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25莫明心虚

Chapter025 莫明心虚

“做好自己,是赢的关键。”一直沉静的站在旁边的顾子夕看了许诺一眼,淡淡说道。

“恩哼。”许诺轻哼了一声,想起年三十两人的亲密、想起他离开时的失常,在他面前总也无法从容。

说是要比得上他,仅仅是在这情绪的收放自如上,她已经输了吧。

想到这里,许诺不由得低头轻轻笑了笑——干麻老是和他较劲呢?许诺,放松些,做好自己。

…………

“喂。”

“恩,昨天刚到。”

“看到了,很好啊,那几套书很适合给那些女孩子。”

“恩,我知道,公司这边的事忙完了我就约她。”

“可以呀,你先和她说也可以。”

“公寓的钥匙……”

许诺下意识的看了顾子夕一眼,压低声音说道:“你给小北吧。”

“知道了,再见。”

许诺挂了莫里安的电话,看见顾子夕那边的电梯正好过来,不由得暗自松了口气——明明已经分开了,可每次看见他的目光,仍觉一股强大的压力感。

只能说,这个男人的气场真是太强大了。

“公寓的钥匙不要随便给人,尤其是男人。”顾子夕的声音淡然的响起,许诺抬头看见洛简已经上了电梯,而顾子夕仍站在电梯口。

“我、我……”许诺看着他,结结巴巴的解释道:“我让他帮我寄一些书给孤儿院。”

“恩,我只是提醒你,心里有数就好。”顾子夕面无表情的说完后,便转身进了电梯。

直到电梯门关上,许诺的紧张感才消失,看着合上的电梯门,不禁一片懊恼:“许诺,你真是太没用了,明明是他霸道得没道理,你凭什么给他解释!”

“许经理,电梯来了好久了,不上去吗?”张玲看着许诺,奇怪的问道。

“哦,上的。”许诺的脸色微赫,快速上了电梯,朝着张玲笑了笑:“顾氏的案子还顺利吧?”

“很顺利,顾氏的小公子提了不少意见。你都想不到,那只是个四岁的孩子。我们家那个今年三岁,可是差远了。”提起顾梓诺,张玲一片的羡慕与感叹:“生在有钱人家的孩子,见识就是不一样。他能说出的问题,是我们孩子人没接触过的。”

“各有各的好。小小年纪接触这些,也很累的。”许诺微笑着说道。

“不会呀,这就是他的生长环境,他从小接触,自然而然的了解,就和孩子玩积木似的,于他来说,就是本能,根本就不累。”张玲摇了摇头,思索着说道:“所以说成长环境、眼界见识真是非常的重要。”

“不是你带孩子出国旅游几次、不是你让他多读书就可以弥补的;唉,我们的孩子,从起步就已经被丢下不知道多远。”

“张姐,你别太悲观了,社会就是由各种各样的人、各行各业的人组成的。咱们做不了成功的商人、做个成功的科研人员、做自己领域里的专家,还不是一样。”许诺看着张玲叹息的样子,心里不禁微微的感动——自己生孩子、自己带孩子,这样的感情和期望,是自己这样只生不养的妈妈,完全不同的吧。

自己这一生,还有没有机会体验这样的期待、这样的担心、这样的焦虑呢?

只是,这种期望也是自私的吧,与好的成长环境相比,自己当妈妈的愿望该是多么的微不足道啊。

“唉,诺诺呀,你现在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等你自己有孩子了就知道我们这些当妈的心情了。我们恨不得倾尽自己的所有去培养他,结果发现,我们能给的实在有限。”

张玲摇了摇头,到了顾氏的楼层后,走出电梯对许诺说道:“所以呢,我是没办法了,你就好好儿努力,还有机会给自己未来的孩子找个好爹。”

说完朝她挥了挥手,转身往顾氏的办公室快步走去——在竟标前最紧张的时候,她的工作地点已经完全改到了顾氏。

许诺笑笑挥了挥手,在电梯门关上后,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年轻而充满坚持的脸上,没有丝毫岁月的痕迹。若她不说,任谁也看不出她已是一个四岁孩子的妈妈。

其实,除了本能的想念与温柔之外,她真的还不知道怎么做妈妈。她想,和艾蜜儿比起来,她这个妈妈真的是很不合格的。

“顾梓诺,对不起。”许诺努力的保持着笑脸,告诉自己:没有付出,就没有权利。所以,于顾梓诺,她除了默默的爱着,她没有任何的权利。

而且,千万千万,不要以爱的名义去打扰他。

…………

“许经理,你回来了。”

“最近有什么新单?”

“这是业务部接的一个新单,品牌部的合约沟通时间差不多是Y视竟标后两天。”

“我看看。”

许诺接了同事的文件夹,快步走回到办公室。

翻开业务部的预签合约,是一家化妆品公司,关于新年度唇膏的推广案,首次沟通时间离Y视的竟标时间只有两天之隔——且不说要从B市赶回来时间有多紧,只说在化妆品领域公司现在还没有成功的推广案例,要想顺利拿下这个合同,必须在首次公司介绍会上,有更多、更完备的准备才行。

两天时间,还是在飞机上,怎么够。

“王经理,H&G的时间能往后推推吗?现在完全没有办法顾及到。”许诺给业务部经理打去电话。

“推不了,他们的设计总监只有这三天在国内。我约的时间是最后一天。我想着就算准备不允分,也总比没机会见面的好。”业务部王经理有些抱歉的说道。

“好吧,我知道了。麻烦把对方公司的资料,以及他们设计总监的背景资料整理一下发给我。”在业务面前,许诺只得妥协。

“好的,已经在准备了。”业务部也知道时间太赶,在拿回签约意向书后,手头的工作都抓紧时间在赶。

“谢谢。”许诺挂了电话,想了想,决定还是先把这个单给放下,待Y视竟标完后再做——毕竟手上的两个单,更为重要。

而这一次,在四个最有竟争力的日化品牌中,有两个都出自于‘品尚’之手,无论谁赢谁输,‘品尚’在广告介意界必然能迅速占有一席之地。

所以就算丢了H&G的单,也必须把‘景园’和‘顾氏’做好。

…………

一周后。

等待的时间,似乎特别的漫长,许诺在深市的办公室,每天几乎都要与齐山通三个电话、接司景的电话也不下于两次;

而张玲这一周的时间,几乎没有回过自己的办公室,整个团队每天都直接到顾氏报到。

至于‘卓雅’,则因为策略的改变,在片子的处理上,则更为紧张而神秘,所以除了许诺回来第三天和顾小北逛了一次夜市外,她和顾小北、莫里安也都没有再见过面。

…………

“她看起来有些焦虑。”黄宪对顾子夕说道。

“她把输赢看得太重了。”顾子夕点了点头:“让她去吧,这是成长的必然过程,何况,她才二十三岁。”

“一个女孩子,把自己逼这么紧,看着挺让人心疼的。”黄宪摇了摇头。

“单身是女孩子事业的黄金时期。而且,不经历这个阶段,心态永远都无法从容——不断的竟争、不断的输赢,才能把心脏锻炼的强大。”顾子夕扔给黄宪一支烟,笑笑说道:“我们也都是从这个时候过来的。”

“这倒是。”黄宪接过烟想了想,不由得点头。看着顾子夕淡然的面容,仍是忍不住问道:“你和小许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是你看到的这么回事,她嫌弃我二婚呗。”顾子夕轻吐烟圈,脸上的笑容有些古怪。

“哦?”黄宪当然不信,开玩笑的大笑着说道:“我保证你要是去参加相亲节目,我保证女嘉宾抢着亮灯。”

“她又不是那些女嘉宾。”顾子夕轻笑,瞥了一眼电脑里跳出来的提示,眸光微顿:“Y视的邮件和公告同时出来了。”

“哦,快打开。”黄宪紧张的站了起来。

“你也不轻松啊。”顾子夕轻笑着点开了邮件,同时将电脑屏幕转到黄宪的面前,两人一起看邮件的内容。

Y视竟标的广告时段有230个,而第一次投标的企业大约会有一千多个,第一轮中标数以时段位的125%来确认,以保证有的企业中标后因各种原因放弃,同时还需留出调剂名额。

所以,所有行业加起来,第一轮应该会有288个品牌入围。

在顾子夕和黄宪快速的在名单中找自己品牌时,许诺正对着电脑快速的往下拉动着名单——终于,在名单中看到了那几个熟悉的名字,顾氏、卓雅、景园都在其列。

“齐总,第一轮已经入围,您的邮箱应该收到组委会关于修稿要求和竞标书修改的通知了吧?”在看到景园的名字后,许诺拿起电话就给齐山打了过去。

“是的,收到了,我正转发给你。”齐山的声音里也一片兴奋——景园的规模虽不小,但上Y视的广告这还是第一次。

这过了第一轮,上Y视的广告时段基本是铁板钉钉的事情。接下来的正式竞标,就是争抢想要的时段了。

“我收到了,看完后,我给你回邮件。”许诺收到邮件提示后,对齐山说到。

“小许,第二轮报价,你给个意见?”齐山仍不死心的问道。

“许总,代为投标的话,也是要中介费的。”许诺无奈的说道。

“没问题,要不第二次报价,就交给你们公司来做吧?”齐山笑着问道。

“和您开玩笑的呢,我们公司没这个业务。”许诺笑着摇了摇头:“这样,我先研究一下入围的其它企业情况,再和你联系。”

“OK,等你电话,我和司总再看看片子。”齐山迅速的应了下来。

挂了齐山的电话后,许诺将Y视发的公函逐字逐句的研究着,将其中的关键词全部拎了出来,然后抱着电脑去了放印室。

对着第二次修剪的广告片,一个镜头一个镜头的看着,反复琢磨有没有违反政策的镜头和广告词。

她埋头在镜头里,有时候一个镜头要翻过去倒回来的看四五遍,不知不觉间,已经从早上看到了下午。

直到将所有需要修改的镜头全记录下来后,才感觉到饿得不行了,手边的咖啡也早喝完了。

这才站起来,抱起电脑回到了办公室。打电话点了外卖,吃完后,略略休息了一会儿,便开始在电脑里整理修片建议,一直到晚上8点,才将整个修片建议与齐山确认完毕。

收拾好办公桌后,想了想,将电脑锁进了抽屉里,她今天估计是不可能再加班的了。

…………

出了办公室后,整个办公大楼已是一片安静,她这才想起问问张玲,顾氏的做得怎么样了。

“张姐,顾氏这边的片子需要修改吗?”许诺边往外走边问道。

“要的,有几个国外的镜头,出现了一些产品包装,我们在考虑是虚化镜头处理掉,还是直接切掉。关键是,那些产品都有些年代感,如果没有的话,整个镜头的感觉表达就不够完整。”电话里,张玲显然还在顾氏继续加班。

“你和顾总讨论一下,看他怎么说。对于Y视的规矩,他应该是很熟悉的。去年的片子是他亲自做的。”许诺想了想说道。

“你还在公司?”电话里的声音,换成了顾子夕。

“刚刚离开。”许诺的声音微微顿了顿。

“你下来吧,我想听听你的意见。”顾子夕淡淡说道。

“这个……”许诺犹豫着:“我手上的案子也是日化的。”

“对你我信得过。”顾子夕沉声说道。

许诺拿着电话,半晌没有出声——信得过吗?还是知道这个时候,所有的创意已经定型,就算知道也无所谓了?

呵,信得过,怎么可能。

想起不久前刚刚经历的创意失窃事件,心里不禁涩涩的难过。

“许诺?”顾子夕的声音追了过来。

“我现在过来,是在你办公室,还是大会议室?”许诺摇了摇头,将那些不愉快的思绪全都甩掉。

“我办公室。”顾子夕的声音仍然没有变化。

“好的。”许诺轻应了一声,便挂了电话。

对着黑暗的楼道,许诺深深的吐了一口气,转进步行梯快步往下跑去。

…………

顾子夕办公室所在的楼层,仍然是灯火通明着——他和市场部、以及‘品尚’的创意团队在里面办公室加班;秘书和助理则在外面办公室加班;总之,他这个大总裁不走,别人也别想走就是了。

“许经理,你来了。”晓宇看见许诺,忙从座位上站起来,快步走到她面前,带着她往顾子夕办公室走去:“你看是要杯咖啡、还是果汁?”

“咖啡,谢谢。”许诺朝她点了点头,推开门走了进去。

“有结论了吗?”许诺进去的时候,顾子夕、张玲、洛简正站在投影幕布前面,投影幕布上,画面定格在男主角书桌上。

而他们身后的会议桌上,摆满了稿纸、盒饭、和一次性杯子,看起来当真是狼藉一片。

“等你来呢。”听见声音,张玲转过头来,看见许诺似乎长长的松了口气。

“吃饭了吗?这里盒饭还是热的。”顾子夕看着她轻声问道。

“吃过了,谢谢。”许诺摇了摇头,走到投影幕布前,用手指着画面问道:“电脑里的outlook邮件系统、桌上的饮料瓶,是吗?”

“是啊,整个片子跨度五年,我们镜头外有年度表述,镜头内都是用这些特别有时代感的东西来制造一种年代感。”

“要是把这些全屏蔽了,当真只能靠镜头外的字幕来辨识了。”张玲提起这个,不禁有些郁闷。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最近热播的一个片子,连演员的胸都剪了,何况你这点儿东西。”许诺笑着,转头看着顾子夕说道:“你的意见呢?”

“我让你下来是想听你的意见的。”顾子夕轻挑眉梢,直直的看着她。

“我们以客户的意见为参考,所以你的意见很重要。”许诺同样的挑起了眉梢,毫不让步的看着他。

旁边的洛简见状,扯了扯张玲的胳膊,拉着她悄悄离开了顾子夕的办公室。

“你换洗发水品牌了?”顾子夕突然问道。

“呃……我们在说片子的事呢。”他低沉而性感的声音,让许诺的只觉得心脏突然漏掉了半拍——如果只谈工作,她在他的面前根本就不会怯场。

可是,可是他这样的眼神、这样的声音、这样私密的问话,却让她不由自主的慌张。

许诺转过眸子看着画面快速说道:“我的意思是这个饮料直接从镜头里去掉;邮箱这个画面,镜头再切大一点,只留想表达给观众看的字,在电脑屏幕上做一下波动处理:那时候没有液晶显示屏,所以二次拍摄的显示屏画面,应该很不稳定,这个足以表达画面的年代感了。”

“不错。”顾子夕点了点头,一脸笑意的看着许诺。

“从效果上来说,应该不会有大的影响。”许诺转过头来,看着一脸笑意的他,不由得恼怒了起来:“你是故意的。”

“不是,是感觉到了、所以就问了。”顾子夕沉沉的看着她:“为什么会换?”

“人总得有新的尝试,才知道什么样的最适合自己。”他淡然的语气,质问的口气,让许诺觉得一阵莫明的心虚,却仍倔强的答着。

顾子夕的眸子猛的沉了下去,看着她涩涩的说道:“可惜,你可以换掉所有我们曾经共有的东西,可儿子你却换不掉。”

------题外话------

各位亲,接下来一直到3月2号前的更新,可能会不稳定。因为家里小朋友要开学了,各种作业表格的赶着,很是伤神呢,抱歉了,到3月2号以后,更新会正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