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13贴身跟进

袁雨作品 权少的新妻 权少的新妻 公告区 . chapter013 贴身跟进

两人走到木椅边轻轻的坐了下来,看着街上的灯红酒绿、听着人来人往的笑语喧哗,在这样的热闹里,只觉心情一片宁静。

两人似有默契似的,只是这样的看着、听着,喜欢着这喧嚣中的沉默的默契,有种比寂静更沉静的温柔。

…………

“现在的工作,要经常出差吗?”顾子夕轻轻问道。

奇怪的是,身边却没有回答的声音。

“许诺?”顾子夕侧头看她,她却将头靠在椅背上睡着了,沉静的面容在霓虹的闪烁里,疲惫而温婉。

“总是忙起来,都不知道照顾好自己,总是这样让人担心。”顾子夕轻轻叹了口气,将她的头移到自己的胸前,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已被那椅子梗出一条印子,心里的叹息不由得更重了些——他这么个大活人在呢,她宁愿选择靠在椅背上,也不愿意靠在自己的肩头。

许诺、许诺、一个人如此的坚持,你可曾感觉到累了?

大手轻包住她的脸,唇轻轻的吻在她的额心,眸底是浓浓的心疼与无奈——若说柔弱的女子让人疼惜,如她这样只肯靠自己的倔强女子,却更让人心疼。

脱下外套盖在她的身上,大手在她的脸上细细的描绘着,将她的模样细细的刻入心底。

…………

当林晓宇开车过来的时候,便看见许诺身上搭着顾子夕的外衣,靠在他的怀里睡着了;而顾子夕只穿一件单薄的白衬衣,拥着她坐在那里,脸上一片温柔,而低敛的眸子却看不见情绪。

“顾总。”林晓宇走到他们身边,轻喊了一声。

“恩,送她去酒店。”顾子夕点了点头,轻轻的将许诺抱了起来,慢慢的往车边走去——那小心冀冀的样子,似乎生怕重了一点就会吵醒了她。

林晓宇转身站在原地,看着顾子夕高大身影对许诺小心的呵护,只觉得这个背影从未如此的美好。

“您不一起吗?”林晓宇见顾子夕将许诺在后排坐放好后便下了车,忙走过去。

“我在街上走走,到了地方你喊她起来,让她自己上去。”顾子夕低声说道。

“好的,那我先走了。”林晓宇说话的声音也不自觉的温柔了起来,转头快速上车后,看着后视镜里顾子夕依然直立在街边的身影和追随的目标,心里不由得涌起一股温暖的感觉——世界上,原来还有这样一种爱情,它不是**、不是占有、只是守望与呵护。

顾总一定是爱极了这位许小姐,所以那样霸道的一个男人,在她的面前,却如此克制、如此小心冀冀、待她的分寸,从不越雷池。

…………

看着林晓宇开车远去,顾子夕慢慢转身,在街边慢慢的走着,任晚夜风拂面、任人群喧哗,他只是一个人静静的走着。

“先生,帮我们拍个合影好吗?”一个年轻的男孩子跑过来,略带羞涩的拿着相机站在他的面前。

“好啊。”顾子夕微微笑了笑,伸手接过他的相机。

“谢谢,谢谢。”男孩子笑着道了谢,忙跑回去和女友摆poss。

看着他们脸上快乐的笑容,顾子夕只觉心里涌起一股淡淡的幸福感——爱情,有时候真的可以很简单;快乐也是如此。

可是,他和许诺,却走得如此的艰难。

许诺,到底是我的世界太复杂?还是你真的太胆小?

…………

“谢谢先生,先生一个人来三亚呢。”年轻的男孩子接过相机,看了看照片后,礼貌的寒暄了一句。

“和同事一起来,工作的。”顾子夕轻轻答了一句。

“哦哦,真是辛苦。祝你工作顺利。”男孩子笑着向他点头以示谢意,回头与女友继续往前逛去。

“人家一看就是事业有成的,哪儿像你呀,现在还失业呢。”

“那你也看看他比我大多少,等我到了他这个年龄,我也行的。”

“等?成功是等出来的吗?成功是做出来的。”

“我知道啊,我会努力的。”

“知道你会努力的,唉,只是觉得,你离成功好远啊……”

“那个人,看起来好象不快乐呢……”

“你又看出来了,人家是在想事情呢……”

年轻男孩女孩的声音,自晚风中慢慢传来,又被风慢慢吹散,两个人笑闹着走走停停,没一会儿,又当街拥吻起来。

顾子夕远远的看着,嘴角不禁轻轻弯起一弧温暖的笑意——年轻真好,年轻时候的吵闹与埋怨,大多都只是嘴边说说的话,谁也不会放在心上。

不像他和许诺,每一次矛盾,都是刻骨的伤害,每每揭开来,都是深入骨髓的疼痛。

…………

“顾总,许小姐已经上去了。”

“好。”

“需要我来接您吗?”

“不用,你早些休息。”

“顾总再见。”

…………

酒店。

许诺慢慢的走到窗前,看着外面闪耀纷繁的灯光,心里却久久平静不下来——顾子夕,你真的已经做到了,把彼此只当朋友、当伙伴。

只是,你对所有的合作伙伴,都会这样妥贴细至吗?

还是,在你的心里,我仍然是有些不同的?

下意识的拉紧披在肩上的、他的外套,温热的气息,已经不知道是他的体温还是她的体温。

“到酒店了吗?”信息是顾子夕发来的。

“是的,谢谢你这么周到,外套改天还给你。”看着手机屏上不带情绪的文字,许诺淡淡的笑了——他是个商人,他从来都知道自己要什么,也知道用什么方式去得到。

对一个单身的女客户,这样的细心妥贴,也是他的本能和手段之一吧。或许,还带着些许暧昧。

“不着急,先放你那儿。”顾子夕的信息,总是淡淡的,却又透着若有若无的情绪。这样的情绪,让许诺要很努力、很努力,才能让自己平静,告诉自己:这只不过是他对客户的一种手段、他只不过是希望自己能亲手接下顾氏的单子。

“好的。”许诺轻轻回了这两个字过去,便将电话抛到了**。

脱下他的外套在衣柜里挂好后,坐到电脑桌,刚才被夜风吹得有些昏沉的脑袋迅速清醒下来。

打开电脑,里面已经收到同事三三传过来的资料分析图表。

“好的,收到,我看完后即回复你,等我三十分钟。”许诺回了邮件过去后,立即打起精神,将全副注意力放到文件中去。

大约三十分钟后,许诺将资料进行了重新排序和整理,又加了一些行业信息进去后,发给了同事:“这是最后的定稿,明天上午先参观‘景园’的研发室和样品间,以及生产车间,然后做最后一次数据沟通,晚上回来做创意的初步进程和选项。”

“收到,晚安。”

在收到同事的回复后,许诺合上电脑,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后,打开行李箱,拿了睡衣去洗澡。

从下飞机到现在,忙得连行李都来不及整理到柜子里去,想想两天就走,就让它们躺在行李箱吧。

许诺觉得在当天的工作完成后,她整个人都松懈了下来,便感觉到一股极度的困乏,恨不得连澡都不洗就去**躺下来。

所以在洗完澡后,她打了电话给服务台订了叫醒服务后,拉上被子就睡了——极度的紧张与疲惫过后,她没有时间来失眠。

……第二节:景园。新的方案思路…………

第二天早上,当许诺吃完早点,在酒店门口看见林晓宇时,不由得失笑:“林小姐,你是顾总的秘书,不是我的吧。”

“许小姐早。”林晓宇伸手接过许诺手里的大包,咧开嘴给了她一个大大的微笑:“我们顾总给我的任务,就是照顾好许小姐在三亚的行程。”

“许小姐,我们顾总对这次的合作非常有诚意,从客户的优质与长期角度来讲,我们顾氏应该更优先得到许小姐的关照才是。”林晓宇也和顾子夕一样,三句话不离开定单。

“你们顾总请了你,当真是有眼光。”许诺轻笑,招呼同事一起上了林晓宇的车。

上车后,许诺便不再说话,而是拿出文件夹来,慢慢的看着资料。

林晓宇开车时,余光轻瞥了她一眼,便也不再说话,直到送他们到‘景园’公司的楼下,见许诺还在看文件,便轻声提醒:“许小姐,‘景园’公司到了。”

“哦,真快。你开车的水平很好。”许诺轻瞥了一眼窗外,快速的收起文件,看着林晓宇笑着说道。

“顾总也喜欢在车上看文件。”林晓宇简单一句话,透出她为工作做出的许多努力——这个女孩子,其实比谢宝仪更适合做顾子夕的秘书。

温润清雅,却不咄咄逼人,该是顾子夕霸气个性的互补。

“你们顾总很有眼光。”许诺点了点头,推门下车后,看着林晓宇主动说道:“我们会在‘景园’公司一直工作到下午五六点。”

“谢谢许小姐。”林晓宇知道许诺大约是看出顾子夕的粘人战术了,也不想让她为难,便主动的说了自己的行程。

“不用谢,如果我行程有变化直接给你电话,让你们顾总放心,我会给他一个合理答复。”许诺朝她点了点头。

“谢谢。”林晓宇微笑着朝她挥了挥手,待她转身进入‘景园’的写字楼后,才低头给顾子夕发了信息。

…………

许诺和万三三与‘景园’的工作人员打了招呼后,便换了工作服,与他们一起去了研发室。

她倒是没想到,司景会亲自在研发室门口等她们,而给她们介绍研发室情况的,也不是产品总监,而是司景。

“我们司总原来是中医,后来被迫接了老人家的班,对产品研发是最舍得投入的。”齐山对许诺低头说道。

“哦,难怪。”许诺点了点头,轻声说道:“中医很神秘啊,说不定,以后我还有许多这方面的问题向司总请教呢。”

“欢迎欢迎。”齐山以为她说的只是客气话,倒也没往心里去,一行四人,招呼之后,便往研发室里走去。

“这是我们的研发中心,研发人员目前共有35位,研发设备是德国进口的原装设备,德国工程师每半年会飞过来一次给我们的设备做保养。”

“我们的研发中分为三组,一组是古方药皂,这个团队研发实力最强;然后是洗发水,也是不错的;还有一处是沐浴液,这个就比较弱,只是顺代销售,并没有做主要推广。”

“我们的香皂和其它品牌相比,特色就是手工制做,用料天然,从颜色到造型,看起来特别亲肤。我们的研发概念是古方养肤。”

“目前市面上销售的有竹碳亲肤、甘油保湿、人参养颜、而所有的种类,除了各自的功能外,都具有一个核心的共同功能,就是止痒。”

“我们的皮肤瘙痒症有各种原因造成,干燥、不净、衣服不适等等,因为我们的香皂里的核心配方,在皮肤上形成一层保护层,用我们的香皂洗澡后,在皮肤形成自然的保护膜,锁住水份不干燥、衣物或空气中的脏物也不会直接损伤的皮肤,所以就不会有瘙痒的困扰。”

“但由于手工制做的生产周期慢、产量受限,加之其中的古方中药,使造价下不来,所以虽然好,却一直没有得到好的推广。”

“这边是洗发水的研发室,因为我们有古药配方,所以我们的洗发水也有中药成份,性温而滋养。”

“目前我们上市的产品,去屑、柔顺、芳香、制损,各有两款,销售最好的是去屑,原因是其中的中药成份是真正有效的。但客户反应的另一个问题,我们一直没有解决——在去屑之后,头发的油脂层受到破坏,发根的营养根不上,会显得粗糙而没有柔顺感。”

“说实话,市面上那些说去屑又柔顺的,都是假的,以我们医师出身的研发人员,都还没找出这样的配方呢。原来不是流行洗护合一?现在为什么要分开,就是要尊重生物事实;洗就是要净、护就是要形成保护膜。你护住了还怎么洗,自然就洗不净了。”

…………

司总果然是中医出身,本能的对产品、对配方有着执着的热情,比昨天谈到市场、谈到营销时话多了许多。

“许小姐,看了我们的研发室和产品配方,对我们的品牌有什么想法?”回到会议室,大家坐下来后,司景看着许诺笑着问道。

“我倒觉得,公司之前的推广,都没有将产品的核心优势体现出来,而且,司总这么重视产品,又有中医背景,这样的企业家效应也没有在品牌推广中得到很好的运用。在我看来,是非常可惜的。”许诺看着司景真诚的说道。

“哦?”司景轻挑眉梢,饶有兴趣的看着许诺:“怎么个说法?”

“司总介绍的最有技术含量的药皂,在市场上很难看见;市场已经打开的洗发水,推广方向过于专注于产品本身,对于品牌内函的挖掘、企业文化的渗透,则完全没有。而‘景园’却有着这样深厚和显见的医学背景和医学氛围,对于消费者,包括业内的同行,都并没有很好的认识和了解。”

“在香皂市场,为什么舒*佳做得好,他只用了一个概念:便是除菌;而后开发的各种香型,也不过是使用感官的不同,但这一核心功能从未改变,以至于不管他们延伸出多少品类,在提到的时候,消费者的第一联想仍然是除菌。这就是先做减法、在专注的基础上做加法的成功品牌定位。”

“虽说我们的产能提不上来,但如果我们也专注于一种核心功能,在推广上牢牢抓住这一点核心功能,进行洗脑式的推广,加上产品本身所具有的医学背景,哪里有不成功的道理。”

“同理,洗发水也是如此,我们竟然放弃了核心优势,去做表面的推广,真是太可惜了。在我看来,‘景园’就是一个大的话题,若能放弃短期市场回报,先把‘景园’这个企业品牌打造后,后面的事情都是事半功倍的。”

许诺看着司景,眸光熠熠闪动着明亮的光芒,那是一种见猎心喜的喜悦——在接触过这么多公司后,只有这一家,在企业品牌上几乎不用挖掘,便有如此彰显而又与产品吻合度高的企业气质。

“听许小姐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些心动,许小姐看看,是否先给们做一个企业品牌打造的提案?”司景眸光微转,笑着说道——做提案又不花钱,做来看看,也是个思路。若真的有可行性,到时候再多找几个品牌推广公司比较一下,再做确定。

“这个倒真的不行,我们公司是由销售部接单,确认初步的意向合同后,我们创意部才能做提案。刚才不过是看到贵公司这方面这么丰富的资源,居然放弃不用,觉得可惜,所以随口说了两句。”

“其实也是肤浅的意见,不一定专业,司总听听就好,不必放在心上。”许诺笑得眉眼弯弯,一脸的真诚。

“许小姐很聪明。”司景眼睛微眯,盯着许诺说道。

“不聪明怎么能做得出好的创意?聪明的人做出来的创意才有足够的灵气。”许诺笑着说道。

“好、好、说得好。”司景见许诺一脸自信又狡黠的笑容,不禁哈哈大笑。

“也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了,我看我们大家边吃边聊吧。”齐山知道司景的意思,而他也看出许诺的狡猾——将公司的品牌文化狠狠的赞许一番,提起大家的兴趣后,却说只是随口提提。

她并非不想做‘景园’的整单生意,却又不想放弃手上的单子,所以来个放长线钓大鱼,这边单子作着,偶尔丢出一点诱饵出来,在这个单子完成后,或许整体品牌规划与企业品牌打造的单子就被她收入馕中了。

而她这种避重就轻的沟通方式,又让客户觉得她是真的不在乎、不想做、只想做单纯的创意,因而对她偶下的饵,也会以为自己占了便宜,无条件的得到了她专业的意见。

特别是这些做老板的,不想花钱、或者想花尽量少的钱,就得到最好的方案,这种想占便宜的心里,往往会让他们在不知不觉中付出更多。

这个小姑娘,倒是没看出来,小小年纪,如此狡猾。

齐山若有所思的看了许诺一眼,却又觉得从她的脸上,看不出这么深的道行——不知道是真的简单率性?还是隐藏太深?

…………

午饭时间,司景和许诺不仅聊了许多品牌有关的话题,还聊了许多中医治疗方面的话题。

“对于心脏移植后,西药的排异药物,对身体的内脏器官伤害很大,中医在这方面,有没有自己的对策呢?”

“排异药物主要是免疫抑制的作用,使自体免疫力适当降低,以减少自体免疫能力对外来器官,也就是被移植入心脏的攻击,也就是医学上所说的异物排斥。那么自体免疫在无力对外植心脏攻击后,同时也降低了对自体的保护,容易感染很多疾病。加上是药三分毒,排异药物本身的毒性,又浸入原本就已经很弱的体内,从而导至身体的各种病变。”

“所以,以中医的三分治七分养的角度来说,做过心脏移植手术的病人,要少动、少喜、少怒、少情绪,减少心脏的负担,同时减少排异药物的摄入。此消彼长的情况下,自体免疫力的破坏不那么严重,但对外植心脏的排斥也在足以承受的范围内。这就是治。”

“再来说说养……”

说到擅长的医术,司景也是非常的健谈,许诺则听得非常仔细,甚至还拿出笔做了笔记,遇到有些中药名不会写的,则非常虚心的请司景帮她写下来。

看起来,两人聊得愉快又默契。

……第三节:子夕。你让我难过了…………

“我在隔壁卡坐,你过来一下。”电话轻轻响了一下,许诺拿起来一看,是顾子夕的信息。

她下意识的抬头——果然,顾子夕正坐在隔壁的卡坐里,桌上是一份刚上来的牛排。看样子似乎是一个人。

而他正低着头看着手机,并没有抬头看她,脸上却是一脸的不愉。

“我在陪客户吃饭,现在不方便。”许诺微微皱了皱眉头,回了个信息给他。

只见他的眉头也紧紧皱了起来,听见手机嘀的一声后,他的信息很快回了过来:“我也是你的客户,还是大客户。”

许诺抬眼看向他,这时候他也抬起了头来,看着她时,微微笑了笑,只是脸色却显得有些苍白。

许诺的心轻轻一疼,目光在他的脸上停留了片刻,低头对司景说道:“司总,遇到一个朋友,我过去打个招呼就过来。”

“哦,好好,许小姐请便。”司景点了点头,抬眼看见是顾子夕,不由得微微一愣,便起身与许诺一起走了过去。

“顾总,你也来三亚了,幸会幸会。”司景大步走过去,见顾子夕也站了起来,便伸出手去与他重重一握。

“过来谈些事情,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司总,还有、许小姐。”顾子夕淡淡的笑着,神色间有着淡淡的倦意。

“哦?和许小姐不是一起来的吗?”司景的眸光微转,在许诺身上顿了顿,似是若有所悟,笑着说道:“你们好好儿聊聊。不过,你可得负责将许小姐送到我公司去,我还有专来的问题要请教许小姐呢。”

“当然。”顾子夕点了点头,便回到坐位上坐了下来。

在司景离开后,许诺看着顾子夕低声问道:“你不舒服?”

“昨天在外面走得太久,有点儿感冒。”顾子夕拿起餐单递给她:“吃什么自己点。”

“我在那边吃得差不多了,不用了。”许诺接过餐单放在手边,看着他说道:“这个单子,可能真没办法调整了,后期会有整体合作,所以开始的这一单,我必须自己跟。”

“恩,这样。”顾子夕轻轻点了点头,低头吃东西便不再说话。

“感冒最好别吃油腻和浑荦的食物。”许诺见他憔悴的样子,忍不住出声提示。

“和司总交流很愉快?”顾子夕放下手中的刀叉,抬头看她。

许诺微微皱了皱眉头,沉着脸冷声说道:“我和我的客户,都能保持愉快而顺畅的沟通。”

“很好。”顾子夕点了点头:“对我这个客户,似乎差了一些,你觉得呢?”

“你别无理取闹。”许诺眸光微冷,霍的一下站了起来。

“许诺,我很难过你没看出来吗。”顾子夕转眸看向窗外,声音淡淡的,有些无奈、有些黯然:“许诺,你说分手,好,我同意,我不再去找你、不再提起感情的事。”

“你说分手还是朋友,好,我也同意,我觉得我们这段时间的相处,其实是挺不错的,我甚至认为,我们会是很好的朋友、很好的合作伙伴。”

顾子夕看着窗外,久久的没有回过头来,也没有再说话。

许诺顺着他的目光看出去——马路的对面,一对年轻的情绪正在热烈拥吻;而顾子夕看着他们,脸上却是一股温柔的笑意,似乎想起了什么、又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许久之后,直到那对男女分开,男孩子抱着女孩子转了个圈后,顾子夕才慢慢转过头来,眸光看着许诺时,带着近乎宠溺的味道:“许诺,你的决定,我都同意。但你至少该给我一些时间去适应——适应你现在不是我女人的事实。所以,我看到你和别人男人如此的亲近,我会难受。”

许诺这才将目光从那对情侣的身上收了回来,看了顾子夕一眼后,慢慢的坐了下来,声音轻轻的说道:“我和司总沟通一些中医方面的知识,除了他是客户,需要有一些共同话题外,主要是请教他关于心脏移植方面的一些中医治疗。”

“你都胡思乱想些什么,就算我要恋爱结婚,也不会是他那样的人。”许诺嘟起嘴,轻瞥了一眼旁边卡座的司景,轻嗔着说道:“他都38岁了,头发都掉到发际线以上了,比你可差……”

话还没说完,许诺便意识到自己说错了,忙住了嘴,看着顾子夕讪讪的说道:“反正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知道了,不是我想的那样。”顾子夕一下子喜笑颜开起来,拿起手中的刀叉,优雅的将盘中的牛排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然后将盘子推到许诺面前:“我感冒了不能吃,总不能浪费了吧。”

“你跟着一个中医在一起,估计也没能吃什么。”顾子夕抬眼看着她。

许诺见他情绪一下子便好了起来,不自觉的便笑了起来,伸手接过他推过来的餐盘,慢慢的吃起来。

“许诺——”顾子夕看着她。

“恩?”许诺抬眼看他。

“我们暂时就这样相处,都不要变化,行吗?”顾子夕轻声说道。

许诺沉沉的看着他,似乎想看清他到底在想什么——是放不下?是舍不得?还是不甘心?

“没别的意思,就是自私了些,不想让自己有太多的难过。”顾子夕眸子里轻闪过一丝黯淡和难过:“算了,你当我说胡话好了。”

“不过,你未来的男人怎么着也得比我强,别为了把自己嫁出去,随便找外男人;至少,也得过儿子这关才行。”顾子夕收起眸子里的情绪,淡淡的说道。

许诺的心不由得微微一颤,敛下眸子低低的说道:“他不会知道我是妈妈的。你也别告诉他,我不希望他平静的生活被打乱了,也不想让他知道,他是在那种情况下,被妈妈生出来的。”

“我会有个合适的理由给他,在合适的时候还是会告诉他。你别急。”顾子夕看着她眼底的黯淡,伸手轻轻覆住她的手。

许诺盯着眼前的牛排微微的失神,好久之后才发现他将自己的手温柔的包裹在掌心。当下忙急急的抽了回来,看着他说道:“我不急,你也别刻意。只要他好,我怎么样都可以。”

“好了,我该去‘景园’那边了,你感冒了,记得买点儿药吃。”许诺急急的站起来,边拿起包边说道:“感冒容易传染,别回去传给顾梓诺了。”

顾子夕原本还开心她对自己始终还是放不下着,在听到后面一句话时,脸上不由得黑线直冒——这个女人,真是太现实了。

“知道了,我明天晚上的航班回深圳,你呢?”顾子夕瞪了她一眼,冷声问道。

“我明天中午的。”许诺快速应道。

“没留时间去看看三亚的风景?”顾子夕皱眉看着她。

“没兴趣。”许诺摇了摇头:“没事我先走了。”

“我送你过去吧。”顾子夕招手叫来服务员结了帐,便与许诺一起往外走去:“难得在这里遇到你,机票改签一下吧,明天一起出去走走。”

“不好。”许诺站定看着他,用力的摇了摇头。

“我带晓宇一起过来谈一个合作,对方案排了半天的海边行程,你说我和个秘书一起算是什么事?”顾子夕皱了皱眉头,为难的说道:“但对客户你也知道,不管是我求他们、还是他们求我,人家要尽地主之宜,我也是不能推的。”

“听说这里有出租小姐的。”许诺的话不经大脑的脱口而出,在看见顾子夕脸色微变后,尴尬的说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除非你用行动道歉。”顾子夕逼着她。

“什么、什么行动。”许诺呐呐的说道。

“明天和我一起去。”顾子夕霸道又强势的说道:“正好你陪晓宇玩,我和几个老板还可以谈谈事情。”

“我懒得管你,我才不去呢。”许诺跺了跺脚,为他的胡搅蛮缠而气恼。

“好了好了,不去就不去,我先送你去‘景园’。要是司总看到你这样子,对你的专业度的信任非降到零不可。”看她也不讲道理的耍起蛮来,顾子夕不由得笑了。

“都怪你。”许诺瞪了他一眼,话一出口,却愣愣的呆在了那里——第一次和他说这句话的是什么时候?

那天晚上,他为了逗她将她挤下了水,她又为了报复将他拉下了水,最后她电话里儿子的录音全没了。

“是,都怪我。”顾子夕温柔的看着她,大手不自觉的抚上她柔润的脸,声音带着点点嘶哑,是同她一样陷入回忆的情动。

“走吧,再晚我要迟了。”许诺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随即快步走到顾子夕的车前,拉开副驾驶的门坐了进去。

顾子夕看着自己落空的手,轻轻摇头苦笑着,转身回到车上,边发动车子边说道:“这边不堵车,不会迟到的。”

“恩。”许诺轻应了一声,眼睛直直的看着前方不再说话。

“我一直很好奇,你电话里是什么东西丢了,抱着我这个大男人,哭得嘶声裂肺的?”顾子夕微微笑着,提起那天,他确实一直好奇着。

“顾梓诺出生的时候,我用手机偷偷录下来的哭声。”许诺低低的说道。

顾子夕握着方向盘的手下意识的一紧,心里象被什么东西重重撞了一下似的,只觉得一阵钝钝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