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66浪漫婚纱

Chapter066 浪漫婚纱

第二天.

顾梓诺早上起床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头枕在顾子夕的腿上,脚却踩在许诺的肚子上,不由得吓了一跳,立刻坐了起来,睁大眼睛看着许诺——想说对不起,她却还没醒来。

“爹地,我有没有踩坏她?”顾梓诺转头看着正靠床头看书的顾子夕,糯糯的问道。

“没有,你的力气还小。”顾子夕微微笑着,伸手摸了摸许诺的肚子,扯了被子帮她盖好后,对顾梓诺问道:“要起床了吗?”

“恩。”顾梓诺点了点头,从**站起来后看了一眼熟睡的许诺,磨磨蹭蹭的下了床,拉起衣服慢慢的穿着,看见穿好睡袍的顾子夕出门后,低头在许诺的脸上飞快的亲了一下,便抱着衣服飞快的跑了出去。

“衣服没穿好呢?需要爹地帮忙吗?”顾子夕见他一只脚穿着鞋子、一只脚打着赤脚、手里抱着的衣服一半在怀里、一半拖在地上,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不用!”顾梓诺带着红扑扑的小脸跑到客厅里,坐在沙发上慢慢的穿起来——脸上红润,一直没有褪去;而那双黑黝的双眼睛,则不时的转动着,流露出丝丝的慌张、点点的羞涩、还有浅浅的喜悦。

…………

“顾梓诺,今天爹地和许诺去拍婚纱照,你要一起去吗?”顾子夕边做早点边问也穿着围裙帮忙的顾梓诺。

“就是许诺要穿白纱裙照的那种吗?”顾梓诺仰头看着顾子夕,犹疑的问道。

“是的。”顾子夕点了点头。

“结婚的人都要照的吗?”顾梓诺接着问道。

“是啊。”顾子夕伸手拍了拍他的头顶,微微笑了笑。

“那离婚了,照片要剪开吗?”顾梓诺小声问道。

顾子夕微微一怔,想起他和艾蜜儿的结婚照,最后房子卖掉的时候,没有通知艾蜜儿,只是让莫律师找了人,将里面的私人物品全整理到了一间仓库里放着,后面便再没人去整理了。

现在,该是落满了灰尘吧。

“每个人的处理方式不一样,但都不会保存。”顾子夕淡淡的说道。

“哦。”顾梓诺轻轻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你先吃吧,我去喊许诺起床。你想好了告诉爹地就可以了。”顾子夕将早点端上餐桌,抱着顾梓诺在高背餐椅上坐好后,拍了拍他的后脑勺,便转身往卧室走去。

顾梓诺拿着勺子,眼睛骨溜溜的看着卧室那边——心里为难着、又难过着。

看见许诺肚子上那么狰狞的一道疤痕,他真是被吓到了——原来,许诺为了生他,连肚子都被人剖开了,可他却还坚持着不喜欢她,让她伤心。

可是妈咪怎么办呢,爹地说过不快乐的人可以离婚,可是离婚了还是会照顾妈咪的;如果许诺不是这么坏,爹地不会食言的。

许诺对我好、对爹地好、对妈咪不好、还让爹地对妈咪不好,现以爹地都不许我给妈咪打电话了,许诺为什么要这样呢?你对我妈咪也好该多好,我就可以对你们两个都好了。

顾梓诺看见顾子夕进房间后顺手带上了房门,便低下了头,小小的年纪,居然边吃着早点边叹着气,一副年少老成又满腹心事的样子——看着既滑稽可爱,又让人心疼心酸。

…………

“许诺,起床了。”顾子夕在床边坐下来,伸手拍了拍许诺的脸,笑着喊道。

“几点了?还想再睡会儿。”许诺没睁眼睛,只是伸手将他拍在脸上的手挥开。

“8点了,顾梓诺已经在吃早点了。”顾子夕笑着,将她的睡袍拿在手上。

“喂,你不早说。”许诺猛然坐起来,狠狠瞪了他一眼,从他手上一把扯过睡袍快速的穿起来。

“我和他说你昨天乘飞机累着了,会晚些起来,他不会笑你的。”看她慌张的样子,顾子夕不由得轻笑了起来——这个许诺,对儿子也太紧张了。

“要不是你折腾,我也不能睡这么久!”许诺伸手在他腰间狠狠拧了一下,系好睡袍的带子后,匆匆往外走去。

“这女人,有了儿子忘了老公。”顾子夕摇头轻笑,起身跟在她的身后走了出去。

…………

“顾梓诺,早上好。”许诺洗漱完去到餐厅的时候,顾梓诺已经吃完早点了。

“早上好。”顾梓诺点了点头,抬头看了顾子夕一眼,吞吞吐吐的说道:“我和你们一起去。我想和爹地在一起,因为爹地工作日就要走了。”

顾子夕的眉头不由和轻轻挑动了一下,在看到顾梓诺别扭不安的样子,便快速的点了点头:“好。我们现在去收拾小书包,你看看需要带些什么在路上。”

“哦。”顾梓诺点了点头,扯了纸巾擦了嘴巴后,便扶着桌子跳下了椅子,在看了一眼许诺后,才跟着顾子夕一起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许诺的嘴角情不自禁的勾起一弯笑意,看着他们父子一大一小的背影,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

…………

“要带水、带食物、带玩具、防晒霜、帽子、书、还有……还要两条小毛巾。”顾梓诺对着以前艾蜜儿给他列的外出的品清单,一样一样的从储物盒里拿了往小书包里放。

顾子夕则从他的衣柜里挑了几套拍照可能会用到的衣服,与自己拍照要用的衣服放在了一起。

然后找了套便于出行的休闲运动服给他换上:“可以出发了吗?”

“我们可以了,许诺还没有好。”顾梓诺朝着客厅的方向嘟了嘟嘴,小声说道。

“我们去门口等她吧,女士出门总是会慢些。”顾子夕笑着,帮他将小书包背好,一手拖着大行李箱、一手牵着他的小手,笑着往客厅走去。

“你们好了吗,稍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好。”许诺看见他们出来,快速的将餐桌上的物品全收到了厨房里后,迅速回到房间换衣服。

“不用太赶,我们等你。”顾子夕牵着顾梓诺的手走到门边,与儿子边换鞋边说道。

“只要不超过30分钟就好了啦。”顾梓诺也喊了一声——看来,他有等艾蜜儿出门的经验呢。

“很快就好了,你们先去按电梯。”许诺边换衣服边扬声喊道。

只不过过了10分钟,她便换好衣服,拎着包出来了——脸上的淡妆宜人,根本看不出仓促的痕迹。

“你、你这么快啊?”做好等她半小时的顾梓诺,正拿着小书翻看着,见她这么快就整理好,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先生们,可以走了吗?”许诺一脸阳光的笑意看着他们两个。

“走吧。”顾子夕的脸上,也尽是温暖的笑意。

只有顾梓诺略显沉默,在她出来后,原本放松的小脸,也微微的紧绷了起来——虽然决定和他们一起出去,心里的矛盾,却并未因此而减少。

顾子夕与许诺只是相视一笑,只作未见的继续往外走去——经过最初的酸涩与急燥之后,他们都下意识的放慢了脚步:给他时间,慢慢适应新的家庭格局;给他时间,慢慢习惯许诺新的身份;给他时间,让过去慢慢淡去——以至有一天,他无法再记起。

第二节:拍摄,一家三口的浪漫时光

到达摄影工作室后,先安排许诺将礼服试了一遍——每套礼服上身,摄影师不由得由衷的赞叹:东方女人的韵味,是西方女人完全无法比拟的。

而东方的现代女性,与他们印象中的仕图式美女,又自大不相同——婉约中带着干练、娴雅中带妩媚、优雅中带着英气,既不是纯古典的温顺、又不是女强人的强悍。

这几套衣服,将她的年轻、她的阳光、她坚韧强悍中的妩媚,表现得淋漓尽致。

“这套蕾丝鱼尾裙最适合顾太太,真正美到令人无法呼息。”摄影师将镜头对准了镜子前的许诺,那种还没进入拍摄状态的放松与自然,比正式拍摄里多了份慵懒的妩媚。

而提前拍摄,也有利于到时候能更快进入拍摄状态。

“这套礼服,用中式低盘发,OK?”摄影师在各个角度都拍了几张后,对造型师说道。

“OK。”造型师是一个年约三十的女子,一头金色长发低低的束在脑后,脸上淡淡的笑容,看起来职业而稳重。

在几套都试完了后,基本连妆容、发式、指甲的颜色就全部定了下来。

“一共五个拍摄地点,一共拍摄两天,其实是有些赶的,因为日光是不等人的呢。”摄影师乔招呼团队出发后,对许诺说道。

“我们在这边的时间有限,只能赶赶了。不过,听子夕说,你将每套的服装都定了不同的时间、不同的拍摄地点,想来应该有了全盘的打算吧。”许诺笑着说道。

“东方女性,都和顾太太一样,又美丽又聪明吗?”听了许诺的话,乔哈哈大笑了起来。

“西方男人,都和乔一样,风趣又幽默吗?”许诺不由得笑了起来。

“你再夸乔,我可要吃醋了。”开车的顾子夕,侧头看了他们一眼,眼底是满满的温柔与爱意。

“说得象真的一样。”许诺见他这么大胆的调情,脸不由得微微一红,转头看向窗外不再说话。

顾子夕开车跟在工作室的车子后面,开得平稳而快速,差不多30分钟便到了第一个拍摄地点——凡尔赛宫。

“你们在这里画妆做造型,我们把器械拿进去。”一到地点,乔便跳了下去,快速的跑到前面车上,将自己的宝贝照相机样自扛了下来。

…………

“凡尔赛宫我们主要拍内景,少量外景。凡尔赛宫整体金壁辉煌,所以我们的妆容以复古的王室金色为主,这里的服装,乔选择了那套白色锦段绣金边的宫廷礼服。发式也是宫廷盘发。顾先生是白衬衣加黑色燕尾服,整体感觉复古、唯美、浪漫。”造型师边给许诺做造型边解释着凡尔赛宫拍摄的意境与要求。

“恩,好的。”许诺点了点头,轻声问道:“顾先生和小朋友现在哪边?”

“他们在另一个化妆间,放心,他们会比你先化好的。”造型师笑着说道。

许诺的头现在不能动,只得眨了眨眼睛,轻声问道:“小朋友也要化吗?他可能不会配合的,他不喜欢照相。”

“没关系,他喜欢就照,不喜欢就不照,我们不强求。”造型师咧唇一笑,看着她说道:“眼睛往上看,对,好的,好了可以了。”

“好了,非常漂亮。”造型师看着定妆后的许诺,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让服装助理帮她换衣服。

…………

另一间更衣室。

“爹地,我也要拍吗?”顾梓诺见顾子夕也拿了套小西服让他换上,好奇的问道。

“愿意吗?和爹地一起?”顾子夕蹲下来帮他整理小领结,看着他的眼睛,温柔的问道。

“我?”顾梓诺皱着眉头看着他,又看看镜子里两人几乎一模一样的脸,不由得笑了,用力的点了点头:“愿意,爹地和我好像。”

“是你和爹地好像。”顾子夕大笑,牵着他的手往外走去。

…………

上午十点多的阳光,透过金色的廊柱斜斜的照进金壁辉煌的凡尔赛宫里面,透过那片阳光,站在廊柱边的宫装女子,整个人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中,浑身散发出一股柔和的光芒——如同从这宫殿壁画中走来的女子,随时都会消失一般,美得那么的不真实。

“许诺好漂亮。”顾梓诺不由得停下脚步,连说话的声音都变小了。

“过去与她合个影?”顾子夕将视线从许诺的身上收回来,低头看着儿子轻声问道。

“可以吗?”顾梓诺突然生出一股怯意来。

“当然可以,她是你妈妈。”顾子夕微微一笑,牵着他的手慢慢往前走去——一大一小两个男人,相同出色的五官、相同的黑色燕尾礼服、只有不同速度的脚步声,在这空荡的宫殿回荡,让这宫殿变得越发的充满神秘而古老的气息。

“OK,站在这里,不要再往前走。顾先生牵着小朋友的手,站在同一条线上,对,就是这样,目光保持不变。”

“顾太太不要回头,保持刚才的姿式。”

“好的,非常好。”

乔扛着他的相机,不知道站在哪里,只听见他的声音、看见闪光灯不停的闪动着。

好一会儿之后,乔才又重新说话:“OK,刚才的画面唯美极了。”

“现在请小朋友先走过去,站在妈妈的裙边,仰头看着妈妈。”

“好,再往前一步,你的小脚,可以踩进妈妈的裙子里哦。”

“OK,抬头,看妈妈的眼睛。”

“非常棒,坚持一小会儿哦,马上就好了!”

“拍完有巧克力吃哦。”

乔快速的按下快门,几乎绕着他们转了一圈,各个角度都拍到了,然后又爬上梯子,站在近处从上往下拍,嘴里还一边哄着顾梓诺。

“好了,爸爸可以过去了。”到这时候,乔反而不提造型要求了——在大人的互动间,以他的经验,能抓拍到最好的镜头。

果然,顾子夕慢慢走过去,两人相视而笑中,顾子夕倾身将温润的唇紧贴在她的额头,而顾梓诺就站在两人的中间,抬头看着他们——在金色的阳光下,一家三口在镜头下呈现出一个心型的造型:唯美而温馨。

…………

“休息一下我们补几张外景。”乔朝镜头里的许诺和顾子夕摆了摆手。

“谢谢乔。”顾子夕点了点头,扶着许诺的腰问道:“要不要把鞋脱了?”

“可以吗?不过脚真的很疼。”许诺吐了吐舌头,调皮的问道。

“当然可以。”顾子夕蹲在她腿边,让她扶着他的肩膀,帮她将鞋子脱下来后拎在手里,另一只手牵着她,慢慢往休息处走去。

“走慢些!再慢些,OK,转头对视。”乔突然又喊了起来,放下的相机又举了起来,对着他们又是一阵猛拍,然后看着他们笑着说道:“你们绝对是我在凡尔赛宫拍的第一对打赤脚的新人,象一个调皮的小姐要和王子私奔呢?”

全组的工作人员听了,不由得都笑了起来。顾子夕和许诺也不由得笑了起来。

回到休息室,顾子夕拿出准备好的零食甜点请大家吃,直接则打着赤脚在宫殿里慢慢的逛着——这是她第一次来这里,这样的金壁辉煌、这样的大气磅礴的建筑、让人心生无比的震撼。

如果说中式宫殿给人的感觉是精致华美,这里给人的感觉就是奢华大气,是与常见的中式建筑完全不同的风格,也给人完全不同的感观震憾。

“这次时间太仓促,下次再过来,每次看一个地方,可以深度了解它的历史,看起来会更有感觉。”顾子夕慢慢的走在她的身边,陪着她慢慢的看着。

“好啊。”许诺点了点头,转眸看着顾子夕,眸底是清澈的笑意:“我这样漂亮吗?”

“当然,你完全穿出了我设计衣服期初想要的感觉。”顾子夕微眯着眼睛看着她,眼底的笑意带着宠溺与欣赏:“无论是你的人、还是你的身体、我最懂,不是吗?”

“说着就偏题。”许诺看着他,眸光流转中,一片妩媚风情。

许诺伸手将他散开的衣领轻轻扯了一下,两人相视一笑,便转开目光,静静的看这华丽宫殿的一灯一柱、一廊一回,抛开事事纷扰,安静的走在彼此身边,感觉真好。

…………

而吃完东西的顾梓诺,在趁大家不注意的时候,脱了自己的鞋,悄悄套上许诺的高跟鞋,好奇的看着自己的脚,试着抬起左脚、又试着抬起右脚,然后用双手提着自己的裤角,勇敢的走了起来,看着脚上船一样的金色高跟鞋,顾梓诺自己不由得笑出了声——却不知道,我们伟大的照相师,已经将他滑稽可爱的样子,连拍了好些张。

“喂,你怎么可以偷拍。”玩过之后,突然发现异于阳光的闪光灯,顾梓诺转过头来不悦的问道。

由于转身太急,脚下的高跟鞋没有穿稳,小脚一扭便朝地上倒去——“小心!”许诺急急的喊出声,顾子夕长手长脚,跨出两步伸手便将要着地的他给捞了起来。

“谢谢爹地。”顾梓诺小声道着谢,悄悄的将脚下的鞋子给脱了下来。

“好玩儿?”顾子夕好笑的看着他——他可也是第一次看到儿子这么滑稽的样子。

“不好玩儿,就试试,为女的都喜欢穿高跟鞋。”顾梓诺皱着鼻子一阵猛的摇头。

“为了漂亮。”顾子夕抱着他回到休息处,一边帮他穿自己的小皮鞋,一边说道:“人要立起来才有精神,高跟鞋是帮女人立起来的工具。”

“我们男人呢,只能时刻提醒自己,保持挺直的背脊。”顾子夕说着,用力的拍了一下顾梓诺的腰身,自己也做出挺背的样子,笑着说道:“就是这样,是不是特别有精神?”

“恩。”顾梓诺点了点头,转头看着打着赤脚走过来的许诺,将小嘴凑在顾子夕耳边说道:“可我觉得,许诺还是不穿鞋好看些。”

“不错,有眼光,爹地也这么认为。”顾子夕转眸看向许诺,不由得低低的笑了起来。

“两个人讲什么悄悄话呢?”许诺走过来,坐在两个人的中间,将从助理照相师那里拿过来的相机打开给他们看——乔的宝贝相机是不给的,说是怕他们手抖将照片给删了。

“说你今天是最漂亮的新娘。”顾子夕凑过头去,看画面里温暖的阳光、温暖的笑容,嘴角不由自主的泛起暖暖的笑意。

在看到顾梓诺穿着高跟鞋、拎着裤腿走路的滑稽模样时,两个人都不禁笑了起来。

“很好笑吗?”顾梓诺嘟着嘴瞪着他们,看他们强忍笑容的模样,也探头去看相机,最后自己严肃的脸也绷不住了,边揉着鼻子边笑出声来。

顾子夕与许诺对视一眼,会心而笑。

…………

接下来在乔的安排下,补了几组凡尔赛宫的全景摆拍照片,比起宫内的奢华,宫外的全景显和开阔,而充满异域风情,一洗刚才流金岁月的怀旧感,多了份现代贵族的阳光与朝气。

只是到了开阔的外景地,顾梓诺却不再与他们互动,只是一个人蹲在旁边的草地里看着地上的小小动物,有时候用手拨弄着什么,直到外景拍完,他才站起来看了他们夫妻一眼,跟着大队伍一起往下一个景点出发。

“他好象还是有些不开心。”许诺将头靠在顾子夕的肩上,轻轻叹了口气。

“会越来越好的,小孩子记事也忘事,过段时间就好了。”顾子夕轻轻拍了拍她的手,柔声说道。

“恩。”许诺点了点头:“我觉得小孩子永远比大人还敏感,谁对他真心好、谁对他假的好,他一下子就能感受出来。”

顾子夕微微沉默,半晌才说道:“在离婚以前,蜜儿对梓诺,是真心当自己儿子来待的,加上她性子软,而我平时又比较严厉,所以他和蜜儿的关系一直都很好。”

许诺轻轻点了点头,看着顾子夕说道:“如果她不利用梓诺就好了,梓诺多一个妈妈也挺好。”

“好了,不说她了。”顾子夕摇了摇头,转眸看着她说道:“对这几套礼服可还满意?”

“嗯哼,没想到你一个商人,还有这样的天份。”许诺低头看身上还没换下来的礼服,感叹着说道:“顾先生,能不能告诉我,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

“算不上,只是把想法告诉设计师,让设计师画出图来。”顾子夕笑着说道:“关键不在于设计天份,而在于用心。”

“顾先生说情话是不是没有失手的记录啊?”许诺笑得眉眼弯弯的看着他,宛如初见时那个带着些忧郁,却仍是满身朝气的女孩。

“顾先生的情话只说给顾太太听。”顾子夕拿过她的手,把玩着她修长的手指,若有所思的说道:“别又想远了,真的只说给你听。”

许诺的目光在他的脸上停留了一会儿,脸上的笑意未减,眸光流转里的妩媚,也没有太多复杂的情绪——事到如今,她愿意让自己变得简单一些、让爱情变得简单一些、让他们之间的相处变得简单一些。

每个人都有过去,而他的过去,并不能因为她没有参与,而必须全部抹煞——每一段感情走过,在结束的时候都会有遗憾、有伤害、有伤感。

她想,她必竟是年轻了,对于三十三岁的顾子夕来说,她要爱情,却忘了这个男人是从上一段伤情中逃出来的——在全力爱她的时候,他还有伤口需要恢复、他也需要她的爱情养护去修复曾经的被伤害。

说到为难,自己面对的只是除他以外、他所谓亲人的排斥;而他却一直在自己的摇摆中用力的抓住自己的手——就象飞机失事的那一次一样,他什么也不管,只是抓着自己的手拼命的往前跑。

在这段爱情里,自己是不是少了他这样义无反顾的勇气。

许诺将目光从他的脸上移开,转眸看向车窗外明媚的阳光,她想着,婚姻不同于爱情,她得长大,长大到如同一个成年女人般,在既定的婚姻里,保护自己的丈夫、保护自己的家庭——她得长大、她得学会以女人的方式去爱他、去爱家。

顾子夕看着她沉思的侧面,享受着这一刻静谧的美好时光。

…………

接下来的拍摄地点是塞纳河——乔的时间把握得非常准,到达塞纳河岸后是下午2点,在拍摄点布完景、新人化完妆换完礼服后,正好是下午的4点。

他要的时间是4点到6点,傍晚时分,夕阳把塞纳河妆点得像一个金色的新娘,艳而不俗,十分迷人,在此时此处漫步,实在令人享受——而穿着红色云锦、白色堆云礼服、头披两个身长云锦头纱的新娘,走在塞纳河的桥上、岸边、古巷,带着中式的婉约、西式的浪漫,融进这一片夕阳里,让她也自成一道风景,引来路过游客的驻足拍照。连岸边拥吻的情侣,也与夕阳一起,成为他们的背景。

“中国新娘,好漂亮!”

“嗨,可以合个影吗?”

一对金发碧眼的年轻人拿着相机快步的跑了过来。

“NO,请不要打扰我们的工作!”乔快步走上来拒绝了两人的要求。

“呕,真是太遗憾了,我们自拍一张吧。”男孩子举起相机,声速的按下快门,让自己的女友与许诺和顾子夕合影了一张,然后拉着女友朝他们挥了挥手,满意的笑着离开。

“顾太太,我不知道因这样增加工作时间,要不要给我的团队算加班费呢。”乔安排工作人员清理着现场,对许诺笑着说道。

“你不觉得美好的人和事是一种享受吗?怎么能说这是工作呢!”许诺按照他的要求摆着姿式,看着他笑着说道。

“哈哈哈,顾太太真是个可人儿。”乔一边摆弄着超长的头纱,一边大笑着说道:“我这个全利用自然风,风起纱舞的姿态才会有弧度、才够完美,这和风扇吹出来的效果可完全不同。”

“能想象得到。”许诺点了点头。

“纱好漂亮。”一直在和工作人员一起玩器械的顾梓诺突然说道。

“你可以试着用他把你裹起来,怎么样,小伙子?”乔笑着说道。

“试试看?”顾子夕也鼓励着他。

“才不要,那我不成了女人了。”顾梓诺别扭的扭过头去,不再理会他们。

乔无谓的耸了耸肩,许诺和顾子夕相视而笑,便也不再强迫他。

“好了,开始。”

随着乔从他们身边退开,几个助理从不同的角度、高度站好了站位,跟随着风势的大小,看着头纱吹起旋舞的不同弧度,一阵猛拍。

见他们都不再看着自己,顾梓诺这才从玩具中抬起头,看着那被风吹起的头纱,眼珠子骨溜溜的转动着。

“走,咱们过去轻轻扯它一下。”旁边一个工作人员怂恿着他。

“我爹地会生气的。”顾梓诺摇了摇头。

“不会的,当爹地的最喜欢和儿子玩这种游戏了。”工作人员牵着他的手,悄悄的绕到拍摄的背后,指了指扬在半空的纱尾,做了个抓的手势。

“那我去了?我爹地生气的话,你要负责保护我。”顾梓诺看着也跃跃欲试。

“OK!”那工作人员哈哈笑着,顺势推了他一把。

顾梓诺猫着身子快速的跑过去,跳跃着去抓飘扬的纱尾,跳了几次也没抓住,反而被迎面吹来的纱裙蒙住了脸。

他只得挥手拉下,皱了皱鼻子后,转了几个圈,将长长的纱绕在了自己身上,然后一副得意的样子抬头看向许诺。

却不知道从他冲出来那一刻开始,所有的动作都被拍了下来——又调皮、又可爱、整个画面还异常的动感,充满了一股俏皮而愉悦的味道。

夕阳下,画面就订格在了顾梓诺得意又带着挑衅味道的眼神里,而许诺只是伸手掩唇,为他的调皮而开心,却又不愿意被他看见眼里的笑意;她身边的顾子夕只是包容的看着他,没有任何的不悦。

一会儿之后,顾梓诺便感觉到无趣,慢慢的扯下裹在身上的头纱,怏怏的走回到工作人员里面,对刚才那个怂恿他的助理说道:“现在我做什么他们都不会生气了。”

“天啊,你刚才的样子好可爱,他们怎么会生气!”助理睁大惊讶的眼睛看着他,做出一副不可思议的夸张表情。

看得顾梓诺不禁笑了起来:“叔叔,你们法国人说话都是这么夸张的吗?”

“NO,当然不是,只有我这么夸张。”那助理大笑起来,拿了PAD给他玩游戏。

…………

“别扭的小男生。”许诺将目光从他身上收回来,嘟着唇看着顾子夕说道:“你小时候是不是也这样?”

“当然不是,我小时候特别讨人喜欢。”顾子夕大言不惭的说道。

“天啦,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男人。”许诺仰头看天,一脸的不屑。

…………

塞纳河的拍摄一直持续到6点30分,大家才一起找地方吃了简单的晚餐后,又继续到下一个景点拍夜景。

顾子夕则将顾梓诺安排在随行的房车里面,让他先睡。

“我还不困。”顾梓诺抓着被子看着顾子夕。

“可是你中午没睡午觉。”顾子夕严肃的看着他。

“我睡不着。”顾梓诺躺了下去,闭上眼睛又睁开。

“那就躺着,2小时后我过来喊你。”顾子夕挑了挑眉头,毫不妥协的说道。

“好吧,爹地记得要来喊我。”顾梓诺无奈的点了点头——在睡觉这件事情上,他总是拗不过爹地的。

“当然。”顾子夕点了点头,帮他将被子盖好,关了房车里的灯后才转身离开。

…………

“睡了?”许诺悄声问道。

“不肯睡,哄着他躺下了。”顾子夕摇了摇头。

“你很有奶爸的潜质呢?”许诺轻笑。

“谁让我带两个孩子呢?”顾子夕意有所指的看着她。

“哪儿有,等他不排斥我了,我来照顾他,肯定比你照顾得好。”许诺轻哼了一声,双手挽着他的胳膊,慢慢往前面走去。

“好啊。”顾子夕张嘴在她的鼻尖轻咬了一下,转眸看向前方——夜色下的巴黎,有种别样的浪漫情怀。

…………

夜景拍的是庄园,因为夜间凉意很重,所以顾子夕去喊了顾梓诺两声,他没醒后,便也不再喊他,直到拍摄完毕,他一直睡得很沉——孩子就是这样,你让他睡的时候他不睡,实际上体力的透支,能让他一睡就着,而且一觉能睡好几个小时。

“今天就到这里,明天协和广场的拍摄,要赶上日出,两位别迟到了。”乔在将所有的片子都看过一遍,确认不需要补拍后,对许诺和顾子夕说道。

“辛苦了,明天见。”

“谢谢乔,还有各位。”

顾子夕与许诺,向乔和工作团队挥手告别,在大家疲倦却带着笑意的目光中转身离开。

…………

“你去后面和顾梓诺一起睡会儿,我来开车。”顾子夕对看起来一脸倦色的许诺说道。

“不用了。”许诺摇了摇头,坐在副驾驶室看着顾子夕:“走吧,我陪你一起。”

“恩。”顾子夕点了点头,发动车子,在这充满浪漫气息的城市夜色里,慢慢往前开去——穿过大街、穿过夜色,一段陪伴彼此的旅程,他们似乎越来越有默契。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女孩子,会期待一场婚礼、会期待一件婚纱、会累死也要拍一套婚纱照了。”看着窗外琉璃的灯光在前行的车窗上,打成一串串明亮的流光,许诺静静的说道。

“为什么?”顾子夕侧头看了她一眼,温柔的问道。

“因为这是一种仪式,长大了、嫁人了的仪式,这个仪式可以让她感觉到爱、感觉到爱人的用心、感觉到被祝福的幸福。”许诺轻声说道。

“那你感觉到了吗?”顾子夕伸手,将她的左手抓进大手里。

“你说呢?”许诺将目光从窗外收回来,带着几分调皮的看着顾子夕。

“越来越象小孩子了。”顾子夕笑着,看着灯光满满的前路,心里一片温柔的喜悦——长大,似乎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比他小了九岁的许诺,似乎在这场拍摄中,变得成熟起来。

这种成熟是一种态度——把他当丈夫、他他当家人来自然相处的态度;没有紧张、没有怯意的自在态度。

婚姻里需要这种成长,而与蜜儿十年的婚姻,两个人却都没有成长——他们一个给予、一个接受,却都没有理解对方真实的需要。

在与许诺的这段婚姻里,因着爱情的养护,他们都有些小心冀冀,却因着这小心冀冀,让他们在磨合的期初,越发的了解了彼此。

所以,婚姻里爱情不是万能的,可没有爱情的婚姻,也是万万不能的。

握着她柔软小手的大手,轻轻摩挲着,那种发自内心的爱恋,让他对她的爱情,比寻找时更清晰、比开始时更浓烈……

…………

有多久没见你 以为你在哪里

原来就住在我心底陪伴着我的呼吸

有多远的距离以为闻不到你气息

谁知道你背影这麽长回头就看到你

过去让它过去来不及从头喜欢你

白云 缠绕着蓝天

如果不能够永远走在一起

也至少给我们怀念的勇气

拥抱的权利

好让你明白我心动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