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64该面对的

袁雨作品 权少的新妻 权少的新妻 公告区 . Chapter064 该面对的

“张庭的信息。”顾子夕坦然的说道,并没有将信息隐瞒的打算。

“恩。”许诺轻扯嘴角,拿起一盒小包慢慢的吃起来,面对顾子夕的眸光,她只是沉默着。

顾子夕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伸手用力的揉了揉她的头发,眼里是无奈的宠溺。

而这一切,透过后视镜让林晓宇见着,只觉得总裁夫妻的恩爱,当真是到了只羡鸳鸯不羡仙的地步。

…………

直到上飞机后,两人都没有更多的交流——顾子夕依然体贴的帮她放行李、寄安全带;许诺依然有些紧张的用手紧握住他的,在起飞平稳之后,才将头慢慢的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闭着眼睛,不知道是在睡觉还是在想事情——只是不说话。

顾子夕伸手揽着她的腰,感受着她这样异常的安静,只希望自己更多的呵护与法国之行,能让她的心情恢复一些。

…………

到法国后,是景阳来接的她们,顾梓诺和顾朝夕都没有来。

“这算是蜜月旅行了吗?”景阳从顾子夕手里接过行李,看着许诺温暖的笑着。

“景阳……”看见景阳大男孩似的温暖笑脸,许诺突然有种想流泪的冲动——在他的身边,只有这么一个人,从一开始就接纳了她。

“唉唉唉,许小姐以前不是无敌小金钢吗?怎么结个婚结得多愁善感了?”景阳眸色微沉,嘴里仍说着轻松的玩笑话。

顾子夕伸臂将许诺揽进怀里,淡淡说道:“她是有些害怕坐飞机。”

“不是有顾大少爷在身边?不用怕的。”景阳眉头轻扬,一脸的阳光气息。

“是。”许诺的眸光流转,抬头看了一眼正低头看她的顾子夕,微微笑了笑,头自然的往他的肩窝依了依,感觉到他搂在腰间的大手微微用力后,与他一起随着景阳拖着行李箱的步子,快速往停车场走去。

景阳实在是个太聪明的人,几乎一眼就看出了她的不对劲,而那句‘有顾大少爷在身边’的话,明明暗暗的提醒着她,和生死比起来,其它的事情,都不值一提。

“今天晚上在我那边吃饭,我的手艺给你们接风还是没问题的。”景阳边开车边说道。

“还是不去了,我住酒店。”许诺看了一眼顾子夕,对景阳说道。

“恩?”景阳微微皱起了眉头,从后视镜里看了顾子夕一眼,自然的说道:“这样吧,梓诺晚上和我们住,你们两个住自己家里。”

“许诺,不管他态度怎么样,你这当妈的,有躲着儿子的道理吗?”顾子夕沉沉的看着她,满眼的鼓励与坚持。

“这个……”许诺犹豫着——若是不知道梓诺就是儿子,她还真不介意顾梓诺怎样的不喜欢她。在知道了他就是儿子后,心里却有了许多的顾忌和担心。

“有我呢。”顾子夕握住她的手,看着她暖暖的笑着。

许诺看着他,深深吸了口气,轻轻点了点头——这世上只有胆怯的孩子,哪儿来胆怯的妈妈。

不是已经想好了吗:忘掉这个身份,用从前的方式去和他相处。

…………

景阳将他们送到家里后,抬腕看了看时间,对顾子夕说道:“梓诺还有40分钟放学,你们还可以休息20分钟。”

“恩,你去忙吧,晚饭好来过来喊我们。”顾子夕点了点头。

“恩。”景阳转头看着许诺笑着说道:“新娘子是想吃中餐还是吃西餐?这里的鹅肝可是很正宗的。”

“那就鹅肝吧。”许诺笑着说道。

“ok。”景阳与两人打了招呼后便转身离开了他们的房间。

顾子夕看着许诺说道:“很紧张?”

许诺转身走到沙发边坐了下来,吐了口气说道:“又要见到你姐姐,又要见到顾梓诺,你说我能不紧张吗?”

顾子夕在她身边坐了来,看着她轻声说道:“我不会让她们伤害你的。”

“能伤害的,不过是因为在乎。我在乎顾朝夕,因为她是你的亲人;我在乎顾梓诺,因为他是我的儿子。”许诺伸出双臂圈住顾子夕的脖子,看着他轻声说道:“顾子夕,我觉得嫁给你,就象过关斩将一样。一关一关、一个一个、让人一刻也不能马虎。”

“而且这些人,我怎么发现我一个也攻克不了!”许诺叹息着,将脸埋在他的脖子里,直觉得郁闷。

“哪儿有这么夸张的,再说,不是还有我吗。”顾子夕拍拍她的肩膀,安慰着说道。

“恩。”许诺轻应着,轻声说道:“准备去接顾梓诺了吧?”

“你在家休息,我去接就行。”顾子夕轻声说道:“不要让他感觉到你来了和没来有什么不同。也别让他感觉到你的紧张和怯意。如果当妈妈实在紧张的话,试着当回以前的许诺。恩?”

许诺趴在他的脖子上,轻轻点了点头。

顾子夕见她难得的粘人的样子,心里也有些担心——她对顾梓诺真是太紧张了。

第二节:梓诺,决定还是不要喜欢她

陪了许诺好一会儿,顾子夕感觉到她慢慢平静下来,才出门去接顾梓诺。

“爹地,今天是我给小朋友讲课了。”看见顾子夕,顾梓诺直接冲了出来——叔叔来接和爸爸来接,这感觉可是完全不同啊。

“哦?是老师随意点的,还是梓诺自己争取的?”顾子夕抱了他一下后,才把他放回到地上,牵着他的手慢慢往停车场方向走。

“是顾梓诺自己申请的。老师说要请小朋友讲高尔夫的知识,我就报名了。我昨天在景叔叔电脑里找了好多图片,打印出来后,我贴在白纸上,再写上字,做成了课本交给老师,老师就选中由我来讲。”顾梓诺沉稳的脸上,仍满透着隐藏不住的得意。

顾子夕给了他一个鼓励的微笑,赞许的说道:“怎么想到做书的?”

“因为好多小朋友报名,都会说:我在学高尔夫,我能做示范;还会说:我家有高尔夫球具,我可在带来给大家看。”

“如果我和他们做一样的,老师一定不会选我,所以我想到做书;而且有小朋友带高尔夫球具,我可以借他们的球具做展示。”顾梓诺沉静的说道。

“这次的成功,你可以总结出什么道理告诉爹地?”顾子夕耐心的引导着。

“知道别人要怎么做,自己可以做得比他们好。”顾梓诺想了想,思索着说道。

“不错,这次爹地要表扬你:第一,你有争取机会的想法,并找到合适的方法将想法实现;第二会学利用身边的资源去为自己的想法服务;”走到车边,顾子夕蹲下来看着他:

“不过下次,你可以在爹地问你之前,学着爹地的口气问自己:这次的事情,我可以告诉爹地一个什么道理?ok?”顾子夕说着,将自己的右手举在他面前。

“ok!”顾梓诺用力的点了点头,伸出小手在顾子夕的大手上用力的拍了一下,父子俩儿开心的笑了起来。

“你上课的小书还在吗?”顾子夕边护着他上车,边问道。

“在老师那里,如果爹地周一不走的话,可以去老师那里看。”顾梓诺说话间,转动了下眼珠。

“好。”顾子夕的眸光微闪,却没有揭穿他的小心思——再懂事的孩子,也是渴望和父母呆在一起的。

他身世的问题,只是在于他自己的接受;而现在他回去的阻力,却在于艾蜜儿——同在一个城市,他没有把握能让他们一直不见面。

而看到艾蜜儿现在的样子,以他现有的理解能力,怕是会怪到许诺头上。

蜜儿,曾经最亲密的女人,居然成了他们一家三口团聚最大的阻力。

顾子夕的眸色暗沉,一个从前不曾有过的想法,突然冒了出来——这样做对艾蜜儿来说或许残忍,但若没有她的刻意挑拨,他们四人这间,也不至于走到这个地步。

蜜儿,梓诺是你亲手带大的,你就真的忍心拿他当武器?

所有的人,只有在与你没有利益相关的时候,才会是亲人,一旦有利益相关,就成了资源了吗?

蜜儿,很好,你足不出户,却把我的手段学了个透彻——只是你拿这些用在曾经是亲的人身上,让我这个商人也心寒,你知道吗!

顾子夕思虑着,边与顾梓诺慢慢的聊着天,了解他这一周幼儿园发生的事情。

“许诺今天过来了,晚上我们一起去大姑姑家里吃晚饭。”顾子夕淡淡的说道。

顾梓诺沉默着不再说话,刚才愉快的心情,在这个消息的冲击里,也显得明显低落起来。

许久之后,顾梓诺才不得已问道:“你希望我喊她妈妈吗?”

“随你。”顾子夕微微一顿,语气一片轻松,没有表露出任何的期待与压力。

“哦。”顾梓诺低低的应了一声,一双黝黑的大眼睛瞅着顾子夕看了许久,确定他不是故作轻松后,这才完全放下心来——对于一个熟悉的、甚至喜欢的人,突然间成了自己的妈妈,他是真的有些不愿意。

而自己与妈咪不能见面、不能通话,也是由于她造成的,他现在真的不喜欢她——她就象童话里说的一样,以前对自己好,就是为了让自己喜欢她,以顺利成为自己的妈妈。

这种被喜欢人利用了的感觉,他不喜欢。

想到这里,顾梓诺的小脸一片紧绷。

…………

“许诺,我们回来了。”顾子夕推开门,招呼着家里的许诺。

“自己进来吧,我在切水果。”许诺从厨房探头出来,冲着门口的大小两个男人笑了笑,目光停留在顾梓诺的脸上,轻声打着招呼:“嗨,顾梓诺,你好。”

“你好。”顾梓诺生硬的答头,低下头换着自己的鞋子。

顾子夕担心的看着许诺,她只是冲着他轻轻摇了摇头,他便克制着没有出声。

………

“顾梓诺今天有作业吗?”顾子夕看着顾梓诺放下书包便问道。

“有,老师让我们学做一道菜,周一要带去幼儿园和小朋友分享。”顾梓诺拉开小书包,将作业单递给顾子夕。

“恩。”顾子夕看过后,抬眼问他:“那你准备做什么?”

“我准备让爹地教我做冰糖燕麦粥,好好吃。”顾梓诺睁大眼睛看着顾子夕,似乎想起什么似的,又扭头看正切着水果的许诺,低下头轻声问道:“爹地是不是要陪许诺,没时间教我?”

“有。”顾子夕伸手拍了拍他的头,笑着说道:“在大姑姑家里吃完饭后,我们回来一起做,正好晚上有宵夜吃了。”

“谢谢爹地。”顾梓诺的眼睛陡然亮了起来,显然心情非常愉快。

“吃水果了。”许诺端着果盘走过来,看着他们父子俩儿笑着问道:“你们是要坐沙发上呢?还是坐地上?”

“当然坐地上。”顾子夕拉着顾梓诺在地上盘膝坐下来。

“好啊。”许诺便将果盘放在了离他们最近的矮茶机上,也盘膝坐在了地上,看了顾梓诺一眼后,便伸手拿了本本地杂志慢慢翻看了起来。

顾梓诺见许诺并不和他说话,便也不说话、也不吃水果,只是倒腾着他的书包,将里面的书和课本都拿出来,慢慢的翻看着。

许诺拿着书的手微微一紧,抬头对顾子夕说道:“放首法文歌来听听看。”

顾梓诺皱着眉头,想问她——你听得懂法文吗?只是他又强迫自己闭嘴不说话——他不要和她说话,否则她又会假装示好来讨好自己。

哼,他才不是一般的小孩、他以后都不会上当了。

顾梓诺紧绷着小脸,一副严肃正经的样子,看得顾子夕有些冒火,而许诺只是无耐:“我想起出发前的稿子正好修了一半,我去书房修稿了。”

“许诺!”顾子夕站起来,心疼的握住她的手腕。

“我喜欢工作,在工作里,我是完整的自己。”许诺敛眸用余光看了一眼紧绷小脸的,嘴角是淡然若悟的笑容——当一切感情带上目的之后,连自己都无法坦然。

其实,无论在什么关系里,坦然最重要——你求他、或他求你,都是件为难的事情。

“去吧,一会儿吃饭我喊你。”顾子夕松开握着她的手,看着她的目光微微沉暗。

“恩,我先进去了。”许诺微微一笑,转身往书房走去。

直到听到书房里传来拉动椅子的声音,顾梓诺才慢慢从手中的书上抬起头来,看着顾子夕有些无措的问道:“她是不是生气了?”

“没有,她只是有工作要做。”顾子夕在心里叹了口气,伸手将儿子抱到自己的怀里坐下来,与他一起翻看着学校发的彩页科学书。

“她和爹地不是结婚了吗?为什么还要工作?”顾梓诺边看书边问道。

“每个人学有所成之后,就要为社会创造价值,也让自己更有价值。”顾子夕边翻着手中的书,边答道。

“哦。”顾梓诺的声音低低的,想了半晌,才出声问道:“我妈咪以前工作的吗?”

“你妈咪……”顾子夕看着他沉沉叹了口气,轻声说道:“顾梓诺,每个人的价值观都不同,你妈咪一来身体不好、二来她习惯了被人照顾的生活,所以她并不喜欢、也不会工作。”

“我妈咪学的什么?”顾梓诺继续问道。

“英语。”顾子夕答道。

“那她英语比许诺历害吗?”顾梓诺抬头看向顾子夕。

“不清楚,因为她毕业了就没用过。”顾子夕看着他认真的说道。

“哦。”在他颇有压力的目光里,顾梓诺不由得低下了头——怎么比,好象他的妈咪都比不上许诺。

许诺身上让人最喜欢的阳光气质,也比妈咪讨人喜欢吧,所以爹地才会这么的喜欢许诺。

…………

大约半小时后,许诺从书房里走出来:“顾梓诺,把你爹地借我一下好吗?”

“恩?”顾梓诺抬头一脸疑问的看着她。

“有个地方需要他给我一些意见,如果你感兴趣,也可以一起听。”许诺笑着说道,抬头朝顾子夕点了点头。

顾子夕放下手中的书,牵着顾梓诺站了起来:“走,我们看看是什么问题,能把我们的许大小姐难住。”

不等顾梓诺发表意见,便将他拉进了书房——站在许诺的电脑旁边,顾梓诺一阵别扭的难受。

许诺只当未见,将电脑转到顾子夕面前,对他说道:“‘历史’和‘现代’部分的结尾都有很好的呼应,那么‘现代’与未来又如何转折呢?”

“你的思维陷入一种模式里了。”顾子夕看着她的文案链接处的截图,想了想说道:“虽然你在第一部分呈现的是‘历史’,却又不是完全的‘历史’,而是他国人士眼里的b市——历史的、陈旧的、古老的。”

“所以与其说是‘历史’与‘现代’,还不如说是他人眼中的b市与发展中的b市更加确切。所以他们之间有你现在设计的小剧场关联,是很有必要的。”

“但第三部分是跨越现实的部分,所以根本无需与第二部分做链接,表现的就是这种跨越和发展。”

许诺看着顾子夕半晌,又将目光调回到电脑的文案里,想了想说道:“我再想想,你们出去吧。”

说着便在转椅上坐了下来,对着电脑上的文字发着呆,不再理会才给了她宝贵意见的顾子夕、也没有理会静静站在旁边,显得有些别扭的顾梓诺。

“我们出去。”顾子夕朝着顾梓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拉着他轻手轻脚的走出了书房,并帮她将书房的门给关上了。

…………

书房外,顾子夕看了顾梓诺一眼,对他轻声说道:“爹地也还有一点工作要做,梓诺在爹地旁边看书好吗?”

“好。”顾梓诺点了点头,伸手拎过自己的小书包,跟着顾子夕走到玩具房里的书台,顾子夕拿了电脑开始工作,顾梓诺本来想拿些玩具玩,想了想,又拿绘本坐在顾子夕的身边看起来。

诺大的玩具房,便只有顾子夕敲击键盘的声音,和顾梓诺翻动书页的声音。

对于有孩子的地方来说,似乎过于安静了些。顾梓诺偶尔会从书里移开目光看向顾子夕——看着爹地对着电脑如此专注的样子,觉得他特别的帅。

以前在家里的时候,每到周未爹地回大别墅的时候,妈咪都拉着爹地说话,有时候爹地说很忙要工作,妈咪就会不开心,会和张奶奶抱怨,说爹地在外面忙了一周好不容易回来,还要忙,对她太过忽略了,对自己也不够亲密。

好象以前就是这样,觉得爹地太严肃,没有妈咪对自己好呢。

现在呢,为什么爹地一样的工作,许诺不怪他呢?为什么自已现在也喜欢爹地这样的陪伴呢——不要像妈咪那样总是搂着自己亲啊、抱啊、温言软语的说话,那样好象小婴儿一样呢。

爹地这样挺好,他也觉得自己长大了一样,可以不吵到爹地的工作、可以自主的做自己爱做的事情。

所以爹地喜欢这样的许诺,不会吵着要他陪要他哄,大家都可以安静的做自己的事情?

可是许诺,爹地已经这么喜欢你了,为什么不让我爹地对我妈咪好一些?为什么你要对我妈咪那么凶?

你是个坏人,我不要喜欢你。

顾梓诺紧咬下唇,将头低在自己的书里,心里却纠结着、别扭着。

…………

顾子夕正在网上与摄影公司沟通婚纱的细节问题。因为之前已经确定好了拍摄地点,在看到五套礼服后,主摄影师立即给他发来电邮,将五套女式礼服的配套男式礼服要求发给了顾子夕——他们当然知道,象他这样订制礼服的人,是不会从摄影公司借衣服来穿的。

同时将每套礼服的拍摄地点做了调整,并做了实景拍摄模拟,让顾子夕看到每款礼服在不同环境里的最佳表现。

“顾先生,您今天必须确认这些地点,因为有些地点我们需要提前预定,并清理现场。”

“ok,地点方面我没有问题,随行画妆师与造型师的介绍请发给我。”

“画妆师与造型师都是景先生指定的,上次为景太太服务过的。”

“景太太和我太太的风格不一样,请发一下他们的介绍和作品给我,我太太要再看一下。”

“好的,我现在发给您,也请您在一小时内确定,以便我们沟通画妆师和造型师的行程。不过,我们有看过尊夫人的素颜照片,我们有把握现在安排的化妆师与造型师是最合适的。”

“那样最后,一小时内我回复您。”

“好的,新婚愉快。”

…………

在结束了与摄影公司的沟通后,顾子夕关了电脑,侧头看了看还在看书的顾梓诺,轻声问道:“顾梓诺这本书看完了吗?我们可以去喊许诺吃饭了吗?”

“我还要再看一遍,爹地自己去喊吧。”顾梓诺别扭的拽着手里的书,稚声稚语的说道。

顾子夕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才淡淡说了句:“好。”然后大步往外走去。

顾梓诺眼睛盯着手里的书,却什么也没看进去,双手一个劲儿的拧着书:因为顾子夕那样有压迫力的目光,他心里的矛盾更甚了——爹地一定希望我对许诺好一些,可是她已经有爹地喜欢了,可妈咪现在谁也没有。

爹地有了许诺,就会很快乐了吧,我和妈咪都不会影响他了吧。

“顾梓诺,你这是在看书吗?”顾子夕看着顾梓诺声音一片严厉。

“爹地……”顾梓诺看着手里被捏得发皱的书,抬眼看向顾子夕,眼底有一丝怯意。

“你当然知道,我希望你能喜欢许诺、和她之间的相处能够回到以前的样子。但这仅仅是我的希望,我并不将这希望强加于你。”

“许诺现在是我的妻子、是你亲生的妈妈,这都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你做为儿子,我只要求你对她有足够的尊重,这是为人的基本礼貌和素养。至于你喜不喜欢她、你决定怎么和她相处,我给你自主选择的权利。”

“我给你这个权利,第一是尊重你的感受和选择;第二是希望你快乐,不会因为爹地婚姻的变化、不会因为亲生母亲的变化,而陷入持久的难过之中。”

“现在看来,我的决定并不能让你快乐起来,既然都是难受,那我考虑是否强迫你去喊她妈妈,至于你维持原来的难受,而她会开心起来。”

顾子夕看着顾梓诺,脸色一片严历,声音也肃然没有表情。

“顾子夕,是不是到吃饭时间了?”许诺清亮的声音自客厅传来,似是无意的打断了父子两人的交流。

“就来了。”顾子夕扬声应了一声,看着顾梓诺说道:“你的表现让我很失望,你是男孩子,要学会选择自己的情绪,而不是总是处于犹豫之中。”

“许诺是在乎你的态度,但她是大人,她和我一样,尊重你的任何决定和选择。她也和我一样,希望你在自己的决定和选择里,能快乐。她不会给你任何压力,除了她从我的朋友变成我的妻子之外,她接受和你关系没有变化的情况。”

“不论什么选择,爹地希望你是个男孩子的样子。走,去吃饭。”顾子夕冷着脸,将手伸到他的面前。

顾梓诺将小手放进顾子夕的大手里,紧绷着小脸与他一起往外走去。

第三节:朝夕,高高在上的姿态

“刚才听到你说话很大声?吵架了?”许诺换好鞋站在门边,边从鞋柜里将顾子夕和顾梓诺的鞋拿出来放好边问道。

“没事。”顾子夕轻瞥了一眼顾梓诺,轻声说道。

“恩,这是给你姐姐和景阳的礼物,要现在拿过去吗?”许诺给顾子夕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礼盒,轻声问道。

“恩。”顾子夕点了点头,换好鞋后,伸手揽着她的腰,与她一起往景阳家去。

感觉到顾子夕搭在腰间的手上传来的暖暖温度、还有大掌有力的感觉,让许诺对于马上要见到顾朝夕的紧张心情略略的缓解了下来——她现在不是一个人,她是个妈妈,她不能在儿子面前露出怯意,不是吗?

许诺暗自吐着气,调节着自己带着怯意的紧张情绪,明明刚才在书房的时候已经准备好了的,可在踏出家门的时候,仍然不自觉的紧张了起来——虽然早就知道,他的家人对于她代孕女的身份有多鄙夷,她也从来没想过她们会真正瞧得起她。

只是,现在和他结婚了,就算不在乎,却又不可避免的要面对——她想,她的心理真的还没有强大到,面对过去面对面谈生意的那个人,能够若无其事、能够泰然自若。

事到如今,她甚至有些后悔当时会去谈条件——其实顾朝夕是很好谈的,她只是听说过太多悔约的雇主,而害怕代孕失败拿不到钱,许言的手术就会搁置下来,所以装得老手一样的去谈条件。

是不是,她们都会认为,自己是惯做的?

“如果实在不想去,你不过去也可以,恩?”察觉到她的不安与紧张,顾子夕凑唇在她的耳边柔声说道。

许诺轻轻摇了摇头:“去吧,梓诺在呢。”

“恩。”顾子夕点了点头,眼底却是隐隐的心疼,搂在她腰间的手,更加用力了些。

…………

景阳家里,自然是景阳做饭的,一来顾朝夕长这么大就没做过,二来她现在又挺着个大肚子不方便,加上景阳之前是专业开法餐厅的,所以做饭这事儿,连商量都不用,自然是景阳一手包揽了。

也所以,顾子夕一家过去的时候,是顾朝夕过来开的门:“梓诺,你不是有门卡吗。”顾朝夕边开门边问道,声音里是对顾梓诺自然的亲昵。

“放家里了。”顾梓诺的声音稚嫩清脆,比在家里的时候放松多了。

“你们来了,进来吧。”顾朝夕伸手牵过顾梓诺,看着顾子夕笑了笑,眸光从许诺的脸上轻轻扫过,收起脸上的笑容,随意的点了点头,便牵着顾梓诺转身往里走去。

“进去吧。”顾子夕拍拍许诺的腰,揽着她往里走去。

许诺看了顾子夕一眼,暗暗的吸了口气,步子放得沉缓而稳定。

“你们可是掐着点儿过来的呢。”刚进大厅,便听见景阳温暖的声音——他正端着两个大碟子往餐桌方向走。

“对你的作业进度,我还是了解的。”顾子夕笑着,拉着许诺的手直接去了餐厅。顾朝夕已经将顾梓诺安顿在她的身边坐好。

顾子夕与许诺在她的对面坐下来后,顾子夕从许诺手上接过两个礼盒递给顾朝夕:“许诺给你们买的,你打开看看。”

“破费了。”顾朝夕接过放在手边,并不打开。

许诺的脸色微微的尴尬,放在膝上的手下意识的抓握着衣服的下摆,显得有些坐立不安。

顾子夕将手伸往桌下,将她的手拿到自己的手心包裹起来,沉着脸看着顾朝夕:“打开。”

“一如既往的重色轻姐呢?”顾朝夕看着他暧昧的笑了笑,边伸手去拿手边的礼盒,边敛着眸子说道:“当年带蜜儿进家门的时候,对我的态度也是这么凶,我这个当姐姐的可真是没趣。不过,这礼物倒是可以看看,看看我们顾家少爷的眼光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

顾子夕感觉到许诺的手往回一缩,他下意识的握紧后,无奈的看了她一眼,轻轻摇了摇头。

许诺轻咬下唇,脸色有些微微的发白,却强自压着心里的难受感与羞辱感,强迫自己坐在这里不要立即转身离开——顾朝夕的意思再明白不过:对于女人来说,他顾子夕从来都是同样的态度,她许诺并没有什么不同、今天的蜜儿,或许就会是明天的许诺。

或许,明天的许诺,连今天的艾蜜儿都不如!

她和顾子夕是可以情比金坚、她是可以不在乎顾子夕之外其它任何人的态度,可是——可是人终究不是活在真空里的。

你要面对的,终究不只是你爱的那一个人而已。

“景阳,我觉得许诺第一次来法国,还是我请她出去吃饭比较好。”顾子夕看着脸色苍白的许诺,霍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对还在厨房忙碌的景阳招呼了一声后,看着顾梓诺问道:“你是在景叔叔这里吃,还是和爹地一起?”

“你这是干什么?我说错什么了吗?”顾朝夕‘啪’的一声放下手中正拆着的礼盒,扶着腰站起来,看着顾子夕冷声说道:“要做我们顾家媳妇儿,一点儿话也听不得,也未免太娇气了。我这顾家大小姐,这些年来受气的话,可也听了不少呢。”

“她只是我顾子夕的妻子,没说过要做顾家的媳妇儿,你大可不必拿出顾家大小姐的姿态来为难她。”顾子夕看了顾梓诺一眼,沉声说道:“顾梓诺?”

顾梓诺也站了起来,看着爹地和大姑姑剑拔驽张的样子,一双大眼睛骨溜溜的转动着,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良久之后,才小心冀冀的说道:“我在大姑姑家里。”

“好,晚上我过来接你。”顾子夕点了点头,拉开椅子,紧握着许诺的手大步往外走去。

“子夕,许诺,我这餐可是花足了功夫的,可不许这么走了。”景阳听见动静已经从厨房走了出来,走到许诺面前笑着说道:“子夕不懂,你可是懂的,孕妇是会有些情绪失常的表现,你理解一下,恩?”

景阳的一席话,不仅提醒了顾朝夕——无论她是否瞧得起这个女子,她也是十月怀胎生下了顾家下一代第一个男孩顾梓诺;

也提醒了顾子夕,他无法永远把她放在真空里保护着——不如教会她自信、教会她勇敢,与她一起面对。

更提醒了顾梓诺——他正是许诺十月怀胎生下来的,是他的正牌妈妈!

顾梓诺的小手紧握成拳,小脸紧绷的看着许诺,又转眸看向顾朝夕的肚子,眼睛里一片为难与苦恼。

…………

顾子夕紧握着许诺的手,沉默着看着她——景阳的话他何尝不懂,只是他却无法看着她受委屈而放任她继续面对。

他的婚姻、他的生活,不需要别人插手——若不是景阳,他不会带她来见顾朝夕;即便她是一直维护他的姐姐,可从她与艾蜜儿的往来邮件里,他知道她永远不可能给许诺以尊重。

顾子夕看着她的难过隐忍、看着她的委曲求全,心里满是心疼——她只不过爱着他、嫁给他,除了要他的爱情,她什么也不要。

凭什么,她要受这些委屈、受这些责难?凭什么,她要压抑自己的性子,来迎合他的家人和朋友?

许诺看了顾子夕一眼,勉强扯了下嘴角,带着笑容说道:“孩子大了,倒忘了当初的情况了,你这一提,好象真是那么回事儿。”

看着笑得一脸温暖的景阳,许诺心里涌动的难受与屈辱慢慢的平静下来——她是可以转身就走,可让梓诺一个人留在这里,孩子心里会更难受。

何况,景阳,是她一直心存感激的人——他温暖的笑容、暖如春风的话语,让她多少感受到来自于顾子夕朋友的接纳。

她是个大人了,她应该成熟而不是任性;她结婚了,嫁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家人;无论他怎么保护她,有些人、有些事,她必须自己面对。

…………

“不过,梓诺当时比较乖,我连孕吐都没有,胎动也很有规律,没让我吃什么亏。”许诺下意识的伸手轻抚了一下小腹,眸光不自觉的转向顾梓诺那一边,却也是与他一触即离,只是看着景阳勉强的笑着。

“那是随你脾气好。我们这丫头皮得很,一天踹朝夕无数次。”景阳哈哈一笑,伸手拍了拍顾子夕的肩膀,一手拉着许诺,将她塞回椅子里坐下来。

“大小姐,礼物是我挑的,虽然见识不如大小姐多,只是见识与品味,有时候并不一定成正比。”许诺从顾子夕的手里抽回自己的手,看着顾朝夕时,目光没有再躲闪——既然是不得不面对的,再难,自己也得坚持坐在她的面前。

“倒是会说话。礼物我就不看了,不喜欢人买的,用着心里也不舒服。”顾朝夕将礼盒往旁边推了过去,倒是景阳伸手接了过去。

只是景阳还没将礼盒打开,许诺便起身从他手里将礼盒拿了回来——在景阳和顾朝夕诧异的目光中,快速的将礼盒拆开,将其中一套德国产的wmf厨具模型递给景阳:“这是送给你的,另外大小姐和宝宝的,我就留下了。”

“我挣得不多,能省一些还是好的。这些孕妇和婴儿用具,我自己以后也是用得着的。虽然我没打算给自己用这样的品牌,也总比被人扔了的好。”

许诺说着,将盒子重新包好放在身边的椅子上,看着景阳说道:“飞了十几小时,真是饿了,可以开吃了吗?”

“当然,这可是顶级鹅肝,就算是在法国最好的餐厅,也不一定吃得到。”景阳热情的笑着,示意起身给大家倒了红酒,示意正式开餐。

“许诺,我原来是睡在你肚子里的吗?”顾梓诺突然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