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37飞机失事

Chapter037 飞机失事

许诺转头,看着来人淡淡点了点头,转身跟在顾子夕的身后,慢慢往前走去。

顾子夕回头看了她一眼,又看了那男人一眼----一个高高大大的年轻男生,原本长得一幅阳光模样,眼睛在看着她时,却有着淡淡的忧郁与苦涩。

“不打个招呼?”顾子夕低头看着她。

“不用。”许诺淡淡应着,抓起他的手,拖着他大步往前走去。

…………

“许诺,对不起。”身后,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

许诺抓着顾子夕的手不禁微微用力,顾子夕翻转手掌握住她的,转身将她扯进臂弯里,看着那男子淡然而笑:“许诺,是同学吗?不介绍一下?”

许诺微敛双眸,沉默了一会儿,抬头看着那男子笑着说道:“黎学长,恭喜你如愿留校了。”

“你先生?”被许诺称作黎学长的男子,在顾子夕淡然的目光里,却觉得一股无形的压力----想做出教师的淡然清高模样,却又有些手脚不知道往哪儿放的感觉。

连莫里安那样的职场精英,在顾子夕的面前都有些下意识的压迫感,何况这才毕业留校的教授助理呢----在顾子夕这样成功男人的面前,有些怯意着实也正常。

许诺看着他,眼珠子转了两转,笑着说道:“这是我儿子爸爸。顾氏总裁顾子夕;子夕,这是我学长黎浩然。”

“你、你都有儿子了。”黎浩然的神色不由得一片黯然。

“我有儿子,不是王学姐告诉我的吗?你会不知道?”许诺语气尖锐的说道。

“你现在过得好就好,那年的事情,真是对不起。”黎浩然看着她低声说道。

“也没什么可对不起的,不同的人不同的眼界,这很正常。”许诺冷笑着:“不过黎学长和王学姐还是早些生宝宝的好,若生不出来还可以找我索赔。再晚些年,可是你们自己的**卵子受污染,找我索赔,我可就不认帐了。”

“许诺!”顾子夕搂在她肩膀上的手用力的按压了一下,不悦的喊了她一声。

“嗯哼。”许诺看着黎浩然一派的尴尬与沉郁,轻哼了一声后,淡淡说道:“再见,祝黎学长和王学姐早生贵子。”

许诺转身,扯着顾子夕慢慢往前走去。

“你这话很恶毒的样子。”顾子夕低头凑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

“才知道我恶毒呢?”许诺轻哼了一声,抬眼瞪着他。

“对别人恶毒些当然没关系。”顾子夕不由得轻笑:“他追过你?”

…………

黎浩然看着在顾子夕面前的许诺,远比当年在学校的时候自信而张扬;看着顾子夕淡淡笑意里温柔与宠溺,心下不由得黯淡一片----或许正如许诺所说,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眼界,他为了留校的名额、为了校长助理的职务,选择了现实的婚姻,他的人生,也只能如此了。

人生际遇大致如此,你选择怎么去生活,生活就选择怎么回报你。

她从一个成绩中等、经常旷课的学生,成为现在,一个在创意界声名雀起的新秀,她的创意,已有部分成为校本的案例;

而自已呢,从一个国际贸易系的明星学员、z大曾经的风云人物,成为一个稳妥的校长助理。他放弃了企业有风险的就业机会、选择了稳定却一眼看得到未来的留校机会。

甚至为了这个机会,违心的选择了没有爱情的婚姻、违心的选择了帮那个女人去伤害一个单纯而无辜的女孩子。

现在的自己,天天讲着同样的课、说着同样的话、面对着多年来如一日的同样一副市井而嚣张的脸。

在别人眼里他或许年轻有为,而于他自己,生活却如一滩死水般,再起不了波澜。

只是看着现在这个阳光自信的她,他多年来一直放在心底的内疚与担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而她这伶牙俐齿的阳光可爱模样,让他想起家里那个仗势欺人的世俗女人,心情不由得更加黯淡了。

…………

“没什么,上学时候的荒唐事儿。他的母老虎女友找人扒了我的衣服,让他看我肚子上的疤,以证明我不是什么好鸟。我呢,直接踹了他的**,让那女的去看看,那鸟够不够好。”许诺淡淡的说道----事情的年代并不久远,于她来说,算是大学轻松时光里的一段插曲。

“后来系里要给我处份,我就把那女的扒那男的裤子的样子,做成了片子发到校内站上。威胁他们,给我处份,那就等着红遍世界。”

“后来校长找我谈话。各种的威胁呀,很了不起的样子。”

“我告诉他,现在是互联网时代,又是言论自由时代,怎么说,我有自由;在哪儿说,我也有自由;咱们穿草鞋的不怕穿皮鞋的。你女儿连我衣服都扒了,你们还有什么可以威胁到我?”

“最后麻,我撤回了片子,他们也没给我处份,我就这么混到毕业了。”

许诺边走边踢着脚下的石子,笑着说道:“现在想来,当时那一脚也是狠了些,你说有没有可能,真的不行了?”

“我看应该还是行的,否则早该离婚了。”顾子夕定定的看着她,有些心疼,也有些好笑:“至于生孩子的事儿,若是某些成份质量有问题,和你那一脚估计也没太大关系了。”

“哦。”许诺抬头看他,两人对视着好一会儿,不由得一起大笑起来。

笑完后,顾子夕伸手将她轻轻的搂进怀里,将下巴搁在她的头顶,轻轻的问道:“那时候,我若在你身边就好了。”

“包养?”许诺抬头看他。

顾子夕不由得气结,看着她恨恨的说道:“我那时候已经和蜜儿分居了。”

“开个玩笑。”许诺笑笑,伸手拉下他圈在自己腰间的手,慢慢的往前走去:“我相信大多数的事情,只能自己来解决,别人是帮不了的。”

“不过,用你打击那人,还是有点儿用的。他以前可傲了,我看他看到你还挺紧张的。”许诺笑着说道:“狐假虎威的感觉也挺好的。”

“调皮。”顾子夕摇了摇头,与她并肩慢慢走在阳光灿烂的校园里。

抛开哪里都避免不了的权钱交易、以势压人的黑暗,校园仍是一个让人单纯而喜爱的地方,看到身边来去匆匆的、那一张张青春满满的笑脸,让他们在感慨时光太快的同时,也感受到一股专属于青春的活力。

这样静好烂然的时光,让他们之间的相处,也多了份默然,而少了份紧张。

…………

“你还走得动吗?”大约四十多分钟后,许诺看着顾子夕问道。

“恩?”顾子夕不解的看着她。

“昨天不是生病了吗?还有精神啊。”许诺皱眉说道。

“回去吧,是有些累了。”顾子夕点了点头。

“怎么孩子似的,我不问你你就不说。”许诺瞪了他一眼,带着他往大门方向走去。

“没想到是因为生病的原因,还以为是自己太老了的原因。”顾子夕笑笑说道。

“你本来就很老啊!”许诺轻笑起来:“你看看人家,那才是阳光少年好吧。”

“反正你也不年轻了。”看着她的笑脸,顾子夕温柔而笑。

“懒得理你。”许诺的笑容微微一凝,状作无事的继续往前走去。

顾子夕眯着眼睛看着她----提到往事,一副自得坦然的小模样;提到自己和她之间的关系,又沉默回避的样子;那一种的她,都那样的率性可爱,还有种他没见过的嚣张泼辣。

真的,很爱。

第二节,如果?如果快乐是放手,那么就放手

回到酒店,在酒店餐厅简单吃了点午餐后,便各自回房间。

“昨天没睡好,下午别工作了,好好儿休息一下。”顾子夕边拉开房间的门,边对她说道。

“恩。”许诺轻应了一声,手扶在门上,抬头看了他一眼,似乎是想说什么,却仍是什么也没说便推开了门。

“许诺,别把自己绷得太紧。你可以更放松一些,就和在学校的时候一样。”顾子夕见她欲言又止的样子,不由得轻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

“我进去了,明天早上见。”许诺敛下双眼,眸光微微闪动了一下,便进去了房间。

“是因为我吗?让那个快乐的你不见了、让那个嚣张自信的你不见了?顾子夕斜身倚在门框上,看着许诺关上的房门,眸光一片沉暗。

“如果是,我是不是该真正的放手?放你自由?”

“许诺,你告诉我,我这样的执着,是不是错误?”

“许诺,是我太自私了吗?自以为是的爱你,却从让你真正的快乐。”

“那就这样吧,我们最后一次合作,以后,我放手。”

顾子夕慢慢站直身体,拉开门慢慢的走了进去,发烧后还没完全恢复的身体,虚软的倒在**----做了这样的决定,他浑身的力气仿佛一下子被完全抽干一样。

终究,他还是做不到看着她在他的面前这样忧郁下去;

终究,霸道如他,也做不到强制的将她留下。

或许,这就是爱情?爱到只要她好。

爱到,就算得不到。

…………

第二天,早,九点。

“您好,501退房。”许诺拖着大行李箱站在服务台,对服务员问道:“502的客人退房了吗?”

“我帮您查一下。”服务员一边呼叫楼层服务员查房,一边在电脑里查502的住房记录,一会儿之后,抬头对许诺说道:“502的客人还没有退房。”

“好的,谢谢。”许诺的眸光微暗,拿起电话犹豫了一下,还是打了过去:“顾子夕,该退房了。”

“恩,帮我通知服务台退房,我在电梯里了。”电话里,顾子夕的声音淡然从容,已经没有昨天的虚弱感。

“好的。”许诺放下心来,告诉服务员通知楼层人员查房后,便拖着行李站在旁边等着。

…………

“接了个电话,所以晚了。”顾子夕将房卡递给服务员后,看着许诺说道:“文部长问我们什么时候到深市,他对项目的进度很关心。”

“好。你回去将合同的流程发给我,我应该可以在今天6点前完成整个进度表。”许诺点头说道。

“非常好。”顾子夕淡淡的应着。

转头看着服务已经查完房,便快速的结了帐后,与许诺一起往外走去。

…………

“我正在去机场的路上。”

“对,照顾我回复的意见去跟进。”

“合同文本交给法务部审核,在我到公司前,要走完流程,我回来签字后,今天就寄出去。”

“新品发布会时间不变,客户那边我会安排。”

“先这样,一小时后我在飞机上。”

…………

“王强,我早上看了报表,这个月的回款进度不理想,你再想想办法。”

“可以从销售政策上下手,适当的先透透风,拿些回款回来。”

“是的,‘美吉’公司给我们的排期是最好的,所以承诺了70%的货款,3个月帐期,一定要做。”

“恩,你想想办法,需要我出面的、需要我演戏的,你导演就行了。”

“oK,今年的新品配货政策我已经看过了,零售这边要加大新货配比,客户那边,根据打款的情况,做一下配比调整。”

“不打首款的客户,直接砍掉,换!“

“对。我回来后,各大区和零售一起开个会。”

“恩,再见。”

…………

一路上,顾子夕电话不断,一直处于极度的忙碌中。

许诺突然发现,其实从真正走近他到现在,看到的都不是那个真实的他----这样的顾子夕,才是她心目中最初的模样:在工作上,是没有人情味儿的。

是什么改变了他?以至于他在自己的面前总是带着忧郁、带着无奈、带着小心。

爱情,如果让人变得不快乐,还要爱情干什么。

顾子夕,你真的应该放手----霸道的、强势的、没有人情味儿的那个人,才是你。

…………

在他放下电话时,许诺将目光从他的身上移了开来,看着自己的手机,玩着放松的小游戏。

在他的忙碌与淡然中,她隐隐有些失落,更多的却是放松----无须在他紧盯的目光里慌乱和紧张。

…………

登机后,两人也没怎么说话,各自抱着自己的电脑处理着文件,偶尔交流两句,然后又回到自己的资料里,看起来忙碌一片。

第三节,失事?选择勇敢

“先生、小姐,要饮料吗?”空姐推着饮料车过来,甜甜的问道。

“一杯咖啡。”顾子夕低着头,继续看着电脑。

“你还在吃药,不能喝咖啡。”许诺从电脑里抬起头来,小声的提醒着他。

“恩?”顾子夕这才从电脑里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许诺后,抬头对空姐说道:“麻烦一杯温开水。”

“好的请稍等,稍后我给您送过来。”空姐点了点头,转眸问许诺:“小姐喝点儿什么?”

“咖啡,谢谢。”许诺朝着空姐笑了笑。

“好的。”空姐微微一笑,倒了咖啡递给她,却突然间机身一抖,她手里的咖啡泼了大半在许诺的肩膀上:“对不起、对不起。”

空姐连声道着歉,机身却连续的抖了起来。

“怎么回事?”许诺与顾子夕对视一眼,两人急急的收起电脑,下意识的拉开安全带站了起来。

“先生小姐请坐下,可能是遇到强气流了,我现在去看一下。”空姐收起饮料,推着饮料车,努力的保持着平稳的步子,快速往前走去,边走还边用平静的声音安抚着大家:“各位乘客请坐好,请不要解开安全带,飞机中能遇到强气流了,稍后就好。”

“大家请安静,飞机只是遇到强气流了,有事我们会提前广播的,请大家安静坐好,以利于保持飞机的平稳。”

…………

“别怕,飞行中常遇到的问题。”顾子夕看着许诺轻声的说道。

“恩。”许诺点了点头,双手却紧张的抓着坐椅的扶手。

…………

飞机的颠簸越来越严重,广播里空姐的声音,力持着平静与甜美,让大家保持安静,系好安全带。

直到二十分钟后,空姐不再说话,飞机的高度慢慢降低,稍后机长通过广播告诉大家,飞机出现一点儿小故障,现在正在寻找可以临时降落的地方,请大家无须太过担心。

只是,飞机越来越严重的颠簸,却让大家没有一点儿安全感,有的乘客甚至已经哭了起来。

顾子夕看了脸色苍白的许诺一眼,伸手将她的手握进了手心。

…………

一阵近似翻滚的颠簸后,机长无奈的宣布:“对不起,今天大雾,无法降落。我会在地图上继续寻找合适的地方迫降,请大家在空乘人员的帮助下,穿好救生衣,做好逃生准备。”

在机长说完后,所有的空乘服务人员,全部迅速走进了机仓,边安慰大家,边帮乘客将救生衣穿好。

“小姐,请配合一下好吗?”

“先生,这只是准备,还没有到最坏的时刻。”

“是的是的,大家配合我们穿好救生衣,我们会给大家纸笔写字的。”

“女士,平静一些、平静一些。”

…………

“顾子夕,会有事吗?”许诺解开安全带站了起来。

“不会的。”顾子夕轻声安慰着她。

许诺深深吸了口气,转头看着后面几个哭泣的女子,眼圈不由得红了起来。

“别怕,没事的。”顾了夕伸手轻轻搂住了她:“飞机经常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大多是有惊无险的。”

“顾子夕,我不能有事,许言没有我不行的。”满机舱的哭声,让许诺的声音也有些哽咽起来:“顾子夕,你也不能有事,我不放心别人照顾顾梓诺。”

“当然。”顾子夕轻轻拍着她的背,柔声说道:“你还没答应嫁给我呢,顾梓诺还没喊你妈妈呢。我们都不会有事的。”

顾子夕紧紧拥着她,然而飞机大幅度的颠簸,让他自己都没有办法站稳。

…………

“先生、小姐,来穿好救生衣好吗?”空姐走过来,急急的说道。

“许诺,先穿救生衣。”顾子夕松开许诺,扶着她站好,让空姐能顺利的帮她将救生衣穿上。

在许诺的救生衣穿好后,顾子夕自己从座位下拿出救生衣,边穿边对空姐说到:“你去帮别的乘客吧。”

“好的,谢谢。”空姐姐快速的往前走去----她们自己是没有穿上救生衣的,而许诺也看出,她们自己也是极害怕的,却仍力持镇定的完成着自己的工作。

“许诺,穿救生衣吗?”顾子夕一手抓着扶手,一手搂着许诺,低声问道。

“不会。”许诺摇了摇头。

“我教你。”将自己身上的救生衣解下来,再重新穿上,亲自示范了一遍后,又让她操作了一遍。

“我们去机尾帮一下那边的乘客。”顾子夕搂着她的腰,艰难的往后走去,而在此同时,也有其它的男士,正在帮其它害怕得连站都站不起来的乘客穿救生衣。

还有乘客将逃生门旁吓得哭闹的乘客移到了一边,镇定的研究着逃生门的开启方法。

顾子夕歪斜的走过去,给那人演示了一下逃生门的开启方法,那人很快演示了一遍给顾子夕看,两人会意的点了点头后,那人便守在了逃生门门口。

顾子夕迅速回到许诺的身边,与她一起往后走去。

许诺将一个哭闹的孩子抱在怀里,顾子夕则帮那个妈妈穿上了救生衣。

“先生,我们会不会死?”那个妈妈用力的抓住顾子夕的手,大哭着问道----而她的问题,又成功的挑起了其它乘客的恐惧,好多人都抓着空姐的手,大声的问着、哭着。

“不会的,机组正在想办法呢。”顾子夕安慰着说道。

“你是妈妈,你要勇敢,孩子在看着你呢。”许诺将孩子塞进她的怀里,拉着顾子夕继续往前走去。

“谢谢先生。”

“谢谢小姐。”

“上帝保佑,我们不会有事的。”

…………

一阵混乱过后,当所有人都穿上了救生衣后,空乘人员才回到工作室,也穿上了救生衣。

在空乘人员穿着救生衣,拿着纸笔走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大声的哭闹也变成了低声的哽咽。

在哭闹和恐惧都不能改变现实的时候、在离死亡最近的时候,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大家不要太担心,这只是例行的动作,飞机只是小故障,我们需要的是找个地方降落,机长现在正努力的寻找。”

“请大家一定要有信心,我们很快就能找到降落的地方的。”

空姐边发着纸笔,边小声的劝慰着,而她们的手,却在微微发着斗。

…………

许诺拿着纸笔,手微微的颤抖着,看着顾子夕时,眸子里满是泪水----他们的初识、他们的争吵、他们的亲密、他们的挣扎,都那么清晰的从脑海里闪过。

“顾子夕,对不起,是我不够勇敢。”许诺的声音一片哽咽。

“你很好。而且,我们现在还是在一起。”顾子夕伸手轻抚着她的脸,低头在她唇间轻啄了一下,柔声说道。

“顾子夕,我、我爱你。”许诺看着他哽咽着说道----在生命的最后时光,她选择勇敢的面对自己。

在生命的面前,那些所谓的阻碍、所谓的困难又算什么?

“顾子夕,我爱你。”这一次,她不再犹豫。

“我知道,我也爱你。我们永远在一起。”顾子夕的眸子里,不由得也泛起了点点微光,俯下头在她的唇间印下温柔一吻,轻轻说道:“有什么话,先写下来。”

“好。”许诺吸了吸鼻子,看着面前的纸,半晌却无法落笔----曾和同学玩过无数次的游戏:在你死前那一刻,你最想说的话是什么。

可真正到了这一刻,她却不知道该写些什么。抬头看了一眼顾子夕,许诺终于轻轻落下了笔----

“顾梓诺,我是妈妈,妈妈爱你。”

“季风,帮我好好儿照顾许言。”

“许言,我们都不怪妈妈,你好好儿活着去找她。”

眼泪泪滴滴落在纸上,将黑墨的字迹晕染开来,让每个字,都染上悲伤的气息。

…………

顾子夕看着面前的纸,郑仪群的脸在脑海里闪过了无数次----少时温柔的、少年时美丽的、改嫁时艳丽的……

一段一段,最后定格的,仍是少年时那个美丽能干的母亲。

“希望你是幸福的。”写下这句话,却没有称呼----在内心深处,他希望自己选择的是原谅。

“景阳,朝夕,帮我照顾梓诺,告诉他,许诺是妈妈。”

…………

将纸笔交还给空姐后,两人将手紧紧握在一起,看着对方,久久说不出话来。

飞机的飞行高度已经越来越低,在不断的变幻的飞行方式中,机长仍然技巧利用翻滚的惯性以减少机身的震动与颠簸。

而刚才被压抑的恐惧与哭泣,又被某个高声哭喊的乘客给带动起来,整个机舱里又充满了此起彼伏的哭喊声。

许诺被顾子夕紧紧的搂在怀里,心情却是从未有过的平静----其实,死亡也是一种解脱,那样的承担,她真的觉得好累了。

将头轻轻的靠在他的肩头,许诺低低的说道:“顾子夕,就这样去了,也没什么不好。”

“恩。”顾子夕轻应了一声,伸手自己的安全带,将两个椅子之间的扶手拉了起来,然后解开了许诺的安全带,将她的安全带拉到极致后,将两人绑在了一起。

“许诺,抱着我,别怕。”顾子夕在她的耳边低声说道。

许诺低头看着腰间绑得紧紧的安全带,甜甜的笑了,张开双臂拥住顾子夕,在他的耳边温柔说道:“下辈子,在遇到我之前,不许结婚。”

“好。”顾子夕用力的点头:“那你要早些来,别让我等得太久了,等得我都老了。”

许诺将头依进他的怀里,静静的听着他节奏不变的心跳,只觉得死亡,真的不可怕----至少至少,她还和他在一起;至少至少,还来得及对他说‘我爱你’。

…………

你知道这一生,我只为你执着

管别人心怎么想,眼怎么看,话怎么说

你知道这一生,我只为你守候

我对你情那么深,意那么浓,爱那么多

等待着你,等等你轻轻拉我的手

陪着我长长的路慢慢走

一直到天长地久

等待着你,等待你紧紧拥抱着我

告诉我你的心里只有我

除了我别我选择

…………

“顾子夕,这次如果我们大难不死,我们就在一起,好不好?”许诺的眼底虽然有泪,嘴角却带着笑。

“好,我们在一起。”顾子夕低下头,沉沉吻住了她----这一吻,带着他所有的爱情、还有对生还的绝望。

刚刚决定放下她,这场灾难却将她重又推进他的怀里。只是,这样的深情相拥,能有多久?

他都还来不及好好儿爱她啊!

…………

当所有人都感觉到飞机呈失控状态往坠去时,有些人开始哭叫、有些人开始沉默、有些人转身与身边的人拥抱在了一起----不管是陌生的、还是熟识的,在这最后的时候,大家都希望多一份温暖、多一份力量。

“先生们、女士们大家好,我们已经从地图上找到合适的降落地点,但地面大雾,我们只能凭经验降落,请大家系好安全带,并将手放在钮扣上,随时做好降落逃生的准备。”

“大家请放心,我们的机长非常有经验,他一定能将我们带到一片宽阔的平地上。”

“机长已经在控制速度,目前飞机还在控制之中,大家请放心,不要慌张。”

美丽的乘务小姐,已经放弃了用广播,而是站在机舱里,和所有的乘客站在一起。

…………

“不论任何情况,抱着我不要放手。”顾子夕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恩。”许诺轻轻点了点头,双手抓着他的衣襟,与他紧紧的拥在一起。

…………

只听到一声巨响,整个飞机似乎就这样失控的掉在地面上,机舱里的人都被震得弹了起来。

随着飞行的惯性力度,落地的机身仍往前快速的窜动着,原本哭泣不止的人们,紧紧摒住了呼吸,等待着最后时刻的到来。

大约十分钟后,飞机在隆隆的声音中静止了下来,机舱在短暂的安静后,不由得激动的欢呼了起来。

“大家请安静,请所有人迅速解开安全带,到我这里来,跟着我往外走。”

“大家不要挤,一个一个来,我们都不知道机体受创的程度和出去通道是否完好,所以不要挤。”

“行李不要拿,先让人走,大家不要挤按顺序往我这边走。”

空乘人员紧张的引导着大家往外逃生。

顾子夕解开绑着自己和许诺的安全带后,迅速的打开旁边的小窗口,却看见外面火光一片。

“不能判断是哪个部位起火,看看对面。”顾子夕拉着许诺的手,快速走到对面,在拉开遮光板后,这边只见烟不见火光。

“那边有火,从这边逃生通道走。那位先生,请打开你对面的逃生通道。”顾子夕看着刚才站在逃生舱门边的男子说道。

“好的。”那男子快速的跑到对面,用刚才顾子夕教的方法打开了逃生舱----只是,门才开,便一阵发烫的浓烟滚滚而来。

“快让我下去。”

“我要走,快让我走。”

有人看见有通道打开,都你推我挤的涌了过去,反而大量的拥堵在中间,完全堵住了通道。

“机冀着火,两边逃生通道都可以用,大家不要急,慢慢来,慢慢往外走。”机长满身是伤的从驾驶舱走了出来,镇定的指挥着空乘人员帮助乘客逃生。

而深懂器械常识、又接受过空难逃生训练的顾子夕,深知在飞机失重坠落、机长重伤的情况下,绝不可能只是机冀折损受伤。

机长这样说,是想缓解大家的情绪,以免造成舱内拥堵。

“你,从这边走。”

“你,快起来,从这边出去。”

“谁在堵在这里,就不许下去。”

顾子夕跨步走到前面,快速的拎了两个人甩到了后面,也不理那两人杀人一样的哭号声,对还在推搡的人说道:“排好队,谁再不听,我再扔过去。”

那个开舱门的男子也走了过来,大声说道:“排队,不排队我就关舱门了。”

这句话才是最历害的,所有人都不敢再挤,边哭着边排着队,被扔到最后的两个人,也乖乖的爬了起来,慌张的站在许诺的身后。

顾子夕和那男子,以及机乘人员这才长长的吁了一口气----他们都知道,时间已经非常紧了,再不下去,整个飞机都会在撞击的余力与火烧之下崩裂。

“下去。”

“快。”

“往下滑。”

“好烫!”

“我怕,我不下去。”

各种声音,各种反应,顾子夕与机组人员,还有那个男子,各守了一个通道,将乘客狠狠的推了下去----下去后不知道生死,而在飞机上是肯定会死。

“许诺,先下去。”许诺走到顾子夕身边,顾子夕握着她的手,将她用力的推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