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60局里局外

Chapter060 局里局外

快乐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这样浓情蜜意而不被打扰的相处,于他们之间,也显得特别的难得和珍贵。

两人的情绪还沉浸在湖边轻暖的风景里、沉浸在对彼此爱意的回味里,扰人的电话又不停的响了起来。

两人对视一眼,眸光里有些无奈,更多的是理解。

两人各自转身走开,拿起电话接听起来:

“诺姐,你前天和我说,在城市现代发展方面,觉得现在的表达素材太过单一,我又找了些资料发在你邮箱里,你看一下能不能用。”电话是文柬打过来的。

“好的,谢谢你。”许诺的眸光微亮,对这个小女孩的印象越发的好了。

“诺姐,你现在做好的草稿,可不可以给我学习一下?”文柬小心的问道。

“现在还不行,现在还处在不停的修改之中,这一分钟和下一分钟,可能都会不一样,没有意义,等到成稿了,我和风铃的稿子都会拿出来给大家讨论。”许诺认真的说道。

“哦,好的,我觉得经过前几次的讨论,我对一些零碎的片断要怎么做,有了些概念,但整体片子的把握还是欠缺的,很想学习。”文柬的语气很诚恳,没有时下年轻的浮燥与目空一切的傲气。

“在初学期,看一个完整的案子比较重要,然后再去学做一些简单的小案子,有了从头到尾的创作经历后,再参与进这种大项目的创作过程。否则你会被创意过程中不停的修改、不停的否认和自我否认给弄崩溃的。”许诺笑着说道:“我刚出道的时候,没有人带,就是东一点西一点,学得很零碎。”

“然后自己找国际知名创意的片子回来看,把自己学的零碎的东西放进去分析。后来在创意点的把握上,也就更有自信。后来我师傅说,因为有了这样零碎的沉淀,一旦有了整体的机会,爆发力就会很强。”许诺淡然说道:“所以你不要着急,积累够了,爆发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谢谢诺姐,那我不打扰你了。你在资料方面,有任何需求,记得联络我。”文柬的语气里有些失望,但还是很有礼貌、很温和的挂了电话。

“好啊,辛苦你了。”许诺微微一笑,收了电话后,想起以前莫里安带她的时候,从不讲专业或理论,就是让她做案子,任何新的推广,不管整个部门是怎么分工,她在本职工作之外,都会被要求做一份独立的创意案。

想来,应该是针对她之前经历的特点来制定的培养方案。

莫里安是个很用心、很好的老师,遇到他,她何其幸运;只是她自己并没有这种用心和能力去带一个学生,她的能力,也仅限于自己的创作了。

她对自己的认识很清楚,或许有一天,她创意作品的高度能超越莫里安,但在创作的能力与广度上,是很难超越他的。

许诺转身,看见顾子夕还在接电话,便走到湖边的石凳上坐了下来,看着湖心的游船、看着游船上的人们,心情一片安适。

…………

“顾总,明天会议的安排以及各部门总监的会议资料我已经发在您邮箱了。”

“恩。”

“第一季度的财报显示,营业收入比去年同期上升了15%,但比历史最高点,还差了20%,这个数字,有加上已经划出集团业务范围的海外业务。”

“财务部和销售部有分析吗?”

“有的,一并发给您了。”

“好,我看完后会和他们沟通。还有什么事?”

顾子夕抬眼看见坐在河边的许诺,语速不由得加快了起来。

“顾总,我已经从景总那里拿到资料,根据谈判备忘录,代理合约的文稿我已经整理完发在您邮箱了,您看能不能今天给我回复,我想在明天会议前整理完。”

“好,我会在晚上8点前回你的邮件。”

“好的,谢谢顾总。另外还有个信息需要向您证实一下。”

“你说。”

“您以前的家庭私人律师莫品山有发邮件过来,告知之前每个月从您私人帐户划走的一笔款项,自下月起支付到他的个人帐户。有邮件同时抄送给您,说是您会回复给我。我现在还没收到您的回复,不知道信息是否确切。”

“同样,在晚8点前我会回复你邮件。你明天去财务办理打款信息更改手续。”

“好的,我知道了。”

“另外,你通知法务部李部长,股权变更的手续到哪一步了,让他给我邮件汇报进度。”

“好的,我这就通知他。”

“恩,还有事吗?”

“没有了,我等您的邮件。”

“恩。”

…………

挂了林晓宇的电话后,看到手机里还有一个短消息,却是张庭发来的——“子夕,蜜儿心脏有衰竭前兆,目前尽可能的治疗,但要恢复到以前正常的时候,怕是有些困难。”

顾子夕的眼皮微微跳动,看着屏幕良久,终于,还是回了个信息过去:“治疗方案?最坏结果?”

收到顾子夕的信息,张庭立即打了电话过来:

“蜜儿这种情况,也有通过换心手术解决的,但她的情况不乐观,所以我不建议这个手术。保守治疗的话,不过是平躺静卧、及时吸氧、以前回血量的控制。这都是在情绪能够平稳的情况下。保守治疗的生存期,最长大约在三年,最短的话,就是随时了。”

“保守治疗,隔绝一切外来信息。”

“不来看看她吗?她想见见你。”

“……”

“许诺不同意?”

“没必要,她想要的,我给不了;每个人的生命都掌握在自己手里,如果她硬要把自己的生命绑在我的身上,恕我没有这个意愿继续负担下去。”

“……”

“如果一个人,连自己都不珍惜自己的身体和生命,甚至用自虐的手段来达到目的,别人又凭什么去珍惜她?而她又凭什么以为,我会为了一个想方设法算计我的人,而放弃自己的爱情、婚姻和家庭?”

“从此以后,她于我来说,只是一个认识的人,关于她的未来,我能做的,也不过是用钱保住她的命而已,至于其它,与我无关。”

“好,我知道了。”

…………

挂了张庭的电话,顾子夕转身看着安静的坐在湖边的许诺,心里隐隐的难受,在她安静的容颜里,慢慢散了开去——

爱情来去,原本也没有什么道理。若非要给爱情找一个原因的话,他选择去爱这个在经历了那么多磨难之后,仍然满脸阳光的面对生活的女孩,而不是艾蜜儿这种,拥有一切好好活着的条件,却选择放弃生命。

如果没有那场交易,他与许诺只是简单的遇见,他想,他还是会变心的吧。

对此,他的潜意识里稍有愧疚,却仍然不悔。

…………

“顾太太,是想坐船游湖吗?”顾子夕走到许诺的身边,看见她正看着湖心的游船出神,不由得笑着问道。

“你这个的电话可真长,现在可以走了吗?我要回去收个邮件,b市有些资料发过来。”见他结束电话走过来,许诺从石凳上站了起来。

“恩,公司有些事,不过可以晚上再处理。你确定现在就回家?”顾子夕自然的牵起许诺的手。

“回去吧,我更喜欢和你一起呆在家里的感觉。”许诺抬眼看着他,嘴角、眉梢、眼底,都带着俏皮的笑意,还有温暖的依赖。

“好。”顾子夕的眸光微微闪动,牵着她的手慢慢往前走去。173文学网

四月春风里两人并肩的身影,轻缓而坚定,就似他们现在的心情。

…………

回到家里后,许诺换了睡衣便去了花房。顾子夕则重新下楼去了一趟,买了一堆零食放在花房里。

“谢谢。”埋头在电脑资料里的许诺,抬头给了他一个清澈的笑容。

“还是别吃太多,一会儿晚餐会吃不下的。”顾子夕不放心的交待着。

“知道了。”许诺点了点头,举起双臂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一副极为舒服的模样。

顾子夕重重的揉了揉她的头发,低头在她唇间轻吻了一下,这才转身离开,回到书房开始处理公司的文件。

…………

两人各自忙碌着,三四个小时过去后,窗外的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两人仍埋着在自己的资料里。

直到闻到空气中传来菜香的味道,许诺才从资料里抬起头来,看见已经完全黑下去的天色,深深吸了口气,保存好资料后,探头看了看房间里面——除了书房外,其它房间的灯全都没有开。

看来顾子夕的工作还没有结束。

许诺起身轻轻走进房间,轻轻将书房的门关上后,这才开了所有房间的灯。

…………

冰箱里的食材很丰富,也都是易做的那种,张妈知道他们两个的厨艺水平,所以准备的食材都很容易处理。

所以许诺大约花了四十分钟——在米饭熟了的时候,三个小菜就已经起锅了,比起以前,光准备工作都要花一小时的速度来,着实是进步神速。

…………

“顾先生,吃饭了。”许诺推开书房的门,看见顾子夕正在讲一个电话,想来自己的声音一定通过电话传了过去了,不由得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顾子夕听见声音转过头来,朝着她笑了笑,边站起来边对电话那边说道:“先这样,我太太喊我吃饭了,这件事我通知销售部的王总和你联络,在政策方面他会比我更熟悉。”

“是的是的,最近太忙,没能给太太一个象样的婚礼和蜜月,只能在有时间的时候多陪陪她以弥补了。”

“谢谢,您刚才说的事王总会处理好的,有事情随时给我电话。”

“好的,再见。”

说着便挂了电话,揽着许诺的腰边往餐厅走边说道:“我的顾太太越来越能干了。”

“顾子夕,刚才是谁的电话?我说话传过去了吧?”许诺不好意思的看着他问道。

“一个客户,越过销售总监直接到我这里要政策,你的声音出现的恰是时候,让他没有机会再继续缠下去;我也有机会把事情推回给销售部。”顾子夕笑了笑,在餐桌边坐下后,迅速给销售总监发去信息,将事情原委和处理策略简单说了一下。

再抬起头时,许诺已经盛好饭放在他的面前。

“今天这顿饭做了多久?”顾子夕端起碗,看着她笑着说道。

“半小时啊,是不是很历害?”许诺得意的看着她。

“果然历害。”看着她得意的小模样,顾子夕微眯着眼睛,夹了一块西兰花在她的碗里:“奖励你越来越能干。”

“你快吃,看看和张妈做的有什么不同。”许诺用手撑着下巴,满是期待的看着他。

顾子夕这才看清,在青绿色的西兰花的外层,被裹上了一层薄薄的透明外衣,当下夹起一块放进嘴里,仔细的品尝后,看着许诺直点头:“好吃,没有了西兰花原有的青味儿,而且不若餐馆里做的生硬。”

“恩,先将西兰花过开水五分钟,淘起来沥干水份,拌上调料,再等十分钟。然后放进蛋清里打个滚,再扔进烧好的油锅里打个滚,然后马上起锅。这样做出来的西兰花就没有青涩味儿了,而且外脆里软。”许诺拿起菜谱给他看:“你看,人家做的颜色还漂亮,我的就差一点儿。”

“味道已经很好了,这颜色咱们不苛求。”顾子夕只是轻瞥了一眼那菜谱,将目光停留在许诺认真的脸上,心里是满满的暖意——他当然知道,许诺虽然不是大小姐,可在生活上从小也被许言照顾得很好。

对于这些家务事,不仅没有兴趣、更没什么天份——而现在,她却像十足一个小主妇的模样,说起菜谱也能头头是道了。

是生活改变了她?还是爱情改变了她?

而他,喜欢看到这样的许诺——除了工作中的干练与利落,他还是她的小女人:一身的人间烟火气息,让人不得不爱。

“你这案子,从现在到8月,中间能空出时间吗?”顾子夕看着她问道。

“不确定,顺利的话,可以空出一周到两周的时间;不顺利的话,可能到了拍摄阶段,还要不停的改稿。”许诺收起菜谱,端起碗边吃边说道。

“恩,好,能空出来的时候和我说一声。”顾子夕点了点头。

“有什么安排?”许诺看着他问道。

“蜜月要的时间太长,我们暂时都抽不出时间来,婚礼可以先补了。”顾子夕说道。

“有必要吗?婚礼很麻烦。”许诺摇了摇头,想了想又问道:“你的目的?”

“想看你穿婚纱的样子,想让许言看到你有仪式的出嫁的样子。”顾子夕看着她说道。

“那我们去拍婚纱照吧,这个我觉得成。至于有仪式的出嫁,许言不感兴趣,她比较感兴趣的是我手里的那本结婚证的有效期。”许诺不由得低头轻笑。

顾子夕看着她不由得轻叹——什么温柔、什么主妇的感觉,都是假像,这样恣意利落、不拘小节的许诺,才是真正的她。

“那好,你有什么特别的想法?比如说在哪里拍、拍什么风格?”顾子夕点了点头,便不再提婚礼的事情。

“我现在脑子里全是长城、京剧、大碗茶,怎么办?”许诺停下筷子,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他。

“我看你是用脑过度了。”顾子夕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笑着说道:“那你就别想了,我来安排吧。”

“我是不是有了个万能老公?”许诺看着顾子夕,笑得眉眼弯弯。

“真希望我是个万能的老公,这样就可以让你所有的愿望都达成,让你再没有烦恼。”顾子夕温润的说道。

许诺眸子里流光微转,轻声说道:“我这么多年来,也只有两个愿望,一个是有机会见见儿子;一个是让许言的病不再恶化,就算跌跌撞撞,只要能活下去就好。”

“第一个愿望已经实现了,第二个愿望可能会比你想象的结果更好。”顾子夕点了点头,温柔说道。

“是,今年的8月,注定会是一个不平凡、不安静的日子。”许诺看着顾子夕,沉静说道。

对于未来的八月,许诺有些期待,更多的却是害怕——就似当年的心脏移植手术一样,在临近手术的日子,她是紧张得成夜成夜的睡不着。

紧张害怕得连想念,刚刚出生孩子的时间都没有。

“别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顾子夕伸手握住她的,用掌心的暖,给她更多的信心。

“恩。”许诺轻轻点了点头。

第二节子夕,这一局的打算

第二天.

因为知道顾子夕今天要去公司,所以习惯晚起的许诺倒是很早醒来。

“怎么就醒了?”顾子夕拍拍她的背低声问道。

“你不是要上班吗?我去给你准备早点吧?”许诺在他怀里腻了一下,软软的说道。

“不用了,你再睡会儿,晚些再去公司。”顾子夕笑了笑说道。

“真的不用?”许诺抬眼看着他。

“不用。”顾子夕低头在她唇间轻吻了一下,扯了睡袍套在身上,下床后,帮她将被子掖好后,拉开柜子拿了要穿的衣服去洗漱间。

半小时不到,便洗漱完毕、换好了衣服——一条卡其蓝的西裤、一件纯白的衬衣,外面是米色的开衫线衣,看起来儒雅中带着清爽与利落、商务中又带着轻松闲适的味道,将他原本冷硬的气质,衬得温暖而柔软。

许诺被他包裹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双大眼睛,随着他的进出而转动着:“顾先生今天的衣着看起来很温柔啊。”

“是吗?”顾子夕看着她微微一笑:“一定是因为顾太太让他变温柔了。”

“顾先生的甜言蜜语也很好听。”许诺眯着眼睛笑着。

“顾太太喜欢听的话,顾先生天天说。”顾子夕笑着绕过床尾,在床边重新坐下来,看着许诺说道:“顾先生要去上班了,顾太太,早安吻。”

“你把我包得太紧了,我动不了呢。”许诺作势摆了摆脑袋,笑着说道。

“那只能顾先生自己来了。”顾子夕轻笑,双手捧着她的脸,俯下头轻轻吻了上去……

说好只是个早安吻,他却仍吻得深邃投入、如火如荼,让她情不自禁的自被子里抽出双臂,紧紧的圈在了他的脖颈之间……

直到电话铃响起,顾子夕才慢慢松开了她,看着她低笑着说道:“再吻下去,我今天就出不了门了。”

“快走吧,一定是你的秘书在催了。”许诺的脸上涌起一片红霞。

“我看我们真是还欠一个蜜月。”顾子夕意有所指的轻叹了口气,唇在她的唇齿间又斯磨了好一阵,才将她的手重新塞进被子,低哑着声音说道:“我走了,你好好儿休息。”

“恩。”许诺轻轻点着头,唇间的柔润、双颊的绯色,是春天清晨里最诱人的颜色。

…………

顾子夕去到隔壁书房快速收拾着文件和电脑,嘴角泛起温柔的笑意——在他三十三年的经历里,这是第一次,因为贪恋一个吻的温暖,而犹豫着要不要马上出门去工作。

许诺,这样的我,是不是有些不可思议?这样想粘在你身上的我,会不会让你觉得好笑?

顾子夕轻轻的笑了,提着收拾好的电脑包,快速往外走去,几乎就忘了刚才打断他和许诺早安吻的那个电话。

直到上车发动之后,电话再次响起,他才想起刚才的未接来电。

插上耳机,拿起电话,是景阳打过来的。

“这么早?”顾子夕不禁诧异。

“第一次没有在第一时间接我电话,是打扰到你们了吗?”景阳轻笑着说道。

“知道就好,以后别挑这个时间打电话。”顾子夕轻哼一声。

“好,早不打、晚不打,其它时间碰运气。”景阳的笑声里满是暧昧。

“该什么时候打,你比我更清楚。”顾子夕没好气的说道:“找我什么事?”

“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应该是你在意的。”收起玩笑的语气,景阳认真的说道:“我的岳母大人、你的母亲大人,昨天打了电话过来,问朝夕公司股权变更的事情。”

“恩,她的态度不影响结果,不用理会。”顾子夕淡淡说道。

“她的意思是,如果你要转10%给许诺,她就把手上的10%转给顾东林。然后发动老股东投票,让顾东林重回董事会。”景阳沉声说道。

“她倒是真爱了,连自己手里最后的砝码也愿意转出来。”顾子夕冷哼一声,脸色更加冷了。

“我的意思是,这件事先缓一缓,等法国公司的大中华区分公司成立以后,顾氏老标的产品全部转到代理公司名下,公司的新产品用可以全部改标了。这时候再启动你去年注册的新顾氏公司,在一分钱都不损失的情况下,老的顾氏就成了空壳。”

“那时候,现任有些股东的小动作,就会完全暴露,也可以趁这个时候,把他们清理出公司,省得给他们分了钱,他们还出卖公司。”景阳冷静的分析着现在的形势。

其实在与顾东林的第一回合博奕里,顾子夕就做好了两手准备,一个是做空老公司,启动新公司,但当时的产品转标时间不足,如果走这一步的话,新公司没有渠道、没有货品,所有老客户就算转签,没有货品的情况下,渠道等于是废的。

加上顾子夕对老顾氏的感情,所以便走了第二个方案:拉底股价,让顾东林的资产缩水,以老公司的市值缩水的代价,换来顾东林的离开。

自此老公司的元气已经大伤,经过顾子夕半年的运作,上游方面争取了好的帐期、下游方面与景阳一起出资成立了四家经销商公司,使当时出去的资金重新回流,同时争取到黄宪所在投资公司的资金注入,使濒临危机的老顾氏撑过了最艰难的时期。

在打通了上下游的通路后,顾氏又争取到今年的y视标王,再一次以产品占领市场的策略,带动了库存品的销售,让老顾氏的产品库存越来越少。

而当时注册的新顾氏,有了半年时间的缓冲,除了将老顾氏上下游的客户全部改签了过去之外,老顾氏这半年生产的产品,全部换了新标,并在工商局备了案——也就是,新公司的产品以老公司的渠道在市场上流通。

但消费者都以为只是顾氏产品的升级,没有想到是新标的产品来源于新东家。

他和景阳商定的计划,以跨国公司的名义代理老顾氏的产品,通过海外政策将代理价格拉在成本价上,让老顾氏将库存的老标产品以平移的方式转到自己掌控的第三方代理公司。

只要这一步完成,那么老顾氏便以空壳方式运营,那时候再找顾东林手上正启动的项目,在合适的时候,将他从老顾氏卖股份赚的钱,全部吸进来。

而新顾氏当然是没有上市的,所以只要把他的钱吸进了老顾氏,他根本没有办法染指新顾氏的任何业务与资产。

所以景阳对顾子夕才有这个提醒——在业务进展的关键时候,不要让股权之争,打破目前的平静。

现在顾子夕和景阳继续布局,一个国内、一个国外,将局布稳;而顾东林也在埋头走他的线,去年许诺官司期间,他便注册了一家以日化为主营业务的代理公司,利用以前在顾氏的关系网,以及顾氏对客户严格只允许做独家的政符,企图将顾氏的客户打劫走,将顾氏的下游渠道做空。

因着顾子夕和景阳目前所有的精力都在两个公司之间的财产平移上,必须加快速度启动海外业务,在具备海公司建立分公司的资格后,迅速在国内成立代理公司,所以渠道的事情,只交给了公司销售部去处理。

对于顾东林的行为,倒是真的有些顾及不暇,只能抓大放小,先把整个局布好再管他。

也就是说,在现阶段,只要不去惹顾东林、并放一些合适的客户给他,他是不会来惹顾氏的!

“子夕,我想许诺也不会因此而对你有任何想法。反正你爱她,就算没有这个手续,你的钱也是她的钱。”景阳冷静的说道:“再说,你在郑仪群的逼迫下放弃转让股份的行为,郑仪群肯定会认为自己威胁到你了,心里一开心,在近期也不会对许诺有什么不好的行为,你说呢?”

“恩,我知道了,我现在去公司的路上,我再测算一下进度。”顾子夕沉声说道。

“好。”景阳知道他不会做毫无意义的让步,也不会做毫无意义的坚持——生意中的顾子夕,从来就不是冲动的人。

“我这周和许诺会过来,一来是看梓诺,二来是拍婚纱照,我这两天会把选好的摄影公司告诉你,你在那边帮我把协议签好。”顾子夕轻声对景阳说道。

“不用找了,上次给我和朝夕拍的那家就成,你们家大小姐的眼光,那是没话说的。”景阳笑着说道。

“好,那你把资料发给我一下,对于景点上,我再看看。”顾子夕点了点头。

“好,你等我邮件。公司那边有什么动静,你随时联络我。”景阳爽快的应了下来。

在挂了景阳的电话后,顾子夕加快油门快速往公司方向开去——对于郑仪群的做法,他心里不由得一阵冷笑:不是说为了保证他在顾氏的地位才改嫁的吗?这下子真面目可就露出来了。

既然你们是一家亲,你那10%,我也不用给你留了。

想到这里,顾子夕的眸光一片阴冷。

…………

顾氏。

“顾总,您来了。”看见顾子夕过来,林晓宇立即从坐位上站了起来。

“恩,进来吧。”顾子夕点了点头,大步往办公室走去。

“这些是您要审批的文件,这部分是各部门的季度报表,这份是关于给艾蜜儿女士帐务转莫律师的手续。”林晓宇边说,边将手中的文件,分了三堆放在他的桌上。

顾子夕接过关于艾蜜儿帐务的转帐申请,快速的看了一眼后,便迅速的签了字:“这些文件你一小时后过来取,你现在让法务部部长过来一趟。”

“好的,我这就去。”林晓宇收起已签好的文件,快速的离开顾子夕的办公室回到自己的坐位上后,首先给法务部部长打了电话,然后将顾子夕签好的文件扫描进电脑,在系统里给财务部发去了改汇通知。

…………

法务部部长过来的时候,顾子夕刚刚在电脑上看完新公司那边的季度报表,以及生产部发来的产品库存及改标进度表。

“股权转让的手续到哪一步了?”

“内部手续已经完成,正在填写工商备案表,这部分完成后,就需要夫人过来签文件。”

“这件事情先放下,接下来重点关注海外业务部的法务问题。”

“好的。”

在法务部长离开后,顾子夕打开老公司的报表,在与新公司的一一对比后,满意的合上了报表。

这件事情,除了他和景阳之外,只有财务部和生产部知道。

以旧公司的团队,做新公司的生意,目前渠道的变更已经全部完成,只余下了产品和帐务的转移。

他之所在想在这个时候将股份转给许诺,是因为若是这件事情顺利的进行下去,在产品代理给挂名的海外公司时,公司的股票会有大的涨价空间,那时候许诺手持的10%的股票以新的价格入注新公司,他再减少自己的资金投入,那么在新公司,许诺至少可以占到15%的股权,这样比自己直接给15%要好得多。

不过,为了整体局面的控制,这个想法只能作罢。郑仪群现在是拿着股权不问事,若由顾东林持股插进来的话,在公司做空之前,他就会有所察觉——后续的计划,便有落空的危险。

顾子夕做了决定后,便给景阳发了信息过去,让他通过顾朝夕,将此事在恰当的时候、以恰当的方式透露给郑仪群。

“ok,你放心,演戏这件事,我比你在行。”景阳迅速的回了信息过来,轻俏而幽默的语气,让顾子夕为之莞尔。

…………

“顾先生,顾太太现在出门去找灵感,中午过来请你吃饭如何?”才收完景阳的信息,接着便收到了许诺的信息。

顾子夕只觉得心里一暖,快速的回了电话过去:“就出门了?”

“外面天气真好,觉得在家里睡觉简直是浪费生命。”电话那边,许诺的声音一片轻松。

“身体还行?腿有没有还酸疼?开车没有?”顾子夕低声问道。

“你的话怎么这么多,我先挂了,要开工了。”许诺不由得娇嗔着叫了起来。

“这是关心你呢,好吧,你去工作吧,中午到我这里来,我们今天去公司食堂吃饭。”顾子夕笑着说道。

“知道了,再见。”

“再见。”

第三节相遇,许诺与允儿的再见

一件米色的衬衣,外套一件洗水蓝的开衫毛衣,下面是一条松软的贴身运动裤和白球鞋,大波浪的长发垂散在腰间,在四月早春的阳光下,一派的青春灵动。

许诺挂着单反的相机,漫无目标的走在街头,看见任何能让她心动的、能让她感动的、能让她眼前一亮的画面,都会迅速的抓拍下来。

“唉——”许诺正在科技馆拍照,低头看时,却见有观众乱入照片,破坏了照片的完整——而这乱入的人,却是林允儿和秦蓝。

许诺从照片里抬起头来,林允儿正一脸冷意的站在秦蓝的对面。

两人不知说到什么,秦蓝伸手去扯林允儿的胳膊,被林允儿恼怒的挥开后,两人之间的气氛很是紧张与尴尬。

许诺微微皱眉,正待转身离开,却被林允儿喊住了。

许诺缓缓回过身来,看着林允儿和秦蓝微微点了点头,慢慢的走了过去:“这么巧,在这里遇到你们。”

“顾太太新婚以后,越发的漂亮了。”看见许诺,秦蓝收回刚才在允儿面前的低眉顺眼,恢复到惯常的高傲冷峻模样。

“秦总过奖了。”许诺淡淡的应着,转眸看向林允儿,轻声问道:“允儿姐有事找我?”

“想向你打听一个人的消息。”林允儿轻声说道。

许诺心里微微一悸——她竟然还没有忘记莫里安。当下眸光微转,微微笑了笑:“在这里聊吗?”

“去我办公室吧。”林允儿轻声说道,见许诺目光里的疑问,便淡淡解释道:“我现在在这里工作,仍然负责行政。”

“原来如此。”许诺点了点头,做了个请的手势,让林允儿在前面带路,她则徐徐的跟在林允儿的身边——倒是秦蓝,这次并没有跟上来。

…………

“不好意思,突然喊住你。”除了更安静、更沉默之外,林允儿依然如从前般优雅从容。

“本来也该过来打个招呼,只是不知道会不会打扰。”许诺轻声说道——对于林允儿,除了还有最初的光环印象外,更有对她的抱歉,以至于和她说话的时候,态度特别的小心而低回。

“我和他早分手了,所以不存在打扰,其实我很感谢你突然的出现。”林允儿突然轻轻的笑了,看着许诺说道:“你现在是顾氏的总裁夫人、又是国家级项目的一级负责人,有足够的资格张扬。”

“你是市长的千金、也是卓雅这样一流跨国企业的中国区行政经理,可我从没见过你张扬的样子。”许诺侧头看着她,脸上的笑容温婉而柔和,甚至比以前在同一家公司工作时,更加的柔和。

林允儿敛眸轻笑,点了点头:“不错,低调内敛原本就是修养和风度,与你身处什么位置没有关系。不过,倒是难得你这么小,就做得这么好。”

“你是我踏入社会的第二个偶象,我一直以你的行事风格为学习的榜样,后来发现,有些风度、有些气势,没经过那样环境的熏陶,是学不会的。”许诺随着林允儿走进她的办公室,在会客区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还喝咖啡吗?这是我自己用咖啡豆磨的,比速溶的好。”林允儿从桌上拿起咖啡罐问道。

“可以啊。”许诺点了点头。

林允儿边打开咖啡机煮咖啡,边对许诺说道:“一个人在有了地位之后,之前的历史都是励志的教材;一个人若仍然没有地位,之前的历史都是痴心妄想;所以你还是不同了,更自信了,而这自信不同于以前只源于专业,更源于你的社会地位。”

“你很敏锐,顾子夕给我很多东西,最珍贵的,便是这自信——他包容我所有的过去,让我知道自己是值得被爱的。在他的爱里,我无法不自信。”

听了林允儿的话,许诺微微一愣,眸即回想自己的状态——果真如她所说,现在的许诺,举手投足里,都有种自信的从容,而不是自信的张扬。

是顾子夕吧,在他的爱里,她变得无所畏惧,也让自己变得更好——不自觉提,变成他更喜欢的模样。

许诺看着林允儿,她低头思索了片刻,抬着看着许诺轻声说道:“我相信,eric也同样包容你所有的过去,可是你仍然没有选择他。”

看着林允儿沉静如水的脸,许诺沉默着——她该说什么?爱情兜兜转转里,谁也回不到原点。

------题外话------

今天略早,但不代表明天也早,不要期待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