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31除了爱情

Chapter031 除了爱情

一条一条,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倒是将谣言驳得毫无立足之地。

在网友呈一边倒的评论声中,原本被批得体无完肤的小三许诺,一瞬间又成了刘惠芳(渴望女主角)式的中国好女人。

只是,顾梓诺!

这样的消息出来后,对顾梓诺的生活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许诺直直的盯着电脑屏幕,在快速的看完那些文字、还有网友的评论后,下意识拿起电话,毫不犹豫的给顾子夕打了过去:“顾子夕。”

“是我。”顾子夕的声音平静而沉稳,有种让人安心的感觉。

“顾梓诺看到新闻了吗?”许诺焦急的情绪,在他沉稳的声音里略略缓解下来。

“顾梓诺和景阳、朝夕去法国了,短期内不会回来。”顾子夕轻声说道。

“那就好。”许诺这才完全放下心来,只是想到顾梓诺那么小,便离开父母,心里不由得有些心疼。

“因为新闻来得太凶,影响已经造成了,所以仅仅是撤下来没有用。”顾子夕轻声解释着那份声明的用意——即便他真有用这样的新闻捆住她的意思,也不能让她这样理解。

“没关系,谢谢你。”许诺诚恳的说道——这样一个男人,即使她拒绝了他,他仍然在努力。

所以,她感动、感谢。

只是,情深缘浅向来都不是理由,而是结果;只是,相见恨晚从来都不能给一段爱情,一个好的结果。

所以,也只能有感动、感谢,而已。

…………

挂了顾子夕的电话后,许诺便合上了电脑,不再关注与这条新闻所有的信息——她关心的,也不过是顾梓诺而已。

其它的,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至少,她还好好的站在这里;

或许,她比相象中的自己更强悍;也或许,顾子夕声明的字里行间的维护,让她感觉到安全——不管发生什么事,还有他在,是吗!

…………

两天后,顾氏办公大楼。

媒体的新闻,直到今天才完全清理干净,而对于这段新闻,虽经澄清,却也有着各样的猜测。

加上顾子夕在业内的名气太大、许诺刚刚拿了个Y视广告最具创意奖,在业内的影响也不小,所以新闻的余波,显然并没有因为撤消而马上散去。

以至于一大早的,许诺一走进办公大楼,各种有色的眼光便纷杳而来。

…………

“那不是许诺吗?你们总裁的女人?”

“是啊,总裁对她非常好,以前在公司上班的时候,还陪她加班。”

“这么年轻啊,跟着你们总裁的时候,怕还没有18岁吧。”

“不清楚啊,不过她年轻气盛,我们总裁追她追得很辛苦。”

“哇,真够历害的。”

“人家有资本,又年轻、又漂亮、又能干。”

“听说,她和以前公司的一个总监关系也不错。”

“这个倒是不清楚。”

“我觉得,她可能真是个小三呢,她生孩子的时候,你们总裁还没离婚呢。”

“别乱说话,只要转正了就不叫小三。”

“倒也是。你们总裁肯为她发这样的声明,已经很不错了。”

“我们总裁这五年可是一点儿绯闻也没有,我看那声明说的是真的。”

…………

“你们看啊,她不是网上说的那个小三吗?”

“对对对,就是她,本人比上镜还漂亮。”

“难怪要做小三的,有资本啊,逼得人家老婆出来发声明,真够牛的。”

“不是说是自己不愿意转正吗?”

“这你也信,这世上有为了别的女人,连儿子也不认的吗?傻了吧你。”

“倒也是,估计是那男的逼自己老婆发的声明,够狠的啊。”

“不是说才得了什么奖吗?我看是那男的拿钱给她买的。”

“也不一定,没点儿真功夫,能让那男的死心塌地?”

“**功夫历害呗。”

“呵呵,哈哈……”

“你们说,那儿子是顾家的种吗?”

“那倒确实是的,和那个总裁长得一模一样呢!”

“哦哦,命好啊,生了个儿子……”

“……”

…………

听到这些不堪入耳的议论声,许诺下意识的放慢的脚步,努力的用平静掩饰难堪的羞辱感——因为那段往事,无论她怎么努力,都不行吗?

为什么?

“许诺?”看着站在大厅中央,脸色一片苍白的许诺,顾子夕快步的走到她身边:“怎么啦?”

许诺慢慢的抬起眸子,看着顾子夕半晌,才低低的说道:“顾子夕,以后离我远些吧。”

“恩?”顾子夕不禁皱起眉头,目光下意识的朝旁边三人一堆、五人一组的,对这边指指点点的人群,大约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许诺,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而别人永远都无法了解。你要为那些不了解的人,活成蜗牛吗?”顾子夕将她的手用力的握的在手,看着她认真的说道。

许诺紧咬下唇,被他握在手心的手,紧紧握成了拳头。

“许诺——”顾子夕担心的看着她。

“顾子夕……”许诺抬眼看着他,喊出一声后,却又久久的说不出话来。

“除了爱情,你一直很勇敢。现在我没有用爱情来困扰你,那么请你继续勇敢下去。我会在看得见的地方,为你加油!”顾子夕定定的看着她,眸子里满是鼓励和信任。

“你,一定为我加油。”许诺的声音轻轻的,紧握成拳的手,在他的掌心慢慢的舒展开来,翻转过来紧紧握了握他的后,才慢慢的抽了回去。

“顾子夕,谢谢你。”许诺说完,慢慢的转身,大步往电梯间走去——那些议论的声音、那些异样的眼神、那些指点的手势在她的眼前流过,直到被她抛在身后。

顾子夕微笑的看着她挺直的背脊,心里一阵发紧,却又为她骄傲——他认识的许诺,除了爱情,一直很勇敢。

在电梯下来后,许诺转过头来,看着顾子夕微微一笑后,才走进电梯——而一直等电梯的其它人,竟没有一个人进去与她同乘。

顾子夕在回她以一个温暖和鼓励的笑容后,看着电梯门慢慢关上,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敛了下来,眸子里复又染上一层冷意。

“晓宇?”顾子夕随意的喊了一声,只是声音里的冷意,却让人不自觉的害怕。

“顾总。”一直站在他身后百米距离的林晓宇,抱着文件夹快步的跑了过来。

“查一下,通知安保部门将今天的电梯录像送到办公室,看这些人都是哪些楼层的,确认之后,通知行政部与他们公司解除租约。”顾子夕淡淡的说道,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刚够那些人听见。

“好的。”林晓宇打开文件夹,迅速的将顾子夕的指令记了下来。

“恩。”顾子夕轻应了一声,转身进了他的专用电梯——留下一群目瞪口呆的人,不禁暗自腹诽:果真是真土豪!是真霸气!

为了自己的女人,居然要将租户给赶出去!

…………

品尚公司。

许诺一进办公室,情绪还没从大厅议论的低落里缓过来,便被通知去会议室开会——说是因为策划部将h&g的单给跟丢了(Y视竟标前接的,化妆品公司的推广单),所以业务部的经理找到黄宪,投诉策划部跟单有问题。

“许经理,我真的已经尽力了。”万三三看着许诺,委屈的说道。

“我知道,我会和黄总解释的。”许诺将包放下,拿了笔记本和笔,边往会议室走边对万三三说道:“‘景园’的合约我已经签下来了,后期由你来跟进,有问题吗?”

“‘景园’的司总,指定的是您呢。”万三三小声说道。

“我说的跟进,就是和‘景园’这边保持业务进度的沟通与反馈,具体出方案、过去沟通,我会安排。”许诺看了她一眼,不禁轻轻皱起了眉头。

“这个没问题,我现在去把‘景园’的合同内容理出来,然后给你一个报告。”万三三忙点了点头。

“好,今天中午下班前给我。”许诺抬腕看了看时间,点头说道。

…………

许诺到会议室的时候,业务部的王经理,正和黄宪抱怨着什么。

“黄总,王经理。”许诺打了招呼后,便在他们对面坐了下来。

“许经理,王经理提到h&g的单的事情,时间那么紧,当时怎么会接下来的?”黄宪看着许诺,看似在指责许诺不该把单做丢了,实责在责怪王经理,合同签得不合理。

果然,许诺还没答话,王经理的脸色就已经变了。

许诺轻瞥了他一眼,淡淡说道:“当时我和王经理说过时间太紧,我们没把握把这个单子跟下来。王经理说时间不能更改,对方的策划总监只在中国呆三天,而有机会总比就此放弃好,所以签下了合同。”

“既然业务部签了合同,策划部也没有不服务的道理。所以我们从B市赶回来后,连办公室都没来得及进,就赶去了客户那里。别说创意的思路整理,能把现有的思路讲清楚,已经是竟尽所能了。”

“所以,这个结果应该是在意料之中的,我不知道王经理为什么现在又来投诉。”许诺打开工作笔记本,将工作记录翻给黄宪看:“这是我和王经理通电话的时间,上面有合同时间,和我对这一单的疑问记录。”

黄宪直接将工作笔记推到了王经理面前。

话是他说过的,合同是他部门的员工签的,他自己当然知道,当下也不看笔记本,只是语气强硬的说道:“首单跟踪,并不在乎创意思路有多重要,而是把公司的实力和优势摆清楚,将对方勾过来,这才是最重要的。你们连这个都讲不好,还干什么策划。”

“策划部的工作,什么是重点、怎么与客户做首次接触,似乎还轮不到业务部来告诉我。”许诺见他不讲理起来,当下便沉着脸,一点儿也不客气的说道。

“许经理这种态度,我们没办法继续沟通。”王经理的态度也是一片强硬。

许诺从他面前抽回自己的笔记本,转头看着黄宪,认真的说道:“黄总,以后业务部的合同,但凡没有预留一周的时间,策划部不接。保质不保量,应该是我们的接单原则。而且,这也是工作流程里有规定到的。”

“可以。”黄宪点了点头,看着业务部的王经理说道:“接单要按流程和策划部沟通出单时间,这样才能对接好。”

“我倒认为,是策划部将所有精力都放在三亚的单子上,才导至新单子没办法做。如果策划部在做单的时候,为了接下延续的单而忽略业务部下的新单,这对我们业务部来说,是很不公平的。”王经理了一眼许诺,沉着脸说道。

许诺微微皱眉,这才弄明白,这个王经理的态度为何前后不一致——因为‘景园’延伸整单的签定,触动了业务部的利益。

黄宪也皱了皱眉头,看着王经理说道:“你的意思是,为了不确定的新单,策划部要放弃更有可能性的延伸订单?”

“这个……当然不是。”见黄宪这样问,业务部的王经理显得有些尴尬——他以部门利益为出发点的争执,拿到老总面前去说,显然是不合适的。

公司看重的,当然还是整体利益——也当然会支持策化部在每一次案子中争取延伸订单,一来成功率更高,二来公司内部支付的业务提成也更少,三来策划部做起来还更容易,何乐而不为。

但是这样对于业务部同事来说,确实是不公平的,他做为业务部经理,也必须提出来。

…………

黄宪在压下业务部的情绪后,想了想,又安抚着说道。“这样,凡是由业务部头单延伸出来的订单,按比例计算业务部的奖金,销售与策划,共同参与提成。具体方案,由人力资源部去理一理。”

“我觉得这样更公平。”业务部王经理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许经理的意见呢?”黄宪看着许诺问道。

“我没意见,公司决定就好。”许诺摇了摇头,看着王经理说道:“王经理有什么想法,直接提出来就好,上来辟哩啪啦就是一通指责,让人很难接受。”

“我知道你们在外面接业务不容易,我们在外面做单更不容易,你看顾氏小组的张姐,都快改成在顾氏上班了,不仅要受公司管,还要受客户管,大家应该相互体谅才是。”许诺边收好面前的文件夹,边站起来,脸色沉然是一片不悦。

在离开会议室前,许诺又加了一句:“为员工争取利益的主管是个好主管,但不拿解决问题的方案、只嚷嚷说问题的员工,却不是个好员工。”

许诺的话,就象上级批评下属一样,直接又尖锐,让平时沟通还算顺畅的王经理,脸上也有些挂不住。

“我们公司才起步,运作流程有不完善的地方也在所难免,以后大家多沟通,找方法,扯皮的事情就不要有了。”黄宪微微一笑,看着许诺说道:“许经理去我办公室等一下,你手上的新项目,是接下来的重中之重。”

“好的,那我先过去了。”许诺点了点头,抱着文件夹离开了会议室。

王经理看着黄宪尴尬的说道:“许经理这脾气……”

“王经理,我们是新公司,规模也不大,所以我们的沟通可以尽量的坦诚、直接,这里没有层级之分,任何意见只要是对的,公司都会采纳。”

“许经理是个很直率的人,解决问题非常高效,所以,我们应该向她学习。”黄宪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看着王经理笑了笑,这才离开会议室。

“她今天是吃了火药还是怎么着。”王经理皱着眉头离开了会议室,因为争取到了想要的资源,心情当然还是不错的。

…………

“小许,今天火气有点儿大呀。”黄宪回到办公室,许诺正坐在沙发里看资料。

“黄总,以后这种事儿,您别找我过去,我懒得和他说话。”许诺皱着眉头说道。

“呵呵,那可不行,这是两个部门的事,还得两个部门沟通才是。”黄宪看了她一眼,温和的说道:“你情绪不太好,要不我们明天再谈?”

“我不喜欢自作聪明的人。”许诺紧皱着眉头:“黄总,虽然工作是相互合作的一个过程,但创意这件事,越单纯越好。”

“花太多的精力在人际关系上,会让创意的灵感枯竭。”

“所以,在客户的沟通上,我愿意花更多的心思去了解、去沟通、去迎合,但在内部,我希望是简单的。”许诺看着黄宪,表情一片认真:“或许我这个人天真不适合做管理,但我的目标不在那里。”

说到这里,许诺突然明白了莫里安——为什么总部逼他接中国区总,他也不愿意。

他的目标不在那里。

当一个人心里有了目标后,他会为了这个目标去妥协,但大的原则,却是必须坚持的。

想到莫里安的选择和坚持,许诺更加清晰的知道了,在职业这条路上,她该往什么方向继续走下去。

“黄总,如果给我一个相对简单的环境,我发挥的价值会更大。既然我也是股东之一,我自然是以公司利益最大化来考虑的。你相信我。”许诺看着黄宪认真的说道。

黄宪看着她,想了想,点头说道:“就依你,我安排个助理给你,策划部的横向联络,由她来做。你只负责技术。”

“oK,谢谢黄总。”许诺点了点头,只觉得自己将目标、未来,看得越来越清晰。

…………

“B市的城市宣传片,有许多国际4a广告公司参与竟标,其中我们的资历最浅。”

“这个项目要是能拿下来,B市政府以后的连带项目,肯定不会少,此其一;而政府在这个项目上的预算,也不会少,此其二;‘品尚’的企业品牌,经Y视一展,在业内已经算是声名鹊起,如果再拿下政府这个项目,在业内的地位,就可以稳固上来了,此其三。”

“所以黄总,这个项目,我们必须全力以赴。”许诺将B市的项目,向黄宪详细的介绍了一遍,又将B市文宣部部长的话、还有为人特点,也简单说了一下。

“恩,公司才成立半年,就有这样的机会,当然必须去争取的。”黄宪点了点头。

“我出方案这方面,我会尽全力去做;但在做标书、和文宣部长去深入沟通,再走走政府关系方面,我恐怕不行,您看您是不是准备一下,适时的时候和那边联络一下?”许诺看着黄宪问道。

黄宪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想了想才说道:“这个我来安排。”

“好的,我先去准备资料了,只有两周时间,也蛮紧的。”许诺点了点头,拿着笔记本离开了黄宪的办公室。

…………

黄宪想了想,便起身去了顾子夕的办公室。

“这事我觉得你出面比较有把握。”黄宪将事情的始末和顾子夕简单的说了一下。

“恩,这次的标书由我来把关。在报上去之前,我和许诺一起去见文宣部的部长。”顾子夕点了点头。

“那你怎么告诉她,公司实际上的老板就是你?”黄宪看着他。

顾子夕微微皱了皱眉头,不禁也感觉到为难——她会不会觉得自己拿钱在砸她?

她会不会认为,自己的隐瞒是对她的不尊重?

“子夕呀,我还真没见过你这样,花钱还担心让人家知道。”黄宪看着顾子夕为难的神情,不禁笑了起来。

“这个女人太倔强,很难搞。”顾子夕摇头苦笑了一下,对黄宪说道:“先这么安排着,具体怎么和她说,我再想想。”

“确实难搞,你那声明一发,我看一般的女孩子看了都感动得要命,她早上一到办公室,却发了一大顿脾气。”黄宪深有同感的笑了起来。

“是吗?”顾子夕眸光微闪,看着黄宪问道:“现在呢?”

“说到工作就好了。”黄宪笑着说道:“我算是发现了,只要给她足够多的工作、足够有挑战的案子,她的状态就会非常的好。”

“恩。”顾子夕轻应了一声,心里却没来由的被扯得发疼。

…………

或许,只有工作,才让她有安全感。

许诺,有一天你会知道,人生除了工作,还有许多可以让你感到快乐和安全的事情——比如说,我给你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