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46还不熟悉

Chapter046 还不熟悉

在进入忙碌的工作中后,莫里安离开的伤感,已经慢慢平复下来,偶尔会有些惆怅,却也被随之而来满腔的斗志所取代。

到周末的时候,项目小组的第一次工作会议大纲与内容、根据他们之前提交的创意方向,将创意的主干和方向提炼了出来。

“第一次会议,我希望将主题、方向、表现形式确定下来。”许诺边写着邮件边对顾子夕说道。

“恩,你第一次会议的议题,大约需要三四天的时间才能够完全确定下来。中间还不排除政府那边会有些形式上的东西。你只留给了三天正式会议的时间,你确认没问题?”顾子夕抬头看她。

“每天花半天时间讨论,半天时间进行筛选确定,晚上回去再想,晚上再以电脑会议的形式,进行组讨论,这样的话,每天能够确定一个议题。最后一天用非正式会议的形式,将三个议题重新梳理一遍,再进行发展式的自由讨论,也就是我们通常叫做头脑风暴的东西,一共四天的时间,三天正式会议,完全足够了。”许诺停下手中的工作,移开电脑,看着顾子夕说道:“至于文部长那边,参与最后一天的头脑风暴就可以了。他们的开会风格,给多少时间也是不够的,干脆不给了。”

“好,这次项目由你主持,你全权安排就好。”顾子夕点了点头,看着许诺微笑着说道:“不过,今天是周末,顾先生想请顾太太去看舞台剧,可好?”

“呀,不好意思,今天要陪许言去做检查呢。”许诺吐了吐舌头,站起来走到顾子夕身后,从背后搂住他的脖子娇声说道:“我忘了和你说了。”

顾子夕伸手握住她的,笑着说道:“顾太太还要多久才能习惯,你的行程是需要向老公汇报的呢?”

“明天、明天开始好不好?”许诺凑唇在他的脸上重重的亲了一下,笑着说道:“要不,我每天给你写行程计划?”

“好了好了,弄得工作汇报似的,多难受。”顾子夕拉过她的身体,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看着她说道:“几点过去?我们一起。”

“那你舞台剧的票不是要浪费了?”许诺挪了挪身体,让自己在他的腿上坐得更舒服一点。

“给洛简吧,他应该有用的。”顾子夕笑着说道。

“他有女朋友了?”许诺不由得惊奇。

“也不是很清楚,我看他最近和晓宇走得挺近的。”顾子夕想了想,又点了点头:“很可能是的,改天问问他。”

“你这老板可太不可合格了,秘书被人勾去了都不知道呢!”许诺见他难得糊涂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

顾子夕却看着她似笑非笑的说道:“这样能让你更放心不是?”

“我什么时候有不放心了,看你还挺臭美的。”许诺想起谢宝仪的事,不禁微恼,抬起眼睛瞪着他。

“放心就好。”顾子夕沉声低笑:“顾太太准备什么时候出发,我们的午餐在哪里解决?”

“许言2点检查,我们1点30过去就行了。午餐麻……”许诺歪着头看他:“我想想……”

“顾太太这是在暗示顾先生吗?”顾子夕凑唇在她的耳边沉声低笑了起来。

“暗示今天该你做午餐了!”许诺睁眼瞪着他。

顾子夕不手由伸手扶额,看着她无奈的说道:“顾太太,你知不知道,有个词叫做不解风情?”

“那顾先生,你知不知道,有个词叫做精虫上脑?”许诺大笑。

“原来不是顾太太不解风情,而是顾先生太需索无度了。”顾子夕低下头去,用额头抵着她的额头,看着她温柔而笑,温热的呼息微吐在她的鼻息之间,让熟悉了与他肌肤相亲的许诺,仍然如初次接近一般,感觉到耳热心悸、呼吸加速。

“顾子夕,我、我真的饿了。”许诺的脸红红的,说话的声音却小得蚊子似的。

“好,今天顾先生做饭。”顾子夕见她目光闪烁的样子,不由得失笑出声----这是吓着她了吗?

“好啊,我给你打下手,洗菜切菜什么的,我还是可以的。”许诺开心的笑了起来,捧起他的脸,在他唇上重重的亲了一下,便即从他腿上跳了下来,快步往厨房走去。

看着她难得的孩子气的模样,顾子夕看了一眼电脑里处理了一半的文件,想了想,还是将文件给关上了----还在新婚里呢,虽然这一周两人都会准时下班,却也只是将加班的地点从公司移到了家里而已;

说好要多陪她,却是粘她上身,便情不自已,新婚的七天,陪她聊天、陪她做事的时候,反而很少。

虽然她真的很容易满足,一点点的温柔,都能让她快乐无比。

可他不能欺负她的知足,不是吗!

顾子夕关上电脑,快步走到厨房,见穿着格纹围裙的她,已经将用具整齐的摆放在台面上,然后又将空盘子拿出来,一一摆放好,准备开干的样子,特别的可爱。

“顾太太越来越象个小主妇了。”顾子夕笑着,帮她将材料和用具准备好后,便拿出锅放在了炉子上。

“小主妇?”许诺侧眸看他:“我看起来很小吗?”

“是啊,工作的时候还很成熟干练的样子,在家里的时候,看起来真是太小了。”顾子夕伸手拧了拧她的鼻子,轻叹了口气:“你的小,反衬得我特别老的样子,总担心自己跟不上你的节奏。”

“真的?”许诺笑得眉眼弯弯看着他,似模似样的鼓励说道:“那你可要加油哦!”

“你说,我要怎么加油?”顾子夕从她手上接过洗好的菜,拿起刀边切边问道。

“比如说,早上不要赖床了,要去晨跑。”

“比如说,晚上不熬夜,在11点前就要睡着。”

“比如说......”

“比如说那些应该在早上或11点以后做的事,我们就挪到白天来做。”顾子夕轻咳了一声,故做沉思状。

“喂喂喂,我说的是养身之道!”许诺不由得瞪了他一眼。

“这是和尚道士的养身之道。”顾子夕将切好的菜放进盘子里,又切了配菜后,对许诺说道:“后面的就交给你了,我先开动了。”

“好。”许诺点了点头,突然觉得自己不能等菜全部洗完再来切,否则就追不上他的速度了。

于是洗完一个菜就配一个菜,等他弄熟一个菜的时候,便可以接着弄等二个菜了。

果然,调整了思路后,在顾子夕将第一道菜起锅时,许诺已经将第二道菜的主菜配菜全部放在了他的面前。

“有进步,赞一个。”顾子夕一手拿着锅、一手拿着锅铲,低下头去,在她的唇上重重的吻了一下。

“锅里的汤弄地上了……”许诺大叫,推着顾子夕转身,又拿了墩布把地弄干净。

直起身体,看着高大帅气的他,专注的烧菜的样子,只觉得一股幸福感油然而生----幸福真的很简单,只不过是有个人心甘情愿的陪在你的身边、为做一餐可口的饭菜;幸福不过是,他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心里眼里,都有你。

“许诺,拿个盘子过来。”

“许诺,帮我把火调小一些。”

“许诺,帮我加点水,一点点就好。”

在许诺准备好原材料后,便被顾子夕同志指挥得团团转,让她不禁又想----也不对,在他做事的时候,最好别相起自己好了!

…………

当两个人终于坐下来的时候,看着一桌四菜一汤,突然感觉满是食欲大开,只觉得这会是他们吃过的,最好吃的一顿。

“恩,味道真不错。”许诺将每道菜都吃了一口,不禁连连点头。

“顾先生的厨艺有进步?”顾子夕夹了一颗虾球喂进嘴里,不禁连连点头:“确实好吃,比张妈烧得还好。”

“那是因为我的料拌得好。”许诺笑着又夹了一粒喂给了他。

顾子夕笑着吃下,知她好胜,便也不再争辩。

但两人都自然的觉着,这饭比外面酒店里,着实要好吃得多----特别是两人边做饭、边聊天,感觉那种自然的亲密,就似由来已久一样,让两人之间弥漫着淡淡的温馨与浓浓的爱意。

…………

餐后,许诺在花房里看书晒太阳,几乎有些昏昏欲睡。顾子夕则抱了电脑坐在她的对面,偶尔与她说两句话,大部分时间,依然忙于处理工作。

在差不多12点30分左右,顾子夕终于处理完手头的工作,抬头看许诺,她正靠在椅背上,微微的眯了过去----正午的阳光,透过花房的玻璃斑驳的打在她的脸上、身上,让小憩于花间的她,看起来如花仙了般的静谧、迷人。

顾子夕合上膝上的电脑,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直到她的眼皮微微动了一下,他才惊觉,不知不觉中,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了。

“顾子夕,几点了,该走了吧。”许诺揉了揉眼睛,看着微睁着眼睛看着他。

“该走了。”顾子夕点了点头,伸手将她拉了起来,两人去洗了个脸、换了套衣服后,便一起往医院赶去。

…………

他们夫妻到医院时,许言正和主治医生沟通着检查前的身体状况。许言原来的主治医生原本是季风,因为亲属关系,季风也担心自己会在某些治疗方案上会感情用事,所以另指定了一个同事接手她的治疗----他希望,无论自己是否能接受,都必须给她最合适的治疗。

“都在控制之中,不要太担心。”林医生是个五十岁的心外科专家,也是季风的老师,看起来很有经验的样子。

“好。”季风点了点头,看见顾子夕与许诺走进来,大致介绍了一下今天的复检流程和项目后,便让林医生带着许言去了检测室。

“林医生怎么说?”许诺看着季风问道。

“都在控制之中,意思是都在控制的发展之中。”季风解释着医生话里隐含的意思,轻轻叹口气,对许诺说道:“按医学进程,她最多再撑两三个月,就要换肾。所以这次检查的所有指标,我会带去给Ann做分析;检测的标本,我也会带过去一份;两边的报告对比分析后,由Ann制定最终的手术方案。”

“肾,源方面呢?我最近没有听到她有这方面的消息。”许诺问道。

“恩。”季风轻轻点了点头,眸光轻瞥了一眼顾子夕,轻声说道:“总会有办法的。”

许诺的眸光微转,和季风聊了会儿其它的细节后,站起来对顾子夕说道:“子夕,我来的时候忘记买烟了,你帮我去弄两条来,送给林医生的。”

“好。”顾子夕点了点头,起身便往外走去。

在顾子夕离开后,许诺看着季风问道:“有什么消息吗?”

“那边有个病人,没钱治病,要卖一个肾,Ann知道我们的情况,所以悄悄做了肾配型,和许言的各方面都能配上,PDR为中度,虽然不是轻度,仍然是目前能找到的,符合度最高的了。”季风沉声说道。

“也就是,我们可能需要以黑市价格买这个肾是吗?”许诺低声问道。

“是的,一个问题是价格、第二个问题是,器官买卖是犯法的。”季风沉声说道。

“说服他捐吧,我们私下给钱他。”许诺快速的说道。

“许诺,你脑子转得真快,我还真没想到这一招。”听了许诺的话,季风不由得眸光一亮,声音立即提了起来。

“因为你笨。”许诺皱眉说道,价钱方面,官方移植的话,加上手术费,四十万也够了。如果单独买的话,八十万够不够?”

“差不多,钱的问题你倒是不用担心,我这边有办法。就是手术的时候你必须在场,可能会需要用血;另外,手术后的治疗费,大约二十万左右,你这边拿得出来吗?”在许言治病方面,季风倒也不和许诺客气,将需求说得很直白。

“废话,我当然要在身边。二十万也是没问题的。”许诺用力的点了点头,看着季风却仍是紧紧皱起了眉头:“八十万,你哪儿来?”

“你别管我。”季风轻瞥了她一眼,轻轻说道:“具体日期定了我通知你,钱你准备好汇到许言的帐上。”

“好,我能筹多少,就汇多少。你不要太为难。”许诺轻声应着:“还有,不要告诉顾子夕。”

“我正想问你,只是,你觉得好吗?你们现在是夫妻,很多事情,应该一起面对。”季风伸手压在她的肩膀上,认真的说道。

“其它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唯有这件事不行。”许诺的眸光微闪,眸子里的莹亮一闪而过,脸上仍是一片淡淡的坚强。

“我知道你凡事有自己的主意,这件事,我还是希望你再考虑考虑。若你不说,而他知道,会影响你们夫妻感情的。”季风见她坚持,心里只是叹息,却也知道劝她不了。

“在他面前,我最没自信的就是这件事,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要他多爱我,我才能从这阴影里走出来。”许诺轻轻摇了摇头:“季风,你无法明白,一个为钱卖身的女人,在爱着的人面前,会有多自卑。”

“我决定和他在一起,只是不想再错过。很多事情,在我们之间,其实是无解的。”许诺深深吸了口气,看着季风说道:“这件事就别再提了,我自己会处理,你照顾好许言就好。”

说着仰头给了他一个灿烂的笑容:“你看,因为有你在,我已经轻松了许多。否则,这一百万,你让我一个人哪里去弄啊,我看我也得去卖,肾得了。”

“胡说八道。”季风看她开玩笑的样子,不禁又好气又好笑,更多的,却是担心。

“知道林医生抽什么烟,这两种各拿了五条。”

许诺和季风正说着,顾子夕提着一个箱子走了进来。

季风下意识的瞥了许诺一眼,两人交流了一个无奈的眼神后,季风随意拿了两条放在桌上,微笑着对顾子夕说道:“两条就可以了。”

“其它的放在你这儿吧,以后要用的时候再送。”顾子夕将箱子直接放在他的桌边的角落里。

三人在季风的办公室又聊了一会儿,顾子夕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对许诺说道:“我的钱包落在卖烟的那里了。”

“哪一家?”许诺不禁皱眉。

“医院对面,那家红色门面的烟酒店。”顾子夕伸手在身上摸了一下,确认没有:“许诺你帮我去取一下,我要处理一个电话。”

“好。”许诺站起来,看了一眼季风后,才转身离开。

…………

“你故意的?”季风看着他轻轻叹了口气----他是个商人,自己和许诺要骗过他,当真没那么容易。

“你们也是故意的。”顾子夕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烟递给季风,淡淡说道:“她对我还有些心结,要完全打开,还需要一些时间。”

“但我希望能帮她解决一些问题,我想你应该明白。”顾子夕看着季风诚恳的说道。

季风没有接他递过来的烟,只是说道:“你们夫妻之间的事情,你们自己去解决。我和她说的,都是和许言病情、治疗方案有关的信息。或许,她不想给你找麻烦----毕竟,在你的面前,她向来缺少自信。”

“你与她的背景相差太大,多少人说爬上枝头做凤凰,以她的骄傲,要和你在一起可有多重的心理压力,你可知道?”

“你比她大许多、无论是阅历还是见识,都胜她不止一筹,又久居管理高位,身上身然有一股威仪与优越,以至于你自然的就多了分强势,而原本强势的她,也自然的就多了份退让。久而久之,她必然也是难受的。”

“所以我想她瞒着你一些事,应该也有她的道理。你说呢?”季风温雅的看着他,声音淡如清风,却每一个字,都深深的敲在顾子夕的脑海里----他爱她,从来都认为,他们在一起是理所当然的。

他爱她,认为给足够的呵护与宠爱,就是待她最好的方式。

他知道她是不同的,他也知道在呵护与宠爱之外,还要有信任、有尊重,只是知道是一回事,做到又是一回事----生活的点点滴滴、每日相处的细微之处,都是一种习惯的表达。

或许他有想到,却还没有完全做到。

如季风所说,他和许诺之间,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彼此了解、彼此磨合、然后,让彼此成为彼此的唯一。

…………

许诺拿着顾子夕的钱包回来的时候,季风和顾子夕已正在病房等许言出来。

“给你。”许诺将钱包递给顾子夕,脸上一片郁闷。

“怎么啦,人家为难你了?”顾子夕伸手拍了拍她的脸,笑着问道。

“我都和他们说了,你的长相,买了些什么东西,他们还问:钱包是什么颜色、什么品牌、有多少现金多少卡、有什么照片。”许诺说着瞪了顾了夕一眼:“你的钱包我又没见过,我怎么知道啊。”

“以后我的钱包每天让你检查一遍好了。不过,最后是怎么肯给你的呢。”顾子夕笑着问道。

“那张照片了,可不就是我吗。我想起你弄了张照片来说,我说再不给我报警了,钱包里有我的照片,当然是我的。他们见我发狠了,这才给的。”许诺气恼的说道。

“那是,顾太太发起脾气来,一般人可受不了。”顾子夕看着她气鼓鼓的样子不禁直乐。只是心里不由得又想起刚才季风所说的话----他们夫妻,相互的了解与熟悉,真正是不够的。

不过,那些相熟如左右手的夫妻,不也是经过多年才达成那样的默契吗。他和许诺,一定也可以的。

“不过,顾太太对顾先生的东西,似乎真的不了解哦,老实说,回家是不是要做做功课?”顾子夕看着她,眸光微微闪了闪。

“慢慢来麻,我现在忙着呢。”许诺自知理亏,吐了吐舌头,撒娇似的依进他的怀里,不许他再说话。

而看着许诺在顾子夕面前,小女生的模样,季风也对他们的关系放心了许多----夫妻相处的模式很多,如他们这般单纯的爱着,生活琐事一概不计较的相处,或许是另一种单纯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