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28他是儿子

Chapter028 他是儿子

上午半天会议结束的时候,艾蜜儿才从酒店,来到会场。

许诺从会场走出来的时候,正看到顾子夕对艾蜜儿说了句什么,艾蜜儿则是温柔中带着喜悦的了点头。然后顾子夕又林晓宇交待了几句,林晓宇连连点头后,便与艾蜜儿与顾梓诺一起离开了大厅。

整个过程,顾子夕的神色一如既往的冷漠淡然、高高在上;而艾蜜儿仍是一如既往的温润如水、和煦如风。

远远看去,典型的富豪之家的家庭组合模式——男的优雅而沉峻中带着些大男子主义、女的温柔娇媚里显得温婉可人、而小孩骄傲可爱里还带着英式小绅士的气度。

真的是——非常完美,完美得让人嫉妒。

…………

似乎是感觉到许诺的目光,顾子夕转过身去,两人就这样默默的对视着,谁也没有说一句话。

“许诺,如果是你来做这个创意,你认为哪些部位需要修改?”

“光线的运用与整个片子的气质不太相符,应该可以再柔和一些。”

许诺转身与刚出来的一个认识的创意同行聊了起来,两人边聊边往外走去,没有再看顾子夕一眼。

干净中带着凉意的声音、利落而干练的步伐、职业里也有温暖的笑容,似乎还是当初在这个展播大厅见到她的样子——一个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创意新秀。

可明明又不是当初那个笑得一脸张扬的女孩——那一场过去、这一段感情,消耗了她属于青春的活力与骄傲:是他的错?还是爱情的错?

…………

晚上,香格里拉大酒店的西式自助餐厅。

今年的竟标结果,会在晚上的自助酒会上直接公布,而不是与往年一样,要等到第二天才会出结果。

所以各企业参会的人,也都早早的到了酒会的现场。

…………

“不要太紧张。”莫里安举杯与许诺轻轻碰了一下,看着她温润的说道。

“还好,起码这次没人逼我要拿回5000万的利润。”许诺点了点头,笑着说道。

“还记得呢,显然今年你成熟了不少,没有输赢的义气之争了。”莫里安大笑了起来。

“对了,你们今年的创意是谁想出来的,当真是让人眼前一亮呵。”提到创意,许诺对莫里安依然是由衷的配服。

莫里安笑着说道:“和Jack合作很愉快,在推广的目的上,我们很容易达成共识。现在的中国公司,对于市场部来说,是历史上最能自由发挥的时代。”

“你终于可以放手做自己喜欢的事了。”许诺点了点头。

“可惜你走了。”莫里安敛下眸子,轻抿了一口酒后,看着许诺轻声说道:“否则,我们两人联手,这创意的头筹,还有谁能比得上?”

“莫里安,其实你很狂你知不知道。”许诺看着莫里安,若有所思的笑了——他还是一如从前的狂傲。

而她自己,离开他的仳护后,却再找不到之前的自信与张扬;一连串职业的、感情的打击,似乎已经让她喘不过气来、让她失去了单纯做创意时候的锐气。

想到这里,几乎和他一样的怀念,怀念两个人做搭挡的时候,那样的率性骄傲、那样的傲气自我。

只是,那样的日子,却是一去不复返了。

…………

“酒业的王总过来了,一起去打个招呼?前天还是他让给我一场入场证呢。”许诺看到王总过来,转头对莫里安说道。

“好啊。”莫里安点了点头,笑着对许诺说道:“真是长大了,以前可得我押着才肯出来应酬见人。”

“这么来说,离开卓雅是件好事?”许诺不由得笑了。一手端着酒杯、一手拎着裸色的纱质绣花长裙,与莫里安一起往王总那边走去。

…………

“王总,你好,前天真是谢谢你了。”许诺拎着裙摆施施然的走了过去,脸上是得体而职业的笑容。

“裙子漂亮、人更漂亮,比起职业装来,许小姐更适合晚礼服。”王总笑着,向许诺举了举酒杯。

“王总真会说话。”许诺与王总轻碰了下酒杯,笑眯眯的应着。

“王总好,很高兴认识你。”莫里安笑着与王总碰了碰杯。

“卓雅的莫总,是吧,你们的创意简直是太出挑了。”王总一眼就认出了莫里安,看着他更是笑得一脸的灿烂。

“哪里哪里,小伎俩而已。”莫里安笑着虚应两声,轻抿了一口酒后,对许诺说道:“那边还有几个老朋友,一起过去?”

“好啊。”许诺点了点头,正待与王总打招呼离开,王总却看向大门对许诺说道:“怎么你和顾总不是一起来的吗?”

“恩?”许诺微微皱眉,听见门口传来与顾子夕打招呼的声音——

“顾总来了。”

“这位是小少爷吧,真是可爱。”

“这位是?夫人?”

许诺和莫里安同时停下了脚步,顺着他的视线往门口看过去——白衬衣、黑西服的顾子夕,独自走在前面;一条宝石蓝斜肩晚礼服的艾蜜儿,牵着同样白衬衣、宝石蓝领结的顾梓诺,远远的跟在后。

前后到达的三个人,似是有意的拉开了彼此的距离,可任何谁都看出来——他们是真正的一家人。

“要过去打招呼吗?”莫里安轻声问道。

“莫里安,我遵从于内心的感受,不想装做若无其事,但也不至于难过到伤心。”许诺深深吸了口气,给了莫里安一个放心的笑容。

人总要学会长大、学会妥协、学会在现实里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既然在他的身边那么难、既然坚持一段感情那么累,既然她早就决定了放弃:

那么,她就不该为了贪恋那一点温暖而放纵他一次次的靠近;那么,她的放手应该更彻底一些。

“莫里安,听说B市的市长也看了这次所有的广告片,说是有意从创作人员中,选中创作B市城市宣传片的人,你觉得我有没有机会?”许诺端着酒杯,与莫里安转身往里走去。

“有。”莫里安的目光从顾子夕的脸上扫过后,若有所思的回到了许诺的脸上,看着她淡然而明澈的眸子,轻声说道:“B市最大的特点是历史厚重,定位为历史文化名城。而你这次的片子,用了中国的、世界的这样的主题,与B市城市的城市定位应该是相符的。”

“我也这么认为,不过,不知道市长会对这个城市有什么样的定位,是想以传统的角度去表达?还是以现代化大都市的角度去表达?”

“这就决定了他会挑选什么样的创意师去做了。”许诺轻抿了一小口红酒,思索着说道:“不过,我们‘品尚’还是有很大机会的。”

说到这里,许诺突然笑了:“没影的事儿呢,也就是想想了。这么大的事儿,多少国际化的大公司抢着做呢。这中间还有无数的潜规则,哪儿轮得上我们这种才成立的小公司。”

“有想法就好,现在的事儿说不准。”莫里安笑了笑,与她一起往人群中走去。

…………

顾子夕自进门便看见与莫里安站在一起的许诺——长身玉立、低言浅笑,对他已然做到视而不见。

许诺,在感情处理的这档子事上,你倒真是没半点儿长进。

顾子夕冷眼看着她许久,直到有人过来打招呼,才从她的背影收回了目光。

第二节,成功?荣誉与抵毁随之而来

随着主办方的入场,酒会现场的灯光也明亮了起来,会场里也立时安静了下来。

“妈咪,现在是准备宣布结果了。”顾梓诺对艾蜜儿小声说道。

“好残酷,现场宣布,输的赢的都必须现场面对。”艾蜜儿轻声低语着。

“当然啊,难道输了要躲起来?”顾梓诺奇怪的看了艾蜜儿一眼,拉着她的手,一脸兴奋又紧张的往顾子夕那走去:“我们去爹地那边。”

艾蜜儿眸光微闪,轻应了一声,便与儿子一起往顾子夕那边走去——在这样的时刻,她们母子这样的站在他的身边,即便他不需要,她仍觉得幸福。

“爹地。”顾梓诺扯了扯顾子夕衣袖,告诉他自己在他的身边。

“恩。”顾子夕弯腰抱起了儿子,让他的视线打开,避免他在人群中看到的都是人腿。

艾蜜儿也自然的站在了他的身后,他只是轻瞥了她一眼,与她没有任何交流——只是余光,仍然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与莫里安并肩而立的许诺:她正低头与莫里安低声交流着什么,显然没有注意到这边。

…………

“感谢大家对Y视这个传播平台的支持与厚爱,竟标的结果公布如下——”

最后的结果,日化行业的标王,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的还是落在了顾氏,第二是景园、第三是大家认为黑马的丽景。

在场所有人都看向顾子夕,向他投以热烈的掌声。

顾子夕一手抱着儿子、一手举着酒杯,向人群中示着意,目光停留在许诺脸上时,她也轻轻举起了酒杯,与他隔空相碰,轻抿一口后,便转开了眸子——那样的疏离、那样的从容。

…………

“此次的竟标,综合最高分为‘顾氏’,创意最高分为‘景园’,我们也向‘景园’的主创人员许诺、许小姐表示祝贺。”破天荒的,Y视除了公布最终的结果外,还公布了主要评分项的分别得分。

随着主办方的话音落下,大家举着酒杯,纷纷走到许诺身前,向她表示祝贺。

“谢谢。”

“谢谢。”

“谢谢各位,真的很高兴。”

许诺与来人纷纷碰着杯,脸上是自信绽放的笑容——而顾子夕则站在原地,看着祝贺人群中的她,向她轻轻举起酒杯,然后仰头一饮而尽。

“谢谢。”

许诺默默的看了他一眼,同样的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此刻的成功,他有看到,他有为她高兴着,她的心里一片飞扬的喜悦。

…………

“有请顾子夕先生接受Y视黄金时段的合约、有请许诺小姐接受我们组委会特别颁发的创意奖彰。”

“怎么会有这个奖的?”许诺疑惑的看着莫里安。

“或许和我们刚才说的B市城市推广策划有关。”莫里安点了点头,接过她手里的酒杯,示意她上台。

“恩,走一步看一步了,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许诺点了点头,拎着裙子快步往舞台上走去。

“小心脚下。”临到舞台前,顾子夕低声温柔的提醒着她,绅士的将手伸在了她的面前。

“谢谢。”许诺仰起下巴看着他,微微顿下脚步,侧身朝他微微欠了欠身体后,便抬脚一步跨了上去,任他的大手尴尬的伸在那里。

顾子夕却只是微微笑了笑,收回大手,从容的走上台去,从容的站在她的身边——在看她时,眼底的温柔,溢满了整个眸子。

而两人这番动作,台下已是议论纷纷——

…………

“当真是郎才女貌的组合,够养眼的。”

“这样说就太委屈许小姐了,许小姐的才干可不输顾总呢,顾总赢的是企业实力、许小姐赢的是创意才华,论才华,许小姐不输顾总啊。”

“不过这许小姐也太年轻气盛了些,看来是和顾总憋着一股子气在呢。”

“不会因为顾总没有让许小姐赢,许小姐生气了吧?”

“不一定,你看那边,原配夫人在那儿站着呢,她这么心高气傲的女子,哪儿能受这份气啊。”

“听说不是离了吗?不会是因为许小姐吧?”

“谁知道呢,这年头,男男女女的事情,分分合合也正常。”

“没准儿攀上高枝儿了呢,要不今年怎么突然弄出人创意特别奖?Y视卖的是广告位,有必要颁奖吗?”

“倒是,听说三天的展播会她都进场了,看来能量当真不小。”

“女人麻,只要肯牺牲,那还是有着天然的优势的。”

“不过,人家是真有才华,去年和今年的两个片子,国际水准啊。”

“这倒是……”

…………

台下话题不断,为她与顾子夕的一段传闻、为一个年轻漂亮女子如此的耀眼光芒。

显然,鄙薄批评的声音,已经掩过了对她成就的的赞誉,不禁让人感叹——精英的世界里,原来也同普通人的世界一样,容不得一个美丽女子在那样的艰辛付出后,取得的卓然成就。

而听着这些显然不同于市井批评的艾蜜儿,唇角却是若有若无的淡然笑意,还有看着顾子夕时,眼底的仰慕与崇拜。

…………

“很高兴再次为Y视贡献一个高水准的片子,也感谢有Y视这样一个平台,让顾氏的产品推向全国乃至全世界。”台上的顾子夕显得沉稳而从容。

“谢谢‘景园’让我有机会进行这样一次高品质的创作,更感谢Y视组委会对这次创作的认可。创意与商业的结合,还有很远的路要走,我希望我是那个拓荒者,能让这条路越走越宽、越走越亮。”那个曾经傲气率性的许诺,如今站在舞台的中央,身上满是自信的优雅;她的话,更显出一个年轻人对行业、对社会的期待与责任。

这让不管是赞许还是抵毁的人们,都对她更多了份认可——作为一个职业人,她的私生活原本就不该遮掩住她在事业上的成就。

第三节,许诺?伤心的退出

“许小姐,B市城市对外宣传部,邀请你参与B市城市名片的推广片创意。”酒会开始后,主办方找到许诺,向她伸出了有力的手。

“真的吗?”许诺仰头去看莫里安,眼底一片惊喜——在这样的消息面前,她再也做不来故作镇定的从容模样。

“恭喜你。”莫里安看着她温润的点了点头,示意她现在应该回复主办方了。

“谢谢。”许诺转眸,伸手与主办方的人员用力的一握,喜悦的说道:“我很容幸能有这个机会。”

“莫先生也在邀请之列,酒会后我们具体沟通一下,这两天市委领导找两位聊聊细节后,就可以确定下来。”主办方的大叔,看着他们两人笑了笑,将后续的安排大致说了一下后,才离开会场。

…………

“莫里安,这是真的呢!”许诺在目送着主办方的大叔离开后,转身看着莫里安,眼底是不可置信的惊喜。

“是真的,你很棒,我为你骄傲。”莫里安伸臂紧紧拥抱着她——他完全能懂她现在的喜悦,也真心为她感到骄傲。

“莫里安,我太开心了,怎么办?”许诺看着莫里安,止不住的兴奋着。

“克制、克制。”莫里安低声轻笑,在她耳边轻声说道:“一会儿我们提前离开,我请你喝酒,这次由着你想喝多少、就喝多少。”

“可是你说的,一会儿不许耍赖。”许诺娇嗔着说道,完全的一副小女儿姿态。

“当然。”莫里安松开拥着她的手,看着她一脸包容的笑意。

…………

“恭喜顾总,这次的标王又是顾氏。”

“谢谢。”

“除了创意,顾总的报价也是又准又稳,下次还介绍些经验才好。”

“哪里哪里。”

另一边,顾子夕端着酒杯,与各企业的老总寒暄着,对于大家的敬酒,他也是来者不拒的一饮而尽,看得旁边的林晓宇一脸的担心。

而一直牵着顾梓诺手的艾蜜儿,脸上的笑容已经撑得十分的辛苦——他这样的喝酒,只不过是心里不痛快而已。

在看到许诺与他身边的男人拥抱后,他的脸色明显就不对了——子夕、子夕,你这样一个骄傲的男人,竟为了她而吃醋吗?

你这样一个霸道的男人,对她的投怀别抱,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只能喝闷酒来发泄情绪吗?

“子夕……”艾蜜儿忍不住走上去,轻轻扯了扯顾子夕的衣袖。

“什么事?”顾子夕转过头,看着她皱眉问道。

“你、你喝得太多了。”艾蜜儿轻声劝道。

“让你过来是劝我喝酒的吗?”顾子夕冷冷的说道。

“我……”艾蜜儿看着他淡漠中带着冷意的目光,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顾子夕转过身后,又是一派清雅高贵的模样,酒也是一样的喝得没有节制。

艾蜜儿的心里不由得一阵气苦,转眸看见林晓宇牵着顾梓诺的手往卫生间方向走去后,便端了酒杯大步往许诺那边走去。

…………

“许诺,我有话对你说。”艾蜜儿直直的站在许诺的面前。

“对不起,我对你要说的话不感兴趣。”许诺看着她颇有气势的样子,只是淡淡的应着,伸手挽住莫里安的胳膊,从容往另一边走去。

“许诺,你别吃着碗里看着锅里,你把子夕还给我!”艾蜜儿伸手就去拉许诺的胳膊,却由于她走得太快而扯下了她裙子的后带,众目睽睽中,只见许诺的抹胸礼服的上半身就这样直直的落下来。

“你干什么!”许诺大怒,一手慌张的拉着裙子,一手转身挥开了艾蜜儿的手。

“你干麻打我妈咪!”许诺的手都还没碰到艾蜜儿,就被顾梓诺的声音给惊住了,挥在空中的手下意识的缩了回来。

而她面前的艾蜜儿,却华丽丽的倒了下去。

“妈咪!”

“蜜儿?”

顾梓诺与顾子夕快速的跑了过来,许诺只是抓着胸口的衣服,看着一脸焦急的顾子夕,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低低的说了一句:“我没碰到她。”

“许诺,我们先离开。”莫里安快速的脱下外套包住许诺,拥着他低声说道。

顾子夕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便蹲在艾蜜儿的身边,熟练的检查着她的呼吸和心跳。

“妈咪、妈咪!”后跑过来的顾梓诺,看见毫无生机的倒在地上的艾蜜儿,不由得吓得哭了起来,抬头看着许诺怒声说道:“你为什么打我妈咪?”

“我恨你、许诺,我恨你!”顾梓诺如同一头发怒的小狮子般,满眼都是怒火。

“许诺,我恨你!”那童稚的声音,如同一把利箭,那么轻易的穿透她并不坚强的心脏,让她几乎站立不稳的摇摇欲坠着。

“许诺?”莫里安紧紧的拥着她,看着她时满眼的担心,却又有些不明所以——顾梓诺只不是一个孩子最正常的表现呢?

“顾梓诺,闭嘴!”刚检查完艾蜜儿情况的顾子夕,抬头历声喝止了顾梓诺,在看到他倔强的小脸不敢再说话后,抬眼看着许诺快速说道:“探不到心跳。”

他脸上有担心,目光里却有信任,这让大脑一片混沌的许诺,在周围不堪的议论低语中,又感觉到点点的微暖。

许诺点了点头,在顾梓诺戒备的目光中、在围观人群诧异的议论声中,快步的走到艾蜜儿身边,边跪下来边沉声说道:“大家让开一些,给病人多一些空气。”

说完便以标准的救护姿式,帮艾蜜儿做着心脏复苏的抢救——10秒、20秒、30秒,许诺一点儿也不敢马虎,用力的、一下一下的按压着。

40秒、50秒。

“好了。”许诺终于感觉到艾蜜儿心脏又重新的跳动起来,当下便放缓了按压的节奏,同时加大了按压的力度。

1分钟、2分钟,当艾蜜儿的心脏完全恢复跳动后,许诺抬头看着顾子夕:“可以了,等救护车来。”

围观的所有人,都不由得随着她一起松了一大口气,对眼前的情况却更觉莫明。

…………

“恩。”顾子夕轻轻点了点头,伸手帮她将身上罩着的宽大西服拉好,看着她轻声说道:“我知道不关你的事。”

“谢谢。”许诺的眼泪突然就流了出来——这是第一次,在出事的时候,他选择了相信她。

只是这一次,她最在乎的儿子,却不信她。

许诺转头看向一脸敌意的顾梓诺,她只觉得心痛得无以复加——她愿意离开他的生活,让他单纯的幸福着。却不是以这样的方式。

被他恨着的方式。

“我会和他说清楚的。”顾子夕低低的说道。

“不用了,这样,也未尝不好。”许诺扶着莫里安的手慢慢的站起来,看着顾子夕轻声说道:“子夕,好好照顾他。”

“许诺!”顾子夕霍的站起来,伸手去拉她,她急急的往后退了一步,不舍的看了顾梓诺一眼,绝然的转身,快速的往外跑去。

莫里安满脸担心的跟在她的身后,直到两人一起,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里。

而顾子夕却知道——她如交待遗言般的离开,便再没有挽回的可能。

…………

在救护车及时赶来后,顾子夕与顾梓诺,还有林晓宇随着救护车一起离开了会场,只留下纷纷的议论,还有一场关于正宫与小三对决、而男人终于选择了正宫的传言。

…………

“许诺。”莫里安将一路疾走的她拉进怀里,担心的喊着她。

“莫里安,陪我去喝酒吧。”许诺看着他轻声说道。

“先去买件衣服换上。”莫里安点了点头,拉着她进了街边的小店里。

“先生小姐买衣服吗?有看中的欢迎试穿哦。”店主诧异的看了他们一眼,仍职业的打着招呼。

“就这件吧,进去换上。”莫里安随手拎了件长的毛线裙递给她。

许诺看都没看,接过衣服便进了更衣室,麻木的换下礼服裙后,又下意识的重新套上了莫里安的西服外套——似乎这样她就能感觉到安全一样。

…………

“别在乎那些人说什么,我们不需要活在别人的眼光里。”莫里安看着低头喝闷酒的许诺,担心的劝着。

“莫里安,我想抽烟。”许诺将手伸在莫里安的面前,低沉的说道。

“不行。”莫里安放了一杯酒在她手里,断然拒绝着。

许诺仰头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看着酒吧里五光十色的灯光发呆良久,才转过头来,看着莫里安,一字一句的说道:“他是我亲生儿子。”

“恩?”莫里安以为她说着胡话,不禁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

“我是说,顾梓诺是我亲生儿子。”许诺拉下他的手,看着他又重复了一遍。

“你和顾子夕?”许诺认真的样子,让莫里安不得不正视她的说话。

“我……”许诺仰头又喝了一杯酒后,重新看着莫里安,低低的说道:“很没营养的一个故事,我为了100万,做了代孕妈妈,他就是那个雇主,而顾梓诺,就是那个代孕生下的孩子。”

“许诺……”莫里安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一直都知道她有秘密、一直都知道她背负的东西太过沉重,却从来没想到过会是这样的事情!

如果是真的,这世界也未免太巧合了些——居然让她和顾子夕恋上!

“莫里安,你先走吧,我想一个人呆会儿。”许诺将头埋在掌心里,低低的说道。

“回酒店吧,已经太晚了。”莫里安看着她,沉沉的叹了口气,绕过桌子坐到她的身边,伸手将她揽进怀里,柔声说道:“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

“莫里安,我是不是很脏?”许诺用手臂蒙着头,闷闷的说道。

“胡说八道。今天先喝到这儿,回去好好儿睡一觉,醒来以后,该干麻干麻去。”莫里安用力的揽着她,越过酒吧混乱的人群,快步往外走去。

…………

医院。

一到医院,艾蜜儿便被推时了重症病房,顾子夕也联络了张庭将她所有的病历拍照发了过来,张庭在发完照片后,也带着她的原始病历,赶最近的一班机往B市飞过来。

在一切安排就绪后,顾子夕走到顾梓诺的身边,沉沉的看着他。

“我没错,是她推我妈咪。”顾梓诺看着顾子夕,害怕但倔强的说道。

“顾梓诺,你真的和我很像。”看着倔强的儿子,顾子夕只是轻轻叹了口气,语气萧瑟而心疼的说道:“都凭着直觉去判断她、冤枉她,似乎,她就活该受这些。”

“爹地?”顾梓诺看着顾子夕一脸落寞,憋着一肚子的怒气也泄了下去,只是愣愣的看着顾子夕,无措着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顾梓诺,我从不强制你做什么,但今天,我给你定个规矩,你必须做到。”顾子夕看着顾梓诺严肃的说道。

“爹地……”顾梓诺呐呐着,有些惧意的看着顾子夕。

“从今天起,不允许当着许诺的面说恨、说不喜欢、说讨厌这样的字眼。”顾子夕目光凛厉的看着顾梓诺,语气里透着从未有过的严厉。

“爹地不讲道理,爹地为了许诺不分是非,我不要听你的话。”顾梓诺往后退了一步,看着顾子夕大声说道。

“你已经强大以可以不听我的话了吗?恩?”顾子夕肚子里的火气也慢慢的冒了上来。

顾梓诺只是倔强着瞪着他不说话。

“晓宇,你带他去看酒店录像,看完了带他来找我。”顾子夕给林晓宇打了电话,看着她走进来后,便转身离开了等候室,不再理会顾梓诺。

看着夜色下随着夜风摇动的树影,他的心里却是一片平静——他埋怨过许诺的不够勇敢、埋怨过许诺的临阵逃脱,直到艾蜜儿的挑衅、顾梓诺的爆发,他才知道:她是对的。

他们在一起,还有太多的人、太多的事无法面对——

就算他能扔着艾蜜儿不管不问,可她真的面临生命危险时,他能袖手旁观吗?比如说今天,他那样的心疼她的狼狈,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狼狈的离去;

他一直认为,顾梓诺和她的感情,有让人惊喜的默契,可真正有事的时候,血缘关系显然比不上五年来的教养与陪伴更亲密;

所以,他们是真的不行吧?

如果他的坚持,带给她的只有痛苦,他的坚持还有什么意义?

他们之间,也不过是一场有缘无份的相遇、一场不合时宜的纠缠……

…………

“先生,医院不能抽烟。”

“好的。”

顾子夕掐灭了指尖明明灭灭的烟,拿起电话给许诺打了过去——

“喂……”

“她,还好吗?”

“告诉她,我已经跟顾梓诺解释清楚了,让她别担心。”

“恩,你好好儿照顾她。”

接电话的是莫里安,让顾子夕心里一阵酸涩的苦笑——强势如他、霸道如他,却也不能不让她缩在莫里安的怀里取暖。

…………

“爹地。”顾梓诺怯怯的站在他的面前。

“看清楚了?”顾子夕看着他淡淡的问道。

“是妈咪先抓的她,她又回头推妈咪,没有推到,然后妈咪就倒下去了。”顾梓诺陈述着自己所看到的事实。

“恩。”顾子夕轻应了一声,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可是她不让爹地和妈咪在一起,我不喜欢她。”顾梓诺倔强的说道。

“和谁在一起,是我自己的决定,与任何人都无关。”顾子夕看着顾梓诺,沉声说道:“顾梓诺,许诺是你生命中很重要的一个人,在任何情况下,你都要和爹地一样,去爱她、去保护她,而不是伤害她,你明白吗?”

“爹地……”顾梓诺疑惑的看着他,莫明的问道:“那我妈咪呢?”

“顾梓诺,你最信任的人是谁?”顾子夕定定的看着儿子。

“爹地!”顾梓诺的答案脱口而出。

“好,那爹地告诉你,在这个世界上,如果只有一个人会牺牲一切来保护你,那个人一定是许诺。”

“在这个世界上,如果只有一个人会不惜一切代价、甚至牺牲自己的幸福来让你快乐,那个人只有许诺。连爹地都做不到,你知道吗?”顾子夕看着儿子的眼睛,认真的说道。

“为什么?”顾梓诺疑惑的问道。

“等你再长大一些,爹地会告诉你为什么。在这之前,你要用心去体会她对你的爱,不要让她伤心。可以做到吗?”顾子夕耐心的问道。

“她伤害我妈咪,我不能喜欢她。”顾梓诺睁大眼睛看着顾子夕,坚持着自己的想法,不去敷衍顾子夕。

“顾梓诺——”顾梓诺的态度,让顾子夕不禁有些生恼,但在看着他那双与许诺神似的眼睛时,却又无法发得出脾气:“你以后少与她见面吧,省得惹她难过。”

“哦……”顾梓诺并不理解顾子夕的话,而在他的心里,许诺再好,也比不上艾蜜儿对他来得重要。

他想起艾蜜同他说过的话——许诺对他好、讨好他,并不是真心的,而是为了讨好爹地的。

而爹地又说,许诺会是这世界上对他最好的人,比爹地还好。

他小小的脑袋里,不禁有些混乱了——他不知道谁说得对、谁说的是真的。

大人的世界太复杂了,他以为自己都弄懂了,却发现自已根本就不懂——他相信顾子夕,却又不愿意去怀疑艾蜜儿,一个是最信任的爹地、一个是最亲爱的妈咪。

他们却是一个喜欢许诺、一个讨厌许诺。

如果没有许诺了,会不会他们就好了?

快五岁的顾梓诺抱膝坐在等候室的椅子里,思绪混乱得一塌糊涂。

…………

酒店里,莫里安放下顾子夕的电话后,不禁看着睡着的许诺,怔怔的出神起来——若说许诺的话对他足够的冲击的话,他仍不觉得她会因此有什么不同:她还是那个率性的依赖着他的许诺呀!

而顾子夕的一句‘和顾梓诺解释清楚了’却让他一下子感觉到,自己在他们的面前,就是个十足的外人——不论是什么样的开始,她们之间,竟然真的有一个共同的孩子!

“许诺,怎么会这样?”莫里安将身体沉沉的放进沙发里,点燃一支烟后,想了想又掐灭了,只是凝神看着她,发着呆。

…………

第二天.

许诺一醒来,便看见莫里安正拿着电脑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工作着。

“莫里安?你一直在这儿?”许诺用手撑着发疼的头,低声问道。

“起来了?”莫里安抬头看了她一眼,放下电脑,去将准备好的蜂蜜端了过来:“喝了会好点儿。”

“恩。”许诺接过杯子,边喝着、边想着什么,慢慢的喝完后,抬头看着莫里安问道:“我昨天有没有说什么醉话?”

“顾子夕打电话过来,说已经和顾梓诺解释清楚了,让你别担心。”莫里安看着她轻声说道。

许诺握着空着的杯子,呆呆的看着他。

“在我眼里,你就是你,和以前没有任何不同。”莫里安伸手接过她手里的杯子,放回到桌上后,看着她微笑着说道:“起来了吧?还赖床呢?”

“莫里安,谢谢你。”许诺慢慢的手回悬在半空的手,看着莫里安声音嘶哑的说道。

“谢我什么?”莫里安轻轻笑着:“谢我这么个正常的大男人,没有趁人之危吗?”

“胡说八道什么呢。”许诺轻轻低下头,沉沉的叹了口气,却没心情应和莫里安的玩笑:“顾梓诺从小生长在富贵的环境里,纵然懂事,也还有着高人一等的优越感。”

“有我这样一个妈妈的存在,于他来说,可能并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

“他的教养一直还不错。”莫里安安慰着说道。

“不是教养的问题,而是我为什么生他的问题。”许诺摇了摇头,轻声说道:“我不配做他的妈妈,所以,我不要去打扰他的生活。”

“恩。”莫里安看着她,不由得心生一股理解的心疼——这么年轻的她,母爱却和天下所有的母亲,都是一样的。

“我给顾子夕打个电话,这个人脾气不好,其实顾梓诺是怕他的。”许诺深深吸了口气,也没避着莫里安,拿起电话便给顾子夕打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