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63都有脾气

Chapter063 都有脾气

只听得心脏监测仪传来声声催命似的嚣叫声,张庭神色猛然一紧,迅速按了紧急救护铃之后,快速将她的双手拿起来放置在胸前,接着将吸氧量调大后,便开始做压胸处理。

在医护人员赶到的时候,心脏监测义的声音比刚才好了少许,只是那急促的声音,仍提示着在场医护人员:病人仍处于高危状态。

“张主任,要上强心针吗?”护士拿着针看着张庭。

“不上。”张庭迅速的看了一下心脏监测仪的数据,沉声应道。

“张庭,体外循环设备已经准备好了。”同是艾蜜儿主治医生的林丹快速的走了过来。

“转移至手术室,启动体外循环功能,再做内心复苏。”张庭点了点头,将现场交给林丹后,自己快速的手术准备室走去。

“换手术床。”

“换移动供氧设备。”

看着护士们做好准备工作,林丹抬腕看了看时间,又沉静的盯着心脏监测仪看了一会儿,才沉声说道:“5分钟内转移到重症手术室。”

“走。”说着便推了手术车一把,在护士急切而迅速的脚步里,她一直低着头,紧盯着心脏监测仪的数据。

…………

待他们到达重症手术室后,张庭已经做好了体外循环设备的所有准备,在迅速接过手术床后,便将各种管子快速的插入了她的身上——即刻间,心脏监测仪嚣叫的声音更尖锐了,而身体的各项其它指标,却在缓慢的恢复之中。

林丹伸手按掉了心脏监测仪的发声器,将仪器搬到病人的头顶上方,以便治疗时能够看见上面的数据。

“开始吧。”张庭朝着林丹点了点头。

“好。”林丹点了点头。

两人快速的对艾蜜儿的心脏做着复苏干预。

…………

两小时后,心脏监测仪上的数据慢慢平稳下来,张庭和林丹长长的吁了口气,伸手拭着额头的汗,疲惫的在护士搬来的高椅上坐了下来,一边记录着心脏监测的数据,一边休息着。

“短短一周时间,都发了两次了,我看情况不太乐观。”林丹对张庭说道。

“这两次都是情绪过于激烈而引起来,如果不能控制情绪,真是恐怕神仙也救不了。能控制好情绪的话,发病的次数应该可以降下来——在离婚之前,已经有两年没发病了。”张庭沉声说道。

“恩。”林丹点了点头,想了想说道:“要和这样一个玻璃心的人过一辈子,对那男人要求太高了。她前夫也挺不容易的,居然挨过了十年。”

张庭脸色不由得微暗,看了一眼面部浮种的艾蜜儿,转向林丹低声说道:“他们也曾遇到过阻力和风浪,子夕也都护着她一下走过来了。却没想到,最终的结局却是这样。”

“爱情终究抵不过现实。她先生是个商人,你说商人经年累月的可得面对多大的诱惑?能坚持十年,也属难能可贵了。”林丹轻挑了挑眉梢,完全一副旁观者的口吻:“而且吧,我看了新闻上那个新娇妻的资料,哪方面都比这位强啊!”

“林丹!”张庭不悦的看着她。

林丹耸了耸肩,无谓的说道:“那男人能宠她十年,想来也不是无情之人,突然甩手不管,必然是事出有因。这位前妻大人,我觉得应该反省。”

说着看了张庭一眼,若有所思的说道:“你这么向着她,你也应该反省!”

“有些事你不知道,那女人和子夕在一起就没安好心。”张庭瞪了她一眼,转动目光去看监测仪上的数据——很好,正在稳平回升中。

林丹笑了笑,淡淡说道:“人家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这做朋友的这么搅和,适合吗?”

“懒得理你。”林丹似有若无的提醒,让他心里不由得微微一悸——做为子夕和蜜儿共同的朋友,这一次,他似乎是真的太偏了。

张庭下意识的看了仍在昏迷中的艾蜜儿一眼,心里涌动着一片复杂而难言的情绪——这么多年,看着她一步一步的挣扎着走过来;看着她和子夕也曾爱得痴狂与热切;看着她每次发病的难受与危险;

他对她,也有了亲人似的习惯了吧。

林丹轻扯嘴角,看着他淡淡说道:“需要我出面吗?”

“恩?”张庭疑惑的看着她。

“作为她的主治医生,我也得为我的病人负责,我和顾先生沟通一次吧,实在不行,我们也尽了力了。”林丹淡淡的说道。

“恩。”张庭无奈的点了点头。

“好,下手术我就联系他。”林丹点了点头,也不再说话,与张庭一起守着一个人、几台机器——无论如何,相处了近十年的病人,他们也还是有感情的。

无论如何,于一个医生来说,但凡有一丝救活的希望,也为病人去争取——再说,这病人活着不停的治疗,也给医院创收麻,双赢的事儿,做做无妨。

林丹轻撇了一眼坐在身边的张庭,其实有些看不透,他对这位前妻的维护,是出于道义、出于十年来贴身医治的感情、还是出于对老友利益的维护、或是出于他对她……

想到这里,林丹微微皱了皱眉头

…………

早上与张庭聊过之后,许诺的情绪便一直很低落,回到家里后,也不理会张妈拦着她不让做事,拿了吸尘器将整个房间吸了一遍,又拿了拖把将没铺地毯的地方全拖了一遍。

她还准备拿抹布去擦玻璃,好歹被张妈给拦住了:“我说少奶奶,这可是专业家政公司干的活儿,你可干不了。张妈我年轻的时候也没干过这个呢。”

许诺扭头看了张妈一眼,将手里的抹布塞进她的手里:“流了一身的汗,我去洗个澡,您也别干了休息会儿吧。”

“快去快去,记得擦手霜,好好儿一双手别弄糙了。”张妈接过抹布,叮嘱着说道。

“知道了。”许诺见张妈这话说得和顾子夕似的,不由得莞尔,烦闷沉郁的情绪也消解了不少。

…………

洗完澡后出来,张妈已经走了,在小电磁炉上给她热了一碗银耳莲子粥。

在疲惫与低落之后,看到这么一碗冒着热气的莲子粥,许诺只觉得心里一片暖意——就和在家里一样,她有任何事情,姐姐都不会多问一句:只是一碗甜品、或一点甜食,让她在家人的呵护里安静着。

“谢谢张妈。”许诺捧着热呼呼的粥,低声自语着:“为什么你轻易的得到时不知道珍惜,而现在又拼命的不肯放手?”

“我得到的不易,我也不会轻易的放手。艾蜜儿,在爱情里,我不会同情你。”

许诺捧着热粥慢慢走进花房,沉沉的看着那一片火红的指甲花,因着季节的变更,鲜红的花瓣落了一地,整个地面似是铺了一层厚厚的红绒毯,柔软而艳丽。

许诺在软椅上坐下来,慢慢的将粥喝完后,便打开电脑,将心思关注到工作中去——她不是艾蜜儿,无论是婚前还是婚后、又或是离婚后,都可以靠着顾子夕的资产生活。

她不行,即便顾子夕愿意为她付出一切,她也必须为自己、为许言的未来而努力——他给的所有,是他爱情的附加值;她努力的,是一份尊严。

第二节:子夕,他的决定

顾子夕办公室。

“顾先生,我是艾蜜儿的主治医生林丹。”

“你好。”在顾子夕接到林丹电话的时候,心里不由得微微紧张。

因为张庭是他的家庭医生,也是艾蜜儿的私人医生,又是他和艾蜜儿共同的大学校友,所以蜜儿有任何情况,张庭都会第一时间联络他。

现在?

是蜜儿出事了,张庭在抢救吗?

说好的不管,但在想到她可能会有事时,他仍然一片紧张和隐隐的慌乱——十多年的相处,不管她做过多少错事、不管对她有多少失望灰心,他仍然无法真正的放下。

“从周二到现在,艾蜜儿已经出现两次心脏骤停的情况,两次都是用的体外心循环系统支持身体机能运转,再做心脏复苏治疗。”

“这种治疗半年使用一次,已经是极限,现在一周内使用两次,对病人本身机体的伤害很大,心脏复苏的效果也会越来越差。因为艾蜜儿之间的治疗我们一直与顾先生沟通,所以现在想和顾先生确认一下艾蜜儿后续的治疗方案对接人。”林丹的声音与话语,都有职业医生独有的客观与冷淡。

而她的这个问题,顾子夕一时之间,竟然无法回答——艾蜜儿没有亲人;若非要说什么亲人,就是她抚养长大的顾梓诺、和他这个已经离婚的前夫。

她的未来,谁负责?

顾子夕沉默着,半晌之后,沉声说道:“她自己。”

电话那边,林丹似乎有些意外他的答案,不过却也快速的反应了过来,在电话里礼貌的说道:“好的,以后关于她的治疗就不打扰您了。”

“只是从医生的角度来讲,我们对艾蜜儿的治疗有个判断,您若能来与她有一次交流,应该可以缓解她的情况,以减少心脏的压力,如此一来,她病情的危险性将会大大降低。而现在的情况,我们都不知道:她下一次心脏骤停会是在什么时候,又是否能够成功复苏。”

林丹的声音淡然而生硬,不带一丝感情,反而这样冷淡的话,让他的心里越发的烦乱。

“我会考虑你的建议。”许久,顾子夕才缓缓说出这样一句话。

“谢谢,出于人道主义精神,我很希望顾先生能给我们的治疗最大的支持与配合。”林丹说了感谢后,便即挂了电话——似乎她所有的话,都只是做为一个医生的例行公式,只负责传达到位,而根本不管对方是否答应一样。

放下电话,顾子夕沉沉吸了口气,走到落地玻璃窗前的软椅上坐下来,轻轻的闭起眼睛,心里牵扯着各种的纷杂与犹豫——这一生,他还没遇到过这么难以决断的事情。

“许诺,在干什么呢?”顾子夕拿起电话给许诺打了过去。

“在修稿。”许诺的声音淡然而沉静,似乎正埋首于工作中,情绪淡淡的,没有往日的明朗与轻快。

顾子夕微微沉默,轻声问道:“吃午餐了吗?起来活动了一下没有?”

“恩。”许诺轻应了一声,轻声说道:“有事?”

顾子夕声音微顿,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是如此敏感,即便在这样的甜蜜与幸福之中,她仍未失了基本的判断能力。

许诺,我该怎么办?

而顾子夕不说话,许诺便也不说话——张庭既然找了她,那么或许也会找他。

她能和张庭冷着脸说不关她的事,却不能和顾子夕说让他不管,但她也不会主动开口让他去管——既然是他的过去,让他自己去处理吧。

既然嫁给了一个有历史、有故事的男人,就该知道他们的生活不会如想象的简单——她信任他,所以,她想她可以多给他些包容。

“许诺,她的病不太好,一周连续出现两次心脏骤停。”顾子夕只觉得自己的开口,无比的艰难——是谁才说过的,要用一年的时间,让对艾蜜儿的习惯全改成对许诺的习惯。

如果艾蜜儿每出一次事,他都必须去处理的话——这句承诺,等于是个笑话。

“恩。”许诺只是轻应了一声,没有任何的意见。

“我一会儿会过去一趟,看看她。”顾子夕低声说道。

“恩。”许诺仍然只是轻轻的应了一声,既不表示同意,也不表示反对。

“有没有话对我说?”顾子夕低声问道。

“没有。”许诺的话,终于多了一个字,淡然而带着压抑的情绪,听起来让人难受。

顾子夕沉默着,轻叹了口气便挂了电话——是他食言、是他做不到对艾蜜儿不闻不问,他还能说什么让她信他?

起身拿起车钥匙走出办公室的门,外面原本是淡淡的阴天,现在已经下起了雨,让他的情绪越发的糟糕起来。

…………

“她现在怎么样?”顾子夕站在张庭的办公室里,看着他淡淡的问道。

“你随我来。”张庭看了他一眼,起身径直往外走去。

张庭走去的方向是重症监护室,曾经的过去,他无数次往返于这条路上;而现在,她孤单一人躺在那里,曾经为她心疼、为她奔波的他,现在也只是个认识的陌生人而已。

…………

病**,艾蜜儿的身上插着各种的管子,连接着各种各样的仪器,她身体的任何细微变化,都能通过这些管子传到张庭和林丹的电脑中去,让他们既不必24小时守着她,又能及时了解她身体的变化。

走近一些,原本清丽出尘的她,脸上早已浮肿变形——见过各种虚弱模样的她,却没见过肿成这样的她。

顾子夕定定的站在那里,脚步却无法再往前多移动一步。

“因为心脏动力不足,身体内循环达不到需求,所以会慢慢的肿起来。其实今天已经已经退了许多,前两天肿得历害。”张庭走到床边,看了看各项仪器的指标,对着记录本的数据比较了一下,才又将记录本放下,看着顾子夕说道:“作为朋友,我不想与你讨论你的婚姻问;更不想与你讨论作为你的和蜜儿十多年的同学老友、七八年的家庭医生,我对你们两个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有多痛心。”

“我只希望你,本着一个男人的责任、一个普通人的道义,对挽救她的生命做出一些有意义的行动。”

说完后,张庭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不得不说,这个十几年的老友,在新婚后,精神状态确实与之前大不同:只是,以背叛家庭换来的幸福,他真的心安吗?

顾子夕将目光从艾蜜儿的脸上移看,转眸看向张庭,沉声说道:“请你以后仅仅把我当做一个能帮她的陌生人,而不是曾经的爱人和丈夫。在不影响我家庭、不影响我和妻子关系的前提下,我配合你们的救治方案。”

张庭沉沉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想了想又说道:“在需要的时候,林医生会通知你。”

顾子夕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艾蜜儿后,转身与张庭一起慢慢往外走去。

…………

“张庭,我知道你一时不能接受我和蜜儿离婚再娶的事情,做为蜜儿的朋友,我理解你的情绪;做为我的朋友,我希望你理解我现在的生活。”站在走廊里,顾子夕看着张庭真诚的说道:“婚姻里承载着很多东西,有爱情、有信任、有责任、有利益等等;这种平衡一旦被打破,婚姻便随之解体。所以光用爱情和时间来认定一段婚姻是否该解体,是件不负责任的事情。”

“这么多年的相处相交,你应该也了解我的为人,不会轻易的卸下责任,但也不会勉强自己做没有意义的事情。蜜儿于我,只是过去;我的现在和未来,只属于我新的妻子。”

“以后,我们还是朋友,只是,你不适合做我的家庭医生了。改天去我办公室,我们把前面的帐结一下。”

顾子夕沉沉的看了张庭一眼,声音低沉而缓慢,这个决定似乎考虑良久、又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做出这样一个决定——他们都知道,他们的雇佣关系,一直建立在朋友之上。

所以,解除雇佣关系,说还是朋友,那只是客气了。

张庭微敛双眸,沉声说道:“我们数十年的交往,走到今天这一步,我很遗憾。但是,世事变化,每个人都不再是当年。”

两人对视一眼,缓缓转身,朝着相反的方向,缓缓离开。

第三节:许诺,低落的情绪

顾子夕离开医院后,直接回了家。

“顾太太,完工了吗?”顾子夕拎着一束鲜花和一个大的洋娃娃走了进来。

“你准备每去一次,都买一束花和一个洋娃娃吗?”许诺从电脑里抬起头来,看着他淡淡的说道:“你是准备让我在家里数着洋娃娃,算计你去的次数呢?”

顾子夕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花和洋娃娃,脸色不由得一阵尴尬:“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许诺轻瞥了他一眼,扭了扭脖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边往厨房走边说道:“我做晚饭。”

顾子夕轻轻叹了口气,将花和洋娃娃随手扔在餐桌上,上前去伸手拥住了她,在她的耳边低声说道:“许诺,我这么小心翼翼的担心你生气呢?我是在讨好你,你没看出来吗?”

许诺低着头,双手无意识的把玩着她搂在腹部的手,轻轻叹了口气,低低的说道:“我没生气,但你也不能让我开开心心的迎接才去过前妻那里的你吧?——虽然她的病情,确实需要你的出现。”

“是。”顾子夕的温唇在她的耳边轻轻吻着,低低的说道:“你生气也是应该的,只是我会心疼。”

“恩,你每去一次,就买些礼物回来哄我,再和我说些甜言蜜语,然后你接着再去。”许诺冷哼一声。

“许诺!”顾子夕见她几乎油盐不进,不禁没撤,只得用力的扳过她的身体,沉沉的看着她的眼睛说道:“许诺,对不起,我会尽快把这件事情处理好。”

许诺将目光轻转开来,扭着头看着窗外只是不语。

“或者,你不同意,我就不去了。”顾子夕轻轻松开搂着她的手,温柔的眸光慢慢冷了下来——她一点也不能体谅他的为难吗?

“许诺,我爱你,但我不能为了爱你连起码的人性也没有。”顾了夕的声音变得冷淡起来,转身走到冰箱边,拉开冰箱门将晚餐的食材拿出来开始做晚餐。

许诺愣愣的站在那里,听着他乒乒乓乓的洗菜切菜,心里不微微一酸,慢慢的移动步子往花房走去。

…………

一小时后,顾子夕将煎好的牛排端到她面前,粗声粗气的说道:“吃。”

许诺只是在电脑中忙碌着,根本就不理会他。

“许诺!”顾子夕低吼一声,伸手将她的电脑给抽了出来,重重的放在旁边,只是在看到她发红的眼圈时,心不由得又软了下来,伸手将她圈在怀里,柔软的说道:“生气就生气吧,先把饭吃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不讲道理?觉得我没人性?”许诺轻声说道。

“没有!不是!刚才我只是急了,我太怕你生气了你知道吗?”顾子夕搂着她柔声说道。

“我饿了,吃东西吧。”许诺轻轻吸了吸鼻子,用力挣开了他的手,将牛排挪到自己的面前,努力的切着。

“我来。”顾子夕从她手里接过刀叉,将牛排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然后叉在叉子上喂给她。

许诺只是看着他,既不吃,也不说话。

顾子夕沉沉的叹了口气,放下刀插,捧着她的脸沉沉的吻了下去,发泄似的,那力道大得让她无处可逃,一会儿功夫,便被他强制的压在了沙发里……

“你……”许诺慌乱的抓住他的衣摆。

“我们回房间。”顾子夕轻喘着,起身将她打横抱起,快步往卧室走去。

“顾子夕,你干什么……”许诺对着他怒目而视。

“爱你……”顾子夕沉声说着,用脚踢开门,大步走进去后,与她一起,沉沉的倒在了**,片刻间,便将两人身上的障碍全部扯掉,疯狂的吻着她,温柔的唇,在她身上吮吸游走,让原本理智和生气的她,只觉一片无法言喻的慌乱与悸动——就这样,慢慢沦陷在他温柔又霸道的吻里,直到与他的节奏一致、与他一起起伏沉沦……

…………

“顾子夕,你不要总是这样。”喘息稍定,顾子夕沉重的身体却没有稍事移列,硬是压得她动弹不得。

“总是怎么样?”顾子夕在她嫣红的唇上轻轻啃咬着,沉沉的声音里,带着几许温柔、带着几许耍赖。

“总是用这招来让我忘了生气。”许诺用力的瞪着他。

“那你现在忘了生气吗?”顾子夕的大手,在她**的手臂上轻轻抚动着,轻抚里一片暧昧——似乎只要她说没有消,他便要继续再来一场!

许诺的脸微微一红,被他紧压的身体略略挣扎了一下,看着他皱眉说道:“我原本就没有生气。”

“真的没生气?那是谁说话冷冷淡淡的?是谁眼圈都红了?是谁对人爱理不理的?”顾子夕原本轻吮的唇,张嘴用力的咬了她一下,沉声说道:“许诺,怎么样都可以,就是不许不吃饭、不许一个人偷偷的哭,好不好?”

“没有。”许诺转开头去,眼圈微红的说道:“我只是害怕,怕我们一年的相处,终究抵不住你和她十年的感情;害怕你终究抵不住她的柔弱和眼泪;害怕、爱情终究抵不过现实……”

许诺一片低沉的声音里,还带着几分萧瑟的意味:“顾子夕,那么多人反对:你的母亲、你的姐姐、你最好的朋友、我们的儿子,都反对我们在一起;你的前妻、曾经的爱人,离开你连命都保不住;你说,这样的我们,能坚持多久?”

“许诺!”看见她脸上的萧瑟与一连串的疑问,顾子夕不禁一阵恼火,沉声低吼着她:“他们反对关我们什么事?你是要和我在一起还是要和他们在一起?你在担心什么?还是你在怀疑什么?”

“你说的这些都是借口,你是不相信我对她已经没有爱、不相信我只是出于道义去看她、不相信我爱你大于一切……”

“许诺,要对我多一点信心好不好……”顾子夕一口狠狠的咬在她的脖子上,在她吃痛的轻呼出声时,他早已带着满心的怒气,狠狠的穿透了她……

“顾、顾子夕,你、你停下来……”

“许诺,无论谁、无论什么原因,都不许再提分开的事情……”

“我……”

“恩?”

“不提……”

“想也不许想……”

“顾子夕,我觉得我要死了……”

“死不了!”

“不想……”

“这就对了……”

他沉声低吼着,却没有如她所愿的停下来……

而她,在这样的狂风暴雨中,不由得轻泣出声——为他发脾气的委屈、也为这无法承受的狂烈……

她发誓,以后在被他压着的时候,绝对不说忤逆他的话!

…………

“你这个骗子!”在他停下后,许诺轻哼着数落着他,眼角还带着隐隐的泪痕。

“我哪里骗你了?”顾子夕搂着她翻过身,让她稍事喘息。

“你……”许诺不由得语结。

“许诺,我喜欢这样的爱你……”顾子夕看着她温柔的说道。

“嗯哼,早晚被你做死……”话一出口,许诺不由得满脸通红,惹得顾子夕一阵得意的低笑:“许诺,你说,你是不是口是心非?”

“才不是。”许诺皱着鼻子瞪着他。

“好了,现在真该饿了,你躺会儿去冲个澡,我再做一份晚餐去。”顾子夕在她红润的唇上轻吻了一下,抓着睡袍套上后,便下了床。

…………

冲完澡去到厨房的顾子夕,在拿出食材后,轻轻的叹了口气,点燃一支烟,边抽边做着第二份晚餐——总算把她哄好了,可是,以后呢?

蜜儿的病,其实是心病,若她以这点来缠住自己,自己又何时才能完全脱身呢?

他相信许诺不是小气的人、也相信有了许言的事情,许诺对心脏病人天然会有一种同理心的怜惜——所以,她担心的是在蜜儿的纠缠下、加上周围人的反对,他们的这段感情会坚持不到最后。

许诺,对不起,嫁给一个二婚男人,还让你承受这么多。

只是,不管前路如何,和我一起坚持下去,好吗!

…………

“顾先生这是生气了,不想让顾太太吃饭的节奏吗?”许诺穿着睡衣走过来,从背后抱住了抽烟的顾子夕:“顾子夕,我是不是又让你烦恼了?”

“是的。”顾子夕扔掉没抽完的烟,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温柔说道:“去沙发上看看碟子,这次煮面,很快就好。”

“顾子夕,许言总是说我太强悍了,不逗人喜欢。”许诺将脸靠在他的背上,无奈的说道。

“嗯哼,你这是想让我再办你一次呢?”顾子夕轻恼着说道。

“好吧,我去看电视了,等你的面啊,加点儿牛肉进去,我想我需要补一下。”许诺忙松开楼着他的手,跳开一步,看着他笑着说道。

“是该好好儿补补,还没怎么着呢,就求饶。”顾子夕心里的烦燥,在她轻俏而放松的笑容里,慢慢散去——只要她有信心,他们一定能一直一起走下去。

…………

晚餐是简单的牛肉面,两人边吃边看着电视,其实电视里面放了些什么,谁也没看进去,只是——那个敏感的话题谁也不想再提。

晚餐后,许诺依然回到花房继续工作;顾子夕也回到书房,将下午耽搁的事情,抓紧时间处理了。

直到深夜12点,连他都已经处理完手上的事情,还不见许诺进来。

顾子夕站在书房门口,看着站在花房玻璃窗前看着窗外黑暗夜色的许诺,心里一阵轻扯的疼痛——有些事情,不是不提就可以不存在;有些事情,不是不怪,就可以忽略过去。

嫁给他,就注定了这样的难过吧。

“天晚了,休息吧。”顾子夕走过去,静静的站在她的身边。

“恩,休息吧。”许诺将目光从黑暗中收回来,抬头给了顾子夕一个温柔的笑脸:“别担心我,女人的小情绪,过去就好了。”

“我也不想担心,只是不由自主。”顾子夕轻轻笑了笑,伸手揽着她的腰慢慢往房间走去。

“或者,让人担心也是一种优势?”许诺若有所思的说道。

“所以让人担心,不在乎你是否柔弱,只在乎心在不在你身上。”顾子夕低低说道。

“好。”许诺轻扯嘴角,希望嘴角的笑容,能让她将一切释然。

…………

郑仪群家里。

郑仪群拿着手中的照片,一张一张的仔细看过后,从包里取出一个信封交给那人:“这是这批照片的钱。你们继续守在那里,只要他出现,就拍下来。”

那男人接过信封,打开来点了点后,又装了回去,这才抬头对郑仪群说点头说道:“好的。”

“角度需要再巧妙些。”郑仪群若有所指的说道。

“我明白,请放心。”夹克男自信的说道。

“好,辛苦了。”郑仪群冷冷的应着,示意夹克男离开。

在夹克男迅速的离开后,郑仪群将照片看了一遍,想了想后,又将照片重新装进了信封里——既然出手,便要让她毫无退路。

放下信封,郑仪群的嘴角噙着冷笑,拿起电话打给了顾子夕——

“子夕,我是妈妈。”

“恩,股份转让的事情,我只是说说的,我当然不会转给他。”

“既然你们已经结婚了,我再反对也显得多余,以后两个人好好儿过日子,别再闹出什么事来,你的身份,经不起这样折腾。”

“告诉她,我不喜欢她,若是她连梓诺和你都照顾不好,我对她可没有好脸色。”

“你对她爱得死去活来,我这做妈的管不了,但无论如何,不许把股份转给她。”

“好了,这已经是我最大的让步了,就这样,先挂了。”

…………

挂了郑仪群的电话,顾子夕不禁觉得诧异——她这通电话,到底是要解释股份的问题?还是想告诉他她依然不喜欢许诺,却不会再为难她?

她是想用这种妥协的态度,以换自己对许诺资产赠予的态度吗?

还是想用这让步的姿态来缓和与自己的关系?

顾子夕低头看着已经睡着的许诺,伸手轻抚着她柔润的脸,心情一片豁然——管她什么用意,他们夫妻的事情,用不着任何的来指手划脚。

顾子夕将身体滑进被子里,对着她嘟起的唇瓣轻吻了一下,伸手搂着她慢慢睡着。

第四节:夫妻,法国之行

第二天早上。

“许诺,快起来,航班要迟了。”顾子夕将行李收拾好后,许诺还没醒来;他只得拿了衣服边帮她穿着,边喊着她。

“什么航班?”许诺配合着他穿着衣服。

“小糊涂蛋,今天去法国。”顾子夕看着她迷糊的样子,心里直摇头。

“哦,就周末了。”许诺一下子清醒了过来,从顾子夕手上接过衣服快速的穿了起来:“行李收拾了吗?”

“收拾了,你就把自己收拾好就成。”顾子夕笑着说道。

“恩,我很快的。”许诺点了点头,冲进洗漱间,以军事化的速度,在十五分钟之内完成了刷牙洗脸加护肤的程序。

“可以走了!”许诺冲出来,边对顾子夕说着,边跑到花房将电脑和资料收拾到随身包里。

“走吧。”顾子夕拖着一个超大的行李箱,一手牵着她,快步往外走去。

…………

“顾总好、夫人好。”楼下,是林晓宇开的顾子夕的车。

“恩,我过去两天,可能会临时延长,有事给我邮件,不用管时差。”顾子夕点了点头,将行李放进后备箱后,便与许诺一起上了车——两个人的早点,林晓宇买好了放在车上。

“晓宇想得真周到。”许诺看见车上还冒着热气的早点——还是‘和和堂’的水晶小包,不由得笑了。

“是顾总想得周道,昨天晚上已经给我下命令了!”林晓宇调皮的笑着,提醒顾子夕和许诺坐好后,便发动车子,快速往机场方向开去。

“昨天晚上?什么时候安排的?我怎么不知道?”许诺一脸笑意盈然的看着顾子夕。

“在你睡得最沉的时候。”顾子夕凑唇在她的耳边小声说道。

许诺的眸光微转,余光轻瞥了一下前面的林晓宇,嘴角的笑意不由得带了几分羞涩与甜意。

看着又恢复了情绪的许诺,顾子夕温柔的笑了——无论遇到什么事情,其实她在乎的也不过是自己的态度而已。

顾子夕拿了一盒小包开始吃,听到手机信息的声音,拿起来看了一眼——是张庭的:醒来的时间大约会在周日或周一。

顾子夕放下手中的盒子,不动声色的将信息回了过去——我周未在法国,回来的时间是周二。

“好的,这两天我们会注意稳定她的情绪。”张庭的信息很快回了过来——信息中,巧妙的将‘我’写成了‘我们’。

在自己与他断了朋友的关系后,他则也清晰着与蜜儿关系的边界——他们就是这样的朋友,相互都有着信任,只是大家对人生、结婚姻的理解不同。

终究,这段关系,没有因为蜜儿而改变,却因为许诺而改变。

终究,在老朋友中,也只有景阳是支持他的;他们都以外人的眼光排斥着许诺——所以,他必须给她更多的呵护与疼宠,才不枉了她在这么多反对的声音里,坚持站在自己的身边。

顾子夕想着,抬眼温柔的看着许诺,而她,正若有所思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