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12三亚相遇

权少的新妻

“你要去三亚?那里好暖和的。”顾梓诺扯着她的手,开心的说道。

“深圳也不冷啊。”许诺被扯着往前走了两部,看着他笑着说道:“想要什么礼物?我给你买回来。”

“杨桃、木瓜、芒果、菠萝蜜、红毛丹、火龙果……”顾梓诺一串串的报出来,许诺的脸都要绿了——他这是开水果行呢?

“我想想,还有什么好吃的?还有咖啡,我爹地最爱的,三亚的咖啡可好了,还有椰奶的味道。”

“恩,还要珍珠,可以送给我妈咪、还有小张老师。”顾梓诺兴奋的说着,抬头看了看许诺,忙又改口:“我是说送给小张老师,你不喜欢我妈咪是吧。”

“顾梓诺,你还真不知道客气,我一个人去也,怎么能搬那么多东西。”许诺瞪着他说道。

“你笨啊,水果可以托运、珍珠和咖啡你就放行李箱里好了。”顾梓诺好心的教着她。

“好吧,知道了,我还不知道你这么能吃的啊~”许诺只是无语,却又开心——顾梓诺越来越习惯,每周五会由她来接他、每周六会和她呆一整天、每次顾子夕出差,都是她来带他。

他和自己的相处,甚至比和艾蜜儿更多了吧。

顾子夕在这方面,做得当真是不错。他很用心在维护和促进她和梓诺的关系。

不管未来如何,顾子夕这个男人,会是她生命里最重要的一段记忆。

…………

“你们两个,今天还坐公共汽车吗?”顾子夕将车停在她们的身边,按下车窗,朝他们挥了挥手。

“顾梓诺,你说呢?”许诺看着顾梓诺。

“要坐,我喜欢坐公共汽车。”顾梓诺用力的点了点头。

“我跟着你们吧,今天正好没事。”顾子夕点了点头,开着车慢慢的跟在她们的身后。

似乎这样的情况已经很多次,他很享受这样看着她们母子慢慢走、慢慢聊的画面;在路上走的母子两人,也习惯了无视于他开车跟在身旁,总是旁若无人的聊着天、讲着话,偶尔一起大笑、偶尔一起发恼。

…………

“阿姨,你坐。”顾梓诺看见一个大肚子的女子上车,忙从坐位上跳下来,把位置让给了她。

“哎哟小朋友,你是小孩子咧,你自己坐。”那阿姨笑的一脸的灿烂,虽然不坐,心情却极好。

“你坐吧,我抱他就可以了。”许诺伸手将顾梓诺拉到自己怀里,然后抱他在自己的膝盖上坐下来。

“你儿子真懂事、真有礼貌,你教得真好。”那女子笑着夸了顾梓诺两句后,才扶着椅子坐了下来。

许诺看着顾梓诺,心微微慌乱的跳动着;顾梓诺也微微蹙起了眉头,伸手拉下许诺的头,在她耳边低声说道:“好多人说你是我妈妈。”

“可能我们长得像。”许诺心慌的说道。

“我和我爹地长得像。”顾梓诺低声说道。

“我说人像是一种感觉啊,比如说:我爱笑,你也爱笑;比如说:我笑的时候眼睛是弯的,你笑的时候眼睛也是弯的。”许诺刻意笑出一副眉眼弯弯的样子,看着顾梓诺说道。

“是像哦。”顾梓诺伸手摸摸她的脸和眉头,认真的点了点头。

许诺抱他坐好后,两人一起看向车窗外的路、人、车、广告牌,许诺小声讲着那些广告牌的故事,顾梓诺也听得津津有味儿。

其实坐公共汽车并不舒服,虽然没有计程车里那样难闻的味道,可车身摇晃和急刹车都让人感觉到极不舒服;还有很多人?大声说话的声音、小孩子哭闹的声音、还有人吃东西的味道,都让顾梓诺从开始的好奇,到后来的厌烦。

但他喜欢公共汽车这种慢悠悠的感觉——从容而不慌张的,没有人逼着你学习、写字,整个世界感觉都从容了下来;

他也喜欢和许诺挤在一张硬板凳上,她紧抱着自己不被车子的惯性甩出去,她给自己讲公共汽车的票价怎么定、讲路边的广告牌为什么要挂这里、高楼大厦幕墙的设计原理、讲很多很多临时起意的话题,却又那么新奇,是他的世界里从未接触过的。

“许诺,我喜欢你。”顾梓诺转头,看着许诺软糯的说道。

看着顾梓诺黑亮的眼睛、柔软的小脸,许诺突然有种温暖的感动——身体里潜在的母性,在他柔软的声音里,变得无比的温柔;一个女人做母亲的能力,似乎是天生的,前一刻还不会、前一刻听见孩子喊妈妈还羞涩,当孩子在怀里的时候,却什么都会了。

…………

下车后,顾子夕的车就跟在公共汽车的后面。

“我们上去了,你明天中午来接顾梓诺,我周日的航班飞三亚。”许诺牵着顾梓诺的手,走到顾子夕的车边对他说道。

“方便多带一天吗?我周日来接他,顺便送你。”顾子夕看着她问道:“蜜儿的房子是最近买的,家具和软装才进场,我担心对身体不好,不想让梓诺过去。”

“顾梓诺同意的话,我没意见啊。”许诺点了点头,看着顾梓诺问道:“你的意见呢。”

“好吧。”顾梓诺点了点头,看着顾子夕问道:“我妈咪说,新房子弄好了,想请你去做客,可以吗?”

顾子夕抬头看着许诺,许诺只是转眸看向别处,不参与他们的家庭计划讨论。

顾子夕的眸子微微暗了暗,对儿子说道:“爹地可能没有时间,不过可以送你过去。”

“好吧,爹地再见。”顾梓诺向顾子夕挥了挥手,牵着许诺的手,两人边走边聊的往小区里面走去。

直到她们母子的身影完全隐入楼道间,顾子夕才发动车子,往自己公寓开去。

…………

“顾梓诺,你怎么又趴在窗台上,这里很危险。”

“顾梓诺,你在我这里怎么一点儿都不绅士呢?”

“顾梓诺,你不趴窗台就趴地上,我这地有两天没擦了呀,你的衣服弄成这样回去,你爹的眼光都能把我给杀死了。”

“顾梓诺,吃饭了。”

…………

“许诺,你这样子千万别被我爹地看到了,好丑。”

“许诺,我觉得你讲电话比对我说话温柔多了。”

“许诺,你要是有小宝宝一定会烦你的,话这么多,好吵。”

…………

“顾梓诺,皮痒了是吧!”

…………

四岁大的小屁孩儿,埋汰起人来,真是一套一套的。

两人习惯性的斗着嘴,晚饭后,两人去楼下散了会儿步后,回来洗了澡,许诺和他一起偎在**,陪他一起看书、给他讲故事,直到他酣甜的睡去。

小心的关上房门,许诺回到书房,开始整理关于三亚出差的资料。似乎已经习惯,只有在12点以后才能睡着——一直沉浸在工作中的时候,似乎一切都很好;而夜沉人静一个人的时候,如果不找点儿什么事来做做,心里总会时时泛起一种类似于空洞的伤感。

…………

“梓诺睡了吗?”

“睡了。”

“你也早些睡,别总是熬夜。”

“恩。”

“出差是一个人吗?”

“两个。”

“呆几天?”

“三天。”

“你可以将最好的团队给他们,但顾氏的案子你亲自来做,你想想办法。”

“我要见过对方的需求后,才能确定。”

“生意规则,要在客户需求的紧迫性和业务利益最大化的基础上,进行有着效调剂。”

“顾先生、顾总、这世上不是只有你顾氏的生意有指定需求;也不只有你顾氏的生意利益最大;况且,利益也要讲求个短期和长期。三亚‘景园’公司这是第一次合作,不管大小,都很重要。”

“越来越会讲生意经了?”

“你……”

“先休息吧,看完‘景园’的需求,我们再聊。”

“恩。”

“晚安。”

“唉……”

“恩?有事?”

“工商局那边的事情怎么样了?”

“……”

“不方便说也没关系,我只是随口问问。”

“我手上有邬倩倩父亲收贿的录音和照片、也有他无理由骚扰企业拿回扣的证据,现在提交到了省纪委;工商这边强行下了文件,让媒体撤下顾氏所有的广告;市里也在给公司施压,我们所有的进口原料和设备上面,全在海关给卡住了。”

“要不,该妥协,就妥协吧。邬倩倩也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秦蓝在外企也再无重来的机会。没必要把整个企业搭进去。”

“你在担心我?”

“……”

“我顾子夕是个纯粹的商人,一向是无利不早起。这件事我能顶着,自然有顶着的价值,你不用担心。”

“才不担心呢,我挂了。”

“许诺——”

“恩?”

“晚安。”

“晚安。”

…………

挂了顾子夕的电话,许诺看着电脑中的计划书发呆良久。

这三个月的时间,两人似乎已能如普通朋友般的相处,有时候又比普通朋友多一些默契;两人在聊起工作时,都专业又职业,没有谁会越界一步;两人在说起儿子时,都习惯又平常,没有谁会借机更近一步。

这样的普通与平淡,让许诺觉得安心,让她慢慢不再害怕与他的接近、不再害怕与他相处。

只是,他那些平淡的问候,她总能第一时间感觉到隐藏很深的关心;他眸子偶尔的停驻,她也总能第一时间察觉到他压抑的情愫。

顾子夕,象我这样没有恋爱过的人,忘记一段感情会很困难;你有过这么多的经验,要忘记一段感情,应该会很容易吧;

好吧,我们比比看,谁恢复得更快吧!

关上电脑,回到**,将顾梓诺搂进怀里,安适的睡去——这一夜,无梦。

…………

周日,机场。

“是的,已经在机场了。”

“恩,请安排一辆车,我们会先去卖场走一圈,下午直接到公司。”

“不用客气,合作愉快。”

许诺挂了电话,拖着行李箱对顾梓诺和顾子夕挥了挥手:“谢谢你们的送行,我进去了。”

“再见。”顾子夕牵着顾梓诺的手,看着她淡淡的微笑着。

“许诺,再见。”顾梓诺也举起小肥手,朝着她用力的挥了挥。

“再见。”

许诺眸光轻暖,拖着行李箱转身快步往安检处走去。

……第二节:许诺。创意里的坚持与妥协……

许诺和同事三三到了三亚后,将行李放进酒店后,拿了相机和本市的商业地形图,和‘景园’安排的司机一起,直接去走店。

“许小姐、万小姐,要不先午餐吧?”‘景园’的司机客气的说道。

“不用,我们一会儿在商场买点快餐就可以了,先看店吧。”许诺将地图打开,和三三一起研究了一下,便决定了走店的路线。

那司机看着这两个女孩儿工作如此的拼命,心下不禁佩服。

…………

“商场门口、进店动线、这里的广告牌都拍下。”

“日化楼层的布局,堆位方式,‘景园’原有的堆位,拍了吗?”

“好的,去收银台那边坐会儿,准备好录音笔。”

两人买了盒饭,在收银台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口袋里录音笔,却对准了收银台买单的方向。

两人慢悠悠的吃完盒饭,已经是二十分钟以后的事了,她们相互交流了一个眼神,伸手按了口袋里的录音笔,将饭盒收好扔进垃极桶后,起身往下一个卖场走去。

原计划4点去到‘景园’公司办公室,结果按消费圈的区分,一共走了六家店,就到了下午六点了。

“李总,我们现在往公司这边来,不好意思让你们加班了。”

“没事,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好的,大约……”许诺看了一眼司机,见他做了个手势,便对电话那边说道:“大约30分钟可以到。”

“ok,稍后见。”

…………

“两位真是太敬业了,比男人还拼啦。”司机看着后坐的两人,已经在坐位上打开电脑整理电脑,还戴着耳机听录音笔,不由得直摇头——这工作状态,真是没法儿比。

许诺和万三三只是笑了笑,便将注意力集中在电脑上,每人负责一部分资料的整理,将今天看店的情况,快速增加到之前做的关于‘景园’项目的建议报告上。

…………

许诺和三三到达‘景园’的办公室时,大多数人已经下班了,只有会议室的灯和走廊的灯还亮着。

而‘景园’的老板司景和市场总监齐山在看到许诺和万三三时,不由得有些失望——这两个女孩子,真是太年轻了。

而且因为下了飞机后直接去走店,又在车上赶资料,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疲惫,与在通电话时形成的干练、精英的印象相去甚远。

“许小姐、万小姐,辛苦了。”市场总监齐山世故的掩下眼底的失望,快速走上去与许诺和万三三握手。

“不好意思,让各位久等了。”许诺伸出右手,与齐山轻轻一握便即收回。

她纤长指尖冰凉的气息,让齐山微微一愣——这样的纤长、这样的温度,有一种让人安心的专业感,这样的感觉,远远超过她这张年轻的脸,给人带来的失望。

“司总好,我和我的同事下午对本地商圈做了细致的了解,相信让您和您的同事多等这三小时,是值得的。”许诺主动的将手伸到司景的面前,淡然而微笑着说道。

“当然。”司景的笑容有些寡淡,伸手与许诺轻轻一触后,朝她身边的万三三轻轻点了点头,便转身去到了会议室。

“许小姐、万小姐,里面请。”齐山做了个请的手势,将许诺和万三三让进了会议室,对于自家老板的态度,他也没有多说什么——给对方公司一些压力,合作上也会多一些主动权。

…………

会议室里坐着的,一共是四个人,‘景园’的老板、市场总监、产品总监、市场策划经理。

许诺和同事进去后,向大家点了点头,直接将电脑打开,将资料考到了u盘,然后走到已经打开的投影仪前对大家说道:“已经耽搁了大家三个多小时时间,对于项目本身的提出、贵公司为什么要选择‘品尚’这些与创意无关的话题,我就不再多说了,下面我直接与各位聊一下这次产品推广的一些数据。”

她的话说完,司景原本寡淡的脸色,略略好看了一些,对许诺的做法似乎是多了一些认可。

…………

“首先是需求与现实的比较:贵公司提出,希望这次的推广,能‘景园’的品牌市场占有率达到排名前五;销售额比去年同期推出的新品提升25%;”

“首先十分值得肯定的是,贵公司的目标非常清晰直接,这让我们的工作变得更加有针对性。那么我们看看这个目标达成的几个关键因素,贵公司具备了哪些?我们品尚通过创意和推广模式的设计,又能弥补哪些?最终能达到什么效果。”

站在讲台上的许诺,整个人已经完全调整到工作状态,就连连续走了四个多小时终端的疲惫感,也一扫而空。

“‘景园’的市场占有率去年同期是8%,今年仍然是8%,根据贵公司提供的数据显示:我们的销售额提升了18%。但我们来看看整个行业今年的数据:市场排名第一的顾氏,市场占有率由25%提升到55%,销售额增长47%;排名第二的卓雅,市场占有率由40%下降到35%,销售额增长为5%;其它品牌我们暂且不谈,这就说明一个问题:销售额的增长与市场占比确实相关,但并不一定是正相关。”

“在对手公司的销售增长凶猛的情况下,就算我们的销售有小幅增长,我们的市场占比仍然会下降。所以,我想提醒各位:如果我们的目标放在市场占比上,我们的推广方向会直指对手,以压倒对手为目的;如果我们的目标放在自身产品增长上,我们的推广方向则是内挖式的。”

“各位可能会问:既然压到了对方,那么销售额肯定就有大幅的增长,这个方向的推广当然好。大家看看这个对比图。”

“这个数据说明:我们用强压式的创意设计和推广方式,可能会需要背离产品原有的气质和定位,或许能取得一时的成绩,但对于后续产品开发和企业气质定位,都会产生较大影响,受影响的将是整个品牌的消费者联想,我们认为是一种短视的行为,除非我们的企业气质与对手相当的接近,恰好可以用到这一种;”

“而内挖式的推广方向,我们的创意设计,会最大程度的延续整体品牌气质、尊重公司历史。达到品牌持续增值、可持续性发展的目的。这是一种有利于品牌培养的做法,要的是我们有一颗耐得住寂寞的心。”

“市场占有和品牌打造在长期性上来说,具有一致性;但在阶段性重点上来说,一定是有冲突的,所以我在接下这个案子前,我想司总能考虑清楚:景园现阶段,是要市场还是要品牌。”

许诺看着司景微微一笑,接着说道:“接下来我们再看看第二个目标,比去年同期新品增长达到25%。”

“同样,我们再来看一组数据:这是今天下午我和我的同事到达三亚后,对本市abc三级商圈进行的同类商品客流量分析、消费者购买行为分析,其中有照片和录音资料以供参考。”

“由照片可以看出,现在我们各大卖场的陈列,大都属于二级或三级陈列,这一点是需要调整的。我们是一个全国性品牌,三亚就是我们的主场,在这里,无论哪一级的商场,我们必须拿到一级陈列位,在本市将市场占比拉起来,无论对于总占比的提长、还是对于品牌的可持续性发展、更是对于消费者信心,都是必须的。”

“我们再看看我们在各卖场收银台录下的消费者对话,以及消费者在更新家里洗发水品牌的原因和时长调查数据。”

“由这些数据可以看出来,对于日化品,消费者更喜欢用新产品、对新品牌有着浓厚的兴趣,他们换品牌的原因,可以只是不喜欢了、新的这个包装更漂亮、味道更好闻、功能正好是我需要的等等,五花八门不一而足;”

“这说明,日化品的品牌忠诚度极低,这就要求我们新品推出的速度要快。而且新品与上一季产品要有一定的关联度,但核心卖点一定要完全不同。否则很难刺激消费者的购买欲望。那么,他很可能不选你的新品,同时抛弃掉你的老品,而选择其它品牌了。”

“对于这种现状,我们企业可以做的是:在合适的时间推出新品、在产品的包装、气味、功能上做不断的改进;而我们策划公司可以做的是,将企业做的这些工作,以最合适的方式推广给消费者,以刺激他们的消费欲望,增加客户粘性和忠诚度。”

“所以,虽然销售增长与很多因素相关,但在当前的消费环境下,以创意和推广来将销售额提升25%,是我们品尚公司可以做到的。”

“下面这张表,是‘景园’在各个渠道的销售数据:其中线上广告、终端促销、折扣销售、纸媒广告、销售人员增加等等因素,在各个渠道里的销售数据增加的比例都十分清楚。”

“所以最后我的创意团队给出的结论是:针对电媒和纸媒的消费者量身定做创意方案,并进行定向投放。”

“这就是我们团队对‘景园’所有的分析和推广建议,若各位对刚才所呈现的数据和信息还有任何疑问,我们欢迎您提供更新的信息。”

许诺将ppt停留在最后一页的数据表上后,便回到了坐位上。

原本对她并不看好的司景,在看到一份只有数据和现场的ppt后,就一直不说话了——他知道很多咨询公司喜欢用数据说话:什么行业数据、国际数据、等等,一大堆看起来专业又吓人的数据,让你不得不信。

而品尚公司的这套数据,完全来源于景园的提供与官方数据的对比提取;然后就是这两个小丫头今天在现场提取的数据。

这些数据对于他们企业自己人来说,是如此的真实而熟悉,而这些数据背后所带来的信息量,又被她分析得如此的透彻——专业人做专业事,当真是不得不服这一点。

而她年纪虽轻,在行业内的声誉还真不是因为两个男人而得来的。

看来,美貌有时候带来的并非正面效应,于这样有能力的人来说,反而是一种阻力了。

…………

“许小姐提出的问题,我们会慎重考虑,当然,我也希望在这方面,与许小姐有更深入的沟通,以期我们后期的合作更具针对性,不知道许小姐可能安排出时间?”司景不愧是商人,想法转变后,态度立即有了180度的大转弯,一脸笑容的看着许诺,那张淡然的脸上挂着热情的笑容,竟然一点儿违和感都没有。

“齐总那里有我们这次的行程表,应该来说都比较紧了。而且,关于到底是选择长远的品牌发展之路、还是走短期的竟争之路,这个建议,我们第三方公司确实做不了。”许诺伸手将散在额前的头发掠到脑后,看着司景摇了摇头。

“我记得品尚的业务范围,有品牌规划这一项?”司景轻挑眉梢,紧跟着问道。

“那是对于老客户,至少合作过两次创意案以上的客户,我们才会接下品牌整体外包的项目,否则会很危险。”许诺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

“没见过许小姐这么做生意的,有生意也往外推?我还真有这个意思,或许这次的合作,就从品牌定位开始呢?”司景见她拒绝得太干脆,难免有些不悦。

“谢谢司总的看重,不过我们创意团队,只对客户的创意需求负责,力求在理解客户意图的情况下,做到最合适;而不介入业务接单和谈判。因为我们相信,一个被利益绑架的创意大脑,是做不出好的创意来的。”许诺合上手中的笔记本,脸上带着傲然的笑容。

做为股东之一的她,当然也会接单和谈业务,但她接的单不会自己来做;做为创意团队的负责人,在做案子时,她是绝对不会参与接单和谈判的,如她所说:

有了利益之心之后,创意的妥协程度就太大了,客户表面上满意了,最终的结果绝对达不到。最终失去的,还是客户的满意,还是以后继续合作的机会,其实是得不偿失的。

所以,就算妥协,她也是有原则的。

司景看着她半晌,无奈的失笑:“有没有人说过,许小姐很难沟通?”

“这次合作结束后,司总会感谢我的难沟通。”许诺坚持却调皮的说道。

“好,好,我们拭目以待。”司景笑了笑,看了一眼齐山,示意今天的会议结束。

齐山点了点头,看着许诺说道:“许小姐和万小姐今天真是辛苦了,酒店那边我们已经订了晚餐,稍后司机送两位回去后,可以直接用餐。”

“今天两位太辛苦,我们就不打扰了,明天中午,司总和我给两位接风。”

“司总和齐总安排很周道,谢谢。不过,麻烦您将酒店的餐让他们送到我们房间,今天的资料我们还需要再整理一下,以确保这些信息和数据的真实完整,否则方向错了,创意再好也是没用的。”齐诺整理好自己的资料和电脑,站起来对齐山说道。

“这个……好吧。”齐山笑了笑:“两位又让我看到自己年轻时候做方案的样子,年轻就是不一样啊。”

“我倒羡慕齐总和司总这样事业有成,成竹在胸的气度。”许诺笑笑,案子之外,倒显得俏皮可爱起来,少了讲方案时的干练冷冽,显出这个年龄少女该有的娇俏来。

“哈哈哈,许小姐真是会说话,只做创意不谈业务,真是太可惜了。”司景摇头笑着说道。

“司总看了我们的创意之后,就不会这样说了。”许诺看见三三也已经收拾好,便与在坐的各人打了招呼,快步往外走去。

…………

“明天中午定个包间,吃饭的时候聊聊品牌定位和发展的问题。”司景对齐山说道。

“恩。”齐山点了点头,看着司景说道:“其实她做创意是没问题,她所说的创意源本,意于品牌定位,这是大的方向。但让她给品牌发展的建议,还是不妥。毕竟年轻,经历的品牌案例不多。”

“她之所以不接我们品牌的单,她说的专业做创意是没错,她自己也接不了。她们公司分工还是挺细的:销售部和品牌部分开,销售部接单下给品牌部;品牌部根据业务的所属行业,再分单给所属行业事业部;行业事业部进行首轮客户分析,交给最适合这个案子的小组来做。”

“目前来说,在行业里是最专业的品牌管理公司。每个小组都是术业有专工。”齐山将品尚的情况向老板详细的介绍了一下,省得他一时听得脑热,所有的问题都抛出来了。

“我知道,多听听别人的意见总是没错。”司景点头笑笑,拿着笔记本往外走去。

“恩,明天先安排一起午餐,聊聊再看。”齐山点了点头,拿起笔记本跟在他的身边。

……第三节:子夕。一起走走……

“许经理,我们刚上去的时候,他们好象还不高兴呢。”万三三与许诺边往外走,边聊着天。

“恩,看我们俩儿太年轻了,又没穿正装,看起来不够专业。”许诺点了点头,在看见站在门口的林晓宇时,不由得停了下来,下意识的继续说道:“所以下次我们还是不能为了赶时间,而忽略了外表。”

“许小姐,你好。”林晓宇看见许诺,便快步走了过来。

“找我?”许诺不自觉的看向她的身后,却并没有人。

“顾总在见一个客户,要晚一些才会结束。”林晓宇知道她在看谁,机灵的答道。

许诺的脸不由得微微一红,收回目光对她说道:“找我什么事?”

“许小姐承诺顾总,在与这边客户见面沟通过后,便确认是否亲自做顾氏的案子,所以我特意过来接许小姐一起晚餐,然后确认。”林晓宇微笑着说道——语气很官方,做法很迫人,倒是顾子夕的做事风格:不达目的不罢休。

“我晚一些答复你们顾总,我现在还要回酒店整理一些资料。”许诺抬腕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6点,加上走了一下午的店、讲了一下午的方案,当真觉得是很疲惫了。

“顾总已经订了晚餐的位,我先和许小姐过去,他见完客户就过来。”林晓宇并没有放许诺走的打算——其实,她心里也在打着鼓:要是许诺就是硬了心不去呢?自己这任务可就没法儿完成了。

“定在哪里?”许诺皱眉问道。

“解放一路的一家泰国风情餐厅。”林晓宇见她没有直接拒绝,便快速说道。

“也好,我们住的酒店也在解放一路,我和同事先回酒店放下东西就过去。”许诺微微一愣,眸光微微闪了闪,便没有再拒绝。

“我送两位回去吧,我们过来办事没车不方便,所以去租车公司租了车。”林晓宇心里大喜,伸手指了指写字楼广场的停车场,快速说道。

“三三,就坐林小姐的车吧。”许诺低头轻笑,拉着万三三跟在林晓宇的身后,调侃着说道:“林小姐这是深得顾总真传,把步步紧迫这一招用得极好。”

“是顾总教得好。”林晓宇也不管她是否嘲笑自己,只要任务达成了就好。

当下快步走到车前,拉开车门让他们上了车后,才回到驾驶室,发动车子往酒店开去。

…………

晚上。

“不好意思,让两位美女久等了。”顾子夕比预定时间足足迟了半小时才过来。

“你要迟道得早些说,我还能把电脑带下来做点儿事,这半小时可真是全浪费了。”许诺有些烦燥的说道。

“抱歉抱歉,临时想起要去买件东西,所以就弄迟了。”顾子夕一脸歉意的坐下来,看着她们温柔的笑着:“罚我点餐吧,怎么样?”

“顾总,我还有个文件要做,明天早上见客户要用的,我就先走了。”林晓宇坐在他们中间,看着顾子夕实在是不同于平时的温柔,只觉得浑身不自在。

顾子夕抬腕看了看时间,微微皱眉问道:“工作再忙,晚饭总要吃的,陪客户吃饭也是工作的一种,明天要用的资料你自己想办法完成。”

“我——”林晓宇张口却说不下去——这个老板,我帮你把人约出来容易吗,现在怕人家说你故意的,非得留我在这儿当电灯泡。

“林小姐就吃了饭再走吧。”许诺微微一笑,拿起菜单,招手叫来服务员迅速的点了餐。

…………

“今天见客户情况怎么样?”吃饭的时候,顾子夕便直接切入了话题。

“还不错,对我们的意见已经表示认可。但他们的需求还有些模糊,所以还需要一段时间的引导。”许诺简单的说了下今天见面的情况。

“所以说,这样的客户不值得你亲自去做。”顾子夕看着她直接说道。

“我的看法和你相反,因为需要更多的引导,所以我才不放心交给别人做。”许诺凝眸想了想,看着顾子夕说道:“不过我晚上要再看看这边的数据,再做最后的决定。”

“恩,那我等你。”顾子夕点了点头,眸光微凝的看着她,似乎是一语双关。

许诺只觉得心微微漏跳了半拍,忙低头吃东西。

林晓宇只觉得他们之间,隐隐流动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却又是谁也没有挑明——似乎挑明了之后,便无法如此平静的相处一样。

一时间,三个人都不再说话。

…………

“顾总、许小姐,你们先走,我来结帐。”吃完饭后,林晓宇忙机灵的说道。

“恩。”顾子夕点了点头,站起来等着许诺。

“我住得很近,不用送了。”许诺抓着包站起来,看着他轻声说道。

“一起走走吧,忙了一天,晚上放松一下。”顾子夕微微一笑,看着她淡淡的说道:“你放心,我不会为了要你接我们的单就贿赂你的。”

那样的淡然与理所当然,完全一副生意人的口吻,让人没有半点暇想的余地。

“开什么玩笑。”许诺不由得低头轻笑,拉开椅子走到他的身边,与他一起慢慢往外走去——或者,两人能够如此平静而坦然的相处,是她一直努力做到的:既然他已经可以,她也一定要努力做到。

…………

两人慢慢的走在异乡的夜色里,冬日的晚风,带着亚热带气候里独有的暖意,吹在身上柔柔的、暖暖的,有种让人昏昏欲睡的感觉。

顾子夕低头看她,脸上的疲惫让他心疼,却又贪恋与她这样亲密的相处时光。

“很累了吗?”他的声音低沉中带着温柔。

“有些累了,今天从下飞机到现在,几乎是一刻不停的。”许诺点了点头。

“前面有张椅子,过去坐坐,歇歇脚,我就送你回酒店。”顾子夕柔声说道。

“好啊。”许诺点了点头,慢慢的往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