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65温馨时光

Chapter065 温馨时光

听到顾梓诺的问话,许诺和顾子夕吃东西的动作不由得都停了下来。

片刻的停顿后,许诺慢慢抬起头,看着顾梓诺点了点头:“是的。”

见顾梓诺脸上仍有些不自在,想知道又不想问的样子,许诺微微一笑,放下手中的倒叉,用手比划着说道:“刚开始的时候只有一点点,肚子从外面可看不出来,后来有这么大,然后就开始在里面做操,手一会儿在这里、一会儿在那里,没有现在安静,还是蛮调皮的。”

顾梓的脸不由得微微一红,侧头瞅了瞅顾朝夕的肚子,小声的问道:“那后来是医生用刀把你的肚子划开,然后把我拿出来吗?”

“是啊,否则可怎么出来?”许诺轻笑着,下意识的瞟了顾子夕一眼,心里却有股想哭的冲动——他承认她是妈妈了吗?

这就够了吧,一声称呼算什么、一张笑脸算什么、软语撒娇算什么,他是她的儿子,无论他什么态度都改变不了的啊!

“爹地说可以象拉大便那样拉出来。”顾梓诺大声说道,这下连顾朝夕也不禁笑出了声:“臭小子,大家在吃饭呢!”

“是我爹地说的麻。”顾梓诺睁大眼睛看着顾子夕,似乎是要他出面做证。

“那个,宝宝个头小,就可以那样出来。顾梓诺长得太胖了,我那时候比较瘦,就拉不出来了。只能请医生把肚子打开,把你抱出来。”许诺尴尬的看了顾子夕一眼,费力的向顾梓诺解释着。

“哦,爹地说我不够努力,所以害你要切肚子。”顾梓诺有些不悦的看向顾子夕。

“你妈生你的时候我也不在,我听医生说的。”顾子夕只觉得无语——顾梓诺生下来多大来着?记得是有8斤的。

一屋子人,因着顾子夕这句‘你妈生你的时候’,都有着瞬间的安静。

“晚上我可以看看你的肚子吗?”顾梓诺这次没有逃避,一双与许诺神似的大眼睛,直直的看着许诺。

“如果你不怕的话,是可以看的。”许诺轻轻点了点头。

“我才不怕呢,我是男孩子。”顾梓诺低下头,边切着盘子里的牛排边嘟哝着说道。

许诺看着他低下头,柔软的笑了笑,敛下眸子,低头吃自己盘里的食物——她不希望自己过于的关注,让顾梓诺不自在。

虽然,他主动的问起出生这件事,着实让她非常的意外、惊喜加激动。

看着她压抑的激动情绪,顾子夕与景阳对视一眼,两人的眸子里都有着欣慰的笑意——许诺,真的不容易。

她也只是个二十四岁的女孩子,大多数女孩子,这个年纪结婚的都不多,更别说是一个五岁孩子的妈妈了——更别说,还要面对所有人的反对、面对豪门里变着花样的刁难、面对二婚男人前妻的尴尬、面对亲生儿子的相见不相认!

她是倔强的,她也是成熟的。

她是强悍的,她也是温柔的。

或许是她与许言相依为命的成长,让她变得似一个多面体,坚硬却仍然懂得忍让、强悍却也懂得妥协——为了生活,她的性子早被打磨成适应这社会的模样。

这样的她,让人心疼。

“不够的话还有意面,红酒窝牛还有五分钟就好,都吃慢点儿。”景阳抬头看着许诺温润的说道。

“明知道我和梓诺不能吃,做个什么红酒窝牛。”顾朝夕抬头瞪了景阳一眼,霸道的说道。

“你们喝粟米浓汤,差不多可以起锅了。”景阳转眸看她,无奈的笑了笑——这个女人,任何时候都是得理不饶人,怀孕期间这毛病就更严重了。

只是不知道,生完之后会不会好一些。景阳暗自叹气,起身去厨房看火候。

“还好有个景阳和你自小一起长大的。”顾子夕不禁摇了摇头,转眸看顾梓诺:“需要我帮你切牛排吗?”

“谢谢爹地,不用了。”顾梓诺摇了摇头,重新低头,开始埋头苦干自己面前的牛排——刀叉配合着,整个进餐却没发出一点声音,当真是极为绅士。

顾子夕赞许的微微笑了笑,便低头吃自己的牛排,也不理会顾朝夕听了他的话后,满脸的怒气。

景阳不一会儿,便将两碗粟米浓汤端了上来,接着又拿上来三份还滋滋做响的红酒窝牛:“在这边住了一段时间,我的手艺又精进了,以后回国内的餐厅,生意该会更好。”

“这两个月生意差多,听说是因为老板不定时下厨、不定期送餐的服务没有了。”顾子夕接过两份红酒窝牛,在许诺和自己的面前放好后,看着景阳笑着说道。

“下厨是没可能了,不过每个月回去一次,可以保持送餐。”景阳微微皱眉,想了想说道。

毕竟那间法餐厅当年是为了等顾朝夕而开的,对他来说,有着特别的意义;而他本人,也对法式餐点有着浓厚的兴趣,现在若不是为了顾子夕进行到关键之处的海外业务、若不是答应顾朝夕,结婚后必须运用一切资源帮助顾氏,他现在还真想回那个酒店,做个偶尔下厨、偶尔亲自送餐的神秘老板算了。

只是,人这一生,总有些人要一起同行、总有些非做不可的事、总有个你得为了而妥协的爱人,所以,他选择将自己想过的生活暂且放下,陪着她、帮着他、一起走过这一段。

“以后我回去前,你帮我去店里做个通告,说老板在这一周内,不定期会有三天亲自送餐。”景阳看着顾子夕认真的说道。

“我倒是担心,火了这一周,其它三周就会越发的淡了——知道老板不在,那些冲着你去的人,就不来了。”顾子夕不由得直乐。

“倒也是个问题。我再想想。”景阳点了点头,用牙签叉了个窝牛喂在嘴里,自品自乐的点着头:“应该是红酒的问题,味道很是不同,这次你们回去,帮我带些红酒回去,让厨师换上。”

“这可是个噱头。”许诺突然说道:“为了研究菜式,老板亲赴法国,尝试各种不同的配料与做法,然后将原材料从法国空运回去,店里在用新配料做出新口味后,正式推出前,做一次试吃宣传,每个月的这个新菜式,肯定大卖。”

“去那店里的,有几个没出过国?有几个没吃过正宗的法餐?还会在乎法国空运的食材、还会在乎老板在法国找菜式灵感?真是没见识。”顾朝夕轻哼了一声,冷冷的说道。

许诺也不理会她,继续对景阳说道:“试吃过后,确定时间正式推出新菜式,然后宣传老板什么时候会回店里,这样的话,大家不会只为了见你而去消费、也能带动一整月的销售。”

“至于餐厅定位的高端、原汁原味的格调,一点儿也不会受损,因为国人总有种炫耀心理,会告诉别人他现在吃的和真正法国吃的有什么不同、或有多大的还原度,以表达自己出国消费过的。”

“而另一部分没有吃过原产地的法式大餐,但消费的品味却不低的顾客,就更加忠实于原材料从原产地进口这种方式了。他们都是原汗原味的忠诚拥趸。”

许诺看着景阳一脸兴趣的样子,不禁笑了。

“我看行,要不你给我做文案?”景阳眼睛发亮的看着她。

“可以啊,你有想法的时候告诉我,我再告诉你需要你提供什么信息给我。”许诺点了点头。

“许诺,你现在手上的案子都做不完,哪儿来的时间弄这个,别胡乱的接单。”顾子夕皱着眉头看着许诺。

“子夕,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那餐厅你可也有股份的,生意好大家都好麻。”景阳伸手在顾子夕的肩膀上垂了一上,笑着说道:“做创意也要换脑子麻,许诺做那个案子做得烦了的时候,就换换脑子做这个。”

“是这个道理。”许诺看向顾子夕点了点头:“没太大问题。”

顾子夕摇了摇头,将牙签插在蜗牛上后,轻声说道:“趁热吃,凉了就不好吃了。”

“恩。”许诺点了点头,不理会顾朝夕一脸难看的脸,低头吃自己的,偶尔与顾子夕聊两句。

而景阳看出顾朝夕很不高兴,便转过头去与她说话——他其实并不怕她生气,是然她脾气大,却是个直性子,很好哄。

他只是心疼她怀着个大肚子还这么容易发脾气,所以见着许诺已经抛开刚进门时候的怯意后,便将注意力放在了顾朝夕的身上。

一顿晚餐,在一场风波后,总算平平静静的吃完。

餐后顾子夕便带着许诺和顾梓诺回到了隔壁的家里,留下景阳自己收拾屋子和他那个难搞的老婆。

第二节:一家人,甜蜜的亲子时光

“我还有两个邮件要回,你们两个是现在做甜品还是等我?”顾子夕看着她们母子两个问道。173文学网

“等你一起吧。”

“等你一起。”

两人异口同声的答着,然后扭头看了一眼对方,又默默的转开头去。

“那好吧,我去了,你们自己安排吧。”顾子夕摇了摇头,也不管他们,径直走进了玩具房的写字台,去处理拍摄公司发过来的信息。

…………

“我去……”

“许诺……”

许诺与顾梓诺一起开口,又一起停住,顾梓诺当即闭嘴不再说话。

“你说吧。”许诺看着他轻声说道。

“我、我去陪爹地看书。”顾梓诺说完,飞快的跑进了玩具房,乖巧的在顾子夕的身边坐了下来,将刚才捏得发皱的书,一张一张的辗平着,看起来异常的安静。

看着他小小的背影,许诺叹息着摇了摇头,返身回以书房里继续改文案。

若没有和顾子夕结婚,她和梓诺的相处要能会容易许多。

她一旦取代艾蜜儿在顾子夕身边的位置,她所有的行为都变得不再单纯——这样的不单纯,让之前在顾梓诺这里积累的一点好感,也变成了心计,以至于让他无法接受现在的许诺。

她不贪心,一家人能在一起就够了,她不在乎梓诺是否喜欢她、是否接受她,她更不想让顾子夕因为这件事情压迫儿子。

现在这样,就够了。

坐在电脑边上,其实没有太多的心思处理工作,一天十几小时的飞行、在顾朝夕面前的紧张与难堪、顾梓诺一句句问话带给她的震动,都让她一时间无法平静下来——只是借这一刻安静的时间,来梳理自己复杂的情绪。

…………

直到半小时后,许诺才从书房出来,端了一盘水果过来放在写字台上:“两位,是不是要休息一会儿了?”

“不吃水果了,一会儿要吃甜品呢。”顾子夕抬眼看着她笑了笑,快速的处理完最后两条消息后,便关了电脑。

“甜我要带去幼儿园和小朋友分享的。”顾梓诺忙提醒顾子夕说道。

“哦,我忘了,那我们先吃水果吧,吃完水果我们一起去做甜品。”顾子夕忙点了点头,用叉子叉了水果先递给许诺一块,然后自己才又叉了一声喂进嘴里。

顾梓诺微微皱了皱眉头,用插子插了一块举了起来,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半晌没有吃。

“不喜欢吃这个?”许诺疑惑的看着他。

顾梓诺瞪了她一眼,张开嘴一口吃了进去,边吃还边嘟哝的说道:“还是这么笨。”

“要不我再去切点儿别的?”许诺没听清他说什么,皱眉问着他。

“不用了,就这个。”顾梓诺低下头,又猛吃了两块。

不禁弄得许诺和顾子夕都一片莫明,两人也不再理会他,都盘膝坐在地上边吃着水果,这闲闲的聊着。看起来安静又和谐,有种让人贪恋的感觉。

顾梓诺偶尔停下来听他们聊天的话题,但在他们转眸看向他时,他又低头去看自己手中的书,并不理会他们。

到后来,顾子夕和许诺干脆不管他了,他爱听就由着他去听着。

直到一盘水果吃完,顾子夕才对顾梓诺说道:“我们现在去?”

“好。”顾梓诺点了点头,立即从地上站了起来。

许诺犹豫的看了顾子夕一眼,顾子夕已经拉着她的手站了起来:“你别想偷懒,过来帮我们把步骤记下来,顾梓诺可以带着食谱去。”

“好吧。”许诺的余光轻瞥过顾梓诺的脸上,见他没有反对的意思,心里的担心这才放了下来。

…………

“咱们先看配料,这个用量搭配比例一定不能错,错了味道就不对了。”顾子夕套着蓝色格纹的围裙,煞有其事的说道。

“爹地你先别说,许诺你拿好笔和纸没有?”顾梓诺穿着与顾子夕同款的蓝色格纹小围裙,站在适合他身高的操作台边,扭头问着许诺。

“准备好了,你们只管开始,不用管我,我能记下来的。”许诺点了点头,配合着拿纸笔坐在高台边看着他们父子。

“好,我说一样,顾梓诺拿一样。”顾子夕点了点头:“燕麦片200克。”

“200克是多少?我不认识这个。”顾梓诺将燕麦舀在碗里,看着操作台上的小天秤,有些发懵。

“一勺是50克,说明书上有的。”许诺提醒着说道。

“哦,好。”顾梓诺点了点头,又将放到碗里的燕麦一勺一勺的舀到另一个碗里——一边舀,还一边用另一只手算算术:“50,100,150,200,四勺是200。”顾梓诺似是发现了大道理一样,兴奋的说道。

“对。”顾子夕不由得笑了,看着他继续说道:“奶粉100克。”

见他舀过两勺奶粉后,才继续说道:“鸡蛋一个。”

“这是烧开的水,我们将牛奶和麦片放进去,在还没煮好前我们将鸡蛋打在碗里,用打蛋器打散,你看,打到这样就可以了。”

“十分钟后,你看看,锅里的水开始沸腾了,我们就将鸡蛋放进去,这样一搅,看见锅里冒泡泡,燕麦粥就做好了。”

顾子夕说着,便将锅里的粥盛了起来放在桌上:“漂不漂亮?”

“漂亮。”顾梓诺用力的点了点头,想了想又问道:“好象忘记给冰糖了。”

“因为要打包带到幼儿园,现在放糖会破坏味道和营养成份,所以我们用方糖取代冰糖,用小盒子装起来,明天小朋友吃的时候再放。”顾子夕边说边用一个小的保鲜盒,给他装了一些方糖在里面。

“ok,好简单,我会的。”顾梓诺开心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顾子夕微笑着看着他。

“这个我们喝了吧,我自己再做一锅。”顾梓诺的样子跃跃欲试。

“没问题。”顾子夕挑了挑眉梢,将保温盒里的甜品分到三个碗里,分别加了方糖后,递给了许诺和顾梓诺。

许诺接过碗皱眉看着他,他却只是微笑,一会儿便将自己碗里的吃了个干净。

许诺轻轻摇了摇头,看见顾梓诺也欢快的吃着,便也将自己那份吃掉,然后把碗拿去洗掉,由着顾梓诺自己开始折腾——这次是顾子夕拿原材料,由顾梓诺进行实际操作。

经过顾梓诺小朋友的不泄努力,在蛋打了五个、炉子开了关、关了又开n次之后,一锅没什么看像的麦片粥终于煮成功了。

“啊——”顾梓诺关掉炉火,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要带这个吗?还是让爹地重新给你做一份?”顾子夕笑着问道。

“就带这个,老师说了要小朋友学着自己做的。”顾梓诺严肃的说道,当下舀了半碗起来,加上糖后,很小心的品了一下,然后抬头朝着顾子夕咧开嘴笑了:“味道差不多。”

“真的吗?”顾子夕眉头轻扬,从他手里接过碗,很小心的样子喝了一口,迅速给顾梓诺竖起了大拇指:“非常棒,就带这个了。”

“cesttrèssimple(法语:这很简单)。”顾梓诺得意的说道,余光瞟了一下许诺,脸上的得意之情更浓了。

玩到现在,顾梓诺的过足了瘾后,便感觉到累了,于是顾子夕带他去洗澡,许诺则留下来收拾厨房。

浴室里传来父子两人笑闹的声音,许诺安静的坐在厨房,嘴角带着微微的笑意——听着他们的声音、想着一家三口这样温馨的相伴,心里涌起满满的幸福感。

若结局若此,她受多少委屈、受多少刁难,也是值得的。

…………

“偷懒呢?”不知道过了多久,顾子夕穿着浴袍走过来,伸手将坐在那儿发呆的她圈在胸前:“今天飞了十几个小时,又闹了这么半天,也着实是累了。去洗个澡就睡吧。”

“顾子夕,我觉得好幸福。”许诺伸手圈住顾子夕的背,将脸紧紧的贴在他的胸前,轻轻的叹息里,全是满足的味道。

“许诺,今天你的表现出乎我的意外。”顾子夕将下巴搁在她的头顶上,轻声说道。

“是吗?是不是很没教养的样子?”许诺的声音低低的,连头也低了下去。

“很勇敢、很霸气的样子。”顾子夕伸手握着她的脸,低沉而认真的说道:“许诺,你只是我的妻子,而不是他们的什么人。所以,你绝对可以自信的、强悍的面对他们任何一个人。”

“嗯哼,不觉得我没教养就行。”许诺轻轻吸了吸鼻子,抬头看着顾子夕:“其实当时我心里一直是很害怕的。”

“你知道,所有人当中,我最怕你大姐。因为、因为……”许诺轻咬下唇,眼珠微转。

“不用说,我知道。”顾子夕低头在她额间轻吻了一下,温柔的说道:“不应该怕,应该感谢。否则,我们怎么会有交集?”

“嗯哼,要是你大姐帮你签的别的女人,你会不会也……”许诺瞪着眼睛看着他。

“许诺,你这醋吃得好没来由,这个没有办法假设。我不能说,不会,我只会爱上你;可我也不能说会,因为爱上你,有很多很多原因、细节,也可以说没有原因,就这么爱上了。”

“你说,换了别人,我怎么知道会怎么样呢?”顾子夕一脸无辜的说道。

“你最是狡猾。”许诺轻哼了一声,也不再和他计较这事儿——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也计较不来呀!

“你去陪顾梓诺吧,我收拾一下就去洗澡。”许诺松开圈在他背上的手,看着他轻声说道。

“你先去洗,我来收拾,今天我们三个一起睡,恩?”顾子夕伸手轻抚她的脸,眼底满是鼓励。

许诺轻咬着下唇看着他,良久,才轻轻点了点头。

“好,快去洗吧,我们在**等你。”顾子夕拍了拍她的头,低头在她的唇间轻吮了一下,便推着她去洗浴室。

…………

“我们在**等你……”似乎过于暧昧,现在听来,却十足的温暖。

许诺微微眯起了眼睛,任满室的氤氲之气弥漫,任思绪在这样的温暖里随想——多年前走出那一步时,可曾想过今天的幸福?

即使顾梓诺还没有接受她,可她却满足于与他们父子这样亲昵的相处——是不是,她真的是很知足的啊。

第四节:梓诺,心疼却又别扭

房间的大**,顾梓诺正趴在顾子夕的肚子上玩,以研究员的干劲研究着他的肚子。

“爹地……”

“恩?”

“你的肚子里能不能装小宝宝?”

“不能。”

“妈咪的肚子里能不能装小宝宝?”

“……”

“为什么妈咪不把我装在她的肚子里?”

“你妈咪身体不好,装了你会没命的。”

“许诺把我装到肚子里的时候,害怕吗?”

“……”

“用刀把肚了切开,很疼吧?”

“很疼。”

“她为什么不和我说,让我少吃点儿,长小点儿,然后把我拉出来?”

“……”

“爹地……”

“恩?”

“一会儿许诺和我们一起睡吗?”

“恩。”

“那我可以看她的肚子吗?”

“她不是答应你了吗?”

“我怕你不答应。”

“她的肚子她做主……”

“那她是不是可以决定不生我?”

“她喜欢你,想生一个全天下最可爱的宝宝。”

“我妈咪不是儿狼妈妈,如果是。为什么你把我交给她?”

“不是说过了吗?你十八岁的时候,我会告诉你全部的事实。”

“那你们不可以冤枉我妈咪!”

“在没了解事实真象前,你如何判定是冤枉?”

“我……”

顾梓诺早熟不错,逻辑推理强也不错,可和他爹地比起来,自然还是辩不过的。当下沉着脸、瞪着他的肚子半晌不说话。

…………

“还没睡呢?”许久以后,许诺才过来。

“等你呢。”顾子夕笑了笑,抱着顾梓诺往旁边挪了挪,揭开被子让许诺上来。

“恩,可能白天太累了,泡着泡着就睡着了。”许诺轻瞥了一眼跨趴在顾子夕肚子上,小手无意识的拍打着他肚子的顾梓诺,转眸看着顾子夕微微笑了笑,便穿着睡衣钻进了被窝里。

“许诺……”顾梓诺从顾子夕的肚子上抬起头来看着许诺。

“过来吧。”许诺将手伸到顾梓诺的面前。

“恩。”顾梓诺抓住许诺的手,从顾子夕的身上爬到许诺的身上,看着她轻轻的说道:“我看你的肚子哦?”

“恩。”许诺微微笑了笑,轻轻撩起睡衣至腰间,平坦的小腹上,那道肌肤色的凸起,如一个丑陋的大蜈蚣一样趴在她的肚子上——与周围光洁滑腻的肌肤相比,不仅丑,而且还凸凹不平的很可怕,针眼走过的地方,更象蜈蚣的触脚一样,看起来让人心里发毛。

“我就是从这里出来的吗?”顾梓诺的手伸到一半,又不敢落下去了。

“是啊。”许诺拉下衣服,看着他轻声说道。

“当时很疼吧?”顾梓诺终于将手落了下去,隔着衣服落在了那道凸起的疤痕上,肉肉的小手,试探着往下用力按了按:“现在还疼吗?”

“当时打麻药,就看见医生手里的刀‘喀’的划下去,然后听见我肚皮‘嘣’的一声就开了。”许诺将大手轻轻的覆在他的小手上,轻轻的握住,温柔的声音带着些轻松的笑意,对于小孩子来说可怕的事情,于一个母亲来说,不过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一直静静的听着她们母子说话的顾子夕,伸手将许诺揽进怀里,大手温柔的覆在了她的手上,将她们两人的手轻轻握在手心。

“啊——”顾梓诺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许诺:“好可怕,流血吗?是不是打了麻药就不流血了?”

“麻药只是麻弊神经,让你感觉不到痛,真正的痛还是在的呢。而且也不会改变血流情况,所以该流的血还是要流啊。”

“不过,医生的技术非常好,我没有流很多血呢。”许诺笑着说道。

顾梓诺沉默着,默默的掀开许诺的衣服,另一只小手小心冀冀的摸了上去,在那条硬硬的凸起上,轻轻的抚摸着。

“顾梓诺,不早了,睡觉吧。”许诺看着他柔声说道。

“许诺,你还要再生宝宝吗?”顾梓诺突然问道。

“这个……”许诺转眸看向顾子夕,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你不要再生了吧,这里再切开,要是缝不上了怎么办?”顾梓诺担心的看着她。

“这个……我现在还没决定,等我决定了就去问医生,看看怎么解决这个问题。”许诺伸手轻抚着他的头,嘴角噙起暖暖的笑意——他还是不能接受她,但他已经在担心她了,不是吗!

“哦……”顾梓诺的眉头皱得紧紧的,似乎在为这个无法缝合的问题苦恼着。

“好了顾梓诺,该睡觉了哦,我给你唱歌吧?”许诺看着他温柔的问道。

“哦。”顾梓诺轻应了一声,小手下意识的在她肚子上轻轻拍了两下,这才帮她将衣服拉下来,然后爬到两个人的中间,看了看许诺、又看了看顾子夕,睁大眼睛问道:“我们三个一起睡吗?”

“你说呢?”顾子夕笑着看着他。

顾梓诺突然觉得有些害羞起来,闭起眼睛安静的躺在两个人的中间。

许诺和顾子夕相视而笑,慢慢的躺下,轻拍着他,轻哼起儿歌来。

…………

虫儿飞

花儿睡

一双又一对才美

不怕天黑

只怕心碎

不管累不累

也不管东南西北

顾子夕用摇控器关了灯后,伸手越过顾梓诺的身体,将大手轻轻放在许诺的腰间,听着她轻哼的儿歌,心里一片静谧的暖意。

…………

半夜。

“顾子夕……”许诺轻轻拍醒顾子夕。

“恩?怎么?”顾子夕微微睁开眼睛,黑暗里,看见许诺坐了起来。

“顾梓诺身上怎么都是汗?不会是感冒了吧?”许诺声音很轻,却满是担心。

“我摸摸看。”顾子夕伸手在顾梓诺的背上,果然全都是汗,当下皱了皱眉头,又伸手在他额头探了探,体温还正常。

“可能是被子里温度太高了,他不习惯。他一直都是一个人睡的。”顾子夕说道。

“哦。”许诺点了点头,边用衣服帮他擦汗边问道:“要换衣服吗?”

“恩,我来吧。”顾子夕点了点头,说话间已经起身下了床。

待顾子夕再回来的时候,不仅拿了干毛巾、小睡衣,还拿了床薄被子。

许诺接过毛巾帮顾梓诺将身上又擦了一遍后,用力的将他抱进怀里,准备帮他脱衣服。

“我来吧,你可能不会。”顾子夕按住她的手,只让他将顾梓诺抱好,然后轻轻的帮他将衣服脱了下来,然后又仔细的换上干净的——那样的大个子、那样的大手,做着这样温柔而细致的动作,对比着手里这个温软的小人儿,看起来格外的暖人。

“顾子夕,你好帅。”许诺突然说道。

“傻瓜,难道我这五年的父亲是白做的。”顾子夕笑着拍了拍她的脸,将换好衣服的顾梓诺放进她怀里,低声说道:“换床薄一些的被子,应该会好些。”

“你身上的温度确实太高了,其实我也觉得热。”许诺抱着顾梓诺站到床边,看着顾子夕低笑着说道。

“是吗?以前怎么不见你说?是因为今天穿多了吗?”顾子夕轻笑,将原来那床被子随意的扔在了旁边的沙发上后,将薄被铺好,从许诺手里接过顾梓诺放回**,回身搂过许诺,用额头轻轻的抵住她的,黑暗中看着她黝亮的眸子,温柔说道:“许诺,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恩。”许诺轻轻点了点头,将手臂圈在他的腰间,扭头看**睡得浑身舒展的顾梓诺,嘴角漾起淡淡的笑意。

“和摄影公司定好了这两天的行程,你希望顾梓诺一起参加吗?”顾子夕随着她的视线看向睡着的儿子,心里仍有些隐隐的担心——这小家伙真是倔得很,艾蜜儿的问题一天不解决,他便会一直犹豫对许诺的态度。

“问问他自己的意见吧,不是原则性的问题,就不要逼他,你说家里来个阿姨还要适应好久呢,何况突然冒出一个亲生妈妈来,孩子真的不容易。”许诺拍了拍顾子夕的后腰,转头看着他娇嗔着说道:“反正不许你凶他。”

“许诺!”顾子夕无奈的喊着她的名字:“你再这样我会吃醋的。”

“他怎么对我,我会自己化解的。再说,你看现在不是好很多了麻!”许诺看着他说道。

“知道了,我尽量。”顾子夕摇头轻笑,低头轻吮了她一下:“顾太太,我觉得现在这个时间,好象不适合讨论孩子的教育问题?恩?”

“教育问题?我还真没想过,以后是不是要开始学习了?”许诺眉头微蹙,眸子却闪亮了起来。

顾子夕看着她直摇头:“我说顾太太,我是说,现在这个时间,你如果睡不着觉的话,可以考虑和顾先生一起做做运动。”说着低笑一声,移唇轻轻吻住了她。

大手自然的轻抚着她腹上,在那道凸起的疤痕上轻轻抚动着、留连着,那样轻抚的力度里,有对她的心疼、有对生命的敬畏——还有对未来是否还要再生一个宝宝的犹豫。

必竟母子连心吗?还是成人的世界里,见惯了生老病死,让他面对她腹上的伤疤,竟还不如还抵制着她的顾梓诺来得心疼、心疼到不想让她再生一个、再受一次这样的罪。

顾子夕,你还是自私的啊,你认为女人生孩子是天经地义的,所以将她曾受的苦直接忽略不见——生命的起源是痛苦,而她受了痛之后,要得到生命过程的乐,却也这么艰难。

“许诺,咱们以后不生了。”顾子夕在她的耳旁轻叹着。

“你怎么和孩子似的,说风就是雨了,以后再说吧。”许诺微微笑了笑,张嘴在下巴上轻轻咬了一下,调皮的说道:“你也怕那伤口缝合不起来了呀?”

“调皮,当然不是。”顾子夕轻叹着,大手在伤疤上慢慢揉抚着,轻声说道:“是心疼你再受那道罪。”

“孩子不懂你也不懂啊,我和所有人生孩子的过程都是一样的,只是别人缝起来比较漂亮,我缝起来比较丑罢了。”许诺笑着说道:“最多你出钱,给我做疤痕美容喽。”

“不要,那个纯属无聊。”顾子夕不由得瞪了她一眼:“这里除了我看还有谁看?有必要受那罪吗?”

“要是我改嫁呢?”许诺轻轻笑起来。

“你敢——”顾子夕张嘴在她的脖子上狠狠咬了一口,直到她疼呼出声,他才松了口,看着她狠狠的说道:“还敢不敢乱说话?”

“不敢。”许诺紧紧皱眉看着他,伸手揉着被他咬出牙印的脖子。

顾子夕沉沉的看着她,直到她皱着眉头慢慢舒展下来、直到她明媚的眸子里染上氤氲一片,他揽着她轻轻往沙发边走去……

“喂,不好。”她下意识的看向**的儿子。

“为什么?”他已经用被子将两个埋在沙里。

“儿子在旁边呢。”她用手撑着他的肩膀摇了摇头。

“他习惯一觉睡到天亮。”顾子夕安慰着她,伸手将她的睡衣推到脖子上,看着她黑色的蕾丝花边,边动手去解开边轻笑着问道:“平时在家白天也不穿,怎么现在睡觉也穿上了?”

“那儿子在麻,当然要整整齐齐的。”许诺说话的声音不由得有些微微的喘息。

“在老公面前不需要……”他的声音也低哑了下去,额头轻抵着她的胸口,呼息一阵急促的起伏……

“喂——”

“恩。”

“慢点儿,被子掉了。”

“一会儿再捡。”

“唔……”

…………

四月的夜晚星空明朗,原本应该静谧的夜,被他们搅动起一股火热而激烈的味道。

只是,她觉得这恐怕是和他在一起以来,最紧张的一次了——她的精神高度紧张着,时刻警惕着,注意着**顾梓诺的动静:只要他稍微动一下,她便吓得立时咬紧牙关,手下用力的拧着顾子夕,不许他再动;要是他翻了个身,她则更是紧张得一动也不敢动。

“你再不快些完事儿,我的心脏病就要被吓出来了。”许诺羞恼的抓着他的肩膀,嗔怪着说道。

“那我们去隔壁。”顾子夕抓起被子把她卷起来。

“你就不能……”她顿时语结。

“不能……”他低声轻笑,连人带被子一起抱到了隔壁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