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26y视竟标

Chapter026 Y视竟标

许诺的眸光微闪,细细的声音低低的说道:“没别的问题,我就先走了。”

“我送你。”顾子夕抓起放在桌上的钥匙,率先往外走去,让她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

许诺轻咬着下唇,抓了随身包慢慢的跟在他的身后。

…………

他放慢脚步走在前面,她踩着相同的频率跟在后面,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一句话。

直到上了车,顾子夕在发动车子后,扭过头去看她——昏暗的光线里,脸上显出一片柔和的温婉,没有白天里的犀利干练,却更有一种让人心疼的疲惫。

“你有事的话,我打车回去。”在他目光的压迫下,许诺只觉得微微的紧张。

“别把自己弄这么累,所有的事情,还是要一样一样的来做。”顾子夕轻叹了口气,声音里有着淡淡的心疼。

“不是,正好这段时间比较忙。”许诺轻声说道。

“许诺……”顾子夕看着她,想说什么,想了想,又咽了回去,只是淡淡说道:“累了就先休息会儿吧,到了我喊你。”

“不用,你开车吧。”许诺轻轻摇了摇头,转头看向车窗外——夜色已经很浓,而她的心在疲惫里还有份安静:她喜欢这种感觉。

顾子夕转眸发动车子,慢慢的往前驶去,在夜色的流光里,他们终是没有再交流一句。

…………

等待着你等待你慢慢的靠近我

陪着我长长的夜到尽头

别让我独自守候

等待着你等待你默默凝望着我

告诉我你的未来属于我

除了我别无所求

…………

“谢谢。”

“再见。”

许诺回头,大步走进公寓里;

在许诺下车后,顾子夕点燃一支烟后,将车调头,慢慢驶在回家的路上。

…………

你知道这一生我只为你执着

管别人心怎么想眼怎么看话怎么说

你知道这一生我只为你守候

我对你情那么深意那么浓爱那么多

等待着你等待你轻轻拉我的手

陪着我长长的路慢慢走

一直到天长地久

…………

一周后,B市的Y视竟标会现场。

在Y视的多功能厅里,已经黑压压的一片坐满了各个品牌的与竟标代表。

每个品牌只有两个入场名额,许诺代表景园,正好与顾氏的顾子夕、洛简;与卓雅的莫里安、Vivian同坐一排。

大家相互打了招呼后,并没有相互交流,只是各自翻看着位置上放着的议程表与Y视各时段广告的介绍。

…………

整个会议的议程是三天,日化行业的展示正好在第一天,而首当其冲的,是一个要‘丽丝娅’的品牌。

中规中矩的创意,基本没有太大的亮点,在看完后,顾子夕与许诺同时拿起笔,将这家企业从名单上划掉——如此一致的动作,两人在划掉后,不禁抬头对视了一眼。

顾子夕看着她微微一笑:“你说话的语速有些快,一会儿稍稍注意一下。”

许诺看着他,勉强扯了扯嘴角:“谢谢提醒。”

说完两人又低下头,认真的看手上的企业名单,而接下来展示的,是他们都熟悉的卓雅。

…………

“卓雅的产品,秉乘一惯的国际化气质与消费者对话路线,将产品的特点进行淋漓尽致的表达。”

“整个片子,演员只有背影而没有正面,我们尝试用一种艺术的表达方式,告诉受众一种生活方式。”

“Spa会所、松软的盘发与**的肩膀形成质感的对比,在轻转头之间,头发不受控的披洒下来,流泄的亮度,垂坠在**的肩膀上,松松绕在身上的衣服似不受力一样的松散下来,然后是头发的特写。”

“啊——”

此镜头一出,全场哗然——整个画面有种天然的唯美感,若不拿着**程度的标尺去看的话,可以说是一个媲美于艺术摄影的画面。

只是一向严谨的卓雅、从不碰触审核边线的德资企业,这一次的镜头,却着实大胆——镜头处理大胆又富有技巧。

似乎已经脱了,但什么也没看见——就算你用拿着审核标尺用慢镜头去审,怕也是审不出问题来的。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莫里安从容的继续讲解着:

“全剧只有一句广告词:女人,就是要对自己好一点。”

“整个场景传递一种健康的、女性化的生活场景,将头发的养护提升到与身体养护同等的重要程度,唤醒女性消费者对身体、对自身的宠爱。”

“而镜头的光感处理,表达出头发与身体同样重要、甚至更重要的养护理念——头发先于衣服垂落,意寓头发已经养护了,身体也更上来吧!”

“我们借用这种艺术的视觉延迟效果的表达,以引起消费者关注,这种表达方式点到为止,我相信会让消费者记住卓雅、也会让消费者喜欢上这种宠爱自己的感觉。”

“谢谢,这就是我们这次的创意,所要表达的主题和视觉联想。”

一分十九秒的片子,播放完后,大厅的掌声经久不息——倒不是因为这广告有多好,而是因为他这视觉延迟的效果,运用得恰到好处。

…………

“可能审不过,但影响会很大。”许诺侧头对司景说道。

“恩,他们走的是一招险棋,不要效果,只博关注。”司景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说道。

“他们对自己参与这次竟标的目的很清晰——外企的预算控制非常严格,要与国内企业拼预算的话,很难拼得过。所以兵出险着,利用舆论达到推广的效果。”许诺进一步解释说道——当然,就算拼得过预算,他们也不屑于被盖上土豪或财大气粗的帽子:保持品牌的品味,是他们更加看重的。

当然,这一点,许诺自然不会说——说了,司景又怎么看自己不惜成本去竟标王呢?

说到底,许诺还得引导他尽力去拼;同时,也要告诉他,合适的就是最好的,拼不过也不为输。

“合适自己企业的,就是最好的。”司景点了点头,将许诺想说而没说的话,给说了出来。

“是,司总说得对。”许诺微微一笑,拿起笔,在品牌名册上,将卓雅的名字也划了去。

顾子夕听着她与司景的对话,不禁心微微一疼,一种难受的感觉隐隐传来——他欣赏那个为创意而坚持自己、甚至犀利得让人难受的许诺;却不想看到这样一个句句话都带着目的的许诺。

她是成长了、她更适应在这个社会生存了,而这样的她,却让他难过。

…………

接下来的演示是顾氏,今年的演示是由洛简来做的。

整个故事极具顾氏气质:温暖的情节、温馨的表达、温柔的光线处理,而从开始到结束近乎完美的爱情结局,完全符合当下年轻女性消费者,对于幸福圆满的期待。

“所以,我们表达的是一个时空、距离都无法改变的选择:对人的选择、对真爱的选择、对顾氏产品的选择。”

洛简略显低沉的声音,将这个故事娓娓道来,应和着片子结尾的广告词:“还好,我们都没变!”将整个片子的煽情程度,推到了最**。

…………

“比我想象的好。”许诺看着顾子夕,诚恳的说道。

“谢谢你的意见,否则他们还会在西浓里纠结。”顾子夕点了点头:“片子还是长了些,但这个故事我喜欢。”

“商人应该有商人的评价方法。”许诺轻轻笑了笑,在顾氏的名单后面打了个问号——在同行业里,顾氏的片子比不上卓雅的现代和洋气,但无疑却是最具竟争力的。

“到最后,或许还是你我之争。”顾子夕若有所思的看着她,微微沉眸说道。

“是‘顾氏’与‘景园’之争,无论谁赢,都是‘品尚’的赢。”许诺在知道莫里安的策略是输后,赢的信心便又多了些。

顾子夕微微一笑,不再说话。

…………

许诺代表‘景园’对‘景园’的去屑洗发水品牌创意进行展示解说,这让业内觉得有些诧异——毕竟,这是第一个由专业创意公司完全独立创作、提交、并解说的一个品牌。

加之许诺自己去年是代表卓雅做的展示,当时的创意在业内已是颇有声誉,如今却以第三方的身份出现,大家除了诧异外,更带着考量——离开卓雅这样的平台,去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广告公司,又能拿出什么样的作品?

…………

灯光微暗,是一个只有点点微光的黑暗舞台,硕大舞台上,微光里那抹纤细而娇俏的身影、黑亮的长发,满满的透出一股子古老而厚重的历史感,当韵味十足的京剧唱腔由远而近的唱起时,舞台上的灯光渐亮,似乎由此开启了一扇古老的艺术之门,整个历史感和精美感扑面而来。

“我们用舞姿表达一股积极的创造力,京剧是古老的、中医是古老的,而艺术却是传承古今的。我们以这样的方式,表达艺术者对品质的坚持;同样,我们以艺术传播的方式,告诉所有的消费者:任何选择,只有坚持才能成功。”

“这种坚持,源于一次正确的选择——中国的、世界是,不仅是艺术、还有医学、还有这种坚持的精神。”

“我们希望这不仅是一支广告,更是一种传承、一种表达。”

广告片的镜头,定格在黑亮头发的特写与缩小的京剧演员身影的对比上——传承之感,油然而生。

许诺的话音刚落,整个大厅里,响起一阵如雷的掌声——这两分钟的短片,带给受众的,不仅一则产品广告、更是一种艺术的享受。

就连不懂京剧的现代人,在看了之后,也被这京韵之美所感动。

“如果这则推广片,在大家记住‘景园’去屑的医学高度外,还能对我们的国粹京剧有一些了解,我认为它就成功了。”许诺将广告片退了出来,站在台上,对着近千人的同行,深深的鞠了一躬后,才重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小许,在这里回放,比在办公室看起来,效果大不一样,让人震憾啊。”司景笑呵呵的看着许诺说道。

“是的,大屏幕更能表达这种光影对比的效果。所以除了电视广告外,如果能拿一些户外的巨幅广告位,效果会非常震憾。”许诺凑在司景的耳边小声说道。

“好,回去你把这些对齐总说一下,让他去安排一下。”司景点了点头。

“好的。”许诺微微笑了笑,深深吸了口气后,不自觉的转眸看向莫里安——同样的,他也为她竖起了大拇指。

许诺脸上的笑容,这才放松下来——她是他一手带出来的,他对她的工作要求极为苛刻,再好的方案,有了他的认可她才会自信。

坐在他们中间的顾子夕,看着他们无声而默契的互动,眸子微微暗沉,却也只是不动声色。

…………

第一天的七五家企业全部展示完毕后,已是下午的五点钟。

当大家陆续起身离开演播大厅时,也有许多企业的老总、或者是策划过来与许诺招呼寒暄。

“许小姐的这次创意做得非常有高度。”

“谢谢。”

“‘品尚’的创作,主要是什么风格呢?”

“我们会为客户量身定制,提供最符合客户产品及企业气质的创意。”

“你们公司有多大规模?创意成员来自于哪里?”

“这是我们公司的介绍,您感兴趣的话可以了解一下。”

许诺将随身带的公司宣传册递给了身边的同行们,耐心的回答着各种关于‘品尚’公司的问题。

在她离开演播厅时,差不多都五点半了。

“许诺,这边。”莫里安朝他挥了挥手。

“嗨。”许诺大步的走过去,看着他开心的问道:“真的还行吗?”

“Verygood!”莫里安认真的点着头:“没有失掉创意的艺术性,也迁就了商业的吆喝性,更重要的是,将企业的气质抓得很准。”

“这我就放心了。”许诺用力的点着头:“我在做的时候,担心太过艺术化,所以就拼命想往商业上靠;但心里又纠结矛盾,过于商业化的东西,连自己也不能说服,又怎么交给客户。”

“还好,方老师给了我很多启示——那么多年的老曲戏表演家,也愿意妥协于现实、愿意让商业去推动曲艺,而创意原本就是为了商业服务的,根本没有必要高高在上的清高着。”许诺与莫里安边往外走,边说着:“莫里安,这次和方老师合作,真的受益匪浅呢,不仅是对京剧的了解上,更是对商业的理解上。”

“大家都有不同的价值创造方式,没有谁比谁更低俗,你说是吧。”

许诺说着,眸光莹亮的看向莫里安,却不小心撞到一个正往里走的人——“唉,对不起。”

许诺忙伸手将来人扶住,转眸看清来人后,却愣在了那里。

“许小姐?”艾蜜儿也是一愣——没想到这么巧,刚到就碰到她了。

“不好意思,刚才撞到你了,你没事吧?”许诺看着她勉强笑了笑。

“没事。”艾蜜儿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她的身后,正和员工一起走过来的顾子夕,心不由得慌了一下,低声解释道:“梓诺也来了,我是来陪他的,子夕不知道我……”

“你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许诺打断了她的话,转身对莫里安说道:“我们走吧。”

“恩。”莫里安沉着脸,与她一起往外走去。

…………

“子夕,我、我是来看梓诺的。”顾子夕走到身前后,艾蜜儿慌张的解释道。

顾子夕看着与莫里安并肩而去的许诺,只觉得心里一阵钝钝的难受——许诺,她的出现,是不是将你又推得离我更远?

“妈咪,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顾梓诺拉着艾蜜儿的手,软软的问道。

“报纸上都有呢。”艾蜜儿怯怯的看了顾子夕一眼,对顾梓诺小声的说道。

“你住哪家酒店?”顾子夕将目光从许诺的身上收回来,看着艾蜜儿淡淡问道。

“‘红墙花园’酒店,离这里不远。”艾蜜儿见他没怪自己,情绪便好了许多。

顾子夕转头对林晓宇说道:“晓宇,在我们酒店加订一间房。”

“好的。”林晓宇点头应道。

“梓诺晚上是和爹地一起,还是和你妈咪一起?”顾子夕低头问顾梓诺。

顾梓诺看了看顾子夕、又看了看艾蜜儿,半晌才说道:“我和爹地在一起。”

“好。”顾子夕点了点头,牵过顾梓诺后,对林晓宇说道:“晚上的会议你不用参加,陪她去把房退了。”

“好的。”林晓宇点了点头,当下站在艾蜜儿的身边,没有跟着他们一起上车。

…………

“觉得,有些尴尬。”许诺看着莫里安阴沉的脸,勉强笑了笑。

“他们夫妻……”莫里安皱眉看着她。

“不知道。”许诺只觉得心里一阵莫明的难受,却强迫自己以平常的情绪来面对——她和他已经分手了,他和谁在一起,根本不关她的事。

更何况,她是他的前妻,他们之间本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对她,也从没有真正放下过。

许诺低着头慢慢的往前走着,努力的让自己释然着,虽然难过的情绪依然不肯消失,至少,她可以让自己更平静一些。

莫里安看了许诺一眼,想说什么,又忍住了——这样的她,他又怎么忍心责备。

“走吧,请你吃东来顺。”莫里安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轻轻叹了口气。

------题外话------

昨天才把小家伙送到学校,今天在家里整理了一天,所以字数有些少,明天开始完全正常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