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08如果真心

Chapter008 如果真心

“我还有事,你晚上出门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吧。”许诺敛着眸子,看着顾梓诺说道:“我现在会做饭了,不会吃泡面的。我先走了,有事打我电话。”

“哦,那你什么时候再陪我乘公共汽车?”顾梓诺仰起脸看着她。

“下次吧。”许诺轻扯了下嘴角,伸手想去摸他的头,想了想,却又将手轻握成拳,压在了裤边:“顾梓诺,我走了,再见。”

许诺转身,踩着有节奏的步子往公汽站走去,牵手的父子两人一直看着她的身影自转角处消失,然后收回目光看了彼此一眼——

“许诺不想理你。”顾梓诺有些同情的说道。

“恩,她心情不好。”顾子夕低声应道。

“你要哄她吗?”顾梓诺眼珠子轻轻转了转,煞有其事的问道。

“还没哄好。”顾子夕看着儿子一本正经的小模样,不由得有些失笑,弯下腰把他抱起来往车边走去。

“哦。”顾梓诺低低的应了一声,眼珠子慢慢的转动着,似乎有心事的样子。

“想问我结婚的事?”顾子夕将他放进安全座椅里,边帮他系好安全带,边问道。

“爹地结婚了,就不管妈咪了吗?妈咪现在好可怜。”顾梓诺看着他,小声的说道。

“管不管你妈咪,和爹地结不结婚没有关系。你妈咪需要学会自己生活,没有人可以依靠别人一辈子。”顾子夕轻瞥了儿子一眼,淡淡的说着,直起身体关好车门后,绕身回到驾驶室,发动车子往家开去。

“哦。”顾梓诺其实很想说——‘可是妈咪现在还不会怎么办?’只是他知道顾子夕现在不喜欢他提到太多艾蜜儿的事情,也不想让他越发的感觉到艾蜜儿太没用,所以也就把到嘴边的话吞了进去。

爹地和许诺说的是一样的,所以他们一定都不喜欢妈咪这样不会照顾自己、又总是不快乐的人。

唉,怎么办呢?

妈咪现在很可怜、许诺现在又和爹地生气、爹地现在也不开心,我怎么才能帮到他们呢?

顾梓诺将下巴抵在车门上,对着玻璃哈着气,想着自己的小心事。

…………

晚饭后,顾子夕与顾梓诺一起在玩具房的书桌旁坐着,顾子夕看文件、顾梓诺也抱了一本顾子夕的商业管理书,似模似样的翻看着。

只是他不时的会抬眼看一下顾子夕,满腹心事的样子,根本就掩饰不住。

“有话对爹地说?”在顾梓诺第五次看他的时候,顾子夕终于将目光从文件里移出来,看着儿子柔声问道。

“爹地,你真的要和许诺结婚吗?”顾梓诺忙放下手中的书,将小屁股往顾子夕那边挪了挪,将整个身体都趴在顾子夕的腿上,眨着眼睛看着他问道。

“是啊,不过许诺现在还没有答应,所以爹地还在努力。”顾子夕合上桌上的文件,看着儿子说道。

“要是许诺答应了,我以后是不是要喊她妈咪?”顾梓诺小心的问道。

“如果你喊她妈咪,她会很开心的。不过,你可以和她商量,最后还是由你自己来决定。”顾子夕的眸子微闪,大手轻轻的抚在儿子的头上,声音一下子变得格外的温柔起来——如果儿子喊她妈妈,她会有多开心呢!

“我想想。”顾梓诺点了点头,侧过头将脸贴着顾子夕的大腿半睡着,眼睛扑闪扑闪的,这才有了些小孩子的天真与放松的模样。

这样的梓诺,让人喜爱、也让人想排除万难,让他就这样一直天真着——虽然,他常常将成人社会的生存规则灌输给他;可在看到他天真的小模样时,仍是忍不住想好好儿的护着他。

“爹地,你不是要出去谈事情吗?你不用专门陪我,我可以自己看书睡觉。”顾梓诺想起什么似的,仰头看着顾子夕说道。

“爹地陪你,就不出去了。”顾子夕揉了揉他的头发,柔声说道。

“爹地真好,不过爹地应该少加班的,这样对身体好。”顾梓诺软软的说道。

“好,以后爹地尽量少加班。”顾子夕给了儿子一个灿烂的笑脸,从善如流的答道。

“经常加班会老的,老了就追不到许诺了。”顾梓诺也回给顾子夕一个大大的笑脸,煞有其事的说道。

“是吗?那爹地可真得要注意了。”顾子夕不禁大乐,伸手掐住顾梓诺的双腋,一把将他举了起来:“走,我们现在去洗澡,早睡早起身体好。”

“咯咯咯,好痒,爹地好大的劲儿,能举这么高呢。”顾梓诺咯咯的笑了起来,双手抱着顾子夕的头,一副孩子气的开心。

“等你再大一些,爹地可就举不动了哦!”顾子夕将他放在自己的肩头坐下,父子俩儿又在房间跑了几个来回,才去到浴室洗澡。

原本满腹心事的顾梓诺,被顾子夕扛在肩头颠了几圈,心情一下子便大好了起来,胖胖的小身体泡在浴缸里,小手边拍着玩具,边哼着儿歌,轻快的情绪让整个房间的空气都因之而快乐起来。

顾子夕暖暖的笑着,用手机拍了几张儿子洗澡的照片发给了许诺:“顾梓诺正在洗澡,在拍泡泡、在唱歌,心情很好。”

那你呢,现在的心情怎么样了?

如果我的爱情已经不能打动你,那儿子的笑容,可以打动你吗?

顾子夕听着顾梓诺不成曲调的哼着歌,想象着一家三口在一起的画面,嘴角是收也收不住的笑意,还有淡淡的无奈。

…………

正在公寓整理面试资料的许诺,听见手机滴的一声响起,拿起来划开图片,便看见一身泡泡的顾梓诺,在热水、热气的熏蒸下,脸上、身上的皮肤粉嫩粉嫩的,看着就有让人想咬一口的**。

呵,生命真是奇妙,曾经在肚子里用力的踹她的小家伙、记忆中那个啼哭的声音,居然这么大了——在喊她许诺的时候,声音软糯而轻脆;在和她讲道理的时候,一脸的一本正经与小古板模样;在和她一起疯玩的时候,又是那样的天真未凿,孩子气十足。

所以,还是要感谢顾子夕、感谢艾蜜儿吧,他们把他养得很好、教育得很好。

“儿子,我是妈妈呢,知道吗?”许诺看着手机屏幕上的照片,嘴角是一股温柔的笑意——只是,在说到‘妈妈’两个字时,仍有些怯然与羞涩。

虽然怀胎十月、虽然就是她的儿子,可从未经历过婚恋、从未经历过儿子呀呀学语的阶段、从未参与儿子苦与乐的成长经历,‘妈妈’这两个字于她来说,仍是陌生而带着神秘的。

“好吧,其实只要知道你这么好,就好了。”许诺的手指作势捏了捏屏幕上他的小胳膊,便开心的笑了起来。

桌上整了一半的资料,再没心情继续下去,回到**,将那几张照片翻来覆去的反复看着,心情复杂又兴奋,竟大半夜都睡不着。

……第二节:许诺。官司带来的职业影响……

接下来几天,许诺便在忙碌的面试中度过。

一场官司不仅让顾氏和卓雅的广告片大热,也让她这个在业内小有名气的创意新秀名气大作,网上各种人肉搜索、之前的产品,全被搜了出来——当然,也包括和莫里安的暧昧传言、与顾子夕的婚恋采访与问答、在民政局门前被求婚后转身上车绝尘而去的新闻……

一桩桩一件件,赞的人说她是才女,有才有貌有智慧;贬的人说她是高段位小三,抢了人家八年的男友又不要、转身又破坏了一桩童话般的婚姻。

…………

“许诺,最近还好吗?”电话里莫里安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润清雅。

“无所谓好坏,工作机会倒是多了起来,目前大约谈了有四家公司了,三家企业、一家4a广告公司。”许诺插上耳机,抱着资料边换鞋子边说道。

“Jack不是托我约过你吗,他的意思是希望你能回公司。”莫里安轻声说道。

许诺微微愣了愣,想了想轻声说道:“莫里安,我不回卓雅了,我想去一家广告公司专心做案子,而且可以接触到很多不同的企业,眼界和思路都会比以前要宽。”

电话那边,莫里安沉默了一下后,便轻快的答道:“挺好,专业做市场本来是我的目标,现在倒是你先行一步了。”

“那我混好了带你出来。”许诺笑着,拉开门走了出去:“我今天还有个面试,现在正出门。晚点联络你。”

“好啊。”电话里,莫里安轻声笑了笑便挂了电话。

接着她便收到了莫里安发来的短信:“周五第二次开庭,律师的意思是保秦弃邬,但会尽量让邬轻判。”

“你的意思是?”许诺微微沉了沉眼眸,发了五个字过去——他是让自己告诉顾子夕吗?为什么?

“你们律师的指向很明显是邬,但为了不将事情复杂化,又不想将秦牵进来,所以接下来会很难打。你把这个消息告诉你们的律师,让他提前准备。”莫里安的信息很快回了过来。

“你为什么要帮顾子夕?”许诺写下这几个字,看了看,还是没有发出去——她隐隐约约明白一些莫里安的意思:有了上头的压力,有些抗争就显得无力而多余,加之林允儿求他,所以他便放弃主动出庭作证。

但对于邬倩倩的有意陷害给许诺带来的伤害,他自然是不能就此罢手,所以他的意图和顾子夕几乎是不谋而和的——秦蓝他可以放手,邬倩倩却不能放过。

所以他虽然不喜欢顾子夕,但以一个成年人的处事态度来说,有共同想维护的人、有共同要对付的对手,自然能暂时摒弃成见达成合作。

“邬倩倩……”许诺沉吟了一下,删掉刚才写的信息,重新发了信息过去——“其实我不想惹事。”

“不是你不惹别人,别人就不会来惹你。邬倩倩是个你不惹她她也要惹你的人。”莫里安的信息快速的闪了进来。

“我明白了,我会和律师沟通的。”许诺心里只感觉到无奈——不怕事,但不想惹事。听莫里安的意思,这个邬倩倩若不一次办到位,怕是后续还会惹事。

那,就交给律师去办吧,现在既然不再涉及到两个公司的事,对于涉事个人,她倒真没必要对任何一个手软——别人在陷害她的时候,可没手软过。

许诺将莫里安的第一个信息转给方律师后,调整了一下情绪,便快速往下一个面试点赶去。

…………

“我见过许小姐将洗发水用化妆品的方式来推广,请问是怎么想到这个创意的?取得的效果如何?”

“德国总部发过来的产品定位高端,消费者定位与高端化妆品消费者重合,所以我们用了类似于化妆品的推广式;至于效果,该产品在只有极少的线上广告支持的情况下,本地市场占有率超过国内第一大日化企业顾氏的新品。”

“据我了解,当时顾氏内部出现股本之争、连股市都差点儿崩盘,没有余力再与卓雅竟争,所以卓雅才取得了如此骄人的成绩。许小姐认为这次的胜利是得益于顾氏的无睱顾及、还是推广创意?”

“数据显示,当时顾氏新品在Y视、深圳卫视等四个电视台有线上广告、本市五个一类卖场、十五个二类卖场整层的陈列;而卓雅的产品,仅做了网络推广、及十二大卖场的分批现场推广;所以从投放量和市场占有率的对比数据来说,卓雅的这一仗赢得绝对漂亮。”

“坊间传说,是顾氏老总为了向许小姐示好,故意输的这一局。”

“倒是不知道贵公司对坊间传言比对数据更感兴趣。”许诺的眸光阴沉下来,语气变得生硬而犀利。

“我们很看中许小姐的才华,但也担心许小姐工作的稳定性。有了顾氏那样的企业经历、加上顾氏总裁的特别关照,许小姐出来工作只是与情人间的赌气或者其它什么,对公司来说影响很大。”创意总监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眼镜,看着许诺坦诚的说道。

“既然这样,那我想我和贵公司没有合作的基础。”许诺霍的站了起来,生硬的道了别后,转身便离开了这家公司。

…………

这是这周面试的第五家公司,其中三家企业的面试非常规范和严谨,而两家广告公司都不可避免的提到了传闻与私人话题。

这让习惯了职业环境的许诺,有些不能适应——真要放弃企业去广告公司吗?广告公司的职场氛围弱,工作环境怕是会更加复杂。

只是,单纯做创意的工作,对她又有着十足的吸引力。

这次的官司、被挖掘出来的各种私密信息,对现在的她来说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就是不用她去找别人,自然有企业看到她的创意而主动找到她;坏处就是,大家将过多的关注放在了创意之外的事情上。

“加油加油,总有一个地方会合适你的。”许诺长长吁了口气,抱着文件大步往前走去。

……第三节:子夕。为她开一家公司……

“许小姐,我是云鼎投资公司的黄宪,想约您下午3点来我们公司面谈。”

“黄宪?”

“许小姐听着有点儿耳熟是吗?没错,在顾氏引入外围资金时,我公司也有参与收购竞标。”

“我印象中,黄先生与顾氏应该是有合作。”

“我们是投资公司,做的是投资这一行,凡是运行良好、收益稳定的公司,都是我们合作的对像。”

“黄先生约我是谈哪方面的事情?”

“合作。”

“好的,下午三点见。”

挂了黄宪的电话,许诺抬眼看了看四周,找了个星巴克坐下来,打开电脑,迅速查了一下‘云鼎’公司的资料——从营业范围和营运模式,完全看不出来他们在策划方面的需求。

如果说是对企业的品牌形象进行推广,那么她基本是不能胜任——因为她的优势是产品而不是品牌;如果是对产品进行推广,投资公司的产品就是投资计划书,而且是在有投资对像的情况下才产生,那就更不可能合作了;

最后一点就是在参与所投产公司的内部管理时产生的定向需求,直接服务的公司不是‘云鼎’,但雇佣关系则属于云鼎。

喝了杯咖啡,详细的看了云鼎的资料和黄宪的介绍后,在时间差不多的时候,许诺去了云鼎公司的办公室——与卓雅所在的写字楼只有一街之隔,在这幢五a级的写字楼里,云鼎公司租了半层的办公室,看起来紧凑而拥挤,到处堆的都是资料、纸张、看起来有些混乱,与这些人西装革履的出去谈合作的形象,相去甚远。

“不好意思,这里有点乱。”坐在办公室的黄宪,一眼看到站在办公室门口的许诺,忙起身走了过来。

“感觉很兴兴向荣的样子。”许诺微微笑了笑,与黄宪一起往里走去。

“我们这些人,做数据、做报表在行,这办公室真是乱得不行了。”黄宪摇了摇头,推开门让她先进了办公室。

两个人在办公室的小会议桌前坐定后,黄宪将合作意图原原本本的和许诺做了交流。

“这次顾氏和卓雅的官司,让我和我的合伙人看到在创意方面空前的机会;但目前国内的广告公司大多都是接单式的,也就是低端。”

“对于企业的高端创意需求,那些挂牌4a的广告公司,也都只能做表面,做出来的PPT看起来时尚花哨,却完全不能表达企业对于内函和外延的诉求,忽悠一下外行可以,对企业发展和品牌推广,起不到实质性的作用。”

“所以我和一个合伙人想投资一家承接企业高端创意需求的公司,负责帮企业做品牌定位、产品推广策划、媒体推广建议等。至于那些低端的卖广告位、帮企业做陈列的事情,我们一概不做。”

“我请许小姐来,是想邀请许小姐加入我们这个计划,以技术股的形式一起合作。这是合作意见书,以及合作方式、业务范围、经营方式等的细化方案,许小姐可以先看,然后再告诉我你的意见。”

黄宪说完,将一份厚厚的计划书递给许诺。

许诺略翻了两页,对黄宪的这个提议一时之间还没办法完全领会。

“黄总这个提议有些超出我的理解范围,我需要好好儿考虑一下。”许诺将计划书放下,看着黄宪说道。

“我知道,我给许小姐时间去考虑,不过我这边办公司注册的事,也已是在日程之中了,所以我还希望许小姐能尽快做个决定。关于这份计划书,许小姐有任何疑问,都可以提出来和我商量,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黄宪看着许诺诚恳的说道。

“好,不管成不成,我会在两天内给黄总一个确定的答复。”许诺点了点头:“不过,黄总可否告知,出资的合伙人是哪位?”

“是刚从法国回来的朋友Fliex,法国那边这种公司相当的多,所以回来后看到国内这种行业现状、加上正好碰上顾氏和卓雅的案子,就给了我这个提议。”

“以我们公司在投资行业的口碑和风险控制能力,我朋友把钱放我这儿再生钱,是再放心不过的了。”

“有了Fliex的资金和国外公司成功的运营经验、有了云鼎的风险控制能力、加上许小姐的创意才华,我们这个公司从开始就有好的起点。”

“加上我将这个想法和‘云鼎’投资的几家企业老总沟通后,他们都非常感兴趣,后期有很大的合作机会。”

“也就是说,有了‘云鼎’的平台,公司业务也是不用发愁的,许小姐可以专心做创意。”说到这里,黄宪不免有了几分兴奋——的确,在筹备的这两周中,他约了几家已经在合作的企业,与他们一起讨论这个项目,受到一致的肯定和看好。

有的甚至希望能够参与投资,当然被黄宪婉拒了——这家公司说白了,就是顾子夕为许诺开的,拉上自己是看中自己的平台和中间人的身份。

而黄宪自己,除了在这个项目里能赚一部分钱外,在和诸多企业家聊过后,对这个项目本身也有了一定的兴趣。

“这个项目,实际上被许多业内大鳄所看好,想参与投资的人也不少,我之所以选中许小姐,一来是我与顾总的合作非常深入,他有对我推荐许小姐;二来许小姐这次为顾氏做的两个创意流传度太广,对于刚从国外回来的Fliex来说,对人才最直接的判断,便是作品。”

“所以,我们两个合伙人能够达成一致的技术投资人选择,就是许小姐,这也免去了我们在创业期初的许多分歧,所以我万分诚恳的请许小姐慎重考虑这个合作。”黄宪看着许诺,发挥着投资人能把一分钱说成一块钱的本事,努力的游说着她。

“我先研究一下黄总的这套计划书,您放心,我会慎重考虑的。”许诺保持着淡然而职业的微笑,礼貌的说道。

“那好,我等着许小姐的回音,今天就不留许小姐多聊了。”黄宪点了点头,站起来将许诺送了出去,一路又说了许多项目的难得,以及对她的看中。

直到送许诺上了电梯,黄宪才叹了口气——只说要钱难,这送钱也难。

当下拿出电话给顾子夕打了过去:“和许小姐聊过了,感觉她兴趣不大。”

“恩,计划书交给她了,说是两天后回复给我。年纪轻轻,太沉得住气了,我说了那么多好处、前途,她居然都一语不发,然后告诉我要考虑。”

“依我看,她对自己的职业方向有一定的规划和想法,所以这属于突然的转向,由一个职业人,转身成为一个投资人;而于她来说,一来年轻、二来技术投资又有些不好把握,所以她会犹豫。”

“恩,我倒觉得,这方面的手续可以由我们来做,她以任何方式参与都不强求。这两天我和一个化妆品公司的老总聊了一下,他们正好有个案子交给我,我试着让她做一下,用实际的工作把她先圈进来,你看如何?”

“好,好,那就这样办。”

“顾总,你这老婆要是追到手了,我可得要大礼的。”

“哈哈哈,好好好,就这么说定了。”

…………

挂了黄宪的电话,顾子夕的嘴角不禁轻弯起一弧淡淡的笑意。

你总是这么谨慎吗?似乎从没见过你对什么事情会奋不顾身、会义无反顾。

……第四节:许言。如果真心,可还考虑……

“顾总,许小姐有信息发过来。”方律师推门走了进来。

“说什么?”顾子夕抬头看向方律师。

“对方不仅想保秦蓝,还想减轻邬倩倩的判罚。这信息里隐含的意思,可能是上头有人施压。”方律师将信息转给顾子夕看。

“恩。”顾子夕的眸光微微沉了沉,看着方律师冷峻的说道:“不惜一切代价,我要她有最高的判罚。”

“好的,我明白。”方律师点了点头。

“我这里还有一些邬倩倩的资料,和这次的案子没有太大的关系,你看看能不能用得上。”顾子夕将私家侦探寄过来的资料递给了方律师:“在卓雅公司内部,也有关于秦蓝的审计调查,如有必要,通过给秦蓝施压,让他们放弃保邬倩倩。”

“oK,这些材料都非常有用。”方律师拿过资料看了一遍后,对顾子夕说道:“我会侧面给对方律师施压;如果不行,我会用其它办法延长审判时间,在此之间,要求控制被告人的行为自由,拖下去,对他们只能是得不偿失。”

“好。”顾子夕点了点头:“我的底限不变——邬倩倩越重越好、秦蓝被牵连进来也在所不惜,但他不是我的主要目标。”

“恩,我知道了,我这就去准备材料。周五开庭,可能还是需要当事人许小姐出庭。”方律师拿着资料站起来对顾子夕说道。

“你安排就好,不用特别知会我。”顾子夕的眸光微闪,想起许诺对他的拒绝——似乎,现在要见她一面也很困难了。

更别说有机会向她解释。

许诺,这么长时间过去,你的情绪可平复一些了?可有时间,我们坐下来聊一聊?听听我的解释?

…………

“顾子夕后来又找过你?”许言端了一杯柠檬水走进来。

“恩。”许诺轻应了一声,伸手接过许言递过来的柠檬水。

“我把最近的新闻反反复复的研究了一下,觉得你们之间好象是有些问题。”许言看着许诺,轻声说道:“想听我的分析吗?”

许诺微微一愣,合上面前的计划书,看着许言说道:“什么时候改行当分析家了,你说吧。”

“顾子夕现在的态度很奇怪:第一,他在记者招待会的时候向媒体秀恩爱,目的是什么?第二,在庭审后的采访中,他也不止一次的提到你们的关系,目的是什么?”

“以一个正常人的思维来看:他在向你示好。也就是说:在你们知道彼此就是当年的对方后,你选择了逃跑,而他选择了追求。”

“以一个女人的思维来看:他这种追求的方式还很man,弄得全世界都知道了,让你几乎没有躲开的可能。”

“因此得到一个结论:这个男人对你并不想放手。”

“所以许诺,我想问你:你逃的是什么?是顾梓诺的爸爸?还是现在的顾子夕?”

许言看着紧捧水杯的许诺,眸子轻闪着疼惜——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再将她心底的伤给撕开。

只是,这伤被捂了五年多,现在已经被顾子夕重新撕裂成一道面目狰狞的口子,与其掩住,还不如将这口子撕得更彻底一些。

“两个都有。”许诺低低的说道。

“许诺,别怕,说出来咱们好好儿想想,以后的路要怎么走,恩?”许言鼓励着她。

“现在的顾子夕,心里一直有一个人。在我们交往期间曾经约定:当那个人出现,我就退出。”许诺深深吸了口气,看着许言,一字一句的慢慢说道。

“后来,在合作这个案子的时候,他有两次很晚出去、很晚回来,身上有那个女人的味道、衬衣上有那个女人的唇印什么的。那一次,我们的矛盾比较大,我的手就是那时候被他弄伤的。”许诺松开捂着杯子的手,慢慢的平伸到许言的面前——疤痕体质的她,在中间那道吓人的伤口之上,一道道细碎的、斑驳的白痕,丑陋不堪。

“你怎么没和我说过?”许言伸手轻轻的覆住她的,眼圈一下子红了起来。

“这事发生后我去出差了,他追到出差的地方向我道歉,然后就向我求婚。”许诺将手慢慢的抽回来,放在眼前细细的看着,沉默了一会儿,才接着说道:“在我和那个女人之间,显然他选了我,可我看出来:他心里很痛,那种放弃的痛。”

“所以你决定不嫁,是吗?”许言看着她轻声说道。

“是啊,我不想看见他难受的样子;我也不想看到努力去遗忘别的女人的样子;我想,还是不勉强吧,我们慢慢的往前走,慢慢的找回自己的初心。”许诺轻扯了下嘴角,眼底的氲氤慢慢聚集,凝成一片淡淡的伤。

“后来,我听到他和他母亲的对话,他母亲特意从法国赶回来,拿着报纸拍在他的桌上,说无论如何都不可以娶这种女子。他说,他会想办法让我安静的离开。”

“所以,在创意案失窃后,我以为是他故意布的局。后来想想,其实他的晚归、他身上的唇印,已经足以让我安静的离开,实在犯不着拿公司的生意开玩笑。”

许诺低头苦笑了一下,低低的说道:“他问我,是为了钱还是为了莫里安这么做,我想,他当时一定是糊涂了才会这么问,我想给莫里安,直接就做两份了,何必自己偷自己的。”

“所以,他的潜意识里,我就是一个为钱不择手段的人。”

“所以,他现在的行为我也不太理解,我想着,是怕我把儿子的身世说出去吧,所以他用一种迂回的手段,给我一段婚姻而封住我的嘴,也避免了我有机会敲诈他。”

“至于他心爱的女子,他可能另有打算——具体的,我也不知道。他是个有手段的商人,他的办法多的是。”

“所以许言,你分析的或许都对,但是,我已经不敢再相信什么了。”许诺端起杯子,轻轻啜了一口,久久的,不再说话。

“原来,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许言轻轻叹了口气,看着许诺低低的说道:“你真的就能完全放下吗?如果他是真的爱你呢?或者为了孩子,他愿意给你一段忠诚的婚姻呢?你还考虑吗?”

许诺敛着眸子,看着杯子里冒出的热气在空气里渐散,久久的,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