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40合约精神

Chapter040 合约精神

“我吃饱了。”许诺放下碗筷,揉了揉肚子,看着顾子夕说道:“那你和文部长说了什么时候交进度表没有?我还想休息两天。”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真正休息过,现在突然想真正休息一下,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干,纯休息,行不行?”许诺歪着头看着顾子夕,黑亮的眸子里,有种单纯的期待。

“当然,想过什么样的生活,你有选择的权利。”顾子夕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眼底却是隐隐的心疼——她才多大?背负着这样的压力走到现在,而这次的空难,已是压跨她的最后一根稻草,居然让她有:就这样死去,也未尝不可的闪念。

“好。”许诺给了他一个温润的笑容,眸子微暗,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今天还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和我一起去办,余下的时间再交给你来安排。”顾子夕伸手将她拉了起来:“这件事是我们此刻最重要的事情。”

“什么?”许诺睁大眼睛看着他,下意识的说道:“这么快?会不会太快了?”

“我希望你是我合法的妻子。”顾子夕看着她认真的说道:“商人最大的优点是具有合约精神,所以,不把你签下来,我怎么能放心?”

“喂,你这人真的很俗气好不好。”许诺不由得大笑,只是想了想还是觉得有些做梦的感觉:“顾子夕,我真的没想到这么快啊。”

“顾子夕,在一起,和结婚是不同的对不对?”许诺皱眉问道。

“唯一的不同,不管你走到哪里,你的称呼是顾太太;如果不结婚的话,走出这个门,你的称呼仍然是许小姐。”顾子夕牵着她的手,慢慢往外走去。

“顾太太?听起来好象很吸引人呢。”这个陌生的称呼,让许诺微微一愣——似乎是很遥远的事情,却又这么真实的就在眼前;

似乎从不敢有的期待,现在这个男人却牵着自己的手,告诉自己也可以拥有。

“好吧,我答应嫁给你了。”许诺突然笑着说道。

顾子夕看着她下定决心的样子,不由得叹息:“许诺,有时候的你,傻得让人心疼。”

“那你就多疼我一点儿。”许诺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只是微微笑了笑,换好鞋子后,牵着他的手,一起慢慢往外走去。

…………

“怎么啦?”站在民政局的门口,许诺却又停下了脚步。

“我给许言打个电话。”许诺抬眼看了看民政局门口的大字,心的跳动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起来。

“好。”顾子夕点了点头,拉着她的台阶上坐了下来,安静的等着她。

许诺略显紧张的看了他一眼,侧过身去给许言打电话——

“许言……”

“说你一直在睡觉呢,都恢复了吗?”

“恩。”

“给我打电话,是告诉我要回家,让我准备吃的?”

“恩。”

“一个人,还是两个人?”

“两个。”

“决定了?”

“我们现在在民政局的门口。”

“经此一难,想来很多事情你也有了不同的看法和感受。姐姐没有别的什么要说,只祝你快乐、幸福。”

“许言,我知道未来还会有许多的困难,他妈妈的、她前妻的、顾梓诺的,还有我们个性差异的,还有连爱情都不可以改变的那此偏见和任性,可是,我想给自己一个幸福的机会,不管这幸福有多困难、不管这幸福有多短。”

“你有心理准备就好,记得幸福的时候要尽情的幸福,自己选择的路,用尽所有的勇气走下去。真到无路可走的那一天,也要学会放手。”

“我知道,我都有准备。”

“好啦,臭丫头也嫁人了,姐姐给你准备满汉全席。”

“谢谢姐姐,我们……”许诺顿了顿,转头看着正温柔的看着自己的顾子夕,低声问道:“多久可以办完啊?”

“半小时左右。”顾子夕脸上的笑容更盛了。

“我们还要一小时过来,你等我过来了再弄吧。”许诺低声说道。

“好,许诺加油。”许言的声音里,有着隐隐的哭意。

“加油加油。”许诺清亮的声音里,坚定一片。

…………

“好了。”许诺放下电话,站起来看向顾子夕。

“进去吧。”顾子夕也站了起来,给了她一个鼓励的微笑,牵着她的手,慢慢往里走去。

填表、照相、排队,顾子夕对于流程相当的熟悉——当然,结过一次、离过一次,什么程序都熟悉了。

“签字。”顾子夕将填好的表推到她的面前。

许诺接过笔,看着女方那两个字,心里扑通的跳了一下,慢慢的落笔,认真的写下自己的名字,落下最后一笔,许诺抬看着顾子夕:“好了吗?”

“好了。”顾子夕拿起表格,看着娟秀的字迹,暖暖的笑了:“等我一下,交进去就可以换证了。”

“哦。”许诺点了点头,却仍紧紧跟在他的身旁——结婚可是一辈子的大事,虽然有个熟手代办,她还是想亲身经历每一个程序。

“喂,我看到人家有给工作人员喜糖呢。”许诺扯了扯顾子夕的袖子,低声说道。

“我忘了呢。”顾子夕微微皱了皱眉头,想了想,给林晓宇打了电话过去:“晓宇,帮我五十包喜糖到民政局,我在这边等着。”

“这是程序必须的吗?还是自愿的?”许诺伸长脖子,往里看了看:工作人员的桌上,都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喜糖,印上工作人员笑眯眯的脸,一派的喜气十足。

“民间程序。”顾子夕笑着说道。

“哦。”许诺点了点头,看着一对对排队领表、交表的新人,下意识的将头依在了顾子夕的肩上,心里一片依赖的柔软。

顾子夕伸臂自然的搂在她的腰间,这样的动作,似乎已做了千百遍一样:那样的自然、那样的熟练、那样的温柔而喜悦。

…………

等待着你等待你慢慢的靠近我

陪着我长长的夜到尽头

别让我独自守候

等待着你等待你默默凝望着我

告诉我你的未来属于我

除了我别无所求

…………

“顾总……”林晓宇拎着一个大盒子,气喘嘘嘘的跑了进来。

“辛苦了,回去给自己包个红包。”顾子夕接过盒子,微笑着对林晓宇说道。

“呃……”林晓宇不由得鄂然——给自己包红包,这总裁真是乐糊涂了。转眸看向倚在顾子夕肩上的许诺,机灵的说道:“恭喜许小姐、恭喜顾总。”

“还叫许小姐?”顾子夕轻扬眉梢,大手搂在许诺的肩膀上,眉眼间尽是如愿得偿的喜悦。

“恭喜顾总、恭喜总裁夫人。”林晓宇乖巧的喊道,笑着问顾子夕:“顾总,官网要公布吗?公司要不要放半天假以示庆贺?”

顾子夕点了点头:“稍后我会传照片和证件照给你,你安排一下。公司方面,你和人力资源部商量一下今年的薪酬预算,按整体调薪计划提前的额度,给员工发红包。”

“谢谢顾总,我这就去安排。”林晓宇大乐,连声应着。

“你若不好给自己包红包,等我回公司上班再补给你。”顾子夕看着她又加了一句。

“谢谢顾总,祝顾总和夫人早生贵子。”林晓宇嘴甜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生孩子的时候,再拿一个红包?”顾子夕少有的在员工面前开着玩笑。

“有红包拿总是好的麻。”林晓宇笑着,开心的转身往外走去。

“我也喜欢拿红包。”许诺笑得眉眼弯弯的看着他。

“这个?”顾子夕作势想了想,看着她认真的说道:“这个可以有,我晚上回去包。”

“真的呀?那我要不要给你封红包?”许诺笑着问道。

“这个可以自愿。”看着她可爱的样子,顾子夕不由得大笑。

…………

“顾子夕、许诺。”窗口里喊到他们的名字,两人对视,会心而笑,快速的跑了过去。

“恭喜你们,白头谐老、百年好合、早生贵子。”工作人员将两个红本本从窗口递了出来,笑眯眯的说道。

“谢谢,这是喜糖,麻烦帮我们分一下。”顾子夕将盒子从旁边的大窗口递了进去,一脸温雅的浅笑,看得人心情舒畅。

…………

“这个颜色比中国红暗一点,我觉得中国红好看。”

“烫金的大字呢,看起来还是蛮喜庆的。”

“唉呀,顾子夕,怎么看起来你比我大好多呀。还有你的眼睛怎么不看镜头,看着我干麻。”

“喂,你干什么麻!”

顾子夕将许诺手里的本本一把扯了过去,许诺不由得朝他瞪大了眼睛。

“我说顾太太,这个本本需要你这么研究吗?你是不是接着还要说,这个纸的色度为什么是这样?这个证为什么没有期限?为什么不需要年检?”顾子夕将两个红本本揣进兜里,看着她好笑的说道。

“顾子夕,我就是顾太太了呵。”许诺仰脸看着他,阳光下那张年轻而温润的脸上,一片温柔的喜悦。

“开心吗?我的顾太太!”顾子夕转身,将双手搂在她的腰间,低头将额头轻抵在她的额头,眼底眸光温柔、唇角的笑意温柔、鼻息的气息温柔——似乎他的浑身上下,无一处不温柔。

许诺看着他灿然而笑,惦起脚尖,主动的吻上了他的唇——以她最温柔的方式,回应他所有的温柔……

第二节,许言?唯有祝福

“许言,我回来了。”急切的敲着门,许诺的声音轻快如小鸟。

“不是说今天出嫁吗?怎么一点儿不见稳重?”来开门的是季风,看见她便笑话着她。

“季风,你敢再说一个字!”许诺狠狠的瞪着他。

“子夕,你可看到了,这丫头可凶着呢,你可有心理准备?”季风侧身将许诺让了进来,看着顾子夕意有所指的说道。

“我等着许诺告诉我要怎么修理你。”顾子夕笃定的笑着,两个男人对视一眼,目光里的话,不言自明。

“你们两个,别弄得紧张兮兮的,我是大人了,懂得自己照顾自己。谁也欺负不了我。”许诺看着季风,眯着眼睛笑着,却又感激着——季风,从认识开始,便像一个兄长一样的关心着她、帮助着她。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那么爱许言,他对许言的照顾,让自己那么的放心;他对许言的温柔,让自己那么的欣慰。

“你不知道,当姐夫的一般不怕自己老婆,最怕小姨,我们家的小姨尤其可怕。”季风笑着,将顾子夕让进了门来。

“许言,谢谢你。”顾子夕大步走到许言面前,看着她认真的说道。

“幸福不是只有顺利甜蜜这一种,夫妻携手共同面对,也是一种幸福;所以许诺决定嫁给你,我能做的,就是不给你们的幸福增加阻力。”许言明白他的意思,而许言意思也很明白——无论顺利与否,许诺有决心、顾子夕你便得全力相护,无论顺利与否,要给她幸福。

“有你的支持,许诺的幸福感会更加完整,所以还是要谢谢你,谢谢你的不增加阻力、谢谢你放手将许诺交给我。”顾子夕伸手将站在许言身边的许诺拉到自己身边,看着许言严肃而认真的说道:

“长姐如母,虽然你和许诺都是洒脱之人,不爱讲这些虚礼,但我仍然想用这种仪式给你一个承诺:许言,谢谢你将许诺交到我的手里,我会用我一生的爱与宠,给她最大的幸福与快乐。请你放心。”

“好。”许言觉得,自己真的能够看到顾子夕眼底的诚意与坦诚;她觉得,只要他有护她之心,许诺面临再多的困难,也是不怕的——所以,其实应该放心的,不是吗!

“许诺,一定要幸福。”许言伸手将许诺拥进怀里,姐妹俩的眼底,都闪烁出泪花——相依为命十几年,她们终于都各自出嫁了。

下半辈子,换了人照顾对方,多少,还是有些担心的吧。

“许言别哭了,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呢。”许诺吸了吸鼻子,哽咽着说道。

“臭摇头,脸皮这么厚。”许言伸手擦了眼泪,看着她又笑了起来。

“我脸皮存都是你惯的呀。”许诺也笑了起来,松开拥着她的手,将手伸到她的面前:“红包红包,顾子夕说,结婚都要有红包的。”

看见许诺开心轻松的笑脸,许言只觉得感慨,更多的是喜悦。

“许言,你真的可以放心的,你妹妹我这么强悍呢。”许诺贴唇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

“知道了。”许言点了点头,转头对季风说道:“季风,帮我把那个小箱子拿过来,给这个臭丫头的嫁妆。”

…………

一个中国红的精致木箱,里面是一套传统的红色丝绸**用品、还有一个苏绣的红包——很简单,很中国,也很用心。

许诺抱着这个箱子,久久的说不出话来——她除了在身体上照顾许言外,在用心上头,许言远比她做得细致。

“好了,都是做做样子的,真正的幸福,在于内心。祝福的话很俗气,但还是要说:百年好合、早生贵子。”许言笑着,拉着许诺和顾子夕在桌前坐下。

满满一桌子菜,大部分都是许诺爱吃的。

“季风不许我喝酒,但今天这样的日子,无论如何也得让我任性一次。”许言将酒杯举到季风的面前,撒娇的看着他。

季风定定的看着她,半晌之后,才叹了口气,将手中的香槟给她倒了一点点:“只准这么一点了。”

“原来有老公还有这个坏处啊,有人管着是不是?”许诺睁大眼睛看着许言,眸子里却弥温着淡淡的温柔。

“有人管是一种幸福,你可以慢慢体会。”许言笑着,将杯子举到许诺和顾子夕面前:“新婚快乐!”

“谢谢!”

“谢谢许言。”

顾子夕与许诺齐齐起身,与季风、许言碰杯后,一饮而尽。

喝完后,季风便撤了许言面前的酒杯,给她换上了果汗。而顾子夕则拿过酒瓶,给季风、许诺和自己都重新满上了酒。

两对小夫妻,在屋内缓缓流动的音乐里,轻酌浅饮,低语轻笑,和着窗外三月里明媚的阳光,还有花房里的各色鲜花,将这结婚后的娘家饭,吃得如诗般温柔、如画般美丽。

而看着醉颜微熏的许诺、向许言耍赖的许诺、在季风面前蛮横的许诺,顾子夕的目光紧紧的黏在她的身上无法移开——他的小女人,原来还有这么多面;他的小女人,在开心的时候,原来是这样子的;他的小女人,以前活得可有多压抑、多负累呢!

…………

酒过三巡,在下午四点多的时候,顾子夕和许诺才离开。

“有人开车吗?”

“有,我秘书已经在下面等着了。”

“那你们去吧,我就不耽误你们了。”

“蹼……”

许言大胆而露骨的话,让原本就喝得不少的许诺,不由得一个踉跄没有站稳。

“站好了。”顾子夕不由得轻笑,向季风和许言告辞后,半扶半抱的搂着许诺往外走去。

…………

“顾子夕,我结婚了。”许诺依在他的怀里,软软的说道。

“恩。”顾子夕轻应。

“顾子夕,许言开心吗?”许诺问道。

“她很开心。”顾子夕低头看她,温柔答道。

“我也很开心。”许诺用力的点了点头。

…………

“顾总。”看着顾子夕抱着许诺走出来,林晓宇的脸不由得微微红了红。

“辛苦了。”顾子夕点了点头,抱着许诺坐进后排后,示意林晓宇开车。

“很乐意为总裁和夫人服务。”林晓宇嘴甜的应着,帮他们关好车门后,快速的回到驾驶室,将车子平稳的开了出去。

而对于后排座上,新晋老板娘的醉言醉语,她只觉得可爱得不行——没想到,这个平时连笑容都很少的女孩子,在爱人面前居然是这个样子的。

或许,女人这样才可爱吧,所以平时以高冷著称的总裁才会如此的爱她吧,爱她爱得都没有一点儿脾气了呢。

林晓宇的嘴角微微上扬着,似乎也感染他们结婚的喜悦。

…………

“明天我可能不去公司,有事情发在我邮箱里,我会及时回复的。”

“好的。”

第三节,新婚?心疼老公两天行吗

顾子夕抱着许诺踢开房门,将她慢慢的放回到**,看着她轻声问道:“要洗澡吗?”

许诺的脸微微一红,低声说道:“现在大白天呢。”

顾子夕低声轻笑:“爱你需要分白天黑夜吗?”

许诺的脸不由得更红了,却也大胆的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那我不洗了,反正那个完了总是要洗的。”

顾子夕看着她驼红而羞涩的脸,却说出如此大胆的话,不由得大笑:“许诺,你这是在提醒你老公,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没有啊,我什么都没说啊……”许诺眨了眨眼睛,调皮的摇着头。

“那我懂了,不要说,只要……”顾子夕凝眸看她,头慢慢的低下、唇轻轻的贴近,自她的耳后、耳垂慢慢的吻了下去——轻吮浅吸里,他温热的唇,带着她熟悉的薄荷味道,没有固定轨迹的游移着,那样轻触即离的力度、那样温热低喘的气息,让她只觉得阵阵难言的颤栗,自他的唇齿间向全身蔓延、汹涌,让她不可抑制的轻颤着、无意识的低语着,似是低喊、又似是求饶……

声音那么的轻、那么的柔、那么的媚,让他温柔的气息慢慢变得粗重、让他带着克制的动作,多了份压抑的难耐。

“许诺,这一次,我们慢慢来……”

“好……”

“许诺,这一次,我要你回应我。”

“恩……”

“许诺,你会知道,从一开始,对你的要,都带着爱……”

“是吗?我不懂。”

“你不懂,我教你……”

……

下午阳光正好,明媚中带着三月的慵懒;室内温度正好,温软中带着热烈;他们的节奏正好,温柔中带着激烈……

“子夕,谢谢你。”许诺温软的依在他的怀里,声音娇软如初醒。

“谢我什么?”顾子夕的大手,轻抚着她流着汗的后背,将鼻子凑在她的脖子上,轻嗅着她带着薄荷味儿的汗水。

“谢谢你这样温柔待我。”许诺侧过脸,在他的唇间轻啄了一下,眸子里带着沉静的温柔。

“是在提醒我,以前不够温柔吗?”顾子夕顺着她的唇轻吮了一下,轻笑着说道。

“那样不算吧——”许诺的眸光微转,言语间不禁羞涩。

“我的顾太太,你是喜欢温柔式的?还是喜欢激烈式的?老公都可以。”顾子夕将唇轻移到她的耳边,咬着她的耳朵低低的说道。

“你这算经验丰富?”许诺轻哼一声。

“喂,又吃醋了?”顾子夕仰头看她。

“没有,是你先逗我的。”许诺红着脸瞪着他。

“老公逗老婆不是天经地义吗?”顾子夕轻笑,大手自她的后背缓缓下移,轻轻的揉抚中,低低的说道:“我可是认真的问的,因为,老公希望你快乐!”

“不和你说了,好累,要睡了。”他的话,让许诺的脸不由得更红了,在他的怀里转过身去,背对着他闭上了眼睛。

顾子夕沉声低笑,便不再乱动,只是轻搂着她,眼底一片温柔的宠溺:“睡吧……”

…………

你知道这一生我只为你执着

管别人心怎么想眼怎么看话怎么说

你知道这一生我只为你守候

我对你情那么深意那么浓爱那么多

等待着你等待你轻轻拉我的手

陪着我长长的路慢慢走

一直到天长地久

…………

第二天早上,顾子夕起来的时候,许诺已经不在怀里。却听见客厅传来她轻快的歌声,顾子夕不由得笑了,披好衣服下床往外走去,斜身倚在门边,看着这个快乐的小女人,如一个真正的主妇一样,正边哼着歌儿、边拖着地。

一件围群、一顶防尘帽,有模有样。

“顾太太,早。”顾子夕笑着看着他。

“唉呀别过来,那边我刚拖过了。”许诺直起腰来看着他,见他就要走过去,忙出声制止。

“喂,顾太太,是你的地宝贝,还是你老公我宝贝呢?”顾子夕不满的看着她。

许诺微微皱眉,有些为难的说道:“那你就不能心疼一下顾太太一早上的劳动成果?”

“我只心疼顾太太劳累了一晚上的身体,早上还要被这地给折腾。”顾子夕笑着,仍旧大步走了过去,朝着她张开了双臂:“顾太太,早上好!”

“顾先生,早上好!”许诺放下手中的拖把,纵身投入顾先生宽厚的怀里,禁不住顾先生的热烈攻势,在一个热烈的法式早安吻后,纠纠缠缠又腻在一起……

…………

“顾子夕,结婚就是这样的吗?”许诺只觉得一阵腰酸背痛。

“听说过小别胜新婚吗?”顾子夕大手帮她揉着腰,笑着问道。

“那不是小别吗?”许诺不明白他的意思。

“我们既是小别、又是新婚,你说呢?”顾子夕大笑,不过,在看着许诺浑身酸软无力的样子后,又心疼的说道:“就心疼老公两天好不好?以后不会了。”

“恩,可以。”许诺脆声应着,又觉得自己的回答太过放肆,不由得低头在他肩膀上狠狠咬了一口。

而被咬的那个人,却不觉得疼,喜悦之情,溢满心间,而甜蜜之意,早已弥漫了整个房间……

第四节,家居?顾太太的品味

两天后。

顾子夕的寓室,在这两天时间里已经大变样,顾太太很乐意的体会当人老婆的快乐,这两天时间,除了被某人所谓有节制的折腾外,就是购物——买了二三十盆指甲花,将阳光花房放得满满的,火红的一片,看起来喜庆而热闹。

然后又增加了一些布艺的软饰,如抱枕、餐布等;至于主卧室,更是将那黑白两色的床品,全换成了大红色,还邀功似的对顾子夕说道:“你看,是不是有新婚的味道?”

结果惹来那男人的一阵狼吻,很流氓的说道:“你的意思是,每天都新婚?”

所以许诺在承诺心疼他两天之后的第三天,一大早,便换上了一套湖水蓝的缎面床品,让黑白两色的房间,看起来清新明亮了不少。

“还是顾太太有品味,这房间这样一布置,很温暖舒服的样子。”顾子夕站在梯子上,正将许诺刚买的流光蓝的窗帘换上。

“我这个老婆可还合格?”许诺将换下来床品放在沙发上,边指挥着顾子夕换窗帘边自大的问道。

“简直太合格了,就跟上了培训班似的。”顾子夕大笑,将最后一个挂钩装好后,转过头来看着许诺:“这样好了吗?”

“好了,顾先生可以下来了。”许诺左看看、右看看,觉得挺满意。

“顾太太,请问还有什么吩咐?”顾子夕收好梯子,放回墙内的柜子后,看着许诺笑着问道。

“没有了,不过,顾先生是不是要上班了?再不上班怎么养老婆呢?”许诺歪着头看着顾子夕。

“是啊,顾先生要开始努力了。顾太太什么打算?”顾子夕点了点头,搂站许诺走到餐厅,倒了杯果汁递给她,看着她认真的说道:“许诺,你可以选择继续工作、也可以选择在家里休息,‘品尚’那边和B市的项目,我可以有其它安排。”

“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当然是继续工作了。”许诺接过果汁,喝了一大口后,看着他说道:“子夕,这两天的休息,让我找到除了工作之外的生活节奏,也让我想了很多:人除了工作,还应该有生活,这样才是人完整的状态吧。”

“我喜欢这种状态,但并不意味着我要放弃工作,两相比起来,我最爱仍然是工作。”

“我是希望你能享受一段时间的生活,再重新开始你的工作,你以前的神经绷得太紧,需要适度放松一下。”顾子夕看着她认真的说道。

“周未可以呀。”许诺轻扬眉梢,眸子里是坚持的明亮。

“好,依你。”顾子夕点了点头,也不再坚持。

“我今天会去公司,有个销售会议要开,你呢?要不明天再去。”顾子夕看了她一眼,伸手拍了拍她的腰。

许诺的脸微微一红,轻咳了一声,略显不自在的说道:“你走了我再睡会儿,下午我自己过去公司。”

“中午我回来接你。”顾子夕叮嘱说道:“好好儿休息,许多事情都不用着急,再说,你也可以在家里做,恩?”

“知道了。”许诺点了点头,送顾子夕出门后,正待关门,顾子夕又回过头来。

“忘了什么吗?”许诺睁大眼睛看着他。

“忘了吻你。”顾子夕伸手将她拉进怀里,站在门口,吻得缠缠绵绵、难舍难分。

“好了,该走了。”许诺轻喘着催道。

“恩……”顾子夕轻应着,只是捧着她的脸,辗辗转转不肯松开……

直到口袋里的电话再次响起,顾子夕才依依不舍的松开了她,低声说道:“在家好好儿休息,等我回来接你。”

“知道了,快去吧,开车注意安全。”许诺推了推他,催促着说道。

看着顾子夕边接电话边往电梯边走的背影,许诺只觉得幸福的感觉溢满了全身——他们每次的相遇,总是不够恰缝其时的爱情,终于调整到同一个节奏上来,所以他们的爱情之花,便也能够开得倔强而灿烂。

一场空难,折散了许多幸福的家庭、带走了许多鲜活的生命,却也让她选择为爱勇敢——或许,冥冥之中,真的有那么一只手,在主宰着人类的命运,用相同的磨难,带给你悲欢离合的际遇。

当它来临时,你不能拒绝,却能选择。

…………

许诺坐在放着指甲花的花房里,让初春的阳光满满的洒在身上,关于过去的屈辱,在顾子夕满满的温柔里,也变成了幸福。

“顾子夕,我多喜欢,这样的被你温柔以待!”

“顾子夕,我要很努力很努力,让我们的幸福不被打扰。”

…………

“许诺,还没上班吗?”电话是莫里安打过来的。

“恩,下午就去。”许诺轻声应着,对莫里安,心里仍着着淡淡的欠意——对他的爱情,她注定了要亏欠;

因为选择了顾子夕、选择了爱情,与莫里安的这段友情,她不知道能坚持着走到哪一步。

“很好。”莫里安突然说道。

“恩?”许诺疑惑着。

“看到顾氏公布的你和顾子夕的结婚信息,以为你不会这么快恢复工作。”莫里安很直接的说道。

“莫里安,经历了那样一场生死,我想在我能把握的时间里,享受爱情、友情和事业。你能理解我吗?”许诺低声问道。

“……”电话那边,莫里安沉默着。

电话这边,许诺静静的等待着。

半晌之后,莫里安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无论你如何,我待你如初。是朋友、是师长,都可以,只要你愿意。”

许诺的呼吸微微一滞,低声说道:“谢谢你,莫里安。”

“笨丫头,和我说什么谢呢!”莫里安笑着,低低的笑声里,带着酸涩与落漠。

“莫里安,其实,我也很想看到你幸福。”许诺轻声说道:“或许是我太自私了,你知道的,只有你幸福了,我才能安心。”

“如你所说,你这个期望确实自私。”莫里安淡淡说道:“许诺,做你想做的事,只要知道任何时候、任何事情,你都可以信任我、可以依靠我就行了。其它的,我自有分寸。”

“……”许诺不禁沉默,半晌之后,才低低的应了一句:“好。”

“好了,打这个电话,一来是祝贺你新婚快乐,原谅我只能祝你,而无法大方到去祝他;二来是提醒你,该工作了,工作中的许诺,才有吸引力,对朋友、对老公,都是一样的。”莫里安压抑着心里的情绪,平淡的声音里,在在都是对她的关心。

“知道了,马上就出发。”许诺抬头,看着窗外的明媚阳光,只觉得心情一阵明亮:“B市的项目,两天后正式启动,我最迟明天会将进度表发给文部长和吴秘书。”

“加油。”莫里安鼓励着说道。

“加油加油!”许诺惯性的应着,声音里充满了力量。

…………

“加油加油!”放下电话,许诺对着自己认真的说道。

回到浴室,泡了个热水澡,身上的困乏与酸痛缓解了不少,而仅余的点点酸软感觉,其实并无不适,反觉舒服——想到这里,许诺的脸不由得微微的发热。

他的温柔,带给她的感受,远远超过曾有的经验,也超过她的想象——是因为爱情?还是因为男女间这原始的吸引力?

她想,应该是和相爱的人在一起,无论一起做什么事情,都会觉得甜蜜而美好吧。

…………

江边公寓里。

艾蜜儿看着顾氏的官网里贴出的两个交叠的红色结婚证、顾子夕与许诺身着休闲服的结婚照,不禁觉得所有的希望,都在刹那间破灭——怎么会这么快!

以为他们只是会在一起、以为至少还有准备婚礼的过程,他这么讲究的人,居然什么也没有、什么也不准备,就这样拿了证。

许诺、许诺,你到底是有多急着嫁进顾家?连求婚也没有、连婚礼也没有、连婚纱、连结婚照都没有,就这样嫁了?

子夕,你是爱她的吗?还是只是因为她是梓诺的妈妈?这么讲究的你、这么讲面子的顾氏、业内这样地位的顾氏总裁,结婚居然只有证书?

这婚结得,也太寒碜、太廉价了吧。

艾蜜儿自我安慰着,只是在看着朴素的结婚照上,顾子夕那样深情而温柔的看着许诺,她似乎领悟到什么——只是这样的领悟,却让她心如刀割。

有了爱情的她们,对身边的一切早已不在乎了;爱她的他,给她的是一个男人最珍贵的东西——全部的爱与温柔;爱他的她,要的不过是这个男人在身边,其它的东西,全然的不在乎——包括外人的眼光、包括女孩子关于婚礼的梦想。

这样的爱情,她没有过,在她最爱的时候,也没有这样的纯粹;这样的对待,她也没有过,在他最爱的时候,哄着她就象宠物,从没有欣赏。

许诺,是我输给了你吗?还是我输给了爱情本身?

面对这样的你、面对你们这样的爱情,我只能输得一派涂地了吗?

艾蜜儿紧紧盯着屏幕上那两张笑得清浅而温暖的脸,双手紧紧抓住衣襟,只觉得胸口一阵难以呼吸的沉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