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34隐隐嫉意

Chapter034 隐隐嫉意

“长城万里跨龙头,纵目凭高更上楼,大风吹日云奔合,巨浪排空雪怒浮”,说的是山海关的老龙头一段,其他书友正在看:。

莫里安和许诺,开车大约三个半小时,由市区到了山海关。

夜色之下,一轮明月高悬,古长城青砖厚墙,颇有几分古战场的肃杀之气——如黑幕般的夜空、如银盘似的明月、蜿蜒着不见尽头的城墙、关外乱石野草在风里萧瑟。

站在城墙上面,颇有股穿越之感。

“那边好象还有人。”莫里安轻声说道。

“你别吓我,大晚上的难道有人和我们一样来找灵感?”许诺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朝着莫里安指的方向看去。

果然,几个碧发金眼的境外游人,正往这边走来。

“看来既不是穿越、也不是鬼魂了。”许诺不由得吁了口气,轻笑起来。

“脑袋里成天在想些什么呢。”莫里安摇了摇头,伸手抓住她的胳膊往前走去:“好象是迷路了。”

“恩,去看看。”许诺点了点头,拉了拉被风吹开的衣领,与莫里安一起往前走去。

…………

“Someoneiscoming。”(有人来了。)

“Oh,verygood。”(真是太好了。)

“Sir,howdoIgettotheparkinglot。”(先生小姐,请问怎么去停车场。)

如获救星的夸张表情,让莫里安和许诺大乐。

上前一问,原来想寻找明期修建的水上长城景观,所以和旅游团走丢了。

“水上长城还要再往前走,在九门口一带。而且,因为地势变化和自然的侵蚀,有一些已经成了水下长城,比如说潘家口一段,以观光的眼光来看,水下长城自然比水上长城更让人期待。”莫里安告诉了他们往回走的路线后,大致介绍了一下关于长城每一段的特点所在,流利的英语,让许诺都不敢接话——

好吧,她大学也是考过了四级的,但六级愣是过不了。至于口语,也仅限于日常交流而已,象介绍景点这种有极强专业词汇的交流,她则完全哑口。

“帮我问问,他们帝都、看长城是什么印象?”许诺汗颜的同时,不由得灵光一闪,扯着莫里安的衣袖,让他现场采访。

莫里安眸光微闪,笑着点了点头,当下和那几位旅游爱好者们一起往停车场方向走去,边走边聊着——许诺只和他说了这一个问题,他已完全了解了她的意思,将她心里想问的问题,都逐个问了个遍。

“Thankyouverymuch!”(非常感谢)

“Thisisaveryromanticlover!”(你们是很浪漫的情人)

听到这样的话,许诺有一瞬间的尴尬,在莫里安淡如轻风的微笑里,又觉释然。

…………

“还要上去吗?”莫里安问许诺。

“恩。”许诺点了点头。

“好。”莫里安笑着,转身与她一起延着原路往上走去,其他书友正在看:。

“不了解,就会有许多误会,比如说,他们眼里的京都,只有长城和故宫。以他们的视角来看男女关系,应该更为客观,却仍然认为我们深夜一起到此,必然是恋人。”莫里安边走,边说道:“所以说,我们要呈现地历史,是真正的历史?还是世界眼里的历史?包括现在的帝都,在描述时,视角应该又有什么样的变化?”

莫里安将旁人令人尴尬的误会,融进了创意的思路里,娓娓道来,让两人间仅余的一点尴尬也完全解开。

“刚才让你问的那些,只是我一闪念的想法,诚如你所说:历史的,应该是真实的再现。可是,我们再现的,和世界的眼光所看到的,就是一样的吗?”

“你说的真实,在别人看来是浮夸;你以他们的眼光去表达,却又距真实太远。这样的矛盾,又要怎么调和?”

许诺将思绪从那人的玩笑中移开,看着莫里安半晌,仍觉得有思路,但不清晰。

“上去坐坐,吹吹风,或许能吹开你的思路。”莫里安笑着说道。

“走吧。”许诺也笑了,将手插在棉衣口袋里,一步一步往上走去,直到走到这一段的顶端,才喘着气停下脚步。

抬头看着寞寞夜色里的一弯如勾明月,习习的夜风,吹在渗着汗的身上,只觉一身冷意。

许诺走到一片凹下去的城墙外的乱石堆里坐了下来,抱着膝,慢慢闭上了眼睛。

莫里安静静的坐在她的身后,与她一样,慢慢的闭上眼睛,感受这夜色里,冷风吹过着夜空、吹过草尖、吹在他们发上的声音;静听远处的海面,暗涌潮动时如千军万马奔腾的声音。

直到远处不知名的鸟儿叫出声来,莫里安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许诺:夜色如辉里,一脸的沉静平和——此时此刻,她离他这么近、又那么远。

一直都在身边,却又从未真正靠近。

“许诺,晚上冷呢,该走了。”莫里安静静的看了她半晌,才站起来轻轻走到她的身边。

“我脑袋里有许多的画面。”许诺睁开眼睛,看着月光下的古城,轻声说道。

“却那边风小点儿的地方记下来。”莫里安点了点头,两人一起往回走去,到了一处城墙较高处,风明显的小了许多。两人才又找了石块坐下来,各自拿起随身的纸笔,快速的写画着。

大约半小时后,两人同时抬起头来,看着对方了然而笑:

“我的好了。”许诺收起纸笔站了起来,将手捧在唇边用力的呵着气:“北方就是北方啊,三月了还这么冷。”

“呵气成仙,在深市可是体会不到的。”莫里安将纸笔收好,看着她被冻得袖袖的脸和手,眸色不由得微微暗了暗,却仍是淡然从容的与她并肩往下走去。

如果更加的接近、更多的心疼会让她越离越远,不如保持着这种让她舒服的距离吧。

一路上,两人浅浅聊起公司的一些往事、还有对这次竞标的一些看法,淡然的默契里,似乎又回到了初识的昨天——时间在他们之间,似乎从未走远过,一如她的期待,他是她的良师益友,他一直都在她的身边。

…………

三天后。

顾子夕和张玲过来的时候,许诺和莫里安都不在酒店。

“501的许小姐、507的莫先生,一早就出去了,好看的小说:。”大堂服务人员查了一下,对顾子夕说道。

“他们一般什么时候回来。”顾子夕的眸色暗沉,话中有话的问道。

“这个不清楚,每天都不一样。”服务人员摇了摇头。

“好的,谢谢。”顾子夕的眸色不由得沉得更深了——每天都不一样?也就是说每天都会一起出去。

他知道许诺在工作上对莫里安的依赖,也相信她对他感情的单纯,但他们如此的亲密,他还是难受了。

“顾总?”张玲看着他阴沉的脸,小心的喊了他一声。

“先回房休息一下,约好许诺和莫里安,我通知你。”顾子夕朝张玲淡淡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后,便拖着行李箱,往楼梯间走去。

顾子夕沉着脸,拖着行李箱回到房间后,站在窗边拿起电话,想了想却又放下——似乎不应该去干涉她的工作、她的生活。

难受,是自己的事,何苦让她也跟着难受呢。

顾子夕摇了摇头,点上一支烟后,回到房间的书桌旁,打开电脑开始工作——似乎,心里的难受,只是一瞬间闪过的念头而已。

投入工作中的他,似乎是心无旁骛。

…………

“方老师,您说,我们拿出来的东西,应该是原本面貌的呢?还是别人眼中的模样呢?”

“为什么只能二选一呢?”

“恩……我们给这段片子的时间只有一分钟。”

“你做片子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完整的表达自己?还是为了把时间塞满?”

“恩……我明白您的意思了。”

…………

在方京华的四合院里,三人边喝着酒,边聊着片子的事情,三巡酒过,在这种微熏的感觉之下,在方案里取舍不定的东西,在许诺的脑袋里只留下印象最为强烈的东西。

“我们学京剧,在正式上戏前,是不需要有任何想法的,你只管把基本功练好,反复的练,让你怎么唱你就怎么唱。”

“等你的身段练好了、唱腔也练好了,再有师傅给你讲戏,这时候你才要加入感情和领悟去唱,这时候你的表演就是浑然天成的。”

方京华看着许诺,笑容里有些回忆的寂寞,更多的却是对京剧放不下的热爱。

“我知道了,先客观、后主观、再创作。”许诺似有所悟的点了点头。

“你说的我倒是不懂,或许就是你悟的那个意思吧。”方京华笑了笑,站起来看着莫里安说道:“她有些醉了,你们也该走了。”

“谢谢方老师。”莫里安点了点头,伸手扶起许诺,扶着她慢慢往外走去。

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方京华久久没有移开眼去——嘴角的笑意,却显得有些凄凉。

…………

“回去还能工作?”莫里安看着许诺不禁摇了摇头。

“其实没喝多,反正我喝一杯与喝十杯的状态都是一样的,微醉。”许诺笑着说道。

“那好,今天你把稿子定下来,晚上将重合的部分沟通一下,明天最后一次修稿,好看的小说:。”莫里安点了点头。

“恩。”许诺点了点头,似乎想起什么似的,突然扭头看向莫里安:“唉呀,我忘了,顾子夕和张玲今天过来。”

“哦?他们负责的部分已经完成了吗?”莫里安看着她。

“是的,今天过来做整体对接。”许诺点了点头,对莫里安说道:“开快点儿吧,我得把最后修定的想法赶出来,否则得拖进度了。”

“恩。”莫里安点了点头,踩大了油门,车子快速往酒店方向开去——他心里隐隐的失落与发堵,表现上没有丝毫的显露。

…………

回到酒店,两人便回到各自的房间,开始将创意稿做最后的整理。

许诺拿出电脑盘膝坐在窗前的沙发上,将脑海里第一意识的印象,迅速的录入了进去。

“历史不是书上写的,而是人们眼睛看到的,所以,这些自以为是的镜头全部去掉。”

“B市发展的现代化,不应该只由建筑来表达,这样太过的物质化,所以文化的、经济的、政治的东西要加进去,同时突出政治——没有领导层正确的决策和方向,哪儿来的发展呢!”

“未来……”

“未来主要表现与民生有关的科技发展,以强调城市的发展是以民众的生存为重的。”

“空气质量、医疗发展、学术研究者的地位、说走就走的旅行、军事……”

门口的敲门声响了很久,许诺的思路卡在军事上面,低头想了良久,才决定将军事发展给去掉——她们做的是城市发展、而不是国家发展,而一个城市的发展,从国内到国外,应该都是忌讳的。

许诺对自己点了点头,在电脑里按下保存键后,这才起身去开门:“顾子夕,有事?”

“我敲了十分钟的门了。”顾子夕看着她打着赤脚,面色微熏的样子,不由得摇了摇头。

“真的吗?是感觉有人敲门来着,又象是幻觉。”许诺歪着脑袋想了一下,拉开门让他进来:“今天我去找方老师了,她本人,就象这坐城市的历史一样,感觉很厚重,但她自己表现出来的、和我们看到的,又自不同。而我看到的和她身边人看到的又不同。”

“所以我在想,如果我想把方老师成功的介绍给你,我是该用背景、数据分析后的资料?还是该用我自己直观的感觉?又或是综合别人眼中的那个方京华?”

“你认为,我要怎么介绍,才是你想了解的!”许诺走到窗边重新坐上来,抱起电脑看着顾子夕,完全一副沉浸到工作中的模样,一点儿也没察觉顾子夕或有的情绪。

顾子夕在心里轻叹了一声,一边感叹着这个小女人着实是没良心,一边又欣赏着她工作时格外美丽的模样。

“数据太客观生硬、直观太感性自我、只有综合不同人的评价,才是一个立体的、真实的人。”顾子夕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看着她认真的答道。

“OK,这就是我最后确认要使用的陈述方式!”许诺将电脑递给他后,坐回到沙发里,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笑着说道:“终于完成了。”

顾子夕看着她,宠溺的说道:“吃完饭后再回来看。”

许诺看着他的眼睛,眸光微微顿了顿,这才从工作的情绪中收回思绪,看着他摇头说道:“叫饭到会议室吧,我和莫里安还要把最后的部分对一下,好看的小说:。整体上,也请你和张姐提提意见。”

顾子夕的眸光微闪,却只是淡淡点了点头,抱着她的电脑从沙发上站起来:“好,我通知张玲去会议室。”

“好。”许诺仰头看着她,昏黄灯光下,柔润的脸庞一平淡然,只是眸子里些许的躲避仍没有逃过顾子夕的眼睛。

顾子夕微微一笑,拿着她的电脑转身往外走去。

“笑什么,莫明其妙。”听见关门的声音,许诺皱着眉头嘟哝了一句,软软的靠在沙发上看了会儿外面的夜景,这才起身舒展了下手脚,给莫里安发了信息后,便去了会议室。

第二节,创意?三人行的尴尬

许诺和莫里安去到会议室的时候,顾子夕和张玲正对着投影仪看张玲做的企业宣PPT。

“晚餐还有30分钟送过来,许诺你也看看这套PPT。”顾子夕抬头向莫里安点了点头,转头对许诺说道。

“好啊,莫里安也帮我们看看。”许诺点了点头,在顾子夕的对面坐了下来。

“顾总、张小姐。”莫里安与顾子夕和张玲打了招呼后,便在许诺的身边坐了下来,与她一起看向投影幕布里的片子。

顾子夕的眸色暗沉,却也只做未见,对张玲说道:“开始吧。”

“好的。”张玲点了点头,将PPT调到第一页后,开始讲整体思路。

…………

“通常标书的比例中,公司介绍占百分之十,项目提案占百分之六十五,报价预算占百分之二十五,所以我对比着顾总的报价预算,将公司介绍压缩在五页PPT里。”

“第一页是全页面的标准色,中国袖,中间是公司标准LOGO,右下角呈现翻页的阴影,这一页除了LOGO外,全部是空白,旨在强调第一视觉冲击,加深记忆。”

“第二页是我们合作的品牌LOGO大集合,将客户资料放在第二位,表达客户至上的合作理念。”

“第三页是公司服务范围的介绍,用发散式结构的图解表达方式,体现创意公司的创意思维特点,放弃传统的文字板块分类的刻板方式。”

“第四页是公司的资信信息罗列,正常的公司介绍可以不要这一项,但这是给政府的提案,公司资质会显得比较重要。”

“第五页同第一页相呼应,整页的企业标准色为底,艺术的‘品尚’两个字在右下角,在纵横两条相交的黑色实线托起;页面的中间是关于‘品尚’成立的故事,以及寓意,方方正正的印在页面的中间。”

“这套企业宣传册,将企业精神、服务理念、经营理念、社会责任、公司荣誉什么的,全部都拿掉了,一来我们不是来宣传企业的,而是来说服别人相信我们的,给以最容易记住的方式,最简单的材料呈现,以达到呈现、说服、记住这样一个记忆线路。”

张玲说完后,将画面停留在最后一页上,然后看着许诺问道:“许经理和莫总监看看,还有哪方面是我没注意到的。”

张玲面带着微笑,虽说是在征询意见,神情与语气里,都是满满的自信。

确实,极简的思路,让人看完之后,记忆最深的便是标准的袖色、公司的LOGO、以及服务范围。

许诺点了点头,笑着说道:“越是普通的东西、越是难做,难得张姐大胆的在五张纸里,还空掉两张。莫里安,你看呢,哪里还需要改改?”

“立意很好,又敢舍弃,所以应该是一个上乘水准的公司推介文案,其他书友正在看:。”莫里安点了点头,看着张玲认真的说道:“若硬要说哪里要改的话,就是合作品牌的LOGO大集合这一页、还有公司业务范围这一页。”

张玲见他说到,便将PPT翻到了那一页,边看边思索着,边等莫里安的分析。

“因为第一页和最后一页都是整面的袖,色彩饱合度相当的高,中间若再出现大面积的颜色,会有视觉疲劳之感。所以在业务范围这一页,我的建议是用纯正的白底,发散的圆形结构图,用袖色的边框,内空则用水印袖色,一来显眼、二来看起来简洁干净。”莫里安指着PPT说到。

“再翻到下一页:这一页就显得不太用心了,用的是所有公司在介绍合作企业是相同的方式,将他们的LOGO或商标凌乱的贴了过来。”

“与整体简约的时尚相比,显得有些格格不入。”莫里安看着了一眼顾子夕:“不知道顾总是不是这个感觉?”

顾子夕点了点头:“确实,好象是一个整体的册子里,放错了一张纸,让人想把它扯出去。”

莫里安不由得轻笑:“顾总说得很形象,就是这种感觉。”

“那要怎么改一下呢?”张玲的脸微微一袖,原本还觉得挺自信的设计,被他们这一说,倒显得有些东拼西凑起来。

莫里安微微一笑,毫不客气的直接说道:“与第三页相同的表现方式即可:用散发结构图的模式:以‘品尚’为中心,以虚线的方式向四周发散出去,连起另一端,则是客户的LOGO,底色水纹的客户企业标准色,主体是客户的LOGO或商标。”

“虚线的表述方式,在于呈现一种心态:客户于我们来说,不是拥有,而是合作互动。表现了对客户的谦虚与尊重。”莫里安说着,拿起手边的纸和笔,将自己所表述的意思画了下来,然后递给张玲。

“当然,我的意见仅供参考,最后要怎么表达,还是由你自己决定。”莫里安说完微微笑了笑。

顾子夕伸手拿过莫里安的手绘稿,低头看了一会儿才又递回给张玲:“按莫部监的意思改。”

“好的。”张玲点了点头,接过手绘稿后,关上了PPT,拿过自己的电脑,当场开始修改。

…………

在张玲修改稿子的时候,许诺便将自己的电脑接上了投影仪。

“这套方案共有33张PPT,其中三张是整体结构,30张取材提案。”许诺说完后转头看向莫里安:“不知道30张多不多?”

“你先讲,以内容定张数,而不是以张数来限内容。”莫里安轻声说道。

“好的。”许诺点了点头,将PPT打开后,开始讲解整个提案——

“整体以历史、现在、未来为结构,来对城市进行展示,其中历史是呈现、现在是展示、未来是梦想。因着三部分的定位不同,所以展示的方式、配乐、色调都会不同。”

“整个片子一共五分钟,而历史部分是一分半钟,我们选取的表达方式是:你眼里的B市——那么,这个你,就代表世界各地。”

“所以,我们用不同的语言说出”Beijing“两个字,以表示不同国家的人对B市的印象,目前选取的是9种语言、9个国家、9个城市片断。”

“九在数字里是最大,中国古代的皇帝也叫做九五之尊;所以选取这个数字也代表B市为国家首都之意,其他书友正在看:。”

“九个国家分别为:挪威、澳大利亚、美国、法国、德国、荷兰、爱尔兰、新加坡、韩国。这九个国家,前七个代表世界最先进的七个国家,后面两个代表亚洲国家。”

“九个城市片断分别是溢着热气的大碗茶、夕阳下的故宫、残破的古长城、半修复状态的圆明园、方方正正的四合院、油彩重墨的京剧、糖葫芦等等。”

“我们用不同国家的人、看到的不同的过去的B市,来传达B市在世界人眼里的印象:华丽、古老、沉重、伤痕累累。”

“这一篇的主色调为夕阳色,背景音乐以鼓乐为主,所谓晨钟暮鼓,表达的就是一个深厚却沉重的过去。”

“每章PPT的上面写的主题,下面写的素材,中间写的要表达的感觉、要传递的意图。”许诺转眸看向顾子夕:“这一篇的篇幅最短,创作的时间却最长,因为历史的东西在每个人眼里都不一样,我希望表达出来的,是大多数人心里的旧帝都。”

“是不是太沉重了些?”顾子夕看着画面说道:“面对全世界的人,我们希望展示的都是最好的。”

“看完这一分半钟会有这种感觉,但它只有一分半钟,画面马上跳跃到下一个章节,整体连惯的看下来,会是一种先抑后扬的感觉,会兴奋。”许诺坚持着说道。

“你继续。”顾子夕点了点头,让她继续往下讲。

“第二篇是现在,我们的表达素材是全方位的:政治的——人大会议的现场、国家领导人的出国访问,以此揭开第二篇的序幕,意味着城市的发展,从我们的领导班子开始;接下来是经济的——股票交易指数、中关村企业现状、企业快节奏的工作现场;建筑的——气势恢弘的奥运体育场馆、灯光下的鸟巢、夜灯里的Y视电视塔;学术的——座无虚席的图书馆、科研的实验现场;生活的——高雅的芭蕾舞剧、民俗的广场舞、传统地舞狮;”

“整个片子的色调为日光色,晨钟敲响、白鸽飞翔,翻开B市现代化的篇章,以动静结合的方式进行表达:除了建筑的是静态图片外,其它全用动态MV来表达。”

“整体要传递出来的是一个现代的、快节奏的、国富民强、有追求有享乐的国际现代化大都市。”许诺将片子停下来,看了一眼顾子夕和莫里安,见他们边看边思索着,便接着往下翻去——

“第三部分是未来,也就是梦想,这一部分我用的篇幅依然不大,舍弃了政治的方向,选取科技、医疗、民生、学术的角度来表达;比如说四D打印技术、比如说机器人进入家庭、比如说远程器官移植手术、比如说散在世界各地的游客等等。”

“除了政治和军事,我们从各个角度来表达:未来的B市,是科技高度发达的城市、是不逊色于世界任何一个一级城市的现代都市。”

“最后以‘京’体的‘Beijing’两个字为结束。”许诺将画面定格在最后一章PPT上,回头看着顾子夕和莫里安说道:“这就是提案的整体结构和表达方式。”

莫里安从她手里拿过鼠标,走到前面坐了下来,将用自动播放的形式,配上她做进去的音乐,一页一页的播放着。

第一遍,重头到尾不停歇的看到底;第二遍的时候,便会在某些章节上停下来,偶尔侧头与许诺交流一下,偶尔也会与顾子夕交流两句。

顾子夕在看到某些画面时,也会让莫里安停下来,与他一起讨论两句,然后再继续往下。

因着一个共同的目标,这两个男人似乎都放下了心里的芥蒂,全心投到提案的设计中去——或许,他们也都在从不同的角度,来欣赏和把关心爱女人的作品。

一时间,三个人看起来竟有种前所未有的和谐——比上次为了商业间谍案时的合作,更见平和,。

只是,莫里安与顾子夕之间的暗流涌动,却也只有他们自己能感觉得到——只能说,这两个人都知道许诺现在的态度,无谓之争,他们跟本就不屑;但心里对对方的不满与防备,却又是实实在在的。

他们之间的斗争,取决于各自的实力、取决于对许诺爱情的深厚、取决于许诺的爱情选项——他们,都明白。

…………

在看了第二遍的片子后,晚餐也到了,大家便边吃边聊,对片子的表达方式、想传递的主题、选择的意图,都一一过了一遍;

最后在素材上,莫里安和顾子夕各提了一些意见后,许诺一一记了下来。

许诺快速的吃完饭,便将两人的意见整理了,重新又回去看片子。

“许诺,吃了多少呢?”顾子夕放下筷子瞪着她。

莫里安只是低头吃自己的,并不说话。

“我?”许诺转头看着他,嗫嚅着说道:“我下午吃多了零食。”

“零食吃多了对胃不好,公司希望每个员工都有良好的生活习惯和健康的身体。”顾子夕看了她一眼,淡淡说道。

“哦,我以后注意。”许诺尴尬的应了一声,便回头去看片子。

一时间,整个会议室,便只有PPT里传出的音乐声,还有其它三人吃饭,偶尔的筷子碰到盘子的声音。

“你们慢慢吃,我回房间去改提案。”许诺在看完一遍后,关掉投影仪,收起电脑,对顾子夕、莫里安和张玲说道。

莫里安抬起头来对许诺说道:“最后一步分和我的提案有些差异,我会调整到和你同步,你稍后将完整的片子先发给我,改后再发一次。”

“好的。”许诺点了点头,与顾子夕和张玲又招呼了一声后,才报着电脑离开。

…………

“我吃好了,两位慢用。”在许诺离开后,莫里安也放下了筷子。

“慢走。”顾子夕点了点头。

在看着莫里安离开后,也放下了碗筷,对张玲说道:“这里收拾一下,你改好方案后,到我房间去,我们再一起过一遍。”

“好的。”张玲点了点头。

直到看到所有人都离开后,她才长长的吁了一口气——这三个人,工作的时候倒是挺正常的,一但离开工作,三个人之间就显得僵硬而尴尬。

“顾总是个强势的人、那莫总监脾气似乎要好点儿,不过,对于爱情这回事儿,脾气再好,也不能拱手让人吧。嘿,许诺,这么两个优秀的男人等着你选,够好运了哦!”张玲关上会议室的门,自在的吃了起来,心情比起刚才来,放松了许多。

第三节,修稿?和莫里安有关系吗

许诺和张玲的心情也差不多,那两个男人的气场都太强大,好在莫里安一直温雅低调,若是也和顾子夕一样,不分场合的要求她、提醒她,她可得多尴尬呢。

想到这里,对顾子夕的管她的习惯、对莫里安的懂她的回避,只觉一阵头痛——好吧,除了这一次,这两个人再不会有交集了。

当下长长的叹了口气,抱着电脑回到窗边的沙发上,将PPT发给莫里安后,便开始一边改片子,一边揣摸顾子夕和莫里安提出的意见,。

却在动手修改时才发现,两个人的意见完全的相反——顾子夕建议修改的是历史部分,觉得过于沉重与古老,建议将色调修得明亮一些,图片可以用原来的素材,但要选完整华丽的图片。其它方面倒是没有意见。

而莫里安的意见,则是历史篇不用修改,就是建议将鼓声的背景音乐,改成京剧的唱腔,一来展示了京剧在B市的地位,二来放弃以鼓声传达过去为‘暮色’的低沉感,而是更重视传承感。

对于这点,许诺还是认可莫里安的意见。

所以许诺在网上找了许多音乐后,又重新配了音乐,再放一次,果然感觉效果要好许多,有种原汁原味的古都的味道。

“太棒了,莫里安就是莫里安,这眼光独到啊。”许诺兴奋的打了个响指,将电脑放在沙发上,自己则站了起来,在房间里来回走动,活动着身体。

…………

顾子夕的房间。

张玲将改过的PPT放给顾子夕看:“这两张改过了,从视觉上来看,确实简洁舒缓许多,画面也干净。看起来更大气和国际范儿。”

“恩,那就确定下来,以这个为准。”顾子夕点了点头:“你把色度调好,做一份打印的色度说明。”

“OK,这部分就确定下来了。”张玲笑着直起了身体,看着顾子夕问道:“顾总的报价部分应该也确定了吧?”

“差不多了。”顾子夕点了点头。

“那我先回去了,确定的文稿和色度说明,稍后我发给您的邮箱。”张玲见他无意多说的样子,也便不再继续追问,拿了自己的电脑便离开了他的房间。

在张玲离开后,顾子夕打开电脑收邮件——其实,他还在等一个消息,就是关于其它三家公司的报价消息。

他知道政府这种项目,预算肯定是充足的。但做为竟标方来说,报价就十分要技巧了——不能太低,太低意味着你的拍摄质量、加入人员的水平,都不能保证;

不能太高,太高说明你只是个世俗的商人,不考虑政俯利益,心里不把文化当回事儿,这种人,政府不喜欢。

这个不高不低的度,就在于做了精确的投入预算后,在这个预算内,给予上下10%——15%的浮动——浮动的参照物,当然是其它公司的报价。

比最高的公司要低、比最低的公司要高,然后合乎自己的报价细节。

一个项目的竟标成功,提案固然重要,预算报价同样不可马虎。所以顾子夕在知道这个案子后,全程亲自运作。

…………

大约二十分钟后,他收到这边一个广告公司的邮件,另三家公司的报价,果然已经被他弄到手。

顾子夕微微一笑,在看了一眼报价后,便打开文件,比照着自己的预算,确定下来最终的价格,然后往后倒推至每个项目——最后再汇总起来,无论是拆开看单项预算、还是汇总的总金额,都是一个无懈可击的报价。

“许诺,公司介绍部分和报价部分已经完成了,你的提案修改完了吗?”顾子夕给许诺打过电话去。

“刚刚改完,是我发给你,还是我到你这边来?”许诺在电话里快速说道。

“我到你这边吧。”顾子夕边讲着电话,边往外走,。

“我到了,你开门。”站在许诺的门口,顾子夕边讲话边敲着门。

“电话费不要钱呢。”许诺拉开门笑着说道。

顾子夕轻扯了下嘴角,径自走到窗边坐了下来:“都改完了吗?合适的图片这么快能找到?”

许诺走了过去,将电脑放在桌子上,边打开播放边说道:“图片没有换,直接换了音乐;在第二部分,依你的意见减少了图片的数量,看起来简单直接。”

“哦?”顾子夕轻瞥了她一眼。

两人安静下来,将整个片子从头到尾的又看了一遍,无论从配乐还是从画面的数量上,都舒缓了许多。

顾子夕按掉暂停,看着许诺说道:“我觉得第一部分的画面太过沉闷,虽然改了音乐,夕阳与古城的结合,给人的感觉就是日落孙山,这样不好。”

“我们整体是有对比的,用京剧的唱腔将人们拉回到古老B市的怀旧年代,然后展现一个新的现代篇章,最后是极度现代化的展现,给受众者一直上扬的心理。”许诺坚持着说道。

“许诺,我们的片子是给全世界看的,需要每一秒、每一分的运用,都是积极的、宏大的,没有这一分三十秒去让人体味抑扬顿挫。”顾子夕皱眉说道:“我知道你和莫里安都是从艺术的角度出发。但我是从受众心理和商业的角度出发。”

“所以,我希望你能改过来。”说到最后,顾子夕的语气又变得强势起来。

“人的思维和视觉都是连惯的,这一分三十秒并没有浪费,难道有人看了这一分三十秒就放弃看整个片子了吗?”许诺坚持着说道。

“有这样一个故事,就是银行职员从实习开始,就只看真钞从不看假钞,每天数的摸的全是真钞,在千百次的训练之后,他们一看到假钞,第一时间就能辩认出来,你知道为什么?”顾子夕看着许诺,沉声说道。

“为什么?”许诺皱眉看着他。

“因为他们眼里只有真的。但凡与真的一点微小的差别,他们就能感觉到不同。”顾子夕点头说道:“所以,我们传递给世界的声音,不需要对比、不需要由低到高的上扬,要一直是上扬的,是最好的、是明亮的。”

许诺被他说得一时没办法反驳,但总觉得哪里不对,于是皱眉看着他说道:“你说过,创意的事情由我作主的。”

“可是这一块的缺陷太明显。”顾子夕沉声说道。

“你确定不是因为莫里安的原因?”许诺的眸子转了转,压低声音小心的问道。

“我要对他表示不喜,需要用这样的方式吗?”顾子夕的脸色一沉,声音不由自主的粗了起来。

“那我再想想,我觉得你说得有道理,但又不完全有道理。”许诺轻咬下唇,定定的看着他。

“明天早上11点前要确定下来,12点前打印装订,下午2点送到,这个时间你要把握。”顾子夕看了她一眼,转身大步往外走去。

在离开她的房间后,顾子夕不由得回想她的话——这么坚定的坚持,真的有莫里安的因素吗?不是一向认为,她的创意比自己更国际话、更现代吗?

------题外话------

我能说,今天我生日,我多发了一千字吗?

哈哈,虽然晚了些,量很足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