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45春分日光

Chapter045 春分日光

古历说,春分这一天,白天和晚上就一样长了。

这一天,是春分。

这一天,天亮得很早。

莫里安一个人拖着行李箱来到机场时,晨光微曦里,空气里仍有着淡淡的雾霭,用力的呼吸,却仍有着独属于春天的、带着泥土、带着嫩绿的芬芳。

“再见,深市;再见,许诺;再见,爱情。”莫里安站在候机室里,隔着玻璃墙看着天空里的云卷云舒,心里虽有伤感,却也还算平静。

…………

“许诺,eric走了。”

在许诺接到顾小北电话的时候,下意识的拒绝接受这个信息,所以只是平静的回问她:“听他说有工作调动,不在你们部门了啊。”

“我是说eric离开深市去新加坡了。”顾小北不禁对她的迟钝感到气恼。

许诺微微一愣,一下子从**坐了起来,条件反射似的说道:“今天吗?几点的航班,你把时间和航班号发给我。”

“好,挂了电话我就发给你。”顾小北利落的应到。

许诺迅速的掀开被子匆匆起床,却被顾子夕一把给拉住了:“什么事?”

“莫里安要走了,我去送送他。”许诺回头看向顾子夕,眼底有些茫然,有些压抑的伤感。

“恩,我送你过去。”顾子夕点了点头,拉过旁边沙发上的睡袍,仔细的帮她套上系好后,轻声说道:“小心别感冒了。”

“顾子夕,谢谢你。”许诺眼圈微红,轻咬下唇快速站了起来。

刷牙洗脸换衣服,一共只花了10分钟的时间:“子夕,可以走了吗?”

“走吧。”顾子夕见她着急,也只便套了件休闲衣,拿了车钥匙便扯着她快速往外走去:“几点的飞机?”

“9点30,还有一小时起飞,大约快要安检进站了吧。”许诺看了一眼手机里的信息,低声说道。

“来得及,别慌。”顾子夕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手,看清路况后,加大油门往机场方向开去。

…………

“顾子夕,我先去了。”

“许诺,慢点儿。”

车子刚停好,许诺拉开车门就往机场大厅飞奔过去。

顾子夕看着她,眸色不由得慢慢的沉了下去,停好车后,只是站在车边看着她快速跑去的背影,强压着心里隐隐的难受,给她与他单独告别的机会和空间。

她不是艾蜜儿,她有自己的朋友、自己的圈子、自己处理感情的方式,他得学会,用她能接受的方式来对待——即便他们之间的感情,仍让难以释怀。

…………

跑得气喘嘘嘘的许诺,在机场大厅停了下来,站在人来人往的机场,日光透过宽亮的窗户斜斜的打进来,满目的透亮里,她突然问自己——许诺,他原本想悄悄的走,你何苦见面让他难受?

许诺,你不过是仗着他爱你,而任性的定义着你们之间的感情、而不许他更进一步,他既然决定离开,你怎么能继续自私的以友情的名义让他伤心?

是不是、是不是就此分离不再见面?

是不是,是不是一段友情真的真的要从此结束?

周围旅人,都行色匆匆的走着自己的路,唯有她站在那里,哭着不知所措。

“莫里安,一路,顺风。”

写下这句话发了出去,许诺朦胧着泪眼看向安检处里面,终于下了决心——慢慢的转身,慢慢的往外走去。

…………

看着满脸是泪的许诺,顾子夕快步走上去,用力的将她拥入了怀里,温柔的拍着她的后背,什么话也没说。

良久之后,许诺深深吸了口气,自他怀里抬起头来:

“顾子夕,莫里安对我,真的很好。”

“我知道。”

“顾子夕,如果没有莫里安,就没有今天的许诺。”

“恩。”

“顾子夕,其实我很幸运,在我生命最悲惨的时候,还有奶奶;在生活最绝望的时候,遇上你;在生活最黑暗的时候,遇到莫里安。你们每一个人,我都不想失去。”许诺转头看着天空,刚刚起飞的那一架,上面,是不是就有他?

“没有失去,他只是暂时离开。”顾子夕看着她轻声说道。

“我想,我会慢慢习惯的,我对他的依赖一天不改,他就一天无法解脱、他就一天不能完全放心我。”许诺眯着眼睛看着天空越飞越高的飞机,低低的说道:“他刚遇着我的时候,我正被一家公司的三个大男人追着跑。”

“他什么也没说,拉着我就跑。”说到这里,许诺轻轻笑了起来:“他那时的样子,一本正经,又严肃认真,很可笑的样子。”

“然后,你就跟他做创意了?”顾子夕接着她的话问道。

“那时候,做完手上的单子,就不那么缺钱了。他带我到卓雅、带我看总部的市场部大楼、带我看业内很多很难找到的片子。”

“我觉得,我被那样的工作环境、那样的精彩创意给吸引了。那是在学校学不到的、在网上也轻易找不到的,所以工资虽然不高,我却留了下来。”

“莫里安对我,期望挺高的。”许诺在就算眯着眼睛也看不到那飞机的影子后,便慢慢的从空中收回了目光,再看向顾子夕时,情绪已然平复了许多。

“因为你值得啊。”顾子夕看着她宠溺的笑着。

“有你这样夸自己老婆的吗!”看着他温润的笑脸,许诺也温柔的笑了,心里因莫里安离去而生的惆怅与伤感,也在的笑意与包容里,变得淡了许多。

“你呀,这一哭一笑的,让人没办法。”顾子夕在看见她终于露出笑脸后,才算是放下心来,用力的揉着她的头发,说话的声音里有几许宠溺、几许无奈。

“回公司吧,该是上班的时间了。”许诺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先回家吧,我得换身衣服。”顾子夕揽着她的腰,大步往停车场走去。

…………

春分这天的阳光,暖得有些燥意,莫里安看着手里的信息,唇角微微勾起一缕浅浅的笑意。

他知道,她来了。

只是,他仍然没有回信息——他的难过,自己知道就好;而聪明如她,自然知道他的心情。

所以来了,又走了,无需见面。

…………

许诺办公室。

回到办公室后的许诺,又给顾小北打过去电话,了解了莫里安具体的调动信息后,心里又多了些对他的离开的理解——除了爱而不得的伤感,他还有对创意的执着。

他的目标,一直是在创意这条专业的路上走得更深、更远。那么亚太区这次整体市场推广的漏洞,于他来说是个刚刚好的机会——只是凑巧的是,这次的机会,在她结婚之时。

这算是老天怜他吗?也或许是他早发现了这个漏洞,只是选择在这个时候拎出来罢了。

“莫里安,我终究只能对不起你。所以,也只能祝你在新加坡能实现自己的愿望,通过这次机会,促成市场总部在整个系统中对销售的领导与引导地位。再回来是,你便不仅只是大中华区的市场总监了。”许诺握着电话,似乎看到半年后的莫里安,完全掌握了公司市场板块话语权的模样——这种感觉,犹如这春分的日光一般,平分着她心里的伤感与骄傲。

“许诺,你说我在公司的工作会不会受影响啊?我是eric招进来的,擅长又是做市场执行。现在eric走了,公司原本的系统根本就不重视市场执行这一块儿。说到创意,我也不是很有自信。唉,才稳定下来一些,又要起变故,真让人郁闷。”电话那边,顾小北唉声叹气着。

“小北,卓雅的系统很严谨,不会随意的进人、也不会随意的出人,你做好手头的事情,就不会有问题。莫里安更是个严谨的人,他既然只离开半年,一定不会让自己的团队在这半年里有变化。”许诺安慰着顾小北,在心里却也有感于过于现实的顾小北,毕竟还是缺少了一些灵气和悟性。

在与莫里安相处的这几个月里,她与莫里安完全没有建立起工作上的默契来,对于卓雅的管理精髓,也还是没有完全领会,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担心。

更何况,虽然卓雅也有办公室政治,可怎么也轮不到她这样的小角色——再怎么波及,也是Vivian或者marry那样助理式的人物了。

“小北,eric只是借调离开,不是正式调走,所以这边所有的工作,你有任何不明白,你都可以继续问他。平时公司的事情,也与他多保持沟通和联络。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许诺轻声说道。

电话那边,顾小北沉默了一会儿才回答她:“你的意思我明白,我会的。”

“你明白就好,有什么想不通的,也给我打电话,没问题的。”许诺的语气这才轻松起来——为莫里安的大后方插一根眼线,总是对他有好处的。当然,对顾小北自己,也是有好处的。

“唉呀,本来我想约你逛街的,不过想想你都是顾氏的总裁夫人了,肯定不适合和我逛那些低端商场,还是算了吧,改天出来一起吃个饭?”顾小北在弄懂了许诺的意思后,对自己的未来也没那么担心了,语气不由自主的轻松起来。

“好呀,等我忙完这阵和约你。”许诺笑了笑,两人又随意的聊了几句,才分别挂了电话。

打开电脑,收到B市小吴发过来的邮件,将各公司竟标的创意、各参与人员提交的创意,全部发了过来,而其中,对于莫里安的创意则格外的推崇——

“卓雅公司莫里安的创意,与你的方案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若能与你共同操作这个项目想来应该格外值得期待。可惜他们公司内部出了问题,以至于他未能成行。现将他的方案发与你,你可多方参考借鉴。”

许诺看了,不禁会心一笑——莫里安,说不定,我们最后的创意里,会有你的影子呢!

许诺当下给吴秘书回了邮件,并确定了工作小组第一次工作会议的时间和地点。接着便打开了莫里安的PPT——在他的创意里,似乎又看到两人并肩走遍B市所有风光的身影:

有默契、有争执、有率性、有妥协……

他们在工作上搭档所创下的创意水准,至今仍无人能够打破!

莫里安,你有更大的平台,我也会继续努力,半年后,我们若是狭路相逢,我不要你再让着我!

看着电脑里熟悉的画面,许诺浅浅的笑了。

…………

顾子夕办公室。

“我们楼盘现在正进入精装阶段,您要的这种户型,我建议是买这种大户型的房子,一层楼只有两户人家,您买一整层就很好了。”

“至于这边小户型的房子,一整层有八户人家,打通了装修起来挺麻烦。”

‘御庭新菀’的销售总监递将两套房子的平面图和设计图、以及精装修的效果图递给顾子夕。

顾子夕接过图册,大致看了下,对那销售总监说道:“这房子我了解过,你说的这个大户型的,可以定制装修吗?”

“当然可以,这边只要客户完成了交易手续,在开始精装修前,我们就会联系客户,征求他们的装修意见,虽然我们是集体装修,但绝对是个性化服务的。”销售总监肯定的说道。

“好的,我会有成形的设计图,到时候按这个来做就行了。”顾子夕点了点头,想了想又说道:“材料方面,用最好的,我和我太太计划年内会要孩子,所以所有的材料必须有环保检测报告。”

“当然,您放心,我们精装修的房子,客户只通风一个月,新婚住进去,生的宝宝健康又漂亮。”销售总监立即拿出一张纸递给顾子夕,全是新婚买房的客户,以及后续使用情况跟进。

顾子夕看了不由得也佩服——楼盘销售能做到这份儿上,哪愁卖不好呢。

不过,他买东西,向来都相信自己的判断,之所以选‘御庭新菀’,也是因为之前买的‘御庭华菀’也是他们做的,精装修的套房交房不足半年,而许诺怀孕生子都在里面,显然质量和健康是可以保证的。

在送走房产公司的销售后,顾子夕又打电话约了设计公司的设计师伍静。

“新的房子会比这个大,所以你只需知道风格需求、房间的用途等等,按这个意图,给新房子做设计图。这是新房子的平面图,具体量房的话,你自己安排时间。有问题吗?”顾子夕看着伍静说道。

“没问题,房子的设计你和您确认一下。”伍静拿着手绘图纸,心里不禁一片感慨——去年还在猜测他们之间的关系,今年就结婚了。

那个女孩,真是不简单。

“一个儿童房,一个男孩子用,现在5岁;一个婴儿房,按中性设计就好;这是主卧室,里面加一个小的书吧;这是书房,以办公室的方式设计,适合两个人办公,靠窗的这边我太太用,你设计一个方便的绘图桌;还要零食柜;玩具房不变,就是吊椅什么的,增加到三个;厨房开是开放式的,连接茶水间,茶水间要多功能的,因为我爱藏酒、我太太爱喝茶,偶尔还要煮咖啡。”

“客厅不需要太多的家具,除了沙发和茶几外,其它的家具都加轮子,可以随意移动。这是阳光花房,这种房型地花房比较大,所以除了花之外,我还会放一些乐器,整体感觉你把握一下。”

“这边还需要一个单独的衣帽间,当然,挂式柜子要多些,鞋柜也单独做一面,你知道女式的鞋子总是会比较多一些。”

顾子夕将整个设计图解释了一遍后,抬头看着伍静说道:“你先按这个平面图和设计意图做图,有什么变化我会通知你。”

“好的,谢谢顾总的信任,周未前我会将初步的效果图做出来给您参考。”顾静点了点头,收好图纸后便站了起来。

“你的速度我信得过。”顾子夕微微笑了笑:“不过,这是我送给我太太的结婚礼物,我希望到时候能给她一个惊喜。”

“顾太太嫁给您真是幸福。您放心,这件事情我只和您沟通。”伍静笑着说道。

“谢谢。”顾子夕只是淡淡笑了笑,将伍静送到办公室门口。

回到办公桌前,拿起那销售人员留下的资料随意的翻看着,再买房子、装修的心情,与当年艾蜜儿结婚时,已经完全不同。

那时候的爱情,是狂热的,想把最好的东西都给她,而在那座童话般的城堡里,没有一样东西参与过她的意见、在那华丽的房子里,男主人的停留的时间,也是少之又少——所以城堡再美,也只是一座冰冷的房子而已。

到现在,他已经不再追求房子有多大、不再追求装饰有多豪华。

他只想,给她一个有家人、有温暖的家,而不只是一幢房子;他只想在这个家里,所有的一切她都参与了意见、所有的一切,都满足于她的想象——不是大得空旷,也不是小得拥挤;不是豪华得让她有压力,也不会简陋得让他牺牲掉惯有的生活品质。

从房子开始,他们相互适应对方的习惯,多好。

桌上的内线电话又此起彼伏的响起,国际的、国内的、销售的、市场的、资金的,那么多事等着他去处理。而他只觉得不将许诺这手绘图纸的事情安排好,就没办法安心下来工作。

“许诺,讨好你居然已经压过了我对工作的热度,你若知道,可会笑我?”顾子夕微微笑了笑,放下手中的画册,接起电话,又开始忙碌起来。

------题外话------

今天状态实在是不好,因为早上去出入境办护照,人多耽误了午饭的时间,以至于低血糖引发头痛,后面吃了许多东西,仍无法缓解,所以坚持到现在,也写了这么多,实在是抱歉。坚持不了,先去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