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52母亲与前妻

袁雨作品 权少的新妻 权少的新妻 公告区 . Chapter052 母亲与前妻

“顾总?”谢宝仪见顾子夕久不出声,便轻轻喊了一声。

顾子夕这才从她脸上收回目光,淡淡说道:“算了,不用再寄了。”

“好的。”谢宝仪微微松了口气,见顾子夕没有别的交待,打了声招呼后,便转身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

“谢总,老板情绪怎么样?”林晓宇见谢宝仪出来,忙站起来问道。

谢宝仪轻瞥了她一眼,淡淡说道:“做好自己该做的事,老板的情绪无须太过关注。”

“哦,好的。”林晓宇讪讪的应着,目送着谢宝仪离开后,才嘟起嘴轻哼了一声,心里暗自腹诽:“做秘书的,不关注老板的情绪可要怎么工作!真是,这么古板不近人情,难怪这个年纪还嫁不出去的。”

“不过,和老板的表情倒是绝配,一个冷峻不苟言笑,一个刻板不轻言是非,我这样站在老板身边,会不会不配他的气场,给他减分?”

林晓宇重新坐下来,拿出镜子,做出刻板的样子,才又觉得满意了些。

只是,手中整理好的一堆文件,要不要现在送进去呢?会不会他不希望人看到他那样情绪失控的模样?

好吧,等他离开了再悄悄放进去吧。

林晓宇犹豫良久,才将手中的一堆文件夹重新放回到办公桌上。

…………

顾子夕在处理好手中的文件后,抬腕看了看时间,便拿钥匙往外走去。

“晓宇,你来开车,我到机场后你把车开回来。”顾子夕边往电梯口走,边对林晓宇说道。

“好的。”林晓宇忙关了电脑,拿起放在椅背上的外套,快速的跟上去。

站在顾子夕的身边,用余光看他脸上的表情,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林晓宇略显紧张的情绪,这才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

先去顾子夕家里拿了行李,林晓宇以为会直接去机场,却发现顾子夕开着车往市内的方向开过去。

“顾总,方向好象错了。”林晓宇好心的提醒着。

“恩,去看许诺的姐姐。”顾子夕轻应了一声。

“哦。”林晓宇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心里对顾子夕的印象,不由得又有些改观——这种男人虽然高冷了一些、又是二婚,对老婆实在是不错的。

那么细心、那么疼那么宠,还那么关心她的家人,唉,许诺一定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了,这辈子修来这么个好老公。

林晓宇在心里暗暗想着,顾子夕的车已经开进了一个看起来特别普通,但绿化特别好的小区,并在大门口停了下来。

“在车上等我,我一会儿就下来。”顾子夕解开安全带,对林晓宇交待了一声后,便拉开车门,快速往里面走去。

…………

“来了。”听见门铃声,许言快速的走了出来:

“以为你有事不过来了,时间不早了呢。”许言边拉开门,边对顾子夕说道。

“3点的飞机,不晚。”顾子夕顺手关了门,脱了鞋后大步往里走去:“有什么事需要我做的?”

“没有,季风才走一天呢,家里都安排好了。”许言低声轻笑,去厨房端了燕麦粥递给他:“煮的时候,没加糖,起锅的时候加了一颗方糖,我感觉应该可以了。”

“恩。我尝尝。”顾子夕接过碗喝了一大口,看着许言点了点头:“刚刚好。”

“那以后我再熬的时候,就不加冰糖了。”许言点了点头,自己也盛了一碗,与他一起边聊边喝。

“你这手艺,许诺可一点儿没学到。”顾子夕笑着说道。

“她忙,有时候我煮了她都没时间喝。”许言轻声说道:“我病重的时候,她又上学又做饭,还要照顾病人;我稍后以后,她就边上学边打工,高中的时候边做家教、边发传单。大学的时候……”

“差不多也是这样,只是多接了一些广告公司策划的零活儿,她这人你也是知道的,埋头到一个案子里,几乎都不知道白天黑夜了。所以,我的记忆里,她几乎没有自己的时间的。永远在赶。”

“所以,别说做,连吃的时间都从不从容。”

想到过去,许言舀粥的手不禁停了下来,眸光一些黯淡起来。

顾子夕的手微微一顿,又继续将碗里的燕麦粥喝完后,才轻轻放下了碗,看着许言说道:“以后不会了,我会照顾好她的。”

“恩,好。”许言轻轻点头,敛着双眸,慢慢的将碗里的燕麦粥给喝完。

“许言,许诺喜欢吃的甜品,你有时间帮我列个单子,我在得空的时候,也学着做一两样。”顾子夕见许言喝完粥,才轻声说道。

许诺的眸光不由得微微闪了闪,微笑着说道:“好啊,你这次出差回来就可以了。”

“好。”顾子夕点了点头,又陪她坐了会儿,见她精神状态都还不错,这才起身离开。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许言一边感怀着他对许诺的用心,一边又担心着——以他的地位和个性,这样的宠爱与呵护,能有多久呢?

“许言,你也是纠结了,拥有过、幸福过,许诺的选择就是值得的。这世上,哪里有什么永远的事呢。”

许言低声自语,起身走进花房坐了下来,微眯着眼睛看着窗外有些刺眼的阳光,心绪一片宁静。

…………

“许诺,我刚从许言这里离开,现在去机场。”顾子夕下去后,便让林晓宇开车,他则坐在了副驾驶。

“恩,都挺好,气色正常,说话也不喘气,还做了甜品。”

“你那边呢?都顺利吗?”

“恩,非常好,按进度继续。”

“我一会儿上飞机,中转的时候再联系你。”

“呵呵,没事了,男人的情绪周期,你不用太担心。”

“再见,想你。”

顾子夕完全视前面开车的林晓宇如无人,说起夫妻间亲密的话,毫无避讳。倒是开车的林晓宇,在听到他说‘男人的情绪周期时’下意识的坐直了身体,眼睛直直的盯着前面的路,一副正襟祪坐的正经模样。

只是在听到他温柔的声音,说出‘想你’两个字时,仍觉得整个耳根都红了——冷情冷脸的顾大总裁,在私下里居然也是会说情话的呢。

嘿嘿,男人当真也是不可貌相的。

林晓宇压抑着呼吸,生怕自己的胡思乱想被老板所察觉。

…………

郑仪群家里。

“妈,你找我。”艾蜜儿坐在沙发里,看着郑仪群怯怯的问道。

“恩,你最近和梓诺联系过吗?”郑仪群看着她怯怯的模样,心里不禁厌烦——从来都是这个样子,好歹也做了顾家媳妇儿近十年,还是没办分大气的样子。

倒是那个许诺,人虽年轻、又做过那种事情,反而傲气得不得了。

想到这里,郑仪群不由得沉沉叹着气,看着艾蜜儿无奈的说道:“你要学聪明些,手上的资源,要学着用起来。”

“子夕不让梓诺和我联系,他去法国也换了手机号,所以我也联系不上。”艾蜜儿低低的说着,提起梓诺,她的眼圈不由得发红。

“你说你做人多失败,和子夕十年的夫妻情份,连一个才认识的女人都不如。还有,你没有梓诺的电话,不会找朝夕吗?”郑仪群看着她这个样子不禁直摇头,无奈的说道:“我让朝夕把号码发给你,你知道怎么做?”

“妈的意思是?”艾蜜儿抬眼看着她,眼底有些疑惑,还有些希冀——在挽回子夕的这条路上,她一直孤军奋战着,难道婆婆她?

艾蜜儿又有些不敢相信——她一向不喜欢、也瞧不起自己啊!

“恩,不要和子夕正面起冲突,也不要去找他惹他的反感,你要做的事就是牢牢抓住梓诺,只要梓诺站在你这边,他们就没办法,你明白我的意思?”郑仪群看着艾蜜儿不耐的说道。

“这……”艾蜜儿轻咬下唇,低低的说道:“子夕就是为这事,对我意见很大。”

“那是你没用!”郑仪群断然说道:“你是梓诺心里唯一的妈妈,在他面前示弱,懂?”

“我知道了。”艾蜜儿轻轻点了点头,心里却是一阵喜悦、又是一阵惶恐——喜悦的是郑仪群不喜欢许诺,那么他们在一起的阻力就太大了;惶恐的是,如果再惹恼顾子夕,她不知道他还会怎么残忍的对待自己。

只是?

只是,最坏不过是现在这样,还能坏到哪里去呢。或许有了郑仪群的支持,结果会不一样也不一定。

艾蜜儿轻咬下唇,几近绝望的心,因着郑仪群的态度,又慢慢松动了起来。

“谢谢妈,我会用心去做的。”艾蜜儿看着郑仪群,轻缓却坚定的说道。

“你也别谢我,我只是不喜欢那个女孩子,并不见得有多喜欢你。要是能成,你们能不能复婚,还看你自己聪不聪明了。”郑仪群冷冷说道。

“是,我知道。”艾蜜儿低声应着。

“好了,没事就回去吧,朝夕晚些时候会给你号码。”郑仪群端起茶杯不再看她。

“妈,我走了。”艾蜜儿轻轻站起来,看了郑仪群一眼后,转身往外走去。

…………

“太太,快递。”刚走到门口,艾蜜儿便碰到快递员。

“给我吧。”艾蜜儿轻声说道。

“请问是郑仪群吗?快递指定要她收的。”快递员拿出盒子,仔细的看了一眼,这才问道。

“我是她家人,我代收吧。”许诺伸手去接。

“对不起,寄件的人特别交待了,只能她本人收。”快递员摇了摇头。

“这样,我帮你喊她吧。”艾蜜儿皱了皱眉头,以为是什么机密文件,便转身朝里喊了一声:“妈,有你的快递,指定要你签收的。”

“恩。”郑仪群冷声应了一声,便起身快步走了出来。

接过盒子签收后,看着寄件人是顾子夕,心里不由得诧异。

“妈,我先走了。”艾蜜儿见郑仪群脸色不是很好,打了声招呼,便随着快递员一起进了电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