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33不想感动

公告区 . Chapter033 不想感动

一周后。

嗅觉灵敏的金融记者,似乎非常快的感知到投资领域的变化,各大媒体的财经头条在报道了Y视的标王之后,立即将镜头转向了一家曾经名不见经传的‘风投’(风险投资)公司。

【风投黑马,‘蓝顶’的漂亮出击】

【能源投资之争,‘蓝顶’凭什么能赢】

【高调的投资、低调的投资人——‘蓝顶’掌门人是谁】

【能源新政策结构的猜想,‘蓝顶’掌门人率先揭密】

“‘蓝顶’就是秦蓝吧?”林父放下报纸,看着邬父淡淡的说道。

“这个,我倒不清楚,只知道他确实在经营一家投资公司。”邬父的眼皮微微一跳,仍然镇定的说道。

“老邬啊,政府机要会议信息的泄露,如果不出事也就罢了,如果被有心人用来当作资本去赚钱,怕还是不妥吧。他现在是邬家未来的女婿,这事儿还是有几分敏感的。”林父看着邬父沉声说道:

“你还是提醒一下吧,现在是连任选举的关键时候,要真出了什么岔子,就不是不能连任的问题了。你可明白这其中的严重性?”

“这个人聪明得很,有别的渠道也不一定。不过你说得对,我还是得提醒提醒他,要真出了事,纪委第一个想到的,恐怕还是我。”邬父作势点了点头。

“恩,待选举完后,也好安排丫头那事儿,你多留心吧,别让这年轻人捅出什么蒌子来。”林父沉着脸,也没有揭穿他,只是拿邬倩倩的事儿点了他一下,希望他别做得太过份了。

如果是税收方面的政策提前泄露,让有心人钻了空子赚点儿钱,都还好说,必竟流程操作与报税的事儿,不至于弄多大。

这新能源,却是从上到下,被紧紧盯着的一个行业,如果有人举报这个‘蓝顶’公司利用政策进行不正当竞争的话,不仅‘蓝顶’公司要受查,信息泄露的源头也一样要被查。

林父想到这里,微微皱起了眉头,示意邬父离开办公室后,便喊来了秘书小张。

…………

“副市长,这是您要的,上个月的新能源政策会议备忘录。”小张拿着一个普蓝色文件夹,打开后递给了林副市长。

林副市长接过文件夹,仔细的翻看着,旁边的小张也安静的站着,静静的等着林副市长接下来的交待。

半晌之后,林副市长才缓缓抬起头来,看了小张一眼后,沉声说道:“拿下去吧,没事了。”

“好的。”小张对林副市长今天的态度有些奇怪,但仍然接过了文件,快速的离开了副市长办公室。

林副市长的眉头却皱得更紧了——与会人员一共有八个,他自己是主持会议的人,其它三个能源办的部长、三个国企的老总,然后就是邬父。因为能源结构调整,涉及到国企和放下经营权的那一部分的税收比例调整。

若说谁把这个政策泄露出去对自己最有利,抛开秦蓝的身份外,邬父其实是最没可能的。

想到这里,林副市长又让张秘书送来邬父和三个能源部长的资料,细细的研究着——在心里掂量着,谁会是自己最铁的支持着、谁又会在出事后顶不住压力将自己出卖、自己连任后,又有谁是不能继续再用的。

四份资料,看了几乎有大半天的时间,林副市长才做了决定,将资料交给小张,让他还给人事科后,拿起车钥匙离开了办公室。

第二节,子夕?坦呈投资人的身份

在许诺这边,还有六天时间,就要向B市文宣部提报竞标书了。

经过反复的比较和犹豫,许诺终于还是放弃了去揣测政府意图的方法,完全以自己对这个城市的理解,来设计整个推广方案。

或许莫里安说得对,在创意思路和技术同等的情况下,谁的思路越接近买家的本意,谁胜出的机率就大。

但揣磨心思去迎合,也确实不是许诺的优势,与其在这方面白白的浪费时间,让自己做出来的案子没有特色,还不如坚持自己的思路和风格。

所以在确定下思路后,做创意案的时间,实际上只有5天,而这5天时间,还有公司情况介绍、公司资本情况、此次竞标价格等一系列实际的资料要准备。

所以许诺基本上是忙了个焦头烂额。

“张姐,顾氏的案子最近忙吗?”许诺敲开张玲办公室,在她对面坐了下来。

“广告片完成后,媒体计划也已经提交给洛总监了。具体执行由他来安排。现在手上的工作,就是五年品牌规划的修改,这个需要和顾总、洛总监反复沟通才能完稿。”张玲放下手中的工作,起身给许诺倒了一杯茶后,回到坐位上看着她说道:“所以我现在是把各类案例和要能性、以及我们的专业建议准备好,再按进度和顾总、洛总监约时间。”

“恩,我想请你临时帮个忙,做公司简介和宣传短片的设计。大约五天的时间,有问题吗?”许诺点了点头,看着她问道。

张玲翻了翻桌上的日历表,想了想说道:“可以,你先把资料和要求、还有你的想法发给我,我先构思。我今天去和洛总监商量一下,手中工作暂时延后的事情。”

“太好了,我才做完整体的构思和选材,那时候倒可以顾及一些其它工作,接下来一周开始做具体的创意,可真不能一心二用了啊。”许诺笑着说道。

“你那可是大事,其它事情都要为它让路才行。你就放心吧,做企业宣传片,我有经验。”张玲爽快的说道。

对于许诺将在本市做案子的机会让给她,而她自己为了案子,连过年都没有回家,让张玲特别的感动。

况且也知道这次B市的竞标,可以说是公司成立以来最重要的事情,黄总也开会强调过了,在竞标期间,所有的工作都为这件事情让路,只要是和这个项目有关的事情,都优先处理。

所以张玲欣然接下了这件事情——如果她做的企业宣传片,能为这次的竞标加分,对她来说,也是件令人得意的事呢。

“谢谢张姐,我这就把资料发给你。”许诺笑着站了起来,朝张玲做了个OK的手势后,转身离开她的办公室。

…………

许诺回到办公室,将资料整理之后发给了张玲。刚发完邮件,便接到了顾子夕的电话:“在办公室吗?”

“在的。”

“方便到我办公室来一下吗?”

“……”

“工作的事情,我去B市刚回来,关于城市宣传片的事,和你沟通一下。”

“好。我现在过来。”

许诺不禁微微疑惑——城市宣传片的事,和他有什么关系?他这是帮自己在跑关系吗?

…………

顾子夕的办公室,与以前没有太大的变化。

如果硬要说有什么不同,就是落地玻璃窗边,多了一排花瓶,里面插着新鲜的百合——阳光下开得灿烂的百合花,与这个装修风格过于冷硬的办公室,似乎有些格格不入。

又似乎让这个明显男性化的办公室,多了几份明媚的味道。

“现在是习惯喝咖啡,还是喝茶?”顾子夕看着站在门口的她,站起来轻声问道。

“咖啡吧。”许诺从那一排百合上收回目光,快步走到他的办公桌前——那张曾经在报纸上出现过的合影,赫然摆在他的桌面上。

“与你的合影,我只有这一张。”顾子夕轻轻摇了摇头。

“找我什么事?”许诺没有接他的话,在办公桌前的椅子上坐下来的,沉声问道。

顾子夕的心中微微叹息,便也不再提和一切和过去有关的话题,在打了内线电话,交待林晓宇煮咖啡后,看着许诺轻声问道:

“记得你刚加入顾氏的时候,我和你谈过品牌与市场分开的事?”

“记得。”许诺点了点头——顾子夕当时为了吸引她加入顾氏,承诺她在熟悉公司的业务后,将品牌策划与市场执行团队分开,由她独立负责品牌策划团队。

后来因为她在顾氏呆了不足半年就离开了,所以这件事情也不了了之。

而巧合的是,顾子夕在公司内部虽然没有将品牌和市场分开,但仍按原计划,让策划部分的工作外包了出去。

因为黄宪的投资公司,也参与了顾氏股份重组的风险投资,所以在顾子夕有意将策划外包、黄宪有意成立广告公司的同时,两人达成合作,几乎是一拍即合的事情。

而且,‘品尚’成立后所接的业务,除顾氏外,还有两家也是黄宪的投资公司的客户。后开发的只有‘景园’一家。

所以这样的业务资源,也正是许诺对这家新公司有信心的原因所在。

…………

那么现在?

顾子夕提到这件事的原因是?

许诺眼珠微转,看着顾子夕半晌,轻声问道:“你不会告诉我,‘品尚’是你投资的吧?”

顾子夕见她一下子便说出了真相,不由得失笑:“女人太聪明了,会让男人没有成就感。”

“为什么不告诉我?”许诺低头轻笑,想了想又说道:“是怕我过强的自尊心作崇,拒绝加入公司?”

顾子夕直直的看着她,见她脸上的笑容依然轻松,心里微微松了口气,点头说道:“是的。你对我的拒绝从我第一次邀请你加入顾氏开始,几乎是习惯性的。”

许诺轻轻摇了摇头,看着他坦诚的说道:“想必你看过我决定之前,给黄总的分析报告了。不管投资人是什么用意来请我,我只看自己是否值得。”

“最后的结果你也看到了,我值得你们用这样的代价来聘用,对吧。”许诺侧着头,看着他笑得眉眼弯弯的,似乎对于这件事情,心里没有一点的芥蒂。

“当然,你是人超所值。”顾子夕这才完全的放下心来——一直忐忑怎么和她解释的事情,竟然这么轻松就解决了。

在工作上,她向来都自信。

以工作能力、工作价值来说,她无需任何人的施舍与照顾。

“其实成立这家公司的初衷在于,顾氏的品牌策划需要更专业的团队去做,同时我也看中了老黄手里的企业资源,在将公司品牌专业化的同时,又能利用手中现成的资源赚钱,这是我基于一个商人的商业考虑。”

“所以我出的是资金、老黄出的是资源、你出的是技术。不可否认,我们三个人的配合,就如‘品尚’的‘品’字一样,形成了一个稳定的三角结合。”顾子夕看着许诺笑着说道。

“多多少少,也有我的原因在里面吧?否则,在谈合作的时候,你怎么不敢露面?”许诺看着他,一针见血的将问题的关键指了出来。

顾子夕看着她,不由得轻声叹息:“许诺,女孩子有时候真的不要太聪明,会让男人有压力。”

“别的男人或许就会,你呢,不太可能。”许诺笑着摇了摇头,看着顾子夕说道:“顾子夕,我不是那么不识好歹的,其实,应该感谢你的。”

“不是这样想的。”顾子夕摇了摇头:“过去不让你知道,是因为我们之间的关系太脆弱,有太多的误会,我不想再冒被你误会的险。”

“后来没告诉你,是因为实在没有必要把这件事单独拎出来说。”

“现在告诉你,是因为我和老黄对这次的B市城市宣传片都非常重视,我们希望集所有的资源在一起,把这件事情做成。”

顾子夕定定的看着许诺——全部说出来后,真的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想来,他仍然小看了她吧。

“好啊,说说看,你这次去B市有什么收获。”许诺微笑着看着他,脸上一片自然的轻松。

她的心里自然是感动的——这么个霸道强势的男人,为她做了这许多的事情,不仅没有告诉她,反而担心她知道会责怪。

这样的小心冀冀,哪里还是她认识的那个顾子夕?

这样的全心对待,就算她过强的自尊仍让她隐隐难受,却怎么能去责怪?

只是,他越是这样,她就越清晰的看到两人之间的差异——若是林允儿那样的背景,他只需要大大方方的说明就好了,何苦这样藏着掖着呢?

维护对方的自尊,向来是强者对弱者的姿态。

她明白。

…………

顾子夕看着许诺说道:“既然说清楚了,我就不用再避讳去公司走动了。下去吧,老黄在会议室等我们,一起商量商量下一步的工作。”

“好。”许诺点了点头,拿起笔记本站了起来,与他一起往外走去。

公司的老同事见他们并肩走出来,都低头工作并不说话——关于他们的传言实在太多太多,而他们之间的关系,却又如同雾里看花,怎么都看不清。

对于这个五年来没有任何绯闻的老板,一出绯闻,就是这么的惊天动地——又是旧爱、又是儿子、还一年之内上了四五次头条。

让这些近在身边工作的员工们,着实有些接受应接不暇了。

只是,看着老板与这个许小姐的相处,又让人没有任何暧昧的暇想——没有夸张的甜蜜、没有成天腻在一起,他们之间那种淡淡的亲昵,让人只觉得温暖。

…………

“你们说,许诺会不会成为我们的老板娘?”

“废话,儿子都四岁了,早晚得在一起。”

“我看老板有些搞不定。”

“我们老板没有搞不定的事,不信我们打赌。”

“懒得和你说,什么事都能摊上个赌字。”

“不敢赌就直说……”

…………

在他们离开后,办公室立即响起了热闹的低语,不过,对于自家老板,他们的话还是不敢太过份就是了。

第三节,许诺?不想被感动

看到顾子夕和许诺一起进来,在会议室等着的黄宪不禁眸子一亮,知道顾子夕一直顾虑的事情已经解决了。

当下笑容立即堆满了脸:“要不要让洛简一起过来?”

“不用,两个公司的事还是不要掺和在一起。”顾子夕摇了摇头,与许诺一起坐了下来。

“让张姐一起过来吧,我早上才和她说,公司介绍这部分的资料由她来做。”许诺看着顾子夕说道。

“好。”顾子夕点了点头。

许诺这给张玲发了信息,让她带上自己刚发给她的资料到会议室来。

…………

在等张玲的同时,许诺与顾子夕交流了现在准备的情况,在张玲过来后,顾子夕便将这次去B市的情况,做了详细的解读与分析:

“这次同时参与竞标的有六家广告公司,只有两家公司有国际背景,我括我们在内的四家都纯粹的本土公司。这个比例说明,政府更倾向于用本土公司来做这个项目。”

“那么,为什么又要挑两个国际背景的公司参与投标呢?据我分析,是想通过他们的提案,来了解国际化广告公司的创意水平、国际视野,用以拉高挑选广告公司的水平线,同时找到国际公司与国内公司的水平及技术差距,在之后的创意中,想办法弥补。”

“这个弥补方式,就是从国际公司中,挑选合适的人参与——他们只出技术和观点,主要的创意思路和表达方式仍是国内公司。这样既然保证了本土的特色,也有了国际化的视野。”

“所以,我们实际的竟争对手,只有另三家本土公司。”顾子夕看着许诺问道:“想必你已经研究过这五家广告公司的优势与特点,那么现在,放弃另两家,重点关注那三家本土的公司。”

“这三家本土公司,‘华衣’的创作大气,公司在业内名气很大;‘西园’的创作精致,接单挑剔,几乎只接外企的单,所以业内对他们的争议很大;‘风尚’则时尚前卫,风格多变,接的单也是五花八门,没有明显的特色,这个没有特色的特点也让他们的适应性非常强。”许诺打开笔记本,大致介绍了一下三家公司的特点。

“这次我去B市了解到,‘华衣’已经启动了政府公关程序,从媒体的隐性宣传、到与政府偶尔的接触,每一步都显得小心而精心;‘西园’倒是没有动静,只是埋头做单;而‘风尚’的动作则大了许多,已经安排了关系进行内部公关。”顾子夕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从政府那边的反应来看,前期的公关几乎都没有用,现在的副市长和文宣部长,在这样的大事上,根本不敢放低标准。”

“所以,前期的点对点攻关,基本上不需要。那我们要做的是什么呢——在实力上,公司宣传册的打动人心程度、给出的创意的质量、竞标的价格、参与的团队实力,这些是最重要的;”

“当然,在投标书之前,也不能如‘西园’那样毫无动静,我们的外围公关应该放在实力与用心这两方面。”

“所以我的意思是,整个创作团队直接去B市工作,一来表示我们的重视、二来消除掉我们是南方公司,没有花更多精力了解城市的顾虑、三来表示我们拿下这个项目的信心和决心。”顾子夕说到这里,轻轻皱了皱眉头:“只是许诺才从三亚回来不久又出去,会不会有些不方便?”

“我觉得你的建议很好,我没问题。”许诺点了点头,看着顾子夕说道:“张姐就临时调拨到这个项目里来,在投标的前一天过去即可,因为她要做的是公司介绍,所以呆在公司做反而合适。”

“提前两天吧。”顾子夕对张玲说道:“竞标书由我来做,我和张玲提前两天过去,将整个方案过一遍后,还有修改的机会,然后再交给专业公司去打印成册。”

“恩,好。”许诺点了点头。

“那就这样确定下来,那边就安排离市政最近的酒店,在里面租一间小型会议室做工作间,工作和住宿都方便。”顾子夕合上面前的笔记本,将项目的分工和后续安排确定了下来。

许诺想了想,似乎犹豫了一下才说道:“卓雅的莫里安,会参与个人创意的提案,以他的创意能力,最后被选中的可能性非常大。”

“所以我的意思是,我们的整体提案,与他的个人提案,做关键部分的融合,一来在创意思路上有所扩展,二来也能增加提案的说服力。而且,之前我们的创意选材,与他也有互相沟通。不知道,你的意见如何?”

顾子夕的眸光微微闪了一下,没让她等太长的时间,便点头答道:“你认为最合适、最舒服的工作方式,你都可以自己决定,我没有任何问题。”

“我知道了。”许诺轻轻点了点头。

在顾子夕离开会议室后,张玲奇怪的问道:“顾总他?”

“是我们公司真正的大老板。”许诺笑着说道。

“哦~真是太历害了,服务了自己公司,还顺便赚钱,这是抢钱的节奏啊。”张玲夸张的说道。

许诺笑了笑,拿着笔记本起身,和黄宪打了招呼后,便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

邮箱有提示,有莫里安的邮件过来,许诺只是轻瞥了一眼邮件提示的信息,心思却没办法集中到工作中去。

在顾子夕的面前,她半点情绪都没有表露。可她的心里,却无法做到波澜不惊。

她和他之间,相互都没能完全的放下、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儿子,他又用声明召告了天下他们之间的关系。

而现在,工作上又是这样的纠葛不清。

他们之间,该怎么办?

许诺起身关上办公室的门后,让整个人窝进沙发里发着呆——顾子夕,我多希望,能在自己最美的年华遇到你,而不是在人生最狼狈的时候;

顾子夕,如果我们的相遇只是一场单纯的交易,我或许会更坦然一些。

只是,人生没有如果——必竟,我没能在自己最好的时候遇上你;必竟,我们的爱情是从交易开始的;必竟,你太耀眼而我太平凡;必竟,爱情不是人生的全部。

“子夕,我不想再被你感动、也不想再被你打动,可以吗?”许诺抓起电话,给顾子夕发了一条莫明的信息过去——她知道,他看得懂。

他的确看得懂,久久以后,他回过来的一个‘好’字,格外的沉重,看得她满眼的泪意汹涌,却又努力的保持着脸上从容的笑意。

这次项目以后,她想她还是该离开,只有完全的离开,他们才能开始自己的生活,而不会因为心中的不舍,反复纠缠。

…………

第二天。

“这才回来几天呢,又要走?”许言帮许诺收拾着行李,皱眉说道。

“恩,要是顺利,接下来一整个月,都得在那边了。如果不顺利,倒是一周后就可以回来。”许诺笑着说道。

“有时候觉得,找个男人依靠依靠,也是不错的。”许言看着妹妹的行色匆匆,不由得叹息。

“男人?哈,你以为人人都是季风呢。”许诺轻笑,从许言的手里接过行李箱,仔细交待了她在家里要注意的事情和中药必须坚持后,便拖着行李箱走了。

“大老板来送,真是受宠若惊啊!”许诺下楼,便看见黄宪坐在车里朝她招手。

“是更大的老板委托的,我也受宠若惊啊。”黄宪笑着,推门下车,帮她将行李接了过去放在后备箱里。

“明明自己想送,却又憋着不肯过来,打了几个电话问我到了没有、问见到你没有。”黄宪用力的关上后备箱的盖子,看着许诺意有所指的说道:“小许呀,子夕也是挺不容易的。”

“恩。”许诺微微笑了笑,淡淡说道:“所以我很努力的工作啊,咱们公司的业绩做起来了、赚钱了,他的辛苦就都值得了。”

黄宪见她不愿意提顾子夕感情的事情,只得轻轻摇了摇头:“你这丫头,不知道在倔什么。”

许诺只是笑着,绕身过去上车坐在副驾驶,拉好安全带后,看着黄宪说道:“‘景园’的案子,我安排三三在跟进,她有什么搞不定的,您安排张姐帮她一下,这个星期,我大约不会和公司联络了。”

“你放心去吧。”黄宪点了点头,见她一副只谈工作的模样,便也不再提其它的话题,发动车子,平稳的往机场开去。

…………

许诺在酒店住下后,便即给文宣部长发了信息:“文部长,我是‘品尚’的小许,我今天刚到B市,结个方案做创意确定,您有什么指示可随时联络我。”

大约十五分钟后,许诺收到文部长的回复:“收到。”

看着几个不带任何感情的文字,许诺不由得笑了——她发这条信息,只是为了告知文部长:公司对这件事情非常重视,她们的创意也务求更接近城市气质。

原本没打算文部长会回信息,而现在回的这条信息,虽然冷淡而简短,却也传递着丰富的信息——他收到的是什么?是她要传达的信息。

这也就反射着另外一个重要的讯息——文宣部对于参与竞标的公司动向,都保持着关注。

那么,在做小动作的、在埋头做事的、在打关系的,他们定然也是清楚的——还好顾子夕过来两天,将其它公司的动向摸清楚了、也将上头的意思给分析了个七七八八。

看文宣部的态度,她们现在的安排,显然是最合适的——稳扎稳打的将提案本身放在第一位。

“和文部长联系过了,保持现状即可,后面重要关注标书与提案内容。”许诺发了条简讯给顾子夕后,抬腕看了看时间,便去洗澡睡觉——明天莫里安会过来,两人会一起将之前的思路进行整理串连,将个人与公司方案要重合的部分,做一个确定后,便开始各自的创意提案。

时间说紧也紧,说不紧也不紧,只要灵感来了,其实一天写方案、一天修改就够了;如果灵感不来,给你四十天也不够。

所以说到底,时间不是问题,灵感才是问题。

…………

第二天,酒店会议室。

“你准备用什么形式来做提案?”许诺看着莫里安问道。

“点式。”莫里安答道:“不做完整的叙述,只做单个镜头的描述,首先有大结构,大结构之下,对每个版块做定位和感觉设定描述,然后在每个版块里挑选两到三个点,做不同的创意表达方式。”

“也就是说,有整体的创意结构,但没有整体的创意表达方式。这样的提案方式,一来表明创思路的完整性,并不因为零散的镜头而显得没有整体感。”

“而后面的单个镜头,加起来大约会有10个左右,也就是说,可以通过这十个镜头,传递十种表达方式。”

“两相结合之下,既有整体性,也有创意模式的不同展示,能够完整的表达提案者的思路和能力。”

许诺微微皱起眉头,想了想说道:“可是我这边的形式,是一个完整的提案形式,因为我是公司提案,创意结构性比技巧性来得重要。所以,我们两个的案子要怎么结合呢?”

“你选取的是历史、发展、梦想三个维度,我同样也是选取这三个维度;历史和发展是过去和现在,这个是既定的东西,没办法改变,所以这两个维度最能体现创作者的新意,这两个部分我们分别做。”

“在梦想部分,是政府要向外界宣导的主要部分,这方面的共识,就显得非常重要了——我们在梦想上能达成共识,说明我们对这个城市的未来有共同的认知。这种共同,就是‘品尚’公司和我个人创意联合的意义所在。”莫里安将PPT翻到梦想的关键词部分,对许诺说道。

许诺用手托着下巴,看着投影屏幕说道:“那我们就做各自的,最后就融合部分,做一次沟通和修改。”

“是这个意思。”莫里安点了点头:“完了之后,交换修稿。”

“想着还有你给我修稿,顿时一点儿也不胆怯了。”许诺笑着说道。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拍马屁了,你做‘景园’的案子也没见你胆怯。”莫里安笑着摇了了摇头:“开始吧,时间还是挺紧的。我让人给你送了零食过来,大约十五分钟可以到,我就先回房间了。”

“知道了,谢谢莫里安。”许诺的心不由得一暖,抬头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

“好了,加油。”莫里安只是温润的笑了笑,抱了自己的电脑转身离开。

…………

在酒店里,两人各守一隅,开始了自己的思索和创作。

许诺在收到服务人员送来的零食后,她脱了鞋盘膝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着片子,一边在电脑里将自己的思路录了进去。

莫里安在房间里,指尖点燃一支烟,时而看着窗外旧城的古老城墙、时而回到坐位上对着电脑就是一阵猛的敲打。

时间在忙碌中不知不觉的流逝着,窗外的阳光从明亮的白到温暖的黄,慢慢的变了颜色。

莫里安将电脑里的文字又重新整理一了遍后,再抬头看窗外,才惊觉一整天的时间,这么快就过去了。

“许诺,该吃晚饭了。”莫里安边打电话边往外走。

“我买了面包和蛋糕,你陪我去长城。”电话里,许诺的声音一片清亮。

“找不到思路?”莫里安说着,已经走到工作室的门口,推开门,许诺正一手拎着食物袋,一手拿着电话往外走来。

看见莫里安,许诺笑着放下了电话:“不是找不到思路,是已经有思路了,但那种感觉在脑子里呼之欲出,却找不到准确的表达方式。”

“恩,去吧。”莫里安理解的点了点头,帮她关上工作室的门后,与她一起往外走去——与她共事近两年的他,完全知道她的工作方式。

她的这种瓶颈状态,一旦打通,出来的案子,将会相当的惊艳。

…………

“想去哪一段?”莫里安开着租来的车,看着许诺问道。

“山海关。”许诺边吃着面包边说道。

“恩。”莫里安点了点头,加大油门,迅速的朝山海关方向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