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68蜜儿的决定

Chapter068 蜜儿的决定

“好,我去喊他过来。”张庭点了点头,抬头看向站在窗口的顾子夕,轻轻点了点头。

“他来了吗?他就在窗外对不对?”艾蜜儿抓着张庭衣袖间的手,不禁更用力了。

“恩,他在外面。”张庭点了点头。

“我……”艾蜜儿突然摇头,眼泪忍不住的流了出来。

“你的意思是?”张庭不禁也有些琢磨不透她的心思了——她到底是要见?还是不见?

“我不想让他见到我这个样子!”艾蜜儿哭着说道。

张庭下意识的抬头看向窗外的顾子夕,顾子夕淡然的眸光不禁猛然一收,心里一阵猛然的撞痛——就算不再爱,她现在的样子,仍然让人心痛、心酸。

“你现在,很好。”张庭在心里沉沉叹了口气,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好不容易说服子夕过来,以后还会不会再来,他可真不知道。

他再三申明,要在不影响夫妻关系的情况下配合——若许诺不同意呢?若许诺生气呢?他自然是不会再来的了。

艾蜜儿轻轻松开抓着张庭的手,刚才莹亮一片的眸光,慢慢的暗淡下来,微眯起眼睛,沉默着不再说话。

“蜜儿?”张庭轻声喊她。

似乎是张庭的声音,将她从思绪中打断,艾蜜儿慢慢睁开眼睛,看着张庭轻轻说道:“请他进来吧。”

“好。”张庭点了点头,起身走到门外,对顾子夕说道:“进去吧。”

“恩。”顾子夕轻应着,大步跨进了病房,看着面容枯槁的艾蜜儿,眸色微沉,良久,才轻声说道:“我来了。”

“谢谢。”艾蜜儿点了点头,轻声说道:“你坐。”

“张庭说你不太配合治疗。”顾子夕在她床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看着她缓声问道。

“你觉得,我还有活下去的意义吗?”艾蜜儿扭头看向旁边,眼泪却止不往的直往下流。

“我给你看几则新闻。”顾子夕沉沉的看了她一眼,拿出手机划开新闻界面后,放到了她的面前——那上面,是非洲难民骨瘦如柴的照片、是中国满脸菊花皱纹的90岁婆婆背着比她的身体大三倍的木柴的照片、是工厂流水线上为了给孩子挣学费将手指卡进机器的妇女……

“这些人为了活着,付出了可以付出的所有代价。而你,用最好的医疗设备和方案,却还想死。你这是浪费医疗资源你知道吗?”顾子夕收回手机,看着她眼里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目光,淡淡说道:“蜜儿,你不能永远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这世界有太多的人为了活着付出一切代价,你所谓的失去又算什么?”

“我……”艾蜜儿看着他不禁语结——想好的千言万语,在看到这些照片后,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许诺在做代孕之前,是b市z大一年级的新生,有着美好的前途、有一个追着她的男友,她选择走这条路,只是为了为姐姐筹手术费。”

“哦,我可能忘了告诉你,她姐姐也是心脏病,做了一次换心手术、现在马上要做换肾手术。”

“你现在这个样子,伤你心的话我不想说,但我又不得不告诉你,许诺吸引我的,便是这份生命力——她积极、阳光,象一株野草一样坚韧的活着。”

顾子夕说着慢慢的站了起来,低着头着不说话、只是哭的艾蜜儿,沉声说道:“不管你如何对待梓诺,他始终把你当亲人,我希望让梓诺看到一个不同的妈咪。”

艾蜜儿猛然抬头停住眼泪,看着他问道:“我可以见梓诺吗?”

“如果你死了,要怎么见?”顾子夕直直的盯着她。

艾蜜儿的眼泪顿时又流了满面,她紧咬下唇,深深吸了口气,鼓足勇气对顾子夕说道:“我不死。”

“恩,合适的时候我会让他来见你。当然,不是现在这个样子——至于具体什么时候,我等张庭给我的信息。”顾子夕轻扯嘴角,微微笑了笑。

“谢谢你。”艾蜜儿轻轻点了点头,看着顾子夕微笑的脸,眸光又有些迷芒起来。

“医院有一整套让你恢复的方案,你配合就行。等你恢复得差不多了,医院会送你去日本做后期治疗。”顾子夕看着她失神的眼睛,眸光微微闪动了一下,转身往外走去。

“子夕——”艾蜜儿颤抖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恩?”顾子夕转身看着她。

“你、你还会来看我吗?”艾蜜儿泪汪汪的大眼睛里,有股前所未有的安静与清澈,那清澈里,有种让人无法拒绝的柔软。

顾子夕微皱眉头,沉沉看了她一眼,一语不发的转身离开。

艾蜜儿侧着头看着他离去的身影,眼泪早已将枕头打湿。

…………

“怎么样?”张庭担心的看着顾子夕。

“还算平稳。”顾子夕淡淡说道。

“你稍等我一下,我去看一下就出来。”张庭朝他打了个手势,转身往病房走去。

张庭看了一下各仪器的数据后,对艾蜜儿说道:“今天状态很好,所有的数据都很稳定,接下来林医生会根据你的情况做一个短期治疗方案,到时候再和你沟通。”

“好……”艾蜜儿微微点了点头,慢慢闭上了眼睛——顾子夕转身时的决然,让她知道:在他与许诺的爱情面前,她的以死相逼或许会让他为难,却绝不会让他回头。

是不是,如他所说,自己的世界太小,小到只有他,所以失去他就等于失去了整个世界?

可是子夕,就算我走出自己的世界,你也不可能再要我了,不是吗?

艾蜜儿紧紧皱着眉头,被张庭放在被子下的双手,紧握成拳,良久之后,又慢慢松开——如果死都不能让他稍退一步,她的死又有什么意义?

子夕,我不死。

许诺——我不死!

…………

“谢谢你。”张庭将手伸给顾子夕。

顾子夕微微笑了笑,伸手回握了他一下——很好,一句谢谢,将他的与艾蜜儿的纠葛全部扯断:现在的他,只是一个愿意伸出援手的、认识的人而已。

“平时在病房没事,给她多看看非洲的灾难记录片;或者中国贫穷地区记录片,对她增加信心有帮助。”顾子夕看着张庭和林丹说道。

“不得不说,还是你了解她。”张庭看着他轻轻的笑了。

“我和她说大约一个月后,你们会送他们去日本做后续恢复性治疗,你们也安排一下吧,费用不是问题。”顾子夕淡淡说道。

“日本在后续的治疗方面,条件确实比较好。”林丹点头说道。

“你是想让她永远离开你的视线之外?这样以求让许诺安心吗?”张庭原本轻松下来的目光,不由得一阵暗沉。

“我走了,短时间内,大约无需我再过来了。”顾子夕轻扯了下嘴角,转身大步往外走去。

正午的阳光,带着恍眼的明媚,而艾蜜儿苍白凄凉的样子,却在顾子夕的眼前挥之不去——转身离开的时候他是绝然的,但他的眸底,仍有隐隐的不忍。

这不忍,扯得他心里暗暗的生疼,而这疼,在许诺的笑脸晃过眼前时,又被他生生的压下——他是顾子夕,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优柔寡断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

他该是那个能够完全把握自己生活的人——曾经因为不忍她伤心而妥协着同意代孕;难道,还要再因为不忍,而将自己与许诺这来之不易的平静搅乱吗?

他是顾子夕,他的心,应该可以更狠一些。

微眯起眼睛,透过恍眼的日光,他将心里的痛深深的压下。

第二节:许诺,工作会议

b市,酒店会议室。

“诺姐,上次给你的资料用上了吗?”文柬边打开投影仪,边微笑着问许诺。

“当然,激发了我所有的创作灵感。”许诺笑着说道。

“那真是太好了。”文柬转头看着她灿然而笑,看起来单纯而大方。

“文柬真是偏心,都没说给我发资料呢。”风铃边打开电脑,边开玩笑说道。

“是诺姐和我说,她有点儿卡壳儿了,所以我才找的资料,没听风铃姐说过你也卡壳儿呢?”文柬连接好投影仪,转过头来给了风铃一个无辜的笑容。

“好吧,你一软妹子一卖萌,我就没话说了。”风铃爽朗的笑了起来。

“说得好象你是个男人一样。”许诺抓起一团纸扔在她胸口,连费兰成在内的四个人一起笑了起来。

“这次要等吴秘书过来吗?”费兰成问道。

“不用了,我们先讨论吧,他来得早就听一下,来得晚我们就直接给结果好了。”许诺点头说道。

“ok,我就先抛砖引玉了。”风铃点了点头,将u盘抛给文柬,让她拷进电脑里。

许诺的眸光微微闪了一下,拿出手机给风铃发了信息:“资料做了加密保护吗?”

风铃听见手机的震动,随意的拿起来,在看到信息后,微微一怔,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许诺——她正看着面容淡然的看着文柬将资料拷进她的电脑里。

“文柬,等一下。”风铃突然站了起来。

“恩?”文柬回头疑惑的看着她。

“我想起来有个地方要修改一下,还是让许诺先讲吧,让她做砖我做玉好了!”风铃夸张的笑了一下,起身走到文柬身边,伸手将u盘拔了出来,看着许诺笑道:“怎么样?其实你占便宜呢,大家先入为主呢!”

“谢谢你让我占这个便宜了!”许诺的眸光微闪,轻轻笑了笑,将自己的电脑推了过去:“我没带u盘,直接连我的电脑吧。”

“好的。”文柬点了点头伸手接过许诺的电脑,重新帮她联上了投影仪。

许诺与风铃交换了一个眼神,低头将手机信息给删掉后,便又若无其事的将文件点开,走到大幕布边,看着大家说道:“我们直接看ppt,一份是创意说明,一份仿拍片效果。”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文柬按熄了会议室的灯,会议室便即安静了下来。

“第一部分是‘历史’,其实也就是世界眼中的b市,我们采用黑屏的方式抓住观众的注意力,然后将世界眼里的b市一一展现出来,对于这部分的表现形式,我们的重点是用京剧名伶唱腔和舞台,来将古城b市的图片一一展现。”

“第一部分与第二部分的链接由同一个画面的实景转为触屏设备的影象,在一系列的图片展示后,由一个动态的微电影方式,表现真实的b市。”

“最后,我们用高科技的未来以展现未来b市的前景,主要选取角度为互联网更加高度的发展和运用、3d打印的运用、远程手术运用等等,在表达方式上,仍然以记录片式的微电影表现。”

许诺在将整个文案的思路讲完后,便打开了ppt,将每个板块所选取的素材一一展现了出来。

“诺姐,那个历史与现代的转换,简直太完美了!”看完ppt,文柬赞叹的说道。

“许诺,非常不错,比第一次做的案子好得太多了。”费兰成点头说道,想了想又说道:“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前两部分的转换太过别致,而微电影的三地对接也太巧妙,使得第三部分看起来有些平淡了。”

“费老师好眼力,我自己做的时候,原本是第一和第三部分最满意,然后背着相机满大街的找第二部分的灵感,结果做完第二部分,就觉得第三部分平淡了。”许诺说着,看着风铃摇了摇头:“可是我在这方面,是真的找不到灵感了。”

风铃看着她想了想说道:“看看我的方案能不能给你一些新的灵感,你的倒是给了我许多新的灵感。”

“好啊,看看你的,我不介意被你的案子一票否决掉。”许诺笑着关掉了ppt,做了个请的手势后,便退后一步,将讲解的位置让给了风铃。

风铃拿着u盘,将自己的文件直接拷进了许诺的电脑里,打开之后,看着小组成员说道:“我和许诺一样,先讲文案创意,再展示图片印象。”

“怎么,小许已经讲完了吗?”正说着,吴秘书推门而入。

“吴秘书,你迟到了哦!”文柬笑着站起来,拉开椅子让吴秘书坐。

“路上有些堵,我先看风铃的吧。”吴秘书坐下来笑着说道。

“好的,那我开始了。”风铃点了点头,点开电脑,将文档打开,站在幕布前开始讲解——

“第一部分是‘历史’,我采用的是图片式呈现:第一幅图:b市曾经的地图,以表现周边那些城市曾经都是我们的领土,以展现历史上强大的b市;第二幅图:城市改建之前的全景图:花园式的城市建设、中轴线的科学规划,以展现我们在建筑史上的发展,由来已久;第三幅图:京剧舞台与脸谱,以展现我们的文化艺术的古老悠远。”

“最后这幅图倒是和许诺的构想重合了,不过你是纯动态,而我是由动到静;前两幅图是纯静态;最后一幅图是全舞台场景,最后定格成四张脸谱,然后进行场景转换,切换到第二板块——现代。”

介绍到这里,风铃看着许诺笑了笑:“在场景切换上,我运用的是3d技术,将这四张脸谱从屏幕里飞出,然后直接切换了现代的画面。”

“有意思。”许诺点了点头,用手撑着下巴示意她继续往下讲。

“ok,在现代部分,我选取的是动态的表达方式——飞驰的火车、冲天而起的飞机、原地爆破的大楼然后拔地新起、奥运场馆跳水运动员落水的那一瞬间水花的美丽、咖啡吧里用笔记本电脑工作的白领。”

“一共五个动感画面,呈现出b市现代的交通发展、建设发展、运动强国以及运动员的爱国主义精神,然后是最日常的现代化商业活动。交织出一副现代化强国的超大城市的画面。”

风铃看向吴秘书说道:“虽然我们一致认为不要涉足政治,但b市正好是我们的政治中心、又是首都,同时我们也是带表国家去做展出,所以除了b市本身的展示外,我的创意里,依然会有呈现国家状态的部分。”

“恩,你先讲完。”吴秘书点了点头,示意她继续往下演示。

“好的,那我就先继续。”风铃点了点头,切换了ppt后,翻到了最后一个板块——

“最后一个板块是未来篇,我用一个mv短片来展现的:用3d的视觉效果,描述一个都市人的生活现状——外地出差,用远程摇控器将家里窗帘、电器全部打开,然后烧好热水;回到b市后,在机场用远程摇控将无人驾驶的汽车开到机场停车场,然后开车回家。”

“回家后,将自己的工作报告发给秘书,然后家里的大屏幕上变显示出办公室的工作场景,秘书组织会议讨论刚发出去的工作文件,这时候大屏幕的一角显示出洗澡水的温度,ok,他录入一连串的指令后,便去洗澡。”

“等他洗完澡回到书房时,大屏幕上,秘书已经将会议的结果发送给了他,他直接录入工作指令后,然后回到公司——一份合同已经签署完毕放在他的办公桌上。”

讲到这里,风铃微微一笑,自信的说道:“我们用一个短片,展示了未来远程科技的发展,也展示了一个无国界的、与世界上任何一个大都市发展都同步的城市——大家可以看到,在第一板块和第二板块中,b市的痕迹相当的重;但到了第三板块,除了主人公出机场时镜头会快速扫描过机场名字外,没有一处告诉观众这是b市。”

“在片子的制作中,我希望用到3d技术——无人汽车驾驶、洗澡水溅出、红酒庆祝这几个镜头用3d效果,在片子内容之外的载体上,也体现了b市现代科技的发展。”

风铃在讲完文案后,也同样用ppt将主要图片效果展示了一遍,配上合适的音乐,整体感觉相当的现代。

“我感觉铃姐的片子现代感更强一些;同时历史用静态的,现在用动静结合的,未来用纯粹动态的,整个片子层次感也很强。”文柬半趴在桌上,用手撑着下巴边想边说道。

“恩,现代感和层次感都很好,但历史感和文化感不足,给人感觉有些单薄。”费兰成点了点头,转头看向吴秘书,沉吟片刻接着说道:“看起来更象是一个现代化科技的公益片,而不是城市宣传片,少了份大气。”

听了这话,风铃不禁微微露出尴尬之色。

“小风,你别怪我说话太直接,我们是把所有的想法说出来,然后再修改、融合,达到最好的效果。”费兰成看着风铃真诚的说道。

“我知道,费老师有意见尽管提。”风铃勉强扯了下嘴角,声音干干的说道。

“我也是感觉略为单薄了些。”后面才来的吴秘书紧盯着片子,很谨慎的说道:“我看过其它城市的宣传片,感觉光线、色彩的运用非常好,整个片子也大气。要不我再看看小许的?”

“好,我的创意我再介绍一遍,我觉得今天我们不必就做决定,大家将这两份ppt拿回去看,从形式上、取材上、表达方式上,最后确定下来,然后我们再做融合式修改。”许诺点了点头。

回到大屏幕前面,将自己的创意文案,从头到尾又细细讲了一次——因为是第二次讲,又看过风铃的,所以特别留意只注重在文案本身和创意意图上的讲解,而不去与风铃的文案做比较。

“这就是全部的文案和素材,吴秘书怎么看?”许诺将画面定格下来后,回到位置上坐下来。

“这份创意,在历史的厚度、城市的博大、城市独具的特色展现上,会更好;但未来部分仍然显得单薄。因为未来,是人们最关注的,所以一定要比前两个板块更精彩。”吴秘书看着许诺说道。

“那么今天就布置两个任务:第一,两个创意选中一个为主干;第二,将没有选中的那个里好的创意融进来;第三,关于未来篇,每个人都再做一份创意;”许诺点了点头,示意文柬将灯打开后,对在坐团队成员说道:“我和风铃,可以在最后一部分重新创作,也可以在原有创作的基础上修改。ok?”

“好的。”文柬和费兰成点了点头,拿笔将许诺的话记了下来。

“铃姐和诺姐的方案,我们可以参考吗?”文柬咬着笔头问道。

“可以,稍后回酒店,我会发在你们邮箱里。”许诺点了点头。

“那真是太好了。”文柬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许诺的眸光从她的脸上微微掠过,眸底有片刻的思索。

…………

“许诺,不好意思,因为团队人少,所以就忘了加密这回事。”会议结束后,风铃等到最后,与许诺边往会议室外面走边说道。

“我也是习惯,并不是对团队成员有任何的不信任。”许诺抱着电脑,看着风铃笑笑说道:“而且……”许诺看了看风铃,又欲言又止。

“恩?”风铃看着她不禁止步。

“我之前的经验全在企业,没和政府合作过。但我先生和政府打交道比较多,被黑的次数也不少,所以受他影响,这方面我比较谨慎。”许诺的话似乎有着太多的言外之意,但聪明如风铃,沉眸看了她一会儿,慢慢的点了点头——

“ok,我明白了,无论如何,这份职业习惯我们还是该坚持。”

“没错。”许诺笑了笑,抱着电脑继续往前走去。

“我去你房间,咱们讨论一下案子。”风铃笑着快步跟上她的脚步:“我也想见识一下,业内最负盛名的卓雅的加密手法。”

“eric你听说过吧?在这方面是奇材。经他手加密的文件,有时候连我都解不了。”许诺笑着说道。

“eric,当然听说过,在业内,你们两个的传说可不少啊。”提起莫里安,风铃的声音不由得暧昧起来:“说实话,他是不是对你有意思?”

“当然不是,他一直觉得我特别傻。”许诺转眸轻笑,想起莫里安,许诺的眸子里泛起淡淡的温柔。

第三节:若兮,寻找爱情

新加坡。

“eric,我回来了,给你带了礼物。要不要看看?”严若兮推开莫里安办公室的门,看见他正在办公室给工作组开会,不由得将迈进去一半的脚又缩回来,看着大家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大家开会呀,我一会儿再过来,见者有份哦,礼物都有,一会儿开完会可别走了。”

说完便冲着一脸沉暗的莫里安吐了吐舌头,迅速帮他将门关上,并转身离开。

…………

“若兮,你忙完了?”frank看着女儿抱着一个箱子进来,站起来倒了杯水递给她,看着她皱眉问道:“你最近好象来公司的次数变多了?”

“我想爹地了,来看你不行吗?”严若兮接过水杯,歪着头,看着frank笑着说道。

“是吗?”frank摇头笑了笑,走到沙发边上坐下来后,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看着严若兮说道:“来,坐下,爹地现在正好有点儿时间,和你聊聊。”

“哎呀,我想起伯安让我查资料来着,我得去图书馆了,爹地,再见。”严若兮眼珠骨溜溜的转了几圈,将手中的箱子放下拔腿便走。

“伯安约我今天晚上见面。”frank见状,眸光微沉,仍是笑眯眯的说道。

“难道他想和你谈建筑?还是想投诉我工作不力?”严若兮停下脚步,慢慢转过身来看着frank,有些紧张的眨了眨眼睛。

“你要这样认为也可以。”frank抬了抬眉头,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书柜边,拿起一本台历慢慢的翻起来。

严若兮见老爹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不禁皱起了眉头,快步走到frank的身边,将他手上的日历扯下来扔在一边,撒娇着说道:“爹地——”

frank看了一眼被扔在一边的日历,挑了挑眉梢后,又转头看女儿:“爹地也觉得,是时候了。爹地希望你能早些定下来。”

“可我不想,现在哪儿还有人一毕业就结婚的?”严若兮紧紧的皱着眉头,不悦的说道:“爹地,难道你想给我再找个妈咪,所以想把我快些赶出去?”

“说什么疯话呢?”frank瞪了女儿一眼,淡淡说道:“不是要你结婚,是订婚。伯安的建筑公司最近要参与国贸大厦的建筑设计竟标,忙起来可能没时间陪你,所以他希望能早些定下来,这样他家里人可以照顾你。”

“我是三岁孩子吗?我不需要人照顾。”严若兮听了这话,不禁一片恼怒:“不要总拿我当小孩子——生活不放心、工作不放心,他既然对我这么不放心,干麻要和我结婚?他想照顾人,孤儿院有需求的多的是,别老盯着我不放。”

“若兮,你说这话就是不识好歹了。恩?”frank看着女儿严肃的说道。

“好吧,爹地,我实话和你说吧。”严若兮的神情也严肃起来,看着frank说道:“我这次去中国,拜访了几家中国的建筑事务所,他们对于古木建筑的研究比我们要深入得多,而且有更多的实物可供研究。”

“所以近一段时间我可能会去中国,他就算不忙,也照顾不到我的。”

“而且……”严若兮的语气顿了顿,非常认真的看着frank说道:“爹地,在婚姻这件事上,我有自己的想法,我希望你能尊重我的意见。”

frank轻扯嘴角,点了点头:“你说。”

“我不知道爱情是什么,但我肯定我不爱伯安,我尊敬他、甚至有些怕他、对他的感觉有点儿象对您的!我觉得,那肯定不是爱情。”

“爹地,我还年轻,我希望有机会去感受爱情。”说起爱情,严若兮的眸子一片明亮——似乎有那么一瞬间,莫里安温润淡然的影子自脑海里一闪而过。

这让她情不自禁的有些心跳加快,这种情愫她不敢深想——谁让她还顶着个蓝伯安亲梅竹马的帽子呢。

“若兮,爹地也年轻过,所以能理解你的想法。可是爱情和婚姻是两码事,你现在有一桩美满的婚姻放在你面前,你为什么还要去寻找虚无缥缈的爱情?就算你找到爱情,也不一定能得到婚姻;又或许根本就找不到呢?”

frank和天下父母一样,对女儿的天马行空有些头疼,却仍苦口婆心的劝着:“伯安这样的男孩子现在已经很少了,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爹地,我不是不知足,我只是不想糊里糊涂的被一段婚姻给绑住。”一直嘻嘻哈哈长不大的孩子似的严若兮,这时候倒显得特别的认真和有主见:“爹地,我的人生还很长,我希望能够经历更多的精彩、能看到更远的风景,而不只是做一个帮着老公数钱的米虫。”

“嗯哼,多少女人想做米虫还没这个机会呢。”frank冷冷说道。

“谁爱做谁去做,反正我不做。”说到这里,严若兮小赖皮的本色又显露无余,看着frank笑嘻嘻的说道:“反正伯安是和你约会,又没和我约,你们爱谈什么谈什么,我要准备去中国的事了,再见,爹地,祝你们晚上谈得愉快!”说完转身小旋风一样的跑了出去。

“臭丫头,你跑了,难道让你爹地和伯安订婚吗!”frank不禁恼怒,却又无奈——把这丫头交给伯安他是最放心的了,偏这丫头不识好歹。

有这么个好男人等着娶她,还说什么要去找爱情——爱情是能当饭吃、还是能当衣服穿?

frank一阵头疼,想了想拿起电话给伯安打了过去:“barry(伯安的英文名),我是frank。”

“frank,现在给我打电话,是晚上的约会有变化吗?”伯安虽然是做建筑的,这玲珑的心事,却并不比商人差。

“不是约会的事,刚才若兮和我说,她要去中国工作一阵子,她和你说过吗?”frank转动着眼珠,小心的试探着。

“china?”伯安语气微微疑惑,当下快速说道:“今天我会安排时间和她谈谈。”

“ok,你准备什么时候和她谈?”frank紧跟着问道。

电话那边,蓝伯安微顿了一下,迅速说道:“我现在联系她,确认后给您电话。”

“ok,我们晚上的约会不变。”frank点头应着,放心的挂了电话——不知道这个疯丫头在伯安面前会说些什么,但他这个做爹地的,还是希望能让伯安对女儿多些忍耐和包容。

放这个疯丫头出去玩两年也不是不可以,但前题是伯安愿意再多等她两年。

frank用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微微沉吟着,考虑着晚上要怎么和未来女婿去谈。

…………

那边离开卓雅办公楼的严若兮却立即接到了伯安的电话:“喂,伯安,今天是我休息日也!”

“给你十五分钟时间,马上到我工作室来。”蓝伯安根本不和她打马虎眼,说话简单而直接。

“干麻?我突然想到我的礼物不够用啊,还得补充一些,现在没时间。”严若兮快速转动着眼珠,打算用耍赖的功夫将伯安同志严肃的约见敷衍过去。

“我不介意让你父亲送你过来。”蓝伯安的语气淡然而笃定,似乎早就知道她的小伎俩——她就是有孙悟空的七十二般本领,他也有对付她的如来佛掌。

“蓝伯安,你这样有意思吗?”严若兮见赖不过去,不由得发起怒来。

“好吧,我现在给你父亲打电话。”蓝伯安的语气依然淡然而笃定。

“好吧,我现在过来。”严若兮恨恨的说道:“你给我准备一个蛋筒、一包栗子、一杯杏仁暴风雪。”说完便粗暴的挂断了电话。

严若兮在办公大楼的台阶上率性的坐了下来,抬腕看了看时间,也快要下班了,当下便拿起电话给莫里安打了过去:“eric,你今天能准时下班吗?”

“不能。”电话里是莫里安温雅却淡然的声音。

“喂,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直接!”严若兮将电话拿离耳边狠狠瞪了一眼,在放回耳边后,声音却又委屈一片,听得她自己都想掉鸡皮疙瘩了:“eric,我发现伯安外面有女人。”

“不会。”莫里安的声音仍是淡淡的。

“eric,我现在想去伯安的事务所看看,又不敢一个人去,你陪我好吗?”严若兮可怜兮兮的说道。

“我没时间。”莫里安的语气并不比蓝伯安好多少,只是他生音里天然的优雅与温润,让人听起来特别的心暖。

“eric,我求你了,我要是发现他有什么,我真的会晕掉的!”晕掉,大约是严若兮能想到的最严重的词了——eric,我都说要晕掉了,你再不同意,就太没同情心了。

“eric,帮帮我吧。”严若兮继续求着莫里安,眼珠子转了转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忙说道:“你不是想要那个女孩子的照片吗?我这里还有好多,我都送给你好不好?”

电话那边莫里安沉默着,许久没有说话。

“就这么说定了,我在办公楼的大门口等你,不见不散。”严若兮见许诺的照片果然能打动他,情绪不由得暗暗的低落,却仍然没心没肺的说道:“不见不散哦!我先挂了!”

说着生怕他继续拒绝似的,‘咯’的一声,迅速按掉了电话——将屈着的腿用力的伸直,嘴角有努力的笑容。

…………

办公室里的莫里安,握着已经挂掉的电话许久,才慢慢的放了下来——这个丫头,当真让人心烦,好不容易这一周忙碌得没有时间去想许诺了,她偏在这个时候提起。

好吧,他承认要忘记一段感情真的很难;他承认要真正放下很难——看不到她的人、听不到她的声音,他心里的想念却更甚了。

好吧,她的照片,他都是要的。

莫里安沉沉叹了口气,坐下来给工作组发了封工作邮件后,便拿起车钥匙快步往外走去。

…………

快速走出大门,莫里安抬眼便看见严若兮没形没状的坐在地上,一向调皮阳光的脸上,竟似也生出一丝实在不可能出现在她脸上的忧郁来——这般模样,竟与初识的许诺有几分神似!

“莫里安,我看你是想她想得入魔了吧,这明明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人。”

“她就是个被惯坏了的公主,哪里有许诺那许多的责任和压力。”莫里安嘴角微微扬起一丝酸涩,快步走过去对严若兮说道:“起来,走吧。”

“eric,你来了,太好了!”严若兮抬头看见莫里安那张淡然而沉静的脸,一下子便从地上跳了起来,看着莫里安里,满脸的笑意与阳光:“晚上回去我就把照片全发到你邮箱里,你放心,会给你处理得漂漂亮亮的。”

“不用,要原始的。”莫里安眸光微闪,语气淡淡的说道。

“那好吧。”严若兮的眸子里飞快的闪过一丝暗淡,只是很快又换上了一张大大咧咧的笑脸:“现在你先陪我去伯安那边,我总觉得他和那个女助理之间有问题。”

莫里安的眉头微皱,不禁诧异她这么神经大条的女孩子,居然也能察觉到这么细微的感情问题,当真不易。

只是又有些担心——以她的性子,定然会直接去问,伯安到底是怎么决定?若她发现有问题,她这样简单的性子,会受得了吗?

“我陪你去看看,只是猜测的事情就别乱问乱说,男人不喜欢捕风捉影的女人。”莫里安略带同情的看了她一眼,拿着车钥匙大步往停车场走去。

“他真的信了也,耶!”严若兮得意的暗自做了个胜利的手势,一路小跑跟在莫里安的身边——心情,竟有种莫明的兴奋!

这样的严若兮,真的是去捉奸的?

------题外话------

推荐古幸铃新文《阴阳眼之错惹高冷男神》:鬼怪精灵的爱情故事,不可错过的异界温暖。

简介:

天生阴阳眼的结果便是看到的人,并不全是人,还有鬼魂。

人分好人坏人,鬼也分好鬼恶鬼,野晴偶然遇到一个有爱心的好鬼,并且救了他,却招惹了猎诡人龙腾,自此在哪都能遇到他,怎么都无法摆脱他,还真是惹上容易,甩掉难呀。

高大峻冷,还是龙氏集团的当家总裁,却有着另一重身份,猎诡人!在龙腾的眼里,阴阳有别,不管是好鬼还是恶鬼,打散或者送走鬼魂便是他的任务。野晴这个小女人老是在他的捉鬼过程中帮忙,帮倒忙,让他头痛不已,为了对付这个女人,他决定,让她爱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