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70为官为商

Chapter070 为官为商

许诺淡然而平静的声音,让顾子夕的声音微微一滞,仍是坚持将事情说完:“后续的治疗,在没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我不需要再去医院。”

“恩。”许诺轻应了一声,没有说话。

顾子夕微微沉默,电话里流转着彼此轻浅的呼吸,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

良久之后,许诺低声说道:“子夕,这些事情,只要你觉得心安就好,不要太在意我的情绪。每次听到这件事情,我不可能完全没情绪,但我的情绪,并不影响我爱你、更不影响我们之间的相处。”

“许诺……”顾子夕低声轻叹。

“很多事情,能理解、能接受、就是不能舒坦,这不可必免。难道你希望能有一种处理方式,能让我愉快的接受?”许诺轻笑一声,轻缓说道:“所以,就这样吧!”

“好。”顾子夕低低的应着,有感于她突然间的成熟——象一个妻子一样,而不只是恋人。

“你回去有没有倒时差啊?我就睡了两小时,下午讲案子的时候,都困死了。”许诺见两人间的气氛实在太压抑,便开玩笑的撒娇说道。

“这么困开完会还不睡,是在等我电话?”顾子夕也不再将话题纠结在艾蜜儿的事情上,对着电话低声问道。

“没有啊,反正你打电话我没接,就知道我是睡了,为什么要等你?”许诺笑着说道,在沙发上换了个姿式,继续说道:“那你呢,回去这么久才给我打电话,是在酝酿要怎么和我说吗?”

“当然不是。”顾子夕轻声笑了笑,只是她话里话外完全不提刚才她在等谁的电话,却让他微微沉眸——他当然不会相信,真的会是项目的事情。

只是,既然她不愿意说,他还是给她空间好了——她的朋友不多,重要的电话,也不过是许言、季风、还有,莫里安。

想到莫里安,顾子夕不由得眸光暗沉——只是,如她刚刚所说:可以理解、可以接受、却不会舒服。

只是许诺,我和你终究是不同的。

稍显沉默,片刻之后,顾子夕平静问道:“你那边案子还顺利吗?政府那边有没有为难或过于刁钻的要求?”

“目前看来还好,进展都比较顺利,明天能把方案的雏形确定下来。”许诺沉声说道。

“恩,尽量谨慎些,政府需求大于一切,所以在专业上不要碰触敏感地带、不要太执拗于在专业上的坚持。”顾子夕仍是仔细的提醒她。

“我知道。”许诺点了点头,想了想对顾子夕说道:“子夕,我总是对那个文柬有种莫明的感觉。她其实是个很乖巧的女孩子。但就是过于乖巧,不符合她的气质与背景,所以我总感觉怪怪的。”

“方案都做了加密?”顾子夕沉声问道。

“做了。”许诺低声说道:“但是加密也只能是让文件无法编辑、无法打印、无法复制。但我们内部要讨论这些,又必须在相互间流转,所以各人手里都会有一份副本的。”

“通过什么方式流转?”顾子夕再问。

“邮件,我把加密过的文件,通过邮件发给他们,其中备注部分都隐了起来,只有方案的框架。”听顾子夕接连着两个问题,许诺的神经不禁也绷紧了起来。

“用的你私人邮箱?还是有备案的工作邮箱?”顾子夕继续问。

“有备案的工作邮箱。”许诺握着电话从沙发里站了起来。

“你想办法把文件撤回,重新注册一个陌生新邮箱再发。等你做完这个,再给我打过电话来。”顾子夕严肃的说道。

“好。”许诺突然想起最近网上流传的一个被告密的段子,不由得惊出一身的冷汗——虽然他们的方案没有任何有违政治立场的表述,但若有心人要纠其措词,曲解或歪解,也不是完全没可能。

当下迅速挂了电话后,快步跑到电脑旁。在键盘上一阵快速的敲打,四十分钟前发送的邮件给撤了回来,然后重新注册了一个陌生的号码,将邮件又重新发送了出去——还好她在处理文件内容时花了些时间,和风铃聊事情又花了些时间,否则发出去两小时后,跟本就没办法撤回。

“喂,我撤回重发了。”许诺给顾子夕重新打过电话去。

“恩,不一定真有事,但小心总是上策。”顾子夕的声音也有些沉重:“我刚才分析了一下,如果你的直觉没问题的话,那个文柬便有三种可能。”

“哪三个。”许诺紧声问道。

“她是文部长安排进来的这个错不了,至于是不是来学习的,这就需要打个问号——借着学习的名义,可以做的事情很多。”

“最坏的可能,就是文部长被我母亲以恩相挟,上次没能把你挤出这个项目,便想着在过程中整些事来,所以安排这么个人在这里盯着找错——这错,当然是可大可小,怎么找、找什么,要看她给文部长的要求了。”

“除却这一个私人原因,就还有两个官方原因:第一,要有人全程监督你们的工作,以杜绝抄袭作弊的可能,必竟这是要拿到国际上去的,要是被发现抄袭,丢的不是你们的脸、而是国家的脸,这也是政府惯用的作法。”

“第二,就是文部长明里与我们签了合同、暗里与其它人还有合作。也就是拿我们案子的雏形交给另外的补丁高手去修改,最后以不符合要求为由拒绝我们的方案。这样便可以不支付合同费用,那么这笔钱……”

“又或许,暗里合作的人或企业,本就与他有直接的关联。”说到这里,顾子夕没有继续往后说,他相信,以许诺的聪明,应该明白他想说的是什么。

“我明白了。”许诺点了点头,想了想说道:“我倒觉得你母亲的这个原因基本不成立。”

“哦?为什么?”顾子夕不由得诧异。

“上次她和文部长提出想让我离开这个项目的时候,文部长就布了一个局——他根本没有要换人或解除合同的打算,只是利用我的不知情和坏脾气、利用你们母子不和演了一场戏,让你妈妈以为不是他不办、只是办不了!”

“所以,他有自己的打算,对你妈妈的要求只是敷衍而已。既然敷衍了第一次,怎么还会有第二次?所以这次安排文柬过来肯定不是这个原因。”许诺皱着眉头回忆着后来与吴秘书见面,他所说的话,表达的其实就是这个意思。

“是这样——”顾子夕略为沉吟,低声轻应。

“所以说,余下来就是你说的两个原因的可能了,如果是官方第一个原因,我倒是能接受。如果是官方第二个原因,就有些太让人恶心了些。”许诺低声轻叹,想到官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心里不禁烦闷。

“官场百态,原也正常。这是在B市,我们所有在S市的关系也是鞭长莫及,你自己千万小心,一切以人生安全为要,有任何事情,记得及时和我联系,和他们打交道的事情尽量交给我。”顾子夕只是担心,却也觉得正常——哪里都有腐败,只看谁的野心更大、谁的心更黑。

“好,希望只是我们多疑了。”许诺无奈的说道。

“在商场上、官场上,多疑并不是坏事。”顾子夕对她独立操作这个案子,当真是万分的不放心——不是技术上的,而是个性上的。

“好了好了,又来说教了,我真的要睡了,明天再向顾总报告工作进展。”许诺当然听得出他语气里的担心,当下直呼受不了。

“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有脾气要发的时候,想想老公喜欢你爱笑的样子,心情好最重要。OK?”顾子夕轻笑,声音不自觉的温柔起来。

“知道了,老公大人!”对于他变得和以前不同的啰嗦,许诺觉得有些无奈,却也觉得特别的心暖。

“顾太太晚安!”顾子夕低声轻笑。

“顾先生晚安。”许诺对着电话笑得眉眼弯弯的。

只是挂了电话后,却是困极也睡不着觉。想了想,拿过电脑算了个帐:整个项目的预算是1200万,其中拍摄与后期制作是300万;前期设计费用是500万,演员人工费是300万,设备租用及不可预估的费用100万。

当初顾子夕的预算分解做得非常细致,设计费用做到了每一期出稿的分解;演员人工也计算到了分钟。

所以如果他们真要拿了创意思路去做成型的话,当然是越早拿到成本越低,可操作的空间也就越大。

只是,真的会是这样吗?

许诺并不天真,她看到过商界的酒肉买卖、经历过医院的回扣黑暗,但她相信社会的整体依然是好的——如果连皇城之下的官员也是这样,她对这个社会的信念真是要崩塌了。

一切都还只是猜测,希望也只是猜测而已吧。

许诺在**翻来覆去睡不着,稍后一会儿看到手机里传来顾小北的信息——Eric已经安全达到酒店,放心吧。

许诺轻咬下唇,将手机放回到旁边,在黑暗中睁着眼睛半晌,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

B市的一处豪华公寓。

书房里,文部长和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子正坐在电脑旁看着什么。

“怎么样?”文部长看着高瘦男子问道。

“加密手法很巧妙,解不了。”高瘦男子的手指在电脑上飞快的敲动着,一会儿之后,抬头对文部长说道:“不过,这也不重要,只是我们重新创作的时候有些麻烦而已。”

“恩,这两套创意你怎么看?”文部长点了点头。

“编号1的会比较好一些,更有底蕴和内函,吆喝的感觉基本没有,整体感觉大气,艺术范儿十足。”

“编号2的技术运用和素材运用虽然也不错,都市感很强,虽然国际化,但少了B市的特色,是个比较通用的案子。”高瘦男人边看边说道。

“好,如果用编号1的创意进行深度制作的话,能做到什么程度?”文部长利落的问道。

“没问题。”瘦高男人点头说道:“你的意思是合同在这里截断是吗?”

“是的,只要开始履行付款程序,后面的事情就会比较复杂。这个策划师倒好说,关键是她幕后的老板,是个难缠的人物,所以我们还是当断则断,拿到创意思路就行。”文部长沉声说道。

“没问题,保证做出来的片子让市里满意。”瘦高男子一脸‘你放心’的表情,笑着朝文部长点了点头。

“好。”文部长点了点头,拖过电脑,迅速发了四个字过去:“到此为止。”随即便关了电脑,与高瘦男子一起走出书房。

第二节:莫里安,美好的误会

第二天清晨,新加坡。

莫里安醒来的时候,见自己正安然的躺在酒店的**,心里不由得微微一惊——出酒吧后他干什么了?给许诺打电话了吧。

有没有说过不该说的话?应该不会吧,他对自己的控制能力一向满意。

“伯安,昨天是你送我回来的?”莫里安收拾完后,便给蓝伯安打了电话。

“不是,你不是先走了吗?”电话那边,是蓝伯安略带嘶哑的声音,想来昨天晚上也是喝多了。

“恩,我知道了。”莫里安微微皱眉,便即不再说这个问题:“你和严若兮都还好吧?”

“还好,现在正起床准备去事务所。”蓝伯安哑声说道。

“那我先挂了,改天一起坐坐。”莫里安点了点头,便挂了电话。

或许是自己迷迷糊糊拦了计程车回来的吧。莫里安不再纠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这个问题,收拾好后便拿了车钥匙出门。

…………

“先生好,请问需要代驾吗?”莫里安刚走到大堂,便有服务生快步走上来。

“恩?”莫里安疑惑的看着他。

“哦,一位小姐帮您安排了昨天晚上的计程车和今天早上的代驾司机。”服务生脸上挂着职业的微笑。

“哦。”莫里安的心猛然跳动了一下,瞬即又平静下来,淡淡说道:“不用了,谢谢。”

“不用谢,您慢走。”服务员礼貌的应道。

“恩,那位小姐再打电话来,告诉她我很好,不用担心。”莫里安嘴角轻扬,清浅的笑意带着几分温暖的颜色。

“好的,先生慢走。”服务员脸上职业的笑容,似乎也多了几分感情的温度。

…………

“许诺,是你吧?”

“纵是相隔再远,一个电话、一声问候,你仍能准确的感知到我的状况。我们,应该是最好的朋友吧。”

“或许我们的缘分即是如此,或许我该甘心。”

莫里安发动车子后,想了想,又拿出电话给许诺打了过去:“许诺,我是莫里安。”

“酒醒了?昨天晚上又抱着哪棵树吐呢?”

“是红酒,没吐。”

“那就好,胃不好,要懂得克制呢?”

“知道,昨天晚上没吵到你吧?”

“没有,你知道的,我做案子就是这个状态。”

“案子上有什么问题就给我打电话,我先挂了,在开车。”

“小心开车,我也去会议室了。”

…………

挂了对方的电话,两个人心里都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当一段感情走进死胡同的时候,总是会在某个莫明的时候,让人莫明的豁然。

爱而不得是种痛,只是这痛并不能占据生命的全部、这痛并不需要你刻意的去压抑、去忘掉——将爱放在心底、将思念染在眸底,看着她幸福,是否可以?

应该可以……

…………

以後还是朋友还是你最懂我

我们有始有终就走到世界尽头

永远的朋友祝福我遇见爱以後

不会再懦弱紧紧握住那双手

…………

走进办公室,团队的伙伴们已经在会议桌前等着他。

“Eric,早上好。”

“早上好。”

“Eric,今天有新闻出来,HK方面最近出了新政策,邻近的居民过去也受限,市场应该会有大幅波动。你看预算比例是不是要再做调整?”

“我看看再说。”

“好的,新闻链接以及金融预测在共享的平台上。”

“OK,大家看完后再讨论。”

莫里安点了点头,打开电脑快速的投入到工作中去。

只是刚把新闻看完,手机便不停的收到消息,莫里安皱了皱眉头,拿出手机——全是严若兮发过来的、许诺的照片。

“Eric,昨天我可没有食言,只是喝多了,怕手抖将你的心肝宝贝照片给删了,所以现在才发。”五张照片之后,是严若兮写的信息。

莫里安关掉信息后,轻瞟了一眼那无论是拍摄角度还是技巧都无可挑剔的照片,想起早上的电话,心里不由得微微一暖——爱而不得,还能思念,也是一种美好。

“谢谢。”莫里安简单的回了两个字,便将手机调成了静音,接着将新闻传到大屏幕上,对着会议桌前的同伴说道:“这则新闻大家都看了?”

“是的。”其它人都从电脑里抬起头来,轻瞥了一眼大屏幕后,齐齐的点了点头。

“所以大家认为HK的投入比例应该继续下调?”莫里安滑过椅子,在桌前坐了下来。

“我倒不觉得。”一个来自于亚太市场研究中心的工作人员Olive说道:“我们现在给予的下调比例,是介于大中华区分公司的建立,分割走一部分销售群体而制定;而在这个比例中,我们所考虑的旅游因素只占3%,所以旅游政策对日化品的销售影响微乎其微;”

“而同时,在HK这个成熟的市场,我们的投入原本也不在品牌影响力的提升上,而是在销售的提升上,所以在有政策影响的前提下,我们更应该运用市场能力,推动销售,才是积极的做法。”

“如果在这个时候下调预算,会给人造成放弃HK的错觉。”Olive在电脑上敲了几下,关于HK市场在平稳时期市场投入与销售收入的比例表,切换在大屏幕上。

莫里安点了点头说道:“我同意Olive的观点。”说着停留了一下,看着大屏幕说道:“大家从这些数据上可以看出,在大中华区成立之前,我们的市场投入和销售收入的比例相对稳定。”

“而我们这次做的整体市场预算的调整,不是基于市场的萎缩,而是基于市场的转移。所以,我们把转移的份额拿出来之后,再去研究当地的市场潜力和风险,在这个前提下,去制定针对性的市场策略。”莫里安看着工作伙伴们说道:“在当地市场策略确定的前提下,我们再看预算的浮动。”

“所在我的意见是,整体预算比例不变,我们后期做地区性策略时,若有预算浮动,在不可预估费用那一列浮动即可。”莫里安重新将上周做好的地区预算比例放到大屏幕上:“我们花一小时再逐个地区确认,今天上午将整体预算报给Frank和Anna。”

“OK。”大家见他已经确定了意见,便点了点头,按各自的分工,对整体的预算分解做最后的测算与核实。

“大家要杯咖啡吗?”莫里安看着大家笑着问道。

“Thanks!”

“来一杯吧。”

工作的同伴们连头都没抬,伸手打了个OK的手势,便又继续忙碌去了。

莫里安笑了笑,推开椅子站起来,转身往外走去。

…………

“Eric!”严若兮笑得一脸灿烂的站在门前。

“照片我收到了。”莫里安点了点头。

“我知道你收到了。”严若兮从门缝里看向里面,见那几个正祪襟坐的工作人员,都埋头在电脑里忙碌着,似乎连打苍蝇的空都没有了。眼珠子骨溜溜的转了一下,收回目光看向莫里安:“要咖啡吗?我帮你们去买。”

“也好。”莫里安轻瞥了她一眼,从口袋里掏出钱夹,拿了五百块递给她:“一共六杯,都要拿铁。你自己想吃什么随便买。”

“不用,我带钱包了。”严若兮挑了挑眉梢,转头迅速的跑远,齐耳的短发也随着她的跑动在头顶乱糟糟的晃动着。

莫里安摇了摇头,依然去到茶水间泡了六杯速溶咖啡端了进去。

在严若兮回来的时候,推门看见超大的乳白色枫木桌上,每个人的手边都放了一杯咖啡,不过已经都喝得见底了。只是忙碌的他们,几乎都没有时间起身重新续上一杯。

当下快速走了进去,将纸袋里的咖啡拿出来,一杯一杯的安静的放在了每个人的手边。

“Thanks。”

“谢谢。”

“谢谢。”

大家仍然是头也不抬,惯性的说了声谢谢后,继续工作着。

严若兮将最后一杯递给莫里安后,俯头在他耳边低声说道:“我在外面画图,你有事就喊我。”

莫里安抬眼看她,不禁皱起了眉头:“有事找我?”

“咱们出去说。”严若兮轻咬下唇,伸手扯着他的衣袖。

莫里安下意识的低眸看她扯着自己的手,淡淡说道:“出去吧。”说着便站了起来。

“哦。”严若兮快速收回了拉着他的手,率先转身走了出去——Eric,不是看着她长大的蓝伯安,似乎?

看起来其实也不是很严厉,其实他身上有股让人感觉很舒服的温雅,可看起来却又是让人不敢轻易接近、不敢轻易放肆的冷漠。

是因为失恋吗?

严若兮皱了皱鼻子,心里不禁一阵莫明的发酸。

…………

“找我什么事?”站在茶水间,莫里安看着有些走神的严若兮,眼神里还有股莫明的怜悯,不禁更是皱紧了眉头。

“哦,是这样的……”严若兮这才将神游的思绪给收回来,看着他说道:“Eric,昨天晚上我和伯安谈的事情,你也听到了。”

“我想,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严若兮睁大眼睛看着莫里安说道。

“不行!”莫里安根本没给她说完的机会,便断然打断了她的话。

“你听我说完麻,这件事情对咱们来说可是双赢的。”严若兮也不介意他不太友好的态度,仍然拿出橡皮膏药的粘劲儿,继续说着,而双脚慢慢移动,站在了靠门的地方。

“我知道你失恋了,你喜欢的女孩子结婚了新郎不是你,所以你寄情于工作,情绪也很低落。”严若兮眼大眼睛看着他,无视于他慢慢沉下来的脸,自顾自的继续说道:

“而我呢,需要半年的时间达到伯安的所有要求,以换取自由。所以,在这半年时间里,我们可以假扮情侣,你负责扮演那个让伯安放心的男人,让我顺利过关;我负责追求你,同时做你的心理治疗师,帮你从失恋的阴影中走出来。如何?”

“我突然发现,你不应该离开伯安,这世界上或许只有他能和你沟通了。”莫里安轻瞥了她一眼,伸手拨开她的肩膀,侧身离开了茶水间:“工作时间到公司的话,直接去Frank办公室,否则我会投诉他的办公环境影响了我的工作效率。”

“没问题,我用你喜欢的方式追求你——不在上班时间,在下班时间,对吧!”严若兮从善如流的应着,对着莫里安吹了声响亮的口哨,抱臂倚在门框上,看着他沉稳离开的步伐,脸上尽是不知愁滋味的笑容——那样的自信、那样的灿烂,似乎足以照亮所有的阴暗。

而莫里安更是连脚步都没停,进去办公室后,直接拿电话给蓝伯安发了信息:“把你未来的老婆看好,我这里是办公室,不是幼儿园!”

发完信息后便将手机调成静音扔在了沙发上,回到办公桌前继续工作。

他从来都不适合游戏,也不会玩游戏。在他的感情世界里,无论爱或不爱,都会认真以待。

第三节:子夕,釜底抽薪

B市,酒店会议室。

“昨天大家可有加班看文案了?”许诺将手中抱着的一筐零食放在会议桌上,看着大家笑着问道。

“当然。”风铃作势打着呵欠。

“看了,两种方案各有好处,我觉得很难割舍。”文柬看起来,精神也不怎么好,眼眶处还有着隐隐的黑眼圈。

“我可没你们这些小家伙们精神好,许诺昨天发得太晚,我还没看完。”费兰成呵呵了一声,一手端过茶杯、一手利落的打开电脑,边喝茶边看起来。

“大家再考虑一下,文柬和费老师做的第三部分简单设想,现在同时发给我和风铃。吴秘书今天会10点过来,我希望他过来的时候,我们已经有定论。”许诺点了点头,回到位置上后,也是边喝咖啡边开电脑。

“恩。”风铃点了点头,伸手在零食篓里拿了块软蛋糕,另一只手托着下巴,认真的看着电脑里已经打开的方案。

文柬似乎想说什么,在看见大家都低头看方案时,便也沉默了下来,打开电脑慢慢的看起来。

只是在趁众人不注意的时候,她似拿起手机把玩,不经意间,已经发了一条长长的信息出去。

删掉信息记录后,她快速的登录邮箱,将昨天晚上熬夜做出来的第三部分创意发给了许诺和风铃。

…………

S市,顾子夕办公室。

顾子夕早上一到办公室,便喊了方律师过来,一起研究与政府签的那份合同。

“签的时候时间有些赶,虽然各方面的审核也都仔细,但我还是担心会有漏洞。”顾子夕边翻着合同,边对方律师说道。

“这合同是我审过的呀。”方律师翻了翻后,抬头看着顾子夕。

“我知道。”顾子夕点了点头,合上合同文本,看着方律师说道:“我相信对方没有比你更严谨的律师,但却不相信他们的政治流氓手段。”

“不要以商人的眼光去看政治,如果只是为了钱,就用商人的方式去解决。”方律师一语双关的说道。

“看来我有必要去B市走一趟。”顾子夕沉吟片刻,点了点头。

“合同条款我再推敲一下,你那边如果谈得不顺利就给我电话,我们想办法终止这个合同,以避免更大的损失。”方律师满眼的精明与犀利。

“好。”顾子夕的眸光微沉,当即打了电话给林晓宇,让她订最早一个航班的班机。

…………

B市,酒店会议室。

工作组经过反复的讨论与取舍,最终定下许诺的方案为最终的创意蓝本,大家抛开之前所有的想法,在这个蓝本上,进行第二次创作。

“好,那就这样敲定下来。”后面过来的吴秘书点了点头。

“OK,我们中午再做最后一次修……”许诺话说到一半,电话响了起来,只是——却只响了一声就挂掉了。

许诺微微皱眉,拿起手机划开——却是顾子夕的电话,同时跟进来一条信息:方案今天不提交,想办法拖到明天。

许诺的眸光微微一闪,当即将信息给删掉了,然后把手机放回到桌上,抬头看着吴秘书说到:“刚才我看了费老师和文柬关于最后一部分的建议,我突然有了些灵感。我中午再改一下,争取今天下班前能提报给文部长,如果赶不及,明天上午是一定可以出来的。”

“尽量今天吧,我们进度上是这么写的,我们就不要给自己多找麻烦了,反正不行,后面也是要调整的。”吴秘书笑笑说道。

“好的,没问题。”许诺点了点头,转头对风铃和费兰成说道:“方案的框架确定下来后,下面我们的分工再重新确认一下:风铃来写拍摄剧本,我一边修改方案,一边做剧本的拍摄标注。”

“我们需要开始对拍摄的广告公司进行甄选了,费老师帮我对接吴秘书这边,关于广告公司的事情,确保在进度以内。如果有可能的话,费老师帮我们联络一些科技实验基地什么的,我们拍片子的时候,或许会用得着。”

“文柬再负责帮我找些与未来科技发展有关的大片过来。”

“大家有没有问题?”许诺说完后,看着大家问道。

“好。”费兰成点了点头,很认真的在进度表上做下了记号。

“好。”文柬下意识的看了吴秘书一眼,声音低低的应了下来。

“那我等你的这一次的终稿。”风铃点了点头,由于昨天和许诺聊到加密的事情,便也下意识的多看了文柬一眼——许诺并没有和她说得太多,她却因着许诺特意强调的加密,自然而然的发现了团队的异常,也不可谓不聪明了。

大家就方案的情况又交流了一下观点后,上午的讨论便结束了,在其它人都离开后,许诺起身关了会议室的门,一个人坐在会议室里等顾子夕的消息——会是哪种情况呢?

如果他们想偷梁换柱,提交后便即可以否定方案,从而找借口解除合约;现在一切都控制在进度以内,就算不提交方案,他们也不能就提出解约的问题。

而至于方案,因为有了文柬在这里,该看的他们也都看过了。

许诺坐在电脑边上发着呆,心里却希望顾子夕所猜测的事情不会发生。

…………

下午3点,顾子夕连换洗衣服都没带,便直接到了B市。

他怕许诺担心,所以也没有联络她,而是直接去了市政办公室找文部长。

“文部长是长辈,又见多识广,绕圈了的话我就不说了。”顾子夕给文部长递上一支烟,帮他点燃后,又给自己点燃了一支,直到吐出一口烟圈,这才慢慢说道:“您对这次的项目是什么打算?”

“为什么这么问?”文部长夹着烟的手微微一顿,瞬间又恢复了正常。

“因为项目组那个小姑娘不对劲,而那个小姑娘又是你力荐进来的,这里面,您当然有自己的打算。”顾子夕用手指弹了弹烟灰,看着文部长认真说道:“文部长,你是政客、我是商人,你要名、我要利。这都天经地义。”

“但如果您想名利双收,我这做商人的也愿意让让步;但若让我一点儿利也没有,这恐怕就不太好了。”

文部长低头沉默着,舒缓的吸了几口烟后,抬头看着顾子夕,从容说道:“子夕呀,我看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文部长,商人的时间是用金钱计算的,如果现在我在法国去谈一个代理,那这一小时就是上千万的生意。您说我会因为一个误会,从S市飞过来找您?”顾子夕将手中的烟蒂按熄在烟缸里,慢慢从沙发上站起来,看着文部长说道:“当然,如果从现在开始,你让我的判断成为误会,那也未尝不可。”

“后续的进程,我会安排公司法务和公关部同时跟进,希望今天的谈话,确实只是一个误会。”顾子夕说完,转身往外走去。

“你别忘了,这里是B市。”文部长轻巧的将烟蒂弹入对面的垃圾桶,沉着声音冷冷的说道。

“还好你记得,这里是B市。”顾子夕转过身,看着他意味深长的笑了——这笑容,与年轻时候的顾东南几乎一模一样,让他心头不由得猛然一颤。

盯着他看了良久,文部长才开口说道:“坐下来,我们聊聊。”

顾子夕这才回到他的办公室重新坐下来,划开手机的一条信息放在他面前——文部长脸色一变,沉声说道:“合同价格,再少一半。”

“成本抛开,利润少一半,没问题。”顾子夕缓缓收回手机,微笑着说道——他都不用算帐的,直接回复了文部长:当然,商人的脑子里都有现成的计算器:这个项目他可以不要利,却要名:许诺的名。

这是一个能让许诺在业内迅速成长的机会,就算不赚钱,他也是要做的——只是这个底限,他不能抛出来,也不能让许诺知道。

“如果我现在终止合同,我连成本都可以不支付!”文部长冷冷的说道。

“如果你现在终止合同,你这个部长的职位,大约也只有50%的机率可以保得住。”顾子夕淡淡说道:“现在是个信息高度发达的社会,还有什么事情,是可以不动声色、可以天衣无缝的呢?”

文部长定定的看着他,脑袋飞速的转动着,良久之后,沉声说道:“40%,就这么定了。”说完转身看背对着他看向窗外,冷冷说道:“这是我为官二十年来,头一次被一个后生晚被威胁到。”

“这也是我从商十年来,第一次做投入产出比低于10%的生意。”顾子夕淡淡说道:“既然凡事都有第一次,我们能成为彼此的第一次,倒也是缘分。”

“就象文部长与我父亲一样,想来,也是一种缘分。”顾子夕说完,便转身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而文部长在听他提到他父亲时,身体下意识的抖动了一下,只是片刻间,又站得笔直。

…………

“晓宇,顾总是几点的飞机?”

“应该3点都到B市了呀?”

“好的,我知道了。”

5点的时候,离收到顾子夕信息已经五个小时过去了,还没有顾子夕的消息,许诺不禁有些着急起来——既担心飞机出事、又担心他和文部长这边的沟通。

直到会议室的门被推开,穿着白衬衣的顾子夕大步走进来,许诺一直提着的心才放了下来,站在原处,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