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48她该自信

Chapter048 她该自信

在季风去美国后,许诺本想将许言接到家里,想想自己周一也要去B市,这样安排似乎不太妥当,便和顾先生申请住到许言家里去——其实,也不过是周日一天而已。

“接过来吧,他们家小了些,我们三个住有些挤。周一我送你去机场后送她回家。”顾子夕头也没抬,边在电脑里处理着工作,边说道。

“我回去住一天。”许诺端了水果放在顾子夕的电脑旁,伸手将他的电脑给合上,看着他霸道的说道:“你别去,我和许言聚聚。”

顾子夕看着被合上的电脑,只得停下手中的工作,转过身体看着她:“到我们家一样聚呢?我在书房工作,不影响你们。”

“唉呀,反正觉得多了一个人在旁边,总是不习惯来着。”许诺皱着眉头看着他:“我带甜品回来给你吃,怎么样?”

“顾太太的觉悟显然不够,老公能是别的人吗?”顾子夕拉着她在腿上坐下,用叉子插了块火龙果喂给她吃:“你马上要去B市,我接着也要去法国,大约要分开一周那么久呢!”

“也就是我回来你还没回来?”许诺的眸光微微闪了闪,心里似乎有些隐隐的舍不得,却又不知道那种感觉,是不是叫舍不得——从来,还没有过这样的情绪吧。

“是啊,我周二走,法国那边的公司签了两个新的代理品牌,营运一段时间后,会回到国内开分公司,走与顾氏完全不同的经营路线。所以有些事情必须我过去处理。当然,也是计划要看顾梓诺的时间了。”顾子夕看着许诺说道:“差不多要到周未回来。”

“挺好啊,我一个人多自在。”许诺皱了皱鼻子笑着说道。

“真的吗?”顾子夕伸手拧着她的鼻子,轻叹了口气说道:“想要什么礼物?顾先生婚后第一次出差,想给顾太太一个大礼。”

“顾梓诺能带回来吗?”许诺伸臂圈着他的脖子,将头歪在他的肩膀上,声音低低的问道。

“恐怕不行,要等到4月放春假才能回来,正好春假的时候,他五岁生日呢,今年一起过。”顾子夕看着她柔声说道:“这次我过去,会和他谈一次,你别太担心,不会有问题的。”

“其实也不是太担心,一家人能在一起,知不知道那层关系,我也不是很介意。还是不希望他过早知道这些复杂的事情。”许诺点了点头,想了想,对顾子夕说道:“还是不要勉强,你别急,具体情况具体对待,别逼他啊。”

“没见你对我这么紧张呢。”顾子夕轻笑,看着她温柔的说道:“他是男孩子,我们有自己的沟通方式。你不用太紧张。”

“好吧,替我问他好,上次竟标会现场的事情,他没继续怪我就谢天谢地了。”许诺点了点头,看着顾子夕说道:“那就依你,明天早上接许言过来住一天。”

“好。”顾子夕点了点头,这才端起桌上的果盘,喂着她一口一口的吃完。

…………

第二天.

“许言!我来了。”许诺拿钥匙开了门,进门便大声喊着。

“进来吧。”许言应了一声,并未见出来。

顾子夕见许诺回这边,比回自己家还随意自在,不由得直摇头:“现在这不是你的家了,你怎么能自己开门呢!”

“是不是我的家你说了不算,许言说了算。”许诺拉开鞋柜,扔了双鞋子给顾子夕,然后自己直接打了赤脚进去。

“最多算是娘家。”顾了不不厌其烦的纠正着她,企图将家的概念强行灌输进她顽冥不化的脑子里。

心里想着新房子的事情,准备等她去B市了,他就去将手续办了,然后催着伍静将图纸出了——按这个进度,或者梓诺回来的时候,他们就能搬进去了。

“顾子夕,你好纠结。”许诺不禁失笑,快步跑到厨房,看着许言正大盒小盒的打着包,不禁个手扶额:“许言,你不会认为到了我那边,会把你饿着吧?”

“小没良心的,我这是心疼你们,你们一个是家里帮佣成群的大总裁、一个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厨房白痴,这结婚了还不让帮佣过去,都不知道这几天是怎么过的。”许言笑着摇了摇头,将装好的盒子放进保温袋后交给许诺:“你拎着。”

“知道了。”许诺看着许言微微有些喘息的样子,又不由得心疼:“早知道不接你过去了,才做了大检查,做这些干什么。”

“你姐姐我有这么没用吗?连几道甜品也做不了了?”许言伸手敲打她的额头,解开围裙离开厨房。

看见正走过来的顾子夕,点头说道:“可以走了。”

“你把她养这么好,回去得怪我厨艺不精了。”顾子夕笑着,去到厨房帮许诺拿了打包盒后,才与她们姐妹一起出门。

…………

“房子挺大,怎么还听子夕说不够?”许言这是第一次来许诺这边,略略的看过后,看着许诺问道。

“以前他一个人住呢,现在加了我和顾梓诺,他就觉得挤了,觉着我好些个东西占了他的空间,浑身不舒服呢。”许诺笑着说道。

顾子夕对她的胡说八道只是摇头,将食盒放在厨房的保温箱后,对她们姐妹说道:“我去书房工作,你们聊。一会儿张妈过来做午饭。”

“我还以为你做呢!”许诺皱眉看着他。

“我那手艺,也就喂你还行了。可不敢在许言面前献丑。”顾子夕笑着说道。

“子夕你去忙吧,不用管我们。”许言看着他笑了笑。

“好,我先过去了。”顾子夕点了点头,转身往书房走去。

这也是许言第一次看到他居家的模样,虽然仍是在忙工作,却比在生意场上的模样要温和得太多;而他看着许诺的眼神,也满是温柔与跟随,他爱她,想来是无庸置疑的。

而她在他面前娇爱的小女儿情态,也是连她这个姐姐都少见到的——是被他宠的吧,所以才能肆意、所以才能释放。

如果曾经认为顾子夕是她的劫,那这劫过之后,也会是福了吧。

许言与许诺一起走进阳光花房,满满一地的指甲花,开得热闹而拥挤,在明丽的阳光下,更显得生机勃勃。

看起来,一切都美好得令人感叹。

…………

“现在怎么样?”许言在铺着地毯的那边坐了下来。

“正在慢慢适应。”许诺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拿了个矮凳放在她的面前,帮她将脚拿了上去,然后用湿纸巾擦了手后,对她说道:“我努力的适应他的生活方式。他也在努力的适应我的生活习惯。慢慢的会越靠越近吧,完全一样倒也不必。”

“开始的时候会觉得,结婚麻,就是两个人住到一起,想念的时候他就在身旁;后来发现,原来不是,恋爱的时候是两个人想着方儿的在一起、变着花样的找节目;结婚却是两个人守着一个家,固定的节目就是工作、家务、柴米油盐酱醋茶;好多实际的问题要面对:比如说花钱的事、比如说家务的事。”

“不过我们才结婚一周,这些问题也都还不是问题;至于以后,走一步算一步,我想,只要不忘初心,都能做得好的。”

许诺将身体整个的靠进软椅里,低头看着脚下的火红的一片的指甲花,沉默了一会儿,轻轻说道:“许言,他是值得我去努力的那个人。”

“好。”许言柔软的看着她,暖暖说道:“许诺,看准了,就不要轻易说放手;既然他是值得的,任何情况下,都要抓紧——谁要,咱们都不让。”

“当然,现在是我老公呢。”许诺微眯着眼睛,嘴角噙着淡然而坚定的笑意——在一起面对过死亡之后,她真的觉得自己可以为了这个男人、为了这份感情,面对未知的一切。

她想,她可以的。

…………

看着许诺脸上沉静的笑容,没有犹豫、没有伤感、没有被生活重担压住的疲惫,全然的幸福小女人的模样,连许言的心情随着她的淡然而平静起来。

“你们,要不要再生个孩子?”许言笑着问道。

“我想要生个女儿,你说好不好?”许诺将视线从花丛中收了回来,看着许言时,眸光一片莹亮。

“好啊,不过,生男生女,可不是由你说了算的。这个,得由你们家顾子夕的基因来决定。”许言朝着许诺眨了眨眼睛,暧昧的说道:“他知道你想要吗?知道了会不会更努力一些?”

“许言,果然是已婚妇女了,说话这么大胆!”许诺朝着她的脚踹了一脚,羞恼着说道。

“某人说话的意思,好象自己不是已婚妇女一样。”许言大乐,将被她踹下去的脚重新放回到小凳子上,将身体全然的靠进软椅里,微微闭起了眼睛。

安静了好一会儿,才对许诺说道:“你们家顾子夕还真是会享受,在这儿放两把软椅,你们夫妻躺在这儿晒晒太阳、喝喝茶、看看书、或者小憩一下,当真是人生一大享受。”

“是啊,很舒服。”提起这个阳光花房,许诺的心里不由得微微一动,轻轻将手举到眼前——手上细碎的伤痕,斑驳丑陋。

当时心里的痛与伤、当时他的恼与怨,似乎还清晰如昨——或许,所有的幸福,都会经由痛苦之后,才得以圆满吧。

…………

张妈来的时候,按了好一会儿门铃,都没人开门,虽然有钥匙,却又担心新婚的小夫妻有什么不适合让她看见的,便也不敢贸然进来。

最后还是书房的顾子夕开了门,将张妈让进来。

“太太还没起?”张妈笑咪咪的问道。

“在花房里晒太阳。”顾子夕转头向花房看去,她们姐妹俩儿在花从中微微小憩,看起来恬静适然,端的让人感觉到一股温柔的安心。

“我去准备午餐,四十分钟就可以吃了。”张妈看见顾子夕眸底的温柔,身上惯有的冷硬也在婚后变得柔软起来,不禁也替他高兴——这个老婆应该是找对了,以前只见他天天奔波在公司和别墅之间,在公司忙工作、在别墅忙着应对老婆各种的不适和要求,让人见着心疼。

就算这许小姐什么也不会做,至少健健康康,不让人操心啊。

张妈拖着买菜的小拖箱,笑咪咪的往厨房走去。

…………

顾子夕回卧室拿了两张薄毯,去花房帮她们盖上,然后拿了电脑回到花房,在许诺的身边坐下来,一边陪着她、一边处理工作——虽然他知道,在这个时候她其实不需要他陪。

只是,短短的七天,他已经习惯了做任何事情她都在身边的感觉——是温暖、是安心、是陪伴的安然。

似乎这样粘着一个女人,是他从没想到过的事情——只是现在,他觉得再自然不过了。

自己的女人,想怎么粘就怎么粘,只要他觉得舒服就好。

打开电脑,又埋头于工作中,法国的代理合同,原则上没有太大问题,但涉及到后期要进入中国市场,所以在跨区域合作的政策条件上,他就格外的谨慎,和景阳也邮件沟通了不下五次,其中涉外条款上增增减减,几乎是逐字修改的。

在修完最后一次,顾子夕通篇又看了一遍后,终于又重新发给了景阳。

“刚发过去,收到了吗?”

“恩,主要是产品加价率,既然是同一家公司经营,价差太大会有地域岐视的嫌疑,所以加上关税、除去地区收入差、再加上物流费用,以及利润预期,以这个来确定价格即可。至于管理费用,三年内,全部由法国公司摊销,这样在税收上,会多一些空间。”

“恩,细节我都写在邮件里了,对于跨国投放政策,希望他们能从推广、品牌塑造上,给予更实际一些的支持,比如说国内投放广告、比如说免费提供包装、促宣物品,等等;在价格是允许有价差,在宣传和物料上,两国、包括以后其它国家开分公司,必须完全一致。”

“恩、恩,当然,以法国本地公司拿代理权,自然比中国公司过去拿要方便得多;而且告诉他们要做中国市场,应该会有更大的让步空间。”

“好,没问题,其它的由你和朝夕来定。”

“恩,朝夕现在怎么样?是六月生吗?”

“好,我周二过来,给她带过来。”

“恩,梓诺知道我过来。许诺有事,得到5月以后才有时间了。”

“好,先这样。”

顾子夕挂了景阳的电话,看见许诺已经醒了,正微眯着眼睛看着他。

“吵醒你了?”顾子夕伸手拍了拍她的脸。

“本就没有睡着。”许诺微微笑了笑:“他们是准备回国生,还是在法国生?”

“没问,应该是回来吧,景阳的父母都盼着这个孙子呢。”顾子夕想了想说道。

“恩,好久没去看两位老人家了,顾梓诺过生日的时候去果园,怎么样?”许诺突然想起他们在果园的初吻,心里越发甜意十足。

“当然好,他小时候被商务课程累得不开心的时候,就会缠着景阳带他去果园住两天。”顾子夕点了点头。

“唉,还有一个月呢。”许诺不由得算起日子来。

“一个月很快,你也要抓紧时间做项目,别到时候反而是你没时间了。”顾子夕笑着站起来,看着她说道:“我去看张妈的午餐好了没有。”

“唉呀,张妈都来了。”许诺一听说张妈来了,忙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怎么啦?”顾子夕伸手扶住她:“象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

“我得去帮忙啊,你真是的,也不早些喊我起来。”许诺一边责怪着,一边伸手在他的胳膊上狠狠拧了一下。

“张妈不习惯要人帮忙,有她在的时候,你只负责吃就好。”顾子夕见她轻恼的样子,不由得轻笑:“张妈说,要检查一下,结婚这几天,我有没有把你养瘦了。”

“说真的,好象是胖了。”许诺不禁笑了起来:“你说我怎么就这么好养呢?就你那做菜水平,也能把我给养胖了。”

“是好养,小猪婆。”顾子夕大笑。

“骂我很开心吗?我是猪婆,你就是猪公。”许诺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伸手探到他腰间狠狠拧了下去,感觉到他的肌肉自然的缩了起来,才快速的跳开,跑到厨房里去:

“张妈,有什么要我帮忙的?”许诺站在张妈的身边,笑得一脸的娇俏。

“不用不用,有张妈在,太太负责吃就行了。”张妈笑呵呵的——说的话,居然和顾子夕一模一样。

“那我把餐具拿出来吧。”许诺只觉无语,讪讪的从消毒柜里拿出碗筷放到餐桌上。

“好了,这个菜起锅就可以吃了。”张妈快速的将锅里的菜起锅,然后将所有的菜用推车推到餐桌边,一一端了上去:“这几道菜,太太可得多吃点儿,最是适合新婚夫妻了。”

“是吗,是有什么说法吗?”许诺拿碗盛饭,边问张妈。

刚被顾子夕喊醒走过来的许言不由得低头轻笑,用脚踢了踢许诺,示意她别问。

“怎么?”许诺将盛好的饭分别放在他们的面前,坐下来后,一脸疑惑的看着许诺:“你知道?”

“是大补的,因为新婚夫妻无节制,容易伤精伤元。”许言轻咳了一声,凑唇在她耳边低声说道。

一时间,许诺不由得胀得脸通红,余光轻瞥了顾子夕一眼,他却只是泰然自若的坐在那儿,嘴角的笑意却十足的明显。

许诺皱了皱鼻子,在桌子下面狠狠的踩了他两脚。

“夹不到?来,我夹给你。”顾子夕轻咳着忍着笑意,将自己面前的那盘菜夹在她碗里。

“我……”许诺睁大眼睛瞪着他。

“你还想要?”顾子夕作势端起盘子。

“不要了。”许诺狠狠瞪了他一眼,低头猛扒碗里的饭,也忘了问张妈要不要一起吃。

“老人家一起吃吗?”到是许言看见张妈还在厨房里忙,忙放下手中的碗筷微笑着问道。

“不用了,我吃过了。”张妈忙摆了摆手,笑呵呵的说道:“你们慢慢吃,我先去把房间收拾一下。”

“哦。”许言轻应了一声,见顾子夕没出声,便也不再说话——他家里有他的习惯,她只是个客人,最多只能客气一下而已。

看见张妈收拾完厨房又去收拾房间,许言轻轻低下头,慢慢的开始吃饭。

“子夕,以后家里的卫生我来做吧,做了饭又做卫生,工作量还是挺大的。”许诺看着顾子夕轻声说道。

“再请个收拾屋子的小阿姨吧,你自己做的话,张妈会觉得你嫌弃她的。”顾子夕微微笑了笑,没有同意她的意见——她很有主妇的自觉,只是她其实没有更多的时间花在这些事情上。

以她的工作习惯,在第一次项目会议之后,她连陪他的时间怕是都没有了,哪儿来的时间做这些。

“是吧,好。”许诺点了点头,边吃着饭边与许言聊天,也不再提这事。

吃完饭后,仍然是张妈来收拾餐厅,顾子夕陪她们姐妹聊了会儿天后,许言便去睡午觉,许诺仍旧回到花房,趁许言午睡的时间,整理明天会议要用的资料。

“你忙,我眯一会儿。”顾子夕靠在她身边的软椅里,一只手轻轻拍在她的腿上,眼睛慢慢的闭了起来。

“喂,要睡去房间,在这里干扰我工作呢。”许诺用力拍下他的手,赶他回房间。

“今天可是大半天没干扰你了。”顾子夕轻笑,收回手放到腹部,说话时连眼睛都没睁开。

许诺轻轻摇头,打开电脑,电脑里跳出这次市政大选的通告——林允儿的父亲毫无意外的连任副市长。

而且,工作范围也有了大的调整,不仅负责能源这一块,更兼负责土地管理这一块。

原本这样的新闻,离她的生活太过的遥远,她是从来都不关心的,因着认识了林允儿、因着邬倩倩的过节,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也开始留意这些与她毫无关系的政治新闻了。

允儿父亲的权力更大了、资源更多了,可惜莫里安不是秦蓝那样的人,否则倒是两全其美了。只是,她的家人曾想用这样的因素来逼迫莫里安就犯,到底是将他看轻了。

她想,她和莫里安其实是属于同一类人——他们都太过的骄傲,骄傲到害怕浮世名利会伤害到自己的尊严。

莫里安,若是你没爱上我,该多好!

想起莫里安,许诺心里不禁微微的酸涩,轻轻叹了口气,将视线又重新放回到电脑里的新闻上。

邬倩倩的父亲依然是工商局长,据新闻说,目前除了市长、副市长一级重新确定了工作范围外,其它职务,则会在两周内,由新任市长、副市长做统一任命。

不过,既然官在原职,不管会负责哪个板块,总之行政级别的稳了下来,下一步,怕是会想办法把这个宝贝女儿给弄出来吧。

想到这里,许诺看了一眼眯着的顾子夕,想着这个男人也是够狠的,一杯酒的恩怨,把一个青春年华的女孩子送进了监狱。

当下将手轻轻的塞进了他的大手里面——他似乎并没有睡着,又或者是牵手的惯性,在她的小手用力的往里钻时,他自然的张开了大手,直到她完全放进去,他才重新合上。

许诺不禁轻笑,轻轻吐了口气,将视线重新转回到电脑上,心绪慢慢的平静——这就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一杯酒的恩怨虽小,而以邬倩倩那样的性子,整死人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

这世界的生存法则,有时间让人觉得心寒。而在独自支撑了那么多年后的现在,有他在身边、有他这样强势的保护,她心里的那股强撑的疲惫终于卸了下来——是不是,只在他的臂弯安心就好?

放下对莫里安的心事,许诺合上电脑,将头轻轻的靠在了顾子夕的肩上,微微眯起眼睛、放缓呼息,与他一起享受着这静谧的午后时光。

顾子夕微微睁眼看了她一眼,嘴角不自觉的轻勾起一弯清浅的笑意……

本来想进来打扫的张妈,在看见这对新婚夫妻,这样亲密却毫不暧昧的相偎而眠,不禁会心而笑,轻轻的帮他们拉上了花房的门,蹑手蹑脚的退了开去之后,在心里为顾子夕而开心着。

…………

下午时分,许言起床后在书房画图;顾子夕与许诺则在花房工作,张妈做好晚餐,整理了厨房后便离开了。

晚餐后,许言与许诺下去散步,顾子夕则接到伍静的电话,说是她已经现场量过房子,有些细节要与他在现场沟通一下,于是他换了衣服,给许诺留了个言便出去了。

直到许言和许诺回家,他也还没回来。

…………

两姐妹各自洗了澡后,一起窝在顾梓诺的小**聊着天。

“你查他的行踪吗?”许言笑着问道。

“你查季风行踪?”许诺反问。

“他是医生好不好,除了手术室就是病房、除了病房就是家里。生活单一得不得了。”许言耸了耸肩。

“顾子夕的生活好象也不太复杂的样子,除了开会就是见客户,好象也挺单调的。”许诺想了想,看着许言说道:“不过,他查我行踪,让我去哪儿都向他汇报呢,有时候也顶烦的。”

“那是紧张你呢,烦什么,习惯就好了。”许言笑着说道:“享受了被人宠、被人爱的甜蜜,就相应要付出失去某些自由的代价。所以许二小姐,要有心理准备哦。”

许诺点了点头,轻轻的说道:“我会慢慢习惯身边多一个人的生活,其实这一周时间,我已经习惯了很我了。”

“恩,会越来越好的。”许言点了点头,想了想,似乎欲言又止,过了半晌仍是轻声说道:“我们各自结婚、各自有了自己的家,我们所做的任何一件事、任何一个决定,都不再只是自己的事情,而是和身边这个男人有着直接而紧密的关系。”

“你想说什么?”许诺拥着被子坐直了看着她。

“我这次的手术,我不想让你出钱。”被子下面,许言握住许诺的手,轻轻抚摸着她掌心的疤痕,看着她认真的说道:“夫妻是一辈子的事,现在你们新婚,他自然什么都依着你。时间长了难免磕磕碰碰,人在失去理智的时候,什么伤人的话都能说出来。”

“况且,他的脾气又不怎么好,以后若有争吵,拿这事儿说话,是很伤人的。”

“许诺,你们之间有他母亲、前妻这样的困难已经够你受的了,我不想因为我,让你有机会陷于难堪的境地。我希望,他是没机会伤你的。”

许诺低下头,微微的笑了笑,沉默片刻后,对许言说道:“许言,我想,我不会再因为害怕受伤而把自己裹起来,我想尝试着让他一起承担我所有的心事、所有的生活。”

“我想,他的爱足以让我自信起来;而我,也不是弱到能让人随便的伤到的,我是许诺,我那么强悍,不是吗!”

许诺睁大眼睛看着许言,莹亮的眸子一片笃定——她这话是说给许言听的,也是说给自己听的:她是许诺,她有能力把握自己的爱情、自己的命运。

爱若在,她便将自己完完全全的交给这个爱她的男人;爱若不在,即便不能全身而退、即便伤痕累累,她也不畏这属于生命的另一种经历。

这不是勇敢,这是自信。

…………

“许言,别担心我,好与坏,我都有能力承担。”许诺伸手拥住许言,将头靠在她的肩头,语气里一片自信的笃定——有顾子夕的爱,她真的可以自信的。

“好。”许言轻轻点了点头,心里的隐忧没有再说出来——看她爱得义无反顾,她又怎么能不担心?

就算她信得过顾子夕,她又怎么能信得过岁月、信得过时光?

就算她信得过顾子夕,她又怎么能不担心,他那个有名的母亲、那个难缠的前妻?

能为了儿子的股份而下嫁小叔的女人,心狠的程度,可以想象;能弄出个假女人骗倒顾了夕这种精明男人的女人,又怎么会如表面上那么柔弱?

这个完全陷入爱里的傻女人,只有一身孤勇,怎么够!

许言轻声叹息,抬眼却看见顾子夕站在门口。

“两位聊完了吗?是不是该休息了?”顾子夕抱臂斜倚在门口,嘴角带着宠溺的笑意。

“是啊,麻烦你帮我们把门关上。”许诺笑着说道,接着便拉着被子倒了下去。

许言不由得抿唇而笑,靠在门边的顾子夕却脸上黑线直冒——这个女人当真过份,明知道自己的意思,还赖在这儿不走。

“许诺,我那件蓝色睡衣找不到了,你过来帮我找一下。”顾子夕微眯起眼睛,看着蒙着被子只露出一双眼睛的许诺,坏坏的笑着。

“在柜子左下边第二个抽屉里。”许诺狡黠的笑着——他出招,她就接着呗!

“找过了,没有。”顾子夕轻哼一声,铁了心了要拎她回房了。

“喂,干麻非要穿那一件,今天晚上我又不看你,你随便就行。”许诺扯着被子将自己全蒙了起来,说话的声音闷闷的。

“好了,许诺,快过去吧,否则今天晚上我们都别想睡了。”许言轻轻拍了拍许诺,眼睛却淡淡的看着顾了夕——他脸上的恼意、眸子里隐隐的笑意、浑身散发出来的温柔与宠爱,让她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太过现实、太过担心了?

或许,他是不同的。

也或许,他们的爱情来之不易,他们彼此都会更加珍惜吧。

“许诺,你老公进来了!”许言转眸轻笑,用力的去扯许诺的被子。

“好啦好啦,我起来了。”许诺有些不情愿的从被子里钻了出来,站在床边看着顾子夕说道:“你是想证明,老公比姐姐重要吗?”

“商人做选择题,一般选择利益最大化:你许言睡呢,我会失眠一晚上;你回房睡呢,我们三个人都好睡一整晚;你说,我会怎么选?”顾子夕站在门口,将手伸向了她。

“唉呀,许诺,你快走吧,这情话说得,实在是太高明了,衬得我们家季风可有多嘴笨。”许言大笑,推着许诺出去。

“是啊是啊,你们家季风只做不说好了吧!”许诺弯腰凑唇在她耳边低语着私密的笑话,惹得许言拿枕头砸她,她才笑着跑了出去,直到将手放进顾子夕的手心,才又转身对许言说道:“药和温水放在床边的桌上,柜子上面的灯晚上不关,有事打我电话。”

“顾子夕,快把你老婆领走,啰嗦死了。”许言轻叹一口气——这个许诺,从没一刻忘记过她的病、她的需要。

“我们先过去了,有事打电话或过来敲门都行。”顾子夕看着她温润的笑了笑,伸手帮她将房门拉上,转身将许诺揽进怀里,大手作势去掐她的脖子:“顾太太,今天表现不好,晚上要惩罚!”

“我姐在你也敢罚我,胆子大了哈!”许诺一阵轻笑,两人笑闹着往卧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