今天的庭审到这里结束。”

“谢谢法官。”

两边律师同时站起来向法官行了个礼后,便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整理资料。

方律师收拾完资料,快速走到顾子夕面前,和他低声说道:“下一次庭审可能不会公开审理。”

“谢谢方律师,非常精彩。”顾子夕看着方律师微笑着点了点头:“你认为最后的结果会怎么样?”

“如果我们坚持秦蓝和邬倩倩一起判的话,这件事情明显对秦蓝有利,所以他会做为第一被告,若法官有意偏袒的话,可能会给邬倩倩三个月拘禁和罚款;秦蓝三个月拘禁和罚款;”

“如果我们继续采用刚才的方式,让他们拿不出证据证明秦蓝的清白,但我们又不明确针对秦蓝,最后逼迫他们让步,能判邬倩倩半年拘禁、半个月拘留、外加罚款;秦蓝可能会以罚款了事。”

方律师给顾子夕分析说道。

“恩,这个策略也非常好,把秦蓝逼到墙角,他们想保他,自然得让另一个的牺牲更重一些。这样我们的目的也就达到了。”顾子夕点了点头,略作沉吟之后,对方律师说道:“我同意你的观点,一步不能到位的,我们分步来,确保事情的把握性。秦蓝在这次的事情里并不是主角,在商业上,对付他我有办法。”

“好,那我们就达成共识了,我办完转诉程序后,会再收集一些证据。”方律师点了点头,看着顾子夕问道:“据我了解,卓雅内部有调查这个事,是因为有人举报,还有举报材料。如果能拿到这个举报材料,我们事半功倍。”

顾子夕侧眸看了一眼站起来正要离开的许诺,轻轻摇了摇头:“算了,不要再牵扯更多的人进来。”

方律师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许诺,想起她刚才给的信息,心下不禁有些了然——举报的人除了职业道德外,就是两个目的:一个是打跨秦蓝;一个是帮许诺讨回公道。

看这情况,应该是后一个,所以许诺其实知道其中所有的情况;而顾子夕却不想让那个想帮她的人牵扯进来。

想到这里,方律师点了点头,对顾子夕说道:“没问题,我们的目的基本能够达到。”

“恩,那就辛苦方律师了。”顾子夕点了点头,谢过方律师,又与法官打过招呼后,拿了面前的资料,追上了先行一步的许诺:“一起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