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58小别胜新婚

Chapter058 小别胜新婚

第二天.

第二天一早,莫律师便到了艾蜜儿的住处。

“莫律师,早。”艾蜜儿打开门,一向对自己的形象从不马虎的她,今天只穿着件睡衣就出来了。

披散着头发,一片苍白的脸上,被掌掴的指印更加明显,让她看起来更加可怜。

“蜜儿,和子夕斗,你能赢吗?你怎么就这么傻呢?”莫律师看着她不禁摇了摇头,叹息着说道。

艾蜜儿轻轻低下头,咬了咬下唇,低声说道:“我没有要跟他斗,我只是想求他们别把我和梓诺分开。我甚至连求他们把梓诺还给我都不敢。”

“儿子是我一手带大的,她连见都不让我见,你说她小小年纪,怎么能这么恶毒!”艾蜜儿边往里走边说着,说到激动处,不由得又是一阵急喘。

“你慢慢说,别激动。”莫律师同情的看着她,走到桌边坐下来后,看着她说道:“清官难断家务事。你们之间的是是非非我也不好说什么。”

“只不过,子夕以前对你,那可真是没话说。就算离婚了和许诺在一起,对你的照顾也是无微不至,我记得他开始也还每周带梓诺来见你。”

“你想想,以子夕的手段,要整你是易如反掌,那里还用等到今天?所以你也自己想想,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惹到了他。”

“现在先听话,让他顺顺气。以你的身体和你们以前的情份,他就算结婚生子,也断不会不管你。到时候有机会,你再想想办法,也是行的。犯不着在他气头上,和他拧着来。更别去惹许诺。”

莫律师说着,顺手帮她倒了杯开水:“喝杯水,顺顺气。”

“她是什么东西?不过是个代孕的下贱女,我怎么就惹不得她了!”提到许诺,艾蜜儿只觉一口气顺不上来。

莫律师神色一肃,正色说道:“蜜儿,这话你可不该说。她过去怎么样我们且不论,她现在是子夕的妻子,你确实就惹不得她了。”

“而且,子夕已经委托方律师在办理股权转让的手续,公司会有10%的股份转到她的名下,到时候她不仅是顾氏的总裁夫人、还是顾氏的股东之一。持股和夫人一样多,在股东会议上,也是可以和夫人平起平坐的。你说,你惹得起吗?”

“我……”艾蜜儿只觉得一阵难受。

“这还是子夕念在夫人好强要面子的份上,才考虑的10%。否则,以他们现在的热乎程度,他能出钱帮她开一家公司,多给几个点,也不过是平常事。怎么会卡在10%这个点上?”莫律师苦口婆心的劝道:“所以蜜儿,人不怕冲动,就怕不识时务。”

“我知道了,谢谢莫律师提醒。”艾蜜儿将双手紧握成拳,恨得心里发痛,却发现自己毫无还击之力——而郑仪群说是让顾朝夕将梓诺号码给自己的,至今也没有消息。

想来,朝夕和景阳结婚后,对许诺的态度已经变了吧。

如果连郑仪群都不能帮自己,自己还能有什么办法?

“恩,有子夕留给你的钱和房产首饰,你也能过上比一般人好得多的日子,该放手时,就放手,别和自己过不去;也别和钱过不去。”莫律师看着她点头说道,然后将代笔写好的放弃探视权的声明放在她面前:“这个你签了吧,能让你看的时候,这一纸公文并不能阻挡什么。”

“不让你看的时候,就算没有这一纸公文,你也是看不到的。不过是子夕做事周全,避免了以后的麻烦而已。”莫律师将笔递到她手里,看着她说道。

艾蜜儿接过笔,看着那份声明良久,紧咬着下唇,终于签了下去。

“这里还有份文件,是关于赡养费的问题,你看看也签个字。”莫律师看着她说道:“子夕信得过我,我想你也应该是信处过我的。”

“我不是不信你,只是这……”艾蜜儿低头看着那一条一款的文字,特别是最后,不允许发布任何与梓诺、与许诺有关的信息那条,看得她心里一阵钻心的痛——为了她,他竟这样对自己!

“顾子夕,你、好狠。”艾蜜儿紧咬下唇,苍白的唇间瞬间被咬出腥红的印子。

“蜜儿、你没事吧?”莫律师紧张的看着她。

“我不签!”艾蜜儿红着眼圈,一脸恼怒的痛意。

莫律师正要说什么,便听见一阵敲门声:“我去开门。”莫律师看了她一眼,转身往门口走去。

…………

“妈,梓诺的电话可以给我了吗?”艾蜜儿终于还是忍不住给郑仪群打去了电话——到了这时候,就算知道郑仪群是利用自己,能依靠的,却也只有她了。

“梓诺在那边没有用电话,都是打朝夕电话转接的。”郑仪群淡淡说道。

“妈,你帮帮我,子夕逼我签放弃梓诺探视权的文件。”艾蜜儿哭着说道——当然,要控制她赡养费的事,她还是不敢说的。

毕竟他们是母子,让儿子少付钱,她当妈的求之不得。

电话那边,郑仪群沉默了一会儿,半晌才说话:“你签吧,这段时间放乖巧些,等他的注意力不在这上头的时候,再想办法。”

“我上次提醒过你,要懂得示弱。别在该示弱的时候强悍、该强悍的时候又软弱,明白我意思吗?”

“妈——”艾蜜儿紧紧闭上眼睛,只觉得一阵绝望。

“我看你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算了算了,你自己看着办吧,自己不够聪明,神仙也帮不了你。”郑仪群抛下这句话便挂了电话。

听到电话被挂断的声音,艾蜜儿只觉得一阵绝望。

…………

“蜜儿?”随莫律师一起进来的是张庭。

虽然他也觉得顾子夕这样做太过份了,但他要做什么自己也阻止不了,本着朋友的义务和医生的责任,他只能帮他把蜜儿的病情控制好。

“阿庭,帮我……”艾蜜儿伸出透明得能看到血管的手,紧紧的抓住张庭衣袖,满眼的凄然与无助。

张庭伸手把了把她的脉,脸色微微一沉,对莫律师说道:“要吸氧,我带她去医院。”

“我跟你一起,这份文件子夕今天一定要的。”莫律师从桌上拿回文件,对张庭说道。

“是人命重要还是文件重要!”张庭眸光从那文件上一瞟而过,心里不禁沉怒,看着莫律师怒声说道。

“其实她不签也可以,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子夕做这样的委托也符合民事原则。”莫律师点了点头,依然慢条斯理的说道。

“蜜儿,签了。”张庭伸手从莫律师手里扯过文件,将笔塞在艾蜜儿的手里,怒声说道:“除非你在乎的不是他的态度,而是他的钱!但凡有些骨气的人,都不会再要这钱!”

艾蜜儿被动的接过笔,哭着在文件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没等放下笔,便垂下手晕了过去。

“蜜儿!”张庭不禁眉头紧皱,伸手在她胸口探了探,立却将她打横抱了起来,边往外走边对莫律师说道:“走的时候请关好门。”

说完便抱着艾蜜儿快步往外走去。

莫律师沉沉叹了口气,看了看手里的文件,心里也自觉得凄凉。

…………

“子夕,文件已经签了。”

“恩。”

“刚签完就晕了,张医生过来把她带到医院去了。”

“……”

“子夕,是不是……”

“这件事先这样。”

“子夕,回来看看她吧……”

“我先挂了,再联络。”

…………

顾子夕‘啪’的一声挂了电话,站在窗前沉默良久。

蜜儿,你为什么一定要逼我这样对你?你为什么一定要把我们之间的情份全部用完?

蜜儿,别怪我太狠,我有自己要保护的人、有自己要保护的家,对你,我仁至义尽!

第二节:子夕,剪不断,理还断的心情

“爹地,可以出发了吗?”顾梓诺换好休闲服,背着外出的运动小书包,可爱满满的站在顾子夕的面前。

“可以了。”顾子夕转过身来,看着儿子温润而笑,签着他的小手快步往外走去:“出发喽!”

“出发喽——”顾梓诺拉着顾子夕的手,快乐的往前冲去。

这一周的时间,顾子夕除了工作就是陪他,让他不太有时间想起心里的难过;除了在幼儿园午睡的时候,会睡不着、会想妈咪、也会想许诺,想到他们,心里总是一阵阵的难过。

但回到家里,有了顾子夕玩伴似的陪伴,心里的难过便又忘记了。一周的时间,他和顾子夕的关系,比以前几年的相处,都要更亲密。

…………

“爹地,我要坐过山车!”顾梓诺指着高耸入云的过山车,开心的叫喊道。

“这个小朋友不能坐,要等你长到一米四以后才行。”顾子夕摇了摇头。

“好吧,那边那个,冲上天的那个好不好?”顾梓诺又跑到极速之旅那边,他看的尽是会让人心跳的项目。

“这个也不行呢,要到一米六才可以。”顾子夕伸手将他扯了回来,带着他往儿童游乐场方向走去。

“小朋友真郁闷,我要快些长大。长大了可以玩好多游戏,长大了还可以回去看妈咪。”顾子夕一蹦一跳的往前走去,再提起艾蜜儿时,眼里的伤心难过已经少了许多,但这件事情,却成了他心底一个坚定不移的愿望。

顾子夕低头看了他一眼,透过他,似乎看到艾蜜儿毫无生机的躺在医院的样子,心里难免有些隐隐的难过——只是难过,不是心疼。

这难过,只是为了曾经相爱的人,也走到这般相杀相残的地步;是为了他曾经呵护的女人,变得连他都已经不认识;是为了那个曾经美得出尘的女子,在爱情和私欲的夹击下,已经变得虚弱苍白。

世事变化,让人心有凄然。或是他原本也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心狠,对于这个同处十年的女人,他还是心有不忍。

如果事情可以重来,他们会怎么样?

如果事情可以重来,他希望她聪慧出尘如过往,他希望她能有辛姨那样的豁达与明亮,他希望她可以是梓诺一生的妈咪,和许诺一起爱护梓诺,让他一直快乐下去……

只是,一切都无法如昨;只是,她的聪慧原只是世俗的精明、她的出尘也不过是外表;耐何欲望的恶越过了本性的善;让他们之间,连亲人的情份也荡然无存。

更或者,他也自私的庆幸她的怒目相向,以让他有了理由完全放弃。若一如过往,他与许诺之间的生活,恐怕会更是复杂得一团糟。

这世上有几个女人,能够大度到让自己的爱人、自己的丈夫,对前妻保有无微不至的照顾?

或许是天意,一直用灾难和阻力,来成全他和许诺的爱情。

或许有些悲壮。但,就是这样。

…………

父子两人把游乐场孩子能玩的项目玩了个遍后,已经是下午三点,有睡午觉习惯的顾梓诺,困得趴在顾子夕的怀里睡着了。

顾子夕带着他回家后,把他交给了景阳:“我就不和他说再见了,我下周会过来看他。她和蜜儿的电话不要让他接、除了你和朝夕,任何人都不能把他从幼儿园接走。”

“恩。听说蜜儿那边又有动作?”景阳接过睡着的顾梓诺抱在怀里,轻摇了两下后,看着顾子夕问道。

“具体过程我也不是很清楚,她打电话约许诺出去,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惹恼了许诺,许诺打了她耳光。她喊来记者拍了过程,还把梓诺的生世资料交给了记者。”顾子夕淡淡的说道:“早上莫律师过去让她签了些文件,据说签完文件就被张庭带去医院了。”

“原本想送她去日本,一来那边环境适合疗养,二来也不想她再有机会介入我和许诺、和梓诺之间。现在看来,或许要被她的身体拖住了。”说到这里,顾子夕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心里似乎有股无法解开的郁结。

“不送出国,在医院呆着也行。以她那样的身体,若心结不解,怕是很难出院了。”景阳看了他一眼,认真说道:“她把自己的快乐、幸福、生存,全绑定在你身上,所以,她怎么肯轻易的放手?”

“除非你愿意被她绑定、除非你认为许诺可以大度到让她一直存在于你的生活中,否则她就只是个陌生人,千万不要再管。”景阳看着他郁结的样子,知道他现在的心情。更希望他能处理好艾蜜儿的事情,不要让他与许诺来之不易的幸福给弄丢了。

“你多虑了。”顾子夕点了点头,看了看他怀里睡得酣甜的顾梓诺,轻声说道:“这段时间尽量少让他独处,我有时间就会来看他。”

“你放心。”景阳点了点头。

“我走了。”顾子夕伸手在儿子的小脸上轻抚了一下,转身拖起放在门口的行李箱,大步往外走去。

…………

“那个女人有什么好?值得他花这么大功夫。”顾朝夕用手扶着肚子,从房间里走出来。

“你睡醒了。”景阳站起来,将顾梓诺放回到房间后,才又重新出来。

“早醒了,不想见他。”顾朝夕烦燥的说道:“一个大男人,被两个女人弄得疲惫不堪,象什么样子。”

“男人也是人,男人并不是时时刻刻都是无敌金钢。他们也有软弱的时候、也有无助的时候。”景阳扶着她坐下来,看着她笑着说道:“比如说你不要我的时候,我的样子比他还惨。”

“都懒得理你。”顾朝夕瞪了他一眼,皱着眉头说道:“他的事我再不管了,但那个女人我是不会喜欢的。”

“你的喜欢对她来说,好象并不重要?”景阳好笑的看着她。

“嗯哼,这样最好。”顾朝夕冷冷说道:“我看不出,一个能自己卖自己,还能讨价还价的女人,哪里值得他花这样的功夫。”

“她哪里好,我就不知道;你哪里好,我就知道。各花入各眼,你这当姐姐的又何必阻挠他的选择?”景阳蹲下来,帮她把鞋脱了,将有些发肿的脚抬起来放到前面的软垫子上,然后才在她身边重新坐下:“再说,我查过她的背景。除了那一次代孕之外,其它的经历都很单纯。从为人上来说,心性比蜜儿要好。”

“不管了不管了,我妈都管不了他,我这个做姐姐的何必巴着去讨人嫌。”顾朝夕不耐的摆了摆手,不想再说。

“你管好你老公我、和你女儿她就好,别人的事你确实不用再管了。”景阳沉声低笑,伸手在她浑圆的肚子上轻轻抚动着,抬着与顾朝夕四目相对中,发现这个女人在照顾梓诺的这段时间,已经改变了很多——温柔不敢说,起码‘男人婆’这三个字,可以从她身上拿走了。

“景阳,我现在的样子是不是很丑?”顾朝夕随手拿起桌上的小镜子照了照,情绪显然不怎么好。

“很漂亮啊,起码比拒绝的时候凶巴巴的样子漂亮多了。”景阳站起来在她脸上轻吻了一下,笑着说道:“顾朝夕,别婆婆妈妈的了,你这样我还真不习惯。”

“你就是习惯我吼你吧!”顾朝夕不由得轻笑。

“这才是顾朝夕麻!”景阳也笑了起来。

“好了好了,不和你扯了,子夕这次过来,代理的事情不会再反复了吧?”顾朝夕问道。

“不会,双方已经签了备忘录,合约在子夕回国后,一周内可以签下来。”景阳笑着说道。

“恩,那就好。这事定下来了,我也安心安排生孩子的事了。”顾朝夕点了点头。

“准备在哪里生?”景阳暖暖的看着她。

“你说呢?”顾朝夕看着他,眸光微微闪动了一下。

“看你习惯哪里,去我妈那里是不错,怕你不习惯乡下生活。”景阳笑着说道。

“如果不回去,你妈会不会怪我?”顾朝夕小声问道。

“顾朝夕怕过谁来着?”景阳斜眼看着她。

“喂,景阳,你再说!”顾朝夕的眉头立即横了起来。

“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景阳轻轻拍了拍她,安抚着她坐下来,笑着说道:“以你的习惯吧,我妈倒是相抱孙子,我爸舍不得她累着了。”

“恩,那就在这边生吧,公司的事情也不用耽搁。”顾朝夕好似心里的石头落了地似的,看着景阳说道。

“没问题,你在医院觉得无聊了,我拿文件去给你签。”景阳笑着说道。

“我看行。”顾朝夕也看着他笑了起来——谁说她嫁了个农民呢?她丈夫简直是天底下最有品味的农民。

夫妻俩儿边吃小点边聊天,休息完后,又各自回到办公桌前开始工作——他们之间一直保持着这样的生活和工作节奏,顾朝夕也从未因为怀孕而觉得有什么不便。

景阳偶尔从电脑里抬起头来看看坐在对面的,已经是他妻子的女人,偶尔还会有如在梦中的感觉——这么一个拒绝了他近十年的女人,真的已经嫁给他了,正怀着他们的孩子。

人生痛苦,莫过于求而不得;人生幸福,莫过于与心爱之人共度晨昏。

由痛苦到幸福,还好,他只用了十年的时间。

第三节:夫妻,小别胜新婚

两天后。

顾子夕知道许诺工作起来,基本上生活就没有规律了,所以也没有告诉她自己回程的航班号。

回到S市后,他直接先去了季风的医院,了解了许言的病情和手术安排后,将艾蜜儿的心脏医生介绍给了他,说是可以多咨询几家看看。

然后问了费用和时间的细节后,又叮嘱季风不要告诉许诺他来过,这才离开医院回家。

…………

果然,大白天的,许诺还趟在花房睡觉,身上盖着的毛毯大半都掉在了地上,桌上的电脑屏幕还在微微闪动,地上到处都是她手绘的稿纸。

“看样子,你必须有个独立的、有花有阳光的工作室才行。”顾子夕看她睡着这副得性,不由得直摇头。

只是,自走进家门起,他心里的疲惫感、艾蜜儿的事带给他的难过,全被家里这凌乱的温暖所代替——这才是家,不再是任何时候回来,都和出门时一样整齐得没有人气;这才是家,他爱的女人在这里等着他;这才是家,她在他的面前毫不设防、毫无准备。

顾子夕只感觉得身心全然的放松,放下行李后,走到她身边,将地上的毛毯拉起来帮她盖好。

“恩?子夕?”许诺微微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

“恩,你睡,我去洗个澡来抱你进去。”顾子夕低头在她唇间轻吻了一下,温柔说道。

“你回来了?怎么不要我去接你。”许诺伸手揉了揉眼睛,看着他说道。

“航班不准时,所以就没通知你。怎么?不想睡了?”顾子夕矮身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你刚才说洗澡来着?我去帮你放水吧。”许诺边说着,边抓着毛毯坐了起来。

“不用了,看你还没睡醒的样子,再睡会儿吧,我洗完澡过来抱你进去。”顾子夕轻轻拍了拍她的脸,将她按在软椅上,帮她盖好毛毯后,这才转身出去。

许诺不知道是白天几点才睡的,躺下后立即便又睡着了。

…………

顾子夕洗完澡后回到花房,许诺又睡成了他刚回来时看到的样子。

“女人,睡觉也不老实,难道做梦在踹老公?”顾子夕笑着,弯腰将她连人带毯子的抱了起来,大步往卧室走去。

…………

“恩,睡觉。”他不断的骚扰,让她不得安睡,挥了挥手后嘟哝着说道。

“你睡。”顾子夕从背后搂住她,让两人弯曲的曲线贴合得毫无缝隙;他温润的唇在她脖子间吞吐游移,越过背部的大手缓缓游移揉抚,将一周未见的思念、将不能陪伴安慰的担心,全倾注在这样的缠绵里。

“喂,你这样人家怎么睡麻!”许诺自他怀里转过身来,张嘴在他的唇间轻咬了一口,哼哼着说道:“我要睡觉。”

“乖,先陪我一会儿,一会儿让你睡。”顾子夕低头噙住她的唇,灵动的舌纠缠搅动,手下的力度也不自觉的加重了力度,贴合的身躯越发的发烫起来……

她显然抵挡不住他的热度,还有他唇里、手下的缠绵爱意,伸臂紧搂在他的腰间,热烈的回应着他——直到睡意全无、直到肆意缠绵、直到一波一波的热浪将她淹没……

…………。

“几点了?”许诺酸软无力的问道。

“下午四点。”顾子夕搂着她,轻声答道。

“我一点钟才睡的,有个地方老也找不到灵感,索性放了下来,把第一部分的PPT做完了。”许诺打了个大大的呵欠,将脸贴在他流着汗的胸前,无力的说道。

“不是说了许熬夜的吗?我不在家,你都无法无天了。”顾子夕不悦的说道,原本轻抚在她腰间的手,加重力道狠狠拧了她一下。

“喂,把我拧坏了。”许诺扭了一下,张嘴在他胸口狠狠的咬了一口。

“你把我老婆熬夜熬坏了。”顾子夕轻斥着说道。

“你老婆……”许诺抬头看他,不由得咧开嘴笑了。

顾子夕轻拍她的腰,看着她说道:“没把我老婆照顾好,你说你该不该罚。”

“你回来了就不熬夜了,好了吧。”许诺将手攀在他的肩膀上,贴着他的身体又往上蹭了蹭,看着他说道:“要熬夜做的部分,差不多都完成了。还着的那个部分,我需要出去走走,找找灵感。”

“很好,以后晚上的时间全部交给顾先生。”顾子夕轻笑,低头轻咬她的唇,慢慢的,由咬变成啃,又转为吮,直到又重新沉沉吻住了她……

“子夕,好累呢……”

“恩,那不动。”

“喂,你骗人……”

“我只说让你不动,没说我不动呢……”

“唔……”

春天三四月的天气、下午四五点的时间、天边黄昏的云霞一片、花房火红的指甲花儿开得灿烂,唯有地上凌乱的稿纸,如同房间里一地凌乱的衣物、一床凌乱的翻滚一样——肆意着、热烈着……

…………

这一次,在他停下的时候,许诺便直接睡着了。

顾子夕只是拥着她,看着她带着疲惫的睡颜里,嘴角自然上翘的笑意,心里只觉安心和温暖。

长途转机的飞行,他其实也是疲倦的,在一番无法控制的热烈后,倦意便席卷而来,原本看着她的眼睛,慢慢闭上——拥她在怀,慢慢睡去。

…………

这一觉,两人都睡了十几个小时,醒来的时候,都到了第二天的中午。

只是,顾子夕觉得浑身舒畅,而许诺却觉得身上象散了架似的酸痛。

“我想我今天可能没办法工作了。”许诺哀怨的眼神看着顾子夕。

“那就不工作,休息好了才会有灵感。”顾子夕拉着她纠纠缠缠,又缠绵好一会儿才起床。

“顾子夕,你确定你比我大9岁吗?”在他起床后,许诺抓着被子将自己光裸的身体裹成一团,看着他一脸哀怨的说道。

“千真万确。”顾子夕边套上睡袍边笑着说道。

“怎么我觉得,象是我比你大呢?”许诺皱着鼻子,叹息着说道。

“说明你该锻炼身体了,亲爱的。”顾子夕轻笑,在套好衣服后,俯下头去,在她唇间用力的吻了一下,弯着腰看着她笑着说道:“你再睡会儿,我去做早、做午餐。”

听他说做午餐,许诺的脸不由得微微一红,转过眸去不再看他。

顾子夕笑了笑,直起身体往外走去,出去时,细心的帮她将门带上了。

…………

许诺抓着被子,深深吸了口气,扭头看了看窗外,窗帘已经挡不住窗外明亮的阳光,显然又是一个大晴天。

居然睡了这么久,实在是太夸张了。可是,真的还很困呢。

许诺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决定为了自己可怜的小身板着想,还是继续再睡会儿好了——不知道他下午有没有工作安排,如果没有的话……

许诺的脸不由得大红——许诺,你到底是想他去工作?还是想他回来陪着你,想他这样疯狂的缠绵?

许诺不敢往下深想,抓起被子蒙住头,没一会儿,便又沉沉睡去——知道他在家里、知道他在身边,她浅眠的习惯便自然的好了起来。

或许,这就是依赖吧。

…………

顾子夕叫了外卖的午餐后,见许诺又睡着了,便也没有喊醒她,自己吃了后,将她的那从放在保温箱里,便去了花房,将她扔在地上的文稿一一捡了起来在桌上放好,又将她的电脑关机后,这才从行李箱拿出自己的电脑,回到书房开始工作。

“顾总,您是今天到公司吗?”

“明天下午。”

“这……您记错了时间吗?您是周一回来的,明天周三。”

“恩,所有部门总监明天下午3点开工作会议。人力资源部和海外业务发展部,明天下午5点开项目会议。”

“好的,我这就去安排。”

“两个会议你都要参加,关于第二个会议,你和法国公司的景总联系一下,他会给资料和题纲给你。”

“好的,我知道了。”

“恩,安排好后给我邮件。”

…………

打电话给林晓宇安排完第二天到公司的工作后,顾子夕便开始整理这次谈判的资料:根据双方沟通的备忘录,将后续要做的工作列了出来,然后发给林晓宇,让她以项目跟进人的身份,对所有事项,一一跟进,并随时汇报。

发完邮件后,看看时间,又两个小时过去了。

“真的这么累?还不起来。”顾子夕轻轻皱了皱眉头,起身准备去看许诺,眸光无意间看到放在书桌上的一个资料袋——印有公司的LOGO,不是他的,也应该不是许诺的,那就是谢宝仪送过来的资料了。

顾子夕眸光微沉,伸手将文件袋拿起来——显然,许诺没有打开看过。

想到这里,顾子夕的心情微微低暗:她对这件事是愤怒的,愤怒到不愿触及;她对蜜儿是排斥的,排斥到懒得理会。

顾子夕低低的叹了口气,将文件袋打开后,里面是几张A4的打印纸,还有一个相机储存卡。

顾子夕将储存卡拿在手里,翻开打印纸,是从电脑里下载下来的邮件记录——全是艾蜜儿和顾朝夕的来往邮件:从当年寻找代孕的人开始、到后来套朝夕的话,找到钟意为止。

除了对代孕事情本身的描述,就像做生意一样的冷血无情;言语间对那个咬牙谈价的许诺、对那个第一次后一整天没有起床的许诺、对那个怀孕后无助的许诺,极尽嘲笑侮辱之能事,似乎她们是这天底下最高贵的女人,而许诺,则是这世上最低贱的女人。

看着这份文件,顾子夕的手不禁微微的发抖——还好许诺没看,看过之后,她还能从容站在他的身边吗?还能安然躺在他的怀里吗?

顾子夕,你真是太大意了,怎么能将这种文件交到她的手里!

顾子夕紧紧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眼时,将纸一张一张的放进碎纸机里,片刻间,变得粉碎。

看完这几张纸,在心里对顾朝夕不由得生怒,而对艾蜜儿——心里那处曾经的柔软,倾刻间变得坚硬无比。

顾子夕转身去卧室,看见许诺仍然在睡,这才放心的回到书房,用了转换器将储存卡里的内容倒到了电脑上——画面拍得很稳、角度也很到位:一看就知道是行家拍的,而且是早就找好了角度的。

顾子夕的脸色一片阴沉,接着看下去,便看到了艾蜜儿端起咖啡泼在了许诺的头上,接而许诺一个耳光,将她扇倒在沙发上——这样撒泼发狠的艾蜜儿,是他第一次看到;这样强悍愤怒的许诺,也是他第一次看到。

两个他曾深爱的女人,因着他而变得风度毫无。

顾子夕沉沉叹了口气,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

“既然张大医生来了,我就先走了,以后这个女人的任何消息,请你不要告诉我的丈夫,她的生死,与我们夫妻再无关系。”

“……现在,他是我丈夫,你再缠着他不放,就是下贱、就是破坏我家庭的第三者。希望你记住,在这个至贱则无敌的年代,命可以贱,人不要贱。”

…………

直到听到这段话,顾子夕阴郁的脸上才多了一丝轻松的笑意——这个女人,也知道丈夫是自己的了吗?这个女人,也知道维护自己的主权了吗?

许诺,你真是让人惊喜。

顾子夕微笑着,将这段话又回放了一遍,不小心往回拉多了一些,却发现在平稳的画面里,偶尔还有闪光灯的亮度——有人拍照?

顾子夕不禁皱起了眉头,将这段视频又反复看了几次,基本确认是有人拍照的光亮,只是却看不清闪光的方位。

…………

“看什么呢?”顾子夕正仔细的找着闪光灯的方位,许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的身后。

顾子夕回过头来看她——敛着眸子的脸,带着淡淡的不悦。

“看顾太太维护主权的威风与霸气。”顾子梓伸手拉着她坐在自己的膝上,看着她满意的说道。

“我也是冲动了,她那种身体,要因为我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对你、对顾梓诺,我都没有办法交待过去。”许诺看着定格的画面,低低的说道。

“我说过,我努力让你只用一年的时间,抵过对她十年的习惯。在你心里,也应该做到——不要把她当做我的什么人。从此以后,她只是一个认识的别人。你的老公会为了一个认识的别人,而要你的交待吗?”顾子夕双手握着她的肩膀,沉沉的看着她。

“我心里怎么想,源于你怎么做。这是一种映射。”许诺也一瞬不转的看着他——他们相爱无疑,他们能共同面对死亡的威胁,唯这感情的细微之处,让人剪不断、理还乱。

“好,用你的态度,看我的努力。过去的终究只会是过去,而我们才是彼此的未来。”顾子夕点了点头,四目相对中,他们能在自己的眼里,看到对方的决心;能在对方的眼里,看到自己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