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62几家欢喜

Chapter062 几家欢喜

“看婚纱吗?”下车后,随着顾子夕去到一家名为‘帛’的高级定制服装工作室,许诺当即明白了顾子夕带她来干什么。

“看来,给你惊喜,是件高难度的事情。”顾子夕叹息着看着她。

“很明显好吗。”许诺笑着摇了摇头。

…………

“顾先生。”顾子夕与许诺走进去后,一个波希米亚风格长裙的、设计师模样的人走了过来。

“米莉小姐。”顾子夕点了点头:“有样品可以看了吗?”

“有的。”叫米莉的设计师点了点头,转头和服务台的接待人员交待了两句,便带着顾子夕和许诺往样衣室走去。

“根据顾先生提出来的要求,给的顾太太的尺寸,目前做了十套样衣,顾先生和顾太太先选,不过,不要选太多,一周时间赶制出来可来不及。”米莉笑着说道——言语间自信满满,似乎她设计的作品,顾子夕和许诺一定看得上一样。

顾子夕与许诺相视而笑,随着米莉走进了样衣室——在一般人的概念里,样衣室里就是各种的衣架、挂满了各种的衣服。

而这里的样衣室,却是除了门和玻璃外,墙壁全是落地的大屏幕,三面大屏幕的旁边,各有一个沙发、一个藤制的长衣架、一个漂亮的超大针线盒。

“两位坐。”米莉招呼他们坐下后,拿了两个PAD递到他们手里:“这个是和大屏幕联通的,可以放大局部来看细节。”

米莉说完后,便在大屏幕上点了几下,启动后,大屏幕出现的,竟然是一个真实的的许诺穿着新设计礼服的画面——静态的当然是相当的唯美,只是动态的时候,略有不自然。

“3D试衣技术是吗?”许诺笑着问道。

“是的,目前国内只有我们一家使用这个技术。”米莉看着屏幕,调整着设计细节,边说道:“因为我们是高级定制,有些客户要得急,但又不能亲自过来量衣、试衣、再改衣,这个技术只要录入客户的身体尺寸信息,加上客户的照片,在系统里作一个模拟模特儿,然后将设计好的衣服穿在模特儿身上,然后我们会将这些效果图发给客户,供他们挑选。”

“如果发给客户的话,不担心客户将设计稿外泄吗?”许诺问道。

“一来我们的客户都是有过实体合作的老客户,所以相互的信任还是有的;二来我们的图片有加密处理,虽然能看,却不能复制、不能打印、不能修改。服装这一行,只有外观,没有技术参数、没有裁减说明,没有用的。”米莉笑着说道。

“原来如此。”许诺点了点头。

“我这里有顾先生提供的顾太太的所有的数据和照片,还有顾先生亲自绘的几张图样,所以出图的时间不算太长。今天我会一直陪着顾太太,顾太太可以慢慢挑。”米莉将屏幕放大了些,让许诺能看清楚设计细节。

许诺不由得感叹,科技真是无处不在。

“先看衣服吧,我已经让景阳安排了这周法国的拍摄,衣服赶制起来还是挺紧张的。”顾子夕笑着看着她。

“恩。”许诺点了点头,便与顾子夕一起看设计图稿。

九套拍照礼服,有四套是顾子夕手绘的图稿,经过米莉的专业加工最后成形;有五套是米莉花三天时间设计出来的。

虽说许诺说她自己从没有做过新娘梦、也没有婚纱情结,在看到这一套套美伦美奂的、能将女性最幸福时光雕刻得更加深刻的华服,仍然由衷的喜爱着,几乎如米莉所说——套套都爱不释手。

“喜欢的话,就都定下来吧,这次赶制不及的,回来补拍镜头的时候再用。”顾子夕见她喜欢,便说道。

“不用,就这五套吧。”许诺直接选了顾子夕设计的四套,和米莉设计的一套。

“不用这么给我面子吧?”顾子夕不由得笑了,而旁边的米莉,也心领神会的将这五套衣服回放出来,准备给许诺量尺寸调细节。

“设计得很好,我很喜欢。”许诺转眸微笑,低头看手里IPAD里的模拟图像。

一套纯白色的花边旗袍设计,领口是复古的立领和盘扣,全身到膝弯处,放开收紧的设计,以层叠的荷叶式花边层层后延,直到身后几米的地方,远远看去,如一条灵动的美人鱼一样,可以想象,在风吹起的时候,身后那层叠的裙摆,该是多么的摇曳生姿。

一套是纯白的光感锦段面料,上面以金线勾勒出只有边延的小花。整身设计,是古欧宫廷式的,抹胸式紧身上衣,褶皱式的大裙摆设计,看起来极尽奢华。

还有一套短裙设计,上半身是中式旗袍的斜径盘扣,纯白的云锦面料上,五彩金线,绣出花开富贵的牡丹图案,热闹又喜庆;而下半身则是长度只到膝盖以上的层叠的白纱设计,层层叠叠的褶皱起来堆在一起,看起来如一团堆云,柔软蓬松。整个设计既有中式的古典大气,又有西式的性感俏皮。

另外则是两套传统的中国红,分别是V领长袖加超长裙摆的设计,看似保守中,又流露出隐约的性感;一套锦段面料与透明花边的结合运用,层次绣花装饰的裙摆看上去轻盈灵动。

“如果只选五套的话,我这边就从容了许多。我们今天在确认了尺寸和细节后,我让人把面料寄过来,这几款中最难得的是云锦面料和彩色金钱,还有这一套中的腰身镶钻。”米莉点头说道。

“那就拜托米莉小姐了,时间上没问题吧?”顾子夕问道。

“最费功夫的是手绣和钉珠,其它方面对我们的工人来说,都是轻车熟路。所以我会在面料到货后,直接由老绣工一起在面料上先绣,绣完后再裁减,这样可以几个人一起开工,三天的时间应该可以完工,后面的裁减缝制,你就不用担心了。”米莉笑着说道。

“那就好,你尽量紧凑的安排,但是还是以效果为重,实在赶不及,我们可以等下周。”顾子夕再三叮嘱。

“顾先生放心,我这里可不是只做你一家生意的,质量和时间,我都是有把握才会答应你。”米莉轻挑眉梢,转眸看了看许诺,微笑着说道:“更重要的是,我愿意让工人这么赶工,就是冲着顾先生对顾太太的这份用心,这年头,男人有钱的多,男人肯为女人用心的不多。”

“当然,这笔单能让赚不少钱,这也很重要哦。”米莉笑着说道。

“那我就放心了。”顾子夕点了点头。

接着让米莉量了尺寸、做了细节确认后,差不多已经是晚上9点多钟。

“谢谢米小姐,辛苦了。”许诺看着送他们到门口的米莉微笑着说道。

“不用谢,最辛苦的是新娘子。”米莉点了点头,与顾子夕挥手示意后,见他们离去才转身回到工作室。

除了她自己连夜赶工,要将设计图修改完,并将裁减和缝制图示全部画出来,还有为了保证上身效果,在面料绣花前,她也必须在面料上将每朵花的位置给标出来,否则先绣再裁,就保证不了花朵互映的效果。

不过,她是真的欣赏顾子夕对这批服装的态度——这九套衣服若是全拿下,至少是三百万。

而且这衣服还不是用来婚礼穿的,只是用来拍照的,要知道拍照的衣服,一般是由摄影公司来提供;有钱讲究一些的,会去品牌公司买成品。

而象顾子夕这样,不仅要私人订制,还亲自上场设计——当然,他只负责粗略的绘稿,成形的设计稿还是米莉来完成。

有钱的人不少,有钱还有心的人就不多了,所以米莉极愿意用最好的服务,达成他对妻子的用心。

…………

“顾太太,在结婚这件事上,不用为老公节约的。”晚上,洗完澡的两个人,躺在**闲闲的聊着天。

“你以为换衣服就不累啊。”许诺笑着说道。

“那到是。”顾子夕点了点头,看着许诺轻笑着说道:“没去做这件事的时候,觉得或许并不重要,真正去做了,却发现,亲自为你设计、亲手为你穿上,是件让人很幸福的事情。”

“听起来好象我什么也没做呢?”许诺皱了皱鼻子,淡淡的笑容里,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失落。

“我只需要你在我的身边快乐安心。”顾子夕低头在她唇间轻吻了一下,笑着说道。

“恩。”许诺点了点头,将脸贴在他的胸前,安静的倾听着他有力的心跳——不长的婚姻生活,她已经习惯了每天晚上将耳朵贴在他的胸口静听他的心跳、习惯了每天清晨在他的怀里醒来、习惯了他温柔的脸、深情的眼。

是不是,慢慢也会将他为她做的一切视为习惯?慢慢也会将他这样动辄几十万、上百万的花费视为习惯。

做他的太太,就要习惯生活中离不开帮佣的生活方式、要习惯他这样的消费方式。

都说由简入奢易、由奢入简难,若真的习惯了,以后不仅会离不开他这样的宠、也离不开这样的生活方式了吧。

难怪,难怪艾蜜儿怎么也不肯放手——在这样的生活里,爱情被温情和物质所填满,即便没有了爱情,那样的温情和物质,仍然有着足够的吸引力吧。

许诺闭着眼睛,在他有力的心跳里,想着不愿意让他知道的心事,只是他心跳的节奏让人太过安心,以至于她很快就睡着了。

许久没有听到她的声音,只感觉到她伏在胸口呼吸的起伏轻缓而有节奏,顾子夕轻喊了一声,她没有应,低下头来,才发一她已经睡着了。

顾子夕微微笑了笑,伸手将放在床边的电脑拿过来,又工作了好一会儿,才关灯睡觉。

第二节:许诺,全新的创意思路

接下来几天,顾子夕照常上班,许诺则窝在家里修稿子。

那天去看的3D真人试穿技术让她的思路豁然开朗——科技的现代化运用,才是呈现现代化都市的重要元素,而不只是硬的建筑。之前那样的表现,实在是太Low了。

根据顾子夕给她的资料,结合3D的启发,许诺花了两天时间,将稿子的现代部分做了修整——‘历史’部分在京剧演员的清唱中结束,画面由京剧演员的水袖卷出古老的照片,在照片被收起后,京剧演员的身影在屏幕上越来越远、越来越小。

接着,京剧演员逐渐远去变小的身影出现在一个触屏的大屏幕中,旁白似的手指在大屏幕上轻轻一点,妩媚生姿的京剧演员嫣然一笑,整个画面感,瞬间从戏台的古老悠远,即刻转到了现代的触屏系统里明丽夸张的京剧色彩;从历史到现代的转换,几乎无缝对接。

接着手指轻触,画面自然的消失,随之而来的,现化代高楼、是部分体育场馆的夜间灯火辉煌、磁悬浮的列车;

“顾子夕,整个画面从历史到现代的转换,加上触屏的效果,完全是无缝对接;在现代板块的表现里,除了静态画面的列车与灯光、动态画面的列车与飞机外,最后加一段互联网的生活化运用短片。”许诺对这个创意相当的兴奋,才写了一半的方案,便给顾子夕打过电话去。

“恩,什么短片?”顾子夕示意会议暂停,回到办公室接她的电话。

“就是一个中国商人在B市办公室、一个外国商人在法国的机场,两人用网络完成一项合约的签定,以此来表示网络的发展,已经打破了地域的介限,将沟通变得更加迅速而高效。同时展示B市在现在已经是一个面向国际化的大城市,与各国都有着频繁的商务来往。”许诺边快速的在电脑里录入着自己的想法,边兴奋的说道。

“很好。”被她的情绪所感染,顾子夕的声音里也带着一丝突破的兴奋——确实比之前那一稿好得太多:除却题材更贴近真实的现代B市外,在动静结合的拍摄方式选用上、在国际化都市的寓意上,只一个短片便做了完整的呈现。

“恩,在‘现代’板块和‘未来’板块的衔接方面,我考虑将这个短片延续,就是当外国商人走出机场时,在机场大屏上看到纽约办公室的秘书向他展示双方公司已经签好的合约。”

“这种表现方式的意义在于对网络技术高效的栓释,同时与‘历史’板块的结束对应起来——‘历史’在一块高科技触屏中结束,而‘现代’则在互联网联通三地的高效中,迎来‘未来’更极速的发展。”许诺快速的说道。

“挺好。”顾子夕点头应道。

“OK,我今天把这部分的文字稿全部完成,再延续这种感觉,将第三部分的文字稿修完。”说完方案后的许诺,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昨天的挑婚纱对你触动还是挺大的?”顾子夕笑着问道。

“挺大,平时不接触的话,完全不知道科技的运用已经无处不在,说到底,还是自己的眼界太有限了。”许诺点头说道。

“现在的方案,基本已经实现了一个单纯的商业创意向写实纪录片设计的跨越。”顾子夕毫不吝啬他对她的欣赏与夸赞。

“希望有更好的呈现。”许诺点了点头:“和你这么一说,比我自己闷头做,感觉要顺畅许多。”

“不过,有没有打扰你工作?”直到这时候,许诺才想到拿起电话就打过去,完全没有考虑到他现在是否方便的问题。

“你放心,如果有打扰到我,我会中断通话的。不过,顾先生现在真的有个会要开。”顾子夕微微一笑——这句话既是谎言、又不是谎言,却足以让她安心。

“那先挂了,再见。”果然,许诺的语气仍是一片轻松。

“起来走走再继续写方案,坐久了对身体不好。”顾子夕不厌其烦的叮嘱着。

“知道了,你快去开会吧。”许诺笑了笑,便挂了电话。

埋头到电脑里,继续修改着文案,直到一小时后,将修改的文案做了最后一遍检校后,这才伸了个懒腰,起身回到房间,在房间里来回走动,稍事活动后,又回到花房,重新修改后面的方案。

…………

顾子夕回来的时候,便看见许诺所在的花房亮着灯,而其它房间却是一片黑暗——看来这个女人很不听话的一直埋头工作呢。

顾子夕轻轻摇了摇头,伸手按开了客厅的灯。

“你回来了?”许诺抬起头来,看见正走过来地顾子夕,便站了起来,边摇着发酸的脖子,边往里走去。

“一直坐着没动?”顾子夕转过她的身体,帮她捏着肩膀,责怪的问道。

“给你打完电话动了来着。”他手指按捏的力度有些大,让许诺疼得直咧嘴:“轻点儿啊,好疼。”

“肩膀都硬了。”顾子夕将力道减轻了下来,边揉边问道:“还没吃晚饭?”

“你说回来一起吃的,我忘了问你几点回来,所以就一直等着了。”许诺点了点头。

“许诺,我真怀疑我不在的时候,你一个人会不会饿死。”顾子夕无奈着摇着头,伸手扳过她的身体,让她面对着自己,看着她有些无辜的表情,不由得叹息。

“哪有你这么夸张,没有你的这么多年,我不是活得好好儿的。”许诺伸手圈住他的腰,将身体窝在他宽厚的胸膛里,强撑的疲劳,在靠在他怀里的时候,一下子全涌了上来——似乎在他的身边、在他的怀里,她立刻就变得娇气起来。

“没有我的这么多年,有许言在照顾你;我看你自己真不会照顾自己。”顾子夕静静的拥着她好一会儿,这样的她,让他更觉得放心不下、更觉得她需要自己周全的照顾。

“我哪有你说的这么没用。”许诺低声轻笑,却也享受着他极致温柔的宠溺。

…………

最后两个人用冰箱里现有的食材,煮了海鲜面条权当晚餐。

顾子夕又硬拉着许诺去楼下散步:“必须下去,在办公室的时候还好,在家里窝着就完全不动了,这可不行。”

“好吧好吧,你别拉我,去就是了。”许诺无奈,换了平底软鞋,与他一起下楼——还不许走电梯,硬逼着她走步行梯。

好吧,其实她的体力真是挺好的,否则那些做商业间谍的日子,怎么能在被发现时跑过几个男人的追赶。

只是这两年规律的办公室工作环境,让她的运动少了下来。

…………

“今天下午的进展挺快吧?”顾子夕揽着她的腰,边散着步边聊着。

“恩,第一部分和第二部分的文案,现在可以完全确定下来。”许诺点了点头。

“明天有什么安排?”

“明天去看看许言,然后回来把第二部分的PPT完成掉。”

“恩,许言最近情况怎么样?身体没有太大的变化吧?”

“用医生的话说,一切在控制中发展。”

“恩,没有更坏,就是最好的消息。”

“我知道……你这几天和顾梓诺打电话了吗?”

“打了,情绪很平稳,也没有吵着要和蜜儿联系。”

“他……他知道她住院了吗?还是因为你的原因?”

“……”

“子夕?”

“目前不知道,除了景阳和顾朝夕,没有别人可以与他通信息。”

“都不知道这样对不对,让他离开熟悉的环境、离开亲密照顾的人、一个人在陌生的环境里,还没有亲人的信息可以尉籍。”

“这是他生在这样家庭该经历的。虽然他年龄小,但事情发生了,他也必须得面对——他是顾子夕的儿子、他是顾氏未来的接班人,他该有这样的心智和担当。”

“……”

“许诺,你真的不需要有太多的担心,如我曾经说过的:有些经历会是阴影、有些经历会是财务。我对梓诺有信心。”

“好。”

两人并肩慢慢的走着,在幸福甜蜜的日子里,关于艾蜜儿入院后的病情发展、关于郑仪群还会有什么动作、关于顾梓诺的状态,其实都有担心,只是他们选择暂时的放下,全心的享受这来之不易的幸福与平静——对于这段感情走到现在,他们都有些小心奕奕,也都倍加维护。

第三节:恩爱,每一天都是甜蜜的开始

第二天早上,许诺是同顾子夕一起起床的。

“子夕,诺诺起来了。”张妈一大早便买了早点过来。

“张妈早。”许诺疑惑的看了顾子夕一眼,他只是朝她点了点头:“以后早餐和晚餐张妈过来做,午餐你自己想办法,或者我帮你叫外卖。”

“好吧。”许诺耸了耸肩,朝着张妈笑了笑,便走到餐桌前坐了下,边看张妈买来的早报,边吃早点。

“子夕,你看这条新闻。”许诺将报纸递到顾子夕的面前,指着新闻标题对他说道:“市里的PG新能源项目,已经进入实验阶段,市里已经在启动项目招标,‘蓝鼎’投资、‘云鼎’投资、‘亚安’投资、‘环力’投资,将参与本次项目的投资竟标。”

“‘蓝鼎’是秦蓝,完全私营的投行、‘云鼎’是黄总的公司吧,资金实力和投资眼光,在业内的评价很高;‘亚安’是一家外资公司;‘环力’以前的投资方向,大多和金融有关。”

“你觉得,这事怎么样?”许诺看着顾子夕问道。

“秦蓝会想尽各种办法拿下这个项目,因为有了之前邬的资源,在政府人脉上是最强的;但因为是林副市长主持这次项目,所以会不会给他,要看林允儿在这其中的表现了。但说实话,虽然他靠着政府的资源赚了几笔,但资金是远远不够的,一直以来也不过是靠着银行循环贷款维持手上两个项目的运转。”

“黄总这边,若只谈资金实力和管理借力,排除秦蓝走关系,他的赢面很大。”

“‘亚安’是外企业,国有资源方面,出于安全的考虑,一般不会让外来资金介入,所以‘亚安’的投标,不过是政府的一种开放姿太,不具备实际意义。”

“至于‘环力’因为有金融背景,资金实力和操控能力无用置疑,所以‘环力’与‘云鼎’之争,在于谁更能满足政府现阶段的需求,另一种可能,就是政府为了相互制衡,会选两家公司,各给一部分投资比例,这样就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

“当然,这些猜测,都要排除秦蓝的特别路线。”顾子夕看着报纸,思索着说道。

“恩,不知道这个项目一出,秦蓝又会有哪些动作。我想起你前天和允儿说的那件事,或者真如你所说,他会阻止邬倩倩出来。”许诺点了点头,想了想说道:“但他走林副市长这条路,显然是行不通的,允儿不会再帮他的。”

“他有他的办法。”顾子夕的眸光微暗,似乎也在盘算着,在这个局里,秦蓝会出什么招。

“恩,他是个很历害的人。”许诺点了点头,埋头继续吃早点——放在以前,她根本不会关注这样的新闻,就算看到了,也会觉得枯燥无趣。

倒是现在,因着身边那些熟悉的人,总是会自然的多看两眼。

“每个人在自己的圈子里,都有自己生存的方式,无可厚非;他再错,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无论是林允儿、还是邬倩倩,她们都不是低智商的人。只能说:各有所图。”顾子夕优雅的喝着粥,慢条斯理、又不带感情的说道。

看着他洞察一切人性的样子、看着他吃早点时,永远一副优雅从容的样子,许诺不禁停下喝粥的动作,定定的看着他。

“怎么?”顾子夕抬眼轻挑了下眉梢。

“我什么时候才能修炼到你这种程度。”许诺若有所思的说道。

“不需要,女人过于理智和冷静,是件很可怕的事情,何况,你已经太聪明了,再修炼,我就要不安心了。”顾子夕笑着说道。

“我是说,什么时候我吃东西能象你一样,变得优雅一些。”许诺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不由得又笑了起来,端起面前的碗,大口的喝了起来,一副粗鲁的模样。

顾子夕见她神情放松了下来,不由得失笑,也学着她的样子,端起碗来一口气喝光了碗里余下地粥,站起来对许诺说道:“也不用,你这样就挺好。”

“好不好也就这样了,反正你又不能退货。”许诺放下碗,拿了纸巾擦了嘴,也站了起来,看着他笑着说道。

“打死都不退。”顾子夕大笑,长身越过桌面,托着她的下吧沉沉的吻住了她:“你也不许有这样的想法。”

“喂,张妈还在呢!”许诺伸手抓住他的肩膀,他却依然不肯松开——他已经习惯了,在家里随时随地的吻她,没有任何顾忌。

“张妈在打扫房间,一时半会儿不会出来。”顾子夕伸手托住她的头,逐渐加深了这个吻。

隔着一张桌面,两人吻得难舍难分,这样高难度的动作,在顾子夕长腿长手的优势里,也显得不那么困难——即便伸长的上身有些微酸,他也舍不得从她柔软的唇里移开……

张妈在打扫完房间出来的时候,看见这阵势忙又退回进了房间,老脸不由得一阵通红——少爷一定是喜欢极了少夫人,以前对蜜儿虽然也宠,可总觉得心里带着忧郁,呵护宠爱里还带着小心翼翼。

不像现在,和少夫人爱得热烈而缠绵,象是一会儿也能分开一样。

张妈微笑着,又进去将浴室重新打扫了一遍才又出来——还好,两个人已经在玄关换鞋准备出门了。

…………

“我下去走走,送你下去。”许诺边换鞋边说道。

“若舍不得,我今天就不上班。”顾子夕眯着眼睛看着她。

“是啊,我舍不得你留下,你还是快走吧。”许诺轻笑,推着已经换好鞋的他出们,转身对着屋里喊了一声:“张妈,我出去一会儿,没带钥匙。”

“好,我一会儿还不走。”张妈忙从门口走出来,看着许诺笑咪咪的应着、笑咪咪的看着小夫妻俩儿笑闹着出门。

…………

许诺一直送顾子夕上车,又坐他的车从车库到花园,才下了车:

“你走吧,路上开车注意安全。”许诺绕身走到驾驶室这边,低头看着顾子夕说道。

“低下来一点。”顾子夕看着她笑着说道。

“恩?”许诺疑惑的看着他。

“脸上有东西。”顾子夕伸手去摸她的脸,在许诺低下头的时候,他却探出头来吻住了她。

“喂,你这个人……”许诺的脸不由得大红。

顾子夕愣是噙着她辗转吮动好一会儿,才放开满脸通红的她:“记得按时吃饭、记得按时运动,我走了。”

“再见……”许诺小声说道。

“再见。”顾子夕温润的笑着,发动车子慢慢的开了出去。

第四节:现在,新妻旧爱的际遇

看着开远的车里,顾子夕在转弯时看着她挥了挥手,许诺甜甜的笑着,心里一片甜意与喜悦。

“我还真没见过子夕对哪个人有这样的迷恋。小姑娘功力不浅呢?”张庭的声音冷冷的,带着淡淡的讽刺。

许诺从顾子夕的车上收回目光,看着张庭微笑着说道:“我倒不知道,张医生是在为别人打抱不平呢?还是为你的朋友而感到开心呢?”

许诺不显山不露水,甚至连棱角都没有的话,让张庭的脸色不由得微微一变,看着她沉声说道:“这样的牙尖嘴利,不知道子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那天的事情,艾女士请专人录了像,所以子夕不仅知道我牙尖嘴利、还知道我凶悍恶毒,所以还真不劳张医生费心,担心你的朋友、我的丈夫被我的假像所蒙骗。”许诺淡淡说道:“自然,张医生怕也不能指望,子夕在知道我的真面目后,会转头回到艾女士身边。”

“既然你对子夕这么有信心,何必怕他和病重的前妻见面联络呢?”张庭不理会她的讽刺,只是看着她沉声说道。

许诺的脸色微微一沉,淡淡说道:“子夕是个成熟的成年人,他与前妻要怎么相处,他有自己的做法。当然,我很感谢他时时顾着我的情绪,对于他选择现在的相处方式,我也尊重。”

“蜜儿现在很危险,几乎没有求生的意志,这样下去连半年都坚持不了。你姐姐也是心脏病人、也曾面临生死抉择,你就不能对她多些同情心吗?”张庭沉声说道。

许诺沉默着,半晌,才缓缓说道:“张医生,你对朋友如此尽心尽力真的让我很感动,只是,我的同情心不支持我将自己的丈夫送到一个利用一切手段想回到他身边的前妻那里。”

“我姐姐也曾面临过无数次死亡的威胁,但她从来都选择努力的活着,从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生命,她那样用生命和自残来威胁别人的女人,不配和我姐姐相提并论。”

张庭似乎没有想到,许诺年纪轻轻,态度居然如此坚持、如此强硬,一时间,竟没有别的话可以对她说。

“没别的事我先走了。”许诺沉着脸转身往家里走去。

“许诺,无论如何,她还是梓诺的妈咪,若她真出了什么事,梓诺会原谅你吗?”张庭冷声质问。

许诺的脚步下意识的停顿了下来,背对着张庭沉默着,心里一片思绪翻涌,却不愿意在他面前松口——子夕说,这是梓诺该经历,就让他去经历吧。

那么,若梓诺要怪自己,这也是自己该经历的,自己得勇敢面对。

是不是,不能自私的为了求得梓诺的认同,而将子夕推到她的面前;更不能为了求得梓诺的不责怪,而将梓诺回到这个利用梓诺亲情的女人身边。

她是怕,但必须面对。

许诺慢慢转过身来,看着张庭说道:“他若责怪,我愿意承受,因为,艾蜜儿是生是死在于自己的选择,而不是我。”

“她以生命为威胁,子夕救了她一次,还会有后面的无数次,我不愿意让我的丈夫一辈子扮演救世主的角色——他现在是我的丈夫,而我,只是个自私的女人。”许诺一字一句的说完,慢慢的转身,往前走的步子由慢到快,直到疾步走进了单元的电梯间,让张庭再看不到身影。

…………

走进电梯,许诺一直挺得笔直的背,慢慢的靠在了电梯壁,心里隐隐的难受着——是的,她选择承受梓诺或许会有的责怪,但若艾蜜儿真因为顾子夕的不出现而死亡了呢?

她真能做到如自己说的那般狠心吗?

若没有与许言一起在生死线上挣扎的经历,她想她可以;可她与许言为了生,付出了所有能够付出的东西,她知道生命的艰难、她知道生命的可贵,即便是艾蜜儿自己选择了放弃生命,她真的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死?

…………

医院。

“张庭,我是不是要死了?”身上已经开始浮肿的艾蜜儿,早已不复当年美丽似出尘仙子的绝色,满脸的病色,让她看起来虚弱而苍白。

“没有,现在的医疗完全能控制你的病情,但前提是你要保持情绪的稳定,保持心态的平和,你知道你的心脏无法支持过于紧张或忧伤的情绪变化的。”张庭将旁边心脏监测仪的数据打印了出来,仔细的看过后,对艾蜜儿说道:“今天的情况好多了,如果保持现在这样,过一周就可以不用吸氧了。”

“我也想,可是我一想到子夕、想到梓诺,就控制不住。”艾蜜儿苍白浮肿的手抓住张庭的衣袖,情绪似乎又激动起来:“张庭,他真的要不管我了吗?连答应给的钱,也要收回?”

“他是个生意人,他考虑的永远是付出金钱的价值最大化——他要让你的钱增值、他也要让你拿到钱还他平静。”张庭看着她平静的说道。

“一定不是这样的,一定是许诺逼他这么做的。”艾蜜儿轻轻摇了摇头,看着张庭问道:“他知道她打我了吗?”

听到这个问题,张庭不禁皱起了眉头——早上听许诺的语气,他应该是知道了的。

他若是真知道了,而没有任何反应、一个电话都没问过的话,就是真的准备完全放手了。

只是,蜜儿却至死还不肯死心。

“他知道了?他知道了!他为什么不来看我——”艾蜜儿一声尖叫,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张庭,抓着他衣袖的手突然松了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