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58少妇风情

Chapter058 少妇风情

“睡了这么久,该饿了吧。我去拿东西给你吃。”顾子夕伸臂紧紧拥抱了一下她,拉着她从腿上站了起来。

“不看了吗?”许诺站起来,若有所思的看了一下被定格的电脑画面,对他问道。

“你凶悍的样子很好看吗?”顾子夕轻笑,起身牵着她的手,一起往书房外面走去。

“本小姐天生丽质,不管是凶悍还是温婉,都漂亮。”许诺扬起眉梢,嚣张的说道。

“漂亮是漂亮,只是……”顾子夕宠溺的看着她,一脸笑意的说道:“你似乎已经不是小姐了,应该是许女士吧!”

“喂,顾子夕!”许诺的脸不由得通红,伸手在他的腰间狠狠拧了下去。

“真的很凶呢?”顾子夕不由得轻笑,看着她时,眸间尽是温柔。

对于画面里的闪光疑云,他暂且放了下来。

他将整个画面看了三遍,基本判断画面中的闪光是来源于照相。现在的人拍照成了随时随地的随手行为,倒是无法判断:到底是蜜儿刻意安排的,还是只是围观人员的随拍。

不过,若没有声相资料,仅凭照片的话,就算发布出去,对许诺也不会造成伤害——毕竟,当初与蜜儿的分居、离婚,都有公布消息;之后再与许诺结婚,也只发了个官方公告,显得低调而平静。

所以就算这样的照片流出去,顶多说她年轻气盛、嚣张跋扈而已,伤害倒是不至于了。

所以顾子夕决定暂且放下——新婚两周,分别一周,中间还出这样的插曲。他希望和许诺之间,能有更好的相处。

…………

“男人的腰可不能乱动,动出问题了,吃亏的还是你呢!”顾子夕轻笑,扯下她的手圈在自己的腰间,看着她明媚的娇爱模样,哪里还有视频里半分的凶悍。

“喂,我饿了,要吃饭。”看着顾子夕沉凝的眸子,许诺心跳的速度不由得加快了起来——虽然相处的时间还不长,对于他发出的信号,她基本还是看得懂的。

“好。”顾子夕眸光微闪,温柔而笑,伸手托起她的下巴,俯头温柔的吻了上去。

“唔、喂……”许诺在心里轻叹,双手却搂得他更紧了些。

“许诺,好喜欢这样的你……”顾子夕满足的轻叹着——好喜欢这样的她,柔软的、娇嗔的、自信的、甚至是嚣张的,唯独再不是初见时那个胆怯而收紧的、再见时那个犀利而忧郁的她。

而这样柔软的她,只为他而展现。

柔润的唇,在她的唇齿间温柔的辗转着,细细品尝着她每一次呼吸之间的芬芳;灵动的舌,与她的细细纠缠着,深深探索着她每一分、每一寸柔软……

当他的大手探进她宽松的睡衣,轻而触及的柔软,让他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移唇在她的耳边说道:“在家里放松是好,只是很为难你老公知不知道?”

“可是……我记忆里的顾先生,克制力可是非常好的哦!”许诺的呼吸略显急促,玩笑的话也说得没有底气。

“那时候是男朋友,现在是老公,当然不同。”顾子夕低眸沉沉的看着他,眸子里涌动着爱恋的情义。

“老公我真的饿了。”许诺的脸,一片灿若桃花的红润,清澈的眸子里有有羞涩、还有娇嗔。

“先吃东西吧。”顾子夕深深吸了口气,大手依依不舍的抽离出来,紧紧拥着她站了好一会儿,才揽着她的腰往厨房走去。

…………

“顾先生叫的外卖,你喜欢吃的鲜虾小包,你先打打底,晚上让张妈过来做晚餐。”顾子夕从保温箱里将小包拿出来递给她。

“要不晚上我做?”许诺看着他轻声说道,红红的脸,低低的声音,显然还没有从他刚才那深沉而温柔的吻里恢复过来。

“连工作都要熬夜加班,怎么舍得用你的时间来做饭。”顾子夕摇了摇头,揽着她一起往花房走去:“吃完休息会儿,或者晚上我们出去吃。”

说着揉了揉许诺的头,摇头说道:“可怜的顾太太,顾先生不在家,每天就吃饼干泡面度日,我这老婆养得也太没质量了。”

“挺好啊,省时省力的。”许诺笑着在软椅上坐了下来,看见被整理齐的稿纸,暖暖的笑了。

“你帮我看一下,看有没有什么好的意见给我。”许诺将画稿递给他,自己则盘膝坐在软椅里,打开食盒开始吃小包——突如其来过大的运动量,对于体能的消耗实在是太大,虽然睡了近二十个小时,只感觉整个人还没有恢复过来。

所以在软椅上坐下去后,整个身体便窝了进去,只觉得再也不想动了。

“真这么累?”顾子夕接过画稿,看着她不禁皱起了眉头。

“嗯哼。”许诺轻哼着,自顾的吃着,似是不想和他说话。

顾子夕伸手越过书桌,重重的揉了揉她的头发,温柔的说道:“好好儿休息两天,以后我注意。”

“恩……”许诺羞涩的轻应了一声,低头吃东西不再说话——只是对他的承诺,她似乎并没有信心。

无论交易的当初,还是新婚的现在,他都能把她折腾得起不了床——所以有时候想想,恋爱的时候,他的克制力还真是相当的不错的。

想到这里,许诺不由得暗暗的笑了。

…………

“历史这部分做得最好。”顾子夕对比着文案,看完手绘稿后,对许诺说道:“新增的元素,对于主题的表达,非常突出。”

许诺点了点头,从软椅里直起身体,指着顾子夕手里的手绘稿说道:“历史部分,因为资料完整、事件丰富,所以表现形式也非常多样。”

“这部分的难点在于:开篇黑屏的时间——多少秒,是最能引起观众的关注与兴趣的。这个我下次去B市,会和费兰成老师一起,找一个心理学专家探讨一下。”

“然后呈现的画面,与上次的稿子相比,对于素材没有调整,对于素材的画面重新运用了费兰成老师提供的资料。但我有一个新的想法,就是这些素材,我们用现场拍摄的、动态的、浅彩色的画面来表现,表达出,这是外国人心目中现在的B市,是有色彩的、但是却是落后的、古老的。”

“然后在画面历史篇章结束的时候,将刚才用过的素材,全部用黑白残旧的照片拉链出来——用这样的小结来告诉世界:你们眼里的B市,只是过去;从而承接下一篇章:发展的现代。”

许诺说完后,抬头看着顾子夕,等他的意见。

顾子夕看完她的思路,想了想,点头说道:“动静结合的表达方式很不错,不过,如果是这样,我的建议是素材再减少——否则,素材本身就多、表达方式又是组合式,会显得凌乱。”

“恩,我考虑一下,再修一修。”许诺点了点头,又吃下一个小包子后,靠在软椅里看着顾子夕,边思索边说道:“在出现画面后,就只有画面而没有声音了,所以我想将经典的京剧唱腔放进去,贯穿整个历史画面。”

“那么,将第一个画面换成古老的京剧脸谱,然后的舞台斗场,随之唱腔响起,攸远深邃。我要的感觉是:这声音,就如从历史深处传来,带着清越、带着故事、带着沧桑、还带着些凄婉的鬼魅与神秘。然后越来越小、越来越远,最后所有的历史的镜头消失,一卷水袖自屏幕的中间自一角收去,古历史的残旧照片出现,所有的声音归为静止。”说到这里,许诺慢慢闭上了眼睛,静静体会着自己描绘的那个画面、自己想要的那种效果——攸远的、穿越时空的质感。

“这个可以请上次拍广告的京剧老师现场来拍,我感觉她能拍出你要的感觉。”顾子夕想了想说道。

“其实,如果只拍历史部分,这样的拍法将会非常精彩。不知道这样穿越时空感觉,突然转到现代化的状态,会不会有违和感。”顾子夕若有所思的说道。

“或者画面这样处理:那截绣花的衣袖不是抽回去,而是一个飞甩云袖的姿态,裹挟着照片而来,随即舞者舞动,一个转身,便是风起云涌的五千年历史画卷的消失,取而代之的便是一幢幢高楼拔地而起的现代化都市的画面。”许诺放下手中的食盒,拿起铅笔,在稿纸上快速的写画着,将自己刚才所想,用图解的形式记了下来。

“不错,这个想法有点儿意思。”顾子夕点了点头,抬腕看了看时间,对她说道:“你是现在继续工作?还是我们下走走?”

“你不用工作的吗?”许诺抬眼看着他。

“安排在后天了,顾先生的工作就是陪顾太太。”顾子夕笑着说道。

“顾太太可是不发薪水的哦。”许诺收起稿纸压在电脑下面,边笑着说道。

“顾太太的笑容比薪水更让人有动力。”顾子夕见她收起稿纸,知道她是准备暂时放下工作了,便帮她将电脑也关上。

“说得象真的一样。”许诺仰头灿然而笑:“在门口等我,我去换衣服。”

“我突然又不想出去了。”顾子夕突然说道。

“喂!”许诺不禁皱眉轻嗔,在看见他眸底幽暗的深邃时,不由得狠狠瞪了他一眼,粗声说道:“去门口等我!”

顾子夕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笑着转身往外走去。

许诺的脸一阵发烧,掩着领口快速往房间走去——原来,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合的道理在这里:有再多的恼气、怨气,在这样的欢爱里,哪里还记得起来。

许诺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新婚少妇的感觉越来越明显,不似从前,虽然生了孩子,还是一副少女的模样。

原来,女人气质的改变,是因为你心里有了家、有了你愿意为之改变的人、有了那个人的呵护疼宠。

少妇许诺,加油吧!他是值得你努力去爱的男人。

给了镜子里的自己一个温婉的笑容,让自己看起来多了些少妇的柔软,这才满意的收回目光,脱了睡衣换上一套休闲服,将头发低低的挽在脑后,快速的跑了出去。

“越来越像小媳妇儿了。”已经换好鞋子的顾子夕,看着她笑着说道。

“是吗?”许诺左看看、右看看,然后仰头看着他笑着说道:“我也这么觉得——好象,真是人家老婆了呢。”

“终于有这种自觉了,不容易呀。”顾子夕看着她,眸光微微闪了闪,看着她换好鞋子,便牵着她的手往外走去。

…………

四月天气的黄昏,还有几分春的凉意;满眼的新绿,在黄昏轻薄晚霞的映照下,显得格外的生机勃勃。

他牵着她的手,慢慢的走在黄昏的晚霞里,闲闲的聊着天,偶尔低头看她,只觉恍若如梦——他们之间,经历了多少,才有了今天的平静也安谧;才能牵着手,这样闲适的散步聊天。

那个想爱不敢爱的许诺、那个知道真像后坚持要分手的许诺,仿若在昨天——而现在,他却已经将她的手紧紧的牵在手里,再没有什么可以将他们分开。

“喂,看傻了。”许诺将手掌放在他眼前用力的摇晃着。

“越来越有小女人的味道了。”顾子夕抓住她胡乱挥动的手,放在唇边轻吻了一下,揽着她在臂弯,慢慢往前走去。

“为什么是小女人?为什么不是大女人?”许诺将头依在他的肩上,娇嗔着问道。

“因为你年龄比我小、个子比我小、力气也比我小,当然只能是小女人了。”顾子夕听着她孩子气的话,不由得直乐。

“好象是这样。”许诺皱了皱鼻子,无可奈何的说道。

“小女人好,小女人最是被人疼、被人宠的。”顾子夕低头安慰似的说道。

“嗯哼。”许诺轻哼一声没有说话,在他的声音里,心里突然闪过艾蜜儿的样子——她该是最典型的小女人了吧,在他面前定然是温柔出尘的吧。却把自己的婚姻经营到了这般地步。

所以,做什么样的女人并不重要,做自己才重要——男人会相象千百种喜欢女人的样了,而你,只是你,原本的你。

关于艾蜜儿的念头,在脑海里一闪即过,许诺微眯着眼睛看着黄昏霞光的绿树繁花,必竟还是眼前的美景、必竟还是手里的幸福感觉,压过了那些想起来会让人心情低落的过去。

如他所说,要习惯,习惯活在自己的生活里;习惯把过去轻轻放下、不要再提起——未来的生活,只是他们自己。

…………

晚餐顾子夕没有挑那些惯去的大餐厅,而是找了海鲜火锅店,陪许诺吃火锅。

“海鲜煮火锅到是原汁原味儿。汤也好喝,就是整体味道太清淡了些。”许诺吃完海鲜,捧着一小碗海鲜汤,满足的说道。

“这一条街,有各式各样的火锅,咱们一天吃一种,也得一个月吃完,到时候喜欢哪一种,就让张妈在家里做,或者把那家的厨子请回去也成。”顾子夕笑着说道。

“你可别坏了人家的饭碗,火锅这东西,天天吃就太腻了。”许诺摇了摇头,完全不能苟同他的想法。

“张妈年纪大了,跑来跑去的辛苦。我们两个偶尔做饭还行,天天做肯定吃不消,所以还得请个专门做饭的师傅才行。卫生方面,你不惯别人做的话,可以让张妈一周过来帮一次忙,你们两个一起做我也放心。”顾子夕看着她认真的说道。

“什么叫我们两个一起做你放心?我做什么你不放心啦?”许诺用手撑着下巴不满的看着他。

“放心你这双绘图的手不会因为做卫生给弄粗了。”看着她不服气的样子,顾子夕只觉好笑。

“虚伪,是嫌弃我不会做事,怕我弄乱了家里吧。”许诺轻哼着,低头把碗里的汤喝完后,示意顾子夕买单走人。

…………

夜色下,两人不急不徐的慢慢的走着。晚上回到家里,两个人也都没有继续工作,许诺窝在沙发里看休闲小说,顾子夕坐在旁边帮她削水果,并细心的将水果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用插子插了喂给她吃。

看她吃完还拿纸帮她擦嘴,看起来完全一副二十四孝好老公的典范。

“还要喝牛奶吗?”顾子夕走过来在她身边坐下。

“不喝了,好饱。”许诺摇了摇头。

顾子夕抬腕看了看时间,伸手将她手里的书抽了出来,看着她说道:“那就休息吧,不是说这两天累到了?”

“喂,才吃完就睡,你当我是猪啊。”许诺不禁失声轻笑。

“能把老婆养成猪的,都是优秀的老公。”顾子夕笑着,从沙发里站起身,弯腰把她抱了起来,作势惦量了两下,笑着说道:“果然重了许多,今天这一天没白养。”

“真的吗?你快放下我,我得去称称,是不是长胖了。”许诺双手抓住他的肩膀,急急的说道。

“顾先生的手最准,不用称了。”顾子夕笑着,伸手按熄了客厅的灯,抱着她往卧室走去。

…………

“真的胖了,肚子大了。”躺在**,许诺摸着肚子叹息着说道。

“顾梓诺问我,他是怎么出来的。我告诉他,医生在你肚子上开了一刀,然后把他给抱出来了。”顾子夕将手覆上她的,两只交叠的手,在那条长长的疤痕上轻轻揉动,心里不禁百感交集。

“你真是的,他还那么小,说这些干什么。”许诺轻轻叹了口气,想起顾梓诺对她的排斥,心里压抑的难过,又涌了上来。

“了解生命的真像,不在乎年龄的大小。他该知道,你虽然没有抚养他、没有陪伴他,依然是他要尊敬的妈妈。”顾子夕用力的抱紧着她,沉声说道:“如你所说,我会给他足够的时间去消化这件事、接受这件事,但在你是妈妈这个事实上,没有任何疑问,他必须知道。”

“你下周要去看他吗?”许诺轻声问道。

“你想去?”顾子夕低头看着她。

“好久不见他了。”许诺伸出双臂圈着他的脖子,将头趴在他的胸口,低低的说道。

“好,一起去。”顾子夕轻轻拍了拍她后背,轻声说道——原本计划是月底梓诺生日的时候,带梓诺回来一起过生日的。只是,对于这样的许诺,他真是完全没有抵抗力。

“他想见我呢,我就出现;不想见我呢,我悄悄的看看他就成。”许诺抬头看着顾子夕,轻声说道。

“不会的,他心底还是喜欢你的,只是一时别扭,转不过弯了。”顾子夕低头在她唇间轻吻了一下,温柔的说道。

“没关系,我真的不急。”许诺轻轻摇了摇头,软软的说道:“我们一家三口名正言顺的在一起,就很好很好了。或许,他希望能够继续喊我许诺,也挺好啊。”

“恩。”顾子夕轻抚着她的后背,轻声应着。

“顾子夕,我从来也没想到过,会有一天找到儿子、还能有机会和他生活在一起,我觉得,老天真是太眷顾我了。”许诺软软的窝在他的怀里,声音里满是喜悦与满足。

“那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找到我、还能有机会和我生活在一起?”顾子夕的大手,在她的背上下意识的轻抚着,说话的声音轻缓而带着温柔的笑意。

“没有,我既想遇到你、又怕遇到你,你该知道的。”许诺伸手搂着他的腰,脸贴着他的胸口更紧了。

“有时候啊,你就是个胆小鬼;有时候呢,胆子又大得不得了。”顾子夕轻笑着。

两人暖暖的拥在一起,慢慢的聊着天,到最后,许诺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趴在他的怀里沉沉睡去,有节奏的呼息在他的胸口轻缓起伏,顾子夕松开拥着她的手,将她轻轻的放进被子后,披了睡袍起身回到客厅。

从沙发上拿起她刚才正看的小说——与她遗留在‘御庭华院’的那本是同一个作者。

他本不喜欢看这类休闲小说,只是去‘御庭华院’的次数多了,坐在那里想她的次数多了,她看的那本书也被他翻过了好几遍了。

后来找林晓宇了解了一下,是现在年轻人都喜欢的一个年轻作家,写的内容很贴合生活,故事大多简单直叙,没有太多的曲折。情节温馨,文字里有种淡然舒服的感觉。

是不是生活的磨难太多了,所以更向往这种简单?是不是曾经不敢、不相信爱情,所以在这样舒服的文字里,找到简单爱的梦想?

顾子夕将目光停在她看过的页面上,那两行浅白又深刻的话,让他这个三十几岁的成年人,看了也觉得喜欢——‘对于爱情来说,你只管爱着,其它的事情交给时间。’

掩下书页,顾子夕起身回到房间,许诺睡得一片沉静,舒展的身体,早不若之前总是蜷着的模样。

顾子夕微微笑了笑,脱了睡袍后钻进被子里——而她就连睡着了,似乎也能感觉到他的靠近,下意识的往他的身边靠去,一条腿松松的搭在了他的腿上,睡得惬意而舒缓。

顾子夕伸臂搂住她,将她的身体挪到自己的怀里,低头在她的额上轻吻了一下后,和着她有节奏的呼息,慢慢睡去……

…………

想听你听过的音乐

想看你看过的小说

我想收集每一刻

我想看到你眼里的世界

想到你到过的地方

和你曾渡过的时光

不想错过每一刻

多希望我一直在你身旁

…………

夜很沉、夜色很静、他们的今夜,拥抱着很安静——为这来之不易的幸福,珍惜在一志的每一刻。

第二节:许诺,旋木的梦想

第二天,夫妻两人约好去看电影、然后去溜冰、又去游乐场玩了一天。

“给过你美好那些记忆,我们全部重新再来一次。”顾子夕笑着说道。

“顾先生,你老了哦,这就开始回忆了。”许诺站在他的前面,边倒着往前走,边笑话着他。

“老吗?”顾子夕伸手拉着她的手:“别倒着走,容易摔跤。”

“喂,顾先生,你真的老了呢,你看人家,两个人一起倒着走呢!”许诺叹了口气,挣脱他的手,让顾子夕看他们身后那一对恋人——两个人的年纪比许诺略大一些,正牵着手,一起倒退着往后跑,轻快的步子、飞扬的笑声,青春满满的快乐。

“那怎么办?看来顾先生是真的老了。”顾子夕轻轻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上周才带顾梓诺去游乐场玩了,现在又带你来。想想,象是带了儿子又带女儿的。”

“哈哈哈,顾子夕,没想到你也能这么可爱。”许诺大笑,回过身来,将手插进他的臂弯,将头靠在他的肩上,踩着他的步伐,慢慢往前走去。

顾子夕侧头看了她一眼,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宠溺的笑了笑,又继续往前走去。

“旋转木马,你以前说过想玩儿的。”顾子夕牵着她,在七彩的旋转木马前停了下来。

“你陪我一起坐。”许诺仰头看着他。

“这个……”顾子夕又看了那花花绿绿的木马一眼,不禁觉得为难——他这个年纪、他这个身份,玩这个,实在是……

“就陪我一次。”许诺伸出手臂圈住他的脖子,用力的惦起脚尖,让自己的眼睛能够平视到他——温软的声音、灵动的眸子、纯然的笑容,这样的她,让顾子夕完全没办法抵抗。

“说好了,就一次。”顾子夕皱眉应道。

“当然!”许诺开心的在他的脸上重重的吻了一下,扯着他的胳膊走进入口,看着他有些笨着而尴尬的上了一匹马后,自己则跨上了他旁边的一匹马。

看着其它不是年轻人、就是小孩子、又或是带着孩子的妈妈,顾子夕只觉一阵尴尬;只是看到许诺满足而明亮的笑容,他又觉得这一点点的尴尬,当真算不上什么。

当木马开始转动,那带着翅膀起飞的感觉,如同童年的梦想,全部实现!

“我忘了只能原地奔跑的那忧伤,我也忘了自己是永远被锁上,不管我能够陪你有多长,至少能让你幻想与我飞翔。”轻哼着《旋木》的曲调,许诺看着身旁这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有些滑稽的坐在这小小的木马上,脸上仍是一片温柔,心里不禁涌动起一股感动的暖意。

“顾子夕,谢谢你原意这样的陪着我,就像小的时候,有父母陪伴的孩子一样。那时候,她们在这旋转木马上的心情,会和我现在一样吗?”

许诺抱着木马的脖子,嘴角噙着淡淡的微笑,想起曾经满心的羡慕、想起曾经也拿了好不容易赚的钱来想坐一次却又舍不得的退了票、想起和许言一起站在病房往下看的时候,那一片欢乐,是她们心底最深处的渴望。

…………

“许诺?”当木马停下,顾子夕走到许诺的身边,伸手轻拭掉她脸上的泪痕,温柔的咕着她。

“恩,我是太开心了。”许诺吸了吸鼻子,笑着从木马上跨了下来,拉着顾子夕的手,突然大声说道:“顾子夕,我爱你!”

还没走出游戏区的游客们都纷纷的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看着这个看起来安静却又疯狂的女子,再将目光从她身上转到旁边这个气势不凡的男人身上,不禁露出会心的笑容。

“我也爱你。”顾子夕不顾围观的目光,将她轻轻拥进怀里,凑在她的耳边轻声回应着——他不知道她这突如其来的伤感是为何,却知道她此时需要他的陪伴、需要他的回应。

知道她这突然崩发的爱意,发自肺腑深入,不再压抑、不再掩藏。

“不好意思,让你尴尬了吧。”许诺轻轻挣开他的怀抱,低着头小声说道。

“谁说的?我求之不得!”顾子夕看着她的头顶,声音里一片温柔。

“顾子夕,我爱你!”许诺抬起头来,眸光莹亮中,对着他大声的喊了出来!

随着她的话音刚落,旁边围观的游客情不自禁的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哦!哦!哦!”

“我们走。”顾子夕俯头在她唇间轻吻了一下,然后拉着她的手,穿过围观的人群,快速往外跑去。

…………

他拉着她的手,一路往前跑去。

“顾子夕,我跑不动了。”许诺被他拖着,一会儿之后,便气喘嘘嘘起来。

“许诺,你让我太惊喜了。”顾子夕停下脚步,定定的看着气喘嘘嘘的她,沉声说道。

“不是惊吓就好。”许诺黝黑的眸子,灵俏的转动着,一脸的生动、一脸的明媚。

“谁要是被这样的话吓住,那个人一定是傻瓜。”顾子夕轻叹一声,伸臂将她搂进怀里,低头沉沉的吻住了她——因着她的喘息不停,他的吻由沉深变得细啐,就似捧着一个珍宝似的,小心而珍视……

…………

你知道这一生我只为你执着

管别人心怎么想眼怎么看话怎么说

你知道这一生我只为你守候

我对你情那么深意那么浓爱那么多

等待着你等待你轻轻拉我的手

陪着我长长的路慢慢走

一直到天长地久

等待着你等待你紧紧拥抱着我

告诉我你的心里只有我

除了我别无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