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41晨昏共度

Chapter041晨昏共度

“其实是你错了。”顾东林看着郑仪群阴沉难看的脸色,淡淡说道。

“你什么意思?”郑仪群‘啪’的一声将电脑合上,看着顾东林冷冷的说道。

“你当年反对艾蜜儿可有多激烈?他也娶了。现在你又反对这个代孕女,他则更是迫不及待的去拿证,这是为什么?”顾东林定定的看着郑仪群。

“你的意思是……”郑仪群的脸色更难看了。

“这就是所谓的堵不如疏,他对你有意见,凡是你同意的他都反对、凡是你反对的他都要去做,这就是孩子的心理。他再大、再能干,也还是你儿子。”顾东林压抑着心里对顾子夕的恨意与厌恶,让自己的态度看起来客观又中立,在看着郑仪群,眸底一片温柔的说道:

“所以,在你不能改变他对你的态度的现在,你就不应该从他的角度入手。这样只会激起他的逆反心理。”

郑仪群阴沉着脸,坐在沙发里,陷入了沉思。

“不过,事情已经这样了,小夫妻连证都拿了,我看你就接纳了吧。”顾东林看着她,眸光微闪,温柔劝到。

“除非我死了。”郑仪群抬起眼皮,看了顾东林一眼,淡淡说道:“你看的项目,只要和日化产业无关,我所有的资源,都会给你用。我和子夕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

听到郑仪群这话,顾东林不禁一脸愠怒的说道:“你以为我多想管你们的事,我是见不得你成天为了他生气发恼?我对他可没什么继父情谊,也不关心他和什么女人搞在一起,我只希望你不要在他那里受气受伤。”

郑仪群看着他发恼的样子,不禁语结,半晌之后才轻声说道:“东林,对不起。”

“我或许没有大哥的能力才华,你嫁给我也是心甘情愿的。我对你忍让迁就是因为我爱你,不是因为我怕你。你别老用一种施恩者的姿态来和我说话。”

“难怪你反对什么顾子夕就要做什么,你这种态度任谁都接受不了。”顾东林气恼的站起来,大步往外走去。

…………

郑仪群看着顾东林,不由觉得心冷——虽然他说得有道理,可自己以前对他的态度远比现在要差,怎么不见他生气?

不过是因为自己不允许他涉足日化,再和顾氏去争夺资源,他心里不快罢了;而提到子夕的事情,听似劝慰,也不过是高明一些的离间罢了。

这个男人,也不过这点儿智商、这点心胸罢了。

想到这里,郑仪群也为自己感到悲哀——自己再强势,也抵不过女人的软弱与虚荣;明知道他跟本比不上子夕爸爸,却仍为他那些低劣的追求与讨好手段而动心。

明明从心里没怎么瞧得起过他,却仍抵挡不住他的引诱。

…………

“对不起,刚才是我脾气不好,今天出不出去,我送你?”没多大会儿,生气离去的顾东林又折返了回来。

沙发里出着神的郑仪群,看见顾东林回头,不禁又觉得特别的舒服——或许他这样很没骨气,而她却喜欢在他面前如女王般的感觉。

“不用了,我要去子夕公寓一趟,你不方便。”郑仪群从沙发里站起来,看着顾东林微微笑了笑:“你说得对,关键问题在许诺身上,而不是子夕身上。我现在去找她。”

“你自己开车小心。”顾东林点了点头。

在看着郑仪群出门后,顾东林只是无奈的沉下了眸子——当初爱她爱得不顾一切,在得到之后才发现,有些女人,你只有远远的欣赏。

或许自己真是上辈子欠了她的吧。

当初的辛兰,眼里心里全是自己、全是家,而自己的眼里却只有还是自己大嫂的她;

而现在,却是自己低声下气的迁就她、呵护她,而她的眼界太大,心里永远只会有一个角落留给自己和这个家,永远防着自己算计她的资源、股份。

自己或许嫉妒大哥、或许盯着顾氏,可对她,却从来都是全心全意的。

这人生啊,就是这样一场你追我逐的怪圈,心心念念的,永远是不该属于你的人……

…………

许诺拉开衣柜,自己常穿的在这里,更多的却是顾子夕新买的——这两天的时间,他真的做了很多事。

而且,难得的是,将她的尺寸掌握得刚刚好——从这两天穿的内衣裤就看出来了,甚至比她自己买的还合身。这当然是因为好的品牌,杯形和尺寸更标准的缘故了。

许诺伸手拔拉着一件件搭配挂好的衣服,嘴角情不自禁轻轻翘起,被人疼爱、被人呵护的感觉,真的很好。

许诺站在衣柜前半晌,直到抬头看见阳光的斜影,才惊觉时间已经过去了许久,不由得自嘲——许诺,结婚结傻掉了吗?

当下挑了件红色的荷叶边衬衣,下面是一条低腰阔腿长裤,外搭一件米白色的小西服,在职业之中,又带着几分喜庆。

对着镜子里神采飞扬的自己,许诺做了一个OK的手势,转身拿了包,快速往外走去。

想了想,又给顾子夕打了电话过去:“喂,我是许诺。”

“应该说是老婆。”顾子夕的声音里带着隐隐的笑意。

“好了好了,正经点儿。”许诺边换鞋子边笑着:“我是告诉你,中午不用回来接我,我现在出门去公司。”

“腰还酸吗?真的可以了吗?”顾子夕的声音放低了下来。

“泡了个温水澡,好多了,上班没问题。”听见他在办公室说这些事情,许诺的脸不由得微微一红。

“好,你自己注意,别太累了。一定要过来的话,就开那辆斯巴鲁的小车吧,钥匙在旋关处的抽屉里。”顾子夕略作沉吟后,仔细交待道。

“好的,我出门了,再联系。”许诺点了点头,挂了电话后,在旋关处找到了车钥匙,看了一眼,不由得满是感慨。

…………

“许诺。”许诺的车刚开到小区门口,便看见将车停在一边的郑仪群,按下了车窗,淡淡的看着她。

许诺的心微微一慌,随即又镇定下来,将车开出大门迁到旁边后,下车走到郑仪群车边,看着她轻声说道:“你好。”

“恩,挺懂礼貌的。”郑仪群点了点头,看着许诺淡淡说道:“到前面咖啡厅坐坐,我有话对你说。”

许诺微敛双眸,没有立时回答她。

“我在咖啡厅等你。”郑仪群也不等她回话,按上车窗后,将车慢慢驶出车位,直接朝她所说的那家咖啡厅开去。

许诺不知道她是过于高傲,以至于连话都不屑于与她多说?还是担心被她拒绝,所以不给她回答的机会。

许诺看着她慢慢离开的车,暗自叹了口气,便回到自己车里,打转方向盘,开到了郑仪群所说的那家咖啡厅。

…………

“你认为,不通知家人的结婚,意味着什么?”在点了两杯咖啡后,郑仪群看着许诺冷冷的说道。

“如果我们认为,所谓的家人并不想收到我们的通知、或者并不想给我们祝福,我们没理由选择自取其辱,您说呢。”从她的神态里、第一句话里,许诺明显的感觉到浓浓的轻漫与鄙夷。

说刁难,已经是太小儿科了——她要做的,当然不仅仅是刁难,而是拆散。

许诺暗自吸了口气,只觉得郑仪群冷冷的目光,激起了她浑身的斗志——她是没有高贵的出身、没有盈厚的家底、还有一个曾经有污点的过去,曾经她也认为这很重要,重要到她不敢去爱。

而现在,她知道她和顾子夕相爱才是最重要的,或许这相爱,在那些外在条件下,有一天也会变得不再重要——可那有什么关系呢?她对现在有信心就足够了。

许诺慢慢的收起心底的怯懦,笃定的看着郑仪群,慢慢的说道:“您是长辈,我也是成年人。我虽然脸皮不太薄,好在脑袋还不太笨。所以您有什么话,可以直接和我说,不需要兜圈子。郑女士,好吗?”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成了顾氏的少夫人,这底气就是不一样了。”郑仪群对她的强硬不由得感到诧异,低头轻啜了一口咖啡后,抬起头来看着她冷笑着说道:“既然这样,那我也不妨直说:我不承认你是顾家的媳妇儿,所以你只有两条路可选——第一,主动离开;第二,被子夕抛弃。”

“别告诉我不可能,因为,我会让这两条变得可能。”郑仪群看着她微微一笑,阴测测的说道:“如果你选择第一条,说不定我们还能谈谈条件;如果你选择第二条,那么谢谢你,既然让我省了钱、又让我有事可做,而不至于在家呆着太无聊。”

说完便拍了200块钱在桌上,起身傲然离开——那微眯的眼神、带着寒气的声音,不禁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从她起身到离开,许诺一直没有回头,只是低头轻轻搅着杯里的咖啡,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许久以后,直到顾子夕站在桌子的对面,她才惊呼出声:“顾子夕,你怎么来了。”

“是郑仪群还是艾蜜儿?”顾子夕沉着脸,看着桌上放着的两百块钱,语气里满是恼意。

“你母亲。”许诺抬头看着他,心里低低叹了口气——这个男人,要不要这么聪明呢!

顾子夕拿起电话就要给郑仪群拨过去,许诺见状忙站起来按住了他拨电话的手,看着他微微一笑,淡淡说道:“也没什么,当婆婆的给媳妇儿立规矩,一般这种情况下,当儿子的应该保持中立。”

顾子夕看着她沉声说道:“你不是顾家的媳妇儿,只是我顾子夕的老婆。许诺,你不需要讨好任何人、也不需要在任何人面前委曲求全。”

“我知道。”许诺笑笑,拍拍他的手,示意他坐下来:“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的?”

“打你电话没接,所以就赶回来看看,就看知你的车停在这儿了。”说到这儿,顾子夕狠狠瞪了她一眼:“以后任何情况下,电话响三声必须接起来;任何与原计划有变的行程,必须打电话通知我。”

看着他严历的样子,许诺不禁失笑:“喂,有没有这么严重啊!”

“有。”顾子夕的口气,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

“你这不象在对老婆,象是管孩子。”许诺抬头,斜着眼睛看着他。

“老婆得像孩子一样疼,然后象孩子一样管。”顾子夕看着她皱眉的样子,也意识到自己的话太过严厉,当下看着她柔声说道:“真的没事?她没有说什么过份的话?”

许诺轻轻摇了摇头,淡淡说道:“表达了一个观点:就是不喜欢我。这个我是一直知道的。”

“然后给了我两条路,第一,让我主动离开你;第二,等着你来日抛弃我。”

顾子夕的眉头不禁紧紧皱了起来,看着许诺说道:“第一,别听她胡说八道;第二,她的任何邀请和要求,你都可以拒绝。”

“好。”许诺看着顾子夕眉头紧锁的样子,伸手轻轻摸了一下,笑着说道:“我和她的交集少之又少,不会有什么事的。”

“你是开会跑出来的吧?快走吧,我也得早些去公司呢。”许诺说完便端起了面前的咖啡。

“以后别喝这个了。”顾子夕伸手将她手中的杯子给端了过去。

“顾子夕、顾先生、我的生活习惯你也要管?”许诺叹息着看着他。

顾子夕轻挑了下眉梢,看着她暧昧的说道:“我们这两天,都没有做措施,要是有了呢?”说着,眼睛直直的看着她的小腥腹。

许诺只觉得脸一阵发热,瞪着他说道:“胡说八道。快走了。”说着便起身快步往外走去。

顾子夕笑着站了起来,招手叫来服务员买了单后,快步的跟上了她:“你在车上等我,我帮你把车开回车库。”

“恩。”许诺笑着点了点头,将自己的车钥匙递给他。

转身慢慢走到他的车边,想起郑仪群说的话,她自认为并没有对自己带来太多的影响——人生一辈子,她只求握住眼前的幸福就好。

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呢?

…………

“许诺,她的话你不必放在心上,她找你,你一定要告诉我。”顾子夕走出来,看着许诺倚在车边,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虽然在笑,却少了些明亮。

“我知道,我只是想,决定和你在一起,真好。”许诺从远处收回目光,转眸看向顾子夕,伸出双臂抱了抱他:“顾先生,你刚才的话让我有点儿小烦恼了。”

“什么话?什么烦恼?”顾子夕笑着看着她。

“我们暂时不要宝宝好不好?我想、我想有顾梓诺的同意。”许诺仰头看着顾子夕,轻声说道。

顾子夕低头看着她,眸光微微闪了闪,仍是点头说道:“当然,我们的二人世界还没过够呢!”

“那就这么说好了。”许诺用力的点了点头,转身拉开车门,愉快的上了车——顾子夕的眸光微沉,想到顾梓诺的事情,他计划还是先去法国一趟,和顾梓诺谈完之后,再和许诺一起去看他。

第二节,工作?新婚后的第一个工作日

“总裁好。”

“好。”

“许、夫人好!”

“还是喊我许诺好了,比较习惯。”

许诺笑着,朝大堂的行政助理Alice挥了挥手。

“不行啊,总裁特意交待过了,不改口没有红包哦!”Alice朝着许诺挤了挤眼睛,笑得一脸的灿烂。

“是不是真的。”许诺轻轻摇头,轻瞥了顾子夕一眼,见他只笑不语的看着自己,嘴角的笑容更盛了。

“当然是真的。”顾子夕笑得一脸的温润:“先和我一起去秘书室拿喜糖再上去。”

“顾子夕,不好意思,我都忘了。”看到顾子夕的周到,许诺不由得汗颜。

“我记得就行。”顾子夕微笑着,趁着电梯里没人,低头在她唇间轻吻了一下。

…………

“哇,喜糖好漂亮。”

“德芙德芙,得到福气哦,好彩头。”

“许经理,恭贺新婚大喜啊。”

…………

同事们声声道贺,新的公司也少了办公室政治和流言,让许诺下意识紧绷的神经,在回到办公室后,才慢慢放松下来——听惯了各种流言、习惯了各种的抵毁,她竟然下意识的让自己处于这样对抗的状态。

许诺,放轻松些,别被那些无谓的人和事左右!

许诺低低的呼出一口气,看着放在桌上的两盒巧克力,打开拿出一颗,看着心型的巧克力中间写着的‘G&X’,不由得暖暖的笑了——这个顾子夕,真是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办了不少事呢。

将巧克力扔进嘴里,入口即化的甜蜜,从嘴里一直甜到了心里。

“顾先生,巧克力很甜。”许诺甜甜的笑着,给顾子夕发了信息过去。

“那顾先生每天送顾太太一盒可好?”顾子夕的信息迅速的回了过来,倒不知道他是在开会?还是一个人在办公室。

“顾太太怕长胖呵!”许诺笑着,边说着怕长胖,边又伸手拿了颗巧克力塞进嘴里。

“顾先生喜欢胖胖的顾太太,抱起来有手感。”顾子夕回过来的信息,连文字都带着暧昧的气息,让许诺不由得脸红——人真是奇怪的动物,那么亲密的事情都作过了,却仍然为他的一句露骨玩笑而脸红。

“想抱顾太太了,怎么办?”见许诺没有回信息,顾子夕的信息又追了过来。

“顾太太要努力工作了,不许再发信息了。”许诺笑着,回了信息后,便将手机放在了一边。

手机刚放下,便看见屏幕又闪烁了起来,笑着拿起来,果然还是顾子夕的信息:“顾太太加油!”

看着这几个字,许诺只觉心里那轻快的甜蜜与幸福的感觉,慢慢的沉淀了下来——他或许不是那么的懂她,但他至少知道她一直在努力的事情、知道她在意的事情,所以,除了温情脉脉,还有鼓励。

那么那么的温柔里,还有她需要的理解、需要的尊重——顾先生,我知道你很努力了,我也一定会努力做好顾太太的。

我们一起加油!

…………

“许经理,结婚了更漂亮了。”万三三抱着文件夹走进许诺的办公室,笑着说道

“是吗,那你赶快哦。”许诺笑着,示意她在对面坐下来:“景园的‘案子’进度怎么样?司总和齐总监有什么意见?”

“在推广策略方面,司总和齐总监有些分岐,中间我去过一次,说服司总按我们的整体推广计划来做,这样才能确保效果。最后结果算是不错吧,算是说服了。不过司总还是希望您能将整个推广计划,再做一次梳理,他愿意再加大一些投入在媒体上。”万三三将手中的文件夹打开后递给许诺,对着上面的进度表一一做了汇报后,将司景和齐山的意见转达给了许诺。

许诺将执行进度和计划进度做了对比后,点了点头说道:“都在计划里,按原计划继续做执行跟进,我会和司总沟通。”

“好的。我和‘景园’公司的往来邮件,也都有抄送给您,您抽时间看一下。”万三三接过许诺递回来的文件夹,便起身离开了许诺的办公室。

许诺边看着万三三与景园的沟通邮件,边给司景打电话,在了解了他的顾虑后,答应再做一次市场调查,然后看是否有必要调整推广策略。

而五年品牌推广的合同,则确定在新的推广策略出来后,再进行正式的签定——这算是许诺在‘品尚’正式接下的第一个全品牌策划与推广的大单。

也是‘品尚’公司除顾氏外,做的第一个外接业务的全单。

“三三,你收我一个邮件,根据这维度,去找信息部调数据出来,帮‘景园’重新做一次推广策略分析,两天后发给我。”

“然后你现在到我办公室一下。”许诺的电话还没挂上,万三三便已经走到了门口。

许诺抬头示意她进来后,便放下了电话。

“你与‘景园’的沟通邮件我都看过了,专业的坚持非常好。”许诺看着万三三说道。

“谢谢许经理,那有什么地方需要改进吗?为什么我和他们沟通了这么久、还亲自去了一趟,他们非得指定您来回访呢?是因为这次的创意是您设计的原因吗?”万三三看着许诺,神情里颇有些郁闷。

“和人沟通不是我的强项,不过我看你的邮件,感觉到有些问题——你看啊,司总和齐总提出问题,你一直强调我们的方案有多专业、数据库有多庞大,意思就是这方案绝对没问题,是你们问题太多了。”

许诺看着万三三,将电脑转到她的面前,让她自己看邮件内容:“你的文字没有这样表达,但你字里行间却透露着这个意思。我问你,你的心里是不是就是这样想的?”

万三三看了一眼邮件内容,又抬头看许诺,有些不情愿的点了点头:“我确实是这样想的。”

“人家司总和齐总是什么人啊,老江湖了,你这话,人家一听就明白。”许诺笑着说道。

“可是这是事实啊。”万三三争辩着说道。

“在你看是事实,在客户看不是。因为客户看不到你的数据系统,客户也看不到你释放这个创意之前,有多少积累,外面其它公司的方案足以令人眼花缭乱,让他怎么信你?”许诺轻挑眉梢,看着万三三认真的说道:“其实沟通真的没什么技巧,说到对创意的坚持、说到倔强,我想我的脾气比你要硬得多。”

“但有一点,是我们做创意的人始终要做到的——就是站在客户的立场来考虑。他想要什么、你给的东西是不是他想要的。他提出疑问了,一定是你给的和他想要的之间出现缝隙了,我们要做的不是一个劲儿的把我们想给的推给他,而是将我们想给的变成他想要的。”

“所以不要怕麻烦,在坚持专业的同时,一定从心里认可客户的疑问,不要让他们觉得自己的疑虑是很业余的、很多余的、很好笑的。”

“而实际上,他们的疑虑并不业余、也不好笑,而是帮我们把方案便得更完美。你说呢?”许诺看着万三三,耐心的说道。

“是我太自信吗?觉得我们的方案已经够好了?”万三三认可许诺的道理,却认为自己不能做到对客户的任何疑问都接纳。

“好等于合适吗?好等于是客户要的吗?”许诺反问。

万三三被许诺的反问给噎得说不出话来,看着许诺半晌才说道:“我再去想想。”

“去吧去吧。”许诺点子点头,示意她出。

直到万三三带着些尴尬的离开,许诺才伸手揉了揉额头——前面还感觉自己耐心变得不错了,能一条一条给万三三讲下来,到了最后她多问两句,自己便又不耐起来。

看来,还得磨呢。

又或者,如莫里安所说,自己适合和水平相当的人讨论碰撞,却不适合带团队做领导。

好吧,先磨练着吧,或许以后有机会做独立创意人呢。

许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在办公室来回走了几圈,活动了一下有些酸软的腰腿后,又重新回到办公桌前,整理出B市城市宣传案的资料,开始做整个项目的推进表。

投入工作中的她,似乎忘了自己还在新婚中、也似乎忘了与顾子夕一起外出用餐的约定,全心扑到那些数字、日期之中去了。

第三节,幸福?每一个日子的晨昏共度

“顾总好。”

“恩。”

“顾总来接许经理吗?”

“我等她一会儿,不用喊她。”

“好的。”

…………

顾子夕站在玻璃门外看着她良久,不得不说,工作中的她,仍然是最美的——当然,他不会告诉她,穿上衣服是工作中最美;脱了衣服是在他怀里最美。

顾子夕低头轻笑,轻轻推开门后,伸手叩了叩门:“请问,可以下班了吗?”

“等一下。”许诺头都没抬,十指在键盘上敲打如飞。

“顾太太,需要顾先生等多久呢?”顾子夕的声音淳厚而温柔,还带着些戏谑的笑意。

许诺微一皱眉,下意识的抬头,看见是顾子夕时,不由得伸手抓了抓头发:“是你啊。”

“看来工作比老公有吸引力哦?”顾子夕顺手关上办公室的门,大步走到办公桌前,看着许诺微笑着说道:“这个习惯可不好,恩?”

“等到你陪我的时间,有工作陪的时间那么多,我这习惯一定能改过来。”许诺歪着头看着他,狡黠的说道。

“巧言诡辩。”顾子夕不由得伸了手去拧她的鼻子:“可以下班了吗?这几天天天让人吃面,我都心疼了。今天正式庆祝一下我们新婚。”

许诺回头看电脑屏幕,微微皱了皱眉头,似乎狠狠下了决心一般,抬头对顾子夕说道:“好吧,至少在新婚的时候,老公会最重要。工作我就带回家继续吧。”

“不错,挺有觉悟。”顾子夕轻笑着摇头,帮她将电脑收拾到公文包后,看着她笑着说道:“你确认要带电脑回家?”

“是啊,每个板块要的时间我都已经分解好了,现在只差将整个时间串起来了。”许诺点了点头,想起什么似的看着他说道:“还有你要在网上查文部长推荐的小组成员资料,你今天必须给我了,我得确定了工作方式后,做最后的串连修改。”

“好吧,希望你晚上加班成功。”顾子夕轻挑了一下眉梢,低低的声音里,带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

“在想什么呢?”许诺从办公桌里绕身走出来,戒备的看着他。

“在想,我们真的该出发了,否则晚餐要凉了。”顾子夕笑着,看着她的小脸,一脸戒备的样子,不由得低头在她的唇间抢了个轻吻,揽着她的腰,便往办公室外面走去。

“喂,你注意点儿影响啊,我这办公室是玻璃门呢。”许诺下意识的猛缩脖子,却看见外面的同事,笑得一片的暧昧。

“新婚夫妻,人家都理解的。”顾子夕笑着,搂着她穿过同事暧昧的目光与笑容,大大方方的走了出去,倒让许诺觉得浑身的不自在。出门后,还使劲儿的拧着他的腰,恨恨的说道:“顾子夕,以后在办公室离我半米远。”

顾子夕却只是低头看她,但笑不语。

…………

当车停在景阳的法餐厅门口,顾子夕牵着许诺的手慢慢走进去时,许诺不由得被里面浪漫的氛围给震住了——整个餐厅,参差不齐的吊着一个个玫瑰花碗式的吊灯,瑰色的灯光充满了魅惑的温情;整个地面,洒满了五颜六色的花版,偶有微风自窗外吹进,便看见各色花瓣低低的旋转起舞,旋转的花瓣在瑰色的灯光下,如精灵般的摇曳舞动,华丽而梦幻;

餐厅的每个卡座的台面上,都点着宫庭式的烛台,摇曳的烛火明明灭灭,制造出一个梦幻的、花的世界。

“好美……”许诺轻捂住唇,低声轻呼,似是害怕自己的声音,打扰了这片精灵的舞蹈。

“许诺,或许我们在一起已经足够,但我会尽我所能,给你最好的一切——在你愿意的时候,我们会有一场盛大的婚礼;在你愿意的时候,我们也可以有一座城堡;但是我不想那些成为你的负担。”

“所以,我给你时间来适应顾太太的身份,在你适应之前,你既是顾太太、也是许小姐,我会用丈夫的身份去照顾你、用恋人的身份去追求你,可好?”

顾子夕转身面对着她,看着她认真的说道。

“顾子夕,你让我感觉很幸福、很幸福。”许诺抬头看着他,认真而坦白的说道:“我坦白告诉你,你给我的一切,已经超出我的预期。”

“因为,我是一个没有梦的女孩,我从没幻想过婚礼、从没想象过婚纱,我只想,会有那么一个人,能够不在乎我的过去,愿意将肩膀给我依靠,我这辈子就足够了。”

许诺深深吸了口气,看着顾子夕努力的笑着:“所以,顾子夕,我是不是太占便宜了?想要的得到了;没想要的,也得到了。”

“所以,顾子夕,我是不是应该觉很幸福、很幸福……”

她低缓的声音里,带着点点的哽咽;瑰色灯光下的面容,带着温柔的笑意——感谢他,不负她的勇敢;感谢他,在她放弃的时候仍然坚持。

“在我的心里,你值得最好的一切。”顾子夕低头在她的唇间轻轻柔柔的吻下,半晌之后,在她耳边温柔说道:“咱们一起切新婚蛋糕,然后我为我的新娘子献上一曲,可好?”

“好。”许诺用力的点了点头,握着他的手,任他牵着她慢慢的踩在轻舞的花瓣之间、任脚步轻移间,飞溅起的花瓣在脚间绚烂飞舞,美得如一则童话。

“你先坐,我去推蛋糕出来。”顾子夕牵着她的手,慢慢走到餐厅中间圆形的餐台前,看着她低声说道:“今天这里只有我们两个,这样的时光,只有我们两人共享。”

“恩。”对于这个男人的用心,她真的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直到顾子夕从厨房推了一个三层的蛋糕出来,许诺还沉浸在这样的震憾和喜悦里。

“顾太太,新婚快乐!”顾子夕拿了蛋糕刀递给许诺。

“顾先生,新婚快乐!”许诺接过蛋糕刀,由顾子夕握着她的手,两人齐齐的将三层的、每一次都写满了‘Iloveyou’的蛋糕慢慢切下,直到刀落盘底,许诺抬头,与顾子夕相视而笑。

“我切给你,你听着老公的曲子慢慢吃。”顾子夕将蛋糕刀从她手里接过来,切了一块‘I’放到她的盘子里,又切了一块‘Love’放到自己的盘子里,然后将余下的蛋糕推回了点心房,拿了小提琴出来。

站在餐厅两层的玻璃舞台上,顾子夕绅士的行了个礼后,起手架起小提琴,悠扬低缓的琴声,就那么缓缓的流泄出来,在这空旷的空间里,如从远方飘来如涓涓细流般,既似行云流水、又似斑阑云彩,丝丝渗入这寂静的夜萦,为这瑰色的空间,凭添几分温雅与舒缓……

…………

等待着你等待你紧紧拥抱着我

告诉我你的心里只有我

除了我别无选择

你知道这一生我只为你执着

不管他喜还是悲苦还是甜对还是错

你知道这一生我只为你守候

我对你情那么深意那么浓爱那么多

一曲终了,顾子夕慢慢的放下琴,站在瑰色的灯光下,深情而专注的看着她。

“等待着你,等待你紧紧拥抱着我,告诉我你的心里只有我……”许诺慢慢的站起来、慢慢的走到她的身边,轻哼着他拉的曲调,张开双臂,紧紧拥住了他。

“从此以后,我的心里、世界里,只有你。”顾子夕轻轻说道。

“顾子夕,我爱你。”许诺依在他的怀里,低声软语,从未有过的柔情,尽数为他而绽放……

…………

餐后回家,沉浸在那样的瑰色柔情里的许诺,早就忘了还要加班这回事,只在他的温柔深情里,深深浅浅的沉浮着。

不知道辗转几回,只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与他共赴的缠绵绯侧里,心甘情愿的沉沦深陷,任他疯狂沉溺、任他予取予求……

…………

“这是什么?”许诺喘息着将手举到眼前——那枚温润的黑宝石戒指,衬在她白晰的指节上,越发的黑亮柔润。

“结婚戒指,托景阳从法国定的,是一个朋友,所以三天就寄回来了。”顾子夕握住她戴着戒指的手,欣赏了半天,低笑着说道:“果真比钻戒要漂亮。”

“只要是你送的,都好。”许诺将自己的手放在他的手心,然后将他的手指收起来,让自己的手被包裹在他的大手里,那样被包裹呵护的温暖感觉,让她慢慢的闭上了眼睛:“顾子夕,我睡了啊。”

“好,睡吧。”顾子夕将唇凑在她的耳边,温润的温度,是一种让人心安的接近。

“顾子夕,我没送戒指给你呢。”许诺迷迷糊糊的说道。

“恩,你明天早上帮我戴。”顾子夕低声应道,却不见她回答,抬起头看她——却已经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顾子夕不禁低笑,伸手将她额前被汗沾着的发丝撂开,拥着她安然入眠……

在睡着的时候,他突然想到——生活,不过是与心爱的人在一起,能够晨昏共度、能够相拥入眠、能够在早起时,看到她的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