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53父子交易

Chapter053 父子交易

郑仪群边往里走,边拆开包装——里面是一个纯黑色的丝绒包装盒,上面还系着漂亮的黑色缎带。

看见这样的黑色,郑仪群的眉头不由得微微皱了起来,心里隐隐有一丝慌张,却仍是解开了丝带,慢慢的揭开盒子——

“啊——”

郑仪群大叫一声,将整个盒子抛翻在地上。

“太太?”小阿姨听见声音,抱着小婴儿就跑了过来,而在她和手中的孩子都看到那个紧闭双眼,黑黑的睫毛下流着红色鲜血的布偶时,她连声尖叫,而手中的小婴儿却‘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郑仪群忙从沙发里站起来,快步走过去从小阿姨手里接过孩子,历声吼道:“拿出去扔掉。”

“好的,太太。”小阿姨看着那个布偶,脸色惨白,拿了报纸包起来后,快速的跑了出去。

郑仪群抱着儿子上了楼,脸上沉郁一片——子夕,你这是在向我宣战吗?

郑仪群低头看看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儿子,眸色一片深沉,心里却一片难过——无论什么时候,顾子夕都是她最疼爱的儿子。

只是,他为什么不能理解,若不是因为爱他、疼他、为他好,自己何必去做这些让人记恨、让人讨厌的事情。

既然你能为了这个女人而对我宣战,妈妈就更不能留她在你身边了。

“二宝,哥哥只是生妈妈的气了,没有故意要吓你哦,你不可以恨哥哥,知道吗!”郑仪群看着怀里哭个不停的孩子,温柔而认真的说道。

奇怪的是,那孩子居然听懂了似的,哭泣的大眼睛眨巴两下,抽咽着不再哭泣。

低头看着孩子明亮而纯真的眸光,郑仪群微微一愣,清冷的眸子里,竟泛起点点莹亮——这孩子长得,和小时候的顾子夕一模一样。

那时候,她是孩子依赖和骄傲的妈妈。什么时候开始,他们母子的关系竟走到了怒目相向的地步!

子夕,妈妈即便是倾尽所能,也要你得到最好的——包括顾氏、包括妻子。

郑仪群轻轻低下头,将脸贴在小婴儿软软暖暖的脸上,听着小婴儿奶声奶气的笑声,心里一片柔软。

…………

“太太,那东西已经扔了。”小阿姨带着惊惶的声音对郑仪群说道。

“恩,在家里不管听到任何动静,你都不要出来,你的责任是带好小少爷,知道吗?”郑仪群看着小阿姨,严肃而认真的交待道。

“是,我知道了。”小阿姨点了点头,给郑仪群倒了杯热茶,轻声问道:“那我现在上去照顾小少爷了。”

“这件事情,一个字都不要和先生说,知道吗?”郑仪群接过茶,抬眼看着小阿姨,表情与声音都满是严厉。

“是,我知道了。”小阿姨怯怯的点了点头。

“上去吧。”郑仪群向小阿姨摆了摆手,看着小阿姨上楼后,郑仪群便拿起电话打给了相熟的保镖公司,安排了四个保镖保护小儿子。

这只不过是个警告,他们母子的战争,却由着这个警告、因着许诺,由此正式拉开——以顾子夕的风格,所有能运用的资源、所有能打击到对手的方式,一个都不会放过!

这样的儿子,令人害怕,却也令她欣慰。

第二节:告诉梓诺,许诺是妈妈

法国机场。

“爹地——”远远的看见穿着深蓝风衣的顾子夕,顾梓诺挣脱景阳的怀抱,快速的冲了过去——两周未见,孩子气的一面,显然压过了稳重老成的一面。

“梓诺长高了呢。”顾子夕蹲下来,用一只手臂将顾梓诺抱了起来,满眼笑意的看着他。

“顾梓诺有天天喝牛奶,大姑姑说,小宝宝在肚子里一天要长这么多,所以顾梓诺也要努力长。”顾梓诺用手比划着,看起来很认真的样子。

顾子夕不由得直乐,一手抱着他,一手拖着行李箱,边往外走边说道:“小宝宝在妈妈的肚子里会长得比较快。”

“那妈咪的肚子会不会被撑破?”顾梓诺好奇的问道。

“会啊,所以小宝宝在妈妈的肚子里呆到十个月,就得把他请出来了。”顾子夕微笑着说道。

“怎么请出来呢,小宝宝愿意吗?”顾子夕突然之间,好象对于小生命充满了好奇。

“这个?”顾子夕若有所思的看了看顾梓诺一脸新奇的样子,沉吟了一下,似是随意的说道:“有的小宝长大了,会自己要求出来,就会在妈妈肚子里使劲儿往外窜,妈妈身体里有个专用通道,妈妈和小宝宝一起用力,然后小宝宝就出来了。”

“有的小宝宝不想离开妈妈,我们就请医生帮忙,用手术刀将妈妈的肚子打开,帮助小宝宝出来。”顾子夕将行李箱交给景阳,看着顾梓诺认真的说道。

“用手术刀打开?那妈妈会不会很痛?会不会流好多血?”顾梓诺皱紧了眉头,扭过身去轻轻拍了拍顾朝夕的大肚子,对着大肚子认真的说道:“妹妹,你出来我和你玩儿,所以你一定要用力自己出来哦,不要让医生用刀切开大姑姑的肚子哦。”

“妹妹听到梓诺的话了,一定会努力自己出来的。”顾朝夕轻轻拍了拍肚子,看着顾梓诺微笑着说道,听着稚气的语言,只觉得心都要被他给融化了。

“顾梓诺是自己出来的吗?”顾梓诺又扭过身看着顾子夕问道。

顾子夕与顾朝夕对视了一眼,两人的眸底交流着复杂的情绪,终于,顾子夕还是对顾梓诺说道:“不是,医生用刀划开了妈妈的肚子,把顾梓诺抱出来的。”

“妈咪身体那么弱,当时一定疼坏了。”顾梓诺微微愣了愣,似乎没想到自己这么坚强勇敢,居然不是自己出来的。

“恩,是疼坏了,但是世界上每个妈咪都不怕疼,因为她们希望自己能快些看到自己的宝贝。可梓诺一出生就被医生抱走了,妈咪没有看到你,所以她的心比伤口更痛。”顾子夕下意识的抱紧了顾梓诺,一向笃定自若的他,此时也不免紧张——连他都不能预测,孩子知道真象后的反应。

“子夕!”顾朝夕不满的阻止顾子夕。

“你行动不方便,我们走这边人少的地方。”景阳一手拖着顾子夕的行李,一手揽着顾朝夕的腰,带着她往旁边走去,揽在她腰间手的力度,不容她拒绝。

“子夕,说出来不一定对她好。”顾朝夕警告的说道,回头瞪了景阳一眼,却也没有反抗的随他一起往前走去。

顾子夕朝景阳点了点头,回头看着顾梓诺疑惑不解的小脸说道:“梓诺是想问,你和妈咪一直在一起,妈咪怎么会没见过你呢,是不是?”

“恩。”顾梓诺点了点头。

“一会儿回家,爹地给你讲个故事,然后告诉你为什么。”顾子夕定定的看着他,柔声说道。

“好。”顾梓诺点了点头,清澈的大眼睛里盛满浓浓的疑惑和不安——小小的心里,似乎隐隐的知道,爹地要讲的是一件大事。

是一件和他、和他妈咪有关的大事。

在回公寓的路上,顾子夕未再提此事,只是仔细的问了他的生活和功课情况,了解他在这里的适应程度。

听到他稚嫩的声音对答如流,顾子夕更坚定了让他在这里继续学业的打算——即便他与许诺能顺利相认,也难免会有人利用他的身世大做文章,对他的成长带去不利的影响。

如果说风雨不能避免,他希望将家人保护在风雨之外。

…………

顾子夕在法国的公寓,是在这边设立了分公司后,景阳为他准备的,与顾朝夕的公寓是只有一墙之隔同楼层公房子,主要为了方便三人不分时间的讨论工作。

现在顾梓诺住过来,倒也多了一个功能,就是方便帮顾子夕照顾顾梓诺。

所以顾子夕和儿子在景阳这边吃了晚餐后,才回到隔壁自己的公寓。因着平时有清洁工来打扫,所以虽然两周没有过来,仍然整洁干净。

“顾梓诺,爹地陪你看动画片。”顾子夕找出刚才网上搜的动画处《猫宝宝流浪记》,将顾梓诺抱在怀里,父子俩儿就窝在沙发里看起来。

欢快的音乐、刺激的画面,顾梓诺一下就被吸引过去了,反而忘了在机场时问的顾子夕关于生宝宝的事情。

《猫宝宝流浪记》讲述的是一只猫妈妈在生小宝宝的时候,一只孤独的狼路过,悄悄叼走了猫宝宝。猫妈妈失去孩子非常伤心,一直四处寻找。

而小猫宝贝却在那只孤独的狼的抚养下,学会了一身的本领,与老狼一起走过草原的很多地方、打败过很多敌人。

他从不怀疑自己就是狼的儿子,并以此为骄傲。

有一天,猫妈妈找到了小猫,但小猫宝宝并不认识妈妈,还与妈妈发生了冲突,认为妈妈是没用的猫族,而自己是强大的狼族。

后来老狼回来,告诉了小猫宝宝,他是猫族的事实,并因为自己的衰老,而主动将他交还给猫妈妈。于是小猫宝宝流着泪离开了老狼,回到了猫族。

整个动画,画风细腻唯美,猫妈妈失去小猫时的悲恸情情深意切、而小猫在老狼的教育下,迅速强大起来,又让人震奋。

“如果小猫和猫妈妈一起长大,就不能这么强大。”顾梓诺看着顾子夕说道。

“如果顾梓诺是编剧,你希望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呢?”顾子夕有些诧异的看着儿子,耐心的引导着他。

“恩——”顾梓诺歪着脑袋想了想,对顾子夕说道:“我要让小猫和猫妈咪相亲相爱的在一起,然后小猫宝宝拜狼妈妈为师,可以学一身的本领。这样小猫妈妈不会因为失去宝宝而伤心,狼妈妈也不会因为害怕孤单而难过,小猫宝宝还可以变得强大。”

“爹地,你说这样好不好?”顾梓诺抬起小脸,看着顾子夕时,一脸的天真。

“很好啊。”顾子夕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大团圆结局,呵呵。”

“是啊,所有人都在一起。”顾梓诺笑着,从顾子夕的怀里站起来,在沙发上跳来跳去。

“顾梓诺,如果爹地告诉你,你就是那个被抱走的猫宝宝,你愿意认回你的妈咪吗?”顾子夕看着在沙发上愉快的跳来跳去的顾梓诺,沉声问道。

原本在沙发上蹦得正欢的顾梓诺,慢慢停了下来,扶着沙发背走到顾子夕的面前,看着他说道:“妈咪那么温柔,怎么会是狼妈妈呢?”

顾梓诺不禁疑惑而戒备的看着顾子夕。

“那个被抱走宝宝的妈妈,就是许诺,她的肚子上有一条长长的伤疤,医生就是从那里将顾梓诺抱出来的。”顾子夕看着顾梓诺,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妈咪身体不好,不能生宝宝,所以和奶奶、大姑姑、还有爹地一起,把你从许诺的肚子里抱出来,送给了你妈咪。”

顾子夕神情紧张的看着顾梓诺,不知道他会有什么反应——是接受、还是怀疑、又或是愤怒?

顾梓诺皱了皱眉头,小脸慢慢的紧绷起来,看着顾子夕问道:“爹地不会说谎是不是?”

“是。”顾子夕点了点头。

顾梓诺沉默了下来,一双大眼睛也慢慢敛了下来,久久的不说话。

“顾梓诺,可以告诉爹地你在想什么,好吗?”顾子夕伸手将顾梓诺抱在腿上,看着他温柔的说道。

“爹地,我更喜欢狼妈妈,因为她真的很爱小猫宝宝,还教给小猫宝宝很多本领;小猫宝宝都不认识猫妈妈,怎么会喜欢呢。”顾梓诺抬眼看着顾子夕,认真的说道。

顾子夕心里微微一沉,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看着顾梓诺沉声说道:“我记得你以前也很喜欢许诺。”

“我后来不喜欢了,因为她让爹地不再管妈咪,妈咪现在好可怜,一个人没人管。”顾梓诺看着顾了夕倔强的说道。

“顾梓诺,我再和你说一次,我和你妈咪离婚了,我没有责任再管她。”顾子夕看着顾梓诺厉声说道:“我和许诺结婚了,我以后要负责的人是许诺和你,没有你妈咪。”

“小猫宝贝也没有丢下狼妈妈,狼妈妈生病了,小猫宝贝都带她看医生。”顾梓诺看着顾子夕倔强的说道:“可我不能和妈咪通电话,不能带妈咪看医生。顾梓诺不是个好宝宝。”

听见顾梓诺倔强的话语,顾子夕只觉一阵恼火,松开搂着他的手,看着他冷冷的说道:“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你妈咪犯了错,这是对她的惩罚。”

“你不喜欢许诺,也改变不了她是你妈妈的事实。以后见面,必须喊她妈妈。听见没有?”

顾梓诺倔强的看着顾子夕,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却始终不再出声说话。

顾子夕沉沉的看着他,见他没有说话的意思,便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回房间去自己想,想清楚了来找我。”

“我没错。”顾梓诺看见顾子夕一脸的冷意,眼底有惧意,更多的却是倔强。

“不认自己的妈妈,难道是对的?”顾子夕的眸光一片冷凝。

“我没有。”顾梓诺的脑海里闪过许诺温柔而阳光的笑脸,说话的语气不由得微微松动,可想起因为许诺,而使艾蜜儿差点出事、而使顾子夕对自己和艾蜜儿发脾气,不由得又觉得她很讨厌:“难道爹地让顾梓诺不认妈咪是对的吗?”

顾子夕沉沉的看着儿子,心里却是一片翻腾——若说出艾蜜儿对他和许诺做过的事情,顾梓诺就必须承受他在郑仪群身上所承受的一切,这也是为什么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明知道会引起顾梓诺的反弹情绪,也只是强制切断了他们的联系,而没有说出具体发生的事情。

他不想自己曾经经历的那种惶恐、那种失望、那种灰心,让儿子再经历一次。

可是不说,顾梓诺的心绝对会向着艾蜜儿——近五年的陪伴与抚养,这种感情,并不是一个突然冒出来的‘亲生妈妈’可以替代的;这种亲近,也不是一句轻飘飘的你妈咪做了错事可以打破的。

说与不说之间,他为难。

但是无论说与不说,他都不可能再如从前一样的想法,让顾梓诺与艾蜜儿保持母子关系——因为艾蜜儿已经变了,对梓诺的爱已经不再纯粹,他如何肯将儿子交到她手里,被她当做棋子,来破坏自己和许诺的感情?

想到这里,顾子夕只是看着他淡淡说道:“爹地一向尊重你自己的想法,但在这件事上,没有商量的余地,自现在起,爹地和许诺妈妈是你的法定监护人;在你十八岁之前,你不许再和你妈咪有任何联络。”

“爹地为了许诺,变得不讲道理,变得不近人情,顾梓诺不喜欢。”顾梓诺看着顾子夕大声说道。

“爹地此后余生,只为两个人,一个是许诺,一个是你。”顾子夕看着顾梓诺沉声说道:“你可以不喜欢,在你十八岁之前,却不能拒绝。”

“你若想改变这一切,你就努力的快些长大,快些强大起来吧。”顾子夕丢下这句话,转身走进了书房。

“我讨厌这样的爹地,我讨厌许诺。”看见顾子夕发脾气,顾梓诺又是害怕又是委屈,打着赤脚站在地上,放声大哭了起来——在顾子夕的面前,他从来没有这样的哭过。

书房内的顾子夕,被他的哭声搅得心烦意乱,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点燃后狠狠吸了一口,却仍坚持着不去劝他、不去哄他。

…………

而顾梓诺从来都不是那种利用哭泣达到自己目的的孩子,他哭泣的,只是对顾子夕这么大脾气的恐惧、对被迫与艾蜜儿分开的伤心、对强迫自己喊许诺妈妈的委屈。

各种情绪混杂在一起,小小的他,除了放声大哭,似乎已经找不到解决的办法。

直到两小时过后,顾子夕听见屋外没有动静,拉开房门走出来,顾梓诺坐在地上,靠着沙发睡着了——熟睡的小脸上,满是伤心的泪痕。

顾子夕看着他轻叹了口气,拎起他扔在了沙发上后,自己也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对于这个局面,连他也觉得有些无措。

“顾子夕,到法国了吗?”在B市时间下午1点、法国时间晚上8点的时候,顾子夕接到许诺打过来的电话。

“恩,到了,正准备给你打过去呢,你现在干麻呢?”顾子夕将心里烦燥的情绪压了下来,电话里的声音低沉而温柔。

“昨天和今天上午,把各种创做思路,都讨论了一下,下午会做个头脑风暴,明天将创作方向确定下来。”说起工作,许诺的声音里自然有一股干练与积极的味道。

“效率不错,和团队成员合作还行吗?”顾子夕鼓励着问道。

“虽然大家都有自己的个性,但也都是目标明确的人,所以有了这个前题,合作起来其实是蛮顺利的。”许诺笑着说道。

“那就好,否则以你的个性,还真不知道能不能应付得来。”顾子夕点头说道。

“我的个性这么差的吗?顾先生终于说实话了?”许诺轻哼了一声,语气里却带着浓浓的笑意。

“不是差,是强硬,有时候还有些不知变通。”顾子夕笑道,转眸看着在沙发上睡成一团的顾梓诺,突然觉得——顾梓诺的脾气,不仅有自己的强势现实,还有许诺的强硬认死理。

遗传这东西,有时候还真是奇妙。

“顾子夕,你现在和顾梓诺在一起吗?他情况怎么样?方不方便和我讲电话?”顾子夕刚想到顾梓诺,许诺便提到了顾梓诺——这个,或许是她打这个电话的主要目的。

“他睡了,明天我让他打给你。”顾子夕轻声说道。

“这么早?”许诺微微一愣,试探着问道:“你……和他说了我们结婚的事吗?”

“恩。”顾子夕轻应了一声。

“他的反应怎么样?能接受吗?”许诺的呼吸微微一顿,声音变得小心冀冀。

顾子夕的眼睛,盯着睡着了还偶尔打个哭噎的儿子,斟酌着要怎么和许诺说。

“顾子夕,他是不是不开心了,所以才会睡这么早?”敏感的许诺轻声问道。

“倒也不是,他主要在乎能不能和蜜儿保持如同往常的亲子关系。”顾子夕想了想说道:“许诺,这事慢慢来,你别着急。”

“恩,我知道,所以你别逼他。他和他妈咪的关系一向亲密,他又心疼她,所以你这么强势的阻断他们的联系,他心里定然是反感的。”许诺轻轻叹了口气,低声说道:“恰好我们又在这时候结婚,小孩子难免会多想一些。”

“所以我不着急,所以你也别逼他,有时候时间能解决很多的问题。”许诺的声音很轻柔,隐隐的失落,让人很难察觉。

“恩,你放心,你们两个,都是我心头的宝,我怎么舍得强迫。”顾子夕暗暗叹了口气,对着顾梓诺撅得老高的屁股高高的举起了手掌,又轻轻的落了下去,心里只是无奈。

“说实话,顾梓诺才五岁不到,你却总是把他当大人一样对待,对你们的沟通,我还真是不放心。”电话那边许诺轻轻的笑语中,对顾子夕似是调侃,又似是提醒。

“既然知道,你就别多操心了,我们男人之间,有男人的沟通方式。”顾子夕轻轻的笑了起来。

“才不管你们呢。好了,我们下午的会议要开始了,先挂了啊,明天我再打给你。”许诺笑着摇了摇头,实在不能认同他所谓的男人的沟通方式,却也觉得这方式在他们父子之间,是那么自然的存在。

“好,你先去忙吧,睡前我打给你。”顾子夕点了点头。

挂了电话后的顾子夕,看着顾梓诺,只觉一阵头疼——行为可以强迫,思想却不能强迫。

只是艾蜜儿,却已经不再值得他相信。他宁愿三个人就这样拧着,也不会让顾梓诺与艾蜜儿再有联络。

想到这里,顾子夕回房间拿了被子给顾梓诺盖上后,也不抱他回房间,径自回书房又处理了一会儿文件,便自睡了。

第三节:父子间的约定

第二天.

顾梓诺醒来之后,揉了揉眼睛,便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起来了?自己洗脸换衣服,然后来吃早餐,你只有20分钟时间,否则上学会迟到。”坐在餐桌前,边吃早点,边看新闻的顾子夕,看着顾梓诺淡淡的说道。

顾梓诺也不说话,打着赤脚快速的跑进了洗漱间刷牙洗脸,然后又跑回到自己的房间,快速的换了衣服,走到餐桌旁边时,抬腕看了看时间,已经花去了十五分钟,当下说道:“我不吃早点了。”

“早餐并非一个不能解决的问题,而对于五岁的人来说,吃饭比上学重要。顾梓诺,我想知道你这是在赌气呢?还是没有解决问题的能力?又或是分不清主次了?”顾子夕慢慢放下手中的报纸,看着顾梓诺,一脸严肃的说道。

顾梓诺定定的站在那里,原本盯着桌上早点的眼睛,不由得被迫转移到顾子夕的脸上。

“一个聪明的人,要学会用最佳的方法解决问题。”顾子夕边说边起身往门口走去:“不吃就走吧,我没有更多的时间等你,也不想在同一个问题上,教你超过三次。”

“我吃。”顾梓诺许久才憋出一句话来,快速的跑到厨房拿了便当盒后,将桌上的燕麦粥和三明治分别装在两个便当盒里,然后放进小书包里,背好后跑到了门口:“好了,可以走了。”

“很好。”顾子夕轻扯嘴角,点了点头后,将自己的大手伸给他。

顾梓诺紧绷的小脸,在看见顾子夕嘴角的笑容后,也忍不住的放松了下来,略略犹豫了一下后,便将自己的小手放进了顾子夕的大手里,糯软中还带着几分不自在的说道:“谢谢爹地。”

“不用谢。”顾子夕低头给了他一个赞许的目光,牵着他的手快步往外走去。

…………

上车后,顾梓诺便打开后排座的小桌板,开始安静的吃早点——等到车行到一半的时候,早点刚刚吃完。

“你觉得,是赌气让人更舒服,还是想办法把问题解决掉让人更舒服?”顾子夕从后视镜里看着他,淡淡问道。

“解决问题。”顾梓诺收拾好小桌板,端正的坐好,看着顾子夕答道。

“很好。”顾子夕点了点头:“你今年才五岁不到,在成长的过程中还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或困难,要生气、要发泄,都可以。但最后,必须解决问题,明白了吗?”

“明白了。”顾梓诺点了点头,想起关于妈咪的问题,看着顾子夕说道:“爹地,你和我说过,你和妈咪离婚后,你还是我爹地、妈咪还是我妈咪,这个不会改变。你还说过,你和许诺如果结婚,我就有两个妈咪疼我。”

“所以爹地,你不因为许诺而讨厌妈咪,我也不因为妈咪而讨厌许诺。我们和以前一样,好不好?”顾梓诺说完后,紧张的等着顾子夕的回答。

哪知顾子夕连想都没想,直接拒绝了他:“顾梓诺,这个问题不用再谈,你妈咪做的错事,你现在还小,爹地不适合和你讲。但是你要记住一点:这个世界上绝对不会害你、不会利,只有爹地和许诺。”

“我妈咪也不会。”顾梓诺严肃的纠正着说道。

顾子夕从后视镜里看着顾梓诺严肃认真的样子,沉默了许久、犹豫了许久,仍是轻轻叹了口气说道:“这个问题,你十八岁的时候来,给爹地一个答案。如果那时候你还这么认为,爹地将不再干涉你和你妈咪的关系。”

“十八岁?还有十三年,这十三年,我妈咪要由谁来照顾呢?”顾梓诺的情绪一片低落。

“顾梓诺,我们做个交易如何?”顾子夕想了想说道。

“什么交易?”顾梓诺认真的问道。

“在你十八岁之前,你负责完成爹地给你的学习目标——我们每年确定当年的目标,并签字为证;爹地负责照顾好你妈咪,这个照顾好,是确保她吃穿不愁,生病的时候,身边有人照顾。”

“等你长到十八岁,你的目标全部达成,爹地不再干涉你和你妈咪的关系、也不再干涉你和许诺的关系,如何?”

顾子夕将车停在幼儿园的停车场,看着顾梓诺认真的说道。

顾梓诺睁大眼睛,盯着顾子夕良久,不知道是实在没办法、还是迫于他气场的压力,终于轻轻的点了点头:“好。”

“好,就这么说定了。”顾子夕微微一笑,将手掌放在顾梓诺的面前。

顾梓诺伸出小手,用力的拍了一下——父子两人,就此达成长达十三年的约定。

…………

看着顾梓诺背着小书包一步一步,稳重而沉着的走进幼儿园,顾子夕的心里,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十三年的阻隔,再深的感情也会被磨淡;十三年分离,即便知道了艾蜜儿母爱里的那份自私与利用,也不会太过的受伤。

这样的方式,似乎是目前解决他与艾蜜儿问题的最好办法。

只是,他却忘了,时间是个魔术师,在十三年的时间里,将会发生多少的变故,谁也无法预料得到。

而这些变故,对顾梓诺与艾蜜儿母子感情的变化、对顾梓诺与许诺母子感情的影响,都让人无法预料。

…………

“蜜儿,我是顾子夕。”顾子夕迅速给艾蜜儿打去了电话。

“子、子夕,是可以和梓诺讲话了吗?”艾蜜儿的语气一片急切。

“我安排莫律师过来找你,你签一份自动放弃顾梓诺探视权的说明给他。”顾子夕冷冷的说道。

“我不!”艾蜜儿的声音一片尖锐。

“我的条件是:赡养费每年增加25万、所有的医治费用由我来出、你多增加两个懂医的护工,费用由我来出、你每半年的全面检查由我亲自安排。”顾子夕淡淡说道:“这些条件,换你放弃探视权,如何?”

“子夕,你明知道我最在乎什么,你别逼我。”艾蜜儿的声音微微的发颤——他的条件的确很好,但如果没有了爱人、没有了亲人,她一个人要那么多钱孤单的活着,又有什么意思?

她之所以大着胆子同意郑仪琳的提议,也不过是幻想着能通过梓诺赢回这个丈夫;也不过是幻想,就算不能和他复婚,至少他的身边没有别人,他还能如从前般的关心她、呵护她。

她要的,也不过如此而已呵。

“子夕,你把梓诺还给我,我以后再不纠缠你了,好不好?我答应你,再不会在梓诺面前说许诺的一句不是,可好?”艾蜜儿以退为进,只提顾梓诺,而不提顾子夕,俨然还是那个只在乎梓诺的好妈妈。

“我出要件,是看在我们一起十年的情份上、看在你曾经照顾梓诺也无微不至的情份上,若你不愿意,我会让莫律师找证据,直接取消你的探视权。”顾子夕冷冷的说道,根本不给她谈条件的机会。

“子夕,我都说了你别逼我!”艾蜜儿不由得掩面而泣,声音里一片悲切。

“我们的离婚协议里,你每周探视梓诺一次,你做到了吗?你每个月支付梓诺3000元抚养费,你做到了吗?还有……你没做到的,需要我一条一条的说出来吗?”顾子夕的声音冷然一片。

“顾子夕,明明是你不让我看梓诺的!明明是你和我说,这个费用从你支付的赡养费里扣除的!明明是你说的……”艾蜜儿在悲切之中,不由得愤怒——十年夫妻、十几年相爱,他竟然这样的算计她!

明明是他说的、他做的,但这证据自已却一样也拿不出来——不用他做任何事情,他就这样将自己与儿子的情份悍然斩断。

子夕,为了许诺,你真是心思用尽!

“谢谢你的提醒,我会委托莫律师查我每个月支付的赡养费,看是否有扣除这笔费用;也会查我们的通话记录,看你可有向我预约来看顾梓诺。”顾子夕丝毫不为她凄厉的声音所动,语气里一片狠意——十年的夫妻、十二年的爱情,他并不是铁石心肠之人。

他备着的那些棋子,他也不想用,逼着五岁不到的儿子与深爱的妈咪分开,他比谁都难受——只是,以母亲的身份来利用梓诺,是他不可碰触的底限。

“两小时后,莫律师会过来,你想想怎么答复他。我这人不惯和人讲条件,如果你不同意,就走法律程序。”想到顾梓诺,顾子夕的心就更硬了,强势的扔下一句话后,便挂了电话。

回头看向幼儿园里面,操场上的小朋友们都在自由做操,他却一个人站在角落,小脸紧绷的沉默模样,看着让人看着心里只觉难受。

顾子夕的眸色一片阴沉,下意识的双手紧握成拳,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毅然转身,大步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