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14这样陪伴

Chapter014 这样陪伴

“后来……”顾子夕的声音一片低哑。

“后来想通了,他的生活,我不该去打扰的。”许诺转眸看向窗外,想起顾梓诺那张小巧而圆润的脸、黝黑而灵动的眼、带着童音却小大人似的话,嘴角不由自主的勾起一丝温柔的笑意——像,一个妈妈那样。

“如果我们不相遇,我和他会是两条永远的平行线,他会有自己的成长轨迹、有自己的快乐和幸福,其实,也挺好。”许诺的声音轻轻的,似乎浑不着意,却又充满了矛盾——该走近?还是该走开?

“如果我们不相遇,他就不会有一个叫许诺的好朋友;也不会学着爬在地上玩耍;更不会知道,快乐的定义首先是学会对自己负责。”顾子夕侧头看她,笑着说道。

“那?那么我们不说如果,就这样,一直下去。”许诺嘴角的笑意又深了些,转眸看着顾子夕温柔中带着鼓励的眸子,淡淡的温暖在眼底慢慢晕染开来。

“好。”顾子夕轻应着,心里却下定决心——一定要给她一个完整的家、一定会有一天让儿子喊她一声妈妈、一定不会让她后悔与儿子的相认。

…………

“谢谢你,我进去了。”到了‘景园’公司门口,许诺下车后,朝着顾子夕挥了挥手。

“再见。”顾子夕点了点头,在看见她走进去后,才开车离开。

…………

下午的安排,是看‘景园’的生产线,主要是洗发水生产线,然后就是药皂和沐浴乳。

换了车间专用工服后,随着生产总监和车间主任走进一间满是中草药香味儿的药房。

“好浓的药味儿。”许诺深深吸了口气,觉得整个人一下子精神不了。

“这是三个产品共用的药房。所有的中药材采回来后,会在这里进行第一道工序,就是清洗和挑选。这是清洗池,药材和药材之间,会有连我们都无法了解的内在秘密,有时候相生、有时候相克,所以不能用清洗剂,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即浸泡、清洗、晾干,所以根据药材的不同,清洗最长时间的是一周,最短时间的是3小时。”

“清洗好的药材会用藤制的箩筐装好,然后转移到药材处理间,进行干燥、捣碎等处理。因为捣碎的工具需要用原木,所以这道工序是机器无法取代的。”

“许小姐、万小姐看这边,我们比古人先进一些的就是这个捣药装置,可以由机器人来控制,但接触药物的,都是和古人一样的原木。”车间主任带着许诺和万三三,细致的解释着每一个车间、每一道工序的原理。

“整个车间都是药香味儿,这里的工人真是太幸福了。”许诺笑着说道。

“我们这些工人极少生病,身体好得很,最好的当然是皮肤,哈哈哈。”车间主任自豪的说道。

“药材处理车间是独立的,后面的车间就分为三个,中间一个是洗发水,左边中药皂、右边是沐浴乳。”

“药皂从配方到成型、再到压花包装,是纯手工制做,所以每一块拿在手里,都特别有亲肤感,许小姐拿一块试试。”在药皂车间里,车间主任指了指操作台上一块绿藻似的药皂对许诺说道。

“可以吗?”许诺的眸光一亮,将手中的笔放到口袋里,将笔记本也夹入了腋下,将那块药皂拿在手里,手掌从药皂的表面轻轻滑过,一股温润淳和的感觉油然而生。

“很舒服。”许诺看着车间主任,眸光莹亮的点了点头。

“这一块许小姐就拿着玩儿吧,回去用小刀切开,可以看见内部构造,还会有中药的颗粒和不均的现象,因为是手工制作,不可能象机器那样均匀,这也是我们在工艺术上一直研究要解决的问题。”车间主任骄傲的说道。

“如果主打纯天然纯手工的话,这个小缺陷或者会成为最大的卖点。”许诺用手摩挲着药皂,若有所思的说道。

“许小姐的意思是?”旁边的齐山,眸光突然微微闪动的看着许诺。

“对于技术改造,当然还是越精致越好。”许诺对车间主任点了点头,转头对齐山说到:“如果推广的核心是纯手工亲肤,这个产品缺陷是可以用来反证核心推广点的;但如果推广的核心是使用效果的话,这个缺陷就没有太大的宣传价值。”

“许小姐的思路很广。”齐山点了点头。

“可以拍照吗?”许诺拿出相机,边调边问齐山:“我想通过这样手工、药香的环境,找一找中国的、古典的那种感觉。”

“可以,只是不要外传才好。”齐山点了点头。

许诺笑笑,边拍边说道:“你放心,取之于‘景园’用之于‘景园’。”

许诺从桌面、到地面、到墙面、到灯光、再到产品分装过程、最后是工人的眼睛、手,都做了远近镜头的取景。

“我们还是重点看洗发水车间吧,不过,我想大多数洗发水车间应该都是一样的,可能还不如这里能提起我的好感和兴趣。”许诺收起相机,开玩笑的说道。

“哦?是吗?这真是糟糕。”齐山开玩笑的瞪大了眼睛,一行人笑着往洗发水车间走去。

…………

“确实和其它洗发水企业的生产车间没有区别,药品作为辅料的一种,在辅料添加过程中就完成了。”

“除了药品添加的环节是手工外,其它都是自动化,我们用的是德国的设备,目前的产能还没达到设备设计的最高产能,原因是订单不足。我们通过订单来控制库存、通过库存来控制产量。我们的仓库并没有太多的储存,一来因为药材的添加,使产品的保质期相对缩短;二来因为通过产量的控制,同时保证工人四季都有活儿干,所以会控制每天的产量,以确保安全库存和工人平均的收益。”这里的车间主任,介绍得更多的是现场管理和产能产量的问题。

许诺在洗发水车间拍了一些照顾后,便与齐山一起去看了沐浴液车间。

药材处理和三个车间全部看完之后,回到行政办公楼的会议室时,差不多已经4点了。

“看了车间,许小姐有什么想法?”司景看着许诺笑着问道。

“很有特色,药香味儿让人心旷神怡。司总从一个中医药师,转行做企业,总感觉有些可惜了。”许诺边坐下边笑着应道。

“许小姐还真说对了,所以我对中药有着解不开的情结。”说到这里,司景的眸子微微黯淡了一下,不过,又很快恢复了原本的淡然与内敛。

“对于‘景园’旗下本年度洗发水新品‘顺然’的市场调研、企业背景调研、产品研发方向调研、市场推广意图的调研现在全部完成。关于不同年龄层消费才、不同消费水平消费者,对于药效性洗发水的消费意思调查,我来之前有一套表格请齐总帮我在企业内部做调研,还请齐总收集完整后,在两天内快递到我公司。我连同我们同事做的市场消费者调研结果一起,做一个完整的产品定位分析。”

“大约会在一周内,会将本次产品推广的方向、核心推广点、以及创意思路发给两位,同时确定接手这个案子的创意团队。”许诺看着司景和齐山说道:“司总和齐总,在创意要求上,还有什么意见给我吗?”

“怎么最后创意还不一定由许小姐来做吗?”司景微微皱了皱眉头。

“不一定,我们会跟据创意方向、客户要求,来选择最适合做这个案子的团队,我今天所取的资料,以及我来贵公司的感受,我会一并移交给她。”许诺官方的说道。

“许小姐这么说,我觉得你们公司就有点儿欺骗客户的嫌疑了。做第一次方案由最好的策划师来做,合同签了就换人,这可不行。”司景微笑着说道,语气却有些不满。

“司总的理解有些偏差,我们是根据客户的需求来分配创意团队的,不一定是最好的,却一定是最合适的。对于创意来说,再好都比不过合适。比如说一个乡土气息很重的产品,用一个国际化的创意师来做策划,做出来的创意,不知道是要表现他的大师风范,还是产品本身。所以,那样的创意或许从创意本身来说是成功的,从产品推广角度来说,却是失败的。”许诺看着司景耐心的解释着:“所以司总一定要相信我们,我们不会把自己的生意往外推,一定会给最合适的团队给‘景园’,这个合适包括设计风格、作品气质、创意能力和手上现有的单量。务必保证对这个案子的全身心投入。”

“而且,在我做完所有的数据后,会对这个案子合适的创意经理有个意向,初步的创意大纲,会是我们一起完成。”

“既然‘品尚’是这个工作流程,我也没有太多要说的,如许小姐所说:我要的是效果、你们给的是合适,希望最后做到双方满意。”司景点了点头,对许诺说道:“你们的业务经理过来谈合作的时候,我看过‘品尚’所有创意团队的资介绍和作品,我个人认为,许小姐和另一位张小姐,会比较合适我们。”

“所以我仍然希望是许小姐亲自来做,如果确实有困难,那么只能是张小姐,许小姐你看呢?”司景拿出生意人的本色,给了双方一个退路,同时又将选择的主动权牢牢的抓在手里。

“司总果然有眼光,张小姐是我们公司最能将古典与现代创意融合的一个创意师,她的作品曾经获过国际大奖。”许诺笑着将司景大大的夸赞了一番,又拿出公司创意团队介绍的册子,给了司景和齐山,以及其它与会的人员各一本,在离开前,帮公司做了个小小的宣传。

……第二节:许诺—学着收放自如…………

离开‘景园’公司,许诺和同事直接回了酒店。

“三三,这两天辛苦了,今天下午好好休息一下,回到公司,这成堆的数据,又得忙昏头了。”走进酒店,许诺对同事万三三说道。

“诺诺,你觉得要拿下他们的整体案子,需要多久?”万三三看着许诺,小声问道。

“三个月到半年。”许诺肯定的说道:“这次的洗发水,我还是决定亲自来做,然后再让张姐那边做一个品牌框架给他们,以洗发水这个点,带动品牌塑造的面,他会动心的。”

“‘景园’是真的有钱,这个单子接下来,加上顾氏的品牌整案,业务部不出去跑,也够咱们公司吃两三年了。”万三三笑着说道。

“品牌这个东西,要慢慢积累,走快了反而不好。”许诺笑了笑:“再说,顾氏的品牌在业内的口碑已经形成,咱们做得好,说明他们底子好;咱们做得不好,公司的品牌可就要砸了。所以顾氏的生意是个双刃剑。这也是我为什么想方设法也要接‘景园’的原因。”

“‘景园’的品牌有很大的挖掘价值,而在业内也有一定的知名度,但在业内总感觉有些边缘化,所以可塑空间也很大。将‘景园’做好了,就真正的能够在品牌界立足了。”

“以后或许就是生意找上门来,而无需我们出去找生意。”许诺笑着说道。

“那你是准备亲自做‘景园’园了?”万三三笑着,轻瞥了一眼酒店大堂等候区坐着的林晓宇,若有所思的说道:“顾氏的单子,我看也是押定了你,你看顾总的秘书,在那儿等你呢。”

许诺抬头,果然看见了林晓宇,心下不由得只觉得一阵无奈,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顾氏的单子我不接,自己打自己的事,做一次就够了,做两次,我当真是没有把握的。”

“我看也很难拒绝。”万三三意有所指的笑了笑:“我先上去了,你和这位大秘书聊吧。”

“恩,帮我把资料都背上去。”许诺点了点头,在万三三走进电梯间后,才转头看向林晓宇,她已经站起来,正看向她。

“关于合作的事情,我中午给过顾总答复了。”许诺看着走近的林晓宇,笑着淡然说道。

“顾总没告诉我呢?”林晓宇微微皱了皱眉头,看着许诺说道:“不过我下午没见到顾总,我出去买完东西就直接过来了,顾总这时候应该刚和客户喝完酒。”

“不是感冒了吗?能喝酒?”许诺不禁皱起了眉头。

“他说没吃药,就可以喝,说喝酒可以治感冒。”林晓宇看着许诺小声说道。

“胡说八道。”许诺不禁恼怒的瞪了林晓宇一眼:“不关我的事,我先上去了。不过,喝酒虽然不能治感冒,但喝酒再吃感冒药,还是能要命的。”

许诺说完后,转身快步往电梯间走去——一个人自己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别人也管不了。再说,他们现在只是普通朋友关系,还轮不到她来操心他呢。

“许小姐——”林晓宇愣愣的站在那儿,不知道该怎么办——顾子夕给她的指令,就是了解她所有的行程,以他秘书的身份跟进合作的事情。他私人的事情,一个字也不许说。

所以许诺说已经回复了他,关于合作的结果,她也没理由继续跟着她了。

唉,还是快回去酒店吧,还不知道他喝成什么样子了呢。

林晓宇不能完全理解顾子夕的做法——明明爱许诺爱到骨子里去了,却又清醒的保持着朋友的距离、把握着合作商的分寸;明明心里关心她关心得不得了,却又从不让她知道。

要是有个男人能这样对待自己,自己真是死了也愿意。只是这个许小姐,好象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哦,也不关心一下我们顾总。

…………

许诺回房间后,洗了个澡,准备好好儿的睡一觉,只是目光触及他那晚披在自己身上的外衣,想起他感冒了还在喝酒,便怎么也睡不着。

许诺苦恼的拉起被子蒙住自己的头,对自己恨恨的说道:“许诺,既然决定放手、既然决定分开,就不要再想他、不要再管他了,否则你们永远都会这么纠缠下去。”

“许诺,我命令你现在睡着,不许再想他。”

…………

“可是,他是梓诺的爸爸呢,要是他生病了,就没人照顾梓诺了呀。”

“可是,他也是公司的客户呢,适当的关心,应该也能表现对客户的重视吧?”

“可是,你还是担心他是吧……”

…………

辗转反侧间,许诺用了无数理由阻止自己去想顾子夕,也找了无数理由告诉自己担心他是有原因的。

最后还是被自己心底深处的思念,将所有的理由全都压下。

“所以,还是不去了吧。”

“所以,许诺,学着收放自如;学着做真正的朋友、真正的客户吧。”

许诺将耳朵塞上耳机,在音乐声中,强迫自己沉沉睡去——这一招,似乎很有用,没一会儿就睡着了:连晚餐都没起来吃。

…………

早上,拉着行李箱出门,同事万三三也正好拖着行李箱出来。

“你昨天没下去吃晚餐呢,睡得还好吧。”万三三看着她精神焕发的样子,笑着问道。

“是啊,真是舒服。”许诺笑着,与她一起往餐厅走去。

“你这都是些什么呢?大包小包的。”万三三看她除了行李箱,还多了三个纸箱,边帮她搬出电梯边好奇的问道。

“给朋友带的礼物。”许诺笑着说道。

“现在的水果哪里四季都有,你回去水果精品超市买不一样麻,干麻这么大老远的带这些。”万三三摇头笑着。

“来一趟麻。”许诺笑了笑。

“对了,你是回绝顾氏了吗?昨天晚上顾氏的总裁秘书又来了,我告诉她你还在睡觉,可能不会下来了,她就又走了。”万三三说道。

“恩,已经回绝了,我们要用最主要的精力,去做价值最大的事情。”许诺点了点头。

…………

两人将行李存在前台后,去了餐厅,快速的吃了早点后,再回来时,顾子夕正站在服务台等着她们。

“顾总,早。”许诺和万三三与顾子夕打着招呼。

“早。我送你们去机场。”顾子夕的眼睛看起来有些浮肿,但整个人还算是精神。

“酒店有专车到机场呢,就不麻烦顾总了。”许诺看了他一眼,眸光微微闪了一下。

“我也是顺路,约了朋友去天涯海角,要从那边集合出发。”顾子夕淡淡笑了笑:“走吧,时间差不多了呢。”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许诺点了点头,在前台办理后退房手续后,将行李递箱递给顾子夕,自己则将放在旁边的三箱水果抱了两箱起来。

“给顾梓诺买的?”顾子夕直直的看着她。

“恩,小家伙要求挺多的,我要是不买,怕又是一顿好说了。”提起儿子,许诺一脸温暖的笑容。

“我来搬吧,你拖箱子。”顾子夕将拖箱递放好,从她手上接过水果,连同地上的一箱一起搬了起来。

…………

“一会到了机场,这些东西办个托运。”顾子夕将水果放进后备箱后,回到驾驶室,对许诺说道。

“恩,我知道。”许诺点了点头。

“那边有人接机吗?”顾子夕似是不放心的问道。

“有的,公司的同事会过去。”许诺看了他一眼,刚才在酒店里,只觉得眼睛浮肿,现在阳光下看起来,觉得整个人都有些虚的样子。

张嘴看着他,想了想才说道:“这个天气去看海,估计不能下水的吧。”

“尽量不下水。”顾子夕看了许诺一眼,低低的说道:“要不一起?今天当真还是有些不舒服,怕一会儿脱不了身。”

许诺的心微微一跳,梗了一下后,还是轻轻摇了摇头:“我这边确实抽不开身。”

“恩,那算了。”顾子夕的语气淡淡的,轻瞥了她一眼后,又加了一句:“我自己有分寸,你别担心。”

“当然。”许诺笑了笑,转头看向车窗外面,神色坦然而从容——这样的拒绝,让她觉得自已在对他的关系上,又往前迈出了一大步:许诺,你也可以的,你们之间,可以再从容一些。

…………

“诺诺,顾总的情况好象真的不太好。”飞机上,万三三对许诺低声说道。

“恩,看出来了。”许诺淡淡的说道。

“诺诺,你和顾总……”万三三看着许诺淡然的样子,不禁欲言又止。

“以前是男女朋友,后来分手了。现在是纯粹的合作关系。”许诺拿出飞机上的杂志随意的翻开,语气淡然的说道。

“哦哦。”万三三见她不想多谈的样子,便也拿了杂志随意的翻起来。

许诺强迫自己不去想顾子夕现在的情况,其实想也没用——她现在万里高空、而他现在天涯海角。

…………

站在海边,看着远处天海相接的辽阔与亲近、听着海浪滚滚而来时的激烈与力尽退去时的安静与绵长,一时间,竟觉得心里一阵开阔与舒畅。

对过去带着悔和疚的伤、对现在只能压抑着的爱、对未来没有把握的空洞、对她克制而压抑的爱情,在这声声海浪里,变得清晰而明朗起来——爱情,从来都没有一种固定的模式、其实也没有经验可循。

既然爱了她,既然还爱着她,以她最舒服的方式和她相处,不也是爱情的一种吗?

既然还能天天见面,又何必再纠结在一起的形式?

既然还能并肩前行,又何必强求一定要拥她入怀?

许诺,我们,就这样吧——爱着你、陪着你、等着你。

…………第三节:相互—这样的陪伴…………

两天后,顾氏写字楼。

“张姐,顾氏的合作案就交给你了,你记得今天和洛总监确认一下项目启动的事情,和顾总、区总保持顺畅的沟通。”许诺和张玲,边往电梯边走边说道。

“好的,我上去把启动进度表再修改一下,就和洛总监约时间。”张玲点了点头:“许经理,谢谢你了,害得你一个人接那么远的项目。”

“我单身麻,没有负担。”许诺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告诉她,她接那个项目只是因为那个项目更有价值、对公司更有利。

就让她这么以为吧,或许这样她才能全力以赴的投入到顾氏的项目中去。

“顾氏的项目难度不小,我自己做也不一定有信心能达到他们的要求,所以你多想想怎么做。”许诺看着张玲,再三的交待。

“我知道,你去三亚的这几天,我已经将顾氏之前的片子全部看了一便,今年前三季的片子,都看了三四遍。接下来这几天,我会和洛总监一起研究这一季的主题。”张玲点了点头自信的说道:“顾氏的企业气质是稳、产品气质是新,根据这个,我大约已经有了一些思路。”

“你真行啊。”许诺的眸光闪亮。

抬头看见顾子夕正从大门走进来,林晓宇照例一路小跑的跟在他身后报告着工作进度——看起来,状态还不错。

“许诺、张玲,早。”顾子夕快步走过来,毫无芥蒂的打着招呼。

“顾总早。”

“早啊。”

张玲和许诺也笑着招呼着,见他如此的明朗,许诺的心情不由得也一阵放松——是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不再因为他的靠近而紧张、也不再因为他的目光而压抑。

他们之间,这会是有史以来最好的相处状态吧——许诺敛下眸子,轻轻的笑了。只是,眼底深处的落寞,是连她自己也没有察觉的。

“许诺,听说我们的案子交给张玲来做了?”顾子夕朝着张玲笑了笑,仍是看着许诺问道。

“是这样决定的,你需要我解释吗?”许诺轻挑了挑眉梢,回给他一个灿烂的笑容。

“不需要,我尊重你的决定。不过,我希望公司与创意团队能有次深入和全面的沟通,因为你也知道,这一次新品的推出,对顾氏来说,有着重大的意义。”顾子夕的眸光如水般温润,不给人一丝压力——眼前这个他,既没有做总裁时的咄咄逼人;又没有做她男友时的霸道强势。

只如一个温润的合作伙半,明理又绅士。

“没问题,我们会尽快安排,到时候会和晓宇确认你需要参加的部分,以及你的时间。”许诺点了点头,看着林晓宇说道。

“顾总,需要我跟进这件事吗?”林晓宇合起手上的文件夹,看着顾子夕问道——这个项目如果是许诺做,顾子夕是一定会亲自跟进的;现在是张玲做,他没有反对,但其中沟通和联络应该也不会少,应该还是他自己跟进吧?

林晓宇如是想着。

顾子夕轻扯了下嘴角,淡淡的点了点头:“列入你这一阶段的重点工作。”

“呃……我知道了。”林晓宇只觉一阵意外,随即快速的点头应了下来。

…………

两部电梯同时下来,四人分两边走了进去。

“许诺——”顾子夕突然按住电梯喊了一声。

许诺下意识的按住了电梯,走出来看着他:“还有什么事?”

“顾梓诺问你,让你带的礼物什么时候给他。”顾子夕也从电梯里走出来,示意林晓宇先上去后,伸手将许诺也拉了出来。

“我给他电话吧,今天早的话就今天,最迟明天。”许诺看了一眼他拉着自己的手,镇定的说道。

顾子夕微微一笑,将拉着她的手轻轻松开,轻松而自然的说道:“水果放时间长了可就不新鲜了,就今天吧,下班了到我办公室找我,我去你家里帮你运回去。”

“我就是不知道今天能几点下班。”许诺想了想说道:“我尽量吧,下班前我给你电话。”

“那就这么说好了。”顾子夕笑了笑,这才重新按了电梯。

两人边等着电梯边闲閑的聊着,从合作的项目、到‘景园’的方案、再到工商这边的行动——一切都那么自然而和谐,就似认识多年的老朋友一样。

直到两部电梯又是同时下来,两人相视微微一笑,各自走了进去——电梯门慢慢的关上,齐齐的往上升去。

近在咫尺的两个人,被分别装进这两个方正的大铁盒子里,独守着自己的空间,让对方无法触及各自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

下午五点,许诺打电话下来说,还要等一下,顾子夕便在办公室抽着烟、等着。

到了六点,许诺再打电话下来说,不好意思,可能还需要一会儿。顾子夕说没关系,我正好也还有事,挂了电话后,他依然抽着烟,等着。

到了七点,许诺再打电话来,语气满是抱歉和焦虑:

“顾子夕,实在不好意思,有两个数据弄错了,导至整个方向都有问题,恐怕不是两个小时可以解决的问题了。”

“我知道了,你忙吧。”

“要不你去我哪里,帮我拿过去,我明天去接梓诺放学?”

“……”

“不方便吗?那算了,明天我带到公司来。”

“方便,你还在办公室吧,我过来拿钥匙。”

“我送过来吧,正好坐久了,起来走走。”

“恩,我在办公室。”

挂了顾子夕的电话,许诺拿起钥匙匆匆的往外跑去——完全忘了,将钥匙给了顾子夕之后,她自己要怎么回家。

…………

顾子夕的办公室,烟的味道有些重,许诺轻咳了两声,有些埋怨的说道:“你抽这么多烟啊。”

“没有啊,刚才几个总监在开会,是他们抽的。”顾子夕淡然的说道。

“哦,以后别让他们在这儿抽了,二手烟更可怕。”许诺将自己的钥匙递给他:“这把是小区门的,这把是大门,门牌号我发在你手机上了。”

“好。”顾子夕接过钥匙,眸光微微闪了两下,从椅子上站起来,与她一起往外走:“你一个人在办公室?还是在大办公室?有没有也抽他们的二手烟?”

“没有,一个人呢。”许诺随意的说道。

“大约几点可以做完?”顾子夕皱了皱眉头问道。

“估摸着还要两小时吧。”许诺想了想说道。

“恩,记得把办公室的门关好,近年了,都不是很安全。”顾子夕仔细的交待着。

“我知道,我先上去了。”许诺朝他挥了挥手后,便上了上行的电梯。

顾子夕低头看着手里的钥匙,微微的笑了——她家里的钥匙,是这样轻易的给人的吗?在她心里,无论如何,自己比朋友也还是要更亲近一些的吧。

…………

许诺回到办公室后,便急急的回到自己独立的办公间,埋头到那堆数据里,进行重新的梳理和关联。

大约在9点的时候,顾子夕重新回来办公室,看见‘品尚’整个办公室的灯都关着,只有许诺一个人的办公室亮着灯。

她正紧盯着电脑,十指在键盘上飞速的敲动着,完全没有注意到办公室外面还站着一个人。

顾子夕轻轻摇了摇头,悄然的离开,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打开电脑做自己的事情——似乎,只以这样的方式陪着她,他便有种沉静的心安、淡然的温暖。

…………

整栋大楼,只有这两间办公室的灯还亮着、只有这两个人还全力的埋头工作着——他们看似离得很远,其实又离得很近。

…………

“唉呀,都十一点了。”当许诺处理好最后一个数据,从电脑里抬起头时,看见时间已经是十一点了,不由得惊呼起来。

当下忙收了电脑,检查了一下办公室的门窗后,便快速的离开了办公室。

站在夜色下的办公广场,夜的风、夜的静,让人有一种孤诣独勇的感觉——这种感觉,挺棒。

许诺高高的仰起头,用力的舒展了一下身体,却倏然愣在了那里——顾子夕办公室的灯,还亮着。

“喂,你现在哪里?”

“办公室,怎么啦?”

“你不是去我那边搬水果了吗?”

“突然想到有两份文件没处理,所以又回来了。你呢?回家了?”

“没有,刚做完事,现在楼下广场呢。”

“哦,那你等等,我下来一起走。”

“好。”

挂了电话,许诺一直抬头看着楼上,直到那盏灯熄掉,她才低下头来,走到大厅的门口等着。

“喂,我在这里。”看见顾子夕从电梯里走出来,许诺走近一步,朝他挥了挥手。

“你怎么搞到现在,要是我不在,你一个女人这么晚回家,危险得很。”顾子夕快步走过来,伸手帮她拉了一下外套,两人并肩快步往外走去。

“我做着就忘了时间,看到已经十一点的时候也吓了一跳呢。”许诺笑着说道。

“没见过你这么拼命的,女汉子都不足以形容你了。”顾子夕摇了摇头,两人快步走在广场上,丝丝寒意迎面而来。

“冷不冷?”顾子夕紧了紧外套,转头看着她。

“不冷。”许诺摇了摇头,扯了扯他的胳膊,催促着说道:“快点儿吧,我都快累瘫了。”

“好。”顾子夕点了点头,看着她说道:“一、二、三,跑。”说完便拉着她的手快步往停车场跑去。

“喂,我跟不上你了。”

“怎么这么慢。”

“怎么不说你的腿这么长。”

“跑动起来就不冷了,快些。”

…………

深夜里,灯光依然热闹,而广场却安静如斯,只有他们急促的脚步声,踏着和谐的节奏,为这样带着寒意的冬夜,带去热闹的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