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20眼里心里

袁雨作品 权少的新妻 权少的新妻 公告区 . chapter020 眼里心里

新年一天天的逼近,y视新一年度的广告招标书也已经在官网正式发布。各个行业、各个品牌都为此忙得焦头烂额,时间对于每个品牌来说,都显得紧迫不已。

…………

卓雅公司会议室,新任区总jack正和莫里安和财务部高级经理一起开会。

“eric,你认为我们需要参与竟标吗?”jack看着莫里安问道。

jack不同于以往任何一个区总的态度,让莫里安的眉头不禁轻挑了一下,看着他欣赏的说道:“你的问题让我感到很欣慰。”

“哦?”jack开朗的咧唇而笑。

“我和你的想法相同,y视标王的竟标条件中,资金第一、品牌知名度第二、产品创意第三,这样的权重排序,造成y视标王给人的印象就是土豪,而非品牌价值感。”

“而这就造成了y视竟标中的一个尴尬局面:品牌价值高的企业,不愿意一掷千金去全力竟争,因为这不符合品牌价值规律。”

“也所以,参加y视标王的竟标,目的不是做标王,而是表现我们的品牌价值和优秀创意;所以,全力准备、用心参加、等待失败,或许是我们这样的品牌要去做的事。”莫里安看着jack,睿智的说道。

jack连连点头,笑着说道:“终于有人能和我达成共识了--他们都不明白,真正的赢是什么。在我看了,我们要的赢,就是让中国的消费者认识到我们的品牌价值、看到我们在品牌价值上的坚持:不做标王,做‘卓雅’自己。”

“jack,我已经被这样背离品牌价值的竟争折磨了几年了。”莫里安看着jack大笑:“既然有了这个共识,我们做创意也就不再拘泥于y视的几个政策划规定,甚至可以突破这个规定,制造‘输’的话题。”

“好,希望我们这次必‘输’的合作,能让中国公司从那场官司的阴霾中走出来。”jack伸手与莫里安用力的握了握。

“当然。”莫里安看着他自信的笑着。

…………

离开jack的办公室后,莫里安立即组织创意小组开了会,重新确定了创意的方向和尺度。

“eric,在这方面y视都有明确的规定。”

“做两稿,一个要保证能过初审,进入最后的竟标环节;一个就在竟标会上播放,尺度大一些没问题。”

“eric,为什么这样?最后的播放稿和前面的不同,y视是不会同意的。”

“竟标文书,你们研究过了吗?”

“呃……”

“去做吧,一周内我要看到创意框架。如果有任何困难,必须在一周内提出来。”

“好的。”

…………

如果是许诺来做这个创意会怎么样?

自己一句‘做两稿’,她一定就能明白自己的意思了。

唉,这样的默契,或许不止是因为她冰雪聪明。在她的心里,自己终究也还是会有些不同的吧。

莫里安眼睛看着一张张的图稿,心里想的念的,却全是许诺。

“许诺。”莫里安拿起电话打了过去。

“恩……”电话那边,许诺似乎正忙碌着,应了一声后,许久才继续说话:“不好意思刚才结束一张图稿。”

“出初稿了吗?别把自己逼得太狠了,灵感也要休息好了才会有的。”听着她声音里熟悉的节奏,莫里安只觉心里一阵淡淡的暖意--不管相隔多远、不管她怎么变化,只要在工作中,她的声音永远充满了自信和快乐。

这样的许诺,该是他最喜欢的样子吧--阳光的、自信的、热爱生活的。

“有初稿了,所以赶着绘图呢。”许诺的声音脆亮的传了过来。

“过年能回来吗?”莫里安柔声问道。

“……不一定,看进度吧。”许诺的声音有片刻的停顿,犹疑的事情,自然并不是工作进度。

莫里安轻应了一声,低低的说道:“自己照顾好自己,过年如果不回来,我过来看你。”

许诺沉默了一下,轻声应道:“好。”

“你忙吧,我这边也是焦头烂额了。没你在身边,好多事都不灵了。”莫里安轻笑了一声,轻轻挂了电话。

她在逃避谁?顾子夕吗?

一段短暂却无法逃避的感情,在受伤之后,她真的能完全放下吗?

…………

顾氏。

“顾总,这是这次创意的整体架构,和区总、洛总有过深入的沟通。创意完全跳出西浓的影子,赋予全新的气质。”

“在表现形式上,仍然是小电影的情节似表达;在情节设计上,强调以静制动--故事情节我用ppt里的图片来表示。”张玲边说着,边将投影仪调好。

“整个故事情节的主线是时光、影片的色调是流金岁月的古金色、节奏有快慢的对比。”

“故事情节是一对学生情侣在大学毕业后面临着分离,他们约定一定要这样一直爱下去、约定六年后女孩子会在这家咖啡厅的老坐位等他,他带着戒指来求婚。最后双履约的故事。”

“故事的情节很简单,几乎是没有波折的,因为我们的片子长度有限,不适合演绎太复杂的故事;这是技术因素。”

“当然,更重要的是消费者因素:我们产品的消费人群定位在18-28岁的年轻人、轻熟女,这群人正好是从大学毕业到在职场小有成就的一群人,他们都会遇到毕业即分离、奋斗路上会将爱情丢失的困惑和无奈。我们的片子能最大程度的引起他们的共鸣,也让他们在现实的无奈中找到坚持的理由和动力。”

“这样的引导,是上一个推广片积极、励志气质的延伸;又完全脱出上一个推广片里职业故事的背景,而写了一个关于坚持、关于不变的爱情故事。”

张玲说着,对着ppt的手绘图片,解释着关于这个故事的几个关键词:“贯穿整个故事的几个关键词是‘不变’、‘坚持’、‘始终如一’”

“不变:女生经历职场的成长,头发由短到长、由直到卷,一直在变,只有品质不变;咖啡厅周围的景观建筑一直在变,只有咖啡厅的内饰、坐位不变;女生各种的忙,给男生按时寄习惯的洗发水不变;”

“故事的结尾:在六年后,两人见面,不变的洗发水味道、不变的头发品质、不变的爱情、不变的关于爱情的约定。”

“创意的最后落脚点在:顾氏的产品气质栓释:坚持品质不变、为消费者提供美好的养发体验不变、与消费者每次新品见面的约定不变。”

“这就是关于这次产品推广的创意设想,我们会跟据顾总、洛总、区总的意见,进行调整和修定--主要是在创意的主题上还请各位有更明确的意见,主题确定后,我们会选择最合适的表现形式和情节构思。”张玲看着顾子夕说道:“顾总您对这个构思有什么建议和意见?”

“不错,既延续了上一个推广‘励志’的主题,也延续了上一次竟标作品中,在感情上的表达。”顾子夕点了点头,看着张玲说道:“感谢你们在这次创意里所做的努力,关于几个细节方面,我提几点意见,当然,最后以创意表达为优先,我的意见只是参考。”

“顾总是最懂企业气质和品牌气质的人,也是产品方面的专家,您的意见对我们来说很重要。”张玲忙拿出笔,打开笔记本,边做好记录的准备边说道:“许经理上次与顾总讨论过关于这次产品定位和创意方向,给了我很多提示。”

“是吗?”顾子夕微微笑了笑:“其实这个构思已经跳脱出了她的气质,她的风格更理性,这个构思很感性。”

张玲微扬眉头,心里若有所悟,嘴角的笑意含蓄又意味深长。

“整个故事的调子有些暗,所以在拍摄时,光线和背景色调的选用,要明亮一些。在时间跨度上,六年太长,产品都该升级了,就换成五年吧。”顾子夕说到这里,微几顿了顿,似乎陷入了某种情绪里。

一时间,会议室有些沉默,大家看着他有些失神的表情,都没有说话。

半晌之后,他才继续说道:“在镜头的处理上,以毕业后两地分离为主体,女主寄洗发水,男主收洗发水的镜头的处理再感性一些。整体感觉上变与不变之间,强调对比感。其它方面我没意见,多长时间可以做出初步的构图画面?”

“一周的时间。”张玲将顾子夕的意见记下后,回答说道。

“好,中间我有想法会再与你沟通,不过以不影响你的思路为主。做创意虽然以客户满意为主,在某些时候,还是要多些对专业的坚持。”顾子夕微微笑了笑,合起面前的笔记本,站起来径直走了出去。

…………

五年,人生有多少个五年?可以让我们这样的分离、可以让我们重遇?

许诺,如果我早些找到你,我们之间会不会不同?

不过,我该庆幸的,你和你竟然是一个人;我们都该庆幸的,兜兜转转里,我们谁都没有刻意的去寻找,却又这样的相遇相爱。

…………

有多久没见你

以为你在哪里

原来就住在我心底

陪伴着我呼吸

有多远的距离

以为闻不到你气息

谁知道你背影这么长

回头就看到你

…………

站在宽大的落地玻璃前,想着那个想了念了五年的女子,那个如中国水墨一样沉静低软的女子;

想着那个带着一脸的倔强和骄傲的女子,也曾在怀里温软如水,更多的时候却像一株野百合般的孤傲,让人难以接近;

五年前的她,轻易的挑动他身体、心里最原始的悸动与沉迷;五年后的她,如一缕暖阳照暖他心底的沉寂,她孤傲里的坚持,拨动着他征服的欲望与呵护的怜意。

许诺,你注定是我生命里的精灵,我怎会舍得对你就此放开手?

……第二节:许诺--艺术与广告的结合方案…………

三亚。

为了不让许诺将时间花在往返办公室的路上,首次的创意构思发布会,‘景园’公司的几个主要负责人,亲自去了海边的中式别墅里。

“许经理,这里住得可还习惯?”司景看着在工作室里,被刘诺临时开辟出的饮茶区,还有满桌的资料稿纸、角落里堆满的零食袋,眼里有一丝微微的诧异,瞬间又了然的笑了--原来这位许小姐也脱不了大多数做创意人的习性:平日里的时尚品味总是高人一筹,而在做创间的时候,却又随意得可以。

许诺随着他的神线,看了一下凌乱的桌面、还有堆积如小山的杂物,脸不由得微微一红,微赫着说道:“挺好挺好,就是我不太擅长整理屋子,把房间弄得太乱了。”

“没关系,许经理就把这里当自己的家,越随意越好。”司景微眯着眼睛看着她,对这个一身职业装时,一副精明能干模样;现在这幅家居模样时,又一幅温软娇憨小女生模样的姑娘,心里不禁涌起一股异样的感觉--让他情不自禁的想起自己和妻子的年轻时代。

“整个创意的初稿已经完成,今天请各位领导审核一下,如果可以的话,我就按这个方向继续做下去。”许诺快速的将桌上的稿纸全部收到分类的文件篓里,边对司景、齐山还有市场部的几个创意经理说道。

“许经理客气了。”司景收她脸上收回目光,走到被升起了玻璃的空窗前,看着将海天一色尽收眼底的窗外风景,刚才眸底浅浅的波动,片刻已平静了下来:“一个来自于最繁华城市的现代小姐,能够蜇服在这海边的一隅专心做创意,我相信,这创意里透出来的意缊已足够令人期待。”

“司总过奖了,最怕是辜负了这样远离世俗喧嚣的静。”许诺看着司景的背影,微微皱起了眉头--这个总裁今天的情绪似乎不对,难道这间别墅有他特别的回忆?

若是如此,他又怎肯将这样的地方用做员工开会?又怎会轻易的借给一个合作人做宿舍?

当真是学中医学久了,人也变得古怪起来?

说话间,许诺已经将桌面和投影仪收拾好,回头看了齐山一眼,用眼神问他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

“司总,开始吗?”齐山转头看向司景问道。

“开始吧。”司景点了点头,转身回到办公桌前坐了下来。

待随行的工作人员也都坐了下来后,许诺拉下了窗帘,然后回到桌边,从文件篓里拿出一叠画稿递给齐山:“这是创意的原始绘图,因为是手绘,所以只有一份原稿,大家随我看ppt就行。”

“好。”齐山点了点头,将椅子拖得离司景更近了一些,将画稿放在两人中间。

许诺微微笑了笑,打开ppt开始讲解整个创意思路。

“根据我们之前讨论的结构,以中国风的元素引入,在琴棋书画戏的民族精粹中,我选择戏曲做为表现载体。”

“推广创意关键词是‘坚持’、‘真’、‘有效’--从戏曲演员多年来如一日的勤练不辍、细心养发;到台上真的身段、唱腔、真得像假的似的长发;到最后戏曲表演取得空前成功,带表中国,走向国际;然后老戏骨将这样的精神传承给她的学生,包括养发的窍门,也传承给了她的学生。”

“产品质量,就如这戏曲表演一样,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来不得半点儿虚假;产品效果就如这平时练功一样,只要坚持就一定有效。”

“这是整体诉求的表达方式,在整个情节设计上,分为前中后三段:第一段,是表演前的日常练习:第一组是戏曲艺术家每日练功时的一丝不苟、练功后的细心护发的镜头,以多镜头组合式呈现;第二组是戏曲艺术家指导学生练功,在大弯腰时:身段柔软、长发流泄;甩发时,头发乌黑明亮;这些内在功底和外在呈现都让老艺术家点头称赞。”

“整个第一段没有出现洗发水,只在练习时出现唱腔,表明这是一组以头发做为重要道具的戏,以体现老艺术家对身段、唱腔、头发质感的苛刻要求,以及头发的重要性。”

“第二段是团队代表国家做文化交流演出,这一段也分为两组镜头:第一组是:老艺术家除了带上惯用的练功鞋外,最重要的就是‘景园’洗发水;镜头转入学生收拾行李的场景:年轻的学生,用的几乎全是进口的高档护肤品,然后就是‘景园’洗发水。在机场,老艺术家问学生:带了吗?学生微笑点头。”

“第二组是上台演出,师徒纯粹的唱腔、精湛的演技让国际友人叹为观止,在后台,大家都去抚摸和拉扯他们的头发,要辨识是真是假,当发现是真的时候,都一脸的羡慕与惊叹。”

“第二段出现两次洗发水镜头,出现多次健康头发的镜头--通过随身携带‘景园’洗发水的镜头,以体现护发对他们的重要性、‘景园’洗发水对头发的重要性;通过观众的拉、摸,来强调头发的健康表现;”

“第三段以一组镜头收尾:中国的戏曲走遍世界;‘景园’洗发水随着他们走遍世界;最后一以句广告词收关:中国的、世界的;”

“这句话第一次,由老艺术家站在世界戏曲舞台上,身穿戏服说出来;第二次,由戏外时尚漂亮的徒弟,握着洗发水说出来。”

“以表达:艺术无国界、优秀的产品无国界的理念。”

“整个方案,通过老艺术家和京剧舞台表达古典的中国味道;通过徒弟的化妆品、飞机、国际交流,表达国际品味;有训练时的严苛、有舞台下的俏皮;通过画面的转换,形成对比与融和。”

“这个创意的优势在于:第一,表达传承,同时又够国际化;这即符合当下的政治环境,又符合主流文化诉求,一方面锁定了高知文化群体,另一方面又让希望通过追随高知文化群体来表现自己知性的群体找到模仿对向;也就是一举锁定两个消费群体;”

“第二,整个文案表达符合企业气质:即,用内敛的方式来表现张扬--全文案没提一句‘我去屑很行’,但全方案无处不在表现我很行。”

“同样,这个创意也有天然的缺陷:第一,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呈现,说教的味道过浓,会不会让消费者反感?第二,我还需要镜头来表现产品的中药成份,但加在哪里都会破坏整个方案的流畅与美感,这个问题如何解决?第三,我希望请到真正的戏曲大师来拍这个片子,能请到吗?”

许诺从投影幕布旁走回到绘图桌前,看着司景和齐山说道:“所以我想听听大家的意见,也想把这个创意的所有手绘稿完成后,交给公司非创意人员做一次调查。”

齐山走到前面,拿过鼠标回放着刚才的ppt,边看边说道:“整个创意让人非常有兴奋点,中国的戏曲艺术与传统医药、中医养发的理论结合了起来。这和我们公司要表达的、要传递给消费者的养发理念非常吻合。”

“所以从创意本身上来说,这是一个既符合国情、又符合大众审美情趣、还有文化品味的创意。”齐山想了想,看着司景说道:“司总,你的意见呢?”

司景慢慢翻看着桌上的手绘稿,直到看到最后一页,才抬起头来,微皱着眉头,看着齐山和许诺说道:“创意很有品味,也符合公司的气质。就是受众这一块儿,现在懂得戏曲艺术的有多少?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又有多少人可以接受?”

“现在讲求的是快餐文化,要的是立竿见影,所以我的担心是这种表达方式,就算能达到我们的诉求目的,若是叫好不叫座,那又是惘然。必竟,我们不是做艺术,而是做广告。”

说到这里,司景看着许诺说道:“我对许小姐的创意完全没有否定的意思,如许小姐自己所说:有亮点也有缺陷,但这个创意的方向和框架,我是认可的,就是缺陷如何弥补的问题。”

许诺点了点头,想了想说道:“我所说的三个问题,第一点,我想想是否用镜头的侧重点不同来弱化掉;第二点大家提提意见:我的想法是一定要加入中药成份去屑的说明,但又不能有明显的吆喝;至于第三点,司总能想想办法吗?”

“还有第四个问题,就是戏曲的受众与我们消费者受众的重合度有多少!”齐山提醒许诺说道。

“恩,这个通过两个方向来做一个测试,一个是公司里的年轻人,这个齐总来协助我;另一个是网络测试,这个由司总安排it配合我来做。”许诺点了点头,一面记下齐山和司景的意见,一边说道。

“好的,离过年还有一周时间了,这个测试争取三天内完成。”齐山点了点头,转头对司景说道:“只要解决了受众的疑问,其它的都只是技术问题。”

“恩,这方面你们专业,你们决定就好。”司景点了点头:“至于戏曲艺术家,我可以去联络联络,问题不大。”

“真是太好了,我最担心的就是这个。”许诺开心的说道。

“我联络好后,许小姐与我一同去拜访,到时候单做一份给老艺术家看的文案。”司景点了点头,看着面露天真的喜悦之色的许诺,神情也变得温柔起来。

几个人就细节问题、还有在什么时段加入产品中药成份说明的问题讨论了一会儿后,便将整体方案确定了下来。

“当真是人多力量大,几位今天的意见让困惑了我几天的问题一下子豁然开朗。”许诺起身泡了茶给大家,边喝茶边笑着说道。

“说实话,许小姐的创意让我耳目大开,现在去屑的产品多如牛毛、去屑的广告也都是大腕明星上阵,要在强手如林里杀出一条血路来,当真是不容易。这几年在这方面,我还真是没有太大突破,真是惭愧。”齐山看着许诺真诚的说道。

“哪里哪里,齐总真是太谦虚了。”许诺笑着,同样认真的说道:“不过,从产品本质上来说,我们的对手是一线品牌的去屑产品;从这次y视标王的竟争上来看,我们的对手则是所有一线日化产品;而最重要的对手则是:卓雅的丝卓系列、顾氏的卡若新品、娇安公司的芬华。”

“所以,我这次的创意方向,选择戏曲的考虑固然是考虑到与产品的高吻合度气质;更重要的是考虑到y视竟标审核小组部分成员的审美情趣。同时避开卓雅和顾氏会用的手法,避免与他们硬碰硬的冲击。”

许诺将顾氏和卓雅上次参加竟标的片子找了出来,各播放了几个片段,又将娇安的片子找了出来播放了几个片段后说道:“卓雅的推广思维是纯欧化的、顾氏的推广方式注入了感性因素、娇安的推广则简单直接。”

“当然,这都是过去的状态,至于今年大家都会有什么样的变化,则谁也不知道。但以我对他们创意团队的了解,基本不可能大胆到使用纯中国元素,因为产品的对接度不够。”

“所以,论中国元素,我们必须第一。至于消费者接受度、创意的推广记忆度等等,我会想办法来增进。”

“y视的标王,除了创意好,还有就是要有钱,既然我们今年想通过这个平台把企业形象打出去,所以在预算方面,你对他们可有了解?”司景看着许诺问道。

许诺的眸光微闪,淡淡说道:“不了解。”

“许小姐和卓雅和顾氏都有过合作,可否给我们一些建议?”司景微微笑了笑,直直的看着许诺。

许诺看着司景认真的说道:“抱歉,我只负责预算外所有赢面的制造。这是职业守则、也是行业规则,我想,司总一定也不希望,我以后在接其它公司案子的时候,会将‘景园’的底给透出去。”

“哈哈哈,我以为许小姐已经很商业化,没想到还是不够灵活呀。”司景笑着说道。

“我希望用最纯粹创意人的心态来做这个案子,这样才能做得更好。”许诺的眸光微敛,淡淡说道。

“那好,既然我们请许小姐是来做推广创意的,许小姐能在创意上帮我们取得赢面便已经达成了合约。至于竟争的商业信息,我们再作它想。”司景看着许诺,眸光微闪,笑着站了起来。

“谢谢司总的理解。”许诺微微笑了笑,站起来送他们下楼。

…………

送走司景一行人后,许诺没有立即转回去,而是沿着海边慢慢的走着,直到夜色降临,她仍静静的站在海边,闭着眼睛,静听着这海浪温柔的进退。

脑海里浮现的,是整个创意片完整的影像。

海浪声一声连着一声,演员身着戏服在舞台上绕动的身影一圈接着一圈,似乎有些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许诺睁开眼睛,快速的往回跑去。

回到别墅里,立即拉开了灯,趴在绘图桌前快速的绘稿--一笔一笔、一张一张,那些图稿几乎是一气呵成。

一直未关的窗口露出晨曦的微光,映淡了房内的灯光、吹凉了一袭单衣的许诺,她才惊觉--一夜就这样过去了。

看着满桌的稿纸,许诺自我欣赏着舍不得去睡,拿起来一张一张的看着,直到接连的几个喷嚏让她只觉一阵轻微的头重,她这才依依的放下手稿,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后,起身关了窗,回到卧室直接躺了下去。

…………第三节:新年--越来越近的思念…………

接下来的日子,她将调查数据传回给公司的三三做统计分析后,她自己则不停的修稿、选搞,直到三三统计的数据传了回来,她又根据消费者的调查意向,对稿子做了最后的取舍修定,最后留下了十五章定稿。

看着摊了一桌面的手稿,还有面前最终确定下来的定稿,许久不喝咖啡的许诺,终是顶不住感冒加熬夜的难受,捧着热咖啡猛灌了几口,又起身站在窗口吹了一阵风,才感觉好过一些。

在连续了三杯咖啡后,许诺才回到电脑桌边,准备将确认的版本和数据整理一下,发给司景和齐山。

看了一眼刚才的未接来电,许诺微微笑了笑--莫里安,这段时间一定也是忙疯了的。

“莫里安,是我。”许诺拿起电话回了过去。

“恩,还在赶稿。”

“有点儿,画图的时候忘了关窗,吹了点儿风。”

“没事儿,喝了几杯咖啡又挺过来了。”

“知道,得要明天才能把第一稿确定下来,年中可能还要随这边老总去拜访几个客人。”

“不是的,你别瞎想,是和案子有关的客人。”

“知道了,我先挂了,年前最后一份报告,赶完了去睡一觉。”

“不用,不要见面。你知道的,不方便。”

“恩,你也一样,新年快乐。”

…………

挂了莫里安的电话,许诺下意识的看了看手机里的短信和微信,顾子夕和顾梓诺都没有信息过来--所以,就在这边过年吧,不回去了。

许诺的眸光微微沉了沉,放下手机,将全部心思放到了工作上--离开越久、消息越少,下意识的想念也越少。

就似以前慢慢的进入他们的生活一样,慢慢的淡出他们的生活,还原各自原本生活的模样。

…………

“司总、齐总,消费者调查的初始数据已经在三天前发至两位的邮箱,公司内部的样本是齐总安排,我就不过多赘述,而结果当然是我们喜闻乐见的:在产品气质与企业气质、在推广表达与产品联想方面,76%的同事认为戏曲有很高的匹配度和联想度,所以公司内部的调查结果,我只将最后的数据图表呈现出来,就不过多分析了。”

“因为考虑到内部员工对产品的联想与真正的消费者,还是有很大的不同,所以这份数据我们会给15%的参考权重。”

“外部样本里,我们取样数据分了三个层次,18-26岁群体占30%、27-40岁群体占50%、41-55岁群体占20%;在职业层上,学生群体占20%、高级白领占40%、家庭主妇占20%、自由职业者占15%、其它人员占5%,取样数据符合产品的消费人群指向。”

“调查问卷发出去1万份,收回来9085份,收回率为91%;问卷渠道为各大社交网站,30%实名网友、58%的5年以上社交网龄、其它为3年以上社交网龄,由此判断问卷的有效性在90%左右。所以此次调查结果为有效。”

“从数据结果反映,目标消费者对于我们的产品定位、功效坚持、产品联想,都吻合我们之前提取的、关于‘真’、‘坚持’、‘有效’的关键词;所以这次推广创意以这三个关键词做为中心表达,符合消费者对品牌的认知现状,使我们的推广无需在消费者教育和再认知上下功夫,能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

“在表达载体的选择上,大众认知依然停留在本草纲目、中医、在药、娱乐明星的表达上,所以我们选择戏曲为载体,既有机会、又有危险,机会在于形式是大家没想到的,会让消费者有耳木一新的感觉,从而强化关注;危险在于,他们不接受这样的关联性联想,从而排斥产品;或者对戏曲了解少、不喜欢、不够大众,所以大家看了一眼而过,关注度达不到。”

“综上所述,我个人倾向保留戏曲表达方式的选择,首先符合我们对三个关键词的表达;其次符合产品气质;最后在消费者产品联想上,我们的调查报告显示消费者没有有关联性联想,并不代表不适合做此类联想,而是戏曲做为一门古老的艺术,并不如流行娱乐那样容易进入大众的视线。但也正因为不容易,所以一旦进入,记忆便会是深刻的、难以忘记的。”

“从创意的功能来说,我们对消费者推广行为,除了告知之外,还有引导和教育的功能。而戏曲文化的美与韵、近年来政治声音对国学的重视与推广,都是我们的机会。”

“以上是我综合调查数据后的创意意见,两位意见如何?希望在年前能给我意见。”

“下面我将最后确认的十五章情节稿以动画的形式放在附件,删减最多的是台下训练的画面,将产品的成份和功效说明,放在了演出结束后与国际观众的交流处,衔接自然流畅,又没有吆喝之嫌。”

“两位意见如何?盼复,另祝新年快乐。许诺留。”

做完这些已经是中午了,许诺合上电脑,关上了工作室的门--从现在开始,她需要一个彻底的休息,然后进入下一阶段演员的选定与拍摄的沟通。

…………

深圳。

顾子夕接连打了四五个电话,许诺都没有接--是在回来的路上?还是刻意的避开?

“爹地,许诺没有接电话吗?她在哪里过年?”顾梓诺看着顾子夕失望的眼神,轻声问道。

“不知道。”顾子夕放下电话,看着顾梓诺低声说道。

“没有人陪她吗?”顾梓诺走到顾子夕的身边,扑闪的大眼睛,似乎已经有些懂得顾子夕的心事。

“我们明天先去三亚陪她,然后从三亚飞温哥华滑雪吧。”顾子夕看着儿子,想了想说道。

“爹地中午和我一起陪妈咪吗?”顾梓诺睁大眼睛看着顾子夕,似乎希望看到他的安排里,也能有艾蜜儿。

顾子夕轻扯了下嘴角,淡淡说道:“爹地早上送你过去陪你妈咪,下午去接你。”

“哦。”顾梓诺的大眼晴里闪过一丝失望,却仍然什么也没说--或许,如爹地和许诺说的,妈咪需要练习只有她自己的生活,需要练习不受别人影响的快乐。

“想送你妈咪和许诺什么礼物?我们现在去买?”顾子夕当然知道儿子的心思,只是,有些事,既然无可挽回,放手就要彻底。否则对谁也不公平。

否则,许诺又凭什么还给他机会?

…………

“我要送妈咪一大盒巧克力、还有鲜花;要送许诺一瓶眼药水,因为她总是加班画图。”提起礼物,顾梓诺一下又开心起来。

“好啊。”顾子夕被儿子的轻快的语气所感染,情绪不由得也轻快了许多。

…………

顾梓诺要的礼物很快就买齐了,最后给顾子夕也挑了一个好睡的枕头--用他的话说,爹地需要好好儿的休息。

“爹地,这些是送给谁的?”顾梓诺看见顾子夕转到药材柜,仔细的看着那些药材的说明,不禁奇怪的问道。

“送给一个阿姨,就是许诺的姐姐。”顾子夕仔细的看了药材的功效后,慎重的选定了几样交给营业员包装,转头看着顾梓诺说道:“我们帮许诺去看她姐姐。”

“好啊,许诺一定会开心的。”顾梓诺用力的点了点头。

“当然。”顾子夕结了帐后,接过营业员递过来的药材,牵着儿子的手快步往外走去--她的家人,孩子该慢慢熟悉起来。

…………

“顾子夕?顾……梓诺?”许言听见门铃声,开门看见拎着满手礼物、穿着喜庆的红毛衣的父子俩儿,不由得一阵惊讶--当然,还有惊喜:“许、许诺没回来。”

“我和梓诺来看看你和季风。”顾子夕微微笑了笑。

“阿姨好,我是顾梓诺,我是许诺的好朋友,祝阿姨新年快乐、万事如意、好好保重身体。”顾梓诺一板一眼的自我介绍后,说着喜庆祝福的话,小脸一本正经又天真灵动的模样,让许言的眼眶瞬间红了一片。

“谢谢你。”许诺蹲下来,张开双臂抱了抱顾梓诺,待情绪平复下来后,才松开手,将他们父子请了进去。

“晚上就在这里吃饭吧,虽然人没到齐,也算上团圆了。”许言低声说道。

“好。”顾子夕轻轻点了点头:“你陪梓诺说会儿话,我去厨房帮季风。”

“好。”许言向厨房里的季风打了招呼,见顾子夕去了厨房后,走到顾梓诺的身边坐下,看着他酷似顾子夕的脸,一时间却不知道该聊些什么。

“许言阿姨,许诺很忙很忙,她工作很累的,所以不能回来过年,你不能怪她哦。”顾梓诺睁大眼睛看着许言,只觉得她身上有股和自己妈咪很像的气质--柔软而温柔,是与许诺的利落与强悍完全不同的,不由自主的便多了份自然的亲近。

“当然不怪。”看着顾梓诺懂事而贴心的话,许言心里有种被萌化了的悸动,却又一阵隐隐的心酸--这是许诺的儿子,她却只能站在他的世界之外。

…………

“这都是季风叔叔做的菜吗?”顾梓诺吃得都快趴在桌子上了,想起艾蜜儿关于绅士的教导,他又以努力克制着让自己坐得端正。

“不是,是你许言阿姨做的,我只负责把它们从炉子上拿下来。”季风笑着,将他喜欢吃的那盘挪到了他的面前。

“许言阿姨好历害。许诺就不会做。”顾梓诺吃得心满意足,放下筷子看着许言想了想:“我给许诺打个电话,看她吃什么呢。”

“好呀。”许言微笑的看着他。

只是,电话过去,依然是无人接听的提示音,这下子边顾梓诺也有些失望了:“都过年了,她还在忙什么呀,也不给我打电话。”

“前几天熬夜画图,忘记关窗了,说是有些感冒,现在可能是睡了。”许言轻声说道。

“哦。”顾梓诺转眸看了一眼顾子夕,低声说道:“爹地,许诺睡懒觉不吃饭。”

“没事,她是大人呢,会照顾自己的。”顾子夕的心微微一酸,只是淡淡安慰着儿子。

“她才不是大人呢。”顾梓诺嘟哝了一句之后,也不再说话,只是拿着手机,又给许诺发了信息过去--许诺,感冒了要多喝开水。你睡懒觉之前记得要吃饭。你睡醒了要给我和爹地回信息,我们都很担心你。

…………

晚餐过后,季风和许言送他们父子下去。

季风牵着顾梓诺的手走在前面,给他讲着手术、骨头什么的,听得顾梓诺一直开心的尖叫着。

许言和顾子夕慢慢的走在后面,曾经为许诺的事情认真谈过两次的人,此时似乎有千言万语、又似乎无话可说--关于感情的事,他们都无法再对对方提要求、更无法对对方做承诺。

两个最希望许诺幸福的人,在此时也是最无力让她幸福的人。

“我明天带梓诺过去看她。”顾子夕对许言低声说道。

“谢谢你。”许言轻声低语着。

“许言,我和她之间确实有些误会、也有很多问题,但我从来没有放弃过她、没有放弃过这段感情。”顾子夕抬头看着走在前面的季风和梓诺,低低的说道:“会有一天,我们五个人会坐在一起,真正的一家人在一起。”

“看到这样的梓诺,我突然明白许诺为什么会放弃。”许言轻声说道:“她担心会打扰到你们的生活、破坏掉你们固有的安静。”

“不是我们,是梓诺。”顾子夕淡淡的说道:“她若多考虑一些我,或许就不会这样的绝然。”

“那你又给了她多少信心,值得她多考虑你一些?”许言凝眸看着他--他难道忘了,他给她的伤害有多深?他难道不知道,她身上的、心上的伤,都是因为他?

“以前我不懂她,现在懂了。”顾子夕的声音轻轻的、柔柔的,带着些许的悔,更多的,却是坚持下去的决心:“现在,我尽量不去打扰她,给她想要的安静和离开,是不想让她有理由逃得更远。”

许言只是慢慢的往前走着,一路不再说话。

他要的是牵手一起走、她要的是站在他们的世界之外看着他们幸福快乐、而自己要的,不过是她有一段现世安稳的生活。

“我会让她幸福,无论她让我等多久。”

“希望你给的,正是她想要的,而不是你强加于她的。”

“你变了很多。”

“因为我们越来越发现,很多东西我们要不起。”

“……”

…………

送走顾子夕和顾梓诺,回到家里后,许言拿着电话看了许久,终于还是没有给许诺打过去--就让她自己安静的呆着吧,这些事,谁也不能替她做决定。

关于顾子夕,曾经害怕她被他伤害,可伤害却并不因为她的害怕而不来;关于许诺,她只希望她在平静安稳中再多一份快乐,聪明如她,有分寸的一点一点的放下爱情,却依然不可避免的深陷、不可避免的受伤。

既然一切都要发生,她能做的,也不过是在她受伤后,提供一个并不宽厚的怀抱而已

如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