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39只在乎你

Chapter039 只在乎你

许诺满含着眼泪,从已被烤得滚烫的逃生通道里滑了下去。

站在通道的最底端,许诺看着一直维持着推动姿式的顾子夕,只觉得对这个男人,她这辈子,都不要再放手——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她都不会再放手。

“许诺,跑开,到那边去。”再又推下来两个人后,顾子夕冲着站在原地的许诺大叫着。

“我等你,你快下来!”许诺帮着将滑下来的乘客扶起来后,用手在唇边做出喇叭状,对着顾子夕大声喊道。

顾子夕焦急的看了她一眼,又回头看了看机舱里面,还有个女人在拿行李,当下不由得火冒三丈,大步走过去,拎起那个女人就从逃生通道扔了出去。

“已经全部转移,两位请快撤离。”机长快步的从后面走出来,亲手将顾子夕和另一个男子送下了逃生通道。

…………

“顾子夕!”许诺冲上来,紧紧抱住了他。

而火势迅速的蔓延与机身迅速的变形,机冀在冲天的火光里悍然断裂,整个外皮在空中崩裂后,火花在空中四散开来。

顾子夕抬头看了一眼正往下滑的空乘人员,一狠心,拽着许诺的手快速往另一个方向跑去,边跑边喊:“往这边,快、快,都往这边跑!”

“啊——”

“妈妈——”

“妈妈快起来、快起来跑啊——”

“小宝,你先走,妈妈就来了。”

许诺与顾子夕同时回头,那女人可能是被碎片给击中了,在地上打了两个滚后,便再也爬不起来。

看着顾子夕和许诺停下脚步回头,双眼里满是乞求。

“许诺,你先跑,我去抱孩子。”顾子夕当机立断,看着许诺迅速说道。

“大人呢?”许诺紧张的看着他。

顾子夕摇了摇头,回头在漫天的碎片中,飞快的往回跑去,一把捞起那孩子,用力的扯开她抓着母亲衣服的手。

“妈妈、不要扔下我妈妈!”

“叔叔,救我妈妈!”

“后面有人会来救她的,我们先走。”顾子夕看了那满脸痛苦的女人一眼,在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中,迅速转身,却看见一块带着火花的碎片、正往朝着她站的地方迅速的落下来——

“许诺,跑开——”顾子夕一下子觉得整个心脏都几乎要停了,拎着那个孩子发疯似的冲了过去。

听到顾子夕的声音,许诺下意识的抬头后,拔脚就跑,在那碎片落下之前,便被冲上来的顾子夕拽住了胳膊,扯着她一路狂奔。

在听到身后一声巨响时,两人下意识的回头——那片燃烧着的碎片,正重重的跌落在离他们100米不到的身后,定定的站在那里,被风吹过的火苗,似乎就舔在脸上。

“顾子夕……”许诺抓着顾子夕的手,整个人软软的坐了下去——如果她再慢半分、如果不是顾子夕拖着她,现在她就被压在这冒火的铁片之下了。

“妈妈——”被顾子夕抱在手里的小女孩突然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站着的顾子夕和坐在地上的许诺下意识的抬眼看去——小女孩妈妈原本吃力的往前爬,现在已被一片着火的碎片完全击中,整个人被覆在铁片之下,只见一阵火起,整个人已经完全没入了火光之中。

“妈妈——”小女孩的声音,凄厉的穿透着火光与空气,让人只感觉到生命的无耐与无常——他,真的救不了她。

“许诺,起来,这里不能久呆。”顾子夕声音嘶哑着,将手伸给许诺。

许诺用力的抓住顾子夕的手,还没来得及悲伤或恐惧,便又重新往安全的地方跑去……

…………

“机长,跳下来!”

在大部分空乘人员都自通道里滑下去后,整个救生滑梯已经断裂,飞机的两冀也已炸裂,满身是伤的机长站在悬空的机面上,火光里一片惨烈。

“机长,跳下来。”最后下去的机组人员大声叫着。

机长抬头,在顶部那一大块板子掉下来之间,憋了一口气,用力的往下跳去……

…………

飞机迫降的地点是山区,应该是机长从地图上找的,地势虽然不明,却没有人和建筑,飞机掉下来不会造成损害的地区。

也正因为是山区,飞机在失控后坠下来时,连惯性的滑行都只有很小一段距离,便被山体给堵住了,以至于在撞击的反作用力下,机冀首先折断后崩离机身——而机身是否会解体?看情况似乎并不乐观。

顾子夕转头看着来路,已经跑过来的乘客,大约也只有几十个的。

顾子夕将怀里吓得发呆的孩子交给许诺:“我再过去看看。”

“顾子夕……”许诺紧紧的拽着他的手,微微颤抖着:“我怕。”

“乖,不怕,你在这儿等我,我一会儿就过来了。”顾子夕伸手用力的抱了抱她,转身与那个年轻的男子一起,快速往飞机坠落现场跑去。

远远的,空乘人员正从火光里将一些还有生命迹像的人往外搬——当然,还有他们自己的同事。

“那边没有活人了。”被同事背着的机长,看着顾子夕和那年轻人,沉声说道。

“恩。”顾子夕与那年轻人对视一眼,从几个受伤的空乘人员手里,接过他们抬着的伤员,快步往来处而去。

在他们刚刚离开不久,整个机身便崩然溃散,无数碎片在空中散落开来后,又再落下——撤退在最后的部分人群,不可避免的,又有几人被击中倒下,一行人的速度,就此又慢了下来。

“能快的尽量快,受伤的慢慢走。”机长大声叫道。

“不要,不要丢下我们!”一个后被砸中的人大声的哭了起来。

在留下两个空乘人员拖着他们慢慢跟上后,其它人仍以最快的速度往安全地带撤离——有逃生经验的人都知道:将最有可能活下来的人救走,是遇到危险时最合适的做法。

而作为机组人员,他们责没有任何理由、丢下任何一个人——所以,即便是危险,他们也坚守在最后一道防线。

…………

“妈妈,我妈妈呢?”许诺怀里的孩子,在看见顾子夕一行人回来后,从她怀里挣脱下来,打着赤脚快速往前跑去。

“我妈妈呢?我妈妈呢?”

孩子围着所有被背回来的伤员看了一圈,却没有发现自己的妈妈,转头看着顾子夕,大声哭了起来:“我妈妈呢!”

“我们没看到,可能跑到别的地方去了。”一个空姐走过来,将孩子轻轻揽进自己的怀里,轻声安慰着她:“我们在这里等着救援人员来,他们或许会带妈妈回来。”

“真的妈?”

“妈妈跑到别的地方去了?”

“可是妈妈起火了,妈妈身上都是火……”

四岁大的孩子,亲眼看见自己的母亲被带火的铁块砸中后没了身影,却仍希望着能有奇迹出现。

…………

“顾子夕?只有这么多人了吗?”许诺默默的走到顾子夕身边,伸出双臂紧紧的搂在他的腰间,声音里带着惊惧的沙哑。

“不知道,或许跑到别的地方去了。”顾子夕拥紧了她,低声说道。

“恩。”许诺轻应了一声,靠在顾子夕的怀里慢慢的坐下来。

…………

天色渐黑,远处的火光一点儿也不见弱,空气里传来各种混杂的焦臭味儿,闻得人想作呕——不是因为那气味儿太难闻,而是所有人都知道,有些不及跑开的人,都被砸中了、烧焦了。

那味道里,有着几小时之前,还坐在一起的、或陌生、或熟悉的同胞们。

只是,看着这漫天的火光,却没有人再哭泣——劫后余生的喜悦、同伴在眼前消失的恐惧、仓惶奔逃时的无助,如团厚重的阴影,压在所有人的心头。

…………

一天后。

回到深市后,他们才知道确切的信息,全机187人,生还的乘客有122人。

“我们,回家。”顾子夕紧紧抱着许诺发抖的身体,低低的说道——他们的身上,也是各种的伤痕、灰尘,狼狈不已。

“回家……”许诺软软的依在顾子夕的怀里,声音沙哑而黯然。

“谢谢你们。”小女孩的爸爸抱着女儿,满眼是泪,而小女孩自回到这里后,便一直安静着不哭不闹不说话,紧抿着唇,不知道是悲痛还是害怕。

许诺用手捂着唇,不想在这失去了亲人的男子和孩子面前哭泣。

“不用谢,好好儿、照顾她。”顾子夕点了点头,揽着许诺快速往外走去——这一场浩劫,犹如生死时速一般,从死亡之手逃出来的他们,却又亲历更多人的死亡。

他现在只想让许诺好好的睡一觉——一觉醒来之后,又日暖阳明媚、又是春暖花开……

第二节,子夕?我只在乎你

两人相拥着走到家属等候区,许言、季风、莫里安、郑仪群、艾蜜儿都欢呼着冲了上来。

“许诺、许诺,吓死我了。”许言不顾形象的冲了上来,一把从顾子夕怀里扯过许诺,如失而复得的宝贝般,将她紧紧的拥在怀里。

“许言,吓死我了,真的吓死我了……”许诺忍了许久的哭泣,直到拥住许言,才放肆的哭出了声。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我就说你不会丢下我的。”

“好了好了,不哭了,咱们回家洗个热水澡,睡一觉,就什么都忘了。”

许言一时哭一时笑,眼泪流得比许诺还凶。

“好了,本来已经怕过了,你说起来让她又怕一回。”季风走过来,轻轻拍着许言的腰。

“恩,许诺,别怕,咱们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许言轻轻松开许诺,带着重重的鼻音说道。

“恩。”许诺深深吸了口气,看向旁边的莫里安,大步走过去,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有什么,比在灾难之后,活着回来看到姐妹、朋友更让人暖心的事情呢。

“就知道你这个小祸害,轻易死不了的。”莫里安紧紧拥住她,温润的说道。

…………

“子夕……”郑仪群满眼含泪的走到顾子夕面前。

“你……”顾子夕看见她,眸光微微沉了沉,淡淡说道:“我没事,你放心。”

“恩,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郑仪群低下头,用手擦了眼泪,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和莫里安拥抱在一起的许诺,脸色微沉,却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柔声问道:“现在是回家吗?要不我让张姨过去给你做饭?”

“不用,我去许言那边吃饭后才回家。”顾子夕淡淡说道:“回去路上,开车小心。”

顾子夕淡淡说完后,转身看着艾蜜儿说道:“你回去吧。”

“子夕,我真的很担心你。”艾蜜儿脸色苍白的说道。

“自己心脏不好,尽量少看这些新闻。”顾子夕微微皱了皱眉头,语气里有些微微的不耐。

“我、我、我只是担心你。”艾蜜儿轻轻低下了头,长长的黑睫、衬着莹白的肌肤,如同漫画中的女子一般,让人心生怜惜——只是,她面对的男人是顾子夕,除了这张脸、这身气质、连带她的心,他早都看了个透。

顾子夕转眸看向许诺,她也转过身来看着他。

“许诺,我们回家。”许言抓着妹妹的手轻声说道。

顾子夕只是看着她,将自己的右手缓缓的伸向她:“许诺……”

“子夕!”郑仪群脸色微变,沉声喝道。

顾子夕只是将手坚持的伸在那里,眼睛定定的看着许诺,脸上一片沉静。

…………

“许诺?”许言看着许诺,似乎已经知道了她的决定。

许诺沉静的看着顾子夕,半晌之后,对身边的许言轻声说道:“许言,今天我不回家。”

“好。”许言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却也为许诺终于的决定而高兴——她太苦了,也该有个人来疼她、宠她了。

许诺的嘴角绽放出温柔的花朵,许言将眸子转向顾子夕,他执着的将手伸向许诺,只等她的回应——或许,经此大难之后,再没什么阻力要以让他们分开了吧。

而她身边的莫里安,心里却是一片涩涩的苦意——于爱情,他懂,爱上了,便没有其它的选择。

许诺大步走到顾子夕的面前,将手笃定的放入他的手心。

顾子夕看着她放在自己手心的手,慢慢的收拢了自己的手掌,直到紧紧握住,才慢慢抬起头来看着她:“我们回家。”

“好。”许诺轻轻点了点头,轻轻依在他的怀里,与他一起大步往外走去——在经过那样一场生死时速的,他们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好好休息。

…………

“子夕——”郑仪群和艾蜜儿同时高喊出声,只是,郑仪群的声音里带着不赞许的严厉,而艾蜜儿的声音里,则带着绝望的哀求。

顾子夕脚步微顿,许诺抬起头看他,顾子夕伸手将她揽得更紧了些,看着她低声说道:“别人的意见,都无关重要。”

“我,只在乎你。”顾子夕的眸子沉暗而深邃,手里的力度,是绝不容她再逃避的坚持。

“走吧。”许诺看着微微一笑,虽然脸上尽是疲倦之色,这笑容看在顾子夕的眼里,却比三月的花开,更加的绚烂耀眼。

“好。”顾子夕当下便不再犹豫,与许诺一起快步往外走去。

郑仪群正想说什么,在看见两人走路是微微不自然的姿态,便收住了声音——没有什么比他还活着更让人开心的事了。

其它的,就以后再说吧。

郑仪群从顾子夕和许诺的身上收回目光,盯着许言看了两眼后,冷哼了一声,便快步离去。

艾蜜儿则跟在郑仪群的后面,踉跄着匆匆离开。

…………

“许言,公司还有事,我就先走了。许诺有什么事,打电话告诉我一声。”莫里安对许言低声说道。

“好。”许言点了点头,看着他认真的说道:“莫里安,谢谢你。”

“不用,这次她能活着回来,该谢顾子夕的。”莫里安的话里一片酸意,朝季风点了点头后,转身大步往外走去。

“她若和莫里安在一起,更让人放心。”季风低声说道。

“是啊,顾子夕家里那些人、还有他那个娇娇弱弱的前妻,都不是省油的灯,许诺那么单纯,怎么斗得过。”许言长长叹了口气,却又无可奈何。

“既然她选择了,就祝福她吧。”季风轻叹着气,揽着许言,慢慢往外走去。

…………

顾子夕与许诺,一路上都紧紧握着彼此的手,却也一路都没有说话。

直到回到公寓,顾子夕转身紧紧拥住了她,低头沉沉的吻着她——那么的用力,用力的庆贺着劫后余生的惊险、用力倾诉着拥她在怀的喜悦、用力表达着对她的爱意、用力的感受她在怀里的安心……

“顾子夕,说好活着就在一起的,我没想过要反悔。”许诺用力的回报着他,温柔的声音,安抚着他急切的吻里,带着的丝丝不安。

“答应我,无论遇到任何事情、无论任何人要你离开,都不可以。”顾子夕看着她严肃的要求着。

“不会。”许诺用力的摇了摇头。

“我们,就这么说好了。”顾子夕看着她,温柔而笑,低头轻啄她的唇,一下、一下、又一下,那么的温柔缱绻、那么的缠绵宠爱、那么的依依不舍……

“顾子夕,好累了。”许诺双手搂在他的腰间,微眯的眼睛,有些迷糊起来。

“去泡个热水澡,再好好儿睡一觉,其它的事,什么都别再想了。”顾子夕点了点头,搂着她去了卧室:“你在这边洗,我去客房那边,一会儿再过来。”

“恩。”许诺点了点头,伸手接过他递过来的他的睡衣,看着他离开房间后,才转身去了浴室。

在反反复复冲洗了两三次后,许诺才将自己泡进了浴缸里——一直紧绷的神经、浑身酸疼的肌肉,直到这时候,才真正的放松下来。

…………

“许诺!”

“许诺?”

顾子夕回到房间后,见浴室里完全没有动静,心里不禁担心,在喊了两声仍未见答时,便拉开门快步跑了进去——这个小女人,居然趴在浴缸的边缘睡着了。

顾子夕伸手探了探水温,还是热的,想来泡的时间应该还不长,转眸看着她被热气熏得粉嫩的脸,依然是疲惫一片。

顾子夕心疼的揉了揉她的脸,便拿了大浴巾将她整个包了起来,然后将她放在旁边的软椅上躺好,拿了吹风机帮她慢慢的吹头发。

一丝一丝、一缕一缕,顾子夕吹得极为缓慢、极有耐心,似乎就这样看着她熟睡的脸、拨弄着她揉软的发,轻轻吹动,已是最大的享受。

直到许诺一个无意识的翻身,身上的浴巾重新散开,顾子夕才收了吹风机,换了一条干浴巾将她重新包好后,才抱着她回到了房间。

…………

轻轻的抽掉浴巾扔在地上,轻轻的拥她入怀,轻轻的在她的脸上映下一吻,轻轻的在她的耳边说了一句:“亲爱的,晚安。”

伸手关掉床头灯,将脸贴在她柔软的脸上,轻闭上眼睛,安然入眠……

…………

“顾子夕!”睡梦中的许诺突然坐了起来。

“我在呢,做梦了吗?”顾子夕用手撑着床坐起来,将她拥进怀里轻轻拍着。

“我看见好大的火,看见你的腿受伤了,跑不动。”许诺看见顾子夕放大在自己眼前的脸,这才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没事了,都过去了,我们都好好儿的活着呢。”顾子夕将滑落到她腰间的被子扯了起来,将她整个的围了起来后,看着她说道:“都睡了一天一夜了,还要睡吗?饿不饿?要不要先吃点儿东西再睡?”

“顾子夕,没有你在身边,我一定会死的。”许诺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从浴缸到**的,也没注意自己没有穿衣服,只是伸出双臂紧紧的圈在顾子夕的腰间,声音里还有着对灾难的后怕。

“不会的、不会的。”顾子夕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低声安慰着她:“许诺,都过去了,我们现在都安全了、我们都活着。”

“恩。”许诺轻应了一声,低低的说道:“像做梦一样。”

“就当它是一场梦,醒来后,就全忘掉。”顾子夕轻哄着她。

“好,我还要睡,我觉得好累好累。”许诺点了点头,依在他的怀里,轻轻闭上了眼睛。

“吃点儿东西再睡吧,我去给你煮点儿粥,恩?”顾子夕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轻声问道。

“不要,要你陪着我。”许诺摇了摇头,将整个身体蜷缩成一团,全部窝进他的怀里。

“好。”顾子夕拥着她暖暖的笑了。

…………

或许是超过身体极限的跑动让她极度的疲倦、或许是心里在极度的恐惧后,一直想用安睡来修复直击心灵深处的恐惧,许诺这一觉,一直睡了两天两夜。

“许诺,小猪,再不起来,就真要变成猪了。”顾子夕穿着浅灰色休闲服,坐在床边看了她半晌,才去拍她的脸。

“我睡了多久了?”许诺将手伸出被子,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只觉得全身上下所有的毛孔都舒展开来,真正是舒服极了。

“两天两夜。”顾子夕笑着说道。

“这么久,你怎么不喊我起来。”许诺惊呼一声,一下子便坐了起来——只感觉身体一凉,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已的身上一件衣服也没有。

“喂!”许诺的脸不由得瞬间通红,立时又躺了回去,睁大眼睛瞪着顾了夕,质问着他:“为什么我是没穿衣服的。”

“我也不知道啊。”顾子夕轻笑。

“胡说八道,你怎么会不知道。”许诺不信的皱起了眉头。

“本来就不知道啊,某人在浴缸里就这么睡着了,被我捞起来的时候,就是这样子了。”顾子夕倾过上身,微笑着看着她:“我觉得这样很好啊,抱着手感很舒服。”

“喂,流氓。”许诺的脸不由得大红。

“不过说真的,你真是睡得太多了,得起来动动了,否则我可不敢动你。”顾子夕笑着,拿了一套休闲服递给她。

“你去买的?”许诺将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接过衣服后又塞进了被子里。

“恩。”顾子夕低头在她唇间吻了一下,笑着说道:“你穿衣服,我去把粥热一下,然后我们出去把正经事给办了。”

“唉呀!”许诺突然大叫起来。

“怎么啦?”顾子夕紧张的看着她。

“答应文部长两天后要交进度表的,现在可赶不及了。”许诺抓着被子坐了起来,看着顾子夕皱着眉头说道“你快出去,我这就起来,赶一赶,或许还能赶上。”

“我给文部长打过电话了,他知道飞机失事的事情。现在所有人关心的是人是否还活着,而不是工作完成了没有,恩?别担心,起来吧。”顾子夕伸手捏了捏她的脸,笑着站起来走了出去。

“恩。”许诺皱着眉头轻应了一声,却迷糊着——既然文部长的工作可以后延,还有什么事要现在去办的?

不过,睡了两天两夜,确实是有太多事情耽搁了,得快些补起来才是。

许诺边想着,已经穿好了衣服——与顾子夕身上的休闲服是同款,都是范思哲今年的春夏新款。只是他的是浅灰色,而自己这套是紫灰色。

…………

浴室里,许诺原来的用品都已经拿走了,而现在,却又摆上了一套全新的——牙刷、杯子、毛巾、洗面奶、护肤品等等,都是她常用的品牌。

原来,自己昏睡的这两天,他当真是办了不少的事情呢。

许诺举着牙刷,看着镜子里睡足后的那张粉嫩柔润的脸、眸光莹亮的眸子,给了自己一个轻浅的微笑——许诺,活着真的不容易。

许诺,有命去爱,是件多难得的事情啊,谁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谁知道明天谁和谁又在哪里!

“许诺,好了吗?”顾子夕的声音清朗的传来,就如每一天的清晨,他都在身边一样。

“就好了。”许诺转头高高的应了一声,便快速的洗漱起来。

…………

“衣服很适合你,看起来气色不错。”顾子夕将粥端到她的面前,看着她满意的说道。

“那是因为我睡得好啊!”许诺眯着眼睛笑着,用手捧着还冒着热气的粥,凑过鼻子闻了一下:“好香啊,不过不像是你煮的啊。”

“叫的外卖,我就是加了点儿姜丝重新熬了一次,我可没这水平。”顾子夕笑着在她的身边坐下来。

“也算不错了,你也那么累呢。”许诺仰脸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脸,眉眼弯弯的样子,可爱而妩媚。

“我因祸得福了不是吗。”看着她明媚的笑脸,顾子夕只觉得心里泛起一股柔柔的暖意,突然间在想起那场悲惨的灾难时,也没有那么难过了。

“我们都因祸得福,所以我们要一直相爱下去,不要辜负了这福气。”许诺用力的点了点头。

“许诺,我突然发现,你越来越会说话了。”顾子夕放下手中的碗,伸手轻轻揉抚着她的脸,声音低低的说道:“所以,想要你一个早安吻了。”

“喂,吃早点呢!”许诺不由得低头轻笑。

“还烫着呢,要放一会儿才行。”顾子夕俯下头,轻轻吻住了她。

温温柔柔、辗辗转转,都是他爱她的、无法说出地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