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61一步一计

权少的新妻

两人之间有一阵奇异的沉默,直到咖啡煮好,林允儿将咖啡倒进透明的咖啡壶里,然后拿了两套咖啡杯出来,分别倒了大半杯后,端着走到茶机旁坐下来。

整个动作从容轻缓,是许诺永远也学不会的优雅——这种与生俱来的高贵娴雅,是经过多少风浪也不会被抹去的。

许诺敛下眸子,接过冒着热气的咖啡,轻啜了一口,抬起头来看着林允儿说道:“莫里安一直都是我最好的朋友。”

林允儿低头无奈的摇了摇头,嘴角噙起一丝苦涩的笑容,沉默许久,轻轻说道:“感情的事情,很微妙。年轻的时候我并不懂,而你很幸运,遇到了顾子夕,所以懂了。”

说着抬眼看着许诺,眸子里带着些犀利:“如果,我只是说如果,没有顾子夕出现,在一年、两年、甚至五年、六年后,你还能视莫里安的安情而不见吗?你还能单纯的把他当朋友吗?”

许诺端着咖啡杯的手微微一颤,沉默片刻,轻轻的说道:“亲情是所有感情最后的归属;爱情时间长了会变成亲情;友情时间长了也会变成亲情,却不会是爱情。”

林允儿歪着头看着她,突然轻轻的笑了起来:“感觉你似乎一夜之间长大了,或者商人的顾子夕对你影响太大了,现在说话是滴水不漏。”

“是吗?”许诺轻轻笑了笑,看着林允儿说道:“你想找我问他的消息吗?”

“恩。”林允儿轻轻应了一声,捧着咖啡杯的双手,显得有些微微的紧张。

许诺轻轻摇了摇头,淡淡说道:“我只知道他两周前去了亚太总部,负责处理整个亚态上年度市场推广失误的问题。在新加坡的停留期计划是半年。”

说到这里,许诺微微敛下眸子,声音有些淡然的悠远:“半年是年度推广策略调整这个工作任务的完成期限,以他的能力,大约是用不着的吧。”

“走后没联系?”林允儿轻声问道。

“走的时候,没有通知我。”许诺下意识的捧紧了咖啡杯,心绪慢慢沉静。

“你伤到他了。”林允儿怔怔的看着她——那个总是从容儒雅的男人,终究还是在爱里受伤了吗?

那个在她眼里,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让他有脾气的男人,在三十多岁的年纪,却为爱而远走他乡了——爱情,有多迷人,就有多伤人。

eric,我以为只是我执迷不悟,原来,你也是这如此。

在感情的执着上面,我们又何其的相似呢?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伤到他了,不过,他是个理智的人;任何时候他都知道自己要什么。”许诺捧起咖啡轻啜了一口,声音轻轻的,却一派笃定——莫里安一直是她最信任、最依赖的人,她相信,他不会受伤。

他只是需要离开一下,让时间和距离,来化解他们之间无法走近、却又不愿离远的感情。

“他就是太理智、太绅士了,否则很多事情都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林允儿轻轻叹了口气,将咖啡杯端到唇边,慢慢的轻啜着,直到整杯咖啡喝完,也没有再说一句话。

不知道她是想说——莫里安若是霸道些,她和莫里安之间早就修成正果了呢?还是想说,莫里安若是强势些,便不会容顾子夕将许诺从他身边抢走呢?

许诺捧着咖啡杯默默的想着,终是觉得,他的理智与绅士是很好的,终会有那么一个人是他爱的、也是爱他的;终会有那么一个人,会与他的绅士品格完美契合。

想到这里,不禁抬眼看了看林允儿——这般优雅而知性的她、那般儒雅而绅士的他,为何走不到一起?

…………

两个人静静的坐着,各自捧着自己的咖啡杯,谁都没有说话。

直到许诺包里的电话打破了这满室的静默,林允儿才从沉思中回过神来,看着许诺说道:“没事的话,我带里去场馆转转?听说你在做一个关于城市的宣传案,科技馆里展出的一些科技原理,或许会对你的思路有些启发。”

“好啊,我先接个电话。”许诺点了点头,从包里拿出电话,正是顾子夕的。

“喂?有事?”

“等你来吃饭,还要多久?要我来接吗?”

“我临时有点儿事不过来了,你自己去吃吧。”

“什么事比陪老公还重要?”

“我下午再和你说吧,朋友在等我。”

“许、好,你去吧,记得按时吃饭。”

“知道了,我先挂了。”

“再见……”

挂了顾子夕的电话,许诺收起电话,抬头看向林允儿——她正若有所思的看着许诺。

“恩?”许诺疑惑的看着她。

“以狡猾和霸气出名的商人顾子夕,没想到在婚姻中会是这个样子。”林允儿看着许诺说道。

“他……外面看到的,只是他在生意场上的一面。在生活中,他也不过是个有着七情六欲的普通人。”许诺低头轻轻笑了笑,眉梢上、嘴角里,全挂着难以隐藏的喜悦。

这才是一个幸福女人该有的模样吧——这样的幸福,自然不只是因为那个男人的身家地位。

而他在电话里的殷殷关切与温柔,自然不只是因为她的年轻漂亮。

你爱我、我爱你,爱情有了对等的交付、有了他的温柔以待,才会有她不说也住掩的幸福吧。

看着她在别人的爱情里幸福,eric,又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林允儿暗自沉思着,放下咖啡杯后,轻轻的站了起来,走到许诺身边淡然说道:“走吧,转完之后,我们去员工餐厅吃饭。”

“谢谢。”许诺点了点头,与她一起往外走去。

…………

允儿穿着白衬衣和深色的职业套裙,看起来依然时尚干练;许诺穿着柔软的针职衫和平底皮鞋,看起来柔软而俏皮;不同风格的两个人,脸上却有着相同的自信与沉静——那是她们在相同的环境里被熏陶出来的、属于她们的职业气场。

“这里一共有三层楼,第一层的展品是为少年儿童准备的,主要是一些科技的转化和未来的趋势。”

“关于星球的奥秘、生物进化、人类未来等等,都有涉及,但又都讲得很浅,有助于孩子们理解。”林允儿边走边为许诺介绍着。

“能拍照吗?”许诺边看边问道。

“做资料用吗?”林允儿问道。

“如果资料里要用到的话,最多一两张。主要是用来自己参考,扩展思路。”许诺说道。

“可以。不在网上传播就行。”林允儿点头说道:“虽然也有游客会拍了在网上随意传播,但途径不一样,带来的影响也会不一样。”

“你放心。”许诺点了点头,拿起相机,对准看中的景观,寻找着最佳拍摄角度,拍完之后,又立刻打开看效果。

看着她专注的样子,仍然是刚认识时那个只要进入工作状态,就光彩照人的小女孩;

而看到她手中这个看似简单朴素,价位至少在12万的单反相机;看着她举手投足间的从容;却又知道:她已不是当初那个自信中带着怯意的小女孩了——她现在是日化界最大企业的董事长夫人,低调的打扮,根本掩不住这样的身份转变给她带来的自信与光芒。

“好了,可以上去了。”许诺拍完一楼后,回头对允儿说道。

“好。”林允儿从她身上收回目光,与她一起往二楼走去。

“二楼是关于光电方面运用的研发展示,包括光电学在医疗、工业制造、犯罪打击方面的运用。”林允儿边走边向她解说着:“这部分比较难懂,需要比较深的光电学和高等数学基础,还要深入了解物理原理以及运用,才能把这些运用的逻辑给弄明白。”

“恩,我先记下来,不懂和再回去查资料。实在查资料也不能解决,顾子夕应该比我懂得多一点吧。”许诺笑着说道。

“他生意那么忙,还有时间管你的工作?”林允儿帮她拿着相机,让她腾出手来,从包里拿出本子和笔,将展示物的关键信息抄了下来。

“总有闲的时候麻。”许诺抬眼看着林允儿笑了笑,又低下头去,蹲在文字介绍牌前仔细的抄写。

言语里的理所当然,带着隐隐的娇嗔——似乎只要是她的要求,那个男人都会为她做到。

看着这样甜蜜的许诺,林允儿心里不禁隐隐的酸涩——她和莫里安,还有可能吗?经过秦蓝的事情之后、经过怀孕打胎的事情之后,自己还有勇气重新站在他的面前吗?

…………

在林允儿陪许诺看展馆的过程中,顾子夕又打过两个电话,一个是问她什么时候去公司、一个是问她去公司后到哪边办公,要不要给她准备零食。

“不用了,我在公司工作不需要那些东西。”

“恩,我一会儿到你这边转转就回办公室,原来手上的几个案子,要跟进处理一下。”

“没开车。”

“好吧,在科技馆。已经差不多了,你来了应该就可以走了。”

“是允儿姐,你是不是憋了很久了?”

“呵呵,那你有没有时间麻?不过我们允儿是很难约的,别以为你是顾氏的大总裁,就一定能约到。”

“恩,我这里还要一会儿,你忙吧,等你过来我再走。”

“再见。”

许诺挂了电话,林允儿正帮一个迷路的顾客指路。

“顾总粘你粘得紧呢?”林允儿回过身来,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还好吧,可能我习惯了所有的事情自己一个人做决定,而他又习惯了妻子将所有的事情都汇报给他,所以我不说,他就问。看起来好象很体贴一样,不过是满足他自己的习惯而已。”许诺耸了耸肩,轻轻笑笑。

“eric看到你这个样子,不知道会怎么样。”林允儿似是自语的说道。

许诺微微愣了愣,从她手里接过相机后,继续默默的拍照——莫里安的话题,于她们两个来说,都不太合适。

…………

顾子夕是半个小时后过来的。

“顾总好。”林允儿轻轻伸出手。

“林小姐好。”顾子夕伸手与她轻轻一握,随即松开,转头看向许诺:“看完了吗?没看完的话,我可以陪你。”

“看完了。”许诺摇了摇头,看着他说道:“允儿姐有事不方便走开,你们改天再约吧。”

“那真是遗憾。”顾子夕看着林允儿轻轻点了点头。

“顾总,古代皇帝呢,家里有什么喜事都会大赦天下。顾总大婚,是不是也要有所表示?”林允儿看着顾子夕突然说道。

“哦?”顾子夕看着她,眸光微微闪了闪,当下了然的笑了:“没想到林小姐会关心这个人。”

“一来她也算是我的发小,当初的事情是她的不对,不过一年的牢狱之灾对她来说,这教训也算是够了;二来……”林允儿敛眸想了想,接着说道:“我还有点儿小小的私心,她现在和秦蓝结婚了,只是这样分着,秦蓝未免会有些其它想法。她若能出来,或许他就能安份下来。”

顾子夕轻扬眉梢,盯着林允儿半晌,见她的眸光毫无躲闪之意,便笑着说道:“我成全你的私心,希望你也有机会成全我的私心。”

林允儿微一皱眉,不禁莞尔:“顾总真是个生意人,连这个也能拿来做讨价还价。这个我可真没办法答应你。”

“不用你答应,就这样吧。只要他们一家不再惹诺诺,我也没兴趣既然盯着她。”顾子夕别有深意的说道。

“我替她谢谢你。”林允儿微笑着点了点头,清浅的笑容里,过份的安静,让她看起来有些寂廖的伤感。

“不用。”顾子夕淡然而笑,牵起许诺的手,准备离开。

“允儿,我们先走了,改天一起坐坐。”许诺朝她挥了挥手,与顾子夕转身往停车场走去。

“再见。”允儿点了点头,目送他们夫妻离开后,便拿起电话给父亲打了过去:

“爸,我和顾总聊过了,倩倩的事情只要他们去运作,他不会盯着的。”

“恩,是的,女孩子对他影响挺大。”

“你把邬叔叔调到这个部门,他肯定是心有不满的;同时,他没有更多的资源给秦蓝,他们就会担心秦蓝会不会把倩倩给撂下。所以这时候把倩倩弄出来,一来稍稍化解他的不满,二来让他们对秦蓝和倩倩的婚姻不至于太担心。省得他利用与您之前工作关系,给您新的职位制造什么麻烦。”

“我很好,你别担心。”

“爸,女儿今年三十岁了,这些都懂的。”

“恩,我要工作了,有事我再给您电话。你不忙的话早些回去陪妈妈,她最近身体不是很好呢。”

“好,我知道,下次您带市里的叔叔伯伯来参观,我亲自接待。”

“爸爸再见。”

…………

挂了父亲的电话,转身慢慢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在任性享受了那么多年后,突然有一天发现,爸爸妈妈都老了。

他们也需要她的关心、她的照顾了。可现在的她,能做的却是那么的少;现在的她,还继续让父母担心着:固着着一份不属于自己感情的女儿,该怎么办。

关上办公室的门,允儿沉沉的坐进椅子里,似是疲惫不已的将头趴在了桌上——只是,那微微耸动的肩膀,仍是出卖了她一直勉强坚持的优雅与坚强。

她的爱情因许诺的闯入而现了行;她自以为完美无缺的生活,因着许诺的无意出现而变得天翻地覆;许诺似一个无意闯入她生活的精灵,打碎了她生活里所有的平静、所有的完美、所有的假像,让她的爱情变得狼狈不堪。

可她却又无辜的抽身而出,在她自己的世界里笑得灿烂;留下她在被打碎的生活里挣扎、后悔。

许诺,你何其残忍、又何其无辜!

eric,如果没有遇见她,我们会不会弄懂爱情?如果没有遇见她,我们一起走到现在,你可会发现你与我之间并不是爱情?

eric,我以为我可以放下了,可在看到她的那一刻,我发疯的想你,你知道吗?

eric,我是不是很可悲?很可怜?我居然看到她就想起你、我居然希望从她那里知道你的消息。

…………

“林经理,下周有个跨国投资公司过来参观,总经理请你安排接待,并做现场翻译。该公司的背景资料和行程已经发在您的邮箱里。”

助理的电话,将她从沉郁不可自拔的情绪里拉了出来。

林允儿伸手擦了眼泪,对着电话沉声说道:“我知道了,我看了邮件给你电话。”

挂了助理的电话,林允儿起身去卫生间洗了个脸,补了个妆,再回到办公室时,仍然是那个高贵优雅,情绪淡然的职场高管。

第二节:子夕,一步一计,只为护你

车上,许诺看着开车的顾子夕问道:“你们刚才是在说邬倩倩的事情吗?”

“顾太太这么聪明,真是什么也蛮不过呢。”顾子夕笑着说道。

“这件事到这里,也可以了。”许诺点了点头。

顾子夕侧头看了她一眼,想了想,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怎么?”许诺看着他问道。

“算了,别人的事情,我们不用管他。”顾子夕伸手拍了拍她放在膝上的手,淡淡说道。

“说来听听麻,不是要管,是好奇你会从这件事情上想到什么?”许诺睁大眼睛看着他:“你说你这人,为什么大脑的构造就和我们不同呢。”

“只是我经历得多,对于商场上人的人性,看得更透一些而已,可不是什么大脑构造不同。”顾子夕轻笑,想了想说道:

“秦蓝之前利用空档把林允儿追到手,看中的是她市长千金的背景;但是林副市长是什么人?对于他的心思看得一清二楚,所以当然反对。我看林小姐和他哥哥的教养是相当不错的,能教出这样子女的父亲,胸怀和格局自然不同。”

“所以借着上次官司的机会,不惜让同僚的女儿重判,也要将秦蓝拉出来,就是为了交换他和林小姐的分手。”

“后来果不其然,林小姐出国、秦蓝重新攀上邬家,然后秦蓝新公司开始发力,接着就是政府领导班子换届大选、接着就是秦蓝与牢里的邬倩倩结婚。”

“所以很清楚,他要的不是爱情,而是资源。爱情和婚姻都是为了他的资源服务的。现在政府换届稳定下来后,林副市长的权利更大了,而邬被调离工商系统,在工商资源方面肯定不行了;新调的水利局,对邬自己来说,可能还是有些油水的;对于秦蓝的投资公司而言,就完全没有价值了。”

顾子夕边开车,边给许诺分析着。

“所以,你认为在这种情况下,秦蓝恨不得邬倩倩永远不出来,对吧?”许诺低声问道。

“恩。”顾子夕看了许诺一眼轻声说道:“所以这件事,林小姐只是一厢情愿,结果并不一定能如她所愿。”

“那你还说希望她能成全你的私心?你是故意让她没有戒心的去安排这件事?”许诺皱眉瞪着他。

“在所有人的眼里,我就是个奸商,不说出这样的话,她也不信我会就这么放手。这件事他们肯定会去运作,若不他们不信我,便会在背后有小动作。”

“既然我们无法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那就让它发生得更简单一些。至于他们之间怎么斗我不管,但绝不能影响到你。”顾子夕看着许诺,沉声说道。

许诺轻轻低下头,沉沉的叹了口气,原以为自己已经足够的成熟,在这些事情上面,却仍然单纯的近乎傻呆。

“觉得我太现实了?还是觉得我的手段让你害怕?”将车停进公司的车位,顾子夕转头看着许诺,眸子里一片沉暗与思索。

“顾子夕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不是很正常的吗!”许诺轻轻摇了摇头,抬头看着他说道:“如你所说,你不这样,就不是顾子夕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要达到的目的、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保护的人,原本就无可厚非——更何况,这件事的过去和现在,你都是为了我。算不上开心,却也不能拖你的后腿对不对?”

顾子夕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看着她微微一笑:“虽然不是夫唱妇随,这样也不错。”

“要做到夫唱妇随太难了,你的思维太强大,我跟不上。”许诺拉下他的大手,对着车子里的镜子将被他揉乱的头发整理好,这才拉开车门下车。

“现在去你办公室吗?”许诺看着他。

“先去我办公室吃点东西,再回你办公室工作。”顾子夕点了点头,伸手揽着她的腰,快步往办公楼里走去。

第三节:许诺,最好的对待

“顾总您回来了,海外业务部等您过来继续汇报工作。”林晓宇看见顾子夕,忙站了起来。

顾子夕抬腕看了看时间,点头说道:“我五分钟后去会议室。”

“好的。”林晓宇轻瞥了一眼许诺,抱着文件夹快速往会议室走去。

…………

“你说你开完会才过去的?”许诺皱眉看着他。

“中场休息,让大家放松一下。”顾子夕笑笑,推开办公室的门,边往里走边说道:“那边给你准备了一个软椅,还有一个零食保鲜柜,以后饿了想吃东西了就过来。晓宇会按时帮你添加和更换。”

“你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先去开会。”顾子夕回到办公桌前,拿了几份资料后,走到许诺身边对她说道。

“快去忙吧,不用管我了。”许诺朝他摆了摆手,示意他快去。

“晚上尽量不要加班,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顾子夕点了点头,凑唇在她唇间轻吻了一下,这才微笑着转身离开。

…………

许诺伸手轻抚在唇上,嘴角带着清浅的笑容——无论多少次,他这样轻触即离的吻,依然让她怦然心动。

让她每一次都想起第一次坐在他的身边,他带着玩笑的吻,轻轻印在她的手背上——那猝不及防又暗自心跳的感觉,记忆至今。

在别人的眼里,或许他是个奸商、或许他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而在她的面前,他只是一个爱着他、宠着她的男人而已。

转过身去,看着面朝着整面玻璃幕墙、阳光最充足的地方,新放了一个布艺印花的360度圆形沙发;在沙发的前面,有个与沙发同花色可升降长凳,升起来可以用作电脑桌,降下去可以搁脚用,相当的方便。

旁边是一个黑色质亮金属的保鲜柜;保鲜柜的上面是一个悬空的黑色金属桌面。

许诺好奇的推了推桌面,果然是可以动的,但移动的范围被固定在半径十厘米之内。上面现在正放着许诺爱吃的零食——如果将整个人窝在360度的圆形沙发里,伸手便可拿到悬浮在半空中桌面上的零食,方便又有趣。

许诺轻轻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微眯着眼睛,看着落地玻璃外湛蓝的天空,突然心生出感慨——曾经,她为了手术费将自己卖掉;曾经,她为了治疗费去做商业间谍;曾经,姐妹俩儿只为一天三餐能正常吃上饭,她在很小的时候就连打几份工;

而就在不久以前,她还在为许言的手术费伤透脑筋。

而现在,她说需要一个相机,顾子夕便买来十几万一个的,甚至还嫌弃不是最好的;为了让她在他的办公室更舒服一些,这磁悬浮的桌子,又得要多少钱?

她仍然完全不习惯顾子夕这样的消费方式,虽然他也努力用最温和的语气和她商量——他有能力让自己的女人过得更好,为什么不?

她强迫自己用他的方式去思考物品的价值问题,可她仍然会下意识的换算——这么多的钱,又能让许言做几次检查、又能让许言坚持多久的治疗!

真是穷怕了吧,突然拥有这许多超出自己能力之外的物质,竟还有几分惶恐和不安。

只是,仍然感动于顾子夕,他用最大的努力、最温和的方式,给自己最好的对待。

…………

顾氏会议室。

“法国总部现在的业务进展都很顺利,财报的数字也足够的漂亮。林秘书刚做的代理合约签下来后,我们就开始准备成立中国分公司的资料。”海外业务部的项目经理杜语微是个四十岁的干练女人,看起来有股精英特有的利落与精致。

她看着顾子夕沉静的说道:“准备申报资料大约需要一个月的时间,而在这一个月内,法国总部开始履行代理合约,我们项目部会测算一个合适的货品吞吐量,总部便以这个量下第一个月的订单。这样在资料的业务量上,就能达到成立海外分公司的要求。”

顾子夕点了点头,看着她问道:“国内的资料什么时候提交?”

“国内半后以后提交,因为国内对境外企业在国内成立分公司,需要至少经营一年以上。”杜语微解释说道。

“我需要在三个月内,国内分公司能够开始运作,现在老顾氏的产品,以订单的形式进入国内分公司的营业报表。”顾子夕看着她说道。

“可以委托授权,由法国总部,委托受权我们现在运作的新顾氏来代理这批产品,那么新顾氏就以法国公司授权人的身份,暂时代替法国公司签下这笔单。”杜语微想了想说道。

“好,在国内分公司成立的手续方面,你按流程去办理;在业务运作方面,我让总部景阳联络你,你与他沟通迅速办理授权委托的手续,并在三个月内,将代理合同签下来。”顾子夕满意的点了点头。

“好的,我明天就安排这件事。”杜语微打开笔记本,快速记下了顾子夕的要求。

“半年时间内,新公司的办公地点你们也考虑一下,新顾氏、法国公司的海外代理公司,全部移出顾氏办公楼。以后无论是办公还是业务,都与这边没有关系。”顾子夕这话是对林晓宇说的,意思是让她和杜语微沟通这件事情的进行。

“好的,我会先和杜经理沟通,然后找几个写字楼让杜经理来挑选。”林晓宇点了点头。

“今天会议的所有内容,仅限于会议室的人知道,不允许有任何形式的消息透露。”顾子夕合上手中的文件夹站了起来,侧头又交待林晓宇:“从现在开始,你介入这个项目的工作跟进和反馈。杜经理有任何工作上的需求和意见,你必须第一时间反馈到我这里。”

“我知道了。”林晓宇忙站了起来,看着顾子夕离开后,才又重新坐下来。

“顾总刚急急的出去是出什么事了吗?”杜语微边整理着会议资料,边问林晓宇。

林晓宇在键盘上敲字的手微微顿了顿,抬头看了一眼杜语微,想了想才说道:“去接夫人。”

“噗……”杜语微不禁失语——正想着这个总裁是个工作狂,连新婚也不休假呢,还好还好,还知道关心老婆。

那个年轻的女孩子也算是有福气,虽然没有豪华的婚礼,象总裁这种工作狂一样的男人,能在工作时间抽出时间去接,这算是把她放在心上了。

“夫人其实特别独立,是总裁自己非巴巴的去接。”林晓宇笑着说道,低下头开始处理手中的文件。

“恩。”杜语微笑了笑,埋首在工作中不再说话。

…………

顾子夕回到办室的时候,许诺已经离开,顾子夕拿起电话给她打了过去:“回办公室了?”

“恩。”

“能准时下班吗?”

“在开会,一会儿说。”

“好。”

顾子夕挂了电话,不禁有些失笑——新婚综合症吗?怎么会不自觉提就想联系她?怎么会一空下来就想知道她在干什么?

许诺,你就是个小妖精,跃动在我的生命里,让我死水微澜的生活从此生动灿然。

顾子夕笑着将电话放在桌上,打开电脑开始处理工作。

…………

‘品尚’公司。

许诺在与张玲、万三三开过碰头会,将手中几个项目的进展梳理过后,便回到了办公室。

“可以准时下班,下班后我上来找你。”拿出手机给顾子夕发了信息。

接着便打开相机,将在科技馆拍的照片倒了出来。

刚才在拍到二楼的光电运用时,她的脑海里便有了模糊的想法,当下将这一组照片挑出来,一张张仔细的看着,想从照片中将自己那一闪而过的模糊思路给抓出来。

只是,在把照片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甚至将脑袋里所剩无几的光电常识给搜出来,用铅笔画在稿纸上,却仍找不到思路。

“好吧,你不肯来,我就等!”许诺将‘啪’的一声将鼠标重重的拍在桌上,站起来绕着办公室走了两圈后,决定不在这里做困兽之斗了。

于是,便关了电脑拿了资料,直接往顾子夕办公室走去。

…………

“这么早?我还要一会儿。”顾子夕见许诺进来,示意她自己随意。

“你忙,我只是换个地方工作而已。”许诺点了点头,将电脑放在小桌上,盘膝坐在地上,紧盯那磁悬浮的桌子良久。

直到顾子夕实在看不下去,推开桌前的资料大步走到她的面前:“我说顾太太,你能告诉我,你从这桌子上看出什么新东西了吗?”

“我在看他的构成原理。”许诺抬头看向顾子夕。

“你一文科生,想弄懂这些东西可不容易。”顾子夕不禁笑了。

“我拍了一上午的光电原理与运用,在城市的现代化进程中,这方面的运用应该会很多,我们在现代城市发展中所取的素材,除了大楼、灯光、高铁这些硬建筑能证明我们城市建设的发展外,几乎不涉及科技方面。而实际上,从民生角度出发,科技的运用应该是无处不在的。”

许诺看着顾子夕说道:“我们太受眼界和知识的局限了。”

顾子夕看了看她,走到办公桌前拿了笔和纸过来,盘膝在她身边坐下来:“这样,我给你讲一些光学、力学、以及物理方面的原理和逻辑,然后你再根据这些方面去查资料,看看这些科技在生活中的应用以及普及情况。”

“恩。”许诺点了点头。

顾子夕将纸铺开在小桌上,边写边画,先给他讲量子力学方面的知识,用最通俗的图画方式讲解给她听。

见她有脸发蒙的样子,不由得叹息:“你高中和大学是怎么混过来的?”

“我逻辑不行,我是散发式思维。”许诺咬着笔头看着他。

“行,我再讲慢一点。”顾子夕点了点头,重新拿了张白纸,用逻辑图解的方式,将深奥的道理讲得浅显明白。

夫妻两人,一个讲得认真、一个听得投入,不觉间,两个小时就过去了。

林晓宇敲门进来的时候,便看见这夫妻两人盘膝坐在地上,趴在小茶机上写写画画,许诺一副认真又迷蒙的样子。

“晓宇,帮我开下灯,再帮我煮两杯咖啡过来。”顾子夕见林晓宇进来,抬头对她说道。

“好的。”林晓宇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将灯打开后便转身离开了。

…………

“顾子夕,我觉得你讲偏了。”

“还是不懂?”

“我又不是要考试、也不是要去做科研,我为什么要把这些公式弄懂?”

“不是你说,你要弄明白他们的原理吗?”

“错了错了,我只需要知道,有哪些科技已经被转化、哪些科技可以转化,然后我再去找现实的案例就可以了。”

顾子夕看着她沉沉的叹了口气,妥协着说道:“好吧,我们重新来过。”

“这个就简单了,你说我记就行。”许诺暗自吐了吐舌头,将电脑抱过来放在膝上。

顾子夕摇了摇头,将她膝上的电脑拿了过来,顺手拿了包零食递给她:“你吃,我帮你直接录进去。”

“好啊。”许诺直点头。

顾子夕将电脑放在膝上,十指在键盘上快速的敲动着,许诺边吃零食,边喂给他吃,两人的配合倒是十足的默契。

林晓宇煮好咖啡走进来的时候,便看见她那平时高高在上的大总裁,盘膝坐在地上,一边吃着老婆喂的零食,一边在键盘上敲打着什么。

忍着对他这种形象的无法直视,将咖啡端了过来:“顾总,咖啡。”

“恩,海外项目部的会议备忘录都做完了吧?”顾子夕边敲着电脑边问道。

“做完了,已经发在您邮箱了。”林晓宇点了点头。

“合同我已经回到你邮箱,你和杜经理一起找法务办理手续。涉外合同,每条每款都必须法务审核。”顾子夕强调到。

“好的,所有法务审过的原件我都会留档备案。”林晓宇点了点头。

顾子夕停下手中动作,看着电脑屏幕半晌,然后递给许诺:“就这么多,你花点儿时间慢慢消化。”

许诺点了点头,放下手中的零食袋后,接过电脑仔细的看起来。

顾子夕这才从地上站起来,边往边公桌边走边对林晓宇说道:“还有别的事吗?”

“没有了。”林晓宇摇了摇头。

“那你先下班吧,我这会儿不看文件。”顾子夕点了点头。

“好的,那我先走了,您有事给我留言。”林晓宇忙点头应着,余光轻瞥了一下还坐在地上,神情一片认真和专注的许诺,快速的退了出去。

顾子夕抬腕看了看时间,边收拾桌面上的文件,边对许诺说道:“回去再看吧,我约了人,现在到时间了。”

“什么人?”许诺头也没抬,直直的问道。

“不是说要带你去个地方吗?去了再告诉你。”顾子夕笑着说道。

“这么神秘?”许诺这才从电脑里抬起头,看着他时,眼珠子转了好几圈。

“保证你会喜欢,说不定还能给你灵感。”顾子夕走过来,将电脑从她手里抽出来,直接合上放进了她随身的大包里,伸手将她拉了起来。

“是吗?”许诺半信半疑的看着他,由着他拉着往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