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21此刻团圆

Chapter021 此刻团圆

第二天,因为是年三十,平时热闹的城市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开车在路上,空旷得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也冷清得让人更加心疼那个只身一人、身处异地的女人——新年里,所有人都往着家的方向走,而她,却独自留在异乡不肯回来。

是因为他吧,原本还有姐姐陪着她,现在只能躲在那么远的地方、孤单的一人。

许诺,你知道不知道:这样的时候,我想在你的身边。

……

“妈咪,新年快乐!”顾梓诺将巧克力和花儿递给艾蜜儿,进门就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梓诺宝贝新年快乐!”艾蜜儿只觉得眼前被一大束花给淹没了,一股幸福感顿时满袭而来。

“妈咪今天好漂亮!”顾梓诺毫不吝啬的赞美,让艾蜜儿笑得越发的妩媚生姿起来——新年的艾蜜儿,穿一件桃红色的针织开衫,里面配一件宝蓝色缎面长T恤。明亮而饱和度高的颜色,让她整个面色看起来红润健康了不少。

“梓诺帮妈咪把花儿抱进去好吗?”艾蜜儿在儿子的脸上亲了一下,笑眯眯的看着他。

“好啊!”顾梓诺回身对顾子夕挥了挥手,抱着花儿就跑进屋去了。

从儿子快乐的背影里收回目光,艾蜜儿温柔而期待的看着顾子夕:“一起午餐吧,简单的几样小菜。”

“不用了,我们晚上八点的航班,我五点三十过来接梓诺。”顾子夕摇了摇头,看着艾蜜儿淡淡说道。

“好啊,新年快乐。”艾蜜儿目光里掠过失望,仍是克制着情绪,温柔以对。

“新年快乐。”顾子夕点了点头,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倚在门口目送他离开,艾蜜儿心底一片酸楚,却唯有克制——曾经那么的宠爱,到现在的多看一眼都觉得不耐,她需要多强大的心脏,才能适应这样的他。

子夕、子夕,我会好好努力的、我不会再成为你的累赘,让我们重新相爱,好吗?

……

“妈咪,这个蛋糕好漂亮。”顾梓诺软糯的声音从屋里传来。

艾蜜儿从空荡的走廊收回目光,返身回到屋里,看着儿子那张与顾子夕几乎一模一样的小脸,一股淡淡涩意在心里蔓延。

“妈咪做的新年蛋糕,祝梓诺、还有爹地新年快乐!”艾蜜儿拿了三根大红的新年蜡烛插上,然后将打火机递给顾梓诺:“梓诺点燃,我们一家三口,来年红红火火、开开心心。”

“好耶!”顾梓诺听艾蜜儿这样说,小脸立即认真起来,打燃了火机,虔诚的从高到矮点燃了三支红烛,然后仰起小脸看着艾蜜儿:“妈咪,我们许愿吧。”

“好。”艾蜜儿按熄了灯光,与儿子一起闭上眼睛,对着那三枝摇曳的烛火,虔诚的许下心愿——希望未来的日子,子夕能够在身边。

……

“梓诺许的什么愿?”艾蜜儿小心的拔出蜡烛,用蛋糕刀将三层蛋糕小心的切成几块,边问着儿子。

“愿望不能说出来哦!”顾梓诺抬头,黝黑的眸子灵动而认真。

“好啊,那明年的今天,我们一起说出来,看看实现了没有,好不好?”艾蜜儿笑着将蛋糕递给儿子:“把愿忘蛋糕吃掉,梓诺的愿望一定会实现。”

顾梓诺接过蛋糕,小脸满是认真的一口一口的吃着——他的愿望很简单、也很难:希望爹地、妈咪、许诺都能快乐;希望妈咪和许言阿姨的病能好起来。

……

“梓诺,你和爹地要出远门吗?”午饭时间,艾蜜儿边帮儿子夹着菜,边试探着问道。

“恩,和爹地去温哥华滑雪。”顾梓诺点了点头。

“哦?那里的滑雪场很大呢。”艾蜜儿的眸光微微闪动了一下,装做不经意的说道:“许诺会滑雪吗?你爹地到时候要照顾两个人,可不容易呢。”

“许诺不去,她在三亚加班工作。”顾梓诺抬头看了一眼艾蜜儿,认真的说道:“妈咪,你还是不喜欢许诺,对吗?”

艾蜜儿夹菜的手僵了一下,慢慢的收回筷子后,看着梓诺问道:“你喜欢许诺是吗?你愿意她成为你的新妈妈吗?”

“爹地说,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的喜欢和不喜欢,爹地喜欢许诺,要不要和许诺结婚爹地自己决定。”顾梓诺想了想,认真的说道:“爹地和许诺结婚,我也可以选择她做我妈妈、也可以选择她做我的好朋友。”

艾蜜儿被顾梓诺的说法搞得愣住了——白雪公主那一套,对这孩子显然没什么用;在他的心里,他爹地的新妻子,也可以不是他的妈妈。

“许诺好久都不和我玩儿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忙了,还是因为不想做我新妈妈。我今天去要告诉她,我们可以一直是好朋友。我有一个妈咪就够了。”顾梓诺小大人似的,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昨天晚上发的信息,许诺还没有回过来。

睡懒觉也不会睡这么久吧,这个许诺,为什么突然变了呢?在医院的时候不是拉过勾了吗?不管她和爹地是不是朋友,她和自己永远都是好朋友的。

“可能她有新的男朋友了,再和你爹地见面,他的男朋友会生气的。”艾蜜儿的眸光微转,温柔的说道:“许诺又年轻又漂亮,好多男孩子喜欢呢,你也别老缠着她玩儿,人家还以为你是她儿子,她可就不好出嫁喽。”

顾梓诺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艾蜜儿,眸子里似乎有些苦恼——许诺如果有别的男朋友,爹地会不开心,他要不要帮爹地呢?

如果他帮了爹地,爹地和许诺在一起,妈咪会不开心;可是如果他不帮爹地,爹地也不理妈咪,妈咪还是不开心。

所以?

顾梓诺的小脑袋里对这个问题有些纠结——无论如何,他当然更希望爹地、妈咪能够在一起。

“好了,这些都是大人的问题,顾梓诺不用想太多哦。”艾蜜儿笑了笑,低头继续吃饭——儿子的反应让她知道:她一直以来都拥有最有利的武器,却从来不会正确的使用。

……

下午的时候,顾子夕准时过来接顾梓诺,顾梓诺已经换上了艾蜜儿给他买的新衣服——一套英格兰绅士风格的小西服外套,里面白衬衣上系着一个红红的领结,看起来帅气又优雅。

“爹地,妈咪送你的新年礼物。”顾梓诺抱着一个大盒子递给顾子夕——和梓诺同款的衣服,如果穿上,真可能是最帅的父子装了。

而艾蜜儿也聪明的让儿子送给他——她送的话,还没出手就会被退回来。

果然,顾子夕点了点头,从儿子手里接过包装盒,看着艾蜜儿淡淡说了声:“谢谢,以后不要买了。”

“新年麻,图个喜庆,也不知道该买什么。”艾蜜儿敛着眸子,温顺的说道。

“恩,一个人在家过年,注意安全。”顾子夕点了点头,简单交待了两句。

“有人敲门你要看清楚了再开门,每天记得按时吃药。”顾梓诺也小大人似的交待着。

虽然顾子夕的声音冷淡、表情淡漠,但父子两人贴心的叮嘱,仍让艾蜜儿有种时光倒转的错觉——曾经,他们都是这样温暖的照顾着自己的。

曾经,他们还是一家人的时候;曾经,即便子夕对自己也是冷淡的;但他发自内心的呵护,仍让人觉得温暖。

人啊,总是要等到失去才知道原来拥有的是多珍贵——那时候的他,细心妥贴的照顾、偶尔还会抱着自己安慰,自己却觉得他不够爱、太冷淡。

而今,他连余光都吝啬给自己的时候,却发现:只是一句客气的问题,已经弥足珍贵了。

“妈咪再见,我们走了。”顾梓诺脆糯的声音将艾蜜儿的思绪给拉了回来,她忙点头,看着顾子夕轻声说道:“梓诺说是要去滑雪,你多费心了,注意儿子的安全。”

“恩。”顾子夕点了点头,牵着顾梓诺的手转身离去。

……

“爹地,你要换上妈咪送的新年衣服吗?”顾梓诺看着顾子夕问道。

“爹地只在工作时间穿西服。”顾子夕轻瞥了一眼被他扔在后排座的礼品盒,想了想,又伸手拿了起身放到后备箱——对于艾蜜儿的新年礼物,他无所谓喜欢或不喜欢,只是不想再与她有任何的纠葛,而让她对彼此的关系产生新的联想。

只是,他却不能给儿子坏的榜样——亲人的礼物,无论喜不喜欢,都应该尊重以待,而不能这样轻忽的随手扔掉。

“你妈咪的一片心意,爹地在上班的时候会穿。”顾子夕特意向儿子解释道。

“爹地穿西服很帅。”顾梓诺肯定的点了点头。

顾子夕伸手摸了摸儿子的发头,发动车子往机场开去。

……第二节:子夕—此刻的团圆……

顾子夕和顾梓诺到海边的时候,已经是晚上9点多钟了,海边一片静谧的黑,唯一一幢有亮光的,便是许诺住的别墅——上下三层的灯全亮着,映着走廊里挂着的红灯笼,一股子热闹的中国年味儿迎面而来。

“看来,这个女人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一个人坐在角落发呆呢。”看着眼前的一片红火光亮,顾子夕的嘴角轻扯出温暖的笑意。

“爹地,好漂亮的灯笼。”

“看来她还知道过年麻。”

“看来她的病也不是很严重哦!”

父子俩相视而笑,牵着手大步往前走去。

“许诺,我来了!”站在门前,顾梓诺有节奏的拍着门。

“爹地,许诺不在家?”顾梓诺疑惑的看着顾子夕。

“家里都开着灯呢。”顾子夕拿出电话拨了出去,却响了许久才被接听起来:“喂。”

电话那端的声音远远的传来,里面有风声、有海浪声、有她空洞柔弱的声音,让人听着只觉得心疼——这一屋子的明亮与喜庆,更衬得她的那样的低软柔弱。

“你在哪里?”顾子夕低声问道。

“海边,有事?”许诺的声音低低的。

顾子夕抬眼往海边看去,漫天的星光里,她站在海边的身影单薄而孤单,有种风都能吹走的柔弱,让他恨不得将她狠狠的拥在怀里疼惜。

“喂?”面对着大海的她转过身来,看见顾子夕牵着梓诺的手,正往她的身边走来:“喂——”声音里有惊喜,也有惊慌。

顾子夕微微笑了笑,收起了电话,弯腰将顾梓诺抱了起来,大步往她站着的地方走去。

……

“许诺、许诺——”顾梓诺看见卷着裤腿站在海边的许诺、看见海浪一层一层的叠涌而来没过她的小腿,又一层一层的叠涌退下慢慢远走,顾梓诺兴奋得忘记了要做小绅士的克制。

“怎么这么晚来了。”许诺收起一直举在耳边的电话,往回走了过来。

“还知道晚了?”顾子夕看着她脸色略显苍白的样子,语气里不禁有些恼怒。

许诺也不看他,只是伸手从他怀里接过顾梓诺,看着他西服领结的小模样,当真是爱得不得了——她想,如果让她天天见着宝贝,她一定舍不得就此走开的。

“许诺,水冷吗?”顾梓诺开心的问道。

“一点点。”许诺有些心虚的看了顾子夕一眼,抱着顾梓诺边往岸上走去边说道:“明天是晴天,你想玩的话,可以中午过来挖挖贝壳、堆堆沙堡,现在太晚了。”

“爹地,我们什么时候走?”顾梓诺扭头问顾子夕。

顾子夕的眸光从许诺的背影扫过,轻声说道:“明天下午。”

“那明天我们早点出来。”顾梓诺回转过头,看着许诺说道。

“好啊。”许诺笑着点了点头,心里却涌起淡淡的酸涩与失落——这么快就要走了呵。只是,还是应该感谢他的安排,让她有机会,在新年的时候和儿子在一起。

……

看着门口的两个大行李箱,许诺弯腰将顾梓诺放下,边开门边说道:“你们该提前给我打个电话,要是我出门了怎么办。”

“昨天给你打过很多次,梓诺也发过信息,你没有回。”顾子夕淡淡的说道。

“哦……可能睡着了没注意。”许诺开锁的手微微停滞了一下,又装作不在意的继续拧动,直到将门打开,看着他们拖着行李进去。

她不是没看见,只是自动屏蔽了关于他们父子的一切消息——或许她还做不到心静如水,也只能通过不听不见,才能做到不想吧。

“许诺,我们住哪里?”顾梓诺站在行李箱边看着许诺问道。

“我来帮你拎行李。”许诺关了门后,快步上前接过顾梓诺手里的行李,边往上走边说道:“不知道你们要来,没有收拾出房间来,你们就睡我的房间。”

“我们三个睡一起吗?”顾梓诺天真的问道。

“呃……”许诺的脸不由得通红,低声说道:“今天年三十呢,我守夜,不睡觉。”

“那我也要守夜。”顾梓诺小声要求着。

“要问你爹地。”许诺笑了笑:“不过,你今天守夜的话,明天可不能去海边玩沙子了。”

“那我再想想。”顾梓诺微微皱起眉头,在随着许诺走进房间后,便快速的做了决定:“我晚上守到12点,明天8点起床,可以睡8小时,还可以玩沙。”

“可以吗?”许诺转身看顾子夕,才发现他深邃的目光一直专注的看在自己身上,她的心不由得微微一慌,快速的转开了眼去。

“可以。”顾子夕低沉淳厚的声音响在耳边,有一种让人安心温暖的感觉。

“谢谢爹地。”顾梓诺开心的说道。

许诺帮顾梓诺把行李箱放好后,又伸手去接顾子夕的行李,指尖相触,顾子夕不禁皱起了眉头:“手怎么这么凉,现在去洗个热水澡。”

“我先给你们煮点儿饺子吧,顾梓诺说飞机上的盒饭不好吃,没怎么吃呢。”许诺快速缩回自己的手,也不再去管他的行李。

“你带梓诺洗澡换衣服,我去做晚餐。”顾子夕快速的做了决定,将行李箱放在旁边后,看着许诺问道:“厨房在哪里?”

“一楼左边。”他的决定与行动,让许诺完全没有反驳的余地,不自觉的就顺着他的问话,指了指一楼厨房的方向。

“恩。”顾子夕点了点头,转身往楼下走去,似乎真把自己当成这里的主人似的,没有一点儿客气和不适感。

“这是我的地盘也,你爹地真够霸道的。”许诺低头打开顾梓诺的行李箱,边帮他拿家居服边小声嘟哝着。

“我爹地怕你感冒。”顾梓诺看着她认真的说道,那眼神里大有——‘你冤枉我爹地了’的意思。

“恩哼,我们去洗澡。”许诺轻哼了一声,打开柜子拿了自己的家居服后,牵着顾梓诺的手去了浴室。

“你用浴缸、我用淋浴房,你可别偷看我。”许诺将衣服挂好后,边帮顾梓诺放水边说道。

“我要拉上浴帘,你也别偷看我。”顾梓诺坐在毛巾铺着的大理石地面上,翘着嘴和许诺习惯性的斗着嘴。

“不看就不看,我喜欢有六块腹肌那样的,你又没有,你看你的小肚子,这么软啊!”许诺伸手拍了拍他肉呼呼的肚子,笑着说道。

“我爹地有六块腹肌,你要不要看。”顾梓诺调皮的说道。

“不看。”许诺的脸微红,睁眼瞪着顾梓诺说道:“我告诉你爹地去,你出卖他。”

“哈哈哈,许诺,你的脸红了。”顾梓诺看着许诺哈哈大笑起来。

“这是热水蒸的,你懂不懂。快脱衣服进去。”许诺不由得一阵羞恼,伸手将他的头发用力的揉得乱七八糟以示报复,看着他张扬的笑脸恨恨的说道:“顾梓诺,你再笑,我就把你屁股上有痘痘的事告诉你们班小朋友。”

“不笑就不笑,大不了不要你看我爹地了。”顾梓诺轻哼一声,拉了间隔区的浴帘,脱衣服跳进了浴缸里,溅得地上全是水。

“小心别滑倒了。”许诺伸手抓着浴帘,却忍着没有拉开——这小家伙讲究得很,真看到他的**了,怕他会哭呢。

“知道了。”顾梓诺脆脆的应了一声,双手又在水里拍打起来。

许诺摇了摇头,伸手揉了揉因为感冒而有些发胀的太阳穴,拿着衣服进了淋浴间,将水的温度调到极高,对着身体一阵猛冲之后,才感觉好了许多。

……

母子两人洗完澡后,许诺抱着热热软软的顾梓诺去到餐厅时,顾子夕象变魔法一样,餐桌上不知道哪儿来的一个大的水果拼盘、香气四溢的香煎小牛排、看相漂亮的荷包蛋。

锅里的饺子也煎成了金黄的样子,看起来漂亮极了。

“爹地,你今天终于做成功了耶。”顾梓诺从许诺的怀里跳下来,看着餐桌上,堪比西餐厅的丰盛晚餐,开心的说道。

顾子夕边熟练的切着姜蒜,边抬眼给了他一个‘那当然’的表情。

“哪儿来这些东西呢。”许诺低低的问道。

“知道你不会准备我们的晚餐。”顾子夕抬起头看着她暖然而笑:“帮我拿套卫衣,我把调料弄好就去洗澡。”

“好。”许诺看了他一眼,转身去帮他拿衣服——心底某处最柔软的地方,似乎被他淡然却温暖的微笑轻轻拨动了一下:一个人在异乡的新年,如果有这样一个男人出现在你的身边,会不会,再也舍不得和他分开?

轻轻打开他的行李箱,拿出一套灰紫色的卫衣抱在手里,眼圈却是隐隐的发红——顾子夕,别对我这么好,我真的会舍不得的。

……

“衣服放在浴室了,水温调好了。”许诺回到餐厅,他已经熟练的做好调料和酱汁。

“恩,我很快就过来。”顾子夕看了她一眼,刚洗过澡后的清新与红润,看起来让人放心不少。

许诺敛着眸子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待顾子夕离开后,许诺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匆匆的跑到二楼,一会儿又匆匆的跑了下来,手里拿了个大红包。

“顾梓诺,给你的压岁钱。”许诺将红包递给顾梓诺。

“好朋友要给压岁钱吗?可是我没准备呢。”顾梓诺看着她,眼神里有些苦恼。

“这个,压岁钱是大人给小孩的,祝贺你又长大一岁了。”许诺笑着说道。

“也祝贺你又长大一岁了,新年快乐。”顾子夕的声音里带着笑意,头发还滴着水,手里却拿着两个红包,一个递给许诺、一个递给顾梓诺。

“喂,我不要,我又不是小孩子。”许诺微皱起眉头,神情略显不自在。

“在我面前,你就是小孩子。”顾子夕笑着,将红包塞进她的手里,转头对顾梓诺说道:“顾梓诺,新年快乐,祝贺你又长大一岁了。”

“谢谢爹地。”顾梓诺拿着两个大大的红包,笑得眉眼弯弯,心里满是新年的喜悦感——和爹地和许诺在一起,他像个真正的孩子一样,享受着被人疼宠的新年。

……

新年里有牛排,自然还有红酒,为这顿晚餐,顾子夕似乎准备得过于周道——除了红酒,还有顾梓诺的果汁。

“祝爹地、许诺新年快乐!”

“顾梓诺新年快乐、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一家三口,轻碰酒杯,浅斟低饮着,不算热闹,却足够温馨的家庭晚宴,让这间空荡的别墅里,倾刻间弥漫起温馨而和美的味道。

“爹地做的牛排好好吃。”

“你什么时候学的这手艺?”

“你不是感冒了吗?牛排少吃点儿,酒可以多喝点儿。”

“我的头好象有点儿晕,是感冒的原因吗?”

“啊哈,许诺,你一定是喝多了。”

“别喝了吧,一会儿和梓诺一起去睡。”

……

一顿晚餐,吃了近一个小时,顾子夕的温言软语、顾梓诺的软糯天真,让她在微熏中觉得几分不真实——这样的日子,她是连想也不敢想的呀!

许诺用手托着下把,微眯着眼睛看着顾梓诺,眸光一直追随着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每一个笑容。

“头还晕吗?”顾子夕见她的脸有种异于平常的驼红,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温度比正常情况确实要热一些。

“还好,可能下午真的吹风吹得太久了。”许诺轻轻摇了摇头,转眸看着顾子夕,明亮的眸子里闪烁着如星空般的璀璨:“顾子夕,谢谢你。”

“既然想,何苦要逼自己走开……”顾子夕轻声低语,看着她润红的脸庞与莹亮的眸子,不由得满心的心动,情不自禁的俯头在她的唇间轻触了一下、又一下。

“顾子夕……”许诺刚才还觉得晕沉的头,被他的轻吻吓得清醒起来,猛的后退一步,下意识的看向顾梓诺——这家伙正睁大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他们。

“新年吻。”许诺的脑袋还没转过来,这三个字已经冲口而出。

“爹地?”顾梓诺懵懂的问道。

“是啊,新年吻。”顾子夕咧开嘴笑了,低头在顾梓诺柔软的小嘴上重重的亲了一下。

“许诺,我亲你。”顾梓诺爬上椅子,肉肉的小手捧起她的脸,嘟起小嘴在她的唇上重重的亲了一下。

许诺脸上的红晕慢慢的晕开,看着儿子不由得也咧开嘴笑了,捧起他的小脸,在他的嘴上、脸上、额上亲了个遍。

“你亲了我一脸的口水!”顾梓诺不甘示弱,蹦到她的身上紧紧的抱住她,在她的额上、脸上、唇上一通乱亲,同样也弄得她一脸的口水,还有油水!

顾子夕看着她们娘儿俩儿笑着、闹着,嘴角一直噙着温柔的笑意。

……

说好要守夜到12点,闹到11点多一点的时候,顾梓诺就撑不住的直打呵欠,许诺抱着他拍了两下,很快便睡着了。

“他累了。”许诺看着顾子夕说道。

“今天一天没歇着。”顾子夕从许诺的手里将儿子接过来:“也该睡了。”

“你先带他去房间,我拧个毛巾帮他把脸擦一下。”许诺点了点头,快速跑到浴室去拧热毛巾。

……

“他和你在一起很放松、很开心。”顾子夕看着许诺温柔擦拭儿子脸的动作,眸子里也是一片温柔。

“恩。”许诺低应了一声,看着顾梓诺熟睡的小脸不再说话。

“许诺,有没有想过,我们可以一直这样?”顾子夕看着她轻声说道。

许诺的手微微一滞,片刻便恢复了镇定,沉默着给顾梓诺擦完脸的,站直身体看着顾子夕说道:“你和梓诺一起休息吧,我去厨房收拾一下。”

顾子夕沉沉的看着她,半晌之后,紧紧闭起了眼睛——将眼底的失望、心底的失落、对她的无奈全掩了起来。

许诺低头轻咬下唇,低低的说了句“对不起”后,便转身走了出去,临到门口,还细心的帮他将门给带上了。

握着毛巾站在门外,许诺紧紧闭上了眼睛——她想收藏的,是她对这温暖的贪恋、对他温柔的不舍、对儿子快乐笑脸的依恋。

是她不够勇敢,不敢为了这样一份感情而奋不顾身、不敢为了这样一份温暖去面对他家人鄙夷的目光;

是她不够勇敢,不敢面对儿子知道真像后的反应。

一切,就这样好了,谁都不要改变、什么也不要改变,只是她多了知道儿子消息的幸福而已——她该知足的。

……

收拾了餐厅后,重新洗了脸和手,再回到客厅时,顾子夕正坐在沙发里看着春晚——电视里热闹的节目、满目的红色,满是喜庆;而顾子夕看着电视的目光,却显得有些空远的寂廖,面色沉沉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不睡会儿吗?”许诺走到他身边坐下来。

“不睡。”顾子夕淡淡应了一声,又将目光调回到电视上,似乎并没有因为她的出现,而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许诺便也不再说话,只是将身体全部窝进了沙发里,与顾子夕一样——眼睛直直的盯着电视屏幕,却没有看进去电视里倒底在演些什么。

只是,虽然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在这空荡的大屋子里,身边多了一个人、耳边多了他的呼息,年末的最后一天,仍让人觉得满足与心安。

这让原本就有些微熏的她,靠在沙发里不觉睡去。

……

12点的钟声在欢快的倒数声中浑厚的敲响,许诺微微的睁开眼睛,眼前却是顾子夕那双深邃得要把人吸进去的眼睛,她整个人正自然的依偎在他的怀里,

“子夕……”许诺喃喃的轻喊着他的名字。

“就算不得不放开手,也不要在这一刻推开我的怀抱,给我一点想象,就象我能抱拥着你一整年一样。”顾子夕双臂用力的将她圈在自己的怀里,整张脸深深的埋进她柔软而温暖的脖子里,声音里满是对思念的压抑、对拥抱的渴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