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36永不和解

Chapter036 永不和解

郑仪群抬眼看了看她身后的莫里安和张玲,淡淡的说道:“我有几句话说给你听,他们方便听吗?”

许诺的心里微微一慌,在看着她冷漠的眼神时,又慢慢的平静了下来,转身对莫里安和张玲说道:“我和这位女士有些话要说,你们到前面等我。”

“许诺?”到这个时候,莫里安也大致看出来这女子是谁。

“恩。”许诺朝他点了下头,示意他放心。

莫里安的目光,从郑仪群的脸上淡然扫了一圈后,对许诺轻声说道:“没有人生来就比别人卑微,关键在你自己怎么看自己。”

“我知道。”许诺看着他轻轻点了点头。

“恩,我和张玲在前面等你。”莫里安伸手在她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与张玲一起往前走去。

…………

“五年前,子夕回来后一直惦着你。”郑仪群的开场白,让许诺有些意外,却仍是安静的听着。

“你知道蜜儿的身体不好,他们夫妻生活不协调。”郑仪群这话就更直白了:“所以,如果你认为身体需要可以转化为爱情,我只能说,姑娘,你太天真了。”

随着她的话一句一句的抛出来,许诺的脸也开始慢慢的发白——人太聪明,有时候是跟自己过不去。

郑仪群很聪明、许诺也很聪明,所以她们的对话,都只需要点到为止。

郑仪群甚至没有一句的指责和漫骂——只是从一个女人的角度,陈述着这个事实。

“有很多父母反对的婚姻,最后都不幸福。你知道为什么?”郑仪群看着她淡淡说道:“第一,没有父母支持的婚姻,会让男人夹在老婆和家庭之间,婚姻长期处于高度紧张的斗争状态,男人的疲惫终有一天会抵消一时的**。象子夕和蜜儿的婚姻即是如此。”

“你以为子夕不爱蜜儿吗?他们十年的婚姻,他宠她象个女王。可结果呢,只是生理无法满足,这十年的爱情就没了。”

“若他的身体满足了,又想要爱情了呢?十年的感情都留不住,你们一年的感情又有多少把握?”

郑仪群看着脸色发白的许诺,轻轻一笑,淡然说道:“从一个女人的角度,我劝你一句:姑娘,你还太年轻,不懂这豪门的游戏规则。年轻漂亮的女人,被玩过又扔掉的,你搜一搜新闻就知道了,十个手指头都不够你数的。”

“从一个母亲的角度,我希望我儿子的婚姻,就算不能让我骄傲,至少也能让我舒心,你这么个代孕的女人,算什么?”

郑仪群的眸底,满是轻鄙,说到最后一句话,已带着压抑的怒气。

想必她是连话都不想和许诺说的。

而她的话,也确确实实、句句戳中了许诺的痛点——她和顾子夕的开始,只是身体的交集;顾子夕对艾蜜儿的宠爱,连他自己都亲口承认;她代孕的历史,让她的自尊一直就被踩在脚底!

这个女人,她真的很历害,没有漫骂、没有威胁,只是几句实话,便将这段以爱情为名的感情外衣,无情的撕裂开来,露出丑陋的真相。

“话我就说到这里,总之,为你自己和为他着想,希望你有个聪明的决定。最后我再说一句:这世界上,只有亲情才是永恒的。”郑仪群说完后,便径直往前走去。

从相遇到离开,她没有给许诺说话的机会,也强势得不需要她的意见。

“许诺。”看见郑仪群离开,莫里安快速的走了过来:“是顾子夕的母亲?”

“恩,不知道为什么也会在B市。”许诺轻扯了下嘴角,语气淡淡的,就似刚才只是和一个普通朋友聊天一样。

“你没事吧?”莫里安有些担心的看着她。

“能有什么事。”许诺咧嘴笑了笑,快步往前走去:“这里的晚上可真冷啊,快回去吧。好几天没有睡个好觉了,好困哦。”

看着许诺漠无表情的脸上挤出的难看的笑容、故作轻松的步子,莫里安只觉得一阵心疼——许诺,为了这段爱情,将自己的自尊放在别人的脚下,值得吗!

…………

回到酒店后,许诺没事人一样,只说要睡要回笼觉,早上不送机了。

“真没事?”在送张玲回房间后,莫里安送许诺到房间门口,看着她不放心的问道。

“真的没有。”许诺看着莫里安,低低的声音里,有着独属于她的坚韧:“莫里安,人的心会随着一次次的受伤而变坚硬;人的脾性,也会随着一次次的经历而变得坚强。”

“莫里安,相信我,我能保护好自己。”许诺给了他一个认真而放心的微笑,看着他轻松的说道。

“好,进去休息吧。”莫里安点了点头。

在看着她进门后,莫里安眼底的温柔和笑意,全变成了心疼——能保护好自己,因为变得够硬、够强吗?

年轻如她、美丽如她,只能依仗着这样坚硬的壳儿来保护自己吗?

顾子夕,你若真的爱她,就该离得她远远的,而不要用你所谓的爱、所谓的给予,让她在自尊与自卑里挣扎、让你的家人一次又一次的把她伤口狠狠的撕开、让她无辜的承受他们的轻漫与鄙视。

顾子夕,许诺不欠你的,是你、是你的家人,欠她的。

莫里安的眸色暗沉,看着许诺关上的房门,心里一片压抑的沉怒,却在她不能放下对顾子夕感情的时候,只能一忍再忍——否则,对她,只有伤害。

…………

回到房间的许诺,洗了澡后,穿着舒软的睡衣坐在靠窗的沙发上,想着郑仪群最后说的那句话——这世界上,只有亲情是永恒的。

是的,只有亲情是永恒的。

如顾子夕对她,无论多少埋怨与责怪,他对她始终不忍心伤害;这是血缘的母子之情;

如顾子夕对艾蜜儿,无论多少失望与恼怒,在她需要他的时候,他始终不忍心放手;这是相濡以沫的伴侣之情;

在这样以血缘、以时间堆积起来的感情面前,她们所谓的爱情,显得多么的单薄与脆弱——若没有交易的开始,或许她能仗着自己的年轻美貌多些任性与自信;而在那样的开始之后,她又如何能够相信,再遇到什么事,他能够毫不犹豫的信任她?

没有信任的爱情,即使她不逃开,他们又能走多远?

…………

看着窗外没有星星的天空,许诺将身体往沙发里又窝得更深了些,慢慢的将思绪放空……

与郑仪群的相遇,并没有让她在对顾子夕的感情上有什么改变——决定放手、决定分开,是她想了又想的决定,不会因为哪一个人的态度而轻易的改变。

而与郑仪群的相遇,却让她更清晰的看到了她与他的家人之间的距离——在她们面前,她总是被动的那一个;在她们面前,她们与生俱来的优雅与高贵,总是让她自惭形秽。

她也想自信的,可她真的没有底气啊!

很没用是不是?很让人泄气是不是?

这样的许诺,连她自己都开始反思起来——似乎,在遇到顾子夕之后,她变得越来越不自信了。

好吧,许诺,不是已经分手了吗?现在你们就是两个平等的人,不许你再自卑、不许你不自信——那样的许诺,让人很讨厌,知不知道!

“知道了,不许讨厌自己。”许诺将脚高高的翘起,在玻璃窗上印下一个重重的脚丫。

看着玻璃窗上可爱的小脚丫,许诺孩子气的笑了——那纯然的笑容里,仍不见往日的简单的快乐。

…………

第二天莫里安和张玲走,没有来和许诺打招呼,许诺也真如她自己说的,这段时间实在是太累了,在房间睡得早餐和午餐都没有吃。

没吃早点也就算了,顾子夕知道她在没有工作、也没有人喊她的日子,习惯睡懒觉的。

只是这连午饭也不吃,也就睡得太过了。

顾子夕不放心,打了电话没人接、敲了门没人开门后,便让服务员拿了门卡开了门。

外厅是没有人的,顾子夕推开房间的门,看见她整个人象虾米一样蜷在沙发里,被子的一角缠在腰间,而大半却掉在地上,不由得皱紧了眉头。

“许诺——”顾子夕走过去蹲在她的身边,轻轻喊了一声。

“恩……”她也低低的应了一声,只是眼睛不见睁开,而手却伸了出来开始乱抓。

顾子夕轻轻摇了摇头,将地上的被子拽起来帮她盖好后,她才连刚才伸出来的手一起,把自己全塞进了被子里,翻了个身又继续睡。

蜷缩成一团的身体,让她看起来那么的小、那么的软、那么——让人心疼的没有安全感。

顾子夕看着她熟睡的脸半晌,站起来连人带被子把她抱到了**——而回到**的她,仍然以这种蜷缩的姿式睡着,紧抓着被子的手,一下也不肯松开。

看得顾子夕眸光一片暗沉,心疼,却又无可奈何——在他们爱情的开始,他没能给她足够的安全感。以至于越往后走,他们的路越难。

许诺,是怪我不好。

多希望,遇到你之初,就知道是爱你的;多希望,没有那么多的羁绊,能够简单的爱你。

第二节,竟标?公司中标

顾子夕在她睡过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沙发上还有她身上余留下来的暖意、还有他们彼此都习惯的薄荷香味儿——那样温暖、那样熟悉,让他沉醉其中,就像拥抱着她在怀里一样。

他们就这样一个睡着、一个坐着,不知道过了多久,窗外的阳光已经透过窗子照在**,似乎被这样的光线照得极不舒服,许诺轻哼了一声,抓起被子将整个脸都蒙了起来。

而顾子夕的电话,在这时候恰恰响了起来:“你好,顾子夕。”

顾子夕?

许诺一愣,慢慢掀开了被子,玻璃窗前,逆光中的顾子夕,看起来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顾子夕?”许诺轻喊了一声。

正在讲电话的顾子夕,在听到许诺的声音后,慢慢的转过身来,冲着许诺微微笑了笑,接着对电话那边说道:“好的,谢谢,我们下午会过来。”

“请文部长放心,我们会用公司最好的资源来做这个项目。”

顾子夕沉静的挂了电话,转身看着许诺说道:“我们的提案通过了,下午2点过去谈项目的细节。”

“真的!”许诺一下子揪着被子坐了起来:“真是太好了。”

“准备一下就过去吧,我先回房间。”顾子夕笑着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她的房间。

“加油加油!”许诺举了举拳头,掀开被子跳下床,看着满室的阳光,心里一片明朗的喜悦——走街串巷的去感受、没日没夜的修方案,终于还是过了。

只是,如果这个提案只是让他们通过竞标,而正式的创意还是要重来的话,许诺还是觉得有些失落——花这么大力气做的方案,连拍成片子的机会都没有吗?

好吧,这已经足够幸运了,知足吧。

许诺快速的洗漱完毕,化了个淡妆后,在挑衣服时,刻意的避开了那套蓝灰色的西服套裙,挑了一条毛料阔腿裤、上面配一件红色小西服,在这灰蒙蒙的天气里,多出份亮色的喜庆来。配上精致的盘发,更在活泼里显出几分干练来。

…………

想想穿红色也不可能和他撞衫吧——果然,今天的顾子夕仍然是一件白衬衣加深棕色西服,手上拿的是同色的养绒大衣,穿衣风格,和他母亲很像呢。

在这样冷冽的北方,都只穿大衣,而不穿棉衣。许诺暗自想着——郑仪群那句:只有亲情是永恒的话,再次泛上心头。

“想什么呢?这么专心?”顾子夕见她停在电梯口直直的看着自己,不由得轻挑了下眉梢,大步走到她的身边。

“想一会儿会怎么谈。”许诺从他身上收回目光,沉静的说道。

“别有太多的顾虑,把创意想表达的讲出来就行了,主要听听他们的想法和意见。”顾子夕点了点头,与她一起往外走去。

…………

到政务办公大厅时,文部长的秘书正走出来,一眼看到他们,快步迎了上去:“这南方女孩子就是不同,不仅皮肤好、身材好,穿衣服也好看。”

“吴秘书真会说话,我看北方女孩子的身材才好,个个都是模特儿的高度呢。”许诺笑着,将吴秘书客气的赞美回了回去。

吴秘书笑笑,带着他们往文部长的办公室走去,边走边说道:“北方无论人还是景,都在于一个壮字上头,那女孩子无论多苗条,看起来就是粗糙不精致;南方无论人还是景,都在一个精字上头,同样高挑的个儿,看起来就是细致。”

“所以,我们北方的城市,用南方的情怀来表达,效果应该会很特别。”

话说到这里,顾子夕和许诺才明白了吴秘书寒暄的用意——这是提醒他们,稍后与几位领导的沟通,要尽量的保持特色。

顾子夕与许诺对视了一眼,看着吴秘书说道:“吴秘书的眼光当真的独到,用柔情的手法表达壮丽的气质,应该会别有风采。”

“呵呵,顾总夸奖了。”吴秘书见他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便也没再多说什么,当下带着他们,快速的往里走去。

…………

见他们的,不仅有文宣部的文部长,还有分管城市建设与发展的副市长。

“你们公司是才成立的?”说话的副市长。

“是的,成立半年时间。”顾子夕点头说道。

“顾氏是做日化的麻,也是国内少有的将日化能做出口的公司,怎么相到要做广告公司呢?”张副市长喝了口茶,继续问道。

“从国外公司的发展经历来看,凡是百年企业的,都是注重社会责任、注重品牌打造的企业。顾氏的历史不过十五年时间,但我们也有野心,想做百年企业。所以从生存到赚钱,再到品牌的打造。在这个过程中,越来越发现品牌的专业性问题,是企业快速发展后,自己解决不了的。”

“所以想成立专业的品牌公司,以专业人做专业事的方式,对品牌进行全方位的梳理和打造。同时也帮其它有品牌意识的公司,实现品牌发展的跨越。”顾子夕沉稳的答道。

“恩,不错,年轻人不只看到眼前的发展、只看到钱,这很了不起。”张副市长放下茶杯,看着顾子夕点了点头后,转向文部长:“你来说说看,你的意见呢?”

文部长微微笑了笑,看着顾子夕说道:“实际上我们几个人在看过所有提报的资料后,是被许小姐的创意提案所打动了——全方位的展现了B市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在视野上足够的客观立体、在表达上又韵味儿十足。”

“其它几家公司,有的提案很国际化、很大气,但少了我们的文化精髓;有的提案很古典,但又过于温婉少了我们北方城市的大气风骨;当然也有结合的好的,但又感觉有些刻意的迎合我们的口味。”

文部长看了一眼张副市长,笑着说道:“也不说人家来迎合就不好,到时候片子也是要迎合世界人民的口味的麻。”

“我就是怕迎合了我们的口味,就迎合不了世界人民的口味了,哈哈哈,所以就定了你们这家。用小许做的一句广告词:中国的、世界的。所以要有中国的,还要有世界的,要迎合我们自己的口味,还要迎合世界人民的口味。”

张副市长笑着点了点头,看着顾子夕说道:“因为是个大项目,对我们来说既是形象工程、又是面子工程,全国人民、乃至全世界人民都看着呢。所以我们决定的时间虽然短,却很慎重。”

“这次的项目由你们公司来承接,在投入上,你们一定要大气;在人员上,你们一定要用最优秀的人才。当然,文部长已经帮你们挑选了一批,如果还觉得不够,可以再从社会上招聘,都没问题,一定要保证质量和时间。”

“那是当然,对这个项目,我们会全力以赴。”顾子夕认真的答道:“我们公司的许小姐,是以技术入股公司的股东之一,这次的创意、还有上次‘景园’的创意,都是她一手打造的。对于她的创新能力和融合能力,张市长和文部长可以放心。”

“恩,许小姐也是年轻有为,现在的年轻人,当真是了不得。”文部长笑着说道,对许诺不由得也多看了两眼。

“老文,这两个年轻人我看行,就这么定了吧。只有两个月时间就要送片子,时间也紧。”张副市长看着点了点头,站起来和文部长一起走到外面,小声聊了几句后,便离开了。

文部长再回来的时候,看着顾子夕说道:“昨天郑女士来找过我,其实是以你们的实力,是没有必要的。”

“哦?”顾子夕当下脸色就变了,只是在商场上素来喜怒不形于色的他,立即将情绪掩了下去,只是微笑着说道:“给您添麻烦了。”

“呵呵,老友有这个机会来走动走动,我还是挺高兴的。”文部长微微一笑,和两人又聊了下项目的后续安排,才让吴秘书送他们出去。

第三节,母亲?永不可能和解

“顾子夕……”从文部长办公室出来后,许诺就看出顾子夕的脸色不对。

“我想一个人静一静。”顾子夕淡淡说道。

“那我先回酒店了,文部长说的这些资料,我先准备一下。”许诺不禁微微尴尬,当即便停下了脚步。

“你一个人先回去,到了给我发个信息。”顾子夕停下脚步回身看着好:“对不起,我情绪有些不好。”

“没事。”许诺勉强笑了笑,低头想了想,又抬头看他:“顾子夕,不知道这话是不是我该说的,不过,不管你们关系怎么样,她的出发点总是为你好。”

“有些事你不懂,你回去吧,我晚些联络你。”顾子夕的情绪有些烦燥,仍克制着脾气,伸手帮她拦了车,看她上车后,才转身回到路边,拿出电话给郑仪群打了过去。

“如果是因为你得到的这个项目,我宁愿不做。”

“你居然说出这种话来,真是让人失望。”郑仪群冷笑着说道:“商场上的顾子夕,不是说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吗?现在我放在这里让你利用,你还手软?”

“别人不是说,顾氏的总裁奸诈狡猾吗?怎么我看到这个顾子夕,能为了一时之气,连生意机会都不要?”

“子夕,即便你对我狠,我也认了,只是你这样的软弱,当真让人失望。”

顾子夕只是冷冷的说道:“不是每个人都值得被我利用的。”

“你就这么恨妈妈?”郑仪群恼怒的声音里,还带着疲倦的悲凉。

“你别告诉我,辛姨流产的事你不知道;你别告诉我,辛姨在深市无法立足的事,你不知道!”顾子夕一字一句,低沉有力:“郑仪群,我们两个永远不可能和解,你别再白废功夫了。”

“……”

“没别的事我先挂了,以后别再管我的事,也别找许诺。我们两个维持现状吧,千万、千万别让我恨你。”顾子夕的声音里一片倦意。

“子夕,你就不能不吃里扒外?我是你妈,她是你什么人?”电话那边的郑仪群,不由得恼羞成怒:“让那个女人留在深市,难道让她儿子来和你争顾氏?”

“你永远这么自以为是。”顾子夕失望的说道——他在替她赎罪,她不知道吗?

在那些事情发生以前,她是他心里最好的妈妈;是天下最能干、最漂亮的母样;是她亲手将他心中的完美女人的形象打碎,是她让他看到这世界最丑陋的东西。

这样的痛苦,她却从来没有了解过。

她以为,帮他得到权、得到钱、得到一切,他就开心了吗——谁来还他一个健康的父亲?谁来还他一个善良的母亲?

“就算你怨我、恨我,总有一天你会知道,我这一切都是为了你!”郑仪群似乎也被他弄得失望又无奈。

“你以后千万别再对我说‘为了我好’这四个字,我不需要。”顾子夕用力的闭了闭眼睛,‘啪’的一声挂掉了电话。

…………

三月的雨,还裹挟着冬天重重的寒意,还带着北方空气里特有的沙尘,打在身上不仅冷,而且脏。

而顾子夕一直坐在路边有着厚厚沙尘的石蹬上,似乎不知道这里的空气有多糟糕。

“辛姨,花店的生意最近还好吗?”

“才过完情人节、又过元宵节,生意好得不行,子安还在这里帮了我两天忙呢。”

“我在B市出差,有没有什么要我带的?”

“哈哈哈,又不是在昆明,在昆明就帮我带些便宜的花儿啦,B市可没什么可要的。”

“那是。”

“子夕,是不是又和她吵架了?”

“……”

“子夕,听辛姨一句,能接受的接受,不能接受的理解,不能接受又不能理解的,忽略。别让自己活在埋怨和责怪你,没有谁会为这样的你心疼。只有你自己。”

“我知道。”

“老板娘,那个盆景搬下来给我看一下……”电话那边传来顾客的声音,辛兰忙说道:“子夕,还有事吗?”

“没有了,你去忙吧。”

“老板娘,怎么这么慢,不想做生意我别家去买。”

“来了来了……子夕我挂了啊。”

‘啪’的一声,电话里只剩一片盲音,顾子夕的情绪却并没有因为辛兰的宽慰而好起来——甚至更坏了。

曾经的豪门阔太,连重回职场的机会都被那个人给阻断了——一家小小的花店,看尽人生的百态。

而她越是怡然,他就越是难受。

“辛姨,对不起。”顾子夕握着电话,任带着泥的雨打在身上、脸上,那么讲究的人,竟没有觉得脏、更不觉得冷。

直到天色渐渐暗沉,他才慢慢的站了起来,下意识的看了下电话——手机上,没有许诺的任何消息。

顾子夕只觉得心里一阵发冷,揪着被淋透的衣服,慢慢往停车场走去。

“许诺,于你来说,我真的只是一个无关的旁人了吗?”

“许诺,你知不知道,我也会累、有时候也需要人来安慰?”

加大油门,车子在泥雨里快速开了出去,心情却如这北方的雨一样,又冷又湿。

…………

当爱情来临的时候

谁也想是天长地久

你的眼眸带一点温柔

闭上眼是否不再拥有

当分手来临的时候

谁也可以找一个理由

那道伤口痛过以后

眼泪一滴一滴地往下流

…………

车上的暖气开得十足,淋湿的衣服不再滴水,刚上车的那股冰冷的冲动,随着身体回暖的温度慢慢的舒缓下来。

“或许于我来说,所有的爱,都只能拥有一半——父亲的爱、母亲的爱、曾经蜜儿的爱、现在许诺的爱。”

“或许,这是一种宿命吧。”

顾子夕的嘴角噙起一丝苦笑,车速慢慢的放缓下来,直如他的情绪一般——收起所有的情绪,他还是那个喜怒不形于色的、高冷强势的顾子夕。

第四节,生病?他们还是相互惦念

酒店的大堂里,许诺将手上的表都看了不下二十次了,坐在大厅的沙发里,看着一个又一个的客人来了又走、走了又来——他还没有回来。

若是平时,她原本也不担心。只是今天,他的情绪不稳定,会不会出什么事了呢?真没想到,他的妈妈,对他情绪的影响会那么大。

许诺拿出电话,看了又看,却又不敢打过去——要是在开车呢?要是在躲雨呢?或者根本不方便接电话呢?

直到外面下起了雨,许诺再也坐不住了。她从沙发里站起来,走到酒店的大门外,眼睛没有放过任何一个从门前路过的人。

三月里冰冷的雨,斜斜的从空中打下,偶尔打在她的发上、脸上,只觉得寒意十足,却又不愿离开。

直到那辆熟悉的车自倾斜的通道直开到停车场,她一直悬着的心才算放了下来——长长的吁了口气后,对着双手呵了口气,转身快速往酒店里面走去。

…………

“许诺!”刚走到电梯口,顾子夕大踏步的脚步声便随之而来,还没转过身,便被他从后面搂进了怀里:“刚才,是不是在等我?”

他的声音,带着些鼻音的沙哑,听得她心里有些发酸,低头看着他圈在自己腰间的双手、感受着他贴在自己脖子上的、冰冷的脸,许诺半晌说不出话来。

“我以为,我真的只是一个无关的旁人了。”顾子夕在她的耳边低低的说道,声音里有着少有的无助与虚弱:“许诺,不要推开我,你不知道我看到在门口等我的你,我有多开心、多雀跃。”

“没有啊,你是老板,还是我儿子的爸爸,我还是挺关心你的。”许诺的双手,轻轻拍在在他的手背上,努力保持着轻松的语气。

“好,那就保持这样的关心好了。”顾子夕将头埋在她的颈窝,低声说道:“只要还关心就好。”

声音里的落寞与无助、妥协与软弱,都让她感到心疼。本想推开他的手,又重新握住了他的衣襟,任他在这样情绪纷乱的时候,从自己的身上找回一点温暖。

…………

“啊嚏…啊…啊嚏……”从大厅到房间,顾子夕打了不下五个喷嚏了。

“顾子夕啊,我看你提感冒了。”许诺有些担心的看着他。

“回停车场的时候正好下雨,淋了一会儿。”顾子夕揉了揉鼻子,说话时带着重重的鼻音。

“你先去洗澡,我也要换衣服,都被弄得又湿又脏的。”许诺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皱眉说道:“我这套衣服很贵的,这算公费啊,你得赔给我。”

“许诺,能不能别这么现实?”顾子夕伸手揉了揉有些发疼的额头,不知道这个女人是真的分这么清,还是只想借这样的态度,拉开与他的距离——在松开她以后,她身上那瞬间的柔软,立刻被一层硬硬的壳给包裹了起来。

“我赚钱很难的,怎么能不现实。”许诺皱了皱鼻子,看着他无奈的眼神,不由得笑了:“反正不能白牺牲了,你出钱干洗也行。”

“行行行,你说怎么着就怎么着,你男人……你老板我,都快冻趴了,快进去吧,我要洗澡。”顾子夕拿卡刷开了房门,伸手将她一把扯了进去——只是在说到‘你男人’三个字时,看见她的神色立变,便立刻改了口。

“你去洗澡吧,我帮你烧壶水。”许诺装作浑不介意,快步的走到茶水区,拿了电水壶去洗手间打水。

顾子夕看着她略显慌张的步子,心里只觉一片暖意——在他情绪最糟糕的时候,她还在身边,多好。

“你刚才还说要冻趴了,这会儿又好了?”许诺打满水壶,转身看见他还站在原地,不由得直皱眉。

“进来好多了。”顾子夕微微笑了笑,进房间拿了衣服后,站在浴室门口看着她说道:“帮我泡碗面,我还没吃晚餐。”

“好。”许诺点了点头。

“恩。”顾子夕微微一笑,转身进了浴室。

…………

许诺检查了一下他房间的食物柜,原本酒店放的两盒方便面都没了——这个男人,不知道吃了几餐方便面了呢。

许诺摇了摇头,只得回自己房间去取。

“许诺——”顾子夕的声音从浴室里传来。

“我过去拿面,你这里没有了。”许诺应了一声:“你的门我不关啊,马上就过来。”

“好。”顾子夕的声音放松了些——似乎真是病了,竟然有些担心她在这时候扔下他离开:顾子夕,你是真的病了?还是故意的?

许诺轻轻摇了摇头,迅速往外走去。

回到房间,她也换了身舒适的便装,才从小柜子里拿了两盒方便面去到顾子夕的房间。

…………

“你还要多久,我现在泡吗?”许诺扬声问道。

“恩。”顾子夕低低的应了一声,声音似乎有些不对,许诺以为他是在穿衣服,便也没有介意。

直到面都泡好了,他还没出来,许诺才发现有些不对,站在浴室门口用力敲了敲门:“顾子夕?你洗完了吗?”

“恩,就好了。”顾子夕的声音低低的传来,沙哑的情况更加严重了,而且感觉到严重的无力感。

“你是不是发烧了?”许诺又敲了两下。

“好象有点儿。”顾子夕拉开浴室的门,看着许诺低低的说道:“有点儿烫,但不是很高。”

许诺惦起脚探了探他的额头,又探了探自己的,皱着眉头说道:“还有点儿烫呢,这都得有39度以上了。”

“哪儿有这么高。”顾子夕摇了摇头,走到沙发边坐下,只觉得浑身软软的提不上劲儿来。

“我照顾许言十几年了,恐怕比你有经验。”许诺快步走过去,倒了杯白开水递给他:“你先喝点儿开水,我下去拿体温计,顺便再买点儿药过来,这方便面就别吃了,一会儿叫粥上来吧。”

“外面下雨呢,别出去了。”顾子夕摇了摇头:“我一个大男人,就算病了睡一觉就好了,你就别折腾了。”

“行了,我先去了。”许诺不耐说完,便转身出去了。

顾子夕仰头将一大杯白开水喝完,看着那碗方便面却没什么食欲,整个人虚软的靠在沙发上,昏沉一片。

…………

许诺问清了旁边最近的药店后,向服务台借了伞便出去了——直到出了门,被风一吹,才发现自己穿着单衣就出来了。

想想也是很快的事,一咬呀,举着伞就冲了出去。

“温度计、退烧药、感冒药、还有……”许诺想了想:“还有那个物理降温的冰贴。”

“好的。”营业员看了许诺一眼,边拿药边问道:“姑娘不是我们这儿人吧?”

“不是。”许诺摇了摇头。

“这个天儿,我们这儿人可不敢穿这么点儿出门。回去赶快喝热水去,小心感冒了。”营业员好心的说道。

“好的,谢谢。”许诺拿了药付了钱,举着伞就冲了出去,衣着单薄的她,在北方的风雨中就似纸片儿似的,看着那营业员直摇头。

…………

“顾子夕——”

“顾子夕?”

“这人不会真晕了吧?”

许诺不禁皱眉,正准备回一楼找服务员,门就被打开了:

“怎么去了这么久?”顾子夕的声音更弱了,语气里还带着些许的不耐。

“进去吧。”许诺伸手一探,不由得吓了一跳——不过是一会儿时间,温度又高了不少。

顾子夕软软的点了点头,下意识的将身体往她身上靠去,连说话时冒出来的气,感觉都是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