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24在乎输赢

chapter024在乎输赢

“结束了?”莫里安大步走过来,递给她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

“恩,受到很多启发。”许诺接过咖啡,紧紧的捧着取暖:“见过你朋友了吗?”

“见过了,聊了会儿。”莫里安点了点头,看了许诺一眼笑着说道:“你这件衣服挺招摇,可以做迎春花的代言了。”

“喂,少损我一句你会死呀。”许诺瞪着他:“你们这种留过学的人,无法欣赏中国美。”

“迎春花不美吗?”莫里安哈哈大笑,看着许诺问道:“你还要在这边呆几天?”

“三天,广告公司下午到,方老师给我们介绍了一个拍摄点,有些镜头要在这边完成。”许诺说道。

“那我不陪你了,我订了明早的航班,得赶回去过稿。”莫里安点了点头。

“莫里安,对不起啊,害你跑这一趟。”许诺看着他低声说道。

莫里安脸上的笑容依然温润,却比刚才玩笑的轻松,多了份深沉与专注:“我和你说过,在你任何需要我的时候,我都会在你身边。”

“许诺……”莫里安看着她,轻叹了口气说道:“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不是没有及时告诉你我爱你,而是在你最需要我、最依赖我的时候,我没能及时来到你身边。”

许诺对着杯中的热咖啡吸了口气,低低的说道:“那只是意外。而且,无论发生什么事,你永远是我最信任、最依赖的人。”

“谁都比不上。”许诺看着他微笑着,在心里悄悄加上了这一句——在她的世界里,莫里安就是这样让她安心的存在。

他是和顾子夕完全不同的人,那么那么的爱着顾子夕,却在很多时候不敢相信他——或许,正因为爱了,所以才会患得患失吧。

“那就好。”看着许诺脸上沉静的笑容,莫里安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低沉的声音里,隐藏着浅浅的叹息——最信任、最依赖,所以不会爱上。

…………

两人静静的走在黄昏的京城街头,灰色建筑的厚重与庄严,不同于沿海城市的轻俏与现代,却让人有种自发的敬畏感。

还在新年的京城,除了几家西式快餐厅依然正常营业外,几乎没有吃东西的地方,两人不得已,在走遍整个大街后,最后只得去了快餐厅,坐在热闹的孩子们中间,吃着油腻的油炸食品,倒也没觉得什么不好,反而有种孩子式的单纯快乐。

“我小时候可吃不起这个。”莫里安笑着说道。

“我小时候,家乡可没这个,见都没见过。”许诺挑着眉头说道。

“还是现代的孩子幸福。”莫里安点了点头。

“也不一定,我们那一代,也有幸福的,只是不是我们;他们这一代,也有不幸的,只是不会出现在这样的餐厅。”许诺沉静的笑着,眸子里有着淡淡的伤感——欢笑不代表幸福,但不管幸福不幸福,一定要笑着往前走。

“吃完了吗?”莫里安看着她。

“恩,吃完了。”许诺点了点头。

“你等我一下。”莫里安站了起来,快步走向点餐台。

许诺有些莫明的看着他,直到他又买了几十个汉堡过来,突然有些明白他要干什么了。

许诺的眸光莹亮一片,站起来从莫里安手里接过一个装满汉堡的大箱子,和他一起快步往外走去。

…………

计程车开了近2小时,才到他们知道的那家孤儿院。

一幢灰色的五层楼房突兀的矗立在几近荒凉的公路边,在小楼的前面,用各式的木条围起一大块平地,地上画着小时候跳房子的方格,还有几个大坑,应该算是孩子们平时活动的场地了。

小楼的正门上贴着喜庆的对联,墙上和窗上,也都贴着各式的窗花儿,漂亮而喜庆。

“新年对所有人都是一样的,总还是有对快乐的期盼吧。”许诺将箱子搬下车后,直起腰来,看着贴着对联、挂着红灯笼的青灰色大门说道。

“当然。”莫里安点了点头,抱着箱子与莫里安一起往里走去。

在和院长简单的聊过之后,她们拒绝了院长将孩子们集中起来发放的决定,而是抱着箱子,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去发。

“宝贝儿,新年快乐!”

“姐姐新年快乐!”

“叔叔新年快乐。”

…………

“叔叔,我能要两个吗,小花住院了,要好几天才回来。”

“这放几天……”

“好啊,咱们给小花留个大的。”

“谢谢姐姐。”

…………

“谢谢,我不要。”

“你不喜欢吃这个吗?”

“你们是想看我们被施舍的卑微样子吗?还是想以此秀自己的高尚伟大?”

“对不起。”

“哼……”

“接受别人的援助并不卑微,给予当然也分善意和恶意,一个人若善恶不分,骄傲就成了自卑的外衣。”

“你……”

“莫里安,别说了。”

“恩。”

…………

“叔叔别生气,哥哥心情不好。”

“你的房间很干净。”

“我看电视上,当兵的就这样叠背子。”

“喜欢当兵是吗?”

“当兵很神气。”

“叔叔给你寄些兵器书需要吗?”

“要的要的,谢谢叔叔。”

“叔叔不是这里的人,所以可能需要好多天以后才能寄到。”

“我知道了,叔叔说话的口音是南方的。”

“你真棒。”

…………

“院长,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发完食物后,许诺又看了一眼那个别扭的大男孩,有些内疚的说道。

“哪里,应该是我不好意思才对。”院长微笑着送莫里安和许诺出门:“不过,确实有些明星啊、有钱人啊,带一大堆记者来做秀,拉着孩子们作背景照像,让孩子很难过。”

“不可以拒绝吗?”许诺轻声问道。

“生存比什么都重要。”院长淡淡的说道。

“是。”许诺轻轻低下头,一时间也不再说话。

…………

“别难过了,大多数孩子还是开心的。”莫里安拍了拍她的肩膀,轻声劝道。

“恩,你答应了要寄书的,可别忘了啊。”许诺看着他点了点头。

“当然,我明天回去就寄出来。”莫里安将手机备忘录递给许诺看——他习惯性的将事情全写在手机备忘录里了。

“不错,给你32个赞。”许诺笑着说道:“对了,我家里还有一些书,你回去了去我那里一趟,整理了一起寄过来。”

“好。173文学网”莫里安点了点头,看着她明亮的笑容,莫里安沉声说道:“下个月初的y视竟标完了后,我们再过来吧。”

“好啊,回去我和小北去夜市上再淘些衣服过来。”许诺点了点头,将手机还给莫里安后,也将这事记在了自己手机的备忘录里。

……第二节:允儿—失爱的城市…………

回到酒店后,两人回到各自的房间,为各自的工作忙碌着。

第二天上午,许诺坚持送莫里安去了机场:“当然要送的。这酒也送给你,买不到的哦,方老师的独家配方。”

“送给我正好,省得你又喝醉了。”莫里安也不推辞,将酒接过来收到了随包里。

“喂,好象我多贪杯似的,为了工作麻。”许诺低头轻轻的笑着。

“这两天不要再喝酒,工作的方式有很多种,无论是哪种,都不值得用身体、用健康去拼,知道吗!”莫里安伸手握住她的肩膀,沉静的看着她。

“知道了。”许诺点头轻应着。

“我每天会给你打电话,千万别有什么事让我再飞过来。”莫里安不放心的叮嘱着。

“知道了。”许诺只得点头。

“回三亚后……”

“允儿?”

莫里安交待的话还没说完,许诺突然看着前面轻呼出声。

“恩?”莫里安转头看向国际机场的转机出口站,一件卡其色burberry风衣的林允儿正拖着行李箱快步往这边走来。

八年的相处,默契自然还是有——在他转眸之后,行色匆匆的林允儿也抬起头来看向他。两人眸光相接,莫里安轻轻点了点头以示招呼,而林允儿的眸子里有刹那的明亮,却在转眸看见他身旁的许诺后,眸子瞬间又黯淡了下去。

匆匆的步伐犹豫着停顿片刻后,脸上轻扯出淡然而从容的笑容,慢慢的朝他们走过来。

“嗨,新年好。”林允儿拖着行李箱站定在他们面前,淡定的向莫里安伸出手。

“新年好。”莫里安伸手与她轻握,感觉到她带着凉意的手指微微轻颤,微沉的眸光在她瘦削的脸上淡淡扫过后,轻轻松开了握她的手。

林允儿低头轻瞥自己的手指,慢慢的上回到身侧后,抬头朝许诺点了点头:“新年好。”

“新年好。”许诺轻轻点了点头。

“我在这里转机,先过去了。”林允儿的眸光从许诺的脸上转到莫里安的脸上,努力的保持着脸上的微笑,拖着行李箱从容往前走去。

只有她自己知道,握着行李箱的手,用力的握在行李拉杆上生生的发疼着——以为对这段关系早已看开,再碰触到,伤口仍是隐隐生痛:秦蓝与牢里的邬倩倩订婚的消息,她都能看开了,唯独对莫里安感情的出走,仍然看不开呵。

走进安检处,木然的打开行李、合上行李、扫描、安检,只觉得心麻木得如同当初分开一样。

…………

“她瘦了好多。”许诺轻声说道。

“我先走了,你自己照顾好自己。”莫里安的心一阵微微的刺痛——每每看到林允儿,便心生一股歉疚。

偏偏,她不幸福。

“我知道,你别担心我。再见。”许诺看了他一眼,说完再见后便转身快步往外跑去——她从不觉得自己欠林允儿什么,可每每见到她,仍觉得心里难受。

她印象中的林允儿,是那样的骄傲而优雅,行走之间,有股行云流水般的雅致风情;言语里,眉宇间自然的散发的傲气与优越感,曾让人感叹上天对她的优待。

而现在这个瘦削的、落寞的、没有神采的林允儿,让人看了生出一股心酸的难受。

可是,可是我也没办法,对不对?

手上的电话又响了起来,是齐山打过来的,许诺快速的接起电话,脑袋立即被工作、被创意所塞满——她自己的感情都一团糟,哪有余力再去同情别人。

更何况,她这个天之骄女,除了爱情之外,拥有她所羡慕的一切:疼她的爸爸、宠她的妈妈、护她的哥哥、自信的个性、优良的背景。

她所拥有的一切,自己终其一生的努力,也得不到。

想来,自己才该是被同情的那一个吧。

许诺摇头轻笑,听着电话那边齐山对拍摄工作的安排,不停的点着头:“好,好,可以,没问题,我和方老师都沟通好了,你们先开始,我在机场送一个朋友,马上过来。”

“对,对,是的,出国的镜头我们再探讨一下,还有出镜的顺序。”

“先拍,按照手绘稿的静态图多拍几组,剪辑的时候可以再斟酌。”

“ok,再见。”

许诺伸手招了一辆计程车,抬腕看了看时间后,便让司机直接往约定的拍摄地点而去。

…………

莫里安过完安检,正往前走,却被安检人员喊住了:“先生,你朋友的手机吗?”说着便将一个ap的最新款手机递到他面前。

“我朋友?”莫里安接过手机,前后看了一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标志和自己有关,不禁一脸的莫明。

“屏幕是您的照片。”工作人员将机子按开——是他和允儿的一张合影。照片上,他的表情淡淡的,允儿将头靠在他的肩上,脸上的笑容浅浅的。

其实,他已经想不起来这张照片是什么时候拍的了,不过,上面的人是他自己这毫无疑问。

“谢谢,是我朋友。”莫里安将屏幕滑到输密码的界面,尝试着输入四个数字——界面刷然而开,主屏幕是一张美国的夜景。

莫里安的眸光微微闪了一下,抬头对工作人员说道:“谢谢你,我会交回给她的。”

“不用谢。”工作人员点了点头,便回到了工作岗位上。

…………

林允儿显然并没有发现自己的手机丢失了,莫里安看到她的时候,她正坐在登机口的候机区,看着前面的目光有些沉郁而黯淡。

“允儿,你的手机。”莫里安走过去,将手机递给回她。

“恩?”林允儿接过手机,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安检区的工作人员发现的,正好看到我,就交给我了。”莫里安解释着,却没有提照片的事情。

“呃……哦。”林允儿下意识的滑开界面,两人的合影在此时看来,竟有些刺眼与讽刺:“以前常用的,一直忘了换。”

莫里安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抬头看了一眼登机口,淡然说道:“我也是这班机。”

“哦,许诺不和你一起回去吗。”林允儿握着手机坐了下来,看着登机口的数字轻声问道。

“她在这边还有工作。”莫里安淡淡应着,对两个人的关系并没有作多的解释。

“哦,公司现在情况怎么样?现在这个jack还好打交道吧。”林允儿轻轻坐了下来,轻声问道。

“还不错,做事比较靠谱,价值观和工作方法上,还算是合拍。”莫里安也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两人小心的避开了秦蓝和许诺,简单的聊着公司一些熟悉的同事,现在的业务情况——慢慢的,在对方面前也都坦然和轻松起来。

原来,越逃避越不敢面对,真正的放下对那段感情的芥蒂,其实——真的还可以是朋友。

“知道国内春运人太多,所以特意避过了最人潮最高峰的时间回来。”

“一些大城市,几乎成了空城,回家毕竟还是中国年的主旋律。”

“是啊,我妈都催了我好几次了。你呢?今年没有回老家?”

“没有,在赶年后y视竟标的案子。临时b市这边有些事,就更没时间回去了。”

“我哥哥嫂子前阵子为回老家吵架来着,有和你说吗?”

“说了,今年你不在家,只有允宁夫妻两个,所以允宁怎么能走。”

“我嫂子的妹妹生宝宝了,是该回去的,我赶回来哥哥就可以陪嫂子回去了。”

“这次回来还去吗?”

“……”

“登机了,走吧。”

“恩。”

在广播声里,两人一起站了起来,莫里安自然的伸手去帮她拉行李箱——两人的手在空中轻触,林允儿下意识的将手缩了回来。

“我来吧,这是男士应有的风度。”莫里安笑了笑,伸手拉过行李箱,快步走进了检票的队伍。

林允儿敛下眸子,给了自己一个苦笑,便移步跟在了他的身后——看他的眸子,却慢慢有些模糊起来。

…………

我来到你的城市

走过你来时的路

想像着没我的日子

你是怎样的孤独

拿着你给的照片

熟悉的那一条街

只是没了你的画面

我们回不到那天

…………

“我的位置到了。”

“我的在后面,我帮你把行李放上去。”

“谢谢。”

“我过去了。”

“再见。”

…………

两个人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飞机轰然起飞后,他们在各自的位置上再无交集。

…………

我多么想和你见一面

看看你最近改变

不再去说从前只是寒喧

对你说一句只是说一句

好久不见

…………

看着窗外层叠的云层,林允儿慢慢闭上了眼睛——林允儿,忘了他。

…………

深市。

“爸、妈,哥哥,我回来了。”林允儿拖着行李箱走进家门,林副市长、林妈妈和林允宁都在客厅等着她。

“你看看、你看看,都瘦成什么样子了。”林妈妈看见女儿,便抹起了眼泪。

“妈,现在流行瘦呢,她嫂子减肥还减不下来呢。”林允宁瞪了林妈妈一眼,起身快步走过去将允儿的行李箱接了过来,伸手搂着允儿的腰往里走去。

“精气神不错。”林爸爸微笑着点了点头。

“允儿,刚才谁送你回来的,怎么不请人家进来坐坐?”允儿的嫂子安然拎着一个大蛋糕走进来,看着林允儿问道。

“有人送你吗?”林妈妈警觉的看着林允儿。

林允宁也挑起眉头看着她。

“你们这是干什么?”林允儿不禁失笑——这一家子老的小的,都急着把自己嫁出去呢。

“要不请人家进来坐坐?”林妈妈探头往外看去。

“是eric,他和许诺在北京度假,回来在飞机上遇着了。”林允儿说得详细——让自己真正死心、也让家人不要再抱奢望。

家人对莫里安的认可,是秦蓝永远也比不上的。

“哦,小莫为人还不错,就是在感情上头太随便了些。”果然,林妈妈原本明亮的眼睛一下子黯淡下来。

“好了妈妈,看看我给你们带什么礼物了。”林允儿张开双臂抱了抱林妈妈,笑着从允宁手里接过行李箱,平摊着打开后,将礼物一件一件的拿出来。

林副市长给林妈妈打了个眼色,一家人便都没再提莫里安的事,只随着林允儿拆着礼物。

…………

晚餐后,允宁与林允儿在花园里散步。

“怎么瘦这么多?不习惯,还是情绪不好?”林允宁看着妹妹,不由得一阵心疼。

“手术后都会瘦。”允儿微微笑了笑。

“你嫂子给你寄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都吃了没?她说这个手术要补的。”林允宁看着她问道。

“知道是要吃的,你还说乱七八糟。你这么口是心非,难怪我嫂子烦你呢。”林允儿看着哥哥,只觉得心里一片温暖。

“算了,不说这些。”林允宁看了一眼前面邬家大院,沉声问道:“秦蓝和倩倩订婚了,你知道吗?”

允儿沉着脸,点了点头:“知道。”

“所以,爸是对的,这种人,要的就是益利,谁能给他利益,他就和谁合作,感情和婚姻只是合作的一个砝码。”林允宁沉声说道。

“恩,我知道。”允儿轻轻点了点头:“我当时是糊涂了,和eric争一口气呢。”

“允儿,现在单身的女人多了去,咱宁愿不嫁,也不找这种人渣。现在有爸爸妈妈陪着你,以后还有哥哥陪着你呢。”林允宁看着妹妹,心里仍是担心着。

“知道啦,不过,你妹妹我这么优秀,哪儿能嫁不出去,你也太小瞧我了吧。”允儿笑着,扯着允宁的胳膊轻轻摇着,撒娇着说道:“你以后得对安然好点儿,否则我怎么好意思跟着你麻。”

“她敢有意见?”林允宁瞪了她一眼。

“我不好意思麻,你答应我对她好一点喽。”允儿娇嗔着说道。

“好了好了,我自己老婆自己知道。”林允宁拍了拍妹妹的头,看了一眼响起的电话,对允儿说道:“队里的事,我过去接一下。”

“去吧去吧,我一个人转转。”允儿点了点头,看着他走开后,将手插在口袋里,一个人慢慢的往前走去。

…………

“小秦啊,记得去看看倩倩。”

“我知道,已经安排了。”

“唉,多亏有你,她爸真是指望不上。”

“阿姨别送了,我的车……”

秦蓝的话才说了一半,便看见大院外的小路上的林允儿——看她的表情,显然是听到了自己说的话,任他脸皮再厚,也不禁感到尴尬。

林允儿只是轻扯了下嘴角,眸光快速的转开后,下意识的加快了脚步。

…………

秦蓝匆匆告辞邬家后,将车从他家的院子里倒了出来,一直开到大院门口停下来,才重新下来——远处,林允儿正往回走去。

“允儿。”秦蓝大步走了过去。

“新年好。”林允儿看着迎面而来的他,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你回来了。”秦蓝看着瘦了两圈的她,心里不禁微微发酸:“看你瘦成这样子,一个人都不会照顾自己吗。”

“我妈妈等我回去,我先走了。”林允儿也不理会他,侧身走过他的身边,径直往回走去。

“允儿……”秦蓝伸手拽住她的手腕,低低的喊了一声。

“你干什么?”林允儿的整个身体立即紧绷了起来,说话的声音也不自觉的尖锐了起来。

“你别激动,我只是想和你说说话,没别的意思。”秦蓝见她害怕,忙松开了手,自动的往后退了一步,放低声说道。

“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林允儿尖声说着,延着小路快速往前跑去。

“允儿——”秦蓝见她对自己如此的避之不急,心里既怒且悔——怒她对自己果然一点感情也没有;悔那次不该失控的对她动粗。

“允儿?”林允宁听见允儿尖叫的声音,已经挂了电话走了过来。

“哥,咱们回去。”允儿紧紧抓住允宁的手,急急的说道。

林允宁警告的看了一眼秦蓝,搂着妹妹快步往回走去。感觉到她身体止不住的轻颤,不禁是又怒又怜。

“允儿,别怕,哥哥在呢。”允宁搂紧了妹妹,不停的哄劝着她。

“我知道,我只是不想见他。”允儿趴在哥哥的肩膀上,大口的吸着气——连她自己也直到见过秦蓝才知道,那次差点儿被强暴的经历,对她的影响居然如此之大。

“恩,咱们不见他。”允宁轻抚着允儿的后背,直到她的情绪慢慢的平稳下来。

而他的眸子在看向秦蓝是,里面一片凶狠的冷意,让秦蓝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之后,急急的转身离开了政府大院。

…………

回家后,允儿什么也没说,也不许允宁说她刚才的状态,一家人又聊了会儿天后,允儿说要倒时差,便回房去睡了。

允宁不放心便又跟了上去,在允儿的房间里,直到看到她睡着,才出来。

“她有没有说什么?”林副市长看着允宁问道。

“没有。”允宁摇了摇头:“她和秦蓝之间,一定还有事情,否则不会怕成这样。”

“秦蓝……”林副市长沉吟着,看着允宁说道:“能离他多远就多远吧,有野心没资源的人,一旦抓到机会,就会惹出大事。”

“我知道。”林允宁点头应着,心里却想着什么时候去把那小子教训一顿。

“改天你劝劝你妹妹,咱们老林家的女儿,哪儿能为了一个男人把自己的生活弄得一团糟?等休息好了,要么去美国读书、要么在国内做点儿什么事,趁我现在还在位,她要干什么,也还方便。”林副市长看着儿子说道。

“我知道。”允宁点了点头:“我和安然先回去了。”

“恩,你妹妹回来了,你也少往这边跑,这两天请个假陪安然回去一趟,她一个人在这里,一年也难得回老家一次。”林副市长朝他摆了摆手,便转身上楼去了。

“知道了。”允宁应了一声,走到客厅和林妈妈打了招呼后,才带着妻子离开。

在开车路过邬家院子的时候,还下意识的停了一下,然后才加了油门往外开去。

…………

林允儿在家里几天,倒是再没遇到过秦蓝。

只是有卓雅的同事约了出去喝茶,大家无意间说起来,对他的评价,早从当日仰慕的职场精英,变成了如今势利庸俗的商人。

而对于他和邬倩倩的婚事,更是所有人都瞧不起他的症结所在。

“唉,没想到他竟是那么一个人。”

“是啊,为了往上爬,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把人卖了送进牢房,又以订婚为由骗人家家里的资源。真不要脸。”

“现在的世道笑贫不笑娼,听说他公司里,大把的女人往身上靠呢。”

“也是。”

“唉,允儿在呢,你们别说了,聊聊别的吧。”

“嗨,允儿,你准备在美国定居吗?”

“没有呢,只是读读书,过两年还是要回来的。”

“唉呀,你还读什么书呀,就你现在这样子,我们再努力十年也比不上啊。”

“读书总也不嫌多。”

允儿淡淡的答着,亲耳听见大家对秦蓝的评价,心里未免仍是凉凉的——虽然没有爱过他,可在她的心目中,他也不过是个特别善于抓住机会的人而已。

没想到,竟是这样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感情和婚姻于他来说,只是工具而已。

…………

走在阳光满满的街头,心里却并没有温暖的感觉。

在美国的时候,觉得心里空空的,什么也抓不住,以为是因为一个人在异乡太寂寞的原因;回来了,仍觉得一种空洞的慌。

原来,这一切竟与城市无关——只与她的心情有关。

……第三节:输赢—她与他较着劲儿…………

两周后。

各公司将广告初稿和报价都密封好报到了y视选标组。对于卓雅、顾氏这样的公司来说,完全不担心过初稿,也不担心报价的。所以他们都在为最复审的竟标,忙碌的修改稿子和报价。

而‘景园’和另一家参加的日化公司,实力与名气,都远不如卓雅和顾氏,所以在初次的稿子和报价上去后,一边要准备复审的二次报价,一边又焦急的准备着广告片的完善,当真是忙了个焦头烂额。

“以我之前的经验和今年的政策来说,‘景园’的报价没有问题;但顾氏的总裁,在这方面总是不惜代价的,所以想要竟争过顾氏,在价格上,还真不好说。”许诺对齐山说道。

“听说顾氏的单也是你们在做?”齐山看着她,平时稳重的他也显出一些焦燥来:“你只提示我一下,我们的报价和顾氏比,倒底有没有竟争力。”

“齐总,我是真的不知道。去年的报价媒体上已经公布了;今年他们的案子虽然也是我们公司在做,但这涉及到行业竟争,我不能自己砸了自己的招牌。”许诺摇了摇头,不肯多透露一个字:“我只保证我给的创意,是绝对有竟争力的。”

“小许,做事不要这么刻板,要变通麻!”司景也走过来说道。

“这不是变通的问题,这是商业道德的问题。”许诺坚决的摇了摇头,将最后修好的片子交给齐山后说道:“二审的片子我审过了,非常完美,两位再看一下。”

“我公司那边还有事情,在二审通告出来前,我必须回去一次了。”许诺只觉得自己被这两人逼得喘不过气来,将碟片交给齐山后,抓起随身包便离开了‘景园’的办公室。

“片子有事随时给我电话,二审我会去b市和你们会合。”到了楼下,许诺又给齐山打了个电话,才真正的离开。

…………

早上,顾氏办公大楼。

当许诺匆匆走进办公大楼时,正遇上顾子夕正和洛简沟通着什么。

两人这是年三十后第一次见面,时间不长,却都有点儿恍然的感觉。

“那边的事情结束了?”顾子夕淡淡问道。

“恩。”许诺点了点头,伸手按了电梯后,便安静的站在旁边。

“这次大家都拼尽了全力,不知道谁赢谁输。”洛简看着许诺笑着说道。

“每一次大家都是拼尽了全力;每一次大家也都想赢;不过,洛总监在输赢这上头的境界,应该比我高才是。”许诺看着洛简,说话不由得犀利了起来——她在乎输赢,她更在乎这次的输赢:这输赢不是竟标结果上的,而是创意认可上的。

不论她离他有多远,她心里依然暗暗的和他较着劲——她许诺不是天生比人差的,他们能做到的,她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