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50这一场戏

Chapter050 这一场戏

文部长的面色沉静如水,看着许诺微微笑了笑,淡淡说道:“果然是年轻人,自信、犀利。”

说完后,话锋微转,接着说道:“既然项目已经启动,前话我们也就不说了。只是在不无伤原则的情况下,郑女士的面子,我总还得买的。”

“而且我认为郑女士所说也极有道理:许小姐毕竟只是‘品尚’的技术股东,不是真正的老板,以这种身份来主持这个项目,怕是有些不妥,你认为呢?”文部长看着许诺,面色淡淡的,看不出什么表情。

许诺轻轻笑了,看着他的目光,不由得带了些脾气、还有些轻讽:“首先我理解文部长在与郑女士沟通后的为难,所以您说的这个理由不管是否好笑、是否不合逻辑,好歹也是个理由,您认为呢?”

文部长见许诺一点儿都不服软,说话还尖刻,心里不由得有些沉怒,看着她冷冷的说道:“许小姐确实冰雪聪明,只可惜有些不识时务。”

许诺不由冷笑,冷声说道:“我刚才也说了,我太年轻,又惯做企业的,实在是弄不明白,一切符合流程的合约,到执行阶段也会毁约,这让我对人民政府的办事风格产生了怀疑,更怀疑这样背景下的产品,是否真的能走出国门。”

许诺说着,抬腕看了看时间,冷着脸说道:“既然文部长认为我不适合主持这个项目,我们也就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了,您认为谁合适,和我们的大股东去沟通确认吧。告辞了。”许诺说完,便拿了手边的资料站了起来。

“不好意思。”文部长皮笑肉不笑的轻扯了下嘴角,连站都没站起来。

许诺沉沉看了他一眼,拿了电脑转身离开了包间。

…………

在许诺离开后,郑仪群从旁边的包间走了过来。

“她怎么说?”郑仪群在文部长的对面坐了下来,脸上带着隐隐的冷厉。

“什么也没说,只说既然是非流程干涉,她无话可说。”文部长的面色仍是一片沉静,看着郑仪群说道:“项目组成员是得到市政审批的,是合同不可分割的附件。如果顺利换人,倒也无妨;如果子夕以此为由,解除项目合同,你看,你还坚持吗?”

文部长话语淡淡的,因解除合同给他带来的影响、对项目带来的损失,他连提都没提,言语间只是考虑着郑仪群是否满意。

郑仪群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看着文部长说道:“解除就解除吧,你这边的经济损失我给你弥补回来。至于项目延误的时间,我想你也有办法弥补。老文你别怪我小提大作,这个媳妇儿我是不可能认的,更不会看到她打着顾氏的旗号招摇撞骗。”

文部长点了点头:“好,我这就通知‘品尚’公司,要求更换项目负责人,后面走一步算一步,你的底限是许诺不参与项目,其它都没问题,是吗?”

“让你为难了。”郑仪群点了点头,说了句客气话。

“不为难。”文部长端起面前的茶轻抿了一口,眸色淡然从容,似是一切事情,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片刻之后,文部长当着郑仪群的面,给顾子夕打过电话去:“我是文部长。”

“您好。”顾子夕那边的声音,似乎刚从会议室出来。

“市领导要求由‘品尚’公司实际营运负责人来主持这个项目。”文部长打开免提,让郑仪群也能听到对话。

“从项目有利的角度来说,我们技术股东的身份是最合适的。”电话那边,顾子夕似乎有些意外这临时的变化,却也很快给出了解释。

“领导有别的考虑。”文部长轻扯嘴角,淡淡说道。

“……OK没问题,我们会将许诺的聘用文件扫描件发到项目组邮箱,她除了是技术股东外,同时也是我们的营运负责人。”顾子夕声音略顿,敏锐的感觉到了这件事情的不同寻常,说话的声音里,少了些恭谨,多了几许冷然。

文部长抬头看着郑仪群,似是告诉她——他实在找不到理由拒绝这个已经签定的合同、以及‘品尚’公司可以给许诺任何合情合理合法的身份。

郑仪群的脸上如同一群乌鸦飞过一般,一阵黑冷。

“好,那你传过来,这个情况也请你与许小姐沟通一下,刚我与她聊起这事,许小姐似乎有些情绪。”文部长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儒雅从容。

“哦……”顾子夕沉默片刻,对文部长说道:“文部长,我相以许诺的职业水准,不会因为项目的要求而有个人情绪。我希望了解,这次的临时变故,因公、还是因私?”

文部长只是轻轻笑了笑,淡淡说道:“因公或因私,都不影响这个程序的履行,同样也不影响后期的合作,我这样回答,你觉得可以吗?”

“既然不影响后期的合作,我暂且代她应下来。创意这东西,对情绪和灵感要求都非常高,若她认为不适合接这个项目,因公因私,我都不能强迫她。”顾子夕斟酌着用词,却明确表达了自己对这次变化的不满,也同时替许诺留了条退路——她若生气不想接,他自是不会勉强的。

“我收到许小姐在‘品尚’的聘用文件后,会与许小姐通电话。和政府合作,要有这样的心理准备,有个性没错,但脾气还是要克制一些才好。”文部长不紧不慢的说道——对于这个项目,没有人比他更笃定。

他在帝都能升到现在的职位、以他现在身居要职的份量,怎么可能任由别人一句话,就改变他多方考察才选定的主创团队呢!

这一切,不过是做做姿态给郑仪群看而已——就凭她改嫁再生这一点,他若要报恩,似乎更应该帮助顾子夕而不是她了吧。

文部长心里淡淡的笑了,对电话那边的顾子夕说道:“这件事情是我操作上的失误,我很抱歉,希望接下来我们能够合作愉快。若你在说服许小姐那边有什么为难的,许小姐的工作我来做。”

“先这样,我发文件给你,稍后我会与许诺联系,希望能有个让大家都满意的结果。”顾子夕见文部长咬住了不说是什么原因,便也不在纠结,说完后便即挂了电话。

…………

“这是市政出面签的合同,我没有权利推翻。而且我觉得,在打压许诺和帮扶子夕上头,当然是帮扶子夕更重要,郑姐,你说呢?”文部长仍是一脸温雅的看着郑仪群,似乎多为难的事情,他都有分有寸的去处理,不急不徐、也没半分脾气。

郑仪群沉默半晌,看着文部长淡淡说道:“既然这样,自然不能让你违规难做,这个项目对你也很重要,在这个项目上我就不为难她了。”

“谢谢郑姐,既然拒绝不了,就只能用好了。”文部长摇了摇脖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看着郑仪群说道:“这件事没帮上忙,下次有事您提前和我说,怎么着也得给您办成了。”

“你现在贵人事多,我就不打扰你了,下次去S市的话,我给你接风。”郑仪群知道这事只能到此为止,心下不快,却也没有表现出来。

“到时候一定去拜访郑姐。”文部长温雅的笑着,热情的将郑仪群送出了包间的门。

回到房间,文部长脸上的笑容才敛了下来,伸手揉了揉有些发胀的额头,微微眯起眼睛,想着郑仪群的动作,心里也有些反感。

但有老顾那样的关系,不理会也是不行的。

唉,这婆婆做得,也太强势霸道了些。

文部长在心里轻叹了口气,给吴秘书打了个电话,让他按原计划亲自去酒店等许诺,把这件事情重新启动起来。

第二节:许诺,我们是一国的

而许诺在离开咖啡吧后,便打车去了长城。

她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是什么样的心情,也不知道换作别的人,在面对这样的事情时,会作何反应。

以她的经验完全不能想象这种签约之后不履行的情况,而且还是发生在政府部门——简直就是儿戏。

一人之言,能改变整个合约,简直是太好笑了。

坐在长城的城墙上,快四月的天气,北方的风沙依然很大。许诺被这恼人的风沙吹了很久,心绪才慢慢平复了下来。

平复下来后,便开始反思自己的态度——是不是太强硬了?是不是不够迂回?和政府官员打交道,还是要懂点儿政治才行。

唉,冲动是魔鬼,顾子夕知道了一定又一顿好说了。

“喂,顾子夕,你在干什么?”许诺的声音娇娇软软的,似乎想借软化顾子夕可能的脾气。

“刚刚挂文部长的电话。你现在哪里?”电话那边,顾子夕的声音里有丝丝紧张和担心。

“我在游长城,原本很紧张的时间,一下子变得空闲下来,就到处逛逛。”许诺做出一副轻松的模样。

“具体什么情况?”顾子夕没理会她的故作轻松,沉声问道。

他知道她虽然脾气不好,也不太擅于和人打交道,但对于流程方面一向严谨、在职业上,也从不轻言放弃。

所以文部长说她脾气不小,自然是有让她的价值观接受不了的事情出现;所以他需要知道原因。

“他们说了什么过份的话吗?”许诺的沉默让顾子夕的担心更甚了。

“不是。”许诺轻声应道:“不是因为流程的问题,是因为你妈妈不希望我做这个案子。”许诺想了想,仍然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顾子夕。

“我知道她不喜欢我、也知道她不会接受我,但这只是家里的私事。而这个项目却是政府签下来的合约,也能因为一人之言而改变,却让我实在不能认同。”

“顾子夕,政府做事就是这么随便的吗?这样的合作方,有什么信誉可言、有什么信任可言?没有信任,又怎么能合作下去呢?”

说到这里,许诺突然想起,自己刚才还在反省来着,当下顿了顿,才重新说道:“顾子夕,我是不是太不成熟了?”

电话那边,顾子夕轻笑了一下,低声说道:“还知道反省?”

“其实我也并不是完全不知道迂回,遇到讲条件、谈好处什么的,我都有办法应付;但这种以私乱公的事情,我一下子就乱了方寸了。”许诺轻轻叹了口气,声音低低的说道。

“恩,正常情况下,你的反应是过激了些,和这些人打交道,需要迂回和低姿态一些。不过这次是例外,既然是她的意思,你委曲求全也没有必要,还不如发泄出来。”顾子夕在电话里轻声说道:“你吹风吹够了就回酒店去洗个澡,好好睡一觉。这件事情我来处理。”

“你不是和文部长通电话了?怎么说呢?”许诺问道。

“说是让实际营运负责人来负责这个项目,如果你觉得还可以继续做的话,我就做一份你的聘用文件发给他们;如果你觉得没有了基本信任度,没办法合作的话,那我们就放弃。”顾子夕客观的说道。

“做吧,这样的大环境,我哪里拧得过。总是要成长的,我愿意面对。”许诺深深的吸了口气,语气坚定的说道。

“许诺……”顾子夕的声音有点淡淡担心:“她的为难,你介意吗?”

电话里,许诺沉默着。

“我只是问问,其实,不管你介不介意,你都没有退路。”顾子夕的声音变得低沉下来,声音里还带着隐隐的紧张。

“嗯哼,没有介意。我和你是一国的,对吧。”许诺轻声说道。

“当然。”顾子夕的情绪这才松弛下来,轻轻叹了口气,对许诺说道:“其实,我害怕你退缩、也害怕你逃跑,毕竟,你有过太多次逃跑的记录。”

“有吗?我怎么不记得了?”许诺轻笑,微眯的眼睛一片温柔——虽然,他看不见。

“不记得就算了,以后好好的呆在我身边,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许逃。”顾子夕霸道的说道。

“往哪儿跑啊,都已婚妇女了,出去也没市场了,要是你不要我了,我估计会很惨的。”计诺的嘴角不自觉的弯了起来,眼里盈满的笑意,透过她低软的声音,明明白白的传到了电话的那一端。

“还挺自知之明的。”顾子夕沉声低笑,叮嘱了她要早些回酒店后,便挂了电话。

第三节:子夕,心里难受

放下电话后的顾子夕,脸上的笑容、眸底的温柔,瞬间便敛了下去,拿起电话打给了谢宝仪:

“宝仪,年前是不是买了一个黑色布偶的?”

“是的,后来您没有去参加百日宴,所以就没有送。”

“恩,同样的黑色布偶,每天寄一个过去,寄满七天。”

“这……总裁?”

“照我说的去做。”

“好的,我这就去安排。”

谢宝仪挂了电话,手不禁有些微微的发颤——那种黑色的布偶,看起来带着诅咒的味道,相当的邪恶与可怕。

一天一个,真是会吓死人的。

不知道那里的两位,又怎么惹恼了这个大总裁了。

谢宝仪稳了稳心神,打电话叫来了快递后,从柜子里找出以前那个没送出去的布偶,包装好后,亲自交给了快递,并要求指定的人亲自签收。

“非常重要的文件,一定要快递单子上写的这个人亲自签收,帮佣什么的决对不可以。”谢宝仪再三叮嘱着。

“好的。”快递员当着谢宝仪的面在快递单上注明了要求,这才离开。

而在办公室里的顾子夕,在以‘品尚’的名义,给文部长发去关于许诺的聘用文件后,坐在办公椅上轻轻闭起了眼睛——看来,她从来没放弃过干涉他的生活;而现在还用了更聪明的手法:不对他做任何要求,直接对许诺出手。

这一次是想切断她的职业发展,下一次会是什么?

别让我更恨你,好吗?

别逼我必须对你出手,好吗?

我甚至不奢望你能变回原来的样子,只要你安静,你也做不到吗?

想起郑仪群,顾子夕的脑海里突然闪过飞机失事时写的纸条——在内心里,他希望自己是可以原谅的。

可她,为什么要一次一次的逼他?

顾子夕烦燥的抓起桌上的文件扔了出去,在看见文件夹在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后,无辜的跌落在地毯上,脸上一片沉郁。

起身抓起桌上的钥匙,大步往外走去。

…………

“顾总,您下午有与总监们约见的行程。”林晓宇见顾子夕大步走出来,忙站了起来——在话说完后,才看出他的脸色,实在是难看得厉害,当下不由得噤了声,不敢再说话。

顾子夕微闭眼睛,深深吸了口气,才又睁开眼睛对林晓宇说道:“帮我把办公室收拾一下,下午的行程不变。”说完转身往写字楼的吸烟区走去。

“哦,好的。”看着顾子夕沉郁的背影,林晓宇忙往他办公室跑去——散落了一地的文件、扔得乱七八糟的文件夹,就似被人打过劫一样。

“这得有多大的脾气呀,连风度都不要了。”林晓宇快步走进去,将地上的文件一张一张的捡起来,又将文件夹也摞着抱在怀里,这才出去重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可怜的她,得将这些文件重新整理分类,再分别放进各自的文件夹中去。

…………

晚上。

处理完手头的工作,已经是晚上8点30。顾子夕抬头看了一眼窗外的夜色与霓虹,心情却并未因这闪耀的灯光而有所改善。

拿了车钥匙和外套起身离开,下楼、上车、发动,一连串的动作熟练而机械;踩下油门,任自己的思绪随着这身体、随着这车,在满是霓虹闪耀的夜里游荡——就像个孩子一样,只觉得心里某处最珍贵的东西丢失不见,却怎么也找不回来。

车上的音乐温柔而低缓,是许诺最近才给他换上的小提琴曲。

想到许诺,心里不觉微微一暖,那堵在心头的沉郁,似乎有了些许的缓解。

将车停在路边想给许诺打个电话,抬起头,却发现自己在不觉中将车开到了辛兰的花店门口。

“兰铃花苑”四个字,在花藤的背影中,看起来简单而雅致,一如辛兰其人——任何情况下,她都是沉静而优雅的。

顾子夕握着电话,看着这四个字半晌,心里一股难言的情绪慢慢涌了上来。

…………

“子夕,怎么这么晚过来?”正关门的辛兰看到顾子夕,不由得一阵诧异。

“恩,路过。”顾子夕放下握着的电话,拉开车门走了出来:“才忙完呢?今天生意怎么样?”

“还不错。”辛兰看着他温婉的笑了笑:“吃晚餐了吗?不会是才下班吧。”

“明天要出差,所以处理事情晚了些。”顾子夕点了点头,看着她问道:“一起晚餐?”

“去店里吧,我给你煮碗面。”辛兰敛下眸子,将对他的心疼隐了下去。

顾子夕稍稍犹豫了一下,便跟着辛兰进了花房。

…………

“结婚的花车要得特别早,所以有时候就住在这边。这里的生活用具也够齐整。”走进屋子,辛兰将顾子夕让在包装的桌前坐下,自己则拿了围裙往里间走去。

不大的空间,摆满了各式的花朵,还有各式的造型,虽然拥挤,却不凌乱,就和她的人一样,任何时候、任何境况,都不会让人感觉到难受。

只是鬓间的白发、那双操劳的手,与任何时候都打扮得宜的郑仪群比起来,还小着几岁的她,却显得苍老不少。

这样一个优雅的女人,怎么就被生活迫到这般地步?

顾子夕微眯起眼睛,情绪却越发的低落。

“辛姨,突然想起还有些事,我就不吃了。”顾子夕对着厨房喊了一声,转身便离开了花店。

“子夕,都做……”辛兰端着冒着热气的面从里间走出来,看见顾子夕大步往外走的身影,竟似有种逃的感觉,不由得噤了声。

那一天、那一幕,将会是他心里一生的枷锁吧——血、生命,任谁都无法回避的残忍。

辛兰深深吸了口气,低头之间,眼底已是一片湿润。

…………

B市。

许诺在长城游游荡荡好一会儿,才慢慢的往回走去。

回到酒店时已是晚上七点多,所以在看见坐在酒店大厅的吴秘书时,不由得有些诧异:“吴秘书,等我吗?”

“B市好玩儿吗?都看了哪些景点?又有新的灵感了吗?”吴秘书看见许诺,忙起身迎了上去——亲切的话语里,似乎没有发生过下午的那件事情一样。

“好玩儿,看了看长城,没想创意的事情。”许诺微微一笑,心里却直感叹——要做到他们这样玲珑剔透,可有多不容易啊!

“还没吃晚饭吧,正好我也没吃,我们这里有个特别有名的小店,一般游客是不知道的,走,我带你过去。”吴秘书看着许诺,脸上一直挂着得体的笑容。

“吴秘书,你知道我这人性子直,惯不会拐弯的,你有事就直接和我说吧。”许诺不由得轻笑——无非是继续和不继续的问题,哪有这么复杂和难开口的,偏这些人喜欢绕圈子。

“话要说,饭也是要吃的,我们就边吃边说吧。”吴秘书笑了笑,率先往外走去,这倒让许诺跟也不是、不跟也不是了。

“接下来我们将有几个月的时间会在一起工作,我请你吃顿饭总不为过吧。”吴秘书回头看着她。

“我请你吧,我们顾总常说我不会为人处事,你也给我个机会吧。”许诺算是明白了吴秘书的意思,当下不由得暗挑眉梢,快步往外走去。

“谁说你不会为人处事了?我倒认为你是最会为人处事的,当退则退、当进则进,不做没有必要的迂回。”吴秘书笑着说道。

“谢谢夸奖,我才被顾总好好儿批评了一顿。”许诺笑笑说道。

一路上,两人就着B市的风俗人情聊了一会儿,吴秘书又特意提到他们身在官场的许多无奈与为难。

大多数时候,都是吴秘书在说,许诺只是听着,偶尔应和一句。而从吴秘书的态度里,许诺大致明白了他的意思——这件事情原本就没有变化,也从来没想过要有变化,只是身在那个位置,有些人情不得不顾虑,所以大家都迂回的演一场戏。最终,还是希望这个新组合的团队,能出一个漂亮的案子。

“或许,在这个社会上生存,不同的位置,就要演不同的戏;可悲的是,位高权重的人,在演出时可以随意拎人当棋子;或许以顾了夕的能量,可以在这场戏里与他势均力敌的博奕,而如自己,却只能做一颗随用随弃的棋子而已。”

许诺心里暗暗想着,隐隐的难受,却又处排泄——任谁被当棋子用了一把,都会难受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