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32人生选择

Chapter032 人生选择

许诺安排好了其它的项目后,全身心的投入到b市城市宣传片的构思中,每天不是看b市的历史,就是看国际大都市的宣传片,将一些零散的素材一样一样的汇集起来。

而一点一点的,城市在历史的洪流中,变迁的过程越来越清晰,她甚至觉得,如果有人请她去做一次b市的历史讲座,她都能顺利完成了。

了解了过去、知道了发展,那么还需要知道是就是未来——这个未来,包括城市发展的展望、城市在整个国家的定位、还有环境、经济、政治、学术方面在世界的地位等等。

而这些信息,又要从一个普通市民、一个国家公民、一个政府要员、整个城市地位等不同的维度去剖析与解读,然后将各方观点揉合起来,形成一个未来的蓝图,最终打造成一个家园梦、国家梦、世界梦的城市。

以历史、发展、梦想,三个角度来展现,比重又要怎么分配呢?许诺边看着片子,边自语着。

许诺,准备得怎么样了?电话是莫里安打过来的。

资料看得差不多了,你说,我们以历史、发展、梦想,三个维度来呈现,以稳重宏大为拍摄基调,你觉得怎么样?许诺眼睛盯在屏幕上,对电话里的莫里安问道。

你还需要了解,b市文宣布、市长,希望通过这个片子,向世界传达什么?政治立场?还是经济未来?只有了解了这些,才能做好选材。电话里,莫里安认真的说道。

我知道,但是现在只做竟标书,不好去详细了解这些,所以我想从创意的角度,做一个选材提报。许诺想了想,放下手中的工作,专心的说道:

在已经确定的这些广告公司里,我估计大家都会做自身角度的选材。而我认为,最早的提案,揣摸的东西要少于自己提炼的东西。因为要表达什么,在他们的心里已经有个方向,现在是要找合适的公司把他们心中所想表达出来。

所以我们通过竟标书,尽量表达出我们自己的思路和水平,让他们看到我们创意的亮点和与众不同的地方,有了这个基础,再去对他们的想法做加工和创作。

莫里安,你说我分析得对不对?习惯性的,在说到最后,许诺仍需要莫里安的认可。

你的分析是对的,但想法过于自我了些——即便他们有自己的想法,在寻找一个合适的创作者来表达,但在他们希望从竟标者的方案中看到创意能力的同时,如果这创意思路能和他们心里的想法趋同的话,你说胜算是不是会更大?莫里安轻笑的说道。

许诺微微皱着眉头,想了想,点头说道:确实,那我再想想。对了,你们总部怎么说?

总部开了三次视频会议了,nn和frnk今天会过来,最迟能在明天定下来吧。说到这事,莫里安不由得头疼:德国人真是太保守了,对我们的政府和商业机制缺乏深入的了解。以他们现在的态度,可能有一定困难。

你自己的意思呢?许诺对于总部的做事风格,其实也是了解的——但从现实环境来分析,这次如果拒绝政府的邀请,可能会后患无穷。

我尽量说服吧,实在不行,也只能采取委婉拒绝的方式,让做出来的案子没办法被选中,总不能让公司在这件事上受损就是了。莫里安无奈的说道,末了,仍然以温柔的语气说道:不管我能不能参加,你这边的案子,我会和你一起做。

电话那边,许诺似乎在思索着什么,半晌没有说话。

许诺?莫里安轻扯嘴角,温柔说道:别有太多的顾虑,在公司层面,我必须顾及大局;于私人层面,参与这样的项目,与国际顶尖的创意策划人合作,令人万分的期待。所以,不仅是为你,更是为我自己。

所以,作为你曾经的师傅,千万别让我贿赂你才肯让我参与吧?说到后来,莫里安的声音,多了几分轻松的笑意。

知道了,我等你的好消息,我这边有进展就告诉你。许诺轻声应着——对于莫里安,她或许是自私的,她的信任与依赖里,何尝不是因为他对她有爱,才能让她在他面前如此的率性与自我?

挂了莫里安的电话,许诺的思绪有些游离——有时候希望,莫里安要是没有爱上她就好了,这样一个亦师亦友的男人,会让她冷漠的生活毫无负担的温暖。

有时候又想,不如嫁给他算了,干麻还要在爱而不得的爱情里苦苦挣扎?

有时候,觉得爱与不爱其实也不是那么重要——在累的时候,有一个肩膀可以靠;在痛的时候,有一个人愿意安慰;在无助的时候,有一双手可以帮你撑起一片天空。

这就够了吧!

如果他不是莫里安、如果她不是太珍惜与他的这份感情,或许,就真的嫁了。

许诺放下电话,从沙发里站起来,慢慢的走到窗边,看着春光里摇曳的新枝也嫩绿,心里有股淡淡的温柔——‘繁枝容易纷纷落,嫩蕊商量细细开’,莫里安,我们之间,就这样一直下去,可以吗?

放下电话,莫里安轻轻皱起了眉头——许诺,你是怕我弄错了你的感情?还是怕我在这段感情里越陷越深?

站在机场大厅里,各式嘈杂的声音此起彼伏,但莫里安的心里,却一片沉静——他最后悔的事,就是在不知不觉中,把她推到了顾子夕的身边。

而他唯一庆幸的事,却是毫不犹豫的把她带到了创意的世界,让她的光彩一天比一天夺目——如果她是一颗闪亮的明珠,她就该在属于她的世界里发光。

所以许诺,不管你我的感情最后能走到哪一步,在你还需要我的时候,你无需有任何的顾虑——如你所说,如果有一天,全世界都抛弃了你,我还在你的身边。

其实,爱一个人,就算只能站在她的身边,也会有幸福感!

远远的,莫里安看到从机场通道里走出来的nn和frnk,两人一边快步的往外走,一边低头热聊着。

显然,两人为是否同意参与b市宣传计划的事情,仍然顾虑重重。

在莫里安向总部提出参与b市宣传片计划后,总部的态度非常谨慎,连着开了三个电话会议,来了解整个事件的始末,以及这件事情的风险和机会。

最后,市场总部的nn,和亚太区副总裁frnk又在第一时间内飞到中国,慎重的对此事做出评估。

nn,这件事情,总部那边的有没有一些倾向?同在b市转机,然后一起来到深市的frnk,与nn边往机场大厅走边问道。

虽然论级别,他比nn要高,但他长年在新加坡工作,离总部太远;而nn则一直在总部工作,对总部的动向,比他要了解得深入许多。

以我对这边这几年发展的了解,我认为参与比不参与好,第一,在这边做生意,完全不参与政治,那就是死路一条。一个临时的政策就能把你经营多年的基础全部抹灭;第二,eric不是转述了那边的一句话吗:你们公司会同意的。

这就意味着,我们必须同意。frnk看着nn,认真而严肃的说道。

你说的第一条,也正是总部担心的——如果明年或后年换了执政团队,来个翻旧帐,公司在中国的发展就会前景堪忧。而这种事情,过去几年里也发生过不少。nn紧锁着眉头,担心的说道:如果不沾上政治的边,我们只管做好自己的投资和经营,在现有的市场基础下,稳扎稳打的做下去,在中国日化行业的地位,也会越来越稳固。

所以,总部是不想接?frnk看着nn认真的问道。

是这个意思。nn点了点头。

先去公司,了解了全部的情况再说吧。frnk思索着,在看到来接机的莫里安后,便与nn一起大步往外走去。

卓雅公司会议室。

eric,你的判断呢?nn看着莫里安,目光里有着清楚的暗示。

在数次的视频会议,加上nn有意无意的暗示,莫里安已经知道了总部的意思——放弃与政府的合作、这个决定让frnk来做,有任何后果,最终把他给推出去就行了。

在他们来之前,莫里安已经已经反复的将各种可能都做了思考,看着nn的暗示和frnk的认真,莫里安稍作沉吟,慢慢说道:

国内的政治环境处于一个开放发展的时期,只要企业是合法的,政府是不会过度干涉的。总部担心的问题,在至少五十年的时间里,都不会再发生。

这次的邀请,说是政府行为,实际上是一次商业行为,只是采购方变成了政府而已,所以,归根到底,只是一次商业采购,采购的是创意、是人才、是合作。

那么,既然是采购,当然需要买卖双方达成共识,这采购才有成交的可能。没有人会强买、强卖,包括政府也一样。这是我在前几次的电话会议中一再表达的观点。

说完后,莫里安看了看nn和frnk,沉声说道:但我们是跨国公司,我们在考虑政府采购行为背后的政治意图同时,政府也在考虑我们在中国发展的政治意图。

各位都知道,今年政府对咨询公司的业务所做的限制——控制国际四大咨询公司进入政府采购系统,原因是他们有出卖国企机密的可能和危险。

政府控制的下一个行业将会是谁?谁也不知道;而现在政府已经向你表达了合作意愿,你却拒之门外,那么是否也可以做这样的判断——你的业务或资金是否单纯?你在国外的母公司,是否单纯的商业机构?

那么问题来了,政府有了这样的怀疑,完全有理由对企业进行这样的调查。莫里安看着frnk和nn,眼神里满是严谨与认真:我们经得起这样的调查吗?或者说,这样的调查之后,总部会如何调整中国市场?

你的意思是,参与比不参与更合适,对吗?听了莫里安的话,frnk点了点头——以他对中国发展的了解,对于这件事,他与莫里安持相同的态度。

那要如何控制风险呢?nn轻轻皱起了眉头,有些不悦的说道:同样的问题,一下届政府会怎么看待这个问题?会影响我们在中国的投资吗?

一直没有说话的jck突然笑了,语气轻松的说道:如果是一家美国公司,在得知这个消息后,会第一时间召开会议,告诉大家必须用一切办法进入这个项目;然后再临时调拨资源予以支持;接着发布新闻,公布这个消息,再做出媒体回应,变相挟持政府意见,让政府在选择时,不得不对公司有所偏重。

看着jck轻松的笑脸,nn不禁觉得有些尴尬——他这是在嘲笑总部没有冒险精神、不善于抓住机会吗?

frnk,你的决定呢?nn转头看向frnk。

我支持,而且我极愿意就此事去拜访b市文宣部部长,以表达亚太区合作的诚意。frnk极为认真的说道。

既然这样,jck和eric再补一份报告给总部吧。nn点头说道。

好,我今天就把报告交给jck和你,再等总部回复吧,我只是做整体情况的分析,不希望公司在这方面有所损失。但公司的任何决定,我和jck都会想办法用最合适的方式去化解。莫里安看了jck一眼,适当的表达了他们做为下属的服从立场。

而他和jck也确实商量过——如果同意,他们就努力做到完美;如果不同意,他们也不把这个意见回复过去,只是做一个低质量的案子,让市里看不中即可。

只是,这个想法他们当然没有告诉上面这两位——他们身在这个大环境中,有参与这种国家级大项目的机会,无论如何,都是要争取的。

eric和jck可以开始准备了,无论最后总部怎么决定,还是要做到有备无患的好。nn点了点头,起身与frnk一起离开了会议室。

在nn与frnk离开后,莫里安与jck相视而笑——nn最后这句话,显然已经表了态。

在莫里安的报告发出去后,nn和frnk都做了同意的批录,总部很快也回了意见过来,这事儿就这么尘埃落定了下来。

总部已经批准了,我的文件和资料都放在网络硬盘里,登录邮箱和密码我发在你的邮箱里了,你可以随时用到,也可以把你的资料放上来。在收到总部的回复后,莫里安便给许诺发了邮件,然后打了电话过去。

好的,我这就来收邮件,然后把我这边的资料放上去。许诺点了点头,语气里多了几分愉悦——这个机会,并不是总有、也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参与。

参与世界级作品展示,还带着政治意义的创作,与国家顶级策划人合作,有的人一辈子也遇不到。这对他们的职业经历来说,是一种让人兴奋的经历与财富。

莫里安,恭喜你争取到这个机会,也恭喜我,很期待我们的合作哦……许诺边打开邮箱,边笑着说道。

透过办公室的玻璃墙壁,顾子夕看着她边打电话边敲电脑的忙碌模样,嘴角轻笑的嫣然妩媚,似乎还是刚认识时候的样子,有种让人柔软的心动。

咳咳。黄宪看到他有些发呆的模样,走过来轻咳了两声。

顾子夕微微笑了笑,从她脸上收回目光,与黄宪一起走到办公室外面:b市那边我安排了人了解情况,摸到底后,再看怎么运作。

恩,还没和她说吗?黄宪点了点头,看着他问道。

等到初稿出来,谈预算的时候再说吧,我怕她情绪会有波动。顾子夕摇了摇头,低声说道。

她也不是那么不识好歹的女孩子,你太多虑了。黄宪笑着说道。

不是不识好歹,是太过敏感和倔强,特别是对我。顾子夕苦笑了一下,对黄宪说道:参与竟争的几家公司资料明天就能传回来,到时候你看看熟不熟悉,想办法了解他们的盈利模式和竟标思路。

好。黄宪点了点头,想了想又对顾子夕说道:公司运营方面,我倒有个想法:是不是找个信得过的人来管理?

你要知道,投资是我的强项,但公司运营并非我的强项,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最近在投资领域出现了一匹黑马,这三个月来,我们竟然有两个项目都输给了他们,所以我必须得花更多的精力去投资公司那边了。

也好,你再坚持一个多月,我安排人过来。顾子夕微微皱起眉头,看着黄宪说道:是什么项目?对方以什么优势赢的你们?

一家石化能源公司、一家煤业产业公司。至于对方有什么优势,当真说不上来。听同行们说,似乎能拿到政府的优惠政策,在开采执照、营业范围、营业税方面,有操作空间。黄宪皱着眉头沉声说道:在投资领域,大家是以资本运作的能力、给予注资的大小为竟争手段,如果有人能在政府和资本两方都有能量,当真是无敌了。

哦?顾子夕轻应了一声,脑袋里似乎有些什么东西呼之欲出,却又一下子想不起来。只得对黄宪说道:能源产业,政府管控着80%的资源,交到自由经营者手中的20%,如果能在执照和抵税方面有优势,一定是和政府关系非常紧密才做得到。你要么也去找到这样的关系、要么就放弃这一块的生意。

找政府关系来做,无异于走钢丝,特别是资本运作上,一旦那人出了问题,牵扯起来,就是整个企业的问题,得不偿失。我主要去弄清那个新公司到底是什么底细。在金融领域做了多年的黄宪,当然知道这个行业的风险和边丝在哪里,轻易,他是不会去碰的。

而且,以他们公司现在的资历和规模,也完全不用踩线去做一些有危险的事。

你将那企业的资料到时候给我一份,或许我能找到些线索。顾子夕点了点头。

好。黄宪点了点头。与顾子夕又交流了一下‘品尚’的发展思路后,两人才各自离开。

第二节,秦蓝?他选择的路

政府大院,邬家书房。

伯父,这是这次签的合作合同,资金方面,我需要一些贷款;政策上,我没有过多的操作,是按您上次说的,市里会议讨论的,将会放出来的政策去谈的。秦蓝将两份投资合同推到邬父的面前,看着他时,目光里带着些兴奋:

这两家公司的管理水平有限,但因为能源政策的特殊性,赢利能力极强。也因为他们的管理水平有限,所以对于风投(风险投资)并不熟悉。也所以这次签回来的注资后的利润分配比例,比一些老资格的风投公司,要高出了5个点。

除了公司5%的股份我送给您外,这多出的5个点,我准备给倩倩出来后,做创业的启动资金,您看如何?

邬父拿过秦蓝递过来的合同,仔细的看了一遍后,发现确实没有违规行为,只是在注资方面的承诺,远高于他公司现有的资本能力。

但这个条件,也是谈得相当的好的。加之秦蓝在新公司注册时,给他留了5%的干股,公司的盈利,就等于他赚钱了。

所以他在看到合同没有违规,他要帮的只是打能银行关系后,看着秦蓝满意的点了点头:好,你对倩倩好,我也就放心了。

我秦蓝决定的事情,就不会后悔;我秦蓝要的女人,就会让她成为天底下女人都羡慕的人。秦蓝嘴角轻撇,眸子里隐隐的轻漫,被隐藏得极好。

小秦啊,你看要不和倩倩把证拿了?这样也让她有个盼头不是?邬父的手指,在合约上轻轻弹了两下,看着秦蓝笑得一脸的慈详。

秦蓝的眸子微微一缩,心里一阵无名火起——上一次,在注册资本不足时,让他在工商审核系统里处理了一下,他拿了与邬倩倩订婚为条件;

这一次让他在银行贷款方面帮帮忙,他竟然让自己与那个泼辣的女人结婚——当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那个女人是什么货色,自己能么能和她结婚!

怎么?你对倩倩还有别的想法?邬父见他犹豫,脸色不由得慢慢沉了下去。

倒不是,只是结婚是件大事,我觉得是不是等倩倩出来,有个盛大的婚礼会更好?秦蓝看着他的手,将那合同慢慢的捏起,逼着自己冷静了下来——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那就陪他玩儿下去!

先拿证麻,婚礼的事情以后再补。再说,以我的面子,让她出来两天,家里人一起吃个饭、你们夫妻小聚两天,还是没问题的。邬父见秦蓝妥协,不禁冷笑——钱要赚,人也要绑着,他才安心。

您说什么就是什么吧,等忙完这两份合同的事,我就带倩倩出来把这事儿给办了。秦蓝一面妥协着、一面也要胁着。

好,那你抓紧办,有事给我打电话。邬父微微笑了笑,将手中捏得有些发皱的合同,慢慢的抹平,然后交回给了秦蓝。

那我就先走了,明天我会去看倩倩,您有什么话要对她说吗?秦蓝接过合同,看着邬父温雅的问道。

让她放心,风声不那么紧了后,我会想办法把她弄出来。让她在里面也要好好儿表现,争取给警官一个好印象。邬父轻轻叹了口气,朝着秦蓝轻轻摇了摇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好的。秦蓝轻扯嘴角,冷笑着转身离开。

一楼没有人,不知道邬母去哪里了,只有一只猫,慵懒的窝在沙发的角,在看见秦蓝时‘喵’的叫了一声。

秦蓝的目光在那猫的身上停留了片刻,猫咪也通人性似的,两只眼睛一直看着他——四目相对中,秦蓝觉得自己的命运,就和这只猫似的:再有才华、再能干、也被现实给困住了手脚,被别人左右着命运。

而现在,他以为和这些官员拉上关系,再凭借自己的力量,就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他以为,为了得到这一切,他的爱情、他的良知,都可以做为交换的条件。

所以当初他在知道允儿是副市长千金后,便不顾她身边已经有了个莫里安,仍然疯狂的追求。

直到真正的失去她、直到和邬倩倩走在一起,他才知道——他爱允儿,只因为她是林允儿而已。

喵——猫咪不耐的叫了一声。

秦蓝的眸子微微眯了一下,抬起头来大步往外走去。

朵拉,回来。

朵拉,你在哪里?

朵拉,你再不出来我可要生气了。

走出院子,允儿的声音清亮的传来,秦蓝只觉得心里某处被深深的刺痛了——是不是,人总是要在失去后,才知道曾经拥有的珍贵。

朵拉,别玩儿了,快回去吧,允儿着急了呢。秦蓝蹲下来,一只大约20cm高的哈士奇,正站在他的脚边——看见他蹲下来,不由得叫了起来。

朵拉——允儿循着狗的叫声跑了过来,在看见秦蓝后,脸色微变,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沉着脸问道:你干什么?

没什么,和朵拉打个招呼而已。见她对自己如此的戒备,秦蓝不由得一阵苦笑,伸手拍了拍朵拉的头,温柔说道:朵拉,快回去吧,不许让允儿着急哦!

说完站了起来,看到朵拉愉快的跑回到允儿脚边,撒娇的在她的腿上蹭来蹭去后,嘴角不由得露出温柔的笑意。

允儿,如果我放弃现在所有的一切,你还能不能回到我身边?秦蓝看着允儿,突然问道。

林允儿蹲了下来,帮朵拉整理了一下皮毛后才慢慢站起来,看着秦蓝认真的说道:john,一个人怎么选、怎么做,绝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自己。

john,我们相识十几年,也一起生活过一段时间,论感情,是我对不起你,借着你逃避eric,所以说起来,我还真应该给你道歉才是。

但是无论是我们相识的最初、还是我们共同生活在一起的那段时间,你在我眼里,一直是一个优秀而大气的职业经理人,在职业视野上,甚至是高过eric的。

爱情是一种感觉,并不是因为你优秀就会被人爱上;但没有爱情,这种朋友的欣赏,你不觉得也很珍贵吗?可惜,你用那样的事情、那样的选择,让我的欣赏变成失望。

john,作为曾经的朋友,我是真的希望你做回那个让人尊敬和欣赏的职业经理人,而不是汲汲营营、为了钱和地位,出卖自己的自尊。

林允儿手牵着狗,站在这落霞满天的大院里,轻缓的声音娓娓道来对他的认可和劝解,在晚风吹起她耳边长发的时候,秦蓝甚至有那么一瞬间心动了——为了她的这番劝解,放弃这场追逐金钱的游戏吧。

允儿,回到我身边好吗?秦蓝的声音里,也是温柔满满的期待。

看着秦蓝执着中带着迷茫的眼神,林允儿只是低叹了一声,轻轻摇了摇头,牵着朵拉慢慢的往回走去。

允儿,在这世上,我已经没有在乎的人了,如果连你都不要我,我出卖掉自己的自尊和幸福又算什么!秦蓝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大叫了一声。

林允儿只若未闻,牵着朵拉往前的脚步——更快了。

秦蓝只是定定的站在那里,心中的希望与绝望交织着、心中的爱与恨交织着、心中的放下与得到交织着——久久的,直到允儿的身影消失在小路的尽头,他才慢慢的低下头,看着自己脚上的皮鞋,低声说道:

没有你在身边,我已经不可能幸福。既然如此,我何必放下苦心经营的这一切?

允儿,如果有一天我站在权力的顶峰、如果有一天你落魄不再高高在上,你会回来我身边吗?

秦蓝的眉头紧紧皱起,眸色里突然现出一抹阴沉的狠厉之色。

允儿家里。

爸,你回来了。允儿牵着朵拉因家的时候,在门口碰到刚因来的林父。

恩,你哥来了没有?林父点了点头,边问边快步往屋里走去。

我出门的时候还没来,这会儿倒是不知道。林允儿将朵拉交给管家后,跟着林父快步走进了客厅,看见林允宁正坐在那儿陪林母聊天。

允宁,你跟我去书房。林父看见林允宁,连公文包都没放下,便大步往二楼书房走去。

好。林允宁点了点头,和允儿打了招呼后,便跟着林父去了书房。

允儿,你爸这是什么事?林母看着丈夫和儿子的背影疑惑的问道。

换届选举的事吧,爸的呼声特别高,应该有希望连任。林允儿看着妈妈,想着选举投票的事儿,心里也有些紧张。

恩,你哥刚才也和我说了,让我最近不要出去打牌。林妈妈点了点头,看着女儿说道:允儿,这方面你比妈妈懂得多,你说妈妈还能做点儿什么?

林允儿看着妈妈想了想,对她说道:去孤儿院看望孤儿、去养老院看看老人、关心一下广场舞的大妈们、呼吁贫困区的孩子募捐什么的,都挺好。

但是若你平时没这些,突然来做,做秀的成份就太大了,还不如不做。林允儿从沙发上站起来,在客厅的来回走动了几圈,然后定定的站在林母的面前,眸光莹亮的说道:这段时间,你早上去菜场买菜,别带阿姨,就自己去。

然后晚上呢,去跳跳广场舞。我到时候安排两个记者,偷拍两张,放到新闻上面。虽然你不涉政,但一个娴良淑德、有着正当爱好的贤内助,还是很给爸爸加分的。

林母看着女儿,点了点头:你去帮我整整衣服,拎几套适合买菜穿的、适合跳广场舞穿的衣服出来,可不能太张扬了。

成啊,妈妈,有首歌是怎么唱的来着:军功章啊,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你真是爸爸的好妻子咧!林允儿见妈妈这么紧张,说风就是雨的样子,不由得取笑起来。

你这丫头,都多大了,说话没个正经。你爸在上头和不在上头,可大不一样。林母用力的瞪了女儿一眼,琢磨着还能在哪些方面,给丈夫一些助力。

林允儿看着妈妈认真的样子,嘴角的笑容越发温暖起来——爸爸妈妈的婚姻,谈不上有多少爱情、或者有多么甜蜜,可他们的这种相濡以沫,却是最平常的温情。

或许是从小生活在这样爱意满满的家里,所以她才会认为爱情是当然的事情、她才会执着于一份真爱而不愿意去将就——她相信,她是值得人去爱的。

只是,世上总有些阴差阳错,来打乱你固有的自信与平静,让你变得狼狈不堪。

她不愿意将就,是因为她对人生一直怀有美好之心,就算爱着的人不爱她,她也应该守着自己那份爱的尊严。

到现在,她才知道自己当时和秦蓝在一起,是一件多大的错误——害了自己、也害了他。

john,希望我今天晚上说的话,你能听得进去一些,希望在丢失自己本心的这条路上,不要走得太远。

eric,我不知道别的女人在爱了八年之后,还有没有力气去开始一场新的爱情,我想,在我有勇气开始之前,会一直守着对你的这份爱——有爱的女人,即使爱而不得,也能让自己有种超越现实的、美丽的力量吧。

我知道,爸,你放心吧。差不多一小时后,林父与允宁一起从楼上下来。

爸信得过你,这事儿也要小心。林父点了点头,在允宁走后,他也没有与妻女多谈选举的事情。

在他的心里,既觉得这些事情,女人家的帮不上什么忙;也不想因此给妻女压力。

爸,我觉得你一定没问题的!允儿看出父亲的情绪有些紧张,扯着他的胳膊娇娇的说道。

好了,爸的事情你们就别担心了。尽力了就行。能上就上,不能上,我也有时间多陪陪你妈妈。林父拍了拍女儿的头,作出一副豁达的模样。

是啊是啊。林妈妈也附和着。

一家三口坐下来,聊着一些家长里短的事情,让家里紧张的气氛略略缓解。

第二天,市女子监狱。

爸爸还没想到办法吗?邬倩倩看着秦蓝脸色阴沉的样子,声音不由自主的低了下来。

还有几个月就是换届选举了,他现在的情况比较紧张,你多理解吧。秦蓝低声说道。

要是我在里面呆足四年,我也不要嫁给你了,我以后会自卑的,所以秦大哥,我们还是解除婚约吧。在一天天的失望中,邬倩倩的心也渐渐的冷了下去。

胡说什么呢,我要是在乎这个,也不会和你订婚了。秦蓝的眸子里轻闪过一丝诧异的微光,在看着邬倩倩时,只是淡淡说道:你别胡思乱想,在里面也别和别人起冲突,争取自己减刑。

过段时间,我会安排一个人进来,和你一个牢房,让她照顾着你。本来想早些安排这事,现在风头也紧,有些不太合适,你再忍忍。秦蓝的声音温柔而低沉,而他眼睛里的狠意,却是邬倩倩这样简单的女人所读不懂的。

谢谢秦大哥。邬倩倩的眸子不禁微亮,只是她虽单纯,却也不傻,想了想对秦蓝说道:秦大哥,我爸是不是逼你什么了?

你身上有股气质,和允儿很是相似。秦蓝突然说道。

哦?邬倩倩的心微微一震,心里虽然难受,对他的选择却也放下心来——秦蓝实在是太会哄女人了:以这种理由,让邬倩倩相信他选择她,是带着补偿心理的心甘情愿,而不是为了邬父的权利。

爱不爱无所谓,只要不是利用,在目前来说,还是可以接受的。

看着邬倩倩沉默的眼睛,秦蓝淡淡的笑了。

在交待了一些不疼不痒的话后,便离开了监狱——既然下定决心走这一条路,那就把这条路走到底吧。

邬倩倩,我看你也慢慢的习惯了监狱的生活,那就不用出来了。

初春的阳光,带着南方城市特有的湿气和暖意,却打不湿秦蓝变得越来越硬的心。小说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