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09爱情期许

权少的新妻 Chapter009 爱情期许

良久之后,许诺动了动有些发酸的腿,抬起眸子看着许言说道:“她们那种高高在上的人,打心底里瞧不起我这种人,这不是他的爱、他给我婚姻可以改变的。”

“姐,你没听到他妈妈说话时候的语气,会有一种让你想立即死去的羞辱感。你没看到他说:你是为了钱还是为了莫里安的时候,眼底的那种轻鄙与失望,和他妈妈说话时候的语气一模一样。”

“似乎,在他们的心里,我们这种人,为了钱可以做任何事情——在他们的眼里,我是没有尊严的。他给的一切、爱情也好、金钱也罢,都不过是施舍而已。”

“这样的感情,怎么可以继续?”在许言的如果里,许诺又想起顾子夕妈妈那尖锐而愤怒的声音里的羞辱、想起顾子夕在说那句话时候的失望眼神——那样失望的眼神,便是判了她有罪!

“或许他是爱我的,所以会因为我为钱不顾一切的秉性而感到失望、感到痛。”可是,一段关系里只有爱怎么够?

她最无法面对的,其实是他们羞辱的目光——所以,不管发生多少事,她都挺过来了,唯在看到顾朝夕的那一瞬间,她的尊严倾刻崩塌,再也无法支撑。

既然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那顾子夕是不是真心又能改变什么?

能够伤她的,便是他在爱情里的比较、爱情里的犹疑、爱情里的高高在上——既然伤她的每一种他都做到了,她何必还去纠结他的爱是不是真心?

“许言,我想我应该想通了——我不该还纠结他到底骗了我几分、也不该还纠结他爱不爱我,既然我们的关系已经走到现在、既然我们都无法改变已经发生过的过去、无法改变他深入骨子里的价值标准,我就应该认命的退出、放下。”

许诺深深吸了口气,给了许言一个沉静的浅笑——在爱情里,她确实不够奋不顾身,她做不到为爱放弃自尊、做不到在爱情里没有自我。

深入骨遂的自尊与骄傲,让她无法坦然面对这段伤痕累累的感情。

…………

“许诺,我和你同样的痛恨那些出生就高高在上、总觉得自己高人一等的人;我更痛恨顾子夕在这段感情里对你的伤害。我甚至在想,如果我们有个哥哥或弟弟,一定不会像我这么没用,看着你被他伤害却什么都不能做。”许言低垂着眉眼,轻轻的声音满是无奈与伤感。

“许言,说什么呢,有哥哥难道去把他打一顿啊。”许诺用脚踢了踢许言,轻声说道:“这事,也不是打他一顿就能解决的。”

“上次莫里安打过他呢,那么一个骄傲的人呢,被人打了都不还手,很可怜的样子。”许诺轻轻摇了摇头,低声说道:“其实,我不喜欢看到他那个样子。”

许诺低着头,想起顾子夕,虽然气他的高高在上、虽然讨厌他的霸道,却还是觉得——顾子夕,原本就应该是那样的呀。

“好了,姐姐可多好啊,多私密的事情都可以和你说。哥哥肯定不行的。”许诺从沉思里收回思绪,伸手拍了拍许言的肩膀,轻笑着说道。

“好不好,你也只有我这个姐姐了。”许言抬起头来,看着许诺,温柔而沉重的说道:“许诺,因为我是姐姐,所以我不希望你太倔强。”

“你看我们花房里的那些花儿,有时候忘了关窗,风雨来的时候,他们就低下头,软软的,任风雨吹打,只是逆来顺受着,待风雨过后,迎着阳光,它们又能开得灿烂而昂扬。”

“许言,我不是花儿我是树,纵然风雨来的时候会摇摆顺承,但有那么一根茎,是在任何时候都不会弯腰的。”许诺下巴微微的抬起,转眸看向窗外——阳光下的大树,树叶在微风中轻轻的摇摆,而它的背脊却挺得更直了。

就如她一般,在为了生活不得不低头的时候,还有一种骄傲和自尊,让她将背脊挺得笔直。

看着许诺倔强如此,许言只是无言——自己妹妹的脾气自己懂;这种骄傲与倔强她更懂。自从奶奶走后,她就没有柔软过,而除非自己病情需要,她也从不肯向任何人、任何事低头。

所以,所以看到在顾子夕面前的她,身上散发出柔软的美丽时,再恨再怨顾子夕,也希望他能将她的这份柔软呵护住吧。

许诺,我不敢劝你再给自己一次机会,因为你爱着,所以会受伤。

若不爱,是否会更好。

…………

“姐,你就别操心我了,怎么着,我也还活蹦乱跳的活着呢。你看你,最近好象又肿了些了。”看见许言担心的样子,许诺一口喝掉了杯中的柠檬茶,将杯子放下后,声音轻快的说道:“或许我们早些做手术,换个好的肾就好了。”

“所以呀,我要开始努力的赚钱了。”许诺拿起桌上看了一半的计划书,随意的翻了几页,对许言说道:“这个计划书非常有吸引力,首先有资金,虽然这个人比较神秘,但真正要合伙的话,总还是要见一面的,所以资金来源的安全性不是问题。”

“其次有业务保障:‘云鼎’是专业做投资的,经他们投资的公司,75%以上业绩良好,只要将这75%的公司其中一半的生意拿过来,就已经做不完了。”

“而且运营的安全性也有保障,‘云鼎’是国内顶级的风险投资专家,在找项目上头,安全性和回报率是第一考虑要素。所以有了他们分公司经理的信心,风险问题也能得到最大程度的控制。”

“最后呢,就是让我以技术入股,占公司15%的股份。平时以项目经理的身份,对手上的业务进行利润提成;年底按股份比例进行分红,这比打工的收入是要强得多了。”

“所以许言,你说是不是个好机会。”许诺翻着计划书,对许言说道。

“可是我看你表情沉重得很呢?”许言在心里沉沉的叹了口气,顺着她的话将话题转到计划书上。

“因为免费的午餐总是会有无形的风险存在,而这个计划太完美,让我找不到危险所在,这才是我最担心的——我的创意虽然好,但行业资厉尚浅,远达不到投资人选合伙人会考虑的程度。”

“所以我的疑问是:他们为什么会给我这么好的机会?对于这个风险不定的机会,我是该迎头撞上?还是小心的走开?”

许诺合上计划书,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在书房来回走了两圈后,看着许言说道:“我再仔细想想,把我的能够被人算计的东西罗列下来,看值不值冒这个险。”

“我劝你还是别去了,天下当真是没有免费午餐的,我信你的能力,却不信有这么好的事情。”许言摇了摇头,不赞成的说道。

“我再分析分析,看看在整个运营里,我能贡献多大价值,值不值占这个股比,如果值,我就什么也不怕了。”许诺重新回到椅子上坐了下来,边翻开计划书边对许言说道:“你去休息吧,我先看完,顾氏的官司结束后,我就得开始工作了。”

“有没有想过回卓雅?”许言问道。

“莫里安也问我这个问题,但是,真是不想回去了。来来去去半年时间,发生这么多事情,很多人、很多事,不想再面对了。”许诺将目光停在计划书的一页上,声音轻轻的说道。

“恩,你自己考虑好,一分工作而已,不要冒险。我这本漫画已经审过稿了,出版文号也下来了,暂时咱们不会很缺钱。”

“至于手术,我问过季风,并不是越早越好。还是要看时机的。所以,你不要太拼了,恩?”许言伸手轻轻拍了拍许诺的肩膀,只觉得她的肩膀一片僵硬——二十三岁的她,一直努力的挺直着背脊,去扛住生活随时打下来的重压。

什么时候,她才能轻松下来?什么时候,她才能像个女孩一样柔软下来?顾子夕,你答应过我,会尽量大的努力让她幸福,可是你却让她如此的痛。

…………

在和许言聊过后的许诺,将心底的纠结撕拉开来,结果再明白不过——明明知道两个人不再可能,却仍是不舍得、仍是犹豫着,不过是在考虑是否要为爱而妥协而已。

再次清晰的回忆起他们之间的种种,她知道自己不能——在她拥有不多的东西里,已经丢不起骄傲、让不起自尊了。

…………

在许言出去后,她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将黄宪的这份计划书仔仔细细的看完,将其中有关数据的东西全部罗列出来发给了许言,让她帮着再做一次测算。

而关于市场潜力方面的资料,她则通过网络寻找着各种行业信息。

最后给黄宪回了一封副件有5页纸文件的邮件:

“黄总,计划书做得非常的详细,也非常的振奋人心,关于相关数据的相关性,我还需要两天时间做测算;行业信息与前景预测方面,在国内这方面的信息或许不是特别的完整,我会找卓雅总部市场方面的同行再进一步了解。无论最后我是否参与合作、以何种方式参与合作此计划,我想我所做的工作,对这个计划的顺利推进,仍然是有帮助的。”

“附件一共是四份资料,第一份是我所需要的资料目录,其中一部分已经标注由我自己来整理,没有标注的,请您安排在一周内发给我;”

“第二份是相关数据的引用,找到出处的数据,我已经做了标注并加以说明,确实有些数据并非来自行业官方信息,在新闻上截取的数据其实是不可信的,所以在黄色标亮部分的数据,我有说明应该自哪里去采取。”

“第三份是计划书中所提到的云鼎合作伙伴的业务范围、品牌现状与运营模式,提到可能会达成合作的企业,对于这些企业的品牌现状与产品策略、市场前景,我重新做了个评估和分析,时间有限,草草完成,若有不完善之处,还请指正。”

“第四份是关于股份配比的意见,这份计划书确实有打动人心的魅力和吸引力,但我对自己在其中所能贡献的价值仍没有完全的自信,所以我将自己的技术价值做了详细的分析,以提供给黄总参阅——你看看,这样的许诺,是您需要的合作伙伴吗?”

“如果是,那么之前您与您的合伙人无论基于任何原因而选中我,都请放下,重新以一个技术合伙人的目光再做一次全面的分析和评价,再做一次真诚的技术性沟通,我想我们会有更愉快的合作。”

“另:关于您的合伙人,在恰当的时候,希望有能晤面的机会。”

“再次感谢您的认可和给予的机会,以上文件,烦请指正。”

许诺

Xx年xx月xx日

邮件发出去后,许诺又翻了翻手边的计划书——这份计划书,确实很让人心动,无论是机会还是危险,她决定做一次大胆的尝试。

未来,或许会真的不同。

而第一次,在工作机会的选择上,她没有去问莫里安。

她觉得自己应该可以更独立。而潜意识里,她将自己感情的门紧紧的关闭了起来。

虽然她没有能力把控自己的爱情,那么她要把控自己的事业——她原本就不是一个为爱而活的女子,责任和事业,才是给她力量和自信的来源。

…………

黄宪很快给她回来一封简短的邮件,说明在一周内,他会将有关的数据和资料准备好发过来;至于合伙人的见面,他需要确认对方这段时间的行程再确定。

对于还没注册,便有一家公司发来的合作意几,黄宪也将对方公司的需求发给了许诺,让她先了解,然后抽空找找灵感。

所以接下来的时间,她都在各类数据的分析和各类资料的收集中度过,似乎,关于那些曾经痛到撕心裂肺的伤,在这样的忙碌中,慢慢平复了下来。

而关于爱情的期待与失望,也在这样的忙碌中,也很少的再想起。

偶尔接到顾子夕的信息,还会走神、发愣,却不会再自艾自怨的嗟叹迂回了;也去幼儿园接过顾梓诺一回,带着他坐公共汽车、吃零食,象母子、也像朋友一般的相处,她也觉得特别的满足。

她不知道是是爱情真的变得不重要了,还是忙碌的日子掩盖了一切。

……第二节:庭审。杀鸡儆猴的策略……

法院,一号法庭。

许诺在开庭前十分钟到法庭,走进去时,别的当事人都已经到了——

因为原告还是顾氏,所以顾氏这边的律师还是方律师;被告现在是四个独立的自然人:齐微、刘亮、邬倩倩、秦蓝。所以被告已经更换了原卓雅指定的律师,新任辩护律师是两人,一人主帮齐微、刘亮辩护;一方主帮邬倩倩、秦蓝辩护。

而旁听席上这次既没有记者、也没有双方的亲人朋友,空荡荡的大厅里,木椅木桌整齐的排列着,颇有些肃穆的感觉;而屋顶上的灯也没有开,看起来更是阴沉而让人倍感压抑。

许诺站在门口略顿了下脚步,便快速走到了顾氏证人席这边坐下,在与方律师点头招呼过后,余光自顾子夕的脸上轻轻扫过,心里仍是不自主的轻颤了一下——站在法庭里的他,依旧是一件惯常的白衬衣,面无表情的脸上,连那双深邃眼睛也显得平静无波,甚至比旁边的律师还要不露声色。

只是在看向她时,眸底泛起淡淡的波纹,整个人才显得有了些生气与情绪。

…………

“报告法官,原被告双方、证人均已到庭,请开庭。”

“谢谢书记员,全体坐下。”

随着法官的一声锤响,开始更换诉讼主体后的庭审程序。

因为案件的过程在上次的审理中,都已经很清楚,所以开庭之后,法官直接就顾氏方律师诉状里的陈述和请求做了复述后,便直接进入了双方争歧处的提问环节。

“被告律师,你对被告齐微和刘亮的辩述,还有疑问吗?”法官看着方律师问道。

“有。”方律师向法官点了点头,从坐位上站起来,看着齐微说道:“你在上一次庭审中,告诉大家,说你在这次交易中没有和邬倩倩之外的人有过联系是吗?”

“是。”

“你也不知道这个创意是会给卓雅用的,是吗?”

“是。”

“**月**日**点,你在烙色酒吧见到了邬倩倩是吗?”

“……是。”

“你和邬倩倩进门时遇到许诺,邬倩倩与许诺起了冲突,后经人化解后,你与邬倩倩一起去了烙色3号包间,3号包间里除了你们两人,还有谁?”

“……”

“法官,这是酒吧提供的包间录相,显示当时除了齐微和邬倩倩外,还有一位男士在座,而且,邬倩倩与这位男士举止亲密,由此可判断两人是熟识。”方律师说着,便将一个U盘和打印出来的截图交给了法官。

法官在仔细看过后,交给书记做证据备案,然后对齐微说道:“请你回答原告律师的问题。”

齐微紧张的看了自己的律师一眼,她的辩护律师轻轻点了点头后,她才强自镇定的说道:“那个人是邬倩倩的朋友,我并不认识。”

方律师看着她冷然而笑:“第一,你们的交易过程并非只有你和邬倩倩参与,这一点,你在说谎;第二,你看到的这两张图片确实模糊不清,但不代表当天去酒吧的人没有认识的。”

“……”

“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在卓雅将广告片放出来后,你有没有与当时交易的人再联系?”

“没有。”

“法官大人,齐微说事先不知道对方会将创意案交给竟争对手的卓雅公司,却在对方公布后,并不觉得有任何不妥和疑问,这显然不是正常人的思维方式。所以我认为齐微在说谎,她在交易之初就知道对方是要做什么用、会给公司、会给我的当事人带来什么后果。”

“我反对,反对对方律师做无根据的推测。”齐微的律师大声说道。

“原告律师,请注意你的用词。”法官点了点头,对方律师说道。

“法官大人,被告齐微对交易过程的描述有明显的不实之处:比如:她说交易过程只有她和邬倩倩知道,但事实上还有第三人参与;所以对她其它的描述是否有不实之处,我认为值得怀疑。”

“而在法庭上公然撒谎,到底是自愿的?还是受人教唆的?如果是自愿,又是为了维护什么人?如果是教唆,教唆人是谁,为了达到什么目的?”

“这些,我们愿意再花时间去取证,但齐微本人的做法,已经对本案件的正常审理造成困扰,影响司法公正,我请求法官对齐微做如下判审:第一,以盗窃、利诱、胁迫的不正当手段获取权利人的商业秘密,构成商业秘密罪,请求按商业秘密罪判罚;第二,故意、恶意在法庭上做伪证,企业混淆事实,请求按扰乱法律秩序予以处罚。”

方律师看着齐微,目光凌厉的说着,吓得她双腿发软,一下子跌坐在椅子上。

法官的眸光微微沉了沉,看着齐微的律师说道:“被告律师还有什么要说的。”

齐微的律师微微皱着眉头,沉声说道:“我的当事人,已经承认自己以非正当手段取得公司的商业机密并以30万的价格转卖给第三方。所以请求法官看在我的当事人认错态度诚恳上,给予适当轻判;对方律师所提到的我的当事人说谎的证据,我认为并不足以为成证据,当时参与的第三人,或者与本案并无关系,所以我的当事人自动的将他排除在参与交易人之外。这只是人和人之间的认识不同、没学过法律的人也没有这样严谨的思维,所以不足以构成干扰法律秩序,请法官大人明鉴。”

法官点了点头,边翻着桌上的文书,边说道:“关于齐微以盗窃、利诱、胁迫的不正当手段获取顾氏的商业秘密,构成商业秘密罪,此项成立;关于齐微恶意、故意在法庭上做伪证,此项我会将原告提供的证据和询问词,进行庭下审理后再做判断。双方律师还有什么要说的。”

“谢谢法官,没有了。”

“谢谢法官,没有了。”

双方律师各自向法官行了礼后,回到了自己的坐位上。

“对于被告刘亮,原被告律师还有什么问题没有?”法官将资料全部递给书记出庭审备忘录后,看着双方律师问道。

“没有。”方律师沉声应道。

“没有。”对方律师也点头应下。

由于刘亮的参与程度不高,并不具有挖资料的价值,所以方律师放弃了部分疑点的继续深挖。

对于齐微突然步步紧迫的态度,加上新呈上来的证据,对秦蓝有着明显的指向性,所以对方律师应该能看出来他们对于邬倩倩绝不会手软的决心——在他们不让步的情况下,自己这方,便不再顾忌法官对秦蓝的维护,将整个案子撕开了来打,这对谁都没有好处。

所以,若对方律师不抱侥幸心理,基本上通过齐微的庭审情况,便该做出姿态,因为在邬倩倩的身上,能挖出来的东西,比齐微身上多得去了。

只是,以他对官场人的了解,他们那种官本位的强势心态,让这种让步,实在是太难了。

所以,他还必须做好接着啃硬骨头的思想准备。

…………

由于双方对刘亮陈述都不再发问,法官便宣布休庭,二十分钟后重新开庭。

…………

“顾总,因为对方不是同一个律师,所以他们是否会让步,我现在还没有把握。不过,对于齐微方面,我们新提交的证据和采证犯围的扩大,也足以让他们紧张了。”方律师收好齐微案子的文件,将邬倩倩和秦蓝的资料拿出来后,边看边对顾子夕说道。

“和本案无关的证据也呈一些出来,让他们知道,我们的目的就是要重判她,就算这一次他能保住,我们也会让她在里面坐着没机会出来。”顾子夕冷冷的说道。

“恩,是这个安排。”方律师点了点头,与顾子夕一起看向被告席,对方律师已经离开了坐位,想来是和法官去沟通了。

“如果对方心理素质不够好,可能第一轮的证据放下去,就能有结果,这样当然更好。”

“若对方心理素质够好,这个官司打了邬倩倩,还得接着审秦蓝,打到最后,可能还是会提及卓雅的莫先生、许小姐,还有那位市长千金。您看是不是事先知会一下许小姐?”

看到这情况,方律师初步判断对方可能不会妥协,而是利用上头的势力向法官施压了。所以方律师迅速将情绪调整到最敏锐和犀利的模式——所有与案子有关的话题,他都会无所顾忌的甩出来。

“恩。”顾子夕点了点头,抬眼看向许诺,她正低头整理着什么。

“我过去和她聊聊,你再准备一下稍后的问题。”顾子夕轻声向方律师交待了一声,便朝许诺那边走去。

…………

“好象瘦了些呢。”顾子夕看着她轻声说道。

“有事吗?”许诺抬眼看向他,眸底微暗,脸上却淡然沉静。

“稍后方律师的问题,或许会涉及到莫里安和你,还有林允儿,有问题吗?”见她如此的漠然的态度,顾子夕只觉得心里微微一疼。

“恩,我知道了,不必顾及我,以官司的结果为主要考虑因素就行了。”许诺淡淡回应了一句后,便一直低着着看桌上的资料,没有与他继续说话的意思。

顾子夕站在她的面前,只是沉沉的看着她,直到书记员宣布休庭结束,他才转身回到自己的坐位上。

…………

“许小姐什么态度?”方律师凑过来问顾子夕。

“没问题,按你的思路来打。”顾子夕轻声说着,示意方律师看向法官走进来的方向。

“恩,看来法官很为难。”方律师看着法官阴沉的脸上,再不是面无表情的样子,反而有几分火气,对顾子夕说道:“学法律的,最多会利用法律的漏洞来审案工判决,对于违背法律原则的事情,都有自己的底限。”

“当然,除了法律流氓、或半边脚踩在政界的人除外。”方律师深深吸了口气,知道接下来的官司,是一场硬仗——在十分证据也有可能被抹杀成五分证据的情况下,想赢,他就得准备十二分的证据。

……第三节:子夕。爱情期许……

“报告法官,原被告双方、证人均已到庭,请开庭。”

“谢谢书记员,全体坐下。”

随着法官的一声锤响,休庭后的庭审再次开始,这一次,是从邬倩倩开始的。

…………

“被告律师,原告认为,邬倩倩用30万购买顾氏的创意案,只是为了帮朋友出气的动机没有说服力。原告律师,请你就此点向对方律师陈述你的观点。”法官对方律师说道。

方律师向法官点了点头,从坐位上站起来,看着对方律师和邬倩倩说道:“我对邬倩倩的这个动机提出以下几点疑问:第一,你的三十万是哪里来的,据我了解你现在的工资是税后每月6000,工作时间6年,不吃不喝不用的情况下,税后总收入是43。2万。”

“据我们的证据显示,在这6年里,你出国旅游6次,花费20万;买了一套江景房132万,你穿的衣服都是国际大牌,每件平均价值在3万,我们就算你三个月只买一件,不买包包和鞋子的情况下,你6年的服装费是72万;”

“假设你所有的开支都是你父母提供,你的钱全部存了下来,那么我想请问在坐各位,会不会有人,平时都花父母的钱,然后用自己60%的家当,去买一份自己用不着的东西,只为帮朋友出气。”

“那么还有一个问题,你这六年所花的224万,如果是你父母所提供的话,我想请问:你母亲没有工作,你父亲任工商局长的月工资是多少?能否向法官提供一份你的家庭收入证明。”

方律师看着邬倩倩犀利的问道。

“法官大人,我反对,反对对方律师提出与本案无关的人与事。”邬倩倩的律师只觉得一阵冷汗顺着背脊往下流——一个简单的商业盗窃案,如果牵扯出其它的事情,当真是得不偿失。

“法官大人,我这个问题,直接关系到邬倩倩的行为动机是否成立,所以她必须回答。”方律师紧迫的说道:“如果替朋友打抱不平的行为动机不成立,那么她的行为动机是什么?是否有人授意?是否有人出钱她只是中间人?如果是,那个人又是谁?又是什么目的?”

法官沉沉的看了方律师一眼,低声说了一句:“邬倩倩请回答原告律师的问题,原告律师请注意把握问题节奏,不要牵扯过多与本案无关的人事进来。”

“是,谢谢法官。”方律师轻扯嘴角,转头目光凌厉的看着邬倩倩,冷声说道:“邬倩倩,请你回答:你用来交易的30万元所得何处?你的行为动机是什么?是谁授意你做这件事?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一连串的问题,果然没有再涉及到她的父母,却个个犀利猛烈,让人无法招架。

邬倩倩看着方律师的嘴巴一张一合,双手扶在桌面上微微颤抖着——林副市长用职位逼爸爸、这个人又用不合理收入的证据来逼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只因为他是副市长未来的女婿。

可是,可是如果把他供出来的话,爸爸的前途就完了。不供出来的话,自己全认了,是不是可以都结束了?

邬倩倩看着自己的律师,久久的不敢说话。

“法官大人……”

“邬倩倩,请你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在对方律师请求休庭的话还没说出来,便打断了他的话,厉声要求邬倩倩回答问题。

“你们别再问了,我不要轻判、法官大人,这件事都是我做的、是我一个人的错。”邬倩倩只觉得一阵崩溃,再也顶不住的大声哭喊起来:“都是我的错,你们别问了,也别查我爸爸妈妈,我都认、都是我的错……”

“倩倩……”秦蓝不禁有些不忍。

“倩倩,你胡说什么!”她的律师却满脸的恼火——法官已经警告方律师不要再将事态扩大了。她只要咬死原来的说话,对方最多从秦蓝的角度再提证据,不可能把她父亲也牵扯进来的。

当真是娇娇小姐,看起来凶悍泼辣,却一点压力都承受不了。

“法官大人,邬倩倩既然已经承认所有的事情都是她一人所为,您也说过不要牵扯面过广,那么我请求法官大人当庭确认我方的诉讼请求:第一,被告邬倩倩以盗窃、利诱的不正当手段获取顾氏商业秘密,并将其用于顾氏竟争对手的商业竟争中,使顾氏蒙受损失巨大,使对手公司从中获利,已购成商业犯罪,在三年以上七年以下的有期徒刑量刑中,请求从重量刑。”方律师知道法官的压力也不小,所以在邬倩倩自己愿意全部承担后,便迅速让法官表态。

而且,他并没有将对秦蓝的事情一并表态——很清楚,法官怎么确认邬倩倩的案子,将直接关系到他如何挖秦蓝的案子。

既然大家的主次正好错位,其实应该各让一步,这样拧着,谁都没有好处。

…………

“辩方律师,你还有没有问题要问?”法官面色阴沉的看着邬倩倩的律师,沉声问道——这当然也是一种压力暗示:当事人自己都认了,你还坚持什么?这不是让大家为难吗!

邬倩倩的律师暗自叹了口气,低声说道:“我没有问题了。希望法官考虑顾氏方面并未造成实际的损失,在量刑时,给予考虑。”

“顾氏的损失报告已经提交了上来,既然你没有新的证据证明邬倩倩无罪,法庭会最大程度考虑原告的诉讼请求。”

“书记员,刚才的意见都记下来了吗?”法官说完后,对坐在前面的书记员问道。

“记下来了。”书记员边在电脑里快速的记录着法官的意思,边应着。

“好,对于被告秦蓝,原告律师还有什么问题吗?”法官看着方律师,沉静的问道。

“在没有新的证据出现前,我方暂且认为秦蓝陈述的都是事实。若有新的证据出现,我们将重新提起诉讼。”方律师专业的说道,也给事情可能会发生的变化,留下了可操作的余地。

“被告律师呢?”法官点了点头,看着被告律师问道。

“我没有问题。”被告律师向法官点了点头。

“今天的庭审就到这里,一周内会通知你们双方过来领判决书。”法官将锤子重重的敲了一下后,看了一眼还在哭泣的邬倩倩,转身离开了法庭。

书记员也在快速的做完庭审计录后,打印出来,交给双方律师和当事人签了字,然后抱着资料离开了。

…………

“方品律,你太过份了,用这种手段逼一个小姑娘。”邬倩倩的律师,看着方律师恼怒的吼道。

“事实是什么样子的,你我心里都清楚。没见过狗咬了人,还在这里怪被咬的人不该哭的。”方律师看着对方律师冷冷的说道:“咱们做律师的,讲的是证据,也要讲良心。”

“我的当事人,许诺,今年23岁,无父无母,只有一个相依为命的生病的姐姐。这份工作对她来说,是所有生活和姐姐治病的来源,你们因为一点小事就对她下此狠手,你们可还有一点人性、一点良知?”

“她和我的另一位当事人顾子夕是情侣关系,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因为这件事,两人产生了很大的分岐,因此婚事搁浅。这失恋的打击所带来的精神损失费,我还没跟你们算,你们还敢说过份?”

“我是一个律师,我不仅要维护我当事人的利益,还要维护法律的公正,所以,我做的都是我该做的;如果你们想报复什么的,我方品律做了三十几年律师,也不是没会过当官的。”

方律师冷冷的说完后,将资料整理进资料袋里,转身对顾子夕说道:“顾总,今天我就先走了。关于判决书的问题,我会跟进法官落实到位。”

“谢谢方律师,辛苦了。”顾子夕伸手与方律师重重一握,真诚的感谢着他。

“应该的,我们永远要相信,法律的公正有时候会来得迟一些、困难一些,但终究还是会来的。”方律师点了点头,看着顾子夕说道:

“当然,你也要相信,爱情的公正,就是只要你爱着、坚持着,属于你的爱情即便会来得迟一些、困难一些,也终究还是会来的。”

“谢谢。”顾子夕的心头一暖,转眸看向旁边的许诺,眸子里一片温柔的期许。

------题外话------

各位亲,对于商业犯罪的量刑,之前一章是在百度里查的资料,今天请教了一下商业案子的律师,前面的说的可能不太准,我稍后会把前面章节涉及的数据改过来。今天这章的陈述会是比较标准的一个说法。

若有引导失误,还请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