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37大学校园

Chapter037 大学校园

“喂——”许诺用力的扶住他,担心的看了他一眼,半扶半拖的将他拖到沙发上:“先吃药吧。”

“恩。”顾子夕点了点头,浑身发软的坐在沙发上,显得特别的安静。

许诺将药的说明书快速看了一下,拆开药后,将水杯和递在他手里:“先喝了,我打电话问问张庭,要不要去输液。”

“恩,不用,吃了药睡一觉就好了。”顾子夕接过药,一把全扔进口里,仰头一大口水全吞了下去,然后将杯子递回到许诺的手上,沙哑着声音说道:“我去**睡会儿,帮我看着电话,公司的和文部长那边的,你帮我接一下,能处理的就回复了,不能处理的,帮我记下来。”

“其它的电话,不用接。”顾子夕想了想,又加了一句。

“哦。”许诺伸手接过他的电话,放到茶几上,看着他说道:“你去**平躺着啊,我给你弄冰敷的东西。”

“恩。”顾子夕点了点头,扶着沙发站起来,提着虚软的腿,慢慢的往里走去。

许诺微皱着眉头,仍是没有上前去扶他一把,只是转身去将大门关了后,拿了毛巾将冰块包了起来,用手试了一下,这才去房间,细心的帮顾子夕敷在额头上。

“会不会太冰了?还行吗?”许诺看着他无精打采的虚弱模样,只觉心里微微的发酸。

“挺舒服。”顾子夕低低的说道。

“恩,那你别动,现在量一下体温。”许诺点了点头,拉起他的手臂将温度剂放在他的腋下后,让他用力夹好。这时候的顾子夕,就如梓诺般的听话而乖巧,任她干什么,他都听话的配合着。

“你先睡,到时间我过来拿温度剂。”许诺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好。”顾子夕眼皮微抬了一下,似乎在看了她一眼后,才又闭上眼睛,昏昏睡去。

许诺弯腰将被子拉下一些,让他胸口的地方好散热,做好这些,重新回到客厅,将桌子收拾了一下后,这才坐下来休息。

想想顾子夕,只觉得他固执——不管和他母亲关系好不好、不管她母亲为人如何,也总是为他的事情在张罗呢。

其实,不管郑仪群是瞧不起自己也好、反对自己和顾子夕在一起也好,其实都是为了自己的孩子好——要是她有妈妈能关心的问她和许言一句,她们姐妹不知道会有多开心呢?

呵,每个人的境遇不同,要求和期待也就不同了吧。

许诺轻轻叹了口气,倒了杯开水在旁边凉着后,将刚才给他泡的那碗面给吃了。

抬腕看了看时间,折腾了这么半天,已经是晚上9点了,今天和文部长约定的是,明天上午10点去他办公室,将他推荐的创意团队成员给确定下来。

他这样子,明天能去吗?

许诺进到房间,将温度剂取出来,果然如她手温所测——41度了。而且吃药这么半天,又冰敷了半天,还一点儿没退呢。

“顾子夕,起来喝杯水。”许诺端着温水拍了拍他的脸。

“恩。”顾子夕听话的起身,将水全部喝下后,又躺了回去。

看他这情况,许诺想着自己今天晚上可能是不能睡了,便回自己房间拿了床被子过来,将沙发拖到他的床边,窝在沙发上给张庭发信息——

“张医生你好,我是许诺,顾子夕淋雨吹风后发高烧,刚开始的时候39度左右,后来给吃了感冒药和退烧药,现在冰敷,现在温度41度,请问是否需要看医生挂水。”

张庭的信息很及时的回复了过来:“保持室内通风、保持室内温度在20度左右、多喝白开水,用温水擦试高热部位。药效大约半小时后才有,观察半小时后是否出汗。出汗后关窗,不要再着凉。若三个小时还不退烧,就送他去医院。”

“好的,谢谢。”许诺将信息回过去后,便起身将窗子开了一条小缝,然后拿了酒精棉帮他擦试脖子、腋下、手心、脚心这些部位,帮助他身体的散热。

大半夜的时间,不停的喂水、换冰敷、酒精擦高热部位,他没出汗,倒是她自己出了一身的汗。

“顾子夕,照顾你可比照顾许言累多了,手脚都这么重呢。”在一次全身擦拭后,许诺只觉得腰酸背痛,浑身发软的跌坐进了沙发里。

…………

顾子夕半夜出了一身的汗醒来的时候,便看见许诺正窝在沙发里,倦极而眠的她,嘴角微微上翘着,如花瓣般的好看而可爱。

“许诺?”顾子夕试着喊了她一声。

“恩~喝水。”许诺下意识的醒来,半眯着眼睛,倒了杯水递给他,在他接过喝完后,她伸手在他额头上探了控,低低的说道:“退了呢。”

“恩。”顾子夕轻应了一声。

“那睡吧。”许诺放下杯子,头一歪,又倒在了沙发里——整个过程,眼睛都没怎么睁开,迷迷糊糊的样子,事情却又做得精准无误。

如她所说,照顾许言已经习惯了,连在半梦半醒之间也知道怎么去照顾病人了。

顾子夕的身上还在不停的冒着汗,他自己起床去将窗子给关了,换了身睡衣后又重新躺回到**,看着许诺沉睡的模样,心里只觉得一片沉静、一片温暖——小时候,他生病的时候,是母亲这样守在床边,基本是自己一动她就会醒的;

后来大一些的时候,母亲的心思就不在家里了,于是就换了顾朝夕守着,而顾朝夕则是成夜都不睡的看着自己;

结婚后,病了就只有自己一个人,得远远的避着蜜儿,担心会传染给她;

再后来顾梓诺长大了,虽然会请医生过来,顾梓诺也会担心的守在他的床边——当然,也和这个小女人一样,守到一半就睡着了。

想到这里,顾子夕不禁暖暖的笑了——这母子两个,就连蜷在沙发里的姿式都是一样的,遗传这东西,还真是奇妙。

…………

“喂,你怎么起来了?烧退了没有?”毕竟许诺还是个大人,照顾许言也习惯了的,所以极度的疲倦缓过劲儿后,也就醒了。

“流了两身汗了,应该是退了。”顾子夕从她脸上收回目光,沙哑着声音说道。

“我摸摸看。”许诺掀开被子站到床边,伸手去摸他的额头。

“身上有汗,额头没有。”顾子夕看着她低声说道。

“恩。”许诺点了点头,探手到他的后背——温软的手掌自他的背脊轻轻的抚过,让他浑身微微一颤,看着她低声说道:“没事了,我自己来吧。”

“再喝杯水吧,这许多的汗,人得虚脱了。”许诺抽满是汗水的手,顺势拿毛巾擦了后,又递给他一杯水。

“许诺,谢谢你。”顾子夕伸手接过水杯,却顺势连她的手与水杯握在了一起。

“都烧糊涂了吧,快把水喝了,去泡个温水澡,人才会舒服一些。”许诺看着他笑了笑,被他握住的手做势挣扎了一下。

顾子夕低头看着水杯和手,无奈的笑了笑,慢慢松开握着她的手,接过水杯一饮而尽。

“我去放水,你一会儿过来。”许诺接过水杯放回桌上,边帮他拢着被子边低声说道。

“你过去睡吧,我躺会儿自己起来。”顾子夕摇了摇头,轻轻闭上了眼睛。

许诺拢被子的手微微一顿,转头看着他闭上眼睛后,仍是一片倦意的脸,慢慢直起了身体——他疲倦的,不仅仅是身体、还有心。

她相信他是爱着自己的,她也知道爱而不得却近在身旁的难受,她更知道他努力的改变中,她的毫无回应更让他疲惫。

只是,她却不能回应,她不能让两个人的感情兜了这么个大圈子后又回到原点——他们之间的一切,从没有改变。

“你好好休息,泡了温水澡后,把床单和被子都换一下再睡。”许诺轻声交待了一句,转身往外走去。

直到她离开、门被关上,顾子夕也没有再出声。

他所能够拥有的爱,从来都不是完整的,贪恋病中的这一点温暖,又是何必——知道她说的障碍都还存在、知道他说的‘为了钱还是为了莫里安’这话伤她太重,以至于他如何的努力,她都不敢、也不愿再回头。

他也会累、他也会痛、他也会失望!

顾子夕软软的躺进被子里,浑身发软的他提不起精神去泡澡,更别说起身来换床单被子了。

第二节,服务?子夕的误会

清晨七点,许诺在闹钟的音乐声中醒来,犹豫了一下,打电话给了服务台:“你好,502的客人生病了,麻烦来个服务员帮我看一下病人的情况。”

“我?我也病了,怕传染给他会加重病情,谢谢。”

许诺挂了电话后,看到手机里有张庭凌晨发的几条短信,问顾子夕的情况。

“半夜退烧了。”许诺简单的回了这句话后,便掀开被子下床,抱了电脑在窗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开始收许言和季风的邮件。

对于两个还相爱的人来说,这样近距离的相处,需要各自强大的克制力。而在他生病虚弱的时候,这样的克制显然变得困难起来。

所以即便是最普通的关心、最寻常的照顾,也会让彼此情绪涌动——所以,她还是不要出现好了。

…………

“许诺,莫里安已经回来了,听说竟标结果是昨天出来,没收到你的信息,许言很担心,收到邮件后速给她回件。”

“中药方面,我建议停了,着实是没有什么用处,身体浮肿自刚吃药时略缓,后速度仍在范围值内,并不见其缓。且因长期服用中药,她食欲下降明显,以至身体营养不足。只是这话得你来说,我说她也是不听的。”

“你回来后要做全身检查了,届时我去美国有一个心外移植的学术会,恰可将这次的检查结果带过去给ann当面看看,我去找她,描述病情方面,估计会比你说得更清楚。到时我们再商后一步治疗方案。”

“记得回许言的邮件,季风。”

看到季风的邮件,许诺这才惊觉,昨天拿到竞标结果后,竟然忘了通知许言结果和自己的归期——真是担心顾子夕都担心得糊涂了。

许诺自嘲的摇了摇头,再看了一次关于服用中药的情况后,心情越发的低落了——原来,还是没用的。

“我知道了,我这就给她写邮件。”许诺简短的回复了季风后,才又打开许言的邮件。

“许诺,莫里安已经回来了,你们的结果出来了吗?可是出什么事了?你是第一次没有在第一时间向我报告结果哦!”

“这两天吃药很准时,中药也越吃越习惯了,偶有晚了,还开始想念呢,哈哈,姐姐是不是特别的乖呀!”

“身体浮肿的程度还是老样子,没有更坏也没有更好,这样看来应该是好消息了,开心吧,快去大吃一顿以示祝贺吧。”

“另:北京很冷,记得加衣。”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许言也开始报喜不报忧了。以前,她们两个不是这样的。

从前的时候,医生的检查结果她从来不瞒许言,她认为许言在知道自己的病情后,能够更好的配合治疗;而许言的身体有任何微小的变化,都会第一时间告诉她,许言说:让你知道所有所有的不妥,你就不会胡乱猜测。

现在是有把握骗过我了?还是认为我没时间胡乱猜测了呢?

许诺摇了摇头后,想了想,才给许言回了邮件过去:“结果已出来,公司顺利中标,今天会做最后的时间表确认,我明天回来。亲爱的,鸡汤冰淇淋伺候!”

“还有,身体变化,要毫无遗漏的告诉我,有任何隐瞒,杀无赦!中药先不要再吃,我要找司总聊聊,看看方子要不要调整,同一种方子吃时间长了有副作用,切记。”

将邮件发出去后,许诺合上电脑歪在沙发上,看着窗外的暗色的晨曦发了会儿呆,困顿中又迷迷糊糊的睡去。

…………

而服务员在去到隔壁502的房间时,却诧异的发现,501客人说的生病的客人,已经坐在外厅的办公桌前工作了,虽然略见病容,却更有种专注于工作中的魅力与帅气,让她们这些小服务员看了,心跳不已。

“有事?”顾子夕转头看她。

“哦、哦、隔壁501的小姐让我们来看看您有什么需要。”看见他转头后越发俊逸的五官,小服务员的脸不由得微微羞红。

“需要?”顾子夕的脸不由得一沉,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这个、这个……”小服务员被他的气势所吓到,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解释。

顾子夕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拿起电话给许诺打了过去:“你过来。”

“什么事?哪里不舒服?”电话那边许诺的声音一片紧张。

“是你叫服务员到我这里来的?”顾子夕沉声问道。

“是啊,让她们看看你,帮你换床单被子什么的,怎么啦?她们态度不好?”许诺似乎明白他是在为服务员的事发脾气。

顾子夕转眸看向站在门口的服务员。

“呃……先生您误会了,501的客人说您生病了,让我们来看看您的情况,有没有需要我们叫医生或买药的需要。”小服务员似乎刚刚明白他刚才的误会,在嗑嗑巴巴的解释中,脸颊一片飞红。

“没事了,9点到一楼大厅等我。”顾子夕冷冷的挂了电话,转头对服务员说道:“不用了,麻烦帮我将门关上。”顾子夕说完又将头低了下来,一边看手上的文件,一边对应电脑里的资料,写写画画,不再理会这个小服务员。

“好的,对不起,打扰了。”小服务员心慌的带上门,不禁埋怨501的客人——想来是情侣吵架闹着玩儿呢,拿我们这些小服务员折腾。

…………

“听声音像是好了许多了。”许诺嘟哝了一句,抱着电脑换了个姿式,又闭起眼睛打起盹来。

顾子夕在处理完公司的各类邮件后,合上电脑从桌边站了起来,走到窗边开始抽烟——虽然病了半夜,流了满满两身汗后,人仍是一片虚软。

只是他习惯了在人前坚硬强势的样子,除了许诺。

给你见着也无妨,你爱的男人并不是万能的,你可有一点心疼这样的我?

顾子夕轻轻吐出一口烟圈,心里却暗暗自嘲——顾子夕,在潜意识你,你竟想用扮虚弱来博得她的回头、她的心疼吗?

你不觉得这样很没用、很好笑吗!

顾子夕猛吸了一口烟,将烟蒂弹进烟灰缸后,又回到办公桌前,打开电脑开始办公。

第三节,迟到?许诺的老习惯

9点.

大厅里的顾子夕,依然一件白衬衣,里面是深蓝色双排扣的西服,今天没有穿大衣,而是套上了一件范思哲的黑色羽绒服,微微有些苍白的脸色,丝毫无损他的气势。

9点10分,许诺还没有下来,顾子夕微微皱了皱眉头——她这迟到的习惯,可是一直没改过。

而他不得不承认,对于她现在的迟到,他再不是初识时候的逗弄心情——他其实在担心她,是不是也有些不舒服?

他记得,她昨天出去买药的时候,穿的是单衣。

9点15分,顾子夕拿起电话正要打过去,便看见手拿黑色羽绒服、穿着柳丁橙小西服的许诺,正踩着五寸的高跟鞋,快步的跑过来:“不好意思,我迟到了。”

“走吧。”顾子夕面无表情的说着,转身大步往外走去。

许诺只得快步跟上,没走两步,前面这个人又停下来,害得她整个人生生的撞在了他的背部。

“喂——”许诺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伸手揉着自己发疼的额头,一脸的恼意。

“在门口等我,我把车开过来。”顾子夕轻瞥了她一眼,沉声交待后,便大步往停车场走去。

“一大早的,发什么脾气呢。”许诺皱了皱鼻子,一手挽着羽绒服、一手拎着电脑包,快步走到大门口。

直到他将车从停车场开过来,她才快步绕身跑到附驾驶那边,拉开车门坐上去:“好了,走吧。”

说完边拉上安全带,边从包里拿出两牛奶和面包,看着顾子夕问道:“吃早点了吗?”

顾子夕侧头看了她一眼,嘴角不由得轻轻弯了起来——这个女人,在她面前,他就是冷不起来。

“看样子是没吃了。”许诺拿了个面包用包装纸包好递给他:“给。”

“开车不方便。”顾子夕淡淡说道。

“那怎么办?”许诺看了他一眼,又看了自己手里的面包一眼,只得说道:“那我先吃,吃完了换我来开。”

顾子夕侧头轻瞥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你拿在这里,我吃。”说着,指了指自己的嘴巴。

许诺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面包、又看了一眼他的嘴,不由得叹息着笑道:“直接说让我喂你麻,转这么大个弯。”

说着便将面包塞到他嘴里,在他咬了一大口后收回来,拿出自己的那份边吃边说道:“以前我坐莫里安的车出去办事,也经常这样。”

“许诺,你是故意是不是?”顾子夕一个刹车,回头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呃……”许诺微微诧异:“什么故意的,我就是告诉你这样很平常,你不用转这么大弯来说。”

“恩。”顾子夕伸手拿过她手里的面包,默默的咬了一口后,重新发动了车子——对于她刻意的撇清,顾子夕再多的耐性也被她给耗光。

许诺轻哼了一声,看着前方的路,继续吃着自己的早点。在吃完后,又拿出电脑来看资料——不过,他能吃能喝了,病应该是全部好了。

许诺心里想着,也就完全放下心来——好了就好,省得她总是惦着。

…………

一个开车、一个看电脑,直到进了政务办公厅的大院,许诺才迅速将电脑收起来,看着顾子夕问道:“项目细节你谈、创意相关我谈。”

“恩。”顾子夕点了点头,停好车后,拿了电脑包,与许诺一起往大厅里走去——相似的气质、高颜值的外表、一个高贵优雅、一个妩媚干练,走进大厅后,引来不少人的侧目。

“两位要是天天过来,这些人都得扣绩效。”正出来打水的文部长,在走廊上碰到他们两个,不由得大笑。

“文部长说笑了。”顾子夕笑笑,拿出一支烟递给文部长,随他一起往办公室里走去,边说道:“今天如果能将项目的细节都确定下来,我和许诺回去就开始准备进度表了。”

“可以,今天都可以确定下来。细节我这边也准备了一段时间了,今天我们一起讨论了确定下来,应该是可以的。”文部长点头应着,接过他递的烟后,转头看向许诺:“许诺小姐介意我们抽烟吗?”

“当然不介意,我觉得烟味儿其实特别好闻。”许诺笑着说道:“其实我特别欣赏男士抽烟。”

“哦?哈哈哈,你们企业里的小姑娘就是会说话。”文部长听了哈哈大笑起,凑到顾子夕点燃的火旁点着了烟。

三人闲闲的聊着,比起前两次的见面,因着熟悉和未来的合作,显得要轻松了许多。

…………

“风铃,是国际4a公司的创意总监,创意特点是天马行空,工作起来玩儿命的那种,所以没男人敢要。”

“文柬,是刚从法国留学回来的无业人士,创意特点是具有法式的浪漫情怀,又有中国古典悲观主义情绪,个性任性,想到哪里是哪里,不太受约束。”

“莫里安,跨国日化企业的市场总监,创意特点是散发式思维,考虑全面周到,能将创意与市场有效的结合。”

“费兰成,qh大学世界现代史的教授,我准备特聘为我们策划工作组的顾问。”

文部长将几份资料交到顾子夕和许诺的手中,仔细的介绍着他选中的几个人员的资料和特点。

“这四个人,和品尚公司一起,临时组成一个工作小组,在行政上受文宣部领导,主要工作由小吴(吴秘书)来主导,重大进展和事项我会亲自过问。”

“创意工作以品尚公司为主导,工作方式、工作结果,由许小姐来把握。每阶段向市里汇报工作进展和工作成果,也是由许小姐来完成。”文部长看着顾子夕和许诺都在认真的看资料,便又说道:“这几个人是我从几十个人里挑出来的,你们若是觉得有不足的地方、或者有更好的推荐,可以再提出来。总之,一切为项目的顺利和完美来为首要考虑。”

顾子夕合上手里的资料夹,看着文部长说道:“既然是文部长定下来的,肯定是考虑了各人专长与特点的互补和项目需求,我没什么意见。”

“不过,我回去再通过业内的专业网站了解一下这几个人在业内的口碑过去案子的经历,然后将情况汇报给您。您看如何?”

“还有这样的网站吗?”文部长推了推眼镜,看着顾子夕问道。

“专业网站内,知名的创意师都会将自己的作品贴在里面,供大家或讨论、或吐槽,是个很专业也很热闹的专业平台。”顾子夕微笑着说道。

“哦?现在能看到吗?”文部长显然被顾子夕勾起了兴趣。

“当然。”顾子夕点了点头,示意许诺拿过电脑。

顾子夕用许诺的电脑,进了创意的专业网站,然后用自己的用户名和密码登陆后,当着文部长的面,录入了许诺名字的字母代码,然后点击出个人资料——许诺所有的资料便全部弹了出来。

“这些是许诺做过的案子,下面是其它同行给予的评价,有吐槽的,也有讽刺的,也有专业点评的,对个人进步帮助是挺大的,也可以供新入门的人学习。”

“这个平台是由个人创建的,企业提供营业执照后,便可在这里建立专业的专属板块,定期将公司员工的创意方案录上来,经由后台审核员对创意资料的真实性进行审核后,便可公布到前台。”

“所以资料的真实性、客观性都非常高。”

顾子夕用鼠标将页面直接往下拖去,便看到了创意案的审核等级、各类评价,是谁评的等等。

“恩,原来行业里还有这么个东西。互联网时代,真是了不得啊。”文部长从顾子夕的手里接过鼠标,亲自操作了一把,既觉得新奇、又觉得先进,当下连连感叹。

而许诺却奇怪顾子夕为何会有这个动作——加上qh的教授顾问,也只有四个人,很明显那个刚留学回来的女孩子,应该是文部长特间塞进去的。

估计是想让她有个学习参与的机会,同时这样的经历也有益于她经后的发展。

而其它三个人,已经是业内的顶尖高手,许诺其实心里直打鼓——这些个人,个个资历都比自己老,自己要代表品尚公司来主持这个团队,会不会有问题。

所以,以文部长挑的这几个人,顾子夕根本就没有再挑选的余地,那他又是为什么要犹豫呢?

许诺不想因为私人感情问题,将他的犹豫归结到莫里安的选择上。虽然他明确的表示了对她与莫里安关系的不满,但他至少还是个公私分明的人吧。

许诺沉默着,看着两人低声的交流,并没有表达自己的意见。

“非常好,这次的项目结束了,还真要请顾总来我们这里顾问顾问,看看我们机关系统,可以用互联网思维做得更好、更高效,而不是象现在这样,拿着电脑只能打字统计;开着网络,只能看新闻。”文部长将手中的鼠标还给顾子夕,认真的说道。

“没问题,我随时听候部长的指令。”顾子夕也认真的答道。

接下来两人又商议了一些细节问题,包括品尚公司以什么形式来领导创意工作、创意思路由谁启发、由谁主导、由谁拍板;整个时间进度的安排、文部长这边需要提供的资源和参与的意见等等,都做了详细的沟通后,顾子夕才将合同的细节和预算提出来。

文部长倒没有在这方面有过多的计较,只说按照顾竞标书的报价,将项目再做详细一些就行。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如果确有需要,也可以临时增加一些预算。

“今天先到这里,我和许诺订了明天的机票回深市,大约两天时间,我们会将人员信息、工作方式、工作流程和时间进度表发给吴秘书和您。至于合同,我们就同时进行吧。”顾子夕站了起来,与文部长重重的握了握手。

“果然企业里的做事风格和我们就是不同,干脆利落,让人放心。”文部长赞许的说道,又回头看许诺:“小许啊,你的两次方案,我都看得非常仔细,你有决对的实力来主导这次的创意制作,所以,不要担心。”

“是,谢谢文部长认可,后面的工作还请文部长多多帮助支持。”许诺微笑着,也向文部长伸出了右手,与文部长礼貌的轻轻一握,脸上恰到好处的微笑,让人看不出她心里其实还有着些许的心虚。

…………

“人员方面你有什么想法?为什么不今天确定下来呢?是为了让文部长看到我们的慎重吗?”上了车后,许诺看着顾子夕问道。

“恩,和政府人打交道,万万不可轻率。一不能太听他们的,这样他们就会瞧不起你;二不能太拒绝他们的,这样他们就会不高兴。所以,一边听他们的,一边告诉他们,我们是在专业和慎重的基础上听的。”顾子夕若有所思的看向许诺,目光停留在她的脸上时,微微闪了闪才说道。

而真正的原因?

他还没想好到底要怎么做,所以,还是暂时不说吧。

顾子夕发动车子,驶出停车场后,对许诺说道:“现在12点,下午有什么安排?”

“因为是明天的机票麻,所以下午计划了在酒店做进度表。”许诺点头说道。

听了她的话,顾子夕不禁皱眉:“你到b市一趟,就准备天天在酒店里抱着电脑过呢?”

“也不是啊,我在做案子的时候,去过各条大街小巷、还去过长城、故宫。”许诺看着他说道。

“你在哪里读的大学?”顾子夕突然问道。

“本市的z大。”许诺应道。

“居然是真的?”顾子夕转头看她:“我来这里找过,也找到那个真正叫樊迪的女孩,但不是你。”

“……”

“为什么去深市那么远的地方?”不觉中,顾子夕调转了车头,直接往z大的方向开去。

“离得远一些的话,比较安全。”许诺轻轻的说道。

“离得远一些,就可以把过去全抛掉是吗?那十天对你来说,是耻辱大过想念已是吗?”顾子夕轻声说道。

“你非要旧事重提吗?”许诺低头看着自已放在双膝上的手,不知不觉间已经紧紧的拧在了一起。

“……”

…………

“那个扔掉的电话里,有什么信息?和我们的从前有关吗?”

“是顾梓诺出身时候的哭声,他们不让我看,我偷偷录的。其实,我一直不知道他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

“后来,不要了?”

“恩,我不配,也不想打扰他。”

“许诺……”

“我想知道分开的这些年,你都是怎么过的。”

顾子夕说话的时候,车已经停在z大的门口。

第四节,校园?回不去的时光

许诺猛然抬头看向刻着学校的大门——熟悉又陌生的感觉,不禁油然而起。

“走吧,给我介绍一下你的校园。我倒要看看,是什么样的学校文化,培养出这么个优秀而有天份,却又比牛还倔的女生。”顾子夕将车弯进旁边的车位,下车后,拉开了副驾驶室的门,伸手将许诺扯了出来。

“喂,什么意思麻。”许诺不由得瞪了他一眼:“我除了主修课在学校,其它时间都在外面打工呢,我什么样子,和学校可没关系。”

“是吗?”顾子夕微微一笑,也不辩驳,只是拉着他的手,慢慢往校园里面走去。

恍然间,似乎又回到了大学时光,许诺任由他牵着手,竟然忘了要挣开。

…………

“这里是理科楼,大多数时候,这里是比较安静的,理科的学生们好象天生要内敛一些。”

“从理科楼的后面有一条小路,可以直接通往文科楼,本来这条路是石子路,后来不知道谁种上了各式的花儿,理科楼的男生们走这条路去找女生,我们就叫他做采花大盗,呵呵。”

“后来,有教授上课也走近路,直接从理科楼走这条路到文科楼,当时就被同学们给笑坏了,弄得那个教授只上了半节课。”

“唉呀,那个教授叫什么名字来着,我还真忘了。不过是教经济理论的。”

说起大学时光,许诺的语气一片轻松,脸上自然的又盈满了明亮的光彩。

自奶奶去世后,四年的大学生涯应该是她最快乐的时光了——许言的手术已经做了,那100万的余款,也足够支撑她后续一段时间的治疗。

除了心里的压力外,至少没有生活压力、生存压力、没有许言随时会死去的恐惧——那段时光,最单纯、最美好。

“去找你的男生,是学什么专业的?”顾子夕突然问道。

许诺抬头看了他一眼,皱眉说道:“你这人惯会套话,我不和你说。”

“没关系,我不会吃醋的。”顾子夕笑着说道。

“当然了,那时候你和你老婆正……”许诺下意识的话冲口而出,说了一半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看着顾子夕,她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他的过去,什么时候轮到她来吃醋了!

许诺用力的甩开了顾子夕的手,快步往前跑去:“顾子夕,你自己慢慢看吧,我不想陪你了。”

“许诺……”顾子夕迈步上前,重新牵住了她的手,轻声说道:“走吧,带我看看你的上课的教室、曾经坐过的地方。”

“顾子夕,我们在没有彼此的日子里,都曾单纯的快乐。以后,也可以一样。”许诺轻轻挣脱他的手,轻轻的说道。

顾子夕沉沉的叹了口气,有些怨自己打断了她的兴致,也有些怨她一个文科生,这么的理智理性;这么快的恢复到现实中来——再多的快乐共处、再多的想念担心,终是被那些现实、被曾经的伤害所阻隔。

“回去吧。”顾子夕突然间也失了兴致,转身慢慢往大门的方向走去。

…………

“许……”

似乎有人认出了许诺,不知道是不敢确定,还是不想招呼,喊了一半的名字又咽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