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16不够勇敢

chapter016 不够勇敢

许诺办公室。

在挂了顾子夕的电话后,许诺的目光停留在电脑上许久,却不能很好的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到工作上。

艾蜜儿的到来,让她不禁重新审视自己和顾子夕的关系——以为分手还是朋友,不过是在自欺欺人吧。

哪儿有那么多凑巧的事,她去三亚谈项目,他便正好要去三亚出公差;她在公司加班到深夜,他正好也有事情要回来处理。

他若是真正放手,便不会制造出这些巧合,想来,不过是换一种方式来介入自己的生活吧;

而自己呢,在内心深处,是不是也不舍得?所以说好了分手,却与他仍然保持着这样比朋友更亲密的相处,而不能狠下心来完全的拒绝与走远?

其实,真如艾蜜儿所说,与他分开,他们还是亲人。所以她做错了事,他来代替她道歉;对于她的一切,他就算从形式上完全的放手,内心里却从未真正放下过——曾经的相爱,十年的相处,这样的感情,不是一句不爱、不是一句分开,就可以完全割舍的。

顾子夕,既然决定了不在一起,我便不会成为你未来感情的阻力——前妻也好,新欢也罢,都与我无关了罢。

眼睛盯着屏幕上的字,却只觉一个字也看不进去——她知道,她并不如自己想象的那般洒脱;她知道,完全忘掉,她需要时间、更需要决心

…………

“下班了吗?梓诺说你今天会去接他。”下班的时候,顾子夕打了电话过来。

“不好意思,可能我又要食言了,今天会很晚。”许诺的声音淡淡的,几乎没有情绪的波动。

“……”

“还有事吗?我正在准备一个会议。”

“没事,你忙吧。”

电话里,两人不约而同的沉默着,然后默默的同时挂了电话。

聪明如他,自然知道了她的情绪变化;聪明如她,自然也知道他明白了自己的意思。

就这样吧,不要在过去里纠缠了;就这样吧,该放手的,就该放得更彻底一些。

许诺收拾了电脑和资料,和黄宪打了个招呼后,便离开了办公室——与其坐在这里发呆,还不如回家研究一下中草药。

…………

“这个产品已经有过三次出口记录,海关怎么会有问题呢?”

“我知道了,政府关系方面我们正在解决,海关这边你们再公公关,我马上让律师过来配合处理。”

“恩,记者和律师会同时过来。”

“没关系,会解决的,那边的库存暂时也是够的。”

…………

“是的,对于框架方面,齐总还有什么建议和要求,可以随时发到我邮箱。”

“对,在创意初稿完成后,我会再过来一趟,这次的案子由我亲自负责。”

“是啊,一来谢谢司总的信任,二来我也假公济私,想借机向司总多请教一下中医知识麻。”

“好的好的,我等您的邮件。”

…………

办公楼的大厅里,顾朝夕与许诺同时挂断了电话,在抬眼看见彼此时,都微微愣了一下:“许诺?”

许诺握着电话的手,不由自主的加重了力度,看着顾朝夕却久久说不出话来——顾朝夕,总让她想起那个讨价还价的晚上、总让她想起那场交易的本质。

总让她觉得——在她们这种人面前,自己是卑劣肮脏的、是无地自容的。

“你怕见到我?”顾朝夕一手扶着腰,看着她轻挑眉梢问道。

“我想,那种生意,买家和卖家是最不愿意碰面的吧。”许诺敛着眸子,勉强笑了笑,轻声说道:“再见。”

“合约的约定你还记得?”顾朝夕突然问道。

许诺的眸子猛沉,心里那股自卑和自厌,在这样明显的提示里,倾刻间汹涌泛滥而来,几乎要打跨她好不容易才积累起来的自信

“我——”许诺抬眼看她,淡然的眸子里不带一丝情绪,却自然生出一股压迫感,让人感觉到紧张。

“我记得,我没有想要认回梓诺。”许诺轻咬下唇,低低的说道。

“记得就好。不是我这个人刻薄和苛刻,我们顾家绝不可能容许子夕娶你这样的女人进门,如果不能嫁给子夕,你认回梓诺对他是百害而无一利。”

“我也要当妈了,我想我大约能理解你对梓诺的心情,所以,我想你也该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现在子夕和蜜儿离婚了,可能他会再婚,也可能不会。但有一点我可以向你保证:任何情况下,我都不会让梓诺受伤害和委屈。就算是为了子夕对你的这份感情,我也会保护好梓诺,不让你担心。”看着许诺的单薄与无助,顾朝夕突然有种涩涩的、想要流泪的感觉——不知道是因为自己有孩子了所以变得心软,还是因为这个女孩孤单却坚持的身影,让她冷硬的心也被撕开柔软的裂痕。

“谢谢顾小姐,梓诺,就拜托你了。”许诺朝顾朝夕深深的鞠了一个躬,转身快速往外走去——只要是对梓诺好,她认不认又有什么关系。

“许诺——”

“顾朝夕,你对她说了什么?”

…………

身后,顾子夕的脚步急急的追了出来;许诺深深吸了口气,用力的将心底的难堪和疼痛压下,在嘴角轻扯出一丝微笑后,停下了脚步——慢慢的转过身去,看着顾子夕时,一脸的笑意。

“有事找我?”阳光下,她的脸上是标准的职业化笑容——就似与他,再无一点有情感纠葛。

面对她这样坦然的笑容,他竟然无话可说。

“没事我先走了,我中午发过去的项目对接流程,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给我e—mail,我相信更多的沟通,能让流程更加完备。”许诺笑着看着他,似乎真的很期待他的邮件、很期待与他在这件事情上更多的沟通。

而她眼底的疏离、她笑容里的陌生,他却看得清清楚楚。

“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顾子夕沉沉的看她,声音里带着压抑的沉怒。

“会发生什么事呢?”许诺佯作不解的看着他。

“许诺,别给我装傻。是不是蜜儿和你说什么了?还是顾朝夕和你说什么了?”顾子夕拉着她的胳膊,扯着她走到广场的旁边,低声怒吼道:“你永远都把别人的意见看得那么重要——艾蜜儿能影响你、顾朝夕能影响你、莫里安能影响你、唯独只有我,我永远也影响不了你!”

“也影响,否则我也不需要她们来影响我了。”许诺低头轻轻的笑了笑,低低的说道:“子夕,既然我们都知道发生了什么,大家也没必要再绕圈子。”

“没错,艾蜜儿影响了我,我不想成为夺走她幸福的那个人,我不想梓诺以后会因为这个而恨我怨我;顾朝夕当然更能影响我,甚至不需要她说话,她只需要静静的站在那儿,就能轻易的将我努力建立起来的自信全部打跨

。”

“子夕,我觉得自己就象那只被扔到井底的青蛙一样,我那么那么努力的往上爬,可每每当我觉得快看到井外的阳光时,就又跌了下去。”

“子夕,我觉得好累,累得都没力气再挣扎了。”许诺低头,无奈的苦笑了一下,低低的说道:“子夕,我们,都不要再挣扎了吧。”

“许诺,你也可以不这么累,试着把所有的事情交给我,你只要安心的站在我身边就好,好不好?”顾子夕沉静的看着她——求着她。

“我做不到,我是许诺,不是艾蜜儿。”许诺轻轻摇了摇头,看着顾子夕失望的表情,有些心疼、有些酸涩、却没有以前的那种难过。

人若不被逼到死角,都不会死心吧。

而她,被她们逼到了死角,所以,她放手、她死心、她甚至不再难过。

“子夕,再见。”许诺微笑、转身,抬起脚往前走去。

“既然在你心里,别人永远比我重要、自尊永远比爱情重要。那我也无话可说。”顾子夕的声音里满是失望的冷漠:“许诺,你真的让我很失望、很失望。”

“我知道了。”许诺的声音有着微微的哽咽,脚下疾步往前走去。

顾子夕也慢慢的转过身,大步往办公楼里走去。

…………

她,真的让他很失望。

一个人、一句话、一个眼神,就能让她后退、让她放弃——他一个人的坚持,又有什么意义。

既然这样,我放手让你自己去飞,就算弄得一身狼狈、就算摔得头破血流,也让你自己去闯。

…………

“子夕,你不能怪我。如果她自己对你有信心,无论我说什么也没用。她自己没信心,只是看到我就开始退缩了。”顾朝夕看着顾子夕一脸阴沉的走回来,心虚的往后退了一步。

顾子夕不耐的看了她一眼,冷冷的说道:“你少给我添麻烦。”

“我给你添什么麻烦?你自己心里清楚得很,你们真要在一起,要面对的事情,远比我的反对要严重,我看她还不如蜜儿。人家蜜儿想嫁给你,在妈面前可作了多少工作?她呢,她连和你一起面对的勇气都没有。”顾朝夕撇了撇嘴,不以为然的说道。

虽然有些同情许诺,但根植到心底里的价值观,仍然让她不能接受有这样过去的女人进顾家的家门。

更何况,她自己也没这个勇气站在顾子夕的身边,陪他一起走下去——就这一点来说,当真是不如当年的艾蜜儿呢。

“她是什么样的还轮不到你来说话;我和她之间的事情你再插手,你就给我滚回法国去。”顾朝夕的话让顾子夕也深受刺激,压抑的火气一下子就窜了起来。

“要是我滚回法国,她就乖乖听你的话,你这话倒值得一说。”顾朝夕轻哼一声,心情却大好,一脸笑意的对他说道:“我现在去处理海关押货的事情。政府那边怎么攻关,你好好儿想想吧。”

顾子夕瞪了她一眼,转身往电梯间走去

原本以为许诺今天会去接顾梓诺,所以他也做好了这个时间去幼儿园的打算,只是现在的情绪太糟糕,不想影响儿子,所以给小张老师发了信息后,便回去办公室继续加班。

…………

“爹地,你和许诺都说话不算话,你们说来接我的。”

“梓诺对不起,爹地公司临时有事。”

“许诺也说她公司临时有事,你们怎么一起有事?”

“是吗?我不知道呢,今天没看到她。”

“哦,爹地你几点可以回家呢?”

“爹地回来陪你一起吃饭。”

“好耶,那我先去看书了。”

“恩,再见。”

…………

挂了儿子的电话,顾子夕坐在椅子上有些微微的发愣,脑袋空空的什么都装不进去。

景阳进来的时候,便看见顾子夕坐在那儿发着呆——沉郁的眼神就象当年从法国回来时,看到孩子而没看到许诺的时候一样。

“出什么事了?”景阳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没什么。”看见景阳,顾子夕才想起来,回到办公室,是准备和他沟通海关和海外业务的事情。

“朝夕去了海关。这件事情,肯定是因为市里的压力,才会扣下我们的货。所以我让朝夕带了记者过去,将货品每次的质检报告和出关文件,进行对比,对海关的无理由扣押进行曝光。”

“另外,广电中心不是将我们的广告也下了吗?通稿已经出来了,明天会一并出新闻。同时,公司举报邬局长的材料,省纪委收材料的回文,一并公布。”顾子夕看着景阳,阴沉沉的说道:“他们既然要用行政手段来玩儿我,我顾子夕难道是被吓大的。”

“倒是不怕他们,不过数据有影响是一定的了。”景阳皱眉说道。

“不一定,线上广告虽然下了,利用话题炒作一把,关注度会更高。同时,海关的事情,也顺便报道一下顾氏海外业务,当是免费宣传了。”

“顾东林不是很久没动静了吗?这时候一定会出现的,利用媒体黑顾氏的机会,他怎么会放过。利用这次机会,将顾东林、邬局长,这条线给串起来。”顾子夕沉声说道。

景阳看着顾子夕,思索半晌后,轻轻点了点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从顾东林找代办公司办工商执照的事情入手,以邬局长收受贿的事件为引子,将这两个人牵在一起;一旦顾出事、邬的屁股也干净不了;一旦邬出事,顾的公司也会受牵连。”

“就是这个意思,对付这些人,一定要有万全的准备,等到可以出手时,便要一招致命,否则后患无穷。”顾子夕冷冷的说道。

“恩,我这就去安排。”景阳点了点头。

“这件事情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你注意见机行事就行

。公司的海外业务部的成立、海外产品代理的发展方向,在这一季产品发布会上,会同时公布。所以在发布会之前,‘飞丝’和‘慕汀’的代理合同要确认下来。”

“与国际公司的合作,对于顾氏来说是一次全新的尝试,我们每一步都要走得稳稳的。所以,公司的海外业务部对内是业务部,对外是你在法国成立的那家公司在中国的分公司,就算销售顾氏的产品,也以代理形式出现。”顾子夕对景阳说道。

“如果我没算错的话,工商和顾东林,很可能会找各种理由,对海外代理业务进行打击和限制,到时候我们以外资的执照和国际商业律师来起诉政府,你觉得会不会很好玩?”景阳笑着说道。

“做生意赚钱,是我们的主要目的。当然,在做生意赚钱的同时,能有些故事可讲,也是好事。”顾子夕淡淡的笑了。

两人对海外公司及业务、这次海关及广告下线事件的新闻轰炸又聊了一会儿后,便离开了办公室。

…………

“爹地,你有听到我说话吗?”

“对不起梓诺,爹地刚才好象有点儿走神了。”

“爹地在想什么?可以告诉梓诺吗?”

“公司的事情,现在还没完全想清楚,想清楚了和梓诺说。”

“哦,好,爹地慢慢想,我自己看书。”

“不想了,爹地给你讲故事吧。”

“好啊。”

顾子夕将儿子抱在腿上,对着他放在地上的绘本,低沉的声音一字一句的讲着故事。只是,偶尔在转头看着儿子时,总是能想起许诺——他们的眼睛,是如此的相似,黝黑而灵动,俏皮中又带着灵黠。

许诺,为什么你不能再勇敢一些?

顾子夕看着儿子的眼睛,听着他接着自己的故事继续往下编着,脑海里想的,却尽是许诺的影子。

…………

许言家里。

“许诺,这是什么东西,太难闻了。”许言看着碗里黑乎乎的东西,捏着鼻子说道。

“中药,调理肾功能的。”许诺眨着眼睛看着她:“我刚合作的一家公司,他们老总以前是中医,听我说了你的情况,给我开了这个方子,对你现有的情况应该会有些帮助。”

“是吗?”许言的眸光微微闪了闪,端起碗一小口一小口的喝了起来:“听说常期喝中药会发胖的。”

“总比你发肿好。”许诺说着瞪了她一眼。

“那是。”许言点了点头,自恋的说道:“而且我胖点儿好看。”

“有你这么自恋的吗?我实在听不下去了。”许诺大笑,喊着季风:“季风,你快来把你老婆带走,我的鸡皮疙瘩起了一地。”

“是我老婆吗?你确定不是你?”季风笑着,拿了两颗糖递给许言:“调调味

。”

“恩。”许言喝掉最后一口药汗,苦得连眼睛都眯了起来,忙将糖扔进了嘴里。

许诺看着许言,眸子里闪过淡淡的心疼,在许言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的神情已恢复了正常,笑着对季风说道:“你们夫妻真是一个鼻孔出气,我才真是懒得理你们了。我先走了,还有事要做呢。”

“让季风送你吧。”许言推了推了季风,对许诺说道。

“不用了,你才喝了这么苦的药,要对老公撒撒娇了吧,呵呵,我没事了,再见。”许诺笑着朝他们挥了挥手,拎了包站起来,转身往门口走去。

“那我就真的不送了,正好明天有个手术,今天还要查些资料。”季风起身送她到门口。

“恩,再见。”

“许言,药我放在厨房了,你自己记得熬了喝。”

许诺向许言打了招呼后,朝季风挥了挥手,便离开了许言家里。

…………

“她今天看起来情绪不错。”许言对季风说道。

“有事忙起来,胡思乱想的时间就少了。”季风笑着说道:“许言,这中药,你确定要喝?”

“当然要喝,她找人求来的方子呢。”许言吞了吞口水,似乎口里还满余着苦涩的味道,却又坚定的点了点头。

“那好吧,反正中药对身体的调理总归是有好处。”季风笑着点了点头,在转眸看向那一大包一大包的药时,嘴角的笑意却变得苦涩起来。

许诺,已经到了病急乱投医的地步了。

……第二节:顾氏的反击…………

第二天早上,顾氏写字楼。

“司总,您给我的配方,我姐姐昨天就开始服用了,好象特别苦呢。”

“是吗?好的好的,我会让她坚持的。”

“恩,您的邮件我已经看过了,我稍后到办公室会给齐总打电话,有几处疑问的地方我和他再确认一下后,我今天就将正式的合约、创意进度表、后期行程表发给您和齐总。”

“恩,应该的,进度表确定后,我来的机会可多了,您到时候别嫌我烦才好。”

许诺边往里走,边接着司景的电话,看见张玲朝她挥了挥手中的报纸,她便点了点头,与司景寒暄了两句便挂了电话。

“什么新闻?”许诺伸手接过同事递过来的报纸,边问边看着。

“顾氏的大小姐当真是历害,挺着大肚子大闹海关,海关人员也说不出所以然,就是押着货不发。”张玲指着报纸上的图片,小声说道。

“顾氏做出口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货怎么会被海关扣下来?”许诺皱了皱眉头,仔细看报道的内容。

“听说和市里有人施压有关,所以顾氏公关部将料全部放了出来,一整条线,清晰着呢,你看——”张玲指报纸对她说道:“13号,省里收到顾氏关于邬局长收受贿赂的举报;20号,顾氏收到广电的通知,顾氏的广告无理由全面下线;25号,也就是昨天,海关通知货品检测不合格,扣押货品,不仅不许出关,还扣押不发

。这就是明显的报复。”

“通过行政手段向顾氏施压,让顾氏识趣的撤回举报。可顾氏非但不撤回,反而将事情全部抖了出来——你看,这里是图片:举报信与回复书的照片、广告小样通过审核的通知、出品货品历次检测合格报告。”

“顾氏的公关部真是历害,这次的事情真是做足了功课;而且,顾氏也相当的硬气,不肯给市里低头呢。我说他们顾总,当真是个人物。听说顾总还联络了市日化协会,要求行业声援。”张玲的语气里,满是对顾子夕的仰慕:“许诺,企业和政府对着干的,我还真没见过,他们顾总真是太霸气了。”

“恩,有底气的人才敢霸气。”许诺翻看着报纸轻声说道,心里仍有着隐隐的担心——早知道事情会闹得这么大,她当时被邬倩倩泼了那杯酒后忍下来就算了。

唉,一杯酒的事情,却闹到现在这个样子——邬倩倩进监狱、秦蓝失业、顾氏被整、邬倩倩的父亲被举报。

她只想到,若当时忍了或许就没事,却没想到,该来的事情,是永远也躲不了的。

…………

“这个新闻全媒体转发。”

“公关部已经在安排。”

“有记者采访全部接受。”

“是。”

“联络行业协会,本周举行业行对此事的坐谈会,主题是:本市商业环境是否有利于企业的成长、是否对外资有足够的吸引力、企业发展是否应该向市政无条件妥协。”

“您稍等,我先记一下。”

“大小姐去医院做孕检的照片,你让她发两张给你,让公关部写通稿发给媒体。”

“好的。”

……

走到电梯口,顾子夕眸光从许诺脸上流转了一下后,淡淡的点了点头,继续对林晓说道:“通知公关部,这半个月,必须天天上新闻。”

“好的。”林晓宇快速的记录着,她已经被顾子夕一大早这一连串的指令给弄得紧张万分,连抬头和许诺打招呼的时间都没有。

许诺轻扯了下嘴角,算是和顾子夕打过招呼后,便转过眸光、目不斜视的看向自己手里的报纸。

两人之间流动的,是生疏而冷硬的气流,让张玲觉得奇怪不已:“许诺,不问一下顾总是怎么回事吗?”

“电梯来了,上去吧。”许诺合上手中的报纸,径直走进了电梯。

“哦。”张玲疑惑的看了顾子夕一眼,跟着走了进去。

“许诺,你和顾总之间好象有些不对劲?”张玲小心的问道。

“恩,以前是为了让我接这个单子,所以会沟通多一些;现在我不负责这个单子了,也就没什么需要沟通的了

。”许诺淡淡的解释着,不想让同事在他们的关系上,有更多的猜想。

“哦,原来是这样啊,可真是现实啊。”张玲点了点头,心里仍然疑惑他们之间的关系,但许诺明显不愿意多说,所以她也聪明的不再多问。

两人聊了会儿各自手中项目的进度,下了电梯后,便去了各自的办公室。

在办公室坐定后,许诺仍是不放心的打开各大网站,关于顾氏与工商部门叫板的新闻,已然是扑开盖地。

更有官方权威报媒,以各打三十大板的姿态,对这次迅速升级的政企矛盾,做了强烈的谴责与批评。

“唉,怎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呢!”许诺担心着,想了想,拿起电话给莫里安打了过去。

“今天的新闻看了吗?”

“恩,他们也太不讲道理了,这明明是公报私仇麻。”

“莫里安,你说最后的结果会怎么样?企业会吃亏吗?”

“恩,好,你帮我打听一下。”

“顾子夕这人虽然狡猾,但却是个遇事不知道后退的人,这次,我怕是真的要搞大了。”

“恩、好,我知道,我等你的消息。”

挂了莫里安的电话,许诺的担心稍稍好了一些——听莫里安的口气,市里底子再硬,也还是害怕这漫天的舆论的。

……第三节:林家的态度…………

政府大院,林允儿家里。

“老林,我们一个副市长、一个工商局长,还摆不平他一个做企业的?我就不信这个邪了。”邬局长看着林副市长,恨恨的说道。

“老邬,这件事情,我劝你就此罢手。当时打官司的事,我那样给法官施压,也没能完全压下去。现在,他又闹得满成风雨。”林副市长摇了摇头,看着邬局长说道:“他们做企业的都奸诈得狠,这一招一出,上头还敢不着实了办?要真查出什么事来,我们都有大麻烦。”

“那就找个理由,把他关进去。”邬局长的眸子里,闪着冷洌的狠意。

“绝对不行。”林副市长严肃而郑重的说道:“你以为是原来呢,把人弄进去了出来也不敢说。你看看这个年轻人的作风,是那种怕事的人吗?”

“再说,他也不是一般的商人,涉及到跨国业务,在国外还有全资子公司;他的母亲当年管理企业时,和省里、中央的人都有交情。这件事,一个不好,就把自己给搭进去了。所以,你在找不到他们企业污点的情况下,马上停止对顾氏的攻击。”

邬局长看着林副市长,阴沉沉的说道:“生产安全隐患、产品添加剂的安全问题,要找问题,多得是。”

“如果要这样玩儿,就真的玩儿大了——不过是人家泼了丫头一杯酒,丫头就要让人家坐牢,你觉得,这事儿是丫头有理吗?老邬,做人为官,最忌义气之争。”

“那丫头抢了莫里安,把允儿害到现在这样,你看我说过话吧?我们允儿有闹过事吗?老邬,我们走到今天这一步不容易,一定要小心冀冀、凡事如履薄冰才行

。你说呢?”

“再说,今天这报纸一出,上面好几个电话接着就来了,连暗访团的行程都为此而变更了,你还为了那点儿小事争什么!”林副市长见邬局长完全拎不清轻重,语气不由得重了起来。

“暗访团?要先来我们这里吗?”听到这话,邬局长才开始有些着了慌。

“这是机密,我不能透露给你,我只能和你说,现在不要再有任何行动,那个年轻人若再有什么动作,说不得,我也只能去拜访拜访他的母亲了。”林副市长摇了摇头,神色一片严肃。

“那倩倩这个亏,吃得可大了。”邬局长看着林副市长,意有所指的说道。

“丫头的事,我让允宁去处理,在里面也吃不了亏。等这阵子风声过去了,再申请减刑。你这会儿盯着那姓顾的商人,他也盯着你,丫头的事反而不好办。”

邬局长沉沉吐了口气,脸色一片难看,却也知道林副市长的是这个理——他盯顾子夕越紧,女儿的事情就越不好出手。

“老林,我升职的事情你能办不办,不能办就算了。倩倩那丫头,你可真得想办法把她早些弄出来啊,一个女孩家,年龄也不小了,有了这样的经历,可怎么嫁人啊。这几个月,她妈的眼泪都要哭瞎了。”邬副市长叹了口气,变相给林副市长施着压。

“恩,我已经在安排了,所以要你最近别再有什么把柄被人抓住了才好。”林副市长点了点头,两人又聊了下别的事情后,才送邬局长离开。

…………

“老林,你答应他什么?就算他们家倩倩当时不全部担下来,拉了秦蓝下水,她自己也不能轻判。”林妈妈看着林副市长,冷冷的说道:“再说,我都了解过了,那姓顾的之所以愿意放过秦蓝,就是为了将倩倩一压到底。”

“这是他们家倩倩自己惹的祸,要去害那个小妖精,结果把自己搭了进去,现在倒好,一鼻涕全搭到你身上,真是甩也甩不开了。”

“话虽然是这样,她必竟还是一个人承担了下来,让秦蓝没有出事。也让允儿顺利的和他分开。所以现在大家都平静下来,等舆论慢慢冷下来,把丫头弄出来了,这事儿就算完了。”林副市长冷静的说道。

“唉,其实要我说呀,秦蓝也是不错的。他对允儿也真心,你看允儿这次走都没通知他,他还飞过去两三次看她。”

“你们说他看中了允儿的背景,想利用她的人脉做事。你说他要真成了咱们女婿,有这种资源还不给他用不成?这也是很正常的想法。只要不违法,有什么不行呢?我真不明白你们父子在想什么,非得逼他们分开。”

林妈妈长长的叹了口气,为三十岁的女儿,还遭遇这样的事情而伤心。

“如果感情真好,我们拆也拆不散;如果感情不好,我们不拆迟早也要散。这事我只是提供了他两条路的选择,这个结果,也是他们两个自己选的,怨不得别人。”林副市长淡淡的说着,没再理会妻子的怨气,端了茶杯去书房,想着怎么摆平顾氏向省纪委提交的收受贿赂材料的事情。

为官上头,他自认为功大于过;就算做了些违背良心的事,也是为了能在这个位置上坐得更稳些,能有更多的机会做些实事

在现在这种大环境下,有些混水你不去趟,你就会被排挤、被边缘化、别说实现心中的抱负,就连全身而退都很困难。

所以,他知道邬局长是经不起查的,而自己也是经不起连累的。

这个邬副局长,这一次以后,是不能再用了——一旦有事情让他失去原则,他就会在很多方面继续犯错。

就似现在被查处下马的官员一样,有的是在女人方面失去原则、有的是在金钱方面失去原则、有的则是在儿女的事情上失去原则,以至于在不法的路上越滑越远,不可回头。

而邬局长,对这个女儿的教育太过失败、又太过护短,他迟早得被这个女儿给害了,所以,关于他的职务与工作,还得早做打算。

林副市长喝着茶、抽着烟,在一个一个的烟圈里,算计着接下来的一步又一步。

…………

美国,林允儿的公寓里。

“允儿,如果我有你父亲这样的地位,你还会离开我吗?”秦蓝看着脸色一片平静的林允儿,不死心的问道。

“我说过,感情和地位无关,你到现在还不明白,你要我怎么回答你呢?”林允儿的神色依旧淡淡的,只是眉宇间隐隐的不耐,让秦蓝只觉得受伤。

“感情与地位无关,所以你的眼里就只看到eric?你是不是在我怀里的时候也在想他、和我做的时候也在想他?恩,你说,是不是?”秦蓝站起来,伸手将林允儿也拽了起来,用力的摇晃着她,大声吼道。

“john,你放开我。”林允儿伸手扶住椅背,努力的稳住自己的身体。

“林允儿,你告诉我,是不是这样。我吻你的时候,你有没有想他?我和你做的时候有没有想他?”秦蓝疯狂的扯着林允儿的衣服,唇凑在她的脖子上胡乱的吻着。

“john,你再不放手,我报警了!”林允儿大羞,用力的推搡着秦蓝,在衣服完全被他扯掉后,不由得尖叫起来:“john,我才做过手术!”

她尖锐的声音,让陷入半疯狂的秦蓝停了下来,看着林允儿眼底的惧意,深深吸了口气后,温柔的帮她将衣服掩好,低低的说道:“对不起,我有些失控了。”

林允儿只是死死的盯着着,并不说话。

“别怕,我爱你,我不会伤害你的。”秦蓝低头在她额间轻轻吻了一下,在感觉到她身体的颤栗后,低低叹了口气,温柔的说道:“你既然不想见我,那我就走了。这次,是真的走了,回国了,再不来骚扰你了。你一个人在外面,好好儿照顾自己。”

林允儿依然不说话。

“我走了,门我会帮你锁好。”秦蓝扶着她在椅子上坐下后,拉了拉自己的衣领,转身大步往外走去。

在听见门砰的一声被关上后,林允儿才大声的哭了起来,抓起电话就给莫里安打了过去——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