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22新年蜜吻

chapter022新年蜜吻

他低沉中带着寂寥的声音,让许诺的眼圈瞬间就红了起来,垂在身侧的双手犹豫着,慢慢的抬了起来、试探着圈在他的腰间;在他身体的温度透过薄衫浸透满她的双臂时,她慢慢的加重了力度,直至紧紧的拥抱住他:

“子夕、子夕……”低软的声音里,有寂寞的味道,还有无奈的犹豫。

顾子夕长长的一声叹息,温唇在她的耳畔游移,一点一滴的轻吻在她柔软的肌肤之间,直到轻含住她的唇,才停了下来。

他深邃的眼睛沉沉的看着她,里面有浓烈的爱意、深沉的无奈、温柔的疼爱。

许诺只觉得自己的脑袋里的倔强、坚持,在他的目光里完全的溃不成军----这个男人就有这种本事,只用眼神就能让她失了方寸、失了抵抗。

许诺的心里微微的慌乱着,眼神里带着些企求----爱着他的她,如何抵御得了他如此的深情?

而他只是坚持着,沉沉的看着她,温柔的吻着她,任唇齿交互着无声的语言、任感情在温柔的辗转里肆意的流泄、任目光压迫着她给予回应----其实,他的目光里也有着同样的企求:许诺,不要推开我!

再多的坚持、再多的慌乱,终究抵不过心里汹涌的爱意。在他的目光里,许诺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任他带着薄荷味的气息将自己完全包裹、任他的浅吻低吮在她的回应里加深至占有式的深吻、任他困兽一样的将她狠狠按压在胸口……

在十二点的钟声敲过之后,海的远处传来阵阵鞭炮声,预示着新的一年正式到来。

…………

“我们,去看海。”顾子夕伸手轻抚她被自己吻得发肿的红唇,那抹嫣然轻易的诱惑着他所有的感官----如果可以,他想这样一直吻着她不停止;如果可以,他想这样一直拥着她不松手。

只是,深爱着她的他,仅只这样的亲吻、仅只这样的拥抱又怎么足够?

只是,深爱着她的他,不愿意在她还因着那样的开始,而抗拒着他们的未来的时候,与她更进一步。

所以,他在这个带着压抑的吻里倾注了他对她所有的爱恋,在最想拥有她的时候,他说:我们去看海。

“好。”许诺慢慢睁开眼睛,满面嫣红的看着他,眸子里的慌张在他的吻里,早已幻化成一片氲氤的迷离。

见她柔软至此,顾子夕不禁压抑的轻叹,捧着她的脸又是一阵难舍而依恋的辗转深吻后,才在她的喘息里重新松开,拉起她的手大步往外走去。

“子夕……”对于他突如其来的力度,许诺不禁轻呼。

“再不出去,我不确认我还能忍得住。”顾子夕回着看她,声音嘶哑的说道。

许诺的刷的一下红了起来,快走两步低声说道:“你走太快了,我跟不上。”

“恩。”顾子夕轻应了一声,伸手将她搂进怀里,揽着她的腰慢慢往前走去;

依在他的臂弯里,许诺抬头看着他线条分明的脸,眼底是浓浓的依恋----只有她自己知道,他的温柔、他的霸道、都让她那么的沉迷。

她想,就算和他分开,她一定不会再爱上别的男人的----怎么可能还有别的人,能如他般的让她如此的迷恋?

…………

海边,大小的两串脚印深深浅浅的印在沙滩上,瞬间又被轻柔翻滚的浪化给抚平。

海深处的天空,深夜最黑暗时候的星空,璀璨得有股让人窒息的美;

自远处划过的烟火,攀爬到生命最顶点时灿然绽放,将这夜空划伤之后,只留下的流烟的痕迹,让人看得心疼----用尽全身力气的绽放,美得连星空都为之逊色的绚烂,却是转眼即逝美丽。

值得吗?

…………

“在想什么?”顾子夕低头看着她,轻声问道。

“想这烟火。”许诺仰头看着天空里的流烟,和后面前仆后继而来的绽放,声音里带着淡淡的心疼。

“烟火是勇敢的。”顾子夕沉沉的看着她,低声说道。

“这样的勇敢值得吗?那个手执火源的人,或许有的是真爱、或许有的不过是随手点燃,连看都不看一眼便走了。”许诺轻轻的说道。

“所以说,你比烟火聪明,却没有烟火的勇敢。你是人,你知道爱你的这个男人是真是假,却不敢勇敢的给他回应。”顾子夕犀利的说道。

“因为我是人,所以我会比烟火更贪心----就算命运里有我无法左右的事情,但我可以选择自己生活的方式:我的生活就算更苦一些我也不怕,但我拒绝活得卑微。”许诺深深吸了口气,海风的凉意让她有些轻轻的咳意,也让她在他温暖有力的怀抱里,不至于迷失了自己。

看着她清亮的眸光,顾子夕轻叹了口气,微微笑着说道:“不知道,我爱上你这样一个过于清醒和自尊的女人,是好事还是坏事。有时候甚至想:许诺如果再糊涂一些、再世俗一些,我们的这段感情,是不是可以走得更轻松一些。”

许诺转眸看着他,笑容在星空下显得灿烂而温柔,眸子也因此而显得更加的明澈:“子夕,谢谢你让我知道了爱情的样子;谢谢你让我有机会和儿子在一起。”

“可是,你始终还是不要和我们在一起是吗?”顾子夕的笑容,变得沉静而勉强起来。

许诺温柔的看着他,认真的说道:“我们都知道,生活光有爱还不够。很多相爱的人都没有办法在一起;也有很多不够爱的人在一起了,也还幸福。”

“所以?”顾子夕的笑容变得勉强起来。

“所以……”许诺将头轻轻的靠在他的怀里,低低的说道:“所以子夕,如你所说,就算不得不放开手,也不要在这一刻松开抱着我的手,给我一点想象,就象我能在你的怀里一整年一样。

“好。”顾子夕轻轻叹了口气,用力的抱紧她,在一声声的海浪声里,看着远方海天相接的地方,晨曦的微光自黑暗的星空里,慢慢的渗透出来……

…………

“回去吧,我怕顾梓诺会半夜起来。”临晨四点多的时候,许诺对顾子夕轻声说道。

“好。”顾子夕轻应了一声,揽着她的腰慢慢往回走去。

两人默契的都没有再提感情和未来的事情,分别洗了澡后,回到房间里,看见顾梓诺睡得正香,不禁抬头相视而笑。

许诺低头在顾梓诺的脸上轻吻了一下,掀开被子后,把他暖和得小火球一样的身体搂进怀里。顾子夕也跟着躺了进去,张开怀抱,将他们母子一起搂进怀里:“睡吧,你也累了。”

“恩。”许诺轻应了一声,将下巴靠在儿子的头上,轻轻闭上了眼睛。

搂着他们温暖而柔软的身体,顾子夕只觉得人生最大的幸福,莫过于此。直到许诺也沉沉睡去,他仍舍不得闭上眼睛----许诺,生活不只有爱情,但我们之间,又何止是爱情呢?

我的爱、梓诺的爱,够不够让你有足够的勇气回到我们身边?

顾子夕将唇轻轻的印在她的额头上,感觉到她的身体微微僵了一下,大手在她的腰间轻轻拍了两下,她的身体才又重新放松下来。

…………

“好热……”顾梓诺乳糯的声音软软的响起,小火球似的柔软身体在被子里拱来拱去着。

“顾梓诺,别乱动,好好儿睡。”许诺伸手拍了拍他的小屁股,双臂却圈得他更紧了些。

“许诺、爹地,好热。”顾梓诺困难的伸展着自己的双手,一双小脚也用力的蹬着。

“果真是太热了。”顾子夕低声轻笑,松开搂着他们母子的手,拍了拍许诺,示意她放松胳膊。

许诺睁开眼睛,看着放大在眼前的大小两张几乎一模一样的脸,不由得幸福的笑了:“新年好!”

“新年好!”顾子夕温柔的笑着,低头在她和儿子的脸上重重的吻了一下,笑着说道:“新年吻。”

“新年吻!”顾梓诺开心的笑了起来,七手八脚的从**爬起来后,先捧着顾子夕的脸重重亲了一口、又捧着许诺的脸重重亲了一口,还调皮的将口水全涂在她的脸上。

“顾梓诺,口水!”许诺大叫,伸手捧着自己的脸瞪着他。

顾梓诺大笑,趴在她的身上用力去抓她的手,开心的叫着:“爹地,口水;爹地,弄她口水。”

“顾子夕,不许!”许诺尖叫,顾子夕伸手将顾梓诺抓到自己怀里,笑着说道:“好了好了,我们两个男生不欺负女生了。”

“好吧!”顾梓诺咯咯的笑着,身体在顾子夕的怀里,还伸出小胖手去拍许诺的脸。

三个人又笑闹了一会儿,顾梓诺才从顾子夕的怀里钻出来:“我要去尿尿。”

“快去吧。”顾子夕微笑着帮他穿好鞋子,放他到床下,看着他快速的往卫生间跑去。

“怎么样?起来了?”顾子夕回头看许诺,笑着问道。

“难道还赖床吗?”许诺笑着,扯着被子坐了起来。

“许诺----”看着她坐起来,顾子夕的眸子不由得一阵发暗----她身上的睡衣,已经被顾梓诺扯得七零八落,随着坐起的动作,松散的睡衣自然的滑了下去:柔润的香肩、半露的圆润、就那么袒露在他的面前……

“恩?你还不要起床吗?”许诺伸手将头发束起来,原本斜挂在肩上的睡衣一时间全散了开来,她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不由得惊呼一声,忙伸手去抓住已散开的衣襟。

“许诺……”顾子夕声音嘶哑的轻喊一声,伸手将她搂进怀里,俯头沉沉吻住了她----这吻,不同于平日的温柔缱绻,急切的辗转里,带着迫切的渴望;

扶在她腰间的大手,不自觉的就移了上去,按着她的后背,将她紧紧的按在自己的胸前……

…………

“许诺,我们可以出去玩儿了吗?”顾梓诺轻脆的声音自门口传来,许诺下意识的抓起被子将两人紧拥在一起的身体给盖了起来。

顾子夕松开吻她的唇,低低的喘着气,看着一脸嫣红的她狠狠的说道:“总有一天,让你加倍的补偿给我。”

许诺却只是低着头一句话也不敢说。

“我先带顾梓诺去做早点,你躺一会儿就起来。”顾子夕深深的吸了口气,轻轻松开按在她后背的大手,扯着被子将她包裹好后,起身往外走去。

“爹地,你和许诺刚才在被子里玩什么游戏?新年亲亲吗?”顾梓诺好奇的问道。

“许诺有些感冒,我帮她量烧。”顾子夕弯腰抱起顾梓诺往客厅走去:“你先在客厅玩会儿,爹地去做早点。”

“好。”顾梓诺点了点头,看着顾子夕问道:“那许诺发烧没有?不能吹风了吧?那我们不去海边玩儿了吧?”

“没发烧,她再睡会儿就起来,我们一起去海边。”顾子夕伸手拍了拍儿子的头,温柔说道。

“哦,好,那她得多穿件衣服出去。”顾梓诺点了点头,坐在沙发里翻看着许诺平时看过的设计图书。

“好,我会提醒她的。”顾子夕点了点头,转身返回了二楼。

…………

将身体倦缩在满是大小两个男人温度的被子里,许诺深深吸了一口气----仿若将他们的气息全吸了进去、存了下来一样,那样的热度,让人贪恋着不想离开。

听到门外传来父子俩儿对话的声音、然后走廊里传来顾子夕的脚步声,许诺给了自己一个大大的笑脸,低低的对自己说道:“许诺,此时此刻,你真是太幸福了!”

许诺掀开被子下床,迅速的换好衣服好,用力的拉开厚重的窗帘,发现外面的阳光如此的灿烂而耀眼。

“起来了吗?”顾子夕推开门看见站在窗前,一身阳光的她,心里温柔的满足着。

“起来了。”许诺转过身,快步的走到门口:“今天早餐我来做。”

“好。”顾子夕轻轻点了点头,伸手轻抚着她柔软的腰好一会儿,深深的吸了口气后,微笑着转身往洗漱间走去。

许诺快步的跑到楼下,对坐在客厅的顾梓诺大声说道:“顾梓诺,过来这边玩儿喽。”

“哦,来了。”顾梓诺脆软的声音应着,抱着那一大本书,快速的跑到了餐厅----就如在深圳的家里一样:她做着早餐、他坐在她看得到的地方玩耍。

安心而温暖的感觉,就象他们是一家人一样。

…………

“你们两个先吃,我洗漱一下就来。”许诺将热气腾腾的饺子端上来,还有切得不够细碎,看起来仍然够漂亮的调料。

“好。”换好衣服的顾子夕点了点头,帮儿子盛了五个饺子,并细心的用小刀帮他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稍稍淋上一点点蘸料,让他方便用勺子舀着吃。

“谢谢爹地。”顾梓诺小手捧着碗,看着顾子夕也盛好饺子坐下来后,才开始开动。

顾梓诺吃得虽然慢,却很安静。

许诺过来的时候,顾子夕已经吃完了,顾梓诺也已经吃了大半,所以她快速的吃了几个饺子后,看见顾梓诺已经吃完,便放下了筷子。

“不着急,机票可以改签,你好好儿吃。”顾子夕看着她皱着眉头说道。

“我早餐只吃这么多。”许诺笑了笑,拉着顾梓诺的手快步往外走去,水桶、铲子什么的,她已经准备好放在门边了。

顾子夕摇了摇头,也只得由着她去,将碗筷随意的放进洗碗池后,便随着她们一起去了沙滩上。

…………

初一的海边,比起前段时间要热闹许多,三三两两的游客在这里玩水玩沙拍照,整个海滩看起来多了许多生气。

二十几度的气温,海水还带着凉意,在带着顾梓诺在水里玩了一会儿后,两人便带着他回到了岸边。

“我用沙子把你埋起来,这样一下子就暖和了。”

“象那个人一样吗?”

“是啊。”

“我来挖坑。”

“你用铲子吧。”

…………

“够了够了,这坑埋两个你都够了。”

“那你和我一起。”

“埋我可不够。”

“让我爹地再挖大一点麻!”

“好吧,我先把你埋起来喽。”

“啊、哈哈,爹地快看我,没有脚了!”

“顾梓诺没有腿了。”

“我的手也不见了!”

“爹地把许诺也埋起来----”

…………

到最后,顾梓诺和许诺都只剩了心脏以外的部分在外面,两个人相视哈哈大笑着,顾子夕还在慢慢的往许诺的身上加沙子----陪着她们玩这样幼稚的游戏、只想现在、不想未来,其实也可以很快乐。

而这样的快乐时光,总是过得特别的快。顾子夕把他们两个从沙里挖出来,三个人在海边拾了一会儿贝壳后,顾梓诺还想再冲冲海水,却已经到了要离开的时间。

“顾梓诺,等我做完这笔单,回深圳再陪你玩。”许诺手里握着的贝壳,慢慢的撒落,却仍笑着拉回不想走的顾梓诺。

“你回深圳的时候,我幼儿园开学了。”顾梓诺嘟着小嘴,有些不乐意的说道。

“那我们可以周末去玩呀。”许诺轻声哄劝着他。

“我周未要陪我妈咪,她现在一个人很可怜。”顾梓诺摇了摇头。

“那你想玩的时候找我,我可以请假陪你,好不好?”许诺的心微微一酸,仍温柔的说道。

“那好吧。”顾梓诺这才点头,拉着顾子夕的手,三人一起往别墅方向走去。

…………

帮顾梓诺放好水,把他放到浴缸后,许诺转身走出浴室,看见倚门而立的顾子夕,心不由得微微一紧,低声说道:“你也进去冲一下吧,我帮你们收拾行李。”

顾子夕伸手搂过她,一语不发的将她按在了墙上,沉沉的吻住了她。

“子夕……”许诺小声的央求着他放手。

“真的要我们走吗?”顾子夕喘着气、咬着她的唇低声问道:“机票可以退掉,我们可以不去温哥华。”

“去吧,你答应孩子的呢。”许诺敛下眸子,低声说道。

“或者,你一起去?”顾子夕把她的身体又逼紧了些,不舍的说道:“我们一家三口,好不好?”

许诺的眼圈微微泛红,却仍是轻轻摇了摇头:“我怕,我会舍不得再和你们分开。”

“那就不分开。”顾子夕温柔低语着。

“你明知道不可能的。”许诺哽咽着说道:“我的生活已经够艰难了,你不要让我更狼狈好不好。”

顾子夕沉沉的看着她,长长的叹了口气,双手捧着她的脸,用尽所有的力量吻着她----那样用力的辗转着、吮动着,恨不能将这个狠心的女人吞入腹内才罢休。

“许诺,我今天才知道,你的心这么狠。”

“许诺,你一定是天底下心最狠的女人。”

“许诺,我真想强迫你留在我身边。”

“许诺,我恨我自己爱你爱到不敢强迫,你知道吗!”

顾子夕狠狠的吻着她,直到两人的喘息都急促起来,才猛的放开了她,转身拉开浴室的门然后又用力的关上。

看着镜子里那张无奈的脸,顾子夕紧紧闭了闭眼睛,直到将所有的情绪都藏好,才慢慢的睁开眼睛。

待到冲完澡抱着顾梓诺出来时,他又已平静如常----仿佛刚才那个失态发疯的将她按在墙上强吻的男人不是他一样。

…………

“许诺,再见。”

“再见。”

…………

“好好准备,竟标会时,北京见。”

“再见。”

…………

站在门口,送他们离开,听着他淡然而官方的话,就似他们之间那样的亲密与温暖都只是一场美梦。

而这一切,只因为她的不够勇敢;只因为她的自卑自尊。

她一次次的拒绝与抗拒,让这个骄傲的男人也感觉到受伤了吧。

“顾子夕,对不起。”

许诺慢慢转身关上大门,将不舍连同他们的背影一起关在了门外……

…………

好吗一句话就哽住了喉

城市当背景的海市蜃楼

我们像分隔着一整个宇宙

再见都化作乌有

我们说好绝不放开相互牵的手

可现实说光有爱还不够

走到分岔的路口

你向左我向右

我们都倔强得不曾回头

我们说好就算分开一样做朋友

时间说我们从此不可能再问候

……第二节:生病—-想念会让人生病…………

在送顾子夕和顾梓诺离开后,许诺原本就没有愈痊的感冒突然重了起来,一个人被烧得昏昏沉沉的,躺在**三天三夜不知道时间,直到有游客敲门问路,才发现来开门的她精神恍惚得异常。

游客租车将她送到了医院,帮她办了住院手续、确定她安全后才离开。

“小姐,以后生病记得要打120。家里也要备常用药哦。”

“好的,谢谢你。”

“不用谢,希望这一烧,把一年的霉运都烧掉了,来年顺顺利昨、健健康康啊。”

“是啊是啊,谢谢呵。”

“再见,我们离开三亚的时候,去别墅看你。”

“好啊,玩儿得愉快。”

…………

许诺躺回到**,又沉沉的睡去。

在医院差不多住了两天,烧全部退了,也不再反复后,在医生强制下又多住了一天才出院。

回到别墅,房子里顾子夕和顾梓诺来过的痕迹已经没有了,连他身上那股淡淡的薄荷香,也早被海风吹散。

诺大的房子空荡荡的,安静着,如同从来都只有她一人一样。

许诺转身关上大门,眼圈微微的发红,嘴角却噙着淡淡的微笑----新年的陪伴,是他给自己最好的礼物。

平常的日子,从来都是自己一个人,该习惯的。许诺,别给自己太多的期望,因为,你失望不起。

…………

深圳。

从温哥华回来后,顾子夕没有再和许诺联系。白天上班,他带着顾梓诺在身边,一来是便于照顾他,二来来是从小培养他的商业感觉。

会议室里,大家对创意案做最后的审稿沟通,顾梓诺不似一般的小朋友,会在里面玩玩具或者拿张纸乱涂乱画,而是和高管们一样,认真听着关于创意案的定稿报告。

项目组组长张玲将投影仪调好后,开始播放最后确定的22张ppt。

“整个片子时长2分钟,大学毕业后的分手场景淡化处理,用最短的画面交待故事背景;中间分开的五年时间,生活的忙碌与艰辛、写邮件诉相思、寄洗发水,以快慢镜头组合方式出现:生活的忙碌与艰辛以快镜头方式,快速多组呈现;写邮件诉相思,给邮件正文一个特写,内容是:‘想念你、想念你的微笑、想念你的一头长发,还有长发里熟悉的味道。’字数虽多,但特写镜头两秒走过。”

“然后是女孩子收到邮件,给女孩子的侧面一个特写,用一个镜头,呈现两个意思:一个是女孩子温柔的想念、一个是女孩子的一头秀发。”

“接下来一组镜头是日历快速翻过、女孩子每个月寄洗发水;接着是时间继续往前走、女孩子的工作、打扮、笑容、发型每次都不一样,唯有每个月去寄洗发水的日子不变,给这个日子一个特写;然后是男孩子公寓里,一个个的洗发水空瓶放满了一整个收纳柜的镜头。”

“这组镜头以变和不变的对比,来表现他们对感情的坚持、对选择顾氏‘卡若’洗发水的坚持。”

“不对也。”张玲正顺着思路往下讲,坐在顾子夕身边的顾梓诺突然发出声音。

“恩?”张玲疑惑的看了一眼洛简。

洛简看着顾梓诺问道:“梓诺,哪里不对?”

顾梓诺指着ppt上的图片说道:“我们公司的洗发水,同样的一种,每年在包装上也会有不一样,可是ppt上的画的,五年都是一种包装,这好假。”

顾子夕的眉梢轻挑,看着ppt一会儿,点头说道:“确实是个问题。”

“如果每年的包装只是部分图案改变,这样的远镜头大约也不会是bug。”张铃解释说道----她也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是作为新品来说,顾氏可能没办法对未来五年的包装做出方案,所以她也就没提出来,准备用远镜头的方式模糊处理掉。

没想到,这一屋子的专业人士对这样的细节熟若无睹,反而一个孩子看出了问题。

张玲下意识的多看了一眼顾梓诺,只觉得这个小小孩,实在是太历害----以后恐怕会是顾子夕最好的接班人。

“我们在坐的都对产品、对创意烂熟于胸,所以很多问题我们都自动自发的自己给出解释,让其不成为问题。但广的受众却和顾梓诺一样,他们对产品只是知道并不熟悉、他们看到的问题就是问题,不会给你一个合理的解释。”

“所以,我倒认为,这确实是个问题。”顾子夕看了看张玲,对她说道:“方案先这样做,你通知许经理,按市场规划大纲,加做产品五年外观设计,要在一周内出图稿。因为我们还要留出样品制做的时间。”

“因为是广告用,所以只要瓶型、主色调完成就可以。”洛简在顾子夕的话上加了一句----因为一周内出四种外观设计,时间实在是太紧了。

而张玲听了后却直觉得懊恼:若早些把这个问题提出来,大家的时间就会充裕得多了。

“好的,我现在就和许经理联系,今天在剧本沟通完后,我这边会安排人手。”张玲深深吸了口气,拿起电话边拨边往外走。

“就在这里打吧,看看许经理有没有其它方面的意见可供我们参考。”顾子夕淡淡说道。

张玲微微一愣,只得又退回到位置上坐了下来----

“许经理,我是张玲。”张玲打开了免提,让大家都能听到两人的通话----她甚至怀疑顾子夕是想从她们的对话中,了解她们之间有无对创意案做互通了解。

“按进度,你现在应该在顾氏沟通拍摄剧本吧?怎么,剧本有问题吗?”电话那边,许诺的声音干脆而紧凑。

“是许诺的声音。”顾梓诺突然叫了起来。

“许诺在谈工作。”顾子夕朝顾梓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看着顾梓诺两眼放光的样子,他也淡淡的笑了。

电话那边许诺似乎也有些意外,没等张玲说话便直接问道:“顾家的小公子也参加会议了吗?是他有问题?”

张玲抬头看着顾子夕和顾梓诺,不由得有些发愣----他们这种默契和了解?

“张姐?”许诺在电话那边催促着。

“是这样的,我们的创意有五年的时间跨度,但现在的产品包装只有最新的,为了镜头的真实度,我们希望在镜头里呈现的是真实的五种不同包装的产品。所以顾总的意思是,让我们追加产品后四年的外观设计。因为太急,所以只需要有瓶形和颜色的呈现。”张玲快速而简洁的将顾子夕的意思传达了过去。

电话那边许诺略作思虑,便快速说道:“问题应该不大,品牌五年规划里,提到了每一个财政年度,我们产品要表达的气质和消费者诉求主题。以这个为基底来设计即可。关于五年来的包装材料和色彩流行趋势,我明天找资料给你。”

“好的,我今天做完剧本沟通后,就把这笔单下到系统你,你批复后我就可以安排了。”张玲抬头看着顾子夕,见他没有别的意见,便答复许诺说道。

“ok,发完邮件给我个信息,我现在北京,不能及时收邮件。”许诺答道。

“好的,你先忙。”说完,张玲便挂了电话,抬头对顾子夕说道:“许经理说没问题。”

“好,我们继续沟通剧本,会后你和洛总监沟通下单。”顾子夕点了点头,示意她继续做剧本演示。

反而是顾梓诺脸上的表情,比刚才丰富了许多----第一次,他听到许诺在工作中的声音、感觉到她在工作中的状态。

似乎,和平时的那个许诺,完全的不一样;似乎,和爹地工作的时候有点儿像,很帅的样子?

顾梓诺用手托着下巴,眼睛眨巴了两下,看着顾子夕小声说道:“爹地,许诺好能干。”

“听张小姐讲方案,会后你给她打电话。”顾子夕的眸光微闪,低声说道。

“哦,好。”顾梓诺点了点头,将目光转到ppt上,听张玲继续往下讲,只是后面他坐在椅子上一直动来动去,显然不怎么坐得住了。

…………

北京。

“方老师是老戏骨,看了你的创意和说明,觉得对中国戏曲的推广也能起到些作用,所以愿意考虑接拍这个片子,明天去拜访她,你从艺术和推广的角度和她多讲讲,争取定下来。”司景对还在修方案的许诺说道。

“好的。”许诺点了点头,看着司景问道:“如果她接拍的话,是在北京拍、还是回三亚拍?”

“你的意见呢?”司景想了想问道。

“我的意思是在北京拍,一来老师在自己的主场更容易找到感觉;二来北京是京剧的发源地,北方大院、京剧舞台、后台化妆,这里才能找到原汁原味的京剧艺术的感觉。”许诺认真的说道:“我们就剧本方面已经达成共识,广告公司方面齐总应该可以搞定;剧本在国内的部分,全部在北京完成;国外的部分,可以挪到三亚去拍。”

“可以,那就这么决定,具体拍摄细节你和齐山沟通,需要我哪方面的支持,你告诉我就行了。”司景点了点头。

“那就这么确定下来,我这就通知齐总。”许诺点了点头。拿出电话正待拨出去,却接到了顾梓诺打过来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