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07选择分开

权少的新妻

“不用了。”许诺脸色微冷,加快步子往前走去。

…………

“顾先生,根据案子的进度,顾氏和卓雅这算是和解了吗?”一个记者见顾子夕和许诺离开,便快速的跟了上来。

“我们尊重法律给予的结果,至于顾氏和卓雅的关系,由市场说了算。”顾子夕停下脚步,伸手将继续往前走的许诺拉住。

在越来越多记者涌过来的时候,许诺也不便当场发作,只是退后两步站在他的身边,却不动声色的将他拉着的手拨了开去。

顾子夕侧头看了许诺一眼,收回自己的手后,对记者说道:“上次我们开记者招待会也说过,卓雅是值得我们尊敬的竟争对手。商场上因为有了彼此的竟争,所以会鞭策我们把产品做得更好。”

“这次虽然卓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用了我们的创意,但看起来竟然没有违和感,这说明我们两家的产品在品质上、在消费者诉求上、在视觉表达上,都有很高的相似度。我想,顾氏的‘西浓’和卓雅的‘雅蓝’,或许还真是有些缘分的。”

“顾总真是大度,请问顾总,这个创意已经被卓雅制做成片,并在网络媒体上播放了半个月,现在卓雅肯定是不能再用这个片子了,那顾氏还会续用吗?您觉得继续用这个创意,对顾氏新品的推广是有利还是有弊?”记者将录音笔递到顾子夕的面前,专业的问道。

顾子夕点了点头,拉着许诺往后退了一步,伸手微微护着她不被人群挤到,却又保持着不挨着她的姿式,微笑着对记者说道:“我们在发现创意泄露后,便做了新的创意以补救。新的创意相当于原创意的升级版,我们认为更能表现‘西浓’的产品属性、更贴近消费者的需求。”

“至于旧的创意,我们依然会制作成成品,因为那是我和许诺小姐确定关系后的第一次合作作品,对于我们有相当的纪念意义。当然,对于选材上面,会摒弃商业化的因素,还原创意者原本的唯美思路。”

顾子夕说到这里,又低头看了许诺一眼,眸子里的温柔与嘴角的笑意,让人看到一个完全不同于商业中的顾子夕。

因为是庭审,所以记者门都没有带相机,大家只得拿出手机,对准两人就是一阵猛拍。

“请问顾总,新的升级版创意也是许小姐做的吗?”有记者问道。

“当然,否则也不要升级版了。”顾子夕点头答道。

“请问许小姐,您对原来的创意不能产生商业价值是否感到遗憾。”有记者将录音笔对准了许诺。

许诺的眸光微转,看着发问的记者淡然而职业的说道:“对于一个创意人来说,在意的是这次的创意是否完美,至于能否产生商业价值,是经营者要考虑的事情。”

“那许小姐认为新的创意是优于旧的创意的吗?还是被迫之下的无奈之举?”记者在工作状态时,永远有一种敏锐而犀利的角度,有时候甚至是不讲逻辑的,许诺觉得,这些记者的提问,甚至比律师还历害——明明顾子夕说了是升级版,他们却在心里臆测着你是不得已而为之,然后将这种臆测用提问的方式、却是肯定的语气让你回答。

许诺突然想起莫里安刚才说的话——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公平,只有在一定范围内的公平。这句话似乎也适用于现在这个场合:世界上没有真正的真像,只有你想象的真像。

“这个问题许小姐觉得很难回答吗?”记者见许诺不语,语气不禁有些犀利起来。

许诺眉头微皱,看着那记者淡淡说道:“我刚才在想,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似乎心里已经有了定论,无论我怎么回答,您都会将我的意思按照您理解的方式表达出来。”

“所以,我想您要的不是真像,而是需要有一种方式来证实您的臆测,尽管这臆测在我看来十分的好笑。”

“你……”那记者没想到顾氏的一个员工,说话能比老板还犀利,不禁一时语结。

“不过,顾总刚才说过了是升级版,我做为员工也有必要对顾总的话做个延伸,或者说叫解释:第一版创意,表达了初入职场女孩的生活状态,通过将女孩与我们产品共同的阳光、积极的特质进行融和,以达到对产品优质自信的诉求。”

“升级版创意,表达了一个轻熟女在职场、商业、消费、生活等各方面游刃有余的匆容状态,将一个轻熟女的自信气质与产品的从容气质相结合,以达到选择西浓就是选择一种生活状态的从容诉求。”

“之所以叫升级版,不仅在表达手段上升级,还在产品诉求上升级。不知道我的解释,各位可满意?”

许诺的脸上始终带着淡然而从容的笑意,这笑意里,带着淡淡的倦意,与记忆中那个犀利、强势的许诺完全的不同。

“许小姐的解释非常专业,也很好的扳正了我对这个创意的臆测,谢谢。”记者拿许诺刚才带着攻击性的话自嘲了一把,略显紧张的氛围便又轻松了下来。

许诺不由得也笑了起来——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都自嘲了,她自然也不好再板着脸。

“不知道两位的婚礼,现在是确定在创意案投放后呢?还是在这次的官司结束后呢?”看见许诺的笑容,还有顾了夕温柔的眼神,记者们不禁又八卦的问了起来。

顾子夕低头看着许诺,许诺的表情却慢慢冷了下来。

“我们确定后会通知大家,今天就到这里,大家对创意有兴趣,可以联络公司洛总监,他可以提供新创意的样片。”顾子夕的眸子微微沉了沉,面对记者依然温润有礼。

大家似乎看出许诺的情绪,又问了几句和官司有关的问题后,看见秦蓝和邬倩倩、还有卓雅的律师走出来,便又都围了过去。

…………

顾子夕与许诺对视一眼,两人慢慢的往楼下走去,一路无语,直到法院的大门口,顾子夕才柔声问道:“现在去哪里?我送你过去。”

“谢谢,不用。”许诺的声音有些僵硬,径直往前走了两步后,看见有计程过来,便伸手拦了下来。

“许诺,我们能谈谈吗?不带情绪的。”顾子夕看着已经上车的她,诚恳的说道。

“你觉得现在合适吗?”许诺仰起头看他——眸子里那么明显的伤,让他的心倏然作痛。

“好,那改天。”顾子夕看着她,声音嘶哑的说道:“许诺,伤了你,我的痛并不比你少;你需要时间来平复,我给你;但我希望,你能让我有弥补的机会。”

“以后,再说吧。”许诺直直的看着前方,对司机说道:“师傅,开车,**南路。”

“有时间多去看顾梓诺,他很想你。”顾子夕低声说着,在车子发动之后,他缓缓的往后退了一步——那么明显的,她紧绷的身体,因他的后退而慢慢放松下来。

他们之间怎么会走到今天这样?就连走近,都会让她紧张。

许诺,我该拿你怎么办?

…………

看着计程车后视镜里映照出来的、许诺受伤的脸,顾子夕的双手紧握成拳,愧疚、后悔、心疼的情绪,齐齐的涌上心头。

…………

“秦先生,这件事情真的事先毫不知情吗?为什么弃自己的创意团队而用一个来历不明的创意?”

“秦先生,你现在还任职卓雅吗?贵公司相信你是无辜的吗?”

顾子夕转过头来,一群记者正追在秦蓝身后,各种的问题让他狼狈不已。而他正拿着电话不知道在给谁打,只见他的脸色是一片可怕的阴沉。

在看见顾子夕后,他缓缓的放下电话,眸子一片阴沉的看着顾子夕。

“秦总,你或许能从这个官司里脱身,但你个人却注定要成为职场的笑话。”顾子夕看着他,脸上高傲而沉峻的笑容,与秦蓝的阴沉形成鲜明的对比。

“不劳顾总操心。”秦蓝冷哼一声,脸色铁青的说道。

“再见。”顾子夕挑眉而笑,转身大步离去——挺拔的背影、自信的步伐,在秦蓝的眼里成了最大的讽刺:这种人天生就拥有的东西,自己用尽心思,却仍然得不到!

凭什么!

秦蓝紧握成拳的双手,手背上的青筋一根根爆起着,显示着他极度压抑的愤怒。

“秦先生……”

“你们都给我滚——”

电话频频被掐断的声音、顾子夕脸上嘲讽的笑容,让秦蓝的控制达到了极限,顾不上保持他一惯在意的优雅风度,爆了句粗口后,用力的推开众人,在所有人的惊愕之中大步离去。

……第二节:允儿。不爱就不爱……

“秦蓝的电话?”林允宁看着妹妹阴沉的表情,小心的问道。

“恩。”林允儿眼睛盯着电话,沉沉的应了一声。

“他不知道是你去找爸谈的条件?他不知道你今天离开?他不知道你决定放手?他不知道你将去哪里?他也不知道你会把孩子打掉?是吗?”林允宁看着她,沉声问道。

“是。”林允儿抬起头来,看着林允林,淡然说道:“无须告诉他。他心里明白——既然选择了爸爸给出的条件,便选择了我们未来的路。”

“好,我们林家的女儿,该有这样的果决:要断就断得彻底。”林允宁点了点头,伸出手臂给了妹妹一个紧紧的拥抱,然后弯腰帮她拎起行李,一手搂着她的腰,大步往安检处走去。

“允儿——”秦蓝的声音自身后传来,林允儿身体微微一僵,下意识的伸手抓紧了林允宁的衣袖。

“见吗?”林允宁凝眸看着她。

“无妨。”林允儿微扬下巴,缓缓的转过身来——疾步跑来的秦蓝,头发散乱、衣衫微敞,看起来有些狼狈。

“你这是去哪里?”秦蓝快步跑到允儿的身边,眸色沉沉的看了林允宁手上的行李一眼,转眸看着允儿,脸色一片阴沉。

“你不是答应爸爸了吗。”林允儿神色清淡的说道。

“我没有,是爸爸自己决定这么做的。他说已经和倩倩爸爸说好了,法官那边我不用操心。然后就这么决定了。我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秦蓝看着允儿,烦燥的说道:“你爸什么都已经决定了,我能不接受吗?”

“可是我没答应他任何条件,我不会放弃你的。”秦蓝伸手去拉林允儿,旁边的允宁伸手推开了他。

“林允宁,你给我站一边,这是我们夫妻间的事情,你别插手。”一向斯文的秦蓝,似乎一下子爆发了起来,用力的将林允宁的手挥开,强势的将允儿拉进了怀里:“跟我回家。”

“就凭你,也想把她带走,真tm的笑话。”林允宁反手拉住他的手腕,一个过肩摔将他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他林允宁的重案组队长,那可是凭自己的本事扎扎实实的打出来的。

“哥,我们进去吧。”林允儿转眸不去看他,心里却只觉得微微一痛——那个风度翩翩、儒雅绅士的男人,何曾这么狼狈过。

可她更知道,她这次若不离开,以后就真的不可能再离开他了。

林允儿一狠心,不管趟在地上的秦蓝,抓着允宁的手,大步往前走去:“对不起,我们遇到点事,麻烦插个队让我们先安检好吗?”

允儿走到最前面,和前面的乘客软语轻言的商量着。

林允宁已经掏出了工作证用力的拍在安检台上:“特殊公务,加急办理。”

“请稍等。”工作人员拿过证件放入扫描仪确认了一下,便站起来向后面的旅客打了声招呼后,招呼着林允儿和林允宁进入安检区。

“林允儿,你给我回来!”秦蓝从地上爬起来后,快步的冲过来,将正往里走的林允儿拉了出来,对着安检工作人员阴沉的说道:“我老婆吵架离家出走,你们都别多管闲事。”

“你tm……”林允宁一脸怒火,看着秦蓝就要动手。

“哥,你先进去,我一会儿过来。”林允儿一脸冷静,制止允宁动手。

“好,你今天和他好好说清楚,姓秦的你再耍什么花招,我让你进去出不来。”林允宁拎着行李箱从安检通道退了回来,站在离允儿5米开外的地方看着他们。

…………

“你是什么意思?”秦蓝扯着允儿的手在人少的地方站定,看着她沉声说道。

“我刚才说得很清楚了,你接受了我爸的出手相帮,便是选择了我们两个的未来。”林允儿冷冷的说道。

“我今天就去找法官,把一切的事实说出来,你是不是就同意留下?”秦蓝看着她,同样冷然的说道。

“如果所有的事情都有再次选择的机会,世界就会变得美好无比。可是,没有,不是吗。”林允儿微皱眉头,看着秦蓝淡淡说道:“john,我很感谢你在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

“而你,对我有几分是真情、几分是利用,我们都清楚得狠,再装下去就没必要了。”林允儿看着他,下巴微微抬起,萧瑟却骄傲的说道:“john,我们都是骄傲的人,不要在利益*的世界里失了自己的初心。错也罢、对也罢,我们骨子里的骄傲不应该会被改变。”

秦蓝看着林允儿,眸子里有种被人揭穿的难堪和尴尬,半晌之后,才沉声说道:“我爱你,而你正好又是市长千金。我想得到你、也想你的身份给我未来的事业以助力,这有什么不对?”

“难道因为我有这个想法,就否认我对你的爱、否认我们之间的这段感情吗?”秦蓝看着林允儿,尴尬的眸子里还有些受伤的表情,更有种困兽的愤怒。

“允儿,乖,跟我回家。”秦蓝伸手拉她。

“john,你就坦诚一些吧,别再和我谈感情的事。别把我对你残余一些的尊重也抹杀掉了。”林允儿直直的看着他——一直看到他的眼底深处、看得他下意识的往后退去。

他一直觉得允儿是个聪明却不精明的女人,现在却觉得她还是个可怕的女人。

“决定了?”秦蓝定定的看着她。

“是。”林允儿转眸看向别处,语气却坚定。

“孩子呢?”秦蓝伸手抓住她的手腕,力道大得几乎能将她的手腕捏碎。

“我们之间,不适合有孩子。”林允儿只觉得心一阵疼痛,从他的手里用力的抽出自己的手,转身快步往安检处跑去。

一直盯着他们的允宁,忙拖着行李箱跟了上去,陪着她安检过后,小心的护着她往候机室走去。

看着允儿远去的背影,秦蓝只觉得浑身发冷,第一次,他觉得心疼了——他知道自己是爱她的,从过去到现在,一直都爱。他甚至觉得,自己比莫里安更爱。

只是在这世俗的社会里,有很多比爱情更重要的东西。他不断的寻找、不断的得到、又不断的失去。

他从小被寄养在亲戚家里,他从小看别人脸色生活、他所有的得到都倍加艰难、从求学到工作,他的每一步都走得比别人更辛苦;所以,他一直都都知道:只有权利、只有金钱、只有地位才能让人强大、才能让别人看你的脸色。

也只有林允儿这种在蜜罐里长大的傻女人,才会觉得爱情最重要——爱情于他来说,不过是生活的调剂品、不过是达成事业成功的工具之一。

直到现在,她绝然的转身离去,他居然第一次觉得心疼了——他错了吗?为了事业、为了地位而放弃爱情,他错了吗?

不,他没错。

她之所以会离开,只不过因为自己的地位还达不到她的高度——若自己的社会地位、经济条件全部高于她,她一定就不会离开的。

“允儿,在我成功的那一天,你会回到我身边;但孩子的事,我不会原谅你。”一条信息发了出去,秦蓝转身大步离开——是他还不够强大,所以他留不住自己想留的人:包括自己的孩子。

…………

林允儿划开手机,看着那条带着强烈恨意的信息,浑身不由得微微发冷。

“允儿?”允宁担心的看着她。

允儿慢慢回头,看见秦蓝大步离去的背影,只觉得心里猛然一疼——这个她没爱过的男人,在她最痛苦的时候给了她安慰和温暖,无论出于何种目的,她仍然感激;这个从在校园起就追在她身边的男人,就算不爱,她也从他身上感觉到温暖的。

而现在,他们之间还有着骨血的牵连,她又怎能真正放下。

“哥,john其实也不容易,你和爸都不要怪他、不要逼他。他的本质,其实是好的。”允儿从秦蓝的背影上收回目光,看着允宁低声说道。

“我心里有数,你别担心,在那边一个人要学会照顾自己。有事记得给家里老电话。等过阵子,我让你嫂子过去陪你。”允宁点了点头,搂着允儿往里走去。

“恩。”林允儿轻轻点了点头,低头看了看电话,秦蓝再无信息发过来,而莫里安,则更没有任何的信息。

“eric,不知道我下次回来的时候,你和许诺会是什么样子呢?”允儿眸光黯淡着,跟随着允宁的步子往里走去——对于未来,她没有想象的方向。

…………

你有一张好陌生的脸

到今天才看见

有点心酸在我们之间

如此短暂的情缘

看着天空不让泪流下

不说一句埋怨

只是心中的感概万千

当作前世来生相欠

…………

……第三节:梓诺。你们要结婚了吗……

一周后。

在第一次公开庭审结束后,各大商业和财经媒体,大肆报道了这次庭审的情况,顾氏与卓雅的广告片在网上的点击率迅速的攀升了起来。

虽然卓雅的广告片已经下线,但神通广大的网络人,还是将过去播放过的从网络的角落里挖了出来,和顾氏升级版的广告片进行对比。

一些自诩专业的媒体专家,更是将两个广告创意做了深度解析,在原本的媒体之外,专业性的媒体上也出现了大篇幅非广告性文章,一时间让这两个创意红透了整个日化界、甚至是广告界。

而顾氏和卓雅,也抓紧这次机会,对各种评论、质疑、分析,有节奏的做出专业回应,充分利用话题进行营销扩散。

“企业关注度提升60%;产品关注度提升20%。”洛简将手中的数据递给顾子夕。

顾子夕接报表,仔细看过之后,对洛简说道:“大家的关注点在创意的本身,对于企业品牌、和产品品牌的知名度、美誉度自然是有好处,但对于产品销售来说,并无太大的帮助。”

“看的人毕竟都是业内的专家和媒体,起消费者更多的关注是事实,但这种关注和购买并不直接相关。”

洛简点头说道:“所以一方面提升了企业和品牌的关注度,另一方面却降低了产品的联想度,对于实际销售来说,还是有一定影响。”

“解决方案?”顾子夕看着洛简。

“齐微的方案可以用,许诺的创意很都市化,原本的消费者联想会非常好,但官司之后,大家都集中在创意本身了,对产品的关注度反而减少。那么将齐微方案中的研发现场,做一个专题广告补充,可以在将消费者对创意的关注拉回到产品上来。”洛简将已经做好的拍片计划与投放组合方案递给顾子夕。

“恩,我再看看。”顾子夕点了点头,对洛简说道:“‘西浓’的上市发布按原计划进行,上次和你说到的市场外包,你和黄总联系了吗?”

“资料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只是在工商手续上面,需要确定股东的名单和占股比例,所以,黄总的意思是现在就要和许诺去谈了。”洛简看着顾子夕说道。

“恩,那就去谈吧。”顾子夕点了点头,对洛简说道:“你准备一下外包的工作流程,决定这个事情,一方面是想留住许诺,另一方面也确实是想将品牌和市场分开。”

“对于品牌的塑造方面,公司负责提炼品牌内核,塑造的技术工作交给广告公司去做;对于创意推广方面,公司负责出创意方向,对于创意表现由广告公司去做;对于终端推广,由公司出针对性推广方案,由广告公司去执行。”

“所以,我们的外包是两个方向,一个是品牌方向,这个就交给马上要成立的这家公司来做;一个是终端执行方向,这个可以找一家低端一些的广告公司来做。”顾子夕看着洛简说道:“对于公司内部的市场部,侧重在执行策划和客户执行协助的方向。”

“好的,我从这个方向来准备。”洛简点了点头,站起来对顾子夕说道:“关于刘微的方案,她是在官司之前提交的方案,只能算作工作成果,所以我们的使用,与她后续的处理没有任何关系。”

“恩,你安排就行。”顾子夕点了点头。

待洛简离开后,便给黄宪(投资公司黄总)打了电话,让他开始与许诺接触。

…………

而许诺的电话,这段时间也变得热闹起来。

“许小姐,我们是**国际化妆品公司,我们公司正寻找一位创意经理,您感兴趣吗?”

“我的邮箱是**,您方便的话,将公司介绍和职位jd发给我好吗?”

…………

“许小姐,我们是**4a广告公司,我看了您前期的作品,非常适合做我们的日化事业部创意经理,这周三有时间吗?我们见面聊一聊。”

“周三吗?上午可以。”

“好的,地址我稍后会发在你的手机上,我们周三见。”

“谢谢,再见。”

…………

“许诺,你都接了十多个电话了。”顾梓诺看着许诺忙碌的样子,小大人似的叹着气。

“怎么今天要我接呢?”许诺放下电话,低头看着他——在知道他就是自己的儿子后,再看他,总感觉胸口有一股异样的情绪在流动。

只是,那股情绪是什么,她又说不清楚。

似乎,她并没有强烈的*想要让他喊妈妈,她觉得,只要他好好的、只要他愿意与她相处,她就是开心的。

“小张老师的爸爸来看她,所以我给她放假了。”顾梓诺一板一眼的说道:“小张老师很辛苦,天天陪着我都没有休息的。”

“不错,你长大了会是个好老板。”许诺笑着捏了捏他的脸。

“听听你那语气,像哄小孩子似的。”顾梓诺有点嫌恶的避开她的手,皱眉说道:“别捏我的脸,那样显得我很弱智。”

“好吧,我的小正太。”许诺皱了皱鼻子,牵着他的手往外面走去。

“许诺,停车场在那边。”顾梓诺扯了扯许诺的手,纠正着她的方向。

“我没开车,我们打车吧。”许诺停下脚步看着他。

“啊?我不喜欢坐计程车,味道不好闻。”顾梓诺有些不情愿起来。

“那我们坐公共汽车好不好?你坐过没有?”许诺突然说道。

“没有。”顾梓诺摇了摇头。

“走吧,我带你坐公共汽车,有很大的窗子、有很多坐位。”许诺的眸子一亮,牵着他的手快步往公汽站走去。

“那会很好玩吧。”看见许诺兴奋的表情,顾梓诺也有些期待起来。

“上去就知道了啊!不过,你记得要紧紧的牵着我的手,否则我们会走散的。”许诺点了点头,笑着说道。

…………

“许小姐吗?我是梓诺的家庭老师张炎。”

“张老师好。”

“我临时有点事不能去接梓诺,梓诺说会自己联络你,不知道你接到他没有。”

“已经接到了,谢谢。”

“哦,好的好的,您接了他就直接回家,今天张姨会过来做晚餐,他爸爸说要晚回。”

“我知道了,谢谢张老师。”

挂了小张老师的电话,许诺对顾梓诺说道:“你给张姨打个电话,说要晚点到家,公共汽车的速度比较慢。”

“你为什么不打?”顾梓诺疑惑的看着她。

“是你的事又不是我的事,当然是你打。”许诺的眸光微微闪了闪,找了个不那么理直气状的理由。

“那好吧。”顾梓诺看了她一眼,拿了手机给张姨发了信息后,对许诺说道:“许诺,有报纸说你要和我爹地结婚了,是真的吗?”

“那些记者乱说的。”许诺轻轻摇了摇头。

“是我爹地说的。”顾梓诺从背上放下小书包,从小书里拿出一张彩色财经日报递给许诺:“上面写的是:顾氏总裁顾子夕说——这就算是我爹地说的吧。”

许诺看着报纸,一阵沉默——顾梓诺这么小,却开始关注这样的新闻,若不是太关心顾了夕,就是在担心父母的关系。

“梓诺,这件事情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但是我和你爹地真的不会结婚。”许诺蹲下来,看着顾梓诺认真的说道。

“你不喜欢我爹地吗?”顾梓诺看着许诺,疑惑的问道:“我妈咪说,我爹地喜欢你极了。”

“顾梓诺,我觉得小孩子应该关心小孩子的事情,大人的世界很复杂,有时候甚至没有为什么。”许诺轻咬着下唇,无力的解释着,却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可是我爹地已经完全不管我妈咪了,我妈咪连住的地方也没有了,我妈咪好可怜。”顾梓诺情绪低落的说道。

“你觉得,是因为我和你爹地吵架,所以你爹地迁怒于你妈咪才会这样的是吗?所以你希望我不要和你爹地吵架,但是也不要和你爹地结婚是吗?”许诺看着顾梓诺,轻声问道,心里却有着隐隐的难过,也有着淡淡的骄傲。

这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却因着另一个女人而排斥着自己;而这也同样说明他是个懂得感恩、懂得孝顺的好孩子。

“顾梓诺,你爹地是个成年人、而且是个很强势的人,他所有的行为都有自己的考虑和原因,别人根本不能左右他。”许诺看着顾梓诺认真的说道:“顾梓诺,我们每个人都不能左右别人的决定,但我们可以做好自己。”

“所以顾梓诺,我很认真的告诉你,不要总是去关注、研究大人做了什么,因为你只能影响他们、却无法改变他们。”

“比如说你妈咪,其实我若是在你面前说你妈咪的不好,特别的不合适,但是我们是好朋友,我应该告诉你我的想法对不对?”许诺很谨慎的看着顾梓诺的反应。

“恩,你说吧,我很客观的。”顾梓诺也认真的点了点头,一本正经的小模样,让人看了喜欢不已。

看他这样子,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化了,却只是控制着想拥他入怀的冲动,与他保持着忘年交的朋友界限:“你妈咪把自己的快乐和幸福,都建立在你爹地的身上。你爹地的所有情绪、行为,都能影响到她。”

“这样的她,没有自己独立的人格和情绪,那么,一旦生活有什么变化,她就没有了赖以生存、幸福的支点,就会变成一个没有目标的人,会活得很痛苦;而你爹地,不仅要负责自己的情绪,还要负责你妈咪的情绪,还要忙公司那么多的事情,他会非常非常的辛苦;当有一天他承担不了的时候,身体和心理都会在这种多方重压下出现问题。”

“所以你妈咪其实很自私,她只想到自己,没有替你爹地着想。而你爹地以前或者觉得这样没问题,但当他的事业越做越大、工作越来越忙的时候,他做不到以前那样了,你妈咪就没有快乐的理由了、没有幸福感了。你说,这能怪你爹地吗?”

“但你妈咪会怪他,而你爹地就会失望,两个人的关系就会越来越淡,最后就分开了。”许诺试图以一种很平和的方式,将顾梓诺对艾蜜儿有些盲目的维护给扳正,否则,小小年纪的他,将会取代顾子夕位置,去无限制的承担艾蜜儿的情绪。

“许诺,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妈咪的世界太小了,只有我和我爹地两个人。我爹地不管他了,她就只有我一个人了,所以虽然她不对,但我要对她很好很好。”顾梓诺点了点头,有些忧愁的说道。

“你是个孝顺的好孩子,你可以教妈咪怎么快乐起来。”许诺勉强笑了笑,突然有些明白以前顾子夕的担心,明白顾子夕为什么要把顾梓诺从艾蜜儿的身边接走。

他在很大程度上,受了艾蜜儿悲观情绪的影响,而因为他的早熟,他又认为自己能为艾蜜儿的悲观情绪来负责——所以他的世界里,为调整艾蜜儿的情绪,竟占了大部分。

“许诺,如果你不和我爹地结婚,那我爹地会和别人结婚吗?”顾梓诺又问道。

“那我不知道啊,这可要问你爹地自己了。”许诺的心微微一慌,声音低低的说道——她竟没有想过,如果顾子夕和别的女人结婚,她会怎么样?

她是不是也像艾蜜儿一样了?将自己的爱情、幸福、快乐,全栓在了他的身上。

“当然不会和别人结婚。”顾子夕的声音,从两个人的头顶传来,温暖淳和中,带着拨动人心弦的磁力。

“爹地!”顾梓诺猛然抬起头,有些紧张的看着顾子夕。

“做什么坏事了,恩?”顾子夕看他这样子,就知道他有事情不想让自己知道。

“没有,就是和许诺聊天。”顾梓诺用力的摇了摇头。

“你来了,那我先走了。”许诺从长椅上慢慢站了起来。

“我先送你吧。”顾子夕轻声说完后,转头对儿子说道:“不送女士回家,是不是很不绅士?”

“许诺去我们家吃饭吧,反正你也不回做,你回去也只能吃泡面。”顾梓诺似乎没有感觉到两个大人之间流动的不同寻常的气流,只是和以前一样的提议着。

“要不就一起回去?我晚上可能还要出门谈些事情,你帮我陪陪梓诺。”顾子夕牵着顾梓诺的手,似是无意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