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43我们回家

权少的新妻

“可以走了吗?还是还有工作?”半晌之后,许诺看着顾子夕说道。

“马上就好。”顾子夕拍了拍她的肩膀,牵她的手让她在沙发上坐下,只是在看见茶几上的牛奶时,脸色微微变了变。

“晓宇,到我办公室来。”顾子夕回到办公桌前,拿起电话给林晓宇打了过去,阴沉的脸色一片难看。

“什么事?”许诺皱眉看着他。

“你别管。”顾子夕挂了电话,看着推门而入的林晓宇,冷声说道:“牛奶是怎么回事?”

“牛奶?”林晓宇只觉得老板这脾气来得莫明,转头看向茶几上的牛奶,愣愣的说道:“牛奶是本周二才换过的,没有过期;品牌是指定的,一直放的这个牌子;有什么问题吗?坏了?”

“我的冰箱,有三年没有放过牛奶了你不知道?”顾子夕冷声说道。

“这……”林晓宇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谢总在和我交接的时候,给我的物品清单,有说明每周冰箱里要放的食物饮料的数量和品牌,还有更换的日期、采购的渠道。”

“我接手后也一直按这个来清理冰箱,这牛奶一直、一直都有的。”林晓宇看着顾子夕越来越难看的脸色,辩解的声音越来越小。

“您不喜欢,我以后再不放了。”林晓宇机灵的快步跑到冰箱前,将里面的五盒牛奶全部拿了出来抱在手里,怯怯的看着顾子夕。

“出去出去。”顾子夕不耐的挥了挥手。林晓宇这才如获大赦的快步走了出去。

直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这才若有所悟——这是前任老板娘喜欢喝的牌子,却被拿给现任老板娘了。

“真是该死。谢总谢总,你可真是害死我了。要是这夫妻俩儿因此而吵架,我就死定了。”林晓宇看着怀里的牛奶,一脸的愁苦表情。

…………

“是她平时爱喝的?”许诺拿起还放在茶机上的牛奶,看了看上面的英文标签后又放了回去。

“恩。”顾子夕从办公桌后走过来,拿起牛奶扔进了垃圾桶里。

“还在保质期内呢,扔了多可惜。”许诺看着他摇了摇头,有些自嘲的说道:“我听说,有二婚的女人,在老公家里还看到前妻的结婚照、内衣和卫生用品、还有……”

说到这里,许诺不禁特意看了顾子夕一眼,脸微微一红后,笑着说道:“还有离婚前没用完的避孕套。”

“许诺!”顾子夕用力的瞪着她,低声吼了起来。

“开个玩笑了,这个、这个需要时间来整理不是吗。”许诺被他瞪得低下了头。

“脑袋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顾子夕轻轻叹了口气,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语气里满是无奈,还有些莫明的烦燥。

“真不是我乱想的,我在新闻上看到的。”许诺看着他辩解道。

“没事别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顾子夕瞪了她一眼,转身回到办公桌前拿了车钥匙后,伸手将她揽在臂弯:“别想这些了,今天想吃什么?”

“回家自己做啊。”许诺笑着说道:“我做给你吃。”

“要不去吃料理吧,我知道一家,材料很新鲜。”顾子夕想了想说道。

“对顾太太的手艺没信心?”许诺斜眼看着他。

“是不舍得顾太太的身上染上油烟味儿。”看着她轻松的表情,顾子夕烦燥的情绪好了许多。

伸手揽过她的腰一起往外走去,外面,林晓宇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低头忙碌着。

“晓宇,那些牛奶都在保质期内,可以拿去给大楼旁边地下通道的流浪汉。”许诺看着林晓宇说道。

“哦,好的好的,我一会儿下班带过去。”林晓宇忙停下手中的工作站了起来,说完后转眸看着顾子夕,小声说道:“顾总,我一会儿再去清理一遍。”

“恩。”顾子夕也没再多说什么,揽着许诺的腰转身往电梯间走去。

“这算是过关了?”林晓宇挑了挑眉梢,暗自欢呼一声,在看见许诺和顾子夕进电梯后,忙给谢宝仪打了电话:“谢总,你在办公室吗?我急事找你。”

“好,我现在下来。”林晓宇拿了之前的交接清单迅速的冲到了楼下,谢宝仪的办公室。

…………

“怎么这么不稳重?”谢宝仪见林晓宇急匆匆的样子,不禁皱起了眉头,看着她忍不住提醒:“做老板秘书,首要就是稳重。”

“我知道了。谢总监,你再帮我看看,这单子上的东西,有哪些是前任夫人用过的?”林晓宇将单子递给谢宝仪。

谢宝仪看了她一眼,接过单子,看到牛奶那一项被她划上了删除记号,淡淡说道:“sorry,我把这事儿给忘了,你没因为这个惹麻烦吧?”

“今天许诺来办公室找顾总,我拿这牛奶给她喝了。不巧的是,艾女士也来找顾总,结果,三人碰上了,这牛奶,就被顾总给看到了。”林晓宇吐了吐舌头,有点儿劫后余生的庆幸。

“没关系的。总裁对艾蜜儿一向照顾,也不会因为再婚了就放下这个责任。许诺是个聪明人,这才结婚呢,也不可能因为这件事情和总裁闹,这样的话,在总裁心里的失分的。”谢宝仪拿起笔,将纸条上的另两项也划了去,然后将单子交给回她,语气里一片轻松与淡然,与林晓宇的紧张与懊恼完全不同。

“哦,我知道了。谢谢。”林晓宇接过单子,若有所思的看了谢宝仪一眼,道过谢后便离开了她的办公室。

“说得好象挺轻松的,没看到总裁刚才发脾气的样子。”林晓宇边上楼梯边嘟哝着,却又奇怪着谢宝仪对顾子夕与艾蜜儿、与许诺的关系,了解如此的深入。

而她的语气里,对于许诺,似乎还有着隐隐的敌意、似乎还有些轻视?

呵,也难怪,或许是同情前任夫人、不喜欢许诺的年轻漂亮吧——对于年轻漂亮的后来者,大多数人都不会喜欢的。

林晓宇耸了耸肩,拿着单子快速回到顾子夕的办公室,将单子上的物品清理出来后,又将他休息室、文件柜、书柜仔细检查了一遍,但凡与前妻有关的物品,全部清理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

然后用纸袋将那几包牛奶装好,拎着往外走去——有钱就是任性,这一包牛奶顶自己半月的工资呢,就这么扔了。

唉,有钱,真好。

第二节:回家?有你的地方就是家

许诺的公寓。

与顾子夕一起吃完料理的许诺,也感叹着,有钱人的生活,和自己确确实实是有很大不同的。

这还在顾子夕的经济情况不是最好的时候,这一顿料理就去了几千块。

离开料理店后,许诺有些沉默,却也没有说什么——这是他的消费习惯,或许,她应该慢慢的习惯才是。

“不好吃吗?下次换一家。”顾子夕看着沉默的许诺,柔声说道。

“不是很习惯,我习惯吃熟菜。”许诺抬头看他,微微笑了笑。

“不喜欢要及时和我说,不要憋着,恩?”顾子夕不禁皱起了眉头。

“想都尝尝麻,尝过之后才知道,是不是?”许诺看着他笑了笑。

“倒也是。”顾子夕点了点头,伸手揉了揉许诺的头,轻声说道:“许诺,我希望你开心,在我面前,你无需任何的掩饰、更无需任何的憋屈。恩?”

“知道了知道了,你是天下头子号好老公,行了吧。”许诺仰头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脸,娇嗔着说道:“顾先生,这间公寓能不能不退?是顾太太的小窝呢?”

“难道你还准备离家出走?”顾子夕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语气中尽是不满。

“呃……”许诺还真没往这上头去想——只是,或许有时候,她也会需要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

“我不能保证永远不惹你生气,但我可以保证,不会让你气到不想回家。”顾子夕边收拾着她的行李,边说道。

“不是想离家出走,觉得有个属于自己的地盘,心里莫明的就心安。”许诺看着他长手长脚的,没一会儿功夫,便将她的东西整理进三个纸箱里,轻轻叹了口气,不知道自己的这种想法,到底对不对。

“那我再给你买一间。”顾子夕顾子夕将三个纸箱叠起来放到门口后,转回身来对她说道。

“那也还是你的。”许诺轻咬下唇,沉默半晌,深深吸了口气,看着顾子夕说道:“好吧,退吧。”

她用力的微笑着,眼底有种壮士断腕的决心——告诉自己要对他有全然的信任、告诉自己有他的地方就是家。

“许诺,我们两个说好了,无论发生什么争执,都不可以离家出走。”,伸手将许诺搂进怀里,看着她低声说道:“任何问题,在家里解决。”

“知道了。”许诺抬头给了他一个浅浅的笑容:“要离家出走,也要你走,对吧。”

“对。顾太太说得都对。”顾了夕摇头轻笑。

许诺静静的依在他的怀里,突然有种悲状的感觉——嫁人,原来是这么回事:从此自己的一切都和这个男人有关了;从此,自己再不只是自己了。

在拿结婚证的时候、在新婚激烈缠绵的时候,她没有这种感觉;而在说要退掉这个租住的小屋的时候、在把她所有的东西都打包搬到他的公寓的时候——她的这种感觉,格外的强烈。

“你的公寓,以后就是我的家了。”良久之后,许诺悠悠的说道。

“许诺,我们还缺个婚礼。”顾子夕突然说道。

“恩?怎么突然想到这个?”许诺抬头看他。

“因为你就这样住进去了,没有家的感觉,对不对?”顾子夕低头沉沉的看着她,心里只觉得一股浓浓的欠意——只想到要和她在一起、只想到他们这样的相爱着应该在一起,却忘了:一个女孩子,从此以后放弃一切和他在一起,她也会没有安全感。

“有你的地方就是家,相信我,我会习惯的。”许诺惦起脚尖,在他唇间重重的吻了一下,笑着说道:“走吧,我们回家。”

“好,我们回家。”顾子夕用力的揉着她的头,眼底全是怜惜与宠溺。

…………

顾子夕公寓。

“本来觉得你的公寓挺大了,怎么把我的东西一放进来,就觉得挤了呢?我有这么多东西吗?”许诺看着顿时丰富的房间,不由得直叹息。

“挤吗?这阵子忙下来,去看看房子,换个大点儿的。”顾子夕从电脑里抬起头来,看着她笑着说道:“正好,新房子会有新家的感觉。”

“我只说相对于之前,并不是说住着挤。”许诺翻了翻白眼,继续整理书柜——只觉得,有钱人的思维逻辑确实不同。

“恩,也是要换了,原来是我一个人住的,后来加了顾梓诺,现在又加了你,肯定是不够的。”顾子夕放下电脑站起来,在书房转了一圈说道:“起码,你得有一个独立的工作间,一个更衣室,我们可以共用一个健身房,吧台也要改一下,你后来不是喜欢泡茶吗?”

“有时间把这套改造一下就差不多了,书房倒不需要,我喜欢在花房那边工作,你到时候帮我加个书桌在那边。”

“更衣室也不用啊,卧室不就行了吗。吧台就随你吧,我也只是一时的兴趣,回到办公室,还是更喜欢喝咖啡一些。”

许诺被他说起兴致来,拉着他的手去到客厅:“不过,客厅需要再大一些,不如不要吧台吧,顾梓诺回国内上小学的话,可能会带小朋友过来。”

说着又拉着他去到顾梓诺的玩具房:“这里可以改造小一些呢,过几年再生一个,得改个婴儿房吧。”说到这里,许诺自己也笑了起来:“好久以后的事了。”

“是要放理后一点儿,我希望你属于我一个人的时间多一些。”顾子夕笑着将她拉进自己的臂弯里,边往外走边说道:“看看,还有哪些地方需要改造的。”

“有啊,这柜子原来装你一个人的衣服刚刚好,加上我的就小了,可以把那边的阳光房封闭起来,做一个衣橱。”许诺站在卧室门口,指着与卧室相连的阳光房说道。

“不错的想法。”顾子夕点了点头,拉着她走进去:“还有呢?”

许诺环顾四周,摇了摇头:“没有了。”

“可我怎么觉得,这床也应该换了。”顾子夕看着那张两米二的床说道。

“挺好啊!”许诺走过去,用手压一压,对顾子夕说道:“硬度弹性什么的都挺好,颜色和房间也挺搭。”

“我觉得太小了,好几次差点儿掉地上了……”顾子夕看着她低笑,让她想起那些个疯狂激烈而又沉沦沉陷的晚上,不由得满脸通红。

“所以,我想换个360度圆形的,怎么着也不会掉地上。”顾子夕走过去,轻搂过她的腰,轻轻的吻了上去。

“顾先生,你还有工作没做完呢!”许诺双手搂住他的腰,低声轻呼。

“如果一个男人到了卧室还在想工作,他一定是某方面有问题。”顾子夕低声轻笑,在她地唇齿间温柔辗转着,搂在她腰间的大手轻扯出被她扎在包裙里的衬衣,自腰间自然的游移了上去……

“可是、可是、可是最近我们天天……”温热的里衣中,突然感觉到他大手微凉的温度,许诺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

“不好吗……”他的唇轻移至她的耳边,温热的气息一阵带着诱惑的味道……

唇齿间温柔缠绵、指掌间的急促激烈、一会儿功夫,在他的大手游走之间,她的衣服已被扔了一地……

…………

“你先休息,我去把文件处理完来陪你。”拥着许诺一起躺了一会儿,顾子夕轻声说道。

“恩。”许诺微眯着眼睛,点了点头。

顾子夕低头在她唇上轻吻了一下,伸手扯过睡袍套上后,起身帮她拉上了窗帘,这才出去。

许诺只觉得一身的汗极不舒服,躺了一会儿后,便起身去冲了个澡。回到房间,只见一地的狼藉、还有满屋糜腐的味道,脸不由得微微的发热——匆忙收拾了扔进洗衣机后,又换了床单。

…………

“顾先生,要喝点儿果汁还是牛奶?”许诺一手拿着果汁、一手拿着牛奶走到书房。

“果汁。”顾子夕从许诺手上接过果汁,看着她问道:“怎么不多休息一会儿?”

“洗完澡,人又清醒了。你忙吧,我坐会儿就去睡了。”许诺说道。

“衣服系好,别着凉了。”顾子夕站起来,帮她睡袍的领口拢了拢,这才又重新坐下。

许诺走到他对面的位置上坐下来,一时间无聊,便拿纸笔,随意的写写画画。偶尔抬头,顾子夕正全神惯注的处理着电脑里的文件。

大约到了十二点左右的模样,顾子夕处理完最后一封邮件后,抬起头来,坐在对面的许诺,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看来真是把你累着了。”顾子夕轻轻摇了摇头,关掉电脑后,轻手轻脚的走到她的身边,轻轻的将她抱了起来——她趴着的地方,压着的是她手绘的家装设计图:正是他们刚才商量的模样。

顾子夕伸手拿起来看了看,不禁微微的笑了——顾梓诺的房间,她在图中改造成了两间,一间是原来的模样,一间是粉红色的婴儿房。

或者,她也是想再要个孩子的?

顾子夕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将她在怀里安置好后,拿笔在她的稿纸上修修改改,直到全部改完,才满意的放下铅笔,将图纸折好放进桌上的文件柜里后,这才抱着在怀里打着小呼鲁的许诺回到房间。

盖好被子后,他便扯掉了两人身上的睡袍,贴合着她的曲线,拥她在怀——完全的肌肤相接,是他越来越习惯的睡眠方式。

第三节:强势?许诺的本性

两天后。

许诺收到文部长发给她,并同时cc给顾子夕的邮件,对于项目进度只做了两个大项目的微调,将拍摄的时间给得更充足了些,除此外均做了同意的回复。

而在确认的项目成员名单里,却没有莫里安的名字,甚至没有任何解释——原本他是项目采购方,对于项目提供方用什么人,其实可以由‘品尚’来决定。

但这个采购方的身份是政府的话,就又另当别论了:他们既然有指定的项目组成员,品尚这个项目提供方,也只有建议权、没有决定权了。

“文部长,我记得我的合作流程里,是四个人的名字。”许诺想了想,还是打了电话过去。

“卓雅的莫里安有工作调动,无法支持这次项目。”文部长和谒的说道。

“原来这样,真是可惜。”许诺官方的应了一句,又与文部长确认了几个关键信息和项目启动事宜后,便挂了电话。

…………

“工作调动?”许诺看着邮件内容自语着,眉头却紧紧的皱了起来——明明周三才说了,等正式的通知,现在怎么又有工作调动了?

‘卓雅’的工作调动,至少会有亚太的谈话和总部的网测,不可能说调就调。

若说是找借口退出,自然是因为她和顾子夕结婚的原因。

许诺拿起电话又放下,放下又拿起——她觉得她应该和莫里安当面聊聊,机场一别,她们还没见过面。

但又顾及顾子夕的情绪,必竟,莫里安对她的态度不只是朋友。

…………

“你,找过莫里安了吧。”在顾子夕的办公室,许诺看着他定定的说道。

“是。”顾子夕微微皱了皱眉头:“他给你电话了?”

“没有。”许诺摇了摇头:“我和文部长通过电话了,理由很牵强。”

“所以?”顾子夕沉沉的看着她。

“子夕,我明白你的顾虑,也明白他的退让,既然已经这样,那就这样吧。”许诺微敛双眸,想了想说道:“不过,以后关于我的事情,我希望由我自己来决定。”

“我不喜欢私人感情影响工作的事情发生。对于这个项目,我们与莫里安的思路最为接近,因为我与他合作的默契,在后面的创意中,也是最容易达成共识的。这样的工作关系,有助于整个工作组创意共识的达成;对于整个项目的顺利推进很有帮助。”

“当然,更重要的是,你应该相信我能处理好和他的关系,就如我相信你能处理好你和艾蜜儿的关系一样。更何况,你们曾经是夫妻;而我们,只是朋友。你说呢?”

与顾子夕相同,许诺并不想因为莫里安的事情,影响夫妻两人的关系。所以她谨慎的斟酌着每一句话、每一个用词,力求用最合适、最婉转的方式,将自己的意思表达清楚。

但以她的脾气,话里责怪的意思,仍然是相当明显了。

顾子夕看着她沉声说道:“结婚以前,你们是什么朋友我都只能认了;结婚以后,我确实不能忍受一个明目张胆追求你的男人,与你还有亲密的合作。”

“所以我说我理解你。但理解不太表认同。”许诺皱眉说道:“这件事到此为止,这个结果我接受,我只是说以后,工作上你不要干涉我。我的爱情全部给你,但我的工作,我需要自己的空间。”

“你必须选择信任我,并且不干涉。”对于工作独立性的坚持,许诺强势得寸步不让。

“我从没说过不信任。”顾子夕并没有与这关的许诺沟通的经验,只能是控制着自己的语气不会太强硬。

“那就行了。我先去安排工作了。”许诺点了点头,转身往外走去。

“许诺——”顾子夕出声喊住她。

“恩?”许诺停下脚步。

“晚上一起下班。”顾子夕低声说道。

许诺低头轻笑,慢慢的转过身,看着他点了点头:“好。”

顾子夕紧绷的脸,这才舒缓了下来,大步走到她身边,伸出双臂将她揽进怀里:“你的脾气可真不怎么好。”

“哪儿有,我就事论事麻。”许诺低头轻笑着。

“看来我得慢慢儿习惯,我有个强势又脾气大的老婆才行。”顾子夕将下巴轻轻的搁在许诺的头顶,叹息着说道。

“明明就是你不对,你还说我脾气大。”许诺仰头看他,不满的说道。

“好好好,是我不对,求顾太太别生气,行吗?”顾子夕无奈的说道。

“没生气呢。”许诺皱了皱鼻子,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口,轻轻说道:“我要上去工作了。”

“去吧,你要的文员和工作组规则制定的事,我安排宝仪去处理了,她会去找你商量。”顾子夕松开揽着她的双手,对她说道。

“好的,谢谢顾总。”许诺看着他嫣然而笑,转身快步往外走去。

看着她利落而轻俏的背影,顾子夕无奈而宠溺的笑了笑——前段时间的委屈退让、这几天的柔情似水,让他忘了她初识时候的犀利与强悍。

这样的许诺,才是真正的许诺吧——其实,挺好,只是自己真的需要适应。

再不是艾蜜儿那般,所有的事情,都是由自己全权作主、全权安排,最后只是知会。

她是许诺,她是不同的!

------题外话------

各位抱歉,最后要帮家里的小朋友办护照换领和签证的材料申的,所以不能万更,每天雨还是会尽量多写,尽量在11点前能发出来。下个月就好了,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