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30公布事实

Chapter030 公布事实

第二天早上。

顾子夕在离开酒店时,看见许诺与莫里安各拎一个大包,一起离开的背影,只觉得心里一阵撕裂般的疼痛。

这突然而来的痛,让他真真切切的感觉到----分手,意味着将这个人从心里生生的剜去;分手,意味着她成为别人,和他再没关系。

…………

“顾总,车来了。”林晓宇看着顾子夕轻声说道。

“恩。”顾子夕从许诺与莫里安已离开的背影上收回目光,拖着行李沉默的往外走去。

…………

深市。

“真的要送梓诺离开?他可是从出生起,就没离开过你和蜜儿的。”景阳看着面容有些憔悴的顾子夕,沉声问道。

“恩。”顾子夕轻吐了一口烟圈,淡淡的说道:“在我心里,或许蜜儿最初的样子占据了很大的份量,以至于我一直愿意相信,她爱顾梓诺,和亲生的并没有区别。”

“所以我不想在梓诺这么小的时候,让他经历与亲人分离,我希望让他感受到:大人的事情真的是与他无关的,所有的亲人,一如既往的爱他。”

“所以,即便她弄了个假许诺的事情,我也没有阻止梓诺与她的关系。即便她不再是我的妻子,我仍承认她是梓诺的妈妈。”

“只是,她对梓诺,太让我失望了。”顾子夕摇了摇头,看着景阳淡淡说道:“其实,许诺没想过要认回梓诺,她只想他有单纯的幸福、完整的童年。”

“许诺,甚至从来没有为这份爱情争取过。”说到这里,顾子夕又是一阵长久的沉默。

“好,梓诺跟着我和朝夕你就放心,我绝对比你陪他的时间多。”看着烟雾里的顾子夕,景阳点了点头:“和许诺呢?就这样分了?”

顾子夕沉默着,半晌之后,才掐了手中的烟,轻声说道:“先这么着吧,我这边安排好这些事再说,也省得她心里犯嗝应。”

“恩,应该的。”景阳开玩笑的说道:“不过你要得看紧了,小心一放手,就追不回来了。”

顾子夕无奈的摇了摇头:“看不了。不过,有梓诺在身边,终归是要好得多。”

景阳看着他,不禁暗自叹息----这个自信而霸气的男人,居然已经沦落到要用孩子来绑住女人了吗?

那个女孩,到底是有多倔强?

…………

B市。

与莫里安去过幼儿园后,许诺便循着路线图,穿走在B市的大街小巷----除了名胜的景点,她会去看、去感受外;市井的街道、民俗的小巷,她都慢慢的去走、去体会这个城市的气质和历史。

图书馆看到的古城、眼底切切实实感受到的现代化大都市,完完全全的不同----似乎一段段历史,被淹没在浩浩荡荡的现代化建设之中;一幢幢高楼拔地而起,古老的楼牌在其中早已成为孤影;一片片霓虹妖娆闪烁,图纸上明月映古城的美景再也不见。

只是,你能说是古色古香的楼牌红房更美?还是电子化的摩天大楼更帅?你能说是明月映古城更有韵味?还是霓虹才能彰显城市的活力?

掩卷叹息之余,许诺竟有些迷茫起来----她不知道自己是更喜欢图纸中那古意浑厚的古城、还是更喜欢眼前这个高度发达的现代名城。

又或许,城市其实和人一样,在不断的发展中,需要不断的调适、不断的妥协,以求生存;只有经历过疼痛改变的城市,才拥有了现在的模样吧。

这璀璨如夜明珠一样的城市,也是拖着沉重的过去,一步一步的走到现在的----一座钢筋水泥的城,况且能够如此。更何况人呢!

只有撕裂了过去,才能有新的未来。

许诺放下手中的书卷,走到图书馆的最顶层,俯瞰着夜色下,七彩琉璃的城市,与顾子夕分手的压抑、无法与儿子相信的难受,慢慢落定到心底最柔软的角落,从此被小心的收藏。

…………

深市。

“许言,我回来了。”许诺拉着行李箱进门后,径直走到沙发边倒了下去:“这次真是累坏了,我要在你这边歇两天,好吃好喝的伺候我啊!”

“快起来,去洗个澡回房间睡。”许言走过来轻轻拍了拍她的脸,一脸北方的风尘,看着让人心疼。

“好啊,记得帮我铺好床、开好空调。”许诺笑着,就着许言的手站了起来,拿了衣服后便去了浴室。

看着浴室里越来越多的男性用品,她突然间感慨起来----在这个家里,她也只是过客了而已呀!

“许诺,你好像变得多愁善感了呢,这样可不好。”许诺给了镜子里的自己,一个大大的笑容。

现在的生活,比过去不知道要好了多少;就连心心念念了五年的男人和儿子,都近在身旁;就连一直自卑的那场交易,也因为有了爱的渗注,而有了温暖的味道。

应该知足了啊!

拒绝在看镜子里,明明应该笑着的眼里,却带着落寞,许诺快速的转身,抓起喷头,让热水从头至脚,温暖的流过全身。

…………

回到卧室,铺好的床被、适宜的温度、床头还冒着热气的银耳莲子汤,一股幸福而温暖的感觉,油然而来----在许言这里,她会有种象公主一样幸福的感觉。

“许言,我喝完了,睡了啊。”

“好。”

“许言,我的电话帮我充下电。”

“好。”

“许言,“莫里安的电话就告诉他我睡了;B市的电话,一定要喊醒我啊。”

“好。”

“许言,让你帮我整的资料,拷到我电脑里去,电脑在箱子里。”

“许二小姐,还能不能愉快的睡觉了?”

“好了好了,我睡了,别吵我。”

许诺看了一眼推门而入的许言,抓起被子拧过身去,在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嘴角是满满的笑意----对于最亲近的人,她总是喜欢这样任性的指使;总是喜欢这种被人宠着的感觉。

许言只是笑着,重新帮她关好门后,回到客厅,帮她将行李箱整理出来。

第二节,新闻?小三与正宫的对决

至于在B市夜宴上发生的事情,在两地的媒体上,已经掀起轩然大波,一天评论,超过了千万条。

而许诺回来没有提,许言也就不问----一回深市就过来这边,她知道,她是真的受伤了。

新闻上的现场图片,那个女人弱不禁风的样子,实在是博得了所有人的同情;而刚刚获得业内认可的许诺,那明媚耀眼的光芒、那一转身的挥手,更显张扬与嚣张。

所以,同情弱者的惯性,将许诺推到了舆论的浪尖上----关于她与顾子夕的相识、相知、相爱,全被360度的挖掘了出来,当然,她是那个不顾男人家里有个病弱妻子的第三者,才认识这个富贵男子一个月,便让他抛家弃妻的带她出国游玩;于是,一个不顾道得的拜金女的标签便贴在了她的身上;

关于她与顾梓诺亦友亦母的相处,也被说成是为了爬上枝头当凤凰,而对孩子极尽所能的讨好手段。于是一个心计婊的标签,又再贴在她的身上;

凭什么是她承受这一切?

许言在整理好许诺的行李后,给熟悉的报社打了电话:

“张姐,我前天和你说的那事儿,有办法吗?”

“只能撤下报媒的,网络不行?”

“如果我花钱让他们撤掉呢?”

“她本也不是个什么名人,只要网媒能控制不把这消息放在显眼的位置,也就算了,可这两天的关注度越来越高,所以我才又给你打电话。”

“我明白了,我来整理一下。”

许言挂了电话,转头看了看房间里的许诺----熟睡的脸上一片疲惫之色,微皱的眉头,连睡着了都没有舒展开来。

她一个弱女子,这是招谁惹谁了!

想起出版社的朋友刚才在电话里说的话,许言的眼底不禁一片愤怒。

…………

许言回到书房,打开电脑,继续整理已经整理了一半的资料----论势力,她斗不过别人,但她总得想办法把那个人逼出来。

知道是谁,才能找到对策。

…………

“喂,我是许言。”许言看了看号码,是莫里安的。

“她在睡觉,还没来得及看新闻。”

“我了解了一下,说是有人故意在整她。”

“我找的出版社的朋友,说是报媒方面他会帮我想办法,网络上是头条,她也没办法。”

“恩,那你试试,有什么消息和我联系。我这边再整理一些澄清的资料,到时候你帮我看看。”

“恩,好,我等你消息。”

“再见。”

许言刚挂了莫里安的电话,她自己的电话又响了起来----这次,是顾子夕的打过来的。

许言神色一凛,接起电话冷声说道:

“喂?”

“她看到新闻了吗?”顾子夕低低的声音里,满是担心。

许言一听他提新闻的事,一肚子的火气全冲着他发了出来:“顾子夕,你说她上辈子是毁灭了银河系还是怎么着?这辈子要遇到你?”

“你说你那个矫情的女人倒底是有多宝贝,我们碰都没碰她一下,她都能倒下去?”

“你说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能看着她的衣服被人当众给扯了,一句话也没有,还让她求人?”

“你说你佩爱她吗?你让儿子当面说恨她?”

“你还好意思提新闻?你为什么不去澄清?那女人是你老婆吗?那孩子是她儿子吗?真Tm不要脸到了极点!”

“顾子夕,这新闻我还都存下来了,让许诺好好儿看看,和你在一起就是这种下场!”

许言平时温软柔弱的声音,怒急之下连粗话都说了出来,让电话那边的顾子夕半晌没办法回应。

半晌之后,才轻声说道:“许言,新闻的事情,我正在处理,如果她还没看到,你想办法拖着她一下,我的声明下午1点才能给到媒体,大的网站下午2点就能上;小的网站要到明天9点才换上。”

“算了,你也别发什么声明了,看着也烦,你让网站把消息都给撤了吧。”发过脾气后的许言,当然知道,发脾气归发脾气,问题还是要处理的。

“就算撤了,影响已经造成了,对许诺影响不好。我先发声明,让声明在媒体上呆两天再让他们下稿。”顾子夕知道许言的意思----不管是正向的、还是负向的,她都不想让许诺知道,她希望还许诺一个简单干净的空间。

只是,幕后的那个人已经出手了,他若不回击,这场风波,又如何停得下来?

电话里,顾子夕诚恳的说道:“许言,相信我,我和你一样,希望许诺不要受到任何影响。但事情已经发生了,澄清比立时撤掉新闻,对她更好。”

“你是单纯的澄清?还是有其它目的?”许言有些不太信任他----若真的对许诺还放不下,为何又轻易的同意分手?如果已经放下,为何又出手相帮?

哪一种,都不会是这个奸商的做法!

“当然是澄清。”顾子夕似乎顿了顿才回答。

“最好是这样,她现在连睡着了,眉头都是皱的,我也请你高抬贵手,放过她吧。”许言轻轻叹了口气,语气渐渐柔软了下来。

“到时候我联络你。许诺的事,对不起,让你失望了。”顾子夕轻应了一声,便挂了电话。

握着只有盲音的电话,许言看着电脑有些发愣起来----听顾子夕的态度,显然并没有放下这段感情。

许诺和他,难道就这么一直纠缠下去?没有结果,也无法脱身?

唉,当真不出自己第一眼所料,和这个男人在一起,麻烦还真不是一般的小。

许言放下电话,想了想,拿出自己失眠时常用的熏香,点燃了放在许诺的房间,让她睡得更沉一些、更久一些----希望她能安安心心的睡一觉。

第三节,声明?公布所有的事实

顾氏。

“总裁,这个声明,还需要修改吗?”林晓宇拿着顾子夕递给她的稿子,犹豫的问道----看过这个声明的内容,林晓宇突然觉得,这个工作狂的总裁,形象一下子高大起来!

多帅的男人啊,这样的维护自己心爱的女人,要是她是那个女人,她一定会觉得幸福死了!

可事实上,那个许诺小姐,好象一直躲着总裁啊!

五年时间,能发生多少事儿呢,为了他的前妻,她连儿子也不能认,唉,可能真是灰心了,其实那个莫总监也是不错的啦。

林晓宇在心里乱七八糟的想着,这些只会在连续剧里发生的事情,居然就在身边啊!她居然还是亲自去处理的那一个----想想就像做梦一样。

…………

“不用了,你通过企业邮箱发出去,然后发在我的官方微博上,同时发给名单上的媒体。”顾子夕淡淡的说道。

“好的,我这就去办。”林晓宇点了点头,拿着顾子夕和艾蜜儿两个人的联合声明,快速的走了出去。

而顾子夕则拿了车钥匙,离开了办公室。

…………

实际上,几家大的媒体,速度比顾子夕想象的还要快,在他的官方微博发出信息后,各大媒体立即转载了这条声明----林晓宇发的原稿,几乎都没用上。

当然,转载的痕迹,让这两条声明,显得更有说服力。

半小时后,顾氏企业微博又发出一份律师函----2点30分,由B市的一场自助酒会而引发的新闻,以历史最快的回应速度,将当天的网络新闻,推到了最热点。

而纸媒新闻,却只能望而兴叹。

…………

病房里,艾蜜儿看着手机刚刚刷新的新闻,只觉一阵急促的喘息,伸手扯过旁边的吸氧机大口的吸了几口,才缓过气来。

她慢慢的靠着床头坐好,看着手机里的新闻,手微微的发着斗----

“关于‘许诺是第三者’的新闻澄清声明”

“**网未经证实,即在官媒头条发布‘许诺小姐是第三者、与顾氏总裁有不正当关系’的新闻,并经多家转载的事实,已经严重侵害了许诺小姐及顾氏总裁的个人声誉,并影响了顾氏的企业形象,现已移交公司法务部处理。”

“对于该网发布的不实信息,本人现做如下澄清:第一,我与艾蜜儿女士五年前已实际分居,并于去*年*月*日发布正式分居通告,并于*年*月*日办理离婚手续。(后附分居通告影印件、离婚证影印件)”

“第二,许诺小姐与我是未婚夫妻关系,为尊重许诺小姐的个人意愿、以不影响许诺小姐的职业发展为准,我与许诺小姐商定暂时不公开未婚夫妻关系。”

“第三,由于宴会当晚人多空气质量差,导致艾女士先天性心脏病发,后由许诺小姐积极施救,及时挽回了可能性的危险。艾女士的发病,与许诺小姐没有直接和简接的关系。”

“顾氏总经理,顾子夕。”

“随附艾女士的声明。”

“各位好,没想到这件偶然的事情,会引来这么多人的关注,因此给子夕和许诺小姐带去困扰,我深感抱歉。”

“实际上,我与子夕在五年前已正式分居,但因照顾到我的身体不适,需要持续的治疗和照顾,所以当时未办离婚手续。许诺小姐因此放弃了留在子夕身边的机会、也放弃了和亲生儿子顾梓诺相处的机会。”

“对此,我对许诺小姐表示深深的谢意与歉意,现在我与子夕已经正式办理离婚手续,希望不要再有任何的事情,影响你们一家三口的团聚。再次感谢许诺小姐的大度与忍让;再次感谢子夕五年来的照顾;”

“特此声明,艾蜜儿笔。”

…………

“原来、原来她就是梓诺的妈妈!”

“难怪、难怪无论如何也不肯放弃她!”

“艾蜜儿,你怎么会这么笨的!”

艾蜜儿用力的握着电话,浑身不停的抖动着----公布了梓诺的身世,她再无可能回到子夕的身边!连梓诺?

梓诺呢?

“梓诺呢?你怎么和梓诺说?”艾蜜儿抬头,看着走进来的顾子夕,一脸的凄然。

“梓诺今天中午的班飞机往法国,他不会知道这些事情,我和许诺会在合适的时候,告诉他这个消息。”顾子夕看着她淡淡的说道----她这张柔弱而凄美的脸,曾经引起他无数次的怜爱与心疼。

而现在,剩下的只有厌恶与怜悯。

“我原以为,你至少会是个合格的妈妈,可是,你连对梓诺都撒谎,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顾子夕微眯着眼睛看着她,声音里满透着冷意。

“子夕,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做了,你让梓诺回到我身边,行吗?”艾蜜儿伸出苍白的手,拼命的抓住顾子夕:“子夕,我求你,我错了,我再也不和许诺争你了,我只要梓诺,好不好?好不好?”

“你不配。”顾子夕轻轻扯开她的手,转身往外走去,直到门口,又想起什么似的停了下来,转身对着一脸凄然的蜜儿说道:“自今天起,我们再无任何有关系。不过,如果我知道你暗中有什么小动作、你在媒体面前乱说什么,你名下的财产、每个月的生活费,全部取消。”

“子夕,我们十年夫妻,你为了她,就这样待我……”艾蜜儿整个人颓然倒下,漂亮的大眼睛直直的瞪着床顶,再不相信,顾子夕能够绝情到这般地步----再冷淡,他也从没忘记过她检查治疗的日子、从未间断过对她病情的了解。

她以为,他们之间的联系,已经深入彼此的到骨髓里去啊。

顾子夕走进去,伸手按了护士铃之后,便淡然离开----这个他爱过、怨过、失望过的女人;这个与他纠纠缠缠一起走过十年、几乎觉得,这辈子都不可能放下的女人;自此后,再不管她了。

心里有些悲凉,更多的却是解脱。

蜜儿,如果我们的相遇相爱,都是一场设计好的游戏,我只能说,我心甘情愿的进入你的游戏,而你却将游戏玩到了底;

而现在,我累了,我想的始终是爱情,而不是游戏。

…………

该放手了

有一些事不需要答安案

该承认了

找不到当年的那份简单

这才明白

原来是自己早已经更改

…………

顾子夕回到办公室,林晓宇很紧张的告诉她----郑仪群在他的办公室等着他,而且脸色齐差。

“顾总,要不要您这会儿不进去?”林晓宇低声问道。

顾子夕只是轻瞥了她一眼,淡淡说道:“煮两杯咖啡进来,一杯不加糖,一杯加两颗方糖。”说着便径直往办公室里走去。

“哦,好。”林晓宇忙转身,按顾子夕的意思去煮咖啡。

…………

“把梓诺送走、发这样的声明,是在为她进门铺路?”郑仪群看着顾子夕冷冷的说道。

“你做这样的事有意思吗?郑仪群是什么人?居然用这种手段对付一个没有任何社会背景的女孩子,说出去我都替你脸红。”顾子夕轻‘嗤’一声,走到办公桌后的椅子上坐下。

“只要有效,什么样的手段我不在乎。”郑仪群为他的态度无奈,却又不为所动:“如果你认为,这样做,就能让她顺利的嫁进顾家,你就错了。”

“你还是这么自信?”顾子夕轻叹一声,看着她笑着说道:“实际上,如果她同意,我在和蜜儿刚离的时候就已经结了。这你很清楚,不是吗!”

“你是准备用整个顾氏,去赌和她在一起吗?”郑仪群微眯起眼睛,语气越发的强势起来。

“我不准备用什么赌,但我还是会和她在一起。”顾子夕淡淡的说道:“当然,前题是她也愿意。”

“顾子夕,你自己说过的话,可还记得?你就是在这间办公室,郑重的答应我会处理掉她的。”他无谓中带着强势的态度,总能轻易的激起她的怒气,让她在他面前永远保持不了优雅的姿态。

“我答应你的?你怎么不问,我还说过不会放过顾东林的,为什么最后放过了他?你怎么不问,我说了会送我亲爱的小弟弟一份大礼的,怎么没送?”顾子夕看着母亲,轻轻的笑了起来:“我答应你的事很多,没做到的也很多,所以你最好别提醒我一一想起来。”

郑仪群被他气得哽住了半晌,才冷声说道:“你以为,出个声明、下个新闻、或者拿个结婚证,就能护得了她?”

“我没有以为什么,我只知道,护着她,我不惜一切代价。”顾子夕带着笑意的眼神慢慢的冷凝起来,看着郑涉仪无比认真的说道:“你最好别打再打她的主意,否则,我和你、和顾东林之间,将无法保持现在的平静。”

郑仪群定定的看着顾子夕,慢慢的说道:“子夕,为了一个女人,你威胁妈妈?”

“妈,你也是个女人,你何苦要为难她?你也是个母亲,你何忍看到她母子分离?”看着母亲突然间柔软下去的语气,顾子夕也放低了声音,却仍是毫不妥协的态度。

郑仪群看着顾子夕决然的态度,沉默半晌,不知道是不想再估无谓的争执、还是另有打算,看似妥协的对顾子夕说道:“这件事情,到此为止。结婚的事情,至少现在,是不可能的。公司方面的事情,你多上些心。”

郑仪群说完后,便离开了顾子夕的办公室,留下一脸沉郁的顾子夕----自己的母亲,他比谁都了解。

她自然不会这么轻易的放弃。

大约是知道了许诺现在的态度,不想逼得她逆反回头,所以这一回合,就打到这里。

而以后呢?

许诺,其实只要你肯站在我的身边,她出什么招我都不怕。

只是,你不在我身边,我又如何能护得你周全?

…………

“声明已经上线了。”在4点的时候,许言接到顾子夕的电话。

“你的声明那样发合适吗?”

“顾子夕,你和她已经分手了,这样说有意思吗?”

许言当然已经看过了声明的内容,就知道这个奸商一定是别有目的----他想用舆论,让许诺回头吗?

“她,看了吗?”顾子夕低声问道。

“我没准备让她看,希望你说到做到,明天下午将所有的新闻都撤下去。”许言的声音一片冷凝。

“我说过的,自然会做到,让不让她看到,随你吧。”顾子夕似乎微微松了口气,想了想,在电话里对许言说道:“许言,我想和你聊聊,关于许诺的。”

“你认为有必要吗?”许言淡淡的说道。

“许言,无论你是否看好我和她的未来,但我觉得,你作为姐姐,你得为她的幸福努力一回,而不是任由她任性的放弃。”顾子夕的声音里,有种强势的压迫味道----就如她们对他最初的印象。

这个男人,和许诺分手了,就露出真面目来了呢----如此凶悍。

许言不禁冷笑:“我会给她找一个如意郎君、一门如意的婚事,所以,我还真用不着你来教我怎么做姐姐。”

许言说完后,便‘啪’的一声挂掉了电话。

…………

“许言,谁的电话呢?”许诺拉开门走出来,似乎想到什么似的,又缩了回去,好一会儿才出来:“我都习惯了一个人了。”

“季风不在家呢。”许言忙合上了膝上的电脑,快速的站了起来:“是莫里安,问你起来没有。”

“不是吧,我听你的声音激动得不行,莫里安那么好的脾气,还能惹恼你?”许诺笑着说道。

许言微微一哽,顺着她的话接了下去:“莫里安这么好,也没见你给人家一个机会。”

“许言~你不懂。”提起这事儿,许诺微微皱起了眉头:“我觉得,我挺对不起他的。明明不能回应他的感情,遇到事情却总是去找他。”

“我再这样下去,非得害他找不到老婆不可。”许诺摇着脖子甩着手,在客厅里踱着步。

“你应该和顾子夕已经分手了吧?”许言认真的看着她。

“分手不带表不爱了。而不爱他却和他在一起,这对他是不公平的。”许诺摇了摇头,停下摇晃的动作,微微有些发愣。

“好了,不说这些了。这些天在B市没吃好吧,过来帮忙,我们弄几个小菜。”许言拉着许诺往厨房走去。

“喂,许大小姐,我能帮什么忙啊。”许诺被她拉到厨房,只觉得一阵莫明----她可从来不让她做这些事情的。

“那我现在想让你帮忙,你帮是不帮?”许言看着她霸道的说道。

许诺看着她转了转眼珠,笃定的说道:“许言,你撒谎的时候,鼻子会皱起来,你不知道吗?”

“胡说,哪儿有!”许言下意识的去摸鼻子,这才意识以被许诺给骗了:“你----”

“说吧,什么大事儿瞒着我呢?”许诺好笑的看着她。

“用这种社会上的方法对付姐姐,你行啊。”许言不禁狠狠瞪了她一眼。

“其实,我说的是真的,你真的皱鼻子。”许诺伸手拍了拍许言的脸,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收敛下来:“是和顾子夕有关吗?”

许言敛下双眸,想了想,才慢慢说道:“你们在B市自助酒会上发生的事儿,上了今天早上的头条。”

许诺微微一愣后,苦笑着说道:“头条啊,人家汪峰可多努力都上不了,我这名不见经传的倒轻易的上了,也挺逗的。”

“反正都是些乱七八糟、胡说八道的东西,你不看也罢。”许言见她到现在还有如此的娱乐精神,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顾子夕也看到了?所以给你打电话了?你刚才是在和他通电话?”许诺笃定的看着许言,淡然的问道。

“对,骂了他一顿。”许言点了点头。

“唉哟,我姐姐这么温柔的女人也会骂人呀!”许诺不由得又是一愣,睁大眼睛看着她笑着说道:“那还不把他给吓傻了呀!”

“嗯哼,人家什么人呀,还能被我这小儿科的脾气给吓到。”许言轻哼了一声,看着许诺说道:“许诺,其实,他还是挺认真、挺上心的。”

“哟,他是给了你多大的好处啊,你这都开始替他说话了?”许诺敛眸轻笑,扯着许言到灶台边:“我帮忙,做菜吧。”

“算了,你也做不来,你去看看他发的声明吧,把所有的事儿都说开了。”许言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既然她还爱着他、他也爱着她,或许努力努力,他们真的可以有未来呢?

许诺看着许言半晌,轻轻摇了摇头:“不看了,由着他去说吧。”

“顾梓诺是你的亲生儿子,也说了。”许言轻声说道。

许诺脸色不由得一变,双手下意识的握紧了起来,不相信的看了许言一眼后,快速回到客厅里,拿起电脑快速的进了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